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14)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14)

    作者:lin-xing2016/5/10

    第十四章:美母的反击

    一下午的篮球几个人都打的心不在焉,刘宇都看在眼里,心想这两个家伙果然也对妈妈动了心思,也对,本来就都不是什么纯洁少年,现在只是都还顾忌着自己。Wwω。ЬáΠzんμ○○①。cΟm

    最后临别的时候,刘宇给赵勇安排了任务让他去继续引导两个人,然后自己回到了家里,准备继续潜移默化的诱导妈妈的思想,争取更进一步的改变。然而一进门就收获了一个惊喜。

    只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妈妈已经脱掉了那身圣洁的白裙,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和长筒黑丝袜。一见刘宇进门就拎着暗红的皮项圈冲上来一把揪住了刘宇的耳朵。

    “你,你竟然把这东西摆出来给你同学看,你你你,你到底要让他们把妈妈想象成什么样子”,玉诗的脸色绯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啊,妈,咱们,咱们可是说好了,你要配合的”,刘宇有点慌,不过还是立即拿出赌约做挡箭牌,这时候可千万不能露怯。

    “配合?配合你把妈妈塑造成一条母狗?”话一出口玉诗暗叫不好,想要往回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咦,妈妈,你果然对这些东西很了解啊,怎么回事,难道以前和我爸玩过这些?”刘宇抓住了重点。

    “才没有,那,那是听说过”,苍白无力的解释了一句,玉诗只好又摆出了长者的架子,“你老妈我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这小鬼别以为自己知道的有多么多”。

    “算啦,不说这个了,妈你怎么把裙子脱掉了,真有这么热吗,还是上午没机会发骚,忍不住自己在家里骚了啊”,见成功的打压了妈妈的气势,刘宇松了一口气,“瞧你现在面带桃花的样子,你这么生气是不是怪我把你的玩具都锁起来了啊?”“呸,谁气这个了”,玉诗有点明白儿子的打算了,他是要让他的同学们一点一点的来发现自己的“闷骚”,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怂恿他们来占自己的便宜,直到最后真的打算来上自己的时候,由自己做出选择。这让她有点心虚,不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自己会被那两个小家伙占去多少便宜,毕竟,只要他们没有真的要求插进去,自己就不能拒绝的。

    这时候刘宇已经上了楼,不一会儿拿着一根粉红色的小号按摩棒走了下来,“好啦妈妈,玩具给你,自己慢慢玩吧,不过其他的还是要锁起来的,那些都是道具,可不能让你放开来撒着欢儿的玩哈”。

    “谁要玩这个了”,玉诗一把抢过来扔到了一边,气鼓鼓的等着儿子,这孩子是越来越放肆了,可是自己却想不出什么反击的办法,或者是根本也不想反击吧,她自己现在也有些意识到,对于儿子的挑逗和羞辱确实是有点享受了。

    “不玩怎么行呢,要发骚必须真的骚啊,不然不够真实的话,怎么能让那两个小子放开胆子呢,这根假鸡巴就是给你预热的,以后每天晚上要用这个插自己啊”,刘宇语重心长的说,他现在确实是很放肆了,自从一再试探以后,他已经确认了妈妈的想法,也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渴望,所以他根本不担心妈妈的反应。

    玉诗捡起假阳具,看了看只比拇指粗一点,长不过十公分的按摩棒,换了一副鄙视的样子,“这么小,你觉得这东西能用吗,如果一个男人长这么细小的东西,你觉得他有资格上你老娘的床吗?”“切,妈你要搞清楚啊,这东西可不是为了让你爽的,是为了让你骚的,就是要不满足啊,不满足,你才能随时随地散发风骚的女人味,如果你满足了,还怎么骚的起来啊,我们要的不是做作的故意发骚,而是自然的骚,一个淫荡成熟的没有男人的女人,长期空虚饥渴而产生的骚”,刘宇撇着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击溃了妈妈的反抗。

    接下来的一周是考试时间,刘宇没有再邀请小伙伴们来家里玩,母子俩的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玉诗也放松了心情,除了每天晚上被儿子提醒拿着那根短小的假阳具玩弄自己的身体以外,一切都和从前一样了。玉诗自己晚上睡觉之前也试图用这根按摩棒舒缓自己的欲望,但是这完全是火上浇油,这东西插在小穴里的感觉还不如手指来得舒服呢。想到手指,赵勇和儿子的手指仿佛又出现在眼前,那都充满了魔力,感觉却又完全不同,赵勇的手指灵活的总是能找到自己最软弱的地方,而儿子的手指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却带给了自己一种小腹仿佛要炸开来的快感。

    可是现在的情况让玉诗有点不甘心,自己正在被儿子牵着鼻子走,想想最近儿子放肆的态度,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岂不是要毫无自主权了。不行,不能这样,要想办法拿回主动权。自己作为母亲,长辈,怎么能乖乖的被这些小鬼摆布,至少也要,也要像对赵勇的时候一样,自己来掌握尺度吧。

    一周过去,考试结束了,对于其他同学来说很重要的考试,对于刘宇几个人却完全没多大意义,反正几个人家里早已经做好了花钱择校的准备。不管怎么说,愉快的假期到来了,辛苦学习了几个月的学生们一朝解放,于是纷纷开始疯狂的玩耍,而刘宇几个人则要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暑假了,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女主角的心思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周五晚上几个人约好第二天到刘宇家,因为已经毕业了,再开学就是高中生了,几个人认为,应该可以理直气壮的打麻将了,再不用像以前一样偷偷摸摸。事实上,四个人都知道,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刘宇的美丽母亲身上,会不会又有新的令人激动的发现。

    回到家以后,刘宇把同学明天来的是告诉了妈妈。玉诗只是点头嗯了一声,就继续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刘宇凑过去坐在妈妈脚边,嬉皮笑脸的说道,“妈,咱们上楼把你明天穿的衣服选出来吧。”“切,什么选衣服,分明就是你这小鬼头趁机占妈妈便宜呢,告诉你,别做梦了,明天的衣服老娘自己选”,玉诗伸脚用力的蹬了刘宇一下,慢条斯理的说。

    这什么情况,刘宇傻眼了,这几天妈妈不是这样的啊,自己让她脱哪件她就脱哪件,让她试哪件她就试哪件,怎么事到临头忽然要自己做主了。

    “不对啊妈,按照约定……”刘宇试图挽回局面。

    “约定里可没说让你随便占便宜”,玉诗得意的踢蹬着双脚,白嫩的小脚丫蹬在刘宇的大腿上,刘宇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迷迷糊糊的就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回答了,再次清醒的时候,妈妈已经起身做饭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刘宇一再试图说服妈妈,可是最终还是可耻的失败了,不但没能说服妈妈,连装情趣用品的箱子钥匙也被老妈打劫走了,只得到了一个决不吓唬他们,也不主动勾引的承诺,可是这貌似没什么意义啊。直到第二天同学们在门外按响门铃的时候,刘宇都只能边猜测妈妈会穿什么衣服见客,边走向房门,心想妈妈可千万别给我意外的打击,自己的计划是循序渐进,一点一点的让他们去发现妈妈的骚,现在令人担心的一方面是妈妈反悔,恢复成以前的态度,另一方面是已经饥渴了十来天的妈妈忽然淫性大发,直接穿的太不像话。

    门开了以后,向晓东一马当先撞了进来,在扫视了一圈没发现美丽阿姨之后,有些失望的开始换鞋,随后赵勇和骆鹏也跟了进来,几个人走向书房,鱼贯而入。

    刚刚摆好麻将桌,几个人正在洗牌的时候,楼梯上脚步声响起,几个人齐齐回头,其他人是充满期待,刘宇则是提心吊胆的看着门口。

    只见门口走来的丽人,上身穿着一件鲜红的紧身T恤,领口很低,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深邃的乳沟,袖口露出两截莲藕般的白嫩小臂,紧紧贴在身上的衣服把纤细的腰身完全凸显出来,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裙,露出半截雪白粉嫩的大腿和整条小腿,脚上一双粉红色的人字拖,露出十根顽皮的脚趾,脚趾上鲜红的指甲油耀眼生光。走动之间,长发飘动,腰肢扭摆,圆润的臀部优雅而诱惑的左右晃动着,浑身散发着火一般的热情。

    几个半大色狼全部呆愣愣的看着,直到美人站定开口向他们打招呼,才回过神来,一个个结结巴巴的问好。赵勇第一个恢复神智,轻轻咳了一下说,“阿姨今天好有活力啊”。

    “呵……”,玉诗看着几个发呆的小鬼,笑着眨了眨眼睛,心想果然老娘稍稍动一点心思,就把几个小家伙全部镇住了。

    接下来几个人开始打麻将,玉诗站在一边不只是看着,还出主意,一会儿帮这个,一会儿帮那个。没多久,每个人就已经在玉诗的指导下放了好几炮。四个人全都苦着脸,赵勇频频向刘宇使眼色,意思是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宇囧,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啊。

    快到中午的时候,玉诗似乎终于祸害够了,转身款款的向门外走去。刘宇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啪嗒”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四个人一起扭头去看,立刻全体石化。

    只见美人妈妈身后的地板上,一个半尺长,鸽卵粗,顶端膨大,通体湛蓝,栩栩如生的蓝色棒状物正在努力的翻滚,随着滚动前半部分还闪烁着点点光华,分明是已经湿透的。

    整个房间安静了几秒钟,忽然间,美丽人母转身扑上前去,一把抓起那如男人阳具般的按摩棒,一路碎步跑了出去。

    房间里的四个人醒过神来,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是一副尴尬的样子。“那个,那个啥”,刘宇不得不说点什么。赵勇赶紧开口,“小宇,阿姨这是正常需要,没啥,没啥”。

    向晓东也跟着开口了,“对对对,生理需要,正常,正常,阿姨离婚这么多年了,又没找男人,有需要自己解决没啥奇怪的”。

    刘宇无语的看了看这个蠢货,心想就算是这么回事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啊。算了,既然妈妈弄出这么一出,那就干脆借这个机会推进一下赌约的节奏吧,“是啊,这么多年,我妈的确挺寂寞的”,说完瞄了赵勇一眼。

    赵勇赶紧追问,“她为什么不找男人呢”。

    “外边那些男人太复杂,不可靠啊,我妈毕竟是离过婚的,可不能再承受男人的伤害了”,这里刘宇说的很含糊,毕竟妈妈一直对自己说的离婚原因是两个人对自己的态度和爸爸出轨,自己是不应该知道太多的。

    “那么多男人就没一个可靠的,你也没仔细问问,帮你妈物色一下?”向晓东彻底恢复了活跃,立刻又开始口无遮拦了。

    “我倒是想,可是我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除了老师就是学生,你们几个倒是可靠,可是有毛用啊,我妈又不缺儿子”,刘宇摇头叹气,“算了不说了,接着打牌吧,一会儿再看见我妈,谁也不许再提刚才那事儿哈”。

    “那是,那是”,“知道知道”,“嗯”,三个人纷纷点头答应。

    快中午了,牌局暂停,几个人轮流跑了一趟厕所,然后到客厅看电视。刘宇看到三个半大色狼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都有点悻悻的,心里暗笑,今天厕所里可没什么节目了。

    赵勇眼珠转了转,起身说了一句,我去看看阿姨在做什么好吃的,说完溜进了厨房,刘宇没说什么,向晓东一脸钦佩仰慕,骆鹏面无表情。

    只听厨房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阿姨,在做什么,我帮你洗菜吧”。“哦,正好,那你帮我把那个小油菜??????摘一下,给,拿着这个,摘完了放盆里就行了”。“好的。”“等一下,在这蹲着不累吗,去客厅坐着摘”。

    不一会儿,赵勇左手端着个空盆,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垂头丧气的出来了。刘宇努力绷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晓东拼命捂着嘴才没笑出声来,骆鹏也无声的笑了。

    过了一会儿,向晓东也进了厨房,“阿姨,我来帮你搅鸡蛋吧,这个我会搅”。“哦,好吧,你们都挺勤快啊”。“也不是啦,平时在家偶尔帮我妈妈做点家务,这不是总来打扰您,每次来您都忙活好半天,心里过意不去嘛”。

    向晓东成功的在厨房混了十来分钟,才得意洋洋的出来了,看着愁眉苦脸摘油菜的赵勇,优越感油然而生。

    一顿丰盛的午餐过后,向晓东把骆鹏赶进厨房帮着玉诗洗碗去了,其他三个人回到书房看网络直播的球赛。直到骆鹏面无表情的回来,才重新开始了牌局。

    这一桌牌局一直打到下午四点,三个人才告辞离开了。

    晚饭后赵勇打来电话,说向晓东在离开的路上吹嘘,他搅鸡蛋的时候用屁股蹭刘宇妈妈的屁股来着,她什么也没说。刘宇暗骂了一句,怪不得出来的时候那么得意,话说这小子嘴巴这么大,以后会不会出问题啊,看来得想办法警告他一下,不然出了事大家都没法收场。

    随后刘宇又问,骆鹏有没有做什么,赵勇说他什么也没说,那家伙一贯不怎么爱说话。

    刘宇接完电话,到客厅里,看到妈妈正斜倚在沙发上,身上已经换了一条黑色的吊带睡裙,透过透明的薄纱,里面一丝不挂的裸体清晰可见。刘宇有点心虚,但还是凑上去,盯着妈妈睡裙里的身体问妈妈,“妈,你今天是故意的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是啊,要让他们知道老娘有多骚嘛,不然怎么有胆子来上老娘呢”,玉诗一边满不在乎的回答,一边抬起双手抱在头后,将妖娆的体形尽情的展露出来,“眼睛往哪儿看呢,怎么,吓到你了,还是后悔了,乖儿子,打了赌就不能退缩哦”。

    刘宇无语,唉,女人的心思好复杂,前几天妈妈还一直是被动听自己的话呢,现在忽然开始自行发骚了,这要是东子和大鹏上钩了以后,妈妈到底是会干柴烈火直接逆推,还是一人赏一耳光赶出去,真的很难说啊,妈妈这里似乎有点失控了,计划还能不能正常进行了。

    一肚子心思的刘宇郁闷的回房休息了,临回房之前告诉妈妈赵勇约自己后天去东山野炊,自己已经说了妈妈也有空可以一起去。

    沙发上的玉诗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在儿子进屋以后,才满意的伸展了一下身体,站起身脱下了睡裙,光着身子在客厅里做着柔软体操,这一刻,她感到无限的自由与舒畅。

    她现在一想起刚才儿子患得患失的纠结样子,心里就十分愉快,跟老娘玩,就让你知道老娘的厉害,看看到底是你玩老娘,还是老娘玩你。

    楼上的刘宇并不知道妈妈的打算,但是他已经决定加快进度了,不然时间长了谁知道妈妈还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