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13)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13)

    作者:lin-xing2016/4/27

    第十三章:平淡的开始

    第二天早上,三个人都若无其事的吃完了早餐,刘宇和赵勇一起出门走向学校,玉诗回到床上,回忆着昨晚自己先在客厅,后在天台上的不堪表演,忍不住双手捂住了脸。bāNΖΗu#0零㈠点℃ōm

    上学的路上,赵勇免不了志得意满的向刘宇描述昨天晚上他妈妈在天台上的淫荡表现,刘宇已经看过了现场和实况录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听的了,于是转开了话题。

    “好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安排东子和大鹏加入的事了,我是不方便做的太明显的,主要是要靠你引导他们。我让你给我妈准备的礼物怎么样了?”刘宇看了看左右没有什么人,开口问道。

    “安排好了,东西今天就能到齐,我让快递周五晚上送过去”,说道这个赵勇毫不含糊,他为了这些礼物可着实逛了不少境外电商网站,精挑细选,不过却有点不甘心,“这送完了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机会用了,不是便宜了那两个小子,这我可亏大了,要不,让我先用这些东西调教你妈一回呗”。

    “不行,这些东西不是现在用的,主要是接下来我和我妈打赌过程中用的道具,真正要用上还得一阵子呢,你就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反正以后也少不了你的那一份,急什么”,刘宇已经有了打算,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被说动。

    赵勇也没有真的着急,毕竟他现在已经便宜大了,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到了学校。临近考试,这几天在课间和放学后玩的人也少了,大部分还是要突击一下功课的,不过对于刘宇来说,真是没什么动力。

    转眼间就到了星期五晚上,母子俩刚吃过晚饭,刘宇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身旁坐着越发显得年轻美艳的妈妈。这两天赵勇没来,刘宇也没有带另外两个同学来,她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在猜测儿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要怎么向他的同学们暗示自己风骚放荡想男人,是不是已经在学校暗示过了。

    忽然门铃响了,刘宇起身开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拿了一个包裹。包裹上写的收件人是玉诗,让她有点意外,自己没有买东西啊,猛然想到赵勇昨天电话里说过的话,就想阻止儿子拆包,然而已经晚了。

    刘宇一下没拿好,包裹掉在了地上,立刻一边惊呼一边手忙脚乱的捡,“哎呀,不好,是不是摔坏了”,随后就在玉诗赶到之前一把撕掉封条打开了包裹。里边的东西一入眼就吓了玉诗一跳,最上边一层放着一大盒七枝假阳具,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甚至还有一个透明吸盘式的。

    “哟,老妈,你这是真打算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啊”,刘宇停下手惊愕的看了看玉诗,随后开始慢条斯理的包裹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同时有些感慨似的说道,“这些东西要是让那两个家伙看到,真是想不信你骚都不行啊,看来这回的赌约,你准备的很充分啊”,说着,刘宇拿起一根大号的黑色按摩棒在玉诗面前晃了晃,放在一边。

    “才不是,妈妈没有。。。”,说到这玉诗说不下去了,如果告诉儿子这不是自己买的,那赵勇的事就要暴露了啊,与其那样还不如就说是自己买的了呢,想到这,她定了定神,换了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笑起来,“没想到被你先看到了啊,是啊,妈妈要发骚,可是没有道具真的发挥不出多少水平呢,上个月勾引小勇的时候,还真是有点力不从心呢,怎么样,妈妈履行赌约的态度够认真吧”。

    刘宇扭头撇了撇嘴,这态度转变还真是够快的哈,随后又继续从包裹往外掏东西,暗红色的项圈,皮手铐,各色跳蛋,红色细绳等等,最后一层是三套极尽性感的情趣内衣。

    看完了这些东西,刘宇一拍大腿,说道:“正好明天约了那几个家伙过来,你这些东西刚好可以拿点出来用用”。

    “啊?哦,要,要怎么用”,尽管有了心理准备,玉诗还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上这些东西。

    “不急,你先把这个试用一下吧,既然买了肯定要好好用用的”,说着,刘宇从那七根按摩棒里挑了一根中等型号的递给了妈妈。

    玉诗呆呆的接过了黑色的按摩棒,“现在?不是,不是明天才。。。”,儿子的要求让她意外,明天用可以说是为了赌约,可是今天用岂不是用给儿子看,这,这怎么行。可是看着重新一件件拿起那些情趣用品摆弄的儿子,玉诗觉得自己总不能露怯啊。

    玉诗故作镇定的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根和男人阴茎形状一样的东西,尽量保持着刚才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点评了起来,“试试就试试,唔,这根很一般嘛,不粗不长,龟头也不大,能满足得了妈妈这样久旷的怨妇吗”,说着开始拿着按摩棒在自己的小腹上磨蹭起来,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迟迟下不了决心在儿子面前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能不能满足你试过了才知道嘛,光看有什么用啊,别犹豫了,反正接下来是暑假,正好有的是时间进行赌局,要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还多着呢,还想躲得开我吗”,刘宇这番话说的就像喝了一口水一样轻描淡写,“哦,不对,先等一下”,说着又拿回了按摩棒,让玉诗庆幸之余又有些失落。

    然而儿子并不是忽然改变主意想要放她一马,而是转身拿着除了情趣内衣以外的所有东西进了卫生间,临进门的时候留下了一句,“得先仔细洗一下,免得不干净插了以后生病”。

    门外的母亲呆呆的看着卫生间的门,心里一时间有些感动,这孩子想的这么周到,还真是关心妈妈啊。

    一会儿的功夫,刘宇抱着洗完吹干的一大堆东西出来了,放下之后重新坚决的把按摩棒塞到还在发呆的妈妈手里,随后一动不动的盯着妈妈。这无声的催促让玉诗再次羞臊起来。

    “小,小宇,你,你在这等一下,妈妈上楼去试用”,玉诗还是想要避免在儿子面前用这淫邪的玩具自慰。

    “咦,那怎么行,我得监督指导你呢,不然万一你用这东西的时候发骚等级不够,赌约效果不足怎么办”,刘宇竟然觍着脸摆出一副惊奇的样子,打定了主意要看着妈妈把玩具插进小穴里。自从听了赵勇关于妈妈心理的分析,他就已经开始一步步的试探了,他要看看在这个游戏中,妈妈对自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你,别瞎说,你才多大,有什么能指导老娘的”,玉诗大羞,攥着按摩棒的手微微的发抖,或许是气愤,但更多的似乎是兴奋,不然无法解释小穴里传来的湿润玉瘙痒的感觉。

    “哦,莫非妈妈对这个东西很熟悉?”刘宇继续故作姿态的纠缠。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承认,“你,你这个臭小子难道就对这东西很熟悉吗”,玉诗作出了一个犀利的反击,至少她认为很犀利,然而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的回答让她更加骑虎难下。

    “嗯嗯,是的,没错,我前两天专门查过的,这次即使老妈你不买我也打算给你买几根玩玩的,所以今天正好让我来指导你一下这东西该怎么用,快点开始吧”,刘宇毫不犹豫的点头,继续催促。

    这下作茧自缚的玉诗彻底傻了眼,良久,红着脸慢慢的低下头,双腿逐渐张开抬起,开始把手里的按摩棒向下体移动。刘宇一动不动的盯着。

    当洁白娇嫩的大腿分开以后,身上的睡裙下摆被撑起,刘宇立即说了一句,“哦,妈你又没穿内裤啊,已经开始练习发骚了吗”,说着伸手把黑色的裙摆彻<BW????BZ.??NETR/>底撩了上去,直接让羞红着脸低头不语的妈妈露出了光滑的小腹,当然,还有光滑的耻丘,然后继续发问,“咦,我才发现,你这小穴好像不是天生就没有毛的啊,不过又比小电影里那些剃光了阴毛的女人要光滑不少,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在玉诗反应过来以前,迅速的把手贴在了妈妈的耻丘上抚摸摩擦了起来,摸索的过程中,手掌不时的在阴蒂上滑过。

    “啊?”完全没想到儿子会这么做,在她的记忆里,这是儿子第一次主动伸手抚摸这里,前两天儿子摸的那一下好歹还隔着一层遮羞的体操服呢,自己抓着他的手插小穴的时候他也是睡着的,现在,现在自己该怎么办,没想清楚该怎么做的母亲下意识的开始回答儿子的话,“那是,那是上个月刮掉之后,又一直在用除毛液的结果,再有一个月就可以像天生的一样了,呀,你乱问什么”,说出了这些话,玉诗才发现自己还不如什么也不思考,这下泄露的隐私越来越多了,赶紧补救,“好了,别乱摸,你要指导妈妈就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看着,妈妈,妈妈做给你看”。

    刘宇收回了手,静静的看着妈妈拿着按摩棒,一寸一寸的靠近她那没有阴毛遮掩的赤裸肉缝,直到“噗哧”一声,整个龟头直接没入了妈妈的小穴里之后,才忽然喊了一声,“停!”

    玉诗听到这声喊,不明所以的停了下来,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抬头看着儿子。随后又低头看着自己那连着大半根假阳具的下体,不知道儿子为什么喊停,随后这自己下体处这淫荡的场面,立即让她羞不可抑的把手里的假阳具拔了出来,同时有些恼火的发问,“不老实看着,乱喊什么?”

    “不是啊妈,你这用的不对,我这是要指导你啊”,刘宇振振有词的回答让玉诗更加气恼,这还有什么不对的,这东西不就是要往自己小穴里插的吗,难不成儿子是想让自己插别的地方,想到这,玉诗心里就是一颤。

    这时,刘宇还在继续说着,“妈妈,你这插得太急了,你应该先用它在阴唇上来回的上下摩擦一会儿,让你的性欲逐渐高涨,刺激小穴流出水来,或者含到嘴里用口水润滑一下也好啊,你就这么直接插进去,小穴里边还是干的,插得自己不疼吗?”

    “你,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的小穴是干的了,早就已经。。。。”,气愤的话说了半截,玉诗忽然停住不说了,然而已经晚了。

    “湿了?怎么会?无论是多淫荡的女人,总也得有点什么东西刺激她,小穴才会流水啊,刚才也没有什么能刺激你身体的事啊,你这水怎么就流出来了呢,难道老妈你其实是一个比所有女人都饥渴的淫妇”,刘宇附身探头,近距离的盯着妈妈的小穴看了看,又起身挠着头做出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羞的这个赤裸着下身的美妇连忙想要夹紧双腿,可是,却被儿子的手阻止了,“那好吧,省去这个过程,你开始自慰吧,哦对了,妈妈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对,会影响你接下来的动作发挥”,随后儿子的手离开母亲的美腿,又抓住了卷在腰上的裙摆,轻轻向上一掀,掀过了妈妈的胸口,直接露出了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并用早有所料的语气补充了一句,“果然胸罩也没穿,妈妈,以后你这对奶子就打算一直这么光着吗”。

    “你这个臭小子,老娘,老娘跟你拼了!”羞愤交加的玉诗霍然并拢双腿下地站起身来,抡起手里的按摩棒就朝儿子打了过去,她觉得自己已经做足了被自己儿子调戏的心理准备,却还是被儿子羞辱的无地自容。

    刘宇缩了缩身子往后躲去,一击不中的玉诗趁机光着脚“蹬蹬蹬”跑上了楼梯,“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刘宇发呆了半天,才明白今晚也就这样了,自己毒舌术一不留神出暴击了,妈妈恼羞成怒跑掉了,连忙关掉电视,一手拎着妈妈的拖鞋,一手抱起装着一大堆淫具的包裹也上了楼,边跑边说,“哎,妈妈,你这些东西收好,今天先这样,明天我同学来你可不能这样了哈”,说完把东西往门口一放,也回了自己的房间,郁闷的总结今晚的得失。

    而他的妈妈此时此刻正趴在床上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脸埋在枕头里暗骂着自己智商下降的太严重,竟然被儿子这样猥亵。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从第一次打赌开始,自己和儿子的日常相处模式就一直在变化。以前母子俩独处的时候,虽然都比较随意,可是自己决不会把三点暴露在儿子面前的,然而刚才,不但被儿子看到的时候自己毫无抗拒,甚至被儿子的手肆无忌惮的抚摸自己的私密处,也没有真正的反抗,这实在是个危险的征兆。

    刘宇满怀着心事的睡着了,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睁开眼睛看了看表,起身来到了走廊。往常这个时候妈妈早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饭,即使是周末也一样,可是今天楼上楼下都静悄悄的,这让刘宇有些疑惑。

    昨晚放在妈妈卧室门口那一堆东西已经不见了,看来是被妈妈收起来了,刘宇忽然很想知道妈妈一个人对着那一堆玩弄女人的东西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于是偷偷拧开了妈妈的门把手。

    房间里有些黑,妈妈没有还在床上躺着,窗帘也就没有拉开,透过窗帘传进来的光线并不能让房间里有多么明亮,可是足以让刘宇看清楚床上的妈妈,这一看立刻就让刘宇的鼻子有喷血的冲动。

    只见雪白的床单上,妈妈玉体横陈,正全身赤裸的仰面躺着,被子被压在身体一侧,一对饱满的乳房和光滑的小腹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两条大腿张开了有六十度左右的角度,从那两腿之间的肉穴中间,正露出半根黑色的柱状物。

    刘宇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大脑终于恢复了运转,面对这个完全没有料到的场面,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可以在同学到来之前再做点什么。于是刘宇轻轻走到了床前,由上而下的俯视着完全坦露着美妙肉体的妈妈,确定了妈妈还在睡着,他缓缓的伸出了手,握住了从妈妈粉嫩小穴里探出来的黝黑塑胶棒,盯着妈妈熟睡中的面孔,轻轻的在妈妈的下体抽送起来,同时另一只手轻轻捻住了一个乳头,一点点的捻动。

    随着刘宇的抽送,床上的美妇身体开始蠕动,无意识的配合着儿子猥亵的玩弄,小穴里越来越润滑,呼吸也渐渐的粗重起来。

    刘宇小心的提高抽插得速度和深度,并开始玩弄另一个乳头,同时紧张的看着妈妈的表情,他不能在妈妈清醒的时候这么做,那可能把事情搞砸,所以现在他要掌握好尺度,直到发现妈妈的小穴里有水流到了床单上,把床单弄湿了一小块儿,他才停下了手,然后后退了两步,开始呼唤妈妈。

    当玉诗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儿子站在床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立即低头查看自己身上,当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插着按摩棒躺在床上的时候,一下就从刚刚醒来的朦胧感中清醒过来,随后立即陷入了无尽的羞耻与后悔之中。后悔自己的不小心。

    昨晚她回到房间里之后,心里痛骂了半天儿子的调戏和自己的无耻,才发现自己手里还紧紧的攥着儿子给他拿的按摩棒。听了听门外没有声音,她悄悄打开房门,把门口的拖鞋和纸箱拿进屋里。

    当她把纸箱收进衣柜里的时候,却没有把那根黑色的按摩棒一起收进去,而是再次拿起来放在眼前,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回到床上重新把它抵在穴口,想了想,一把脱掉了睡裙,才再次分开双腿把按摩棒插进了依旧湿滑泥泞的小穴。

    她握着黑色的棒子不停的抽插自己的小穴,会议着不久之前儿子对自己的戏弄,直到三四次高潮以后,才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没想到,昨晚的放纵竟然让自己如此疲惫,不但比儿子醒来的还晚,而且被儿子看到了自己这么淫荡的行为,不知道儿子又会怎样羞辱自己了,现在那按摩棒还在自己的身体里,自己毫无抵赖的余地,嗯,不知道他看到他的妈妈现在的样子,心里在想些什么,昨晚把自己说的那么不堪,现在会不会。。。

    玉诗羞赧的闭上了眼睛,抱着万一的希望问,“你怎么跑来了?”

    “哦,该起床了啊妈妈,现在已经八点半了,一会儿我的同学就来了,再不起床就没时间吃饭和收拾房间了,你不会真的打算光着身子见他们吧”,刘宇早已经想好了应对,紧接着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大呼小叫起来,“哎呀,妈你还插着这东西呢,睡觉都舍不得拔出来,这东西有这么舒服吗?”

    “这是,你别胡说,一点都没感觉,这是昨晚试用的时候睡着了”,无力的狡辩,玉诗终于想起应该遮挡身体了,赶紧伸手抓被子,同时试图把双腿合拢起来,被儿子盯着看也就算了,还这个样子被儿子品头论足实在让她受不了。

    可是她的努力被儿子轻而易举的阻止了,刘宇一边手疾眼快的拉住了一条纤长的大腿,一边喊道,“等一下”。

    玉诗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不明所以的看着儿子,可是等来的却是儿子的调笑,“妈妈,你这一大早就把床单弄湿了,还说不舒服,你看你看,这湿了好大一片呢”。

    “啊”,床上的玉诗也感觉到了身下的床单有点潮湿,原以为是昨晚弄湿的还没有干,现在想想,这么热的天气,昨晚弄的确实应该干了,难道,真的是刚刚又弄湿的,怪不得刚才还梦到自己在和某个面目模糊的男人激烈的做爱。

    “妈妈呀,你就诚实一点嘛,要不是被插舒服了,你会插着它睡觉吗,而且看这样子,这分明是做了一晚上的春梦吧,是因为赵勇,还是因为今天就要开始对晓东和骆鹏展现风骚了啊?”

    “才没有,那是,那是生理反应,你这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又来调戏老娘,老娘插着这个东西睡觉怎么可能没有反应,你,你先出去等着,老娘要起床了”,尽管玉诗仍然试图保持一点威严,可是现在的下贱样子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好吧,那我先出去了,你快点起来吧,哦,对了,衣服就不用穿了哈,一会儿要见客人呢,按照赌约你要配合的,所以衣服得我来帮你挑,不过,绝对不许再光着身子见我同学了哈”,刘宇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施施然转身出去了,留下了又羞又气的妈妈自己在床上。

    “你去死,我才没打算。。。”,一个枕头跟着刘宇飞了出去。儿子出去以后,玉诗打算起床了,可是坐起来之后才发现,除了把按摩棒从小穴里拔出来以外,自己似乎没什么其他可以做的了,按照赌约儿子要给自己挑衣服自己不能拒绝,可不就不能穿衣服了吗。光着身子把床单换下来又在卧室的卫生间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冲了个澡,为了早点穿上衣服,玉诗只好把儿子又叫了回来。

    “快点选,不许再趁机在妈妈身上乱摸”,仍然裸露着身体的玉诗站在穿衣镜前,努力保持平静。刘宇则在打开的柜门前挑选着衣服。

    “不是乱摸啦,我得帮你把衣服正确的穿好嘛,不然效果不对怎么办,你要知道,向晓东和骆鹏可不像赵勇,他们现在还对你有点畏惧呢,一不留神就可能被吓跑了,到时候赌约怎么算”,刘宇一本正经的说着歪理,随后拿出了一套衣服对着玉诗比量着。

    “妈妈,把胳膊抬起来,向两边平伸”,刘宇做出一副认真挑选的样子。

    “你,你这熊孩子”,嘴上骂着,玉诗还是按照儿子的要求伸开了双臂,让自己的一对大奶更加挺翘,同时感觉到在儿子的视线扫视下,自己的乳头似乎在又一次挺立。

    刘宇摇了摇头,把衣服挂回衣柜里,不一会儿又拿出一件,又看了看妈妈,“转身,走到窗边再走回来”。

    玉诗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转身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摆动着赤裸浑圆的臀部,用模特走秀的步伐走向了窗边,她已经明白了,儿子这是故意折腾她呢。因为没穿衣服,所以窗帘也一直没有拉开,为了防止儿子可能的偷袭,玉诗一到窗边立刻转身往回走。

    接下来刘宇继续一件一件的挑衣服,同时欣赏着妈妈表演的裸体走秀。直到快到九点的时候,才终于选定了一套衣服递给了妈妈。

    玉诗接过来一看,稍稍有些意外,那是一套华丽的白色连衣长裙,配合自己高挑的身材,以前见过的朋友们都说这件衣服被自己穿起来像凌波仙子一样高贵圣洁。本以为儿子又会给自己选一套风骚暴露的衣服的,没想到会是这一件,而且这次儿子也没有要动手改造这件衣服的样子。

    “那,你这小鬼继续挑吧,内衣有什么要求啊”,玉诗怀疑儿子还有什么阴谋,可是儿子却说内衣随便穿,反正也不会被那帮家伙看到,这让玉诗有点摸不着头脑。

    母子两很快弄了点早饭吃了,刘宇在楼下等着同学们的到来,而玉诗则穿着长裙红着脸坐在卧室的床上,儿子说今天不用发骚,她只要保持以前的冷艳高贵的样子就行了,仅仅是对他的同学们热情一点。让她脸红的事,是那根在她身体里住了一晚上的按摩棒,儿子本来说今天要用的,可是现在不但没有让自己用,反而给锁到抽屉里了,而且钥匙也被儿子要走了。也就是说,昨天晚上自己的身子被儿子白玩了,这可恨的小鬼。

    接近十点的时候,赵勇,向晓东,骆鹏先后来到了刘宇家,四个人在书房里玩斗地主,三个人打牌一个旁观,有家长在,没有玩钱,十局计算一次分数,最少的下去由观众顶替。玉诗知道这几个孩子都没什么复习的动力,所以从来不要求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学习,于是也在一边旁观着,满面春风的和他们聊天。让她松了一口气的是,赵勇表现的很老实,变回了原本的阳光男孩的样子,也不乱说话,本本分分的打着牌。

    刘宇看着妈妈和几个同学说说笑笑,向晓东和骆鹏也逐渐适应了刘宇妈妈的热情,偷瞄她的时候也大胆了一些。刘宇看看表,快中午了,觉得差不多了,就让妈妈去做饭了,然后向正在当观众的赵勇使了个眼色。赵勇会意,转身出门,“我去一下厕所”。

    很快赵勇回来了,下一局是骆鹏当观众了,赵勇趴在骆鹏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骆鹏疑惑的看了看赵勇,也去了一趟厕所。

    不一会儿,骆鹏脸色古怪的走了回来。又过了一会儿向晓东输了该当观众,赵勇趁机把向晓东也指使着走了一趟厕所,回来以后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赵勇闲聊一般把话题引导到宠物上了,说了一会儿忽然问,“刘宇,你家养过狗吗?”刘宇摇头,“没有,我妈说宠物掉毛,猫狗什么的都不养”。

    只见赵勇立即和骆鹏交换了一个眼神,只有向晓东没什么反应,刘宇装作没看见,说自己去帮妈妈收拾一下,午饭在天台上吃,起身去厨房了。

    赵勇知道到了自己发挥作用的时候了,立刻一脸激动的问,“怎么样,你们看到那个项圈了吧,刚刚刘宇说他家从来不养宠物”,骆鹏点头,“是啊”。

    向晓东还没明白,一头雾水的问,“看来什么,有什么问题,哦~~~,你们是说~~~”。

    赵勇赶紧阻止他,“小点声,怕人家听不到吗”,见两个人都明白了,又开始继续,“看不出来啊,刘宇她妈平时一副端庄冷艳的样子,背地里竟然这么闷骚啊,你们说,他们母子俩会不会。。。”

    向晓东摇头,“不会吧,看刘宇和他妈的关系虽然很好,但是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啊,那小子总和咱们一起玩,要有这事儿还能一点看不出来?”

    骆鹏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不像”。

    赵勇继续引导,“没错,我看也不像,而且他妈妈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以前她和我父母一样在市里商界混的,所以有些了解,据说这些年凡是打她主意的男人一个成功的都没有”。

    向晓东已经彻底开窍了,立刻发挥一贯话多的传统,“那也就是说,她是自己一个人骚,自己玩自己,把自己当母狗玩,强大,太强大了,哈哈哈”。

    赵勇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开始怂恿两个人,“可见她其实很饥渴的,需要男人,如果咱们能找到机会,说不定能。。。”。

    骆鹏说话了,“咱们和刘宇是兄弟”。

    “是啊”,向晓东也附和,“咱们要是把他妈给干了,以后还哪有脸继续跟他一起玩啊,要是让他知道了更可能朋友都没得做了,可惜了啊,以前被她的气质,你看他妈那对压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她最近热情了,也发现她的骚了,不能把鸡巴插进去操个痛快真是遗憾啊,你们看看她那对奶子,又大又挺,屁股又圆又翘,比咱们看的那些片子里的女主角都漂亮多了啊”。

    赵勇见两个人都只顾忌刘宇,不提他妈妈,心花怒放,只要解决他们这个顾虑,计划就可以推进了啊,赶紧趁热打铁,“没事没事,你看,他妈有需要,咱们帮他妈解决这不算做什么坏事,刘宇那边咱们想办法先探探口风,要是觉得他不会同意的话,再想办法慢慢的改变他的想法,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这段时间咱们先别玩过火真干上了,只是准备着,先跟他妈亲近一点呗”。

    几个人在书房嘀嘀咕咕,刘宇在天台收拾桌子,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这顿饭在各怀鬼胎之中吃的也算是宾主尽欢,玉诗被三个少年逗的连连欢笑,花枝乱颤,三个小色狼不住的咽口水。刘宇毫无异常。

    吃过了午饭,几个人继续打牌,中途几个人再去厕所的时候发现项圈已经不见了,也不奇怪,应该是玉诗发现收起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赵勇提议去打球,于是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到了刘宇家附近公园里的小广场上,打了一下午球,各自散了。

    刘宇的家里,玉诗正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床上放着的暗红色项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