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11)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11)

    作者:lin-xing2016/4/4发表

    第十一章:疯狂的前夜

    新的赌约定下以后,刘宇已经不再纠结于自己的行为是对还是错,转而一心一意的思考接下来的行动,第二天一早,纠结了一夜的赵勇就找到了刘宇。banzhu001.com

    “刘宇,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昨晚我按你说的给你妈出主意,可是你妈后来告诉我,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和她在一起的机会会减少,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啊?”

    “我妈没告诉你啊,我又跟她打了个赌”,刘宇对于妈妈没有把新的赌约告诉赵勇有点意外,但心里却是暗爽中,终于有种幕后黑手的感觉了。

    得知了新的赌约内容以后,赵勇眼珠转了转,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你妈其实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她那个所谓的坚定意志在你给她找来的男人面前根本就不存在啊”,赵勇边说边点问,“那我都要做些什么?”

    “这周末开始,这两天做点准备,下周考完试就放假了,时间多得是”,刘宇打定主意让妈妈多跟几个同学上床以后,已经想的很明白了,接下来就要一步一步的调教妈妈了,“你要做的是三件事,一是今天你去我家,给我妈一个最后的疯狂,然后我会用赌约作为约束我妈的条件,让她暂时没机会跟你太亲密的接触,二是配合我引导东子和大鹏,让他们觉得我妈其实很淫荡,他们很有机会操她,三是买点玩具送给我妈”。

    “玩具,什么玩具?”赵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玩我妈用的玩具,什么按摩棒,跳蛋,绳子,皮手铐,乳夹乳铃之类的”刘宇面无表情的说着,仿佛说的是遥控汽车洋娃娃之类的普通玩具一样。

    “嘶,你这是准备大干一场了啊,那我得准备准备,得几天”,赵勇心里很激动,他是希望把玉诗调教的只要有命令,就能随时随地羞红着脸脱光衣服让男人插的,可是现在主导权在刘宇手里,这让赵勇有点失望,刘宇的想法跟自己并不一样,但至少现在刘宇的计划里已经不只是他一个男人了,这对赵勇来说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至于以后,可以慢慢说服他。

    晚上放学,两个人走到刘宇家的小区门口,刘宇让赵勇先去买点水果,赵勇无可奈何的看着刘宇进了小区,转身走向了超市。

    “妈,我回来了”,刘宇进屋以后,没在客厅看到人,直接向楼上喊。

    “回来了啊”,玉诗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吊带连衣长裙出现在楼梯口,看了看刘宇,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她不好意思问刘宇,赵勇或者其他小男生怎么没来。

    “对了,妈,一会儿赵勇要来”,这时候刘宇才好像刚想起来的样子说了一句。

    “啊,你怎么没提前说一声?”玉诗有点惊喜,但是赶紧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现在她还是很担心自己和赵勇的关系被儿子发现,她不知道儿子一旦真的发现又会出现什么意外。

    “他本来没打算来,是刚刚才打电话告诉我的,今晚他爸妈临时有事,留他一个人,他自己在家太无聊,晚饭也没着落呢,跑咱们家蹭饭来了”,刘宇好像什么都没发现。

    “哦,好,住吧,啊,他什么时候到?”玉诗不知想起了什么,马上问道。

    “估计马上就到了”,刘宇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卧室,放下书包,“你不是要装的跟以前一样吗,那要脱衣服就赶紧脱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总不能当着他的面脱吧”。

    儿子这戏谑的语气让玉诗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但转眼间,玉诗心里涌出的冲动就催促着她,按儿子说的做,就这样做,这,这实在是,羞死人了,可是,也太刺激了,脱,脱掉吧,啊,我要在儿子的关注之下为了迎接他的同学而脱掉衣服了。昨晚的赌约让玉诗的心态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如今要面对早已经勾搭成奸的赵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她要配合儿子的赌约,对着另外两个少年发骚,很可能没有机会和赵勇亲热了,所以玉诗更想表现的更加放荡一些,她无法准确的描述自己现在的想法,只是在顺应着心里的欲望,至于后果,那应该是儿子去头疼吧。

    玉诗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脱掉了身上的裙子,赤裸着玲珑有致的身体,打开了衣柜,要挑选一件更加性感的衣服。她浏览着一件件的睡衣睡裙,一套套的性感内衣,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选哪件好,尽管已经打算要暴露身体迎接赵勇,可是真的一丝不挂的话,还是让她觉得无法面对儿子略带鄙视的目光。

    “小宇,你,你来一下,你觉得妈妈穿哪件合适”,最终玉诗还是决定让儿子来帮她选择。

    刘宇刚刚放下书包,听到妈妈的呼唤之后就直接来到了妈妈的卧室。一进门就看到妈妈全身赤裸着站在衣柜前的背影,顿时被妈妈身体光滑的曲线吸引住了目光,从背面看上去,妈妈的身体就像一个精致的白玉葫芦般,柔美而圆润,丰满的屁股微微扭动之间,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刘宇不自觉的弯了一下腰,缓解一下肉棒被裤子顶住的疼痛,稍稍停留了一下,走到了妈妈身后。

    刘宇扫了一眼衣柜里琳琅满目的女装,发现果然没有一件是特别保守的,最低限度也是能强调身材曲线的性感服饰,他没有说话,伸手摘下一件妈妈平时健身的时候才会穿着的黑色体操服,然后扳着妈妈的肩膀把她的身子转过来,正面面对着自己,在她羞不可抑的局促目光注视下,把体操服放在她的面前比量着。

    这件体操服开叉很高,应该配一件白色的紧身裤,但是刘宇并不打算让妈妈穿上裤子,而是直接递给她,“试试这件”。

    玉诗没有说话,拿着体操服转身低头走到床边,坐在床上开始往腿上套。刘宇一直盯着妈妈的动作,只见妈妈优雅的抬起两条修长的美腿,伸进体操服里,大腿的动作直接让阴阜下的肉缝好像扭动起来一样。

    玉诗提起衣服把肩带拉到肩膀上,站起身走到衣柜上的穿衣镜前,就在离刘宇半米远的地方,扭动旋转着身体,似乎在反复确认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

    刘宇走到妈妈身后看了看,体操服背后布料不算少,妈妈的屁股有一半左右是能遮住的,又看了看镜子里妈妈的正面,发现这红着脸的美妇正在用力向下拉着衣服的下沿,然而一条细细的鲍鱼线还是顽强的凹陷在小腹的最下端,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没有穿内裤的事实,胸前两个凸起的樱桃大小的凸点,更是毫不掩饰的挺立着。

    刘宇突然伸出手在妈妈的鲍鱼线上摸了一把,很满意的发现那里已经开始被润湿了,“啊”,玉诗没有料到儿子的偷袭,惊叫了一声,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母亲的威严。然而虽然害羞,玉诗的心头却是火热的,儿子亲手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接待自己的地下小情人,这种倒错的奇妙体验新鲜而又刺激,让她有点留恋这一刻的感觉,她甚至盼望着儿子让她再把衣服脱掉,重新换一件,那样就可以再享受一次被儿子打扮成骚浪荡妇的感觉,“我好下贱,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呸,好不要脸”,玉诗默默的想着,两腿却忍不住夹紧在一起轻轻的扭动摩擦着,一言不发的承受着儿子的轻薄言语。

    “嗯,这件衣服倒是不错,就是遮的严了一点,没能让你肆意的暴露出小穴和奶子来”,刘宇发现自己在新的赌约订立以后,总是忍不住对妈妈出言刺激,而且越来越肆无忌惮。

    “嗯~~,你,你别,别这样说,妈妈没有,没有想要露出,露出,那个,露出奶子和,小,小穴”,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让玉诗说话变得断断续续,身体也越来越热,现在她只盼着赵勇快点到来,如果再不来的话,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原本她没有必要自己重复奶子和小穴这两个词,可是她却努力的说着。

    “胡说,你昨天还专门脱光了等他的好吗,如果今天穿着衣服,他会觉得很奇怪的,你不是说他习惯了吗”,刘宇边说边从旁边妈妈的梳妆台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小剪刀,蹲在妈妈面前,一只手向着妈妈的两腿之间伸去。

    “啊,小宇,你要干什么啊”,玉诗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然而儿子的手很坚决的跟了上来,手指从衣服与腹股沟之间的夹缝处伸了进来。玉诗清楚的感觉到,儿子的手指紧贴着自己肉缝的中央,向下撑住了紧绷的体操服。随着“咔嚓、咔嚓”两声,体操服的底部的接缝处左右各被剪了一下,线断了好几根,随后就看到儿子站起来在两边肩带的接缝处也各剪了两下。

    “好了,现在这件衣服就可以穿着见赵勇了”,刘宇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用手轻轻的拉了拉,“一会儿他来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想露逼给他看,就自己偷偷用力拉一下下边,这下边就会断开,想露奶子就拉肩带,一会儿见他的尺度就都由你自己说了算咯”,说完,刘宇把剪刀放回原处,拍打着双手走出房间,下楼去了,留下呆若木鸡的美艳母亲一个人站在那里。

    玉诗做梦也没想到,儿子竟然给她设计了这样一个局面,如果一会儿真的给赵勇看到乳房和小穴的话,自己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借口。儿子的安排分明是一种残忍的拷问,要彻底撕掉她曾经高贵的面具,把淫荡的内心和下贱的肉体都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面前,让她彻底失去母亲的尊严,更要命的是,自己和赵勇的关系越发的容易被儿子发现了。该怎么做?

    这时候门铃声响了起来,玉诗看了看书房的方向,发现毫无反应,只好咬着嘴唇走下楼梯。门打开了,门外的赵勇一眼就看到了紧紧贴在玉诗身上的黑色体操服,眼睛上下一扫,就发现了玉诗胸前凸出的两个圆点和两腿之间衣服陷在肉缝里形成的那条线,肉棒立刻开始发硬。他一直喜欢让玉诗在他的面前完全赤裸着身体,然而现在他忽然发现,原来有时候女人穿着衣服比不穿更有诱惑力,心里怨念立刻蹿出来,“怪不得刘宇这小子说今天他妈的衣服由他安排,原来女人还可以这样玩。看来这家伙比我懂得多啊,隐藏的也太深了吧,我果然还是个纯洁的少男啊。糟了,刘宇说今天是我最近的最后一次操他妈,刚明白的道理一时半会儿的没机会实践了,搞不好要让那两个家伙捷足先登了啊”。

    玉诗看着呆头鹅似的盯着自己身体的赵勇,纠结的心情瞬间就轻松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儿子给选择的衣服镇住了赵勇,她心里有点莫名的骄傲,“小勇来了啊,快点进来吧,别在那发呆了,咦,你这孩子,还买东西干什么?”

    “啊,哦,是,是这样”,赵勇定了定神,心想我能说是你儿子赶我去买的吗,“在路上看到这些水果,忽然就想买了”,说完把手里提着的两个塑料袋递给了玉诗。玉诗看到里边是一个西瓜和一把香蕉,顿时脸就发烫,狠狠地白了赵勇一眼,不再理他,扭头往里走。赵勇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直到看着玉诗扭动的屁股消失在厨房门口,这才回过神换鞋进了书房。

    接下来又是三个人看动漫的时间了,但是三个人的心思都不在动漫上,赵勇是时刻想办法占便宜,玉诗是要尽量隐藏自己被赵勇偷摸的事实,而刘宇则是一直在冷眼旁观,要看看妈妈到底会不会主动崩开衣服,什么时候崩开衣服。

    一会儿的功夫,玉诗就被赵勇偷偷摸的受不了,借口做饭躲到厨房去了,赵勇跟进去却被赶了出来,用忧郁的目光看着刘宇。

    直到吃饭的时候,玉诗身上的衣服都还好好的穿着,刘宇和赵勇分别坐在玉诗的两边,赵勇时不时的斜眼盯着玉诗胸前的凸点和下腹的细缝。开始吃之前,刘宇告诉妈妈,今天晚上赵勇家没人,他想在这住一晚,只见妈妈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低头看餐桌,很丰盛,不但有鱼有肉,还有一锅海参汤,随后,妈妈还拿出一瓶红酒,说是快要考试了,激励一下士气,破例允许两个小孩子喝点酒。刘宇和赵勇互相看了看,心里都有点数了。

    刘宇虽然还不满十六岁,但是也跟着赵勇他们喝过几回酒了,而且酒量还不错,不过玉诗并不清楚,所以对于刘宇喝了几杯就一副脸红耳热话很多的样子没有怀疑,还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候看到赵勇盯着自己那色眯眯的眼神,玉诗浑身也热了起来,再看看儿子精神有些散乱的样子,玉诗借着酒劲儿把屁股轻轻的向下蹭了一段距离,利用沙发的摩擦力拉扯着两腿之间的布料,只听“啪”的一声轻响,腿间的布条就断了开来,体操服变成了紧身背心儿缩了上去,洁白光滑的阴阜和那条粉红的肉缝瞬间跳跃出来,在明亮的灯光下淫靡的暴露着。

    赵勇的眼睛一下睁的老大,这突如其来的淫艳景色带给他的刺激比进门直接看到还要强烈,有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满足感。他看了看对面的刘宇,见刘宇一副半醉半醒什么也没注意的样子,立刻来了精神。

    “哎呀,阿姨,你的衣服怎么坏了?”赵勇故作惊讶的喊道。

    “啊!”玉诗本想享受一下偷偷摸摸的感觉,没想到赵勇会直接戳穿了她的行为,看到儿子闻声也扭过头来看自己赤裸裸的肉缝,顿时大脑一片空白,被儿子发现了自己主动做出的淫荡行为,巨大的羞耻感让她浑身都产生了一种如同电击的麻木感觉。玉诗连忙手忙脚乱的拉住衣服的下沿,向下拉扯试图掩饰自己的行为,然而紧接着“啪啪”两声,本就被破坏了的肩带随着她的拉拽应声而断,紧身的体操服前胸位置的布片瞬间弹落下来,立刻把两个白嫩的乳房展现在两个少年面前。这时候,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恐怕只能改名叫束腰了。

    “咦,妈,妈妈,你怎么~~又把奶子和屄露出来了”,刘宇醉眼朦胧的问了一句,“又,又被,赵勇这小子看去了”。

    “啊,这,这衣服,可能是穿了太久不结实了吧,怎么坏掉了”,玉诗心虚的用手上下遮掩着,只是无法完全遮住,而且没有完全合拢的手指缝之间,一粒樱桃般的乳头顽强的挤了出来,不甘示弱的和赵勇对视着。

    “内衣也不穿,真是亏~~亏死了,赵勇,你怎么总这么好运,每次都被你看到”,刘宇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些硬了,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玉诗臊的浑身红的像煮熟了的虾一样。

    “呀,小宇你瞎说什么,小勇,阿姨的衣服坏了,你们先吃,我我去换一件来”,玉诗忍不住想要逃到楼上去,这次暴露等于是在儿子面前做出了一个淫荡的自白,已经被自己践踏的尊严让她还是有点受不了,原本不打算在儿子面前拉断这件衣服的,她觉得刚刚喝的酒还是让她有些冲动了。

    “哦,没事没事,不~~不换也没~~关系,反~~反正也看过好~~好几次了,阿姨这奶子可真美啊,丰满白嫩,还一跳一跳的,看了这~~~这么久还是这么惊~~惊心动魄,奶头也这么新鲜”,赵勇也做出一副有点喝多了的样子。

    玉诗没想到赵勇竟然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就这么品评起自己的乳房来,连忙下意识的双手抱胸。

    “唔,这下面也是,一直这么粉~~粉嫩,又紧又滑的,是个鸡巴就想~~想往里钻啊”,赵勇看到玉诗为了遮胸把小穴露了出来,顺势就说了一句。<W??BZ??.N??ETBR/>  这下可真的吓到玉诗了,说自己的小穴粉嫩也就罢了,这又紧又滑不是分明表示他插进去过吗,这下自己和赵勇的关系不就完全暴露在儿子面前了,赶紧扭头看自己的儿子。

    醉眼朦胧的刘宇却好像没有去想赵勇话里透露出来的内容,只是接着这个话茬回了一句,“再紧再滑也~~也跟你没~~没关系,你~~~你那鸡巴,还想~~~操是怎么的,别~~别瞎看”,说完伸出手直接捂住了母亲的肉穴,温热的触感让玉诗赶紧往躲,然而那手却一直跟着贴在皮肤上。

    “废~~废话,你妈这嫩屄,水又多,又会夹,谁~~谁不想操啊,你~~你说是吧,阿姨”,赵勇耷拉着眼皮扭头问起玉诗来。

    玉诗听着两个醉醺醺的少年在自己面前讨论着自己女人的私密处,听到现在对她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儿子和小情人对自己身体的夸奖,身为女人的她有点窃喜,但是被两人像点评妓女一样谈论着身体,又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坠入了地狱一般,好像正在被扒了皮放在滚烫的油锅里炸,赤裸裸毫无遮掩的余地,浑身燥热却开始越发的兴奋。渐渐地,玉诗忘了自己想要逃到楼上换衣服的事情,就这样暴露着乳房和肉穴在两个少年你一句我一句的边喝酒边讨论中结束了晚饭。

    看着最后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儿子和闭着眼握着自己一只乳房倚在自己身上的赵勇,玉诗松了口气。先把赵勇的手从自己胸前摘了下来,看了看已经被抓的通红的乳房,轻啐了一口,把两个少年都放在沙发上。然后调整了一下心情,把碗筷收拾清洗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被蹂躏的快要变成腰带的体操服,脱了下来扔到卫生间里。这才全裸的回到了沙发前。

    她打算把儿子送到他的卧室去睡,但是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恐怕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于是来到赵勇面前,打算先叫醒他,让他和自己一起把儿子扶上楼去。

    玉诗的双手刚刚扶到赵勇的肩膀上,还没来得及摇晃,就发现赵勇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赵勇的双手也伸了出来,一左一右的握住了玉诗的两个乳房,在饱满的乳房上揉捏了几下后,又开始从下至上的拍打乳房的下半部分,同时开始调笑,“阿姨,你刚刚陪我喝完酒,这是又来送奶了吗?啧啧啧,瞧这对沉甸甸的大奶子,送来的奶不少啊,这奶子好像也比前几天又大了,是不是被我操过之后又开始发育了?”

    “呀,你别瞎说”,玉诗赶紧躲闪,瞟了儿子一眼,见儿子没有反应,又重新把上身前倾去迎合赵勇的拍打,小声笑骂道,“哪里大了,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嘛,还有不许在小宇面前乱说,要是他醒了让他知道了,以后你就再也别想操人家了,先帮我把他送回房间去”。

    赵勇心里偷笑,心想你儿子的酒量哪有这么小,现在根本就是装睡呢好吗。想到这他笑咪咪的站了起来,搂住玉诗光滑的腰肢,用嘴贴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不急,浪姐,让我先干你一炮,干完了再送刘宇上楼”。

    “什么?不行,在这里,万一小宇醒来看到了,阿姨可就没脸活下去了,我们还是先送他上楼吧”,玉诗对这个结果很恐惧。

    “没事啦,你看,他喝了那么多,不会醒的”,赵勇继续努力劝说,同时一手在玉诗的腰间抚弄体会着她嫩滑的肌肤,另一手抓着肥美的屁股软肉揉捏,他相信这样在刘宇面前操玉诗,一定能给她最大的羞辱。

    “不行不行,谁知道他到底醉的有多严重,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做吧,在小宇眼前不行的”,玉诗红着脸用乞求的眼神望着赵勇,尽管她也觉得刚才吃饭的时候很是刺激,情欲一直高涨着,可是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赵勇有些无奈,看了看刘宇,决定退一步,“那要不这样,你现在自己抓着刘宇的手,用他的手指插你的小穴,把他的十根手指都用你小穴里的蜜汁均匀的涂抹一遍,我就和你一起把他弄上楼去。不然我不会帮你扶他的,也决不让你走开,一会儿时间长了说不定他真的酒醒了,就可以看到你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让我玩的样子了”,说着,赵勇抚摸玉诗屁股的手从臀沟缓缓的滑下去,从后面摩挲起玉诗的肉缝来,另一只手牢牢的搂住了玉诗的腰,不让她移动。

    “不行,这和被他插也没多大区别啊,我不能和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事,小勇你放开阿姨,帮我把他扶上去,阿姨让你玩个痛快好不好”,努力的扭动挣扎和推搡都没有作用之后,玉诗无奈的放弃了反抗的企图,时间拖得久了她的确很担心,“那,你不能趁这个时候做什么别的奇怪的事”,现在她的底线已经变成了不让儿子的肉棒插进去就好。

    赵勇嘿嘿笑着放开了玉诗,静等围观人母用醉酒儿子的手指玩弄自己阴穴的好戏上演。

    玉诗来到刘宇的面前,仔细的看了看刘宇的眼睛,确定儿子的眼睛确实是闭着的,缓缓的伸出手,把儿子的一只手拉向自己的下体。

    刘宇这时候努力保持着脸上的表情,闭着眼感受着妈妈颤抖的手拉着自己去探索她女体的秘密。他事先并不知道赵勇会来这么一手,现在正在担心自己裤子里的叛逆小兄弟不受控制的抬头,一旦它站起来,肯定被妈妈发现,那她立刻就会知道自己根本没睡了。努力调匀呼吸,脑袋里想点别的事,苦苦镇压已经有些蠢蠢欲动的鸡巴。同时感觉到自己的食指已经被妈妈放到了穴口,正在往里按压着,手指上传来的温软湿滑和蠕蠕而动的包夹感,瞬间让刘宇确定了妈妈的身体已经很兴奋了。

    玉诗小心翼翼的盯着儿子的眼睛,生怕有一点风吹草动,同时手中正在操控着儿子的手指在自己的小穴里轮番的进进出出,长短粗细都不同的手指给她带来了一种怪异的刺激,恍然间仿佛自己正在被五根不同的鸡巴轮奸一样。最后换到大拇指的时候,更粗却太短的触感让玉诗心里高涨的情欲忽然焦躁起来,不知不觉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试图把它插的更深一些。

    “嗯~~~~~讨厌”,终于,无法满足的玉诗再也忍不住了,娇吟了一声,回头幽怨的看向赵勇,却发现赵勇正流着口水举着手机拍摄自己淫荡的动作。

    “加油,阿姨,已经完成一只手了”,赵勇看着刘宇已经完全沾湿的左手,看着玉诗因羞耻和焦燥而通红的面孔,真是艳若桃花,让人迷醉。

    听了这话,玉诗重新扭过头看了看儿子还插在自己下体的拇指,又看了看儿子的脸,轻轻的把儿子的手拉出来放在他的身侧,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儿子另一边,拉起了儿子右手。

    刘宇的手指是灵活修长的,因为经常打球,非常结实有力,现在他的母亲正在利用他手指的优点。玉诗已经被心防已经被欲火冲击的很单薄了,她正不断调整着儿子手指的深度和角度,来让自己获得更大的满足感,原本让儿子十指沾湿只需要几下,很快就应该结束的抽插动作却被她反反复复的重复了近百下,直到嘴里发出压抑不住的欢鸣,阴道内壁的褶皱也抽搐着夹紧了深深陷入在里面的三根手指,才用尽全力的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任凭身体下面喷洒而出的液体溅落得儿子满手都是。

    过了足足有两分钟,玉诗才回过神来,看到了正在侧面移动着手机上下拍摄的赵勇。赶紧把儿子的手指从小穴里拔了出来,“嗯,好,好了,别拍了,快帮我送小宇上楼”,亲手控制儿子的手指把自己插到高潮,让玉诗觉得自己无比的淫荡,现在她想赶紧摆脱这羞耻的处境。

    “好的,浪姐太棒了,让你把他的十指弄湿就行了,没想到你是一直干到高潮啊,妓女也没有你这么淫荡的,太精彩了,这段我留着回家慢慢撸了”,赵勇收起手机,朝着玉诗竖起了大拇指。

    “讨厌死了,你,你明知道人家淫荡,还叫我做这种事,在你面前人家哪里忍得住嘛”,玉诗恼羞成怒的伸手去掐赵勇,赵勇夸张的龇牙咧嘴,边躲边求饶。

    打闹了几下之后,终究是心虚的玉诗先想起了正事,要赵勇把刘宇架起来。赵勇看了看,说,“不行啊,他手上都是你流的淫水,一会儿要是睡醒了,一闻两手都是骚味儿,你可就要露馅了”。

    “啊”,玉诗吸了吸鼻子,果然空气里弥漫着淫靡的气味儿,“那先给他洗洗手吧”,说完就要转身去卫生间。

    “别啊,浪姐,那多浪费啊”,赵勇一把拉住玉诗,“这都是你自己喷出来的,你把它收回去多好啊”。

    “收?回去?”玉诗不明白,但是看着赵勇的淫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赵勇是让自己再给儿子舔一遍手指,“呸,不行”,狠狠地啐了一口,玉诗心如鹿撞,回想自己的行为,竟然是拿儿子当淫具在玩弄自己的身体,都是赵勇这个小色狼,坏主意太多了,无论如何不能再迁就他了。

    “我上楼休息一会儿,你给小宇洗手然后扶他回房间去”,玉诗尽量摆出一副高傲女王范儿,想要逃离。但是一个光着身子的女王对于一个彻底玩弄过她身体的少年哪里有什么威慑力,赵勇一把搂过她制止了她逃跑的企图。

    “嗯~~,小勇,别,你说过我用小穴流出的水把小宇的十根手指都沾湿,你就帮我扶他上楼的”,见到逃不掉,玉诗转而哀求起来,在儿子面前赤裸着身体和赵勇纠缠实在是让她害怕。

    “然而不处理干净的话,我也很担心刘宇发现咱们俩的奸情呀,哎呀呀,太危险了呀”,赵勇边说边频频点头赞同着自己。

    玉诗无奈,只好回头,看了看儿子湿淋淋的手,“那,那你先放开我,我,我舔,我这就把它舔干净”。

    赵勇这才又放开了玉诗,拍了拍她赤裸的屁股,催促她快去为她的儿子舔干净手指。玉诗幽怨的看了赵勇一眼,重新来到儿子面前,想了想,双腿一弯,跪在了刘宇的手边,捧起刘宇的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即将对儿子做出的淫行让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摇摇头,把儿子的食指含进了诱人的红唇。

    随着玉诗的舔舐吸吮,刘宇手指上传来痒痒的舒爽,闭着眼睛刘宇头脑中出现了妈妈跪在自己面前舔自己的鸡巴的场面,心里激动的同时,暗骂着赵勇,现在是一不留神就会被妈妈发现自己没睡的,只能拼命转移注意力,防止鸡巴把裤头顶起来,真是痛并快乐着。

    美艳人母渐渐的进入了状态,卖力的轮流舔吸着儿子的手指,发出淫荡的啾啾声。忽然,玉诗感觉到赵勇从身后贴了上来,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发现一根坚挺滚烫的肉柱顶在了自己因为跪姿而完全暴露在身后的穴口上。

    “呀,别”,刚刚吐出儿子的手指,只来得及说了两个字,身后的肉棒就已经挤开了穴口的软肉,强硬的顶入湿滑的阴道里。

    “嗯~~~~~~不行,小勇,快拔出去,别这样,我会,会把小宇吵醒的”,玉诗焦急的摇摆着肥嫩的屁股,试图摆脱让自己恐惧的肉棒,然而她无论怎样的摇摆,那根粗大的棍子都稳稳地停留在被插入之后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肉穴中,随着女体剧烈的摇摆,不但没能甩脱,反而听到了赵勇满意的叹息声。

    “爽啊~~~,阿姨的小穴就数这次最紧,比每次都舒服,我最骚的浪姐,在刘宇面前被插就那么爽吗”,赵勇感受着龟头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吸吮力量,开口羞辱着面前淫熟的美妇。

    “小勇,求你,别在这里,嗯~~,快拔出去,唔~~,让浪姐吸完儿子的手指,送他上楼以后,浪姐随你怎么玩”,玉诗什么都顾不得了,只希望能赶快摆脱被儿子发现的危险。

    “终于记起自己叫浪姐了啊”,赵勇一直在试图让玉诗从心里认同浪姐这个称呼,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既然这样,那你说,一会儿在哪操你呢”。

    “在,哦~~,在哪都行,别,别动了”,玉诗的身体已经放弃了抵抗,任凭赵勇的肉棒在自己阴道里研磨着,只是努力的妥协和求肯,力求让赵勇尽快拔出去。

    “那好吧,一会儿就到刘宇的房间里操你,好不好啊浪姐”,赵勇得意的拍了拍眼前的肉臀,调笑着羞愧难当的美妇,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在她儿子面前被淫弄的时候,她的身体才是最淫荡的。

    “啊,不,不行,那,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啊”,玉诗仅存的理智顽强的坚持着,“换,换一个地方吧,嗯唔~~,不然,不然阿姨要,要生气了”。

    见到女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赵勇终于不再步步紧逼,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那好吧,那就在房顶的天台上,好不好?”

    玉诗愣住了,她家的房子是二层的,房顶是平的,作为一个整个的天台,夏天可以在上面晒太阳的,天台上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玉诗不想把自己晒黑,所以还在上面放了一把遮阳伞来乘凉。她万万没想到赵勇竟然想要到那里去奸弄自己,那不是和在室外一样吗,现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呢,要是被人看见自己在那里跟一个少年做爱,自己以后还怎么在小区里生活啊。

    “这,再换一个地方吧,天台。。。”,话没说完就被屁股上的一巴掌打断了。

    “不行,现在在这操你,或者一会儿到天台上操你,就这两个地方,你选一个吧”,赵勇很清楚玉诗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决不敢在儿子面前承受自己鸡巴的冲击。

    “呜呜呜~~~,你,你这个狠心的小鬼,你怎么能,啊~~,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家”,提心吊胆的玉诗再也坚持不住了,“你,你快拔出去,阿姨跟你到天台上去”。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快给刘宇吸手指吧”,见美人屈服了,赵勇终于志得意满的停止了侵犯,抚摸着女人雪白的臀肉,点了点头拔出了在女人身体里作怪的凶器。

    感觉到搅得自己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从淫穴嫩肉中退了出去,玉诗顾不上害羞,赶紧抓紧时间把儿子的十根手指快速的舔了一遍,站起身来看着赵勇,生怕赵勇再次反悔。

    赵勇看到玉诗这副受惊小兔子似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上前拉起沙发上刘宇的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嘴里说着,“醒醒,别在这睡了,上楼去睡吧,唉,你这酒量实在是不怎么样啊,以后好好练练吧”。

    玉诗跟在赵勇的身后,看着他架着迷迷糊糊的刘宇往楼上走,一直提着的心终于缓缓的落回了腹中,回想起刚才的惊险场面,忍不住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蛋,浑身滚烫的坐进沙发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