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10)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10)

    作者:lin-xing2016/3/24发表

    第十章:新的赌约

    一路上刘宇都在努力的思考,一个月以来的事情反复的在脑海里回荡。ЬáΠZhù@00壹嚸坑母妈妈洁白的赤裸身体在赵勇身下激烈的扭动和疯狂的嘶喊的场面,高潮以后满足的表情,以及自己在偷看这些场面时那种强烈的刺激感,让刘宇认定,在妈妈与赵勇已经扭曲的关系中,包括自己在内,三个当事人都是乐在其中的。这让他有点心虚,妈妈和赵勇两个人满足与快乐是来自于正常的男女性爱,而自己,似乎只能叫做变态,“要不,我先找个心理医生看一下?”

    最终刘宇还是放弃了治疗,转而按照这个结论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一个月前的赌约给了他一个思路,验证赵勇的判断是必须做的,如果验证的结果是赵勇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就再跟妈妈打一个赌,到时候只要妈妈接受了赌约,就说明妈妈也接受了找其他男人,那自己就不是出卖妈妈,而是协助,唔,顶多是引导妈妈,反过来,如果妈妈不接受赌约,那什么也不会发生,母子关系也不会受到影响。

    打定了主意的刘宇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赵勇,确认了妈妈不让赵勇把她透露的消息告诉自己,看来是仍旧不想向自己承认被赵勇干了的事实,终于确定了接下来自己的行动。

    回到家以后刘宇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平稳的度过了这一个夜晚,他需要时间思考一下后续的事情,新的赌约要怎么订立,赌具又是哪个幸运的小子。

    第二天在学校的一整天都在反复衡量着,怎样验证赵勇的判断,什么样的赌约条件比较适度,赌具是向晓东还是骆鹏更合适,怎样开始实行等等的问题。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刘宇基本上得出了一个计划,于是先让赵勇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要过去。等到赵勇贼兮兮的打完电话回来,才与赵勇告别让他先回家去,看着赵勇满怀期盼的哼着歌走了,才自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同样告诉她赵勇要去家里,听着妈妈电话里故作不知的话语,暗自一遍遍的整理着回家以后要说的话。

    到家以后,发现妈妈不在客厅,刘宇喊了一句,“我回来了”,听到妈妈在楼上回应的声音,就背着书包走上了楼梯,快到楼上的时候,妈妈从卧室走了出来。

    只见妈妈披着一件粉红色的半透明睡衣,妖娆的扭动着身体走到了楼梯口,这时候刘宇已经只差两个台阶就到二楼了,母子两面对面的站着,刘宇的头正好和妈妈的胸口在同一个高度,刘宇停住脚步打量着妈妈。

    妈妈身上的睡衣不长,刚过臀部不到十公分,原本应该是刚好能遮住大腿根的,但是现在睡衣的前襟完全敞开着,整个身体的正面全部赤裸的暴露出来,仅仅是两条胳膊被袖子遮住了,两个坚挺的大奶和已经刮去了阴毛的下腹部白花花的刺激着刘宇的眼球。刘宇,不过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刚才赵勇在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夹带了私货,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的话题更容易切入了。这时候妈妈一只手扶住楼梯扶手,略带惊讶的问了一句,“小勇呢,不是说要过来?”

    “半路上被他爸爸叫回去了,他舅舅来了”,这是刘宇早就想好的说辞,目光一边在妈妈的身体上逡巡,一边继续着自己的计划,“不过你这身打扮是要干什么啊,不会还是故意要光着身子给他看吧,咱们的赌约可是已经到期了”,刘宇很不满的抱怨着。

    “啊?哦,是呀,已经到期了,妈妈都有点习惯这样了,哈哈”,儿子的疑问让玉诗始料不及,她确实记得赌约到期的事情,可是现在儿子的反应让她有点意外。这一个月以来儿子可是一直在要求自己努力勾引不能消极怠工的,还以为他是乐于看到自己勾引他的同学的呢,没想到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截然相反的,这让她有些心虚,感觉到是儿子在责怪自己的淫荡。

    “是啊,现在说说看吧,怎么样啊,赵勇有没有用他的那根大白鸡巴干你的小穴啊”,说到这里,刘宇用一种充满疑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玉诗无毛的小穴。

    “哦,当然,当然没有啊,他还是没那么大的胆子啊”,玉诗吓了一跳,一边回答,一边连忙抬起一只手遮挡住暴露在儿子眼前的私密肉洞,可是扶着栏杆的那只手却忘了移动,一只手不知道该遮上边还是该遮下边,有些手足无措。

    “没有?那你这小穴怎么还流水了,难道是想着赵勇那小子就忍不住了吗,可别告诉我你现在是想让他干了啊?”刘宇完全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他看得出,自己的态度已经完全搅乱了妈妈的心境。

    “怎么,怎么可能嘛,一个小毛头那有那么大魅力,天这么热,妈妈这样很凉快,要你管,哼”,玉诗努力表现的从容一些,甚至还有意的把意图遮挡身体的手垂了下来,可是找的借口明显不怎么靠谱。

    “哦,那就好,现在赌约你已经赢了,要是你这时候再被他给干了,我岂不是要叫他爸爸,以后我会尽量不找他来家里了,要是来的话你可要表现的正常一些了,不然他要是那天胆子忽然壮起来可就危险了”,刘宇不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而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那,那好吧”,玉诗点头答应,转身回自己的卧室去了。刘宇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书包,重新下楼进了书房。

    玉诗的心乱了,她没有想过这样的结果,儿子说的有道理,自己不承认跟赵勇上过床,那么自己算是赢了,可是这样的话赌约结束以后,如果自己再跟赵勇做爱,就等于是儿子要叫自己的同学爸爸,儿子不同意自己跟他继续来往是很正常的反应。可是,这段时间以来,赵勇带给自己肉体的快乐和精神上的刺激已经让自己深陷其中,舍不得失去。自己该怎么办?要不要跑去告诉儿子,自己小穴已经被他的同学鸡巴插了,可是这怎么开得了口,而且如果儿子仍然要求到此为止,自己又该怎么办。

    最终,她咬了咬牙,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是阿姨啊,我舅舅来了,我。。”,电话那边传来赵勇有些歉意的声音。

    “小勇,你,你现在说话,方便吗?”玉诗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要说的,“是这样的,小宇,小宇他好像不喜欢我和你太亲近了,他说,赌约结束了,一切应该回归原样了,所以,他以后就不会经常找你来我家玩了”。

    “啊,怎么会这样,你告诉他咱俩的关系了吗?”赵勇很焦急。

    “没有,我开不了口”,玉诗低声叹息。

    “你觉得,如果把咱们连个的关系告诉刘宇,他有没有可能认可我做你的男人啊”,赵勇不想轻易放弃。

    “我觉得应该很难”,玉诗想起儿子刚刚在楼梯上的表现,心里有点压抑,儿子的态度很坚决,看来是不希望她和赵勇有什么超出同学与阿姨的关系。

    “那要不咱们俩背着刘宇,偷偷保持联系吧,只要不被他发现,应该也不会有问题”,赵勇提出了新的建议。

    这个建议让玉诗有点心动,可是一想到将来万一被儿子发现,自己就有失去儿子的危险,这个可怕的结果是玉诗无论如何也不敢面对的,于是她坚决的拒绝了,“不行,我不能这样瞒着小宇”。

    “要不,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刘宇也拉下水吧,让他来操你,到时候我来个偶遇捉奸,胁迫他认可咱俩的关系”,赵勇抛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

    “什么?那怎么行,我和小宇可是亲生母子,那么做不是跟野兽一样,这绝对不行”,玉诗差点把电话掉到地上,以她的道德观,接受不了这种乱伦的性行为,尽管每次儿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体暴露出来的部位的时候,身体都会有一种好像微弱电流流过的奇妙感觉,也让她对于在儿子面前展示身体乐此不疲,可是她的确从来没有打算让儿子把生殖器插入他出生的地方,而且,儿子每次看自己的身体的时候,虽然也有掩饰不住的生理反应,可是他也从来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啊。玉诗没有注意到自己为什么对儿子的生理反应这么清楚,只是朦朦胧胧感觉到,这两年自己和儿子似乎一直是在保持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暧昧状态,这个突然的发现让她吃了一惊,低头看了看自己几近赤裸的身体,不由得有些发愣。

    “而且你也别打着威胁的主意,我绝不允许有人威胁小宇”,回过神来,玉诗立刻补充了这个原则性问题。

    电话里赵勇提出的办法被一一否决了,最后,无奈的赵勇提出,让玉诗再去跟刘宇说一下,找个别的理由说服刘宇继续找他回家里玩,保持这种超出其他人的交情,以保持这种频繁接触的机会,这样就有可能会有改变刘宇想法的机会。玉诗想了想,觉得可以再努力一下。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也不想失去这个刚刚得到的小情人,他那充满阳光的笑脸,甜蜜的情话,年轻而强壮的身体,粗壮的阳具,熟练的技巧,有力的冲刺都让她迷醉,虽然这还不足以压倒自己对儿子的感情,但是如果www??.01bz.??ne??t能征得儿子的同意而不用和赵勇分开,才是她最期待的结果。

    放下电话,玉诗呆呆的坐在床上,要怎么向儿子开口呢。一种种说辞都被她自己否决了,儿子和赵勇的关系很铁,或许,只能从这里入手了。打定了主意的玉诗站起身准备把睡衣的扣子扣好,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动手,就这样仍然敞着衣襟向楼下走去。想到刚刚儿子盯着自己身子的火热眼神,也许自己赤裸的身子能让儿子的理智没那么清醒,蒙混过关会容易一些吧,只是,别玩过了火。“母子之间的性爱,这根本是不能做的,儿子也是这样想的吧”,这样想着,眼前又出现了刚刚在楼梯上的情景,儿子的眼睛盯着自己的乳房时,乳头似乎硬起来了,儿子用手指着自己的小穴时候的时候,眼中似乎的确是隐藏着欲望的,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用手指触摸到自己的下体。

    这时候书房里的刘宇刚刚放下了电话,赵勇刚刚的反馈已经可以验证他的判断了,在男人这个问题上,妈妈果然是以自己的意见为主。那么,接下来,是回归正常的生活,还是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或者是再进一步,走向母子俩都未知的深渊,就让她来做出选择吧,刘宇觉得自己心里似乎有个恶魔彻底觉醒了。

    玉诗走进书房的时候,看到儿子正在浏览着网页上的体育比赛视频,这是他的爱好,一步步的走近儿子,直到站在儿子侧面,她要在儿子面前想办法给自己和赵勇的关系创造一个可以延续下去的机会。

    电脑前的刘宇清楚的感觉到了妈妈的到来,但仍然假装担心的浏览着网页,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接下来的谈话将彻底决定了这个家未来的方向。

    “咦,妈妈你没去做饭呀”,刘宇扭过头先开口了。

    “哦,是呀,妈妈马上就去,你在玩什么呢”,玉诗还是有点慌乱。

    “上网看一下这场比赛的结果,妈妈,我还以为你回屋里穿衣服去了呢,还没穿上呀”,刘宇把身体转过来正面朝着玉诗,眼睛正对着玉诗那水迹未干的粉嫩肉缝,毫不掩饰的盯着看。他现在要占据谈话中的强势地位,盯住妈妈身体暴露的私密部位无疑很有助于打压妈妈的心态。

    “哦,没,妈妈这,这是,你小时候光着屁股的样子妈妈也没少看嘛,妈妈被你看到也没什么关系啦”,玉诗嘴里说着自己都不怎么相信的理由。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啊,妈妈,你这小穴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流水啊,该不会是这一个月的尽情发骚让你春情泛滥停不下来了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随便来个男人要求干你,你都毫无抵抗力吧”,刘宇毫不顾忌妈妈的面子,刻薄的羞辱着她,眼睛在妈妈裸露着的皮肤上来回的游移,让她清楚的感觉到儿子灼热的视线。

    “臭小子,瞎说什么,谁说,谁说妈妈停不下来了,妈妈的意志可是很坚定的”,玉诗跺了跺脚嗔怪的回答,意志坚定一直是玉诗的骄傲,每次说起有男人来骚扰的时候玉诗都会用这个词来洋洋自得的标榜自己,因此现在又被毫不犹豫的拿出来反驳儿子的猜测,“说什么随便哪个男人,这些年在妈妈面前碰灰头土脸的男人还少了吗,哼”,虽然有些心虚,这几句话说的还是很流利的。

    “真的吗”,刘宇狐疑的伸出手,指着玉诗坚挺乳房上充血翘立着的嫣红乳头,“妈妈,你确定你现在这幅样子不是在发骚?”

    “不是,你,你这个小色狼,尽盯着妈妈这些地方看”,玉诗一边反击,一边体会着心中涌起的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感觉有些熟悉,又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

    “好吧,那就算不是吧,那你现在跑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时机差不多了,刘宇决定进入正题。

    “哦,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以后你和小勇的关系怎么办,毕竟他已经习惯了经常来咱们家,也习惯了妈妈对他的,额,热情,突然冷淡下来一定会影响你们俩的交情的”,这是玉诗在楼上想好的问题,期待着它能成为打动儿子的突破口。

    “没事,我就说最近有事,不找他来家里了,过一阵子他自己就会重新习惯不来咱们家了”,刘宇的语气很轻松。

    玉诗有点失望,不过还是尽量的劝说,“可是,这总是会有些,影响的吧,你交个好朋友不容易,千万别因为这点小事闹得不愉快呀。”

    “妈妈,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的表现很怪异呢,你好像很急切的盼着赵勇能来的样子啊”,看到妈妈彻底上钩,刘宇终于可以顺势引出自己思考了一晚上的计划了,他偷偷的盯着妈妈的眼睛,充满挑逗的说道,“老妈,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被赵勇干过啊,该不是骗我的吧,要不我明天找赵勇问问吧”。

    “啊,你胡说什么”,玉诗被儿子问的有点惊慌,赶紧注意了一下儿子的表情,发现儿子的神态很随意,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即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话说的有点太急迫了,赶紧补充道,“又不归你管,老娘要是有了男人,有必要瞒着你吗。再说,再说这种事你怎么验证,你打算跑去问他有没有插你妈妈吗,你要是敢这么问,看老娘不抽你”,一口气把这段话说完,玉诗感觉呼吸都有点急促了,胸口随着大口的喘气而不断的起伏着,同时期待着能打消儿子的念头。

    刘宇紧紧的盯着妈妈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颤动的一对大奶,心也有点跟着颤动,心想这大概就叫触目惊心了,不过嘴上却没有放松,继续说,“妈,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咱们俩这个赌约的结果是你告诉我的,又不让我找赵勇去核实,现在你又打算就这么露着两个奶子和骚屄接待赵勇,实在是很可疑啊。这样说来,你不让我核实我是绝对不能承认你赢了的,而且赵勇那小子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就算跟他闹掰也是我吃亏呢,可不能再让他老往咱们家跑了”,刘宇用了最粗俗的语言来描述妈妈的身体,他马上就看到妈妈从脸红到脖子根,而同样在他意料之中的是,这样粗鄙的语言并没有激起妈妈激烈的反应,她更加在意的是后边的那一句。

    “我,我本来就赢了,你不相信,不相信,那就算了”,玉诗已经乱了方寸,而更加无助的是儿子关于赵勇来玩的问题说的很占理,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反对。

    刘宇看到火候差不多了,这才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我们俩的交情因为这么个事情闹掰了,也的确是有点可惜,而且,你怎么接待他是你的事,我也不是一定要干涉的”。

    这突然出现的转机让玉诗惊喜之余忘记了自己刚才在楼上的盘算,原本打算以设身处地为儿子着想的姿态劝说他“正常”的和赵勇来往,现在却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恳求儿子允许赵勇来家里。

    刘宇接下来说的话是反复思量后得出的,“要不这样吧,上一个赌约的结果作废,咱们再来打一个赌,如果你赢了,不但上一个赌约算你赢,而且以后你就算叫100个男人一起站在我面前,我也从头到尾一个个的喊爸爸。但是如果你输了,那就不只是我不叫爸爸的问题了,以后你找男人必须经过我的同意”,说到这刘宇停了停,补充了一句,“至于赵勇,在赌约期间,我可以继续把他当成赌局的一部分来对待,邀请他来家里玩”。

    “你,那,这次你想怎么赌”,对于儿子不承认赌约结果玉诗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个新的赌约却是玉诗始料未及的,儿子想赢得替自己选男人的决策权,这个念头突然在玉诗的脑海里冒出来,让她有点慌张,猜测着儿子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玉诗忽然觉得有点站不稳,好像喝醉了酒一样脚下发软。

    “老妈你不是意志坚定吗,那这次考验你意志力的时候到了,还是从我的同学里选人,如果你被上了就是你输,没被上就是我输”,刘宇说出了一个好像跟上一个赌约没什么区别的提议。

    “哦,还是要妈妈去勾引他吗,这次选谁呢”,玉诗对这个没什么新意的提议有点失望,不过她并没有意识到这失望的来源。

    “不是啊,如果还是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不还是没法核实结果吗,所以这次要改一改”。

    “那这次要怎么做?”

    “上次我找来三个人,赵勇已经用完了,不适合出现在新的赌约里,那这次目标就是剩下的那两个了,向晓东和骆鹏,我来想办法,你配合我,对他们暗示,你很骚,而且经过了几年的寂寞生活,很空虚,你需要男人,而他们则是有机可乘”,刘宇盯着妈妈的眼睛。

    “那,我要做什么?”玉诗相信儿子这次的赌约没有那么简单,毕竟除了赵勇以外,另外那两个小家伙现在对自己的印象还是压力很大呢。

    “你不用做什么,我到时候会安排,你按我说的好好表现就行,让他们认定自己有机会上你,你要容忍他们的亲近,不过不要主动勾引,直到最后关头”,说着刘宇抬起手来指了指妈妈小腹下粉嫩的肉缝,“当他们打算把鸡巴插进你的小穴的时候,你可以选择接受还是拒绝”。

    “他们两个?你要让他们一起来?”这个计划让玉诗始料未及,眼前不禁出现了自己赤身裸体的被两个小男生前后夹击的玩弄的场面。

    “不是一起来,是我把他们都找来,至于他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来,那要看他们怎么想了,不过这样的话,这个赌约就会产生三种结果,一是你都拒绝了,那就是你赢,以后你找的男人我都无条件支持,如果你拒绝了一个却被另一个上了,那你还是可以找男人,但是第一个赌约算我赢,最后,如果你一个也没能拒绝,被他们俩都给干了,那你就彻底是输的裤子都没喽。这说明你太骚,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为了少几个干爹,以后你要找男人这事得听我的,不能让你到处乱找,所以才说考验你意志的时候到咯。”刘宇终于把赌约的内容定好,现在就是等待妈妈的决定了。

    玉诗听完之后,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个新的赌约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儿子找两个小男生来主动挑逗自己,而自己还不能反抗,只有到了即将被他们的肉棒插入小穴的时候,自己才有权决定同意还是拒绝,如果说第一个赌约让她觉得有趣的话,那么这个赌约让她心里很没有底,尤其是自己的身体经过赵勇这段时间的滋润或者说玩弄以后,自己还有没有那么坚定的意志也难说,一旦答应,会不会万劫不复。最重要的是,无论最后成功还是失败,自己的身体在这个过程中都会被那两个小家伙占一些便宜去。

    但是现在,玉诗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跃跃欲试,她双眼有些空洞,脑中闪现着向晓东和骆鹏和自己在一起的影像,两个各有特色的少年,分别对自己赤裸的熟美肉体上下挑逗,爱抚,这些幻想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热,乳头越发的硬挺,正对着儿子的小穴好像也更湿润了,随着脑海中影像的不断变化,与赵勇在一起的场面也开始重现,这让她有些分不清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十多天前的这个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在灯光下暴露着整个身体,站在同样的位置,面对着一个少年。。。

    刘宇看到妈妈似乎是陷入了思想斗争,心情放松了不少,自己的意见已经提出,接下来无论结果什么都要看妈妈的选择了,这时候他才真正有闲暇仔细的欣赏着妈妈美艳的女体。洁白的皮肤在灯光下耀人眼目,艳丽的面孔,修长的脖颈和手臂显现出柔滑的曲线,一对充满爆炸力的巨乳,纤细的腰肢,平坦光滑的小腹,丰满浑圆的臀部曲线和笔直的纤长玉腿组成了一个充满诱惑肉感的画面。而这个身材火爆的绝世尤物赤裸的胴体就在自己的眼前,距离自己不到三十公分。

    刘宇想起了赵勇描述的,他第一次在书房玩弄妈妈的情形,情不自禁的开始想象,不知不觉的伸出了一根中指,按照赵勇说的样子,缓缓的贴在了妈妈下体那粉红色的肉缝上,随着回忆的进行,在那细狭的缝隙上来回的滑动,感受着那柔软滑腻的触感,刘宇只觉得热血上涌,动作渐渐的变快,变重,而那两片大阴唇也被渐渐增加的力度渐渐的挤开了一些,小阴唇开始一张一合的蠕动起来,不时的挤出一些黏黏的液体沾在刘宇的手指上。

    母子俩都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一具美艳淫熟的火辣肉体正赤裸裸的暴露在灯光下,一动不动的承受着儿子手指的侵犯,湿淋淋的粉红花瓣不时的涌出一滴滴蜜汁。

    此时玉诗的精神世界里也在重演着当初在书房被赵勇玩弄的情景,少年的手指轻佻的戏弄着自己敏感的私密器官,带着无穷的魔力,让自己的小穴仿佛要融化了一般,全身滚烫,与性爱有关的器官全部都在充血,嘴唇变厚了,乳头变大了,小穴那里的小豆豆也从保护它的表皮下伸了出来,这一切的变化都让自己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玩具娃娃,毫无尊严的被动承受着少年漫不经心的玩弄。自己情不自禁的扭动着,呻吟着,用小穴追逐着那带给自己迷恋的指尖,突然,少年的指尖毫不留情的侵入了自己的肉洞,让毫无心理准备的自己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呻吟。

    “啊~~~~~~~~”,妈妈突然高潮发出的尖叫和涌出的爱液惊醒了刘宇,迅速的从妈妈小穴中收回了手指,垂下手臂放在身侧,然后抬头看了看,发现妈妈还在失神的望着斜上方的墙壁,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刘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重现了赵勇说过的那一幕,更没想到妈妈竟然在同样的情景之下再次的被一下插到高潮,但愿妈妈没有发现,不然实在是不好解释了。

    玉诗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儿子面前因为回忆赵勇的手指而高潮喷水,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脸了,竟然在儿子面前暴露出这样淫荡的丑态。可是刚刚的回忆之中,小穴被手指玩弄的触感实在是太过真实了,让自己到现在也搞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有一根手指在配合着自己的回忆玩弄自己的小穴。

    玉诗红着脸遮掩小穴,疑惑的低头看了儿子一眼,看到的是儿子同样疑惑和尴尬的眼神。这无辜的表情,他应该没有动手吧,难道真的是我性欲高涨,到了控制不住自己的程度了吗,只想象儿子的同学就能高潮,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有多贱啊。玉诗不敢再想这个问题了,当务之急是马上逃离这个丢脸的地方,她努力的想起了之前自己在思考的问题,勉强问了一句,“赌约的期限,是多久?”

    刘宇带着忐忑,欣喜和一点不知从何而来的遗憾交杂的心情,给这个赌约定下了最后一个条件,“期限就不用了,这次赌约进行的方式变化了,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那,结束以后你不还是可以不承认结果吗,要怎么核实呢,先说好绝对不准去找他们问”,玉诗努力的平复着心情,争取着最后的权力。

    “这和上次不一样,你主动勾引,赵勇那家伙不管有没有上了你,对他来说都是意外的惊喜,每次都是一脸贱笑,而这次,我们先给他们很大的希望,如果到最后关头被拒绝了,肯定要垂头丧气一阵子,到时候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是,这样对他们是不是不太好”,玉诗觉得那样的结果对两个孩子有点残酷。

    “没关系,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没事的,他们没那么脆弱,再说,在赌约进行的过程中,他们怎么也能捞到点福利,就像赵勇一样,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刘宇对此早有准备。

    “那,那好,妈妈先去做饭了”,听到赵勇的名字,玉诗再也没法平静了,赶紧逃离了这个一再带给自己羞耻快感的房间。

    看着妈妈披着粉红色半透明睡衣的背影,刘宇缓缓的抬起了手,那手指上晶莹滑腻的液体还在闪烁着水光。现在他的心真正的完全放了下来,从妈妈的选择可见她并不排斥,甚至是有些期待这样的游戏的,而自己也对即将发生的事感到兴奋,再加上不会伤害到其他的人,那么,何必有什么心里压力呢,就这样,继续下去,彻底开启不一样的生活吧。

    离开书房的玉诗踉踉跄跄的冲进了厨房,顺手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渐渐的冷静了一些。回忆起书房刚刚发生的事,自己刚刚竟然又答应了儿子一个更加荒唐的赌约,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了赵勇吗,不是的呀,如果儿子坚决不同意自己和赵勇来往的话,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赵勇断绝这种不正常的男女关系的,那么是为了自己?我真的已经这么淫荡了吗,为了享受和小男孩的性爱,主动跳到这么羞耻的赌局中去。

    随即,玉诗发现自己刚刚因为高潮而涌出小穴的淫液不但把整个阴部弄的湿淋淋滑腻腻的,而且还弄的两条大腿内侧都是一片水迹,这水迹现在还在顺着大腿向下延伸,转头看了看地面,自己走过的路上星星点点的点缀着湿痕。心里羞愤难当的玉诗,刚刚有些冷却的肉体再次骚动起来,赶紧用手就着水龙头里的冷水胡乱的清洗起大腿来。大腿很快没有了滑腻的感觉,可是火热的肉洞中,液体还在继续的流出,于是清洗的范围越来越集中在小穴周围。

    “嗯~~~,啊~~~”,终于再次忍耐不住张开嘴轻轻的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两根手指也不知什么时候插进自己的阴道里,越来越快速,越来越猛烈的进进出出,心里却在悲愤的询问着自己,“我真的这么下贱吗,跑到厨房里自慰,现在并没有哪个男人在玩弄我的身体啊,如果现在那两个小家伙在我身边,挺着粗壮的肉棒想要插我的小穴,我真的能舍得拒绝吗?答应儿子这可怕的赌约,我到底是为了赢还是为了输啊”,玉诗最终没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更加沉浸在手指给自己带来的满足中,沉浸在欲望的深渊中。

    “唔唔~~~”,在又一次猛烈的高潮到来的时候,玉诗用尽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

    “哈,哈~~”,玉诗大口的喘着气,缓缓的瘫软在厨房的地砖上。

    此时,赵勇正躺在家里自己的床上,他不明白,刘宇到底要怎么做,今天放学的时候刘宇让自己配合他,可是并没有详细说明他的计划,只是让自己随时报告玉诗的动态。刚刚玉诗的电话让他吃了一惊,虽然现在觉得这应该是刘宇计划的一部分,刘宇刚刚接自己电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可是赵勇的心里还是有点担惊受怕的,该不会是刘宇这小子最终接受不了自己的调教计划,干脆不玩了吧。

    赵勇拿起手机迟疑了半天,还是没有再次打电话给刘宇,因为刘宇说过,除了汇报他妈妈的动态以外,今天别联系他。只好再次打开了自己给玉诗拍的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的浏览着,照片中的裸体美人玲珑的身躯凹凸有致,一览无遗,姿态端庄典雅,风骚放荡,活泼调皮,冷艳高傲,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尤物,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这样想着,赵勇忍不住把空着的那只手伸进了裤裆里,尽管才几天没见面,可是品尝过同学美母的熟美肉体之后,他完全没有想过可能会失去,“明天看那小子怎么说吧,要是真反悔了,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今晚对于三个人来说,都注定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