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8)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8)

    作者:lin-xing发表于:2016/3/10

    第八章意外的变化

    刘宇回到客厅,发现妈妈不在,厨房里也没有声音,正在奇怪,却看到妈妈从楼上走了下来。banzhu001点扛

    这时候,妈妈的身上已经穿上了一件深褐色的半透明睡衣,这让刘宇有点失望,也有点气愤,虽然这才是妈妈平时在家的风格,但是你都光着身子在家晃了两天了,小奸夫刚一走马上就把衣服穿上了,这什么意思嘛,还有没有点对儿子的优待了。仔细打量着穿上睡衣的妈妈,刘宇发现妈妈的心情很不错,气色也很好,显然这个周末过的很愉快,和赵勇那复杂的表情完全是天壤之别,看来不管赵勇遇到什么问题了,妈妈至少是没遇到问题。

    随着妈妈扭动腰肢款款的走近,刘宇发现妈妈还是给自己留了一点福利的,至少睡衣不算厚,透过睡衣还是能看到里边没穿胸罩的乳房的。“还好,还不算太吝啬”,看着妈妈转身走进厨房以后,刘宇这样安慰自己。其实现在妈妈这个样子给刘宇的刺激是很强烈的,贵妇的姿态,荡妇的衣着,做着主妇该做的事,妈妈的身上竟然同时给了刘宇三种不同的感受,下边的小兄弟隐隐的有些抬头的趋势,于是刘宇赶紧走进了书房。

    明亮的灯光和未落的夕阳照耀下,母子俩的晚饭在跟几天前一样的平淡温馨的气氛中进行,尽管才一个周末的时间,但是刘宇却感到好像好久没有这样吃晚饭了,为了不破坏这样难得的氛围,刘宇决定把想要问的话留到饭后再说。

    饭后照例是看电视的时间了,刘宇和妈妈再次坐在宽大的沙发里,妈妈还是一副慵懒的样子,但刘宇的心情跟以前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样啊,整个周末,足足两天两夜的时间了,老妈你的行动是不是有结果了?”刘宇尽量用以往常用的大大咧咧的语气问道。

    “还能怎么样,你也看到了,老妈我可没有敷衍了事,真是下足了血本了呢”,说着,玉诗的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缓缓的抚摸起来,语气似乎也和以前差不多,“为了勾引他,人家可是两天没怎么穿衣服了,现在穿上都有点不习惯了”,随即,妈妈开始咯咯的笑了起来,手也有意无意的放在了胸前的纽扣上,这让刘宇的呼吸有些急促,赶紧转移注意力继续追问。

    “那结果如何啊,那小子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没把你给上了?周六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可是感觉外边不太安静呢”,刘宇把注意力都放在妈妈的脸上,倒要看看她打算怎么说。

    “是啊,那天夜里妈妈可是光着身子在客厅里唱了一首《征服》呢,可是那个倒霉孩子只敢躲在卧室的门缝里偷看,真是可惜啊”,玉诗的好像真的很惋惜一样抬手在面前挥了挥,说的云淡风轻。

    刘宇心中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草泥马滚滚而过,那小子明明在你面前拿鸡巴给你当话筒呢好吗,躲在门缝偷看的那是我这倒霉孩子才对,自己那天看妈妈和赵勇的激战看的腿都蹲麻了,还不敢出声只能强忍着两腿被无数蚂蚁啃噬般的奇痒一动不动,那感觉刘宇都不愿意回想。

    不过看来妈妈没有打算承认自己已经被赵勇把浑身上下玩了个通透,而是打算死不承认了,至少暂时是这样,刘宇想了想,决定给妈妈施加一些压力。

    “原来是这样,那,看来这小子是没这个胆子了,下周我就不请他来家里玩了,赌约到下周二结束,换个人给你勾引也来不及了,这赌约可以提前结束了吧?”

    这是刘宇从周六就开始反复思量各种可能,得出的专门用来应对妈妈这种说辞的话,现在说出来真是异常熟练。

    “都已经进行了这么久了,哪还差这几天,你就继续找他来好了,妈妈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呢”,玉诗想了一下,这样回答着,语调里却没有刘宇预料中应有的急切,但是刘宇还是要把下面这句话问出来,毕竟这才是他最想问的。

    “继续,莫非老妈你还真想让他干上啊?”尽量自然的语气却抑制不住后背悄悄流下来的一滴汗水,妈妈的真实态度应该能暴露出来了吧。

    “切,怎么可能,妈妈这是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免得你拿时间没到当做借口不肯认输”,玉诗越来越放松,如果刘宇没有亲眼看到那一夜客厅里的淫靡肉体纠缠,没有亲耳听到妈妈异常下贱的淫声浪语和夹杂在其中的啪啪声,恐怕还真会信了妈妈的说辞。

    定了定神,刘宇觉得妈妈这是还没有想好以后到底要怎么办,先利用这个期限来拖延一下,利用这几天一边继续和小情郎亲密接触,一边思考怎么应对自己。

    于是下一个重要问题也顺势抛了出来,“那好,下周我继续找他来,不过等到一个月期满以后怎么办,这段时间我总找他来玩,期满以后忽然不找了岂不是很奇怪,你以后对着他也不可能总像这几天这么豪放了吧,到时候他一下不适应了,要怎么解释?”“解释?老娘为什么要跟他解释?”玉诗满不在乎。

    “他毕竟是我的死党啊,这态度转变这么突然,我要是没个解释以后岂不是连做个朋友都难?”刘宇本没指望她回答,这本来就是扔给她让她去想的事,与其说是想怎么对赵勇解释,倒不如说是让她想想怎么对自己解释。在刘宇设想中的几种情况里,现在玉诗的表现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她应该是没有想好以后到底要跟赵勇保持什么样的关系,自然也没想好怎么对自己说她和赵勇的实际情况,那就让她??慢慢想吧。

    可是玉诗却完全不上路,“既然是你要解释,那就你去想咯”,一脚就把这个皮球踢回来了,这个不负责任的答案让刘宇一个头变两个大。

    “那我就告诉他我跟你打了个赌,拿他当做赌具,现在赌局结束,赌具可以扔掉了”,刘宇心想我看你还怎么说,一旦这个赌约曝光,赵勇可是会有被背叛了的感觉,自己以为已经征服了的女人,却把自己玩弄与鼓掌之间,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舒服吧,如果你还想继续和他保持肉体的交流,就不应该让这种情况发生。

    刘宇理想中的反应没有出现,只见妈妈翘起一条腿边晃荡着边说道,“这样的话,小勇好像挺可怜的嘛,可是,如果一直瞒着他,好像更可怜啊,嗯,那到时候再说吧”。

    刘宇彻底败下阵来,借口玩游戏躲进了书房,他必须仔细想想,妈妈这到底是个什么打算。要说想要了断和赵勇的关系,不太像啊,不然干嘛要求自己继续邀请他,可是如果说打算长期和赵勇交往下去,怎么也不应该对赌约曝光毫不在乎啊,或者说……她已经把赌约的事告诉赵勇了?所以赵勇才那副纠结的样子?

    不对啊,按那小子的性格,一旦知道了这事,要不就是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赚了”,要不就是当场爆发“你们耍我”,愁眉苦练算是个什么反应?

    刘宇坐在电脑前,看着已经打开的游戏,却只是无意识的随便点着鼠标,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一时理不清,忽然被一双洁白如玉的手臂从身后抱住了脑袋,头顶也被一个有些尖细的下巴压住了,妈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乖儿子,想不想看看妈妈是怎么勾引你的同学的呀?”娇媚的声音,随着声带的颤动从头顶传来的震动感,都让刘宇有些手足无措。

    “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是打算连我也勾引一下,还是奖励我给他找了个满意的男人,发点福利给我?”刘宇思绪急速转动,头也想要转动,却被妈妈的胳膊固定住了,转不过去,随即,后颈和肩膀传来的触感使他暂时放弃了扭头去看的打算。

    六月中旬的天已经很热了,刘宇在家也是只穿一条大裤头的,现在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妈妈胸前那两团软肉正在自己的肩膀上滑动,薄如蝉翼的睡衣在刘宇皮肤上传来丝滑的触感。

    瞬间,妈妈的睡衣带子从后边打结的场面又出现在了刘宇的脑海中,刘宇竟然觉得现在妈妈没有那样穿有点可惜。

    “妈,这个你也要给我演示啊,你这是表演欲望上升还是这几天把火勾引出来开始发骚了啊?”刘宇尽量找些话免得尴尬,对于妈妈突入其来的兴致刘宇心里有点忐忑,想起赵勇的计划,真的有些担心妈妈会被那家伙调教成一个一声令下,人尽可夫的贱货,然而这担心很快就被一种隐隐的兴奋取代了。

    “当然是发骚了啊,不发骚怎么勾引男人呢,这几天妈妈不是一直在努力的发骚吗”,玉诗吃吃的笑了起来,放开了刘宇,然后取笑般的抬手在刘宇的头顶弹了一指头。

    刘宇艰难的转过头,看着妈妈,艳丽的面容带着妩媚的笑,妖娆的身姿随着笑声微微的颤动着,两团丰满的乳肉正不甘寂寞的透过薄薄的睡衣展现着它们的坚挺与弹软。这样美艳风骚的妈妈让刘宇毫无抵抗力,但是又不能做什么,只好呆呆的看着,盼望着妈妈能继续做些什么,给他带来更大的视觉冲击。

    似乎是对儿子的呆样感到很有趣,玉诗开始随着电脑里游戏的背景音乐那舒缓的节奏缓缓的扭动了起来,双手在自己的腰腹之间上下游移,脚下也踩着轻柔的舞步,偶尔的旋转带动着身上轻纱般的睡衣下摆飘荡在空中。随着妈妈这妖娆的舞蹈,刘宇咽了咽口水,一只手向着近在咫尺的母亲伸了出去。刘宇知道妈妈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但是已经很久没看到她有这样的兴致了。

    眼看着那手就快要触摸到妈妈的身体了,妈妈却灵活的一闪躲开了,刘宇也醒悟了过来,赶紧缩回手低头看了一眼,那手似乎还不甘的做了个抓握的动作。

    “妈,你,你就是这么诱惑赵勇的?”“还没有啊,这是妈妈准备的绝招,先练习一下,看你这副呆头鹅似的样子,小勇那小子肯定也受不了,呵呵呵呵…

    …“,玉诗对于儿子的反应很满意。

    “那,你下周就打算穿这个给他跳?”刘宇心里别扭的感觉越发明显,心想你不是明明已经被人家操的小穴都肿了吗,这只能叫讨好不能叫勾引了吧。

    “不是啊”,玉诗却直接否定了刘宇的疑问,“勾引他怎么能穿这个呢,当然要把睡衣脱掉嘛,到时候妈妈光着跳”,刘宇傻眼,这算什么,先跟我打个招呼,省的到时候还得为不穿衣服找借口?下周我寸步不离赵勇,到时候看你怎么拉的下脸来跳。

    刘宇决定刁难一下妈妈,“可是你要怎么跟他解释你为什么要光着身子跳舞给他看呢?这可不是一句已经看光了就可以解释的了吧?”玉诗愣了愣,这个她完全没想过,本来吗,她跟赵勇已经肉体交流了好几天了,在他面前无论多么风骚下贱也不会奇怪的,哪还需要为这个解释,可是儿子这一问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跟这两个孩子各有一个秘密,当两个男孩都在场的时候,这解释还真是少不了。

    “那你说该怎么说呢?”玉诗皱起了眉头。

    “我那知道,又不是我要解释”,刘宇怎么可能帮她想这个,“要不辛苦您先给我完整演示一遍,我帮您老人家想想?”“想得美,到时候再说吧”,玉诗决定先不去想这个问题了,反正无论自己的借口多么蹩脚,两个孩子都不会反对的。

    刘宇还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希望能看到点更精彩的,然而这时候妈妈似乎已经很满意了,“算了,先练到这,妈妈还要继续发几天骚呢,先酝酿一下情绪”,说完转身摇动着纤腰向外走,边走边小声嘀咕着,“好不容易有个骚的机会,一定要骚个过瘾,不然亏死了”。刘宇呆呆的看着妈妈扭摆着的丰硕圆臀,觉得自己好像该吃点脑残片了,刚刚妈妈最后那几句话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理解其中的意思。

    装模作样的继续玩了一会儿游戏之后,刘宇少有的比妈妈先回房间睡觉了,而妈妈似乎对电视里的节目很感兴趣,看的津津有味的。

    第二天是星期一了,刘宇看到赵勇的时候这小子正在学校门口发呆,闲聊了几句约定了中午再详细说昨天的事情,于是一起回到了教室。

    熬过一上午的课程,两个人匆匆的吃了午饭,来到操场角落里。刘宇再也忍耐不住好奇心了,一上午的时间,赵勇这小子基本上跟梦游一样,自己在那点头摇头,傻笑皱眉,捏鼻子拽耳朵,揪头发咧嘴,表情丰富的可以做出几十个表情包来。

    “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你跟我妈在家到底做什么了,不是要今天跟我说吗?”“没什么特别的,一整天还不就是到处操她”,赵勇听到这话,终于正常了一些,“卧室操完客厅操,客厅操完浴室操,书房厨房都没放过”。

    “什么?我妈不是连逼都被你操肿了,你还玩这么狠?”刘宇有点急了,如果妈妈的身体受了什么伤害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没事,一来经过周六一天修养,肿已经消了一部分,二来我主要插的嘴和奶子,逼就插了两次,不过这肿着操可真是太带劲儿了,比头一天晚上还紧,我根本坚持不住啊”,似乎这些话调动起了赵勇的情绪,终于不那么纠结的样子了,“不过估计今天肯定又肿了不能用了,今晚我就不去你家了,让她休息一下,我也顺便观察几天,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宇还是有点气愤,“什么怎么回事,你还有什么好观察的,都已经观察的内外通透了吧”。

    “不是,我觉得你妈妈有点奇怪,得再试探试探,观察她的反应,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赵勇又开始皱眉。

    “还试探?你都试探几回了,扯睡袍你试探,拉内裤你试探,手指插也试探,让她不穿衣服在家等你还是试探,你这怎么还试探起来没完了,你到底想试探个什么啊,是不是早上起来忘吃药了?”刘宇对赵勇这个试探已经深恶痛绝了,这小子试探起来没完没了,妈妈在他面前都已经骚成那个样子了他还在这试探,这还能不能愉快的上床了。

    “试探一下这几天我不去她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主动找我”,赵勇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周六我跟她出去,原以为到了外边公众场合玩她,她更羞耻,也就更容易兴奋,谁知道羞耻是羞耻了,兴奋也兴奋了,但是她竟然到处跑不配合,这跟我的判断有点矛盾啊”,这个问题赵勇从周六下午就开始纠结了。

    “然后到了周日,你出去了一天,我虽然变着花样的玩她,各个地方,各种姿势都尝试了一下,可是我总感觉你妈没有周六晚上那么兴奋,虽然说也都是乖乖的配合,可是大部分时间都有点被动,缺少了点热情,我让她说什么就说什么,让她怎么做就怎么,完全没有头一次那些即兴的淫浪发挥,而且那表情……怎么说呢,有点像我小时候跟我妈耍赖要玩具的时候,我妈看我的表情。

    按说你妈这才刚刚跟我干上,正该是激情似火,淫水如潮的时候啊,当初我家小保姆刚被我操完那半个月,天天缠着我不依不饶的,那还是才离开男人几个月的呢,你妈空虚寂寞了好几年,这一下开斋了应该是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才对啊,你说她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听着赵勇这套理论,刘宇很无语,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竟然在愁这个,换个男人不用说研究玩的为什么不痛快,敢近身的都得被妈妈骂个狗血淋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到,这只能靠你自己研究去了”。

    “嗯,我觉得吧,这里边很定有事,其实你妈那骚浪的本性,绝对是能大街上跳脱衣舞的主儿,所以我准备再多试几回,不把这个原因找出来,就根本没法把你妈骨子的骚劲全部激发出来”。

    “操,你就知足吧,你还想要多骚”,听赵勇刘宇还是觉得刺耳,“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想怎么找”。

    “这两天我先不去你家了,反正逼也肿了不能操,正好看看她对我的态度怎么样,过几天我带她出去玩两天,到时候再旁敲侧击的问问,争取问出点什么来”,这是赵勇想了一晚上定出来的计划,玉诗的表现让他觉得原来的调教计划有点不保险,还是先深入了解一下再说吧。

    “那好吧,不过你带我妈出去的话小心点,别玩出什么事儿来,到时候就不好收尾了”,刘宇对于赵勇的计划哭笑不得,这就像是一个已经确定自己中了大奖的人还在那患得患失的看自己的彩票一样,智商放假了吧。

    下午的课程在已经开始闷热的天气中过去了,放学时间到,刘宇拒绝了赵勇向晓东打球的邀请,和老师同学打了招呼就准备回家,临走的时候又看了看赵勇,确定了他不准备跟自己一起走,才大步走出了校门。

    一路上刘宇一直在想赵勇说的话,按他的说法妈妈的表现的确不太正常,这里也可能有赌约的影响,那么赵勇想要求证的是什么呢,他到底是有什么猜测呢,他的能不能找到那个原因呢,如果找不到,他和妈妈以后会怎么样呢,找到了又会怎么样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