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7)
    更|多'精|彩'小|说''站

    【艳母的荒唐赌约】(7)

    作者:lin-xing2016/3/6发表第七章赵勇的烦恼

    第二天刘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9点多钟了,对面卧室门已经开了,里边没有人,赵勇的w?ww.?01bz.?net房门也是开着的。Wwω。ЬáΠzんμ○○①。cΟm刘宇走下楼客厅里也没有人,一楼浴室里传来的细微对话声让终于确定妈妈正在和赵勇洗鸳鸯浴。想了想,刘宇决定还是不要直接撞破的好,于是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刘宇家楼上楼下各有一个卫生间,妈妈的卧室里也有一个,但是只有楼下的卫生间里有一个大浴缸。此刻赵勇正站在浴缸边上盯着手机,浴缸里跪着赤裸的玉诗,正双手支在浴缸壁上,上半身探出浴缸外,用嘴含住赵勇神气十足的肉棒,艰难的前后活动着头部。

    “浪姐,快点啊,你如果再不抓紧时间的话,刘宇醒了下楼,可就要看到她的妈妈隔空吃鸡巴的飒爽英姿喽,哈哈”。赵勇舒适的站在离浴缸边缘几十公分远的地方,任凭浴缸里的玉诗一边努力控制身体平衡,一边努力的吸吮肉棒,想要尽快让赵勇射精,避免被儿子发现的厄运。

    昨晚玉诗把自己的名字告诉赵勇以后,赵勇赞叹不已,还说“郎玉诗,这名字太好了啊,阿姨你真是人如其名,白玉一般光滑的身子,小穴又浪又湿,浪玉湿,以后就叫你浪姐好了”。尽管玉诗表示反对,可是一个正在被男人压在身下抽插的女人,显然是没有什么反抗力的,于是这就成了赵勇对她的称呼,这个称呼她每次听到都觉得自己似乎更湿了。而现在听着赵勇这样叫自己,玉诗吸吮肉棒的动作更加的激烈起来。

    终于,随着赵勇一声舒爽的叹息,一股激射而出的液体冲进了玉诗口中。赵勇等全部射完以后,后退了一步,看着玉诗把嘴里的精液吞咽下去,然后再上前让她用灵活的舌头把自己的肉棒清理干净。满意的拍了拍玉诗的脸,说道:“好了,恭喜你,一共用了14分10秒,那我先出去了,你过一会儿再出来吧”。

    楼上的刘宇听到楼下卫生间门响的声音,又等待了一会儿,才装作刚刚起床的样子下了楼,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喝水的赵勇。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卫生间,随后小声说起话来。

    “你昨晚也玩的太过分了,把我妈弄的哭天抢地的。”“哈哈,我也没想到你妈敢叫那么大声。”赵勇得意极了,从昨晚到现在,玉诗给他带来的惊喜简直太多了。

    “昨晚你们弄到几点?”“没注意,前边在客厅里你都看到了,后来进了你妈卧室,又把她操喷了三回,我也又射了一次,射在嘴里了。”赵勇掰着手指头盘点战果,情不自禁的翘起二郎腿一下一下的抖着。

    “操,你也不知道爱惜点我妈的身体,万一弄伤了怎么办。”刘宇心里的矛盾感再次用了上来,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大早起来和这个玩了自己妈妈整整一夜的无良死党一起讨论这样的话题,不过刘宇还是急于知道一些事情。“你刚刚在浴室……”“刚刚在浴室啊,你睡觉也该醒了,你妈不敢让你当场看见,所以时间很紧,就让她给我吹了一管。”赵勇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就像说喝了口水一样随意,让刘宇觉得还是照着他的脑袋踩两脚的好。

    “我妈怎么还不出来?”“不知道,刚刚我在她嘴里射完就出来了,估计她还得清洗一下吧,对了,我先把昨晚拍的照片发给你,你自己回去看去吧。”照片传完,刘宇并不打算现在就看,还是一会儿有时间的时候自己回卧室看吧。他现在想看看妈妈会不会承认被赵勇搞上了,又会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果是赌约结束回归正常,那应该会换回正常的家居服饰,而如果是身心沦陷后准备从此就做赵勇的女人了,那按照赵勇的尿性一定会让她继续光着身子,所以一会儿从衣着上就应该知道她的决定了。

    浴室的门打开了,妈妈优雅的走了出来,刘宇发现自己失算了,妈妈竟然是穿着浴袍出来的,可是虽然没光着身子,刘宇也不觉这是归回正常生活的征兆,因为这正是前天她勾引赵勇的时候穿的那件,虽然腰带是扎好的,但是穿这件浴袍本身就透着暧昧啊。一时之间也不好判断妈妈的态度,刘宇只好先和妈妈打了个招呼。

    见妈妈简单问了一下自己睡得怎么样就上楼去了,刘宇只好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赵勇,看来还是只能问这货了。

    “那个,你和我妈以后打算怎么办?”刘宇问的还是有点艰难。

    “以后,什么以后?”赵勇有点发懵,“没想啊,这不是挺好的吗”。

    “操。”看来问这货也是白问,还是找机会从妈妈那边试探一下吧。

    很快,刘宇就看到妈妈再次下楼了,浴袍已经不在身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粉红色的半透明小内裤,其他部位又恢复了一丝不挂的状态。

    “妈妈,你怎么穿上内裤了。”刘宇脱口而出之后才感觉到话说的有问题,只是自己似乎已经在这短短的一晚上就习惯了妈妈不穿衣服在家里晃悠的感觉,突然看到妈妈穿着内裤出现竟然有点不习惯。

    玉诗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只好马上摆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故作轻松的回答,“老娘乐意,乖乖等着吧,一会儿就吃饭”,说完紧走几步进了厨房。

    刘宇只好看向赵勇,见这小子只是在那嘿嘿的笑,开口问道,“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赵勇装傻。

    “赶紧说,别卖关子,我才不信你让我妈光了一晚上,到早晨会大发慈悲让她穿内裤呢。”刘宇心想你装傻都不知道配合点表情吗。

    “嘿嘿,逼操肿了,怕被你看出来呗。今早上起来我本来还想操来着,但是一看,那小逼肿的跟馒头似的。后来在浴室你妈就要求今天穿内裤,我说10分钟之内用嘴给我吸出来今天可以随便穿,15分钟之内吸出来就只能穿条内裤了。”赵勇本来也要跟刘宇显摆这个事,现在马上开始小声讲了起来。

    “你是没看到啊,刚才在浴室里,我站浴缸外边,你妈跪在浴缸里给我吃鸡巴,因为离的远,要用手支着身体,只能探着身子全靠一张嘴,那个拼命努力的样子真是可爱啊。”赵勇越说越得意,刘宇想象着赵勇所说的场景,不知不觉裤裆又高高的鼓了起来。

    “那要是15分钟还吸不出来呢?”刘宇不知为什么有点遗憾,假如妈妈露着红肿的小穴出来,那她要怎么面对自己呢。

    “那就光着,要看她能找什么借口向你解释了呗,总不会说被蚊子盯了吧,嘿嘿嘿嘿。”“那你今天打算怎么样?”这也是个重要的问题,妈妈的小穴被这家伙操肿了,那至少今天是不能继续干了,不知道这家伙又会想出什么注意来玩弄妈妈的身体。

    “逼是不能操了,屁眼她又不让我操,今天我准备带她出去,到外边玩玩试试,你找个借口不去,回来我跟你汇报。”赵勇早有打算,甚至今后的步骤都想了不少,即将开始调教这个大美人儿,这时候越想越得意。

    早饭很快做好了,三个人在一种怪异的气氛中吃完了早晚,玉诗就提出了去逛街的建议,早有准备的刘宇以昨晚没睡足为由留在了家里。而妈妈在惋惜关怀一阵之后,果断的花了一个小时梳妆打扮,穿上红色的紧身连衣裙配上黑色腰带,尽显妖娆。看着妈妈穿的风韵十足的带着赵勇出了门,刘宇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

    足足呆滞了10多分钟,刘宇终于决定先回房间看看妈妈昨晚的淫荡写真。

    时间在刘宇一遍遍翻看照片中过去,不知不觉到了下午,刘宇早已经看着妈妈那些或妖艳,或清纯,或高傲,或低贱,却统统都是一丝不挂的照片撸的筋疲力尽,躺在床上休息了半天。终于听到开门的声音,赶紧爬起来下去迎接。

    只见妈妈身上的黑色长裙还是如出去时一样的整齐,精神却是出奇的好,完全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而她身后的赵勇却是垂头丧气的拎着一堆大包小裹,萎靡不振。

    刘宇大感奇怪,这小子受了什么打击了,难道两个人出去大半天不应该是这家伙志得意满的把妈妈玩的羞耻难当吗。

    趁妈妈上楼换衣服的功夫,刘宇赶紧问赵勇,“你怎么了,弄成这副样子?”“别提了”,赵勇放下一大堆的包裹,脸像霜打的茄子开始吐苦水,好像话里都带着苦味,“出去以后,你妈像换了个人一样,拉着我逛了一上午的公园和商场,把我累成狗,她却还没尽兴,下午又转了两个超市才回来,我整整一天啥也没干成,就在那拎包了”。

    “你会那么老实的跟着她逛,没趁机在公众场合沾点便宜?”刘宇看了昨晚赵勇的表现,觉得这小子不太可能那么听妈妈的话。

    “你妈精力太旺盛了,我好几次找机会出手,都赶上她突发兴趣跑去看些无聊的商品给破坏了,完全是故意不给我机会啊。”赵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一副内伤的表情。

    “无聊的商品?”刘宇对这个形容有点摸不着头脑。

    “女人关心,男人不关心的呗,你会关心包包枕套这些东西吗。”赵勇仰头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解释。

    刘宇听了之后完全不得要领,妈妈这是什么节奏,是勾引结束了准备跟赵勇也结束了,还是拉着小情郎逛街寻找恋爱的感觉,或者是昨晚太疯狂今天放松一下?

    两个人说话间,玉诗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下来,刘宇抬头一看,妈妈身上还是早上那条小内裤,两只浑圆的乳房随着下楼梯的动作一颤一颤的颠簸着,两粒红樱桃般的乳头挺立在下午的阳光下,客厅窗子透进来的金色阳光均匀的洒在白皙的成熟肉体上,像一个希腊神话中的女神,然而这女神脸上却是一副狡黠的得意表情。

    楼下的两个人目光呆滞,刘宇是摸不透妈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赵勇却是经历了悲催的一天之后被眼前的美景刺激的有点无所适从。

    “今天辛苦小勇啦,你们先去玩吧,阿姨去洗澡了”。说完,玉诗伸出舌头在红唇上舔了一圈,扭动着屁股进了浴室。

    刘宇和赵勇互相看了看,走进书房,心不在焉的看起了动漫。

    玉诗洗完澡以后,就去厨房做晚饭了,整个晚饭期间,玉诗兴致勃勃的述说着白天逛街的乐趣,赵勇只顾着盯着那两个白白的大奶子看,偶尔找机会摸摸大腿什么的沾点便宜,而刘宇只能敷衍着跟妈妈对答。

    吃完饭刘宇决定早早洗个澡就睡觉,自己在客厅里感觉有点多余。洗澡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浴缸,又想起了早上赵勇说的话,当时妈妈就跪在这里赤裸着身体,努力的用她那迷人的红唇追逐着赵勇的肉棒,按赵勇那蔫坏的性格,肯定不会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刘宇极力的试图在脑海里想象出当时的场面,却有点思维混乱。

    草草的洗完,刘宇围着浴巾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赵勇坐在沙发上,而妈妈正面对着赵勇,把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别跨在赵勇双腿的两边跪立在沙发上,从刘宇的角度正好看的是妈妈的后背,但是也可以看到妈妈的乳房和赵勇的脸在同一个高度上,而彼此间的距离基本是没有的。

    刘宇愣了一下,不得不开口问道,“妈妈,你,你这是在做什么?”沙发上的两个人一起看向刘宇,玉诗顿了一顿,继续把一个乳头塞在赵勇的嘴里,努力用一种漫不经心的懒洋洋语气回答,“小勇今天陪妈妈逛街表现很好,妈妈奖励他一下”。刘宇觉得自己的脸在这一瞬间一定是一个大写的“囧”,有这么奖励的吗,妈妈这是多年饥渴一朝满足,瞬间骚的没有底线了吗。看了看妈妈仍然穿在身上的粉红小内裤,刘宇心里吐槽看来这底线还是有一点的,至少还没直接让我看被操肿了的小穴。

    刘宇继续敷衍了几句,匆匆的上了楼,客厅里又剩下了正恋奸情热的少男少妇。刘宇躺在床上,心里打定主意今天就不看他们两个人的淫戏了,但闭上眼睛却发现眼前都是昨天晚上的刺激场面,心情也重新矛盾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刘宇似乎睡着了,但是朦胧中又好像听到客厅里响起了妈妈的呻吟与呼喊,如泣如诉,一会儿又仿佛听到了昨天那首《征服》。头脑中的混乱一直持续到刘宇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星期天的早上了。“一定是昨天白天撸的太狠了”,刘宇有些懊恼,现在有点后悔,赵勇肯定又玩弄了妈妈一个晚上,但是自己没有看到感觉有点亏。

    起床以后,看到已经在客厅的赵勇,刘宇忍不住想问问昨晚的情况,谁知赵勇一脸纠结的看了看刘宇,闷闷的说,“逼肿了还没好,操不了,屁眼又不让碰,昨晚就只能亲亲摸摸,让她用手用嘴用奶子给我解决,而且我感觉你妈没有前天晚上那么主动了,这特么不会是一天就腻了吧。”刘宇听了也很奇怪,只好问赵勇今天的打算。赵勇想了想,让刘宇今天找借口出去,让他和玉诗在家。按赵勇的猜想,昨天白天的失败经历有可能是玉诗在外边放不开,故意躲着,那今天就在家里玩点别的,对这样可口的美人儿,他有的是耐心。

    刘宇有点无奈,自从妈妈被这家伙上了以后,自己还一直没有机会私下问妈妈赌约的事呢,现在还要主动给这家伙提供条件让他能放开了玩妈妈,怎么想也觉得亏啊。

    无奈归无奈,刘宇还是只能找了个借口走出了家门。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了一会儿之后,刘宇开始思考回去偷看一下的可能性,最终觉得白天这偷窥大计很难实现,而且暴露的危险很大,只好继续游逛,直到下午四点来钟才回到了家里。

    进屋之后发现客厅里很整齐,赵勇和妈妈正在看电视,妈妈身上换了一条黑色的内裤,房间里有淡淡的空气清新剂的气味,应该是为了掩盖其它的气味的,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这对奸夫淫妇在家里正常的做出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现在已经结束收拾了现场。唯一不正常的就是赵勇的表情,那到底是什么表情啊,皱着眉头,嘴角紧抿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一副抽风中请勿打扰的样子。

    看到刘宇回来,两个人都若无其事的打招呼,妈妈要去做饭,赵勇却提出要走了,说他的父母回来了,要回家吃晚饭。刘宇和妈妈都没有过分挽留,刘宇送赵勇出门的时候问了赵勇一下怎么这副样子,赵勇皱着眉摇了摇头,“一言难尽呐,明天再跟你说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宇呆呆的发了一会儿愣,想不明白赵勇这又是什么情况,转身回到了屋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