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第五章:沦陷的阵地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第'一'版'主'小'说'站来到了刘宇家,刘宇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赵勇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刘宇也怀着矛盾的期待跟了进去。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

    “啊,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刚一进门,就听到妈妈的惊呼声,刘宇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头一看,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拿着块毛巾擦拭着未干的头发,而身上,果然,一丝不挂。

    只见赤裸着身体的妈妈一只脚踩在地板上,另一只脚踩在沙发上,这个动作使她的上半身自然的朝向着门口,两只乳房都被看了个完完整整,同时两腿也因为这个动作分开了140度以上,光洁无毛的小腹下,两腿之间一条细细的唇缝也毫无保留的展露在两个少年面前。

    “果然是第三种,这个姿势根本就是怕赵勇看不全啊”,刘宇心里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随后又有点不舒服,眼睛却像是长在妈妈身上一样。

    “妈妈,妈妈刚洗完澡,还以为你们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呢,啊,你们先进屋去吧,等妈妈穿上衣服再给你们拿饮料。”借口还可以,但是这可还没完啊,看你接下来怎么解释,刘宇暗自腹诽着。尽管心中纠结,但是刚刚答应赵勇的配合还是要做到的。“怎么会,我们今天回来的明明比每天还要晚十来分钟啊,而且妈妈你怎么连条浴巾也不围啊,你瞧瞧,这被我同学看了个通通透透,三点毕露,不对,四点,就算用手遮掩一下也好啊,你怎么一直这么劈开大腿让他看着啊。”“啊,是吗?妈妈看错时间了吗,三点,额,四点吗,算了,现在遮掩也晚了,反正已经被看光了,一眼两眼也没什么区别,便宜你们两个小鬼头了。小勇啊,阿姨失礼了,你别介意哈。”玉诗避开儿子的目光,红着脸转头看向了赵勇。

    “怎么会介意,阿姨的身体这么美,看到了是我的福气啊,我巴不得一直这么看着呢。”也难怪赵勇这家伙语气这么放肆,他已经分别搞定了母子俩,只是面前这个强忍羞耻向自己展示身体的裸女阿姨还不知道而已。

    “嗯,那好,那,那你们先进屋去吧,阿姨一会儿再招待你”,尽管早已经下定了决心,玉诗还是希望这一幕尽快结束,给儿子的解释虽然算是过关了,但再继续下去很可能还是要穿帮的,看向赵勇的目光满是乞求。

    “好的”,在看到玉诗胸前的两粒乳头果然坚挺着,小穴中间也泛着微弱的水光之后,赵勇满意的往书房走,一路上眼睛却没离开玉诗的身体。玉诗还记得赵勇的要求,见他还不移开目光,只好随着他的走动一点点的转动身体,又把沙发上的腿放下来,却又担心小穴被挡住把另一条腿继续向外张开,“已经到了这一步,想半途而废也完了”,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当两个男孩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她已经不得不把另一条腿抬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看到这一幕,刘宇知道又该自己说话了。“妈妈,你怎么了,怎么还故意把身体转过来啊,你这是在给赵勇办小穴展吗”。

    “没有啊,妈妈只是累了换个姿势而已,反正,反正已经看了半天了嘛。你赶快进屋去,别调皮了。”赵勇终于扭过头走进了书房,门外的母子俩也各自松了一口气。刘宇回身来到妈妈面前,玉诗正想收回沙发上的腿掩盖住女人的私密,却不得不停了下来,不然就真的只能解释成专门给赵勇看了。

    “妈妈,你怎么这么豪放,这已经不只是勾引了吧。”“这,这不正是努力的勾引吗,如果,如果他还是没敢上妈妈,就是妈妈赢了哦。”美妇虽然尴尬的在儿子面前赤裸着身体,嘴上却还是硬挺着。

    “……”刘宇终于进了书房,不一会儿就听到妈妈跑上楼去了。

    “恭喜你猜对了”,赵勇阳光的脸上搭配着猥琐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想踩两脚。

    “靠,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妈这样一个美人被你难为成这样,你给我认真一点”,刘宇心中的不平被勾了起来,心有不甘的说着。

    “哈哈,兄弟,你刚才表现的太好了,你看你妈害羞的从头红到脚,你太机智了,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你妈留,你等一下哈,我说话算话,再去给你弄点福利来”。说着赵宇溜出了书房,还故意大声说了一句,“小宇你先开机,我上趟洗厕所”,接着“咣当”一声门响,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上楼去了。

    “装的还挺像”,听到脚步声,刘宇闷着头打开了电脑。

    不一会儿赵勇就回来了,刘宇看着他,他却摆摆手什么也不说。过了几分钟,妈妈也下楼来到了书房。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三个人仍然在与昨天相同的位置,看着相同的动漫。妈妈仍然站在赵勇身旁,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与昨天的浴袍一样没有扣子,只有腰上的一根带子。不同的是,今天这根腰带不是从前面把睡袍系住,而是拉到了身后,把整个前襟系在了身后,里边也没有了内裤的遮掩,堂而皇之的把身体正面完全暴露了出来。当刘宇询问的时候,她给出的理由还是已经看过了,就便宜他们多看一会儿吧。对于这个自欺欺人的答案刘宇表示无语,同时也明白了,这就是赵勇刚才说的福利了。

    动漫的内容早已没有人关注了,刘宇眼角余光已经发现赵勇的手伸到妈妈身后去了,虽然看不到在做什么,但想必不是在摸屁股就是又在挖弄小穴。

    过了一会儿,赵勇似乎不在满足于这样悄无声息的玩弄了,他抬起手在浑圆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轻微的“啪啪”声吓了身边的美妇一跳,赶紧看了看一旁的儿子,发现他的脸还是朝向着电脑,“还好,应该没发现吧”,随即感觉到身后那只作怪的手在用力往前推自己,看了看赵勇,无奈的悄悄向前挪了一小步。

    这时候玉诗的身体已经跑到了刘宇和赵勇的侧前方,从刘宇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边赤裸的乳房和屁股,黑色的睡袍像一件有袖的披风垂在雪白的女体后边,鲜明的对比显得妖艳而又炫目。

    赵勇的手重新覆盖在玉诗的屁股上,雪白的臀肉随着手指的动作而时而变形,时而抖动,展露出柔软而又有弹性。手向下滑到大腿上,顺着修长笔直的美腿一寸寸的探索,从外侧到内侧,从左腿到右腿,直到女体随着两条玉腿忍不住的互相摩擦而扭动起来,才在两腿内侧拍了拍,让她们分开来。

    玉诗两腿分开的比肩膀稍宽一些,终于感觉到最饥渴的小穴受到了抚摸,这一刻玉诗的心中竟然涌起的是一种感激之情,她在感激这个比她小了20来岁的男孩的亵玩。这种心理上的转变是以一种令人始料不及的速度在这仅仅一天一夜之中形成的。

    从昨晚赵勇走后,她就在赵勇给出的三个选择之中徘徊纠结,难以取舍。今天上午她坐在镜子前,仔细着端详着自己的脸,那是一张与十多年前一般无二的青春面容,不同的是,现在那如水的黑眸中充满诗一般迷离的情谊,微翘的嘴角怎么样也掩饰不住久旱逢甘雨之后的春意,空虚已久的身体中的欲望被少年那魔性的手指彻底激发,整个身体从内到外都在呐喊着要重温那种感觉。于是她排除了第一个选项。随后她只用了几秒钟就排除了第二个选项,“小宇说过,他的那个东西是几个人里最大的,连他的手指都把我玩成这样,如果被那东西插过一次,我怎么可能还能离得开。既然我觉得这样会快乐,那就这样吧,至于儿子,能混过去最好,实在混不过去也只好跟他坦白了,反正这都是他那个不负责任的赌约造成的”,既然做出了决定,便不再犹豫,起身走进了浴室。下午,早早的买好了菜收拾好厨房,开始练习晚上要赵勇进门时自己要摆出的姿势。反复的练习,认真的考虑可能发生的情况。好在一切还算顺利,虽然儿子似乎不太满意,但总算是被自己的理由说服了。

    只是,现在的样子还不能让儿子发现啊,敞开身体任凭儿子的同学玩弄,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遮掩过去了。在感觉到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她想要马上逃离这个房间,但身体却抵制了大脑的指令,没有任何动作,“是没有力气了还是……会被发现的,一定会被发现的,不能这样,我得,我得离开……”“对了妈妈”,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刘宇突然转过头来说了一句,玉诗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脸上的表情先是凝固,随后忍不住扭曲了起来,半天才气喘吁吁的恢复了一些。赵勇也隐蔽的收回了手,虽然一切曝光也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还不能曝光,对于这个羞耻反应强烈的少妇,那样会少了很多乐趣的。

    “妈妈你怎么了?”这已经是明知故问了。

    “哦,后背突然有点疼,你刚才要说什么?”赶紧把儿子的注意力转移开。

    “哦,赵勇的父母又出门了,要下周一才能回来,这个周末让他在咱们家住吧。”“啊,哦,好,没问题,欢迎,妈妈先去做饭,你们两个好好玩吧”。

    “怎么样,这福利不错吧”,看着玉诗夹着双腿扭动着白花花的屁股走出去以后,赵勇小声问道。

    “你又跟我妈说什么了,她怎么这么穿衣服。”“嘿嘿,我跟她说,衣服她一定要穿,但是今晚要一直露着奶子和逼。嗯,不过这个已经身体已经看光就无所谓的借口不能让她一直用下去,这回先不管,下周我再来以前你要给她点压力,让她努力去想其它的借口,看看她为了挨操还能想出什么说辞来。”“我说,你能不能对我妈尊重一点,就算她想跟你上床你也别这么羞辱她吧。”“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妈对心理上的羞耻比身体被玩还敏感,这就是你妈的正确用法啊。”看着赵勇可恨的淫笑,刘宇有点害怕,不知道妈妈最后会被这个外表阳光心灵猥琐的家伙玩成什么样子。刘宇决定最后做一点努力,“你不是打算把我妈调教成没有自我人格的母狗一样的性奴吧?那我可不同意啊”。

    “不会,先不说咱们没有专业知识能不能调教好,就算能,你妈这么极品的女人也不能这么浪费了啊,我打算把让她培养成一个真正风骚淫荡的艳妇,从心里渴望各种变态的性爱,但是却保持人格尊严和羞耻心,最重要的是听话,不能随便对谁都发骚,要在我的支配下发骚,这样也安全一些。”“你想怎么做?”“别急,慢慢来嘛,对了咱俩都多收集点这方面的资料,外国著作或者小说都要,但是小说里的方法必须分析清楚了再决定用不用,毕竟那里的情节不一定能用在现实中。”赵勇看来是已经打算好了,刘宇虽然还是有些不舒服,但有些扭曲的心灵却让他默认了赵勇的计划。

    “小宇,小勇,出来吃饭了”,不久玉诗的声音传来。

    “走,继续看你妈的小穴展去,哈哈,小穴展,你还挺会发明新词,太贴切了。”两人走出了书房。

    吃饭的过程中,赵勇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刘宇能看到妈妈身体在桌面上方找各种机会挺胸抖奶,桌子下的双腿打开快到180度了,肯定是在努力向赵勇展示她少女般的无毛小穴,期待着晚上赵勇带给她的快感。

    身体的阵地即将失守,而心里的阵地已经先一步沦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