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第三章:反转的剧情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第'一'版'主'小'说'站

    第二天放学,刘宇想了想还是再次邀请赵勇去自己家。网址:版主全拼+001+com赵勇却问了一句很反常的话:“是你请我去还是阿姨请我去啊?”“什么?当然是我啊,我妈请你干吗。”刘宇很奇怪。两个人在路上走着。

    离开学校不远,两个人转到一条人和车都不多的小路,赵勇开口了,“刘宇,你说你妈今天穿什么衣服在家呢?”“切,我妈衣服那么多,我哪知道她穿哪件,这些天你见她穿过重样的吗,噢……你小子不会还惦记着昨天那件浴袍呢吧,哪里会总有那种好事。”“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今天有更好的事呢。”看到赵勇脸上那表情似乎是叫做得意,刘宇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你干吗突然想起问这个?”赵勇沉默了一会儿,“刘宇,咱俩是最好的兄弟,是不是?”“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啊。”“铁杆的兄弟?”“铁杆的兄弟啊,咱们可都是为对方受伤住过院的人,这就叫过命的交情啊。”“那好吧,既然是这样,兄弟我就不能瞒着你了”,组织了一下语言,赵勇继续说下去,“其实吧,昨天你妈身上那件浴袍是我给拽下去的。”“什么!!!”刘宇真的震惊了,“你怎么那么大的胆子,今天你还敢去,难道我妈没收拾你?”“不是,你听我慢慢说嘛”。

    “说吧,反正还得二十多分钟才到。”刘宇一向是走着回家的。

    “最近你不是总找我去你家吗”。

    “嗯”。

    “第一次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有点怕你妈,可是后来看到你妈比原来和蔼好多,我也就不像原来一样怕了,后来我就……我就发现,你妈每天站在我旁边看动漫的时候,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且偶尔会用她的身体来蹭我。

    开始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后来你妈跟我的距离就几乎挨在一起了。到了大前天,你妈的一个奶子就压在我肩膀上,前天,不但奶子在我肩膀上,甚至还偷偷的前后蹭,我都感觉到你妈奶头的形状了。“”然后呢。“刘宇咬着后槽牙问道。

    “你别生气哈,然后吧,然后我觉得你妈好像是在勾引我。”刘宇有些心虚气馁,“坏了,穿帮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收场了。”旁边的赵勇没有听到刘宇的心声,还在继续述说着昨天的经历。

    “我虽然觉得你妈勾引我,但是又不敢确定,于是我就想试探一下。正好她站累了把手按在电脑桌上,浴袍带子也搭在上边了。”刘宇回想了一下,昨天确实有这么一个细节,不过浴袍带子自己倒是没有注意。

    赵勇继续叙述着,“我就把胳膊放到电脑桌上,用胳膊肘把浴袍带子压住了。等你妈想重新直起身来的时候,那带子就被拉开了。”“那就是我妈勾引你吗,不能是我妈不小心拉开的?”“不能”,赵勇说的有些兴奋了,刚才脸上的犹豫忐忑已经无影无踪,“带子其实系得挺紧的,拉直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力量很大,我要是稍一松开就抽出去了。”“后来呢”,刘宇心里有点纠结。

    “你妈当时肯定也感觉到了,因为她当时停下来了,就这么和我拉着那根带子一动不动的僵持着,你妈浴袍的前襟都拉起来一大块。”“你胆子可真不小,不怕我妈骂你啊”。

    “怕啊,但是我当时不是有点精虫上脑了吗,我就想,要是她开口让我把胳膊拿开,我就假装不小心压住的。”“接着说,别磨蹭,一会儿到地方了。”刘宇想,还是赶紧让这货说完算了,听这小子一副娓娓道来的架势讲述自己的妈妈勾引儿子同学的经过实在是让人无语,还是长痛不如短痛吧。

    “后来,你妈停了一会儿,之后什么也没说,就继续慢慢的把腰往起直,那带子就那么一点一点的被拉出来,直到彻底拉开以后,我才抬起胳膊,偷偷扭头扫了一眼。”说到这里,赵勇又做贼似的的也扫了刘宇一眼,看到没什么表示,才继续说下去。

    “你妈把带子拉开以后,两个奶子直接就从浴袍里抖出来了,那肉嘟嘟的奶子上下颤了好几下,这时候我已经把头转过大半去看她了,她肯定发现我看她了,但是也没有什么遮掩的动作,就那么敞着前襟,光着两个大奶子站在那一动不动的让我盯着看,下边的小内裤也比较薄,里面隐约能看见一片阴影。”听到这里刘宇又有点奇怪,这货不是说妈妈的睡袍是他拽下去的吗,可是按刚才这个描述,这应该算是妈妈自己拉下去的吧,或者,算是两个人合谋?

    赵勇这时候已经滔滔不绝了,“这时候我已经确定你妈是在勾引我了,于是看了一会儿之后,就决定亲自动手试探一下。”“你不是已经试探过了吗,还试探什么?”刘宇还是没忍住,又出声问了。

    “你妈以前那么强势,我哪敢不小心点儿啊。我当时想,前两天那拿奶子隔着衣服蹭我,可能是勾引我,也可能就是逗小孩子玩呢,这回直接露奶给我看肯定是勾引我了,但是万一她只是想玩玩暧昧,把我的火勾引上来就结束了呢。所以我还得试探一下,看看她要勾引到什么程度,是就看看为止,还是打算勾引我上床。于是我慢慢的把右手从自己腿上挪到身体右边,然后从你妈浴袍后摆下边伸了进去……”“卧槽,你摸我妈屁股?”“不是,我以前连你妈手都没摸过,直接摸屁股万一她不想让我摸,直接给我一巴掌,我去哪儿说理去。我是从里边把她的浴袍抓住了,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拉。这时候你妈的浴袍虽然已经敞开了,但是有两个肩膀卡着,也拉不下来,而且她的胳膊还夹着袖子呢,要是她想不让我脱,肯定拉不下来的。”“你这能试探出什么来,她都已经自己把衣襟敞开了,里边又什么都没穿,拉不拉下来有什么区别?”“这区别可大了,刚刚那是她自己拉开的,她怎么想都有可能,这回如果被我拉下来,那就等于是表示愿意让我脱她的衣服。一个女人愿意让男人脱她的衣服,这妥妥的是准备上床的节奏啊,哈哈,我他妈太机智了……”。赵勇洋洋得意的笑声回荡在街道上,引来了路边寥寥几个行人疑惑的目光。

    “这时候你妈只要继续夹紧胳膊,不让我把浴袍拉下来,我也就只能收手了,但是你妈感觉到我拉她衣服以后,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轻轻的缩了一下肩膀,隐蔽的放开了一点胳膊,那浴袍就顺着我的手直接掉到她身后了,这时候我就确定她就是想跟我上床了。然后她就一直那么光着身子站着,偶尔还左右扭一下,让我能从更多的角度看她。我本来想继续揩点儿油来着,结果那一集剧情结束了,你发现你妈光着身子了,你妈就被羞跑了。”刘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不到5分钟的过程被赵勇花了十多分钟讲出来以后,他才知道自己昨天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细节。现在他有一种玩脱了的感觉,看赵勇今天情绪这么高的样子,只要妈妈不抗拒,这是一定会被这小子操的节奏啊。

    “你就这么有把握,说不定昨天她是这么想,今天就不是了呢,要知道,你还没真正上过我妈的床呢吧。”听到这话,赵勇收起了那一脸贱笑,难得的严肃了起来,停下了脚步。“刘宇,说到这我得问问你了,你对这事儿是什么态度?”“哪个事儿?”“就是如果我真把你妈给上了,你是支持还是反对,你也说了,咱俩是过命的交情,所以你要是反对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碰你妈的。”看着一脸真诚的赵勇,刘宇沉默,一时间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大街上玩起了行为艺术。刘宇的心情很复杂,妈妈被同学搞上这种事他从心理上是并不怎么能接受的,可是如果将来有一天要叫一个没准儿从哪个石头里蹦出来的男人做爸爸,这也是刘宇不能接受的,事实上,他连他亲生父亲都不愿意叫,直到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爸爸和妈妈为了他吵架的样子,爸爸用手指着他的鼻子问妈妈,“你连他和事业哪个是根本都不明白吗?儿子可以再生的……”,所以爸爸这两个字,刘宇一向是用来求心理阴影面积的。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自己和妈妈一个玩笑般的荒唐赌约造成了现在自己这个困境。刘宇抬起头,看了看眼前一脸义薄云天关二爷表情的赵勇,这货本来是无辜的,是被自己和妈妈的赌约卷进来的一个可怜的家伙,自己现在真的能打击他一下吗,可是自己又真的能对他说支持他操自己的妈妈吗,在这件事情里,自己心底的态度到底是什么呢……

    仿佛过了很久,又好像没有很久,刘宇终于开口了,“我妈的事我管不着,我只是她儿子啊”,尽管心中还是不太舒服,但刘宇用那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说服了自己,不去插手干预妈妈的行动。

    “那就是说你不会阻止咯,太好了,咱们走吧。对了,你猜你妈今天穿什么衣服”。赵勇高兴地拉起刘宇再次开始前进,话题也被突兀的拉回了原点。

    “你为什么老让我猜我妈穿什么衣服,到底搞什么鬼。”刘宇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

    “咳咳,嗯……既然你已经表态不会阻止我了,那我就再跟你说说,昨天你出去买盐的时候发生的事儿。”果然,那段时间还是有事情发生的。随着赵勇的讲述,刘宇终于补上了昨晚老妈勾引事件的最后一块拼图。

    刘宇出门后,赵勇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电脑屏幕,然而心思却早已经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跑回房间的她不住的回忆着这近二十天来的经历和心理变化。自己每天和两个孩子一起看动漫,闲聊,说笑,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赵勇的在自己心里的形象也越来越可爱起来,自己一方面为了赌约,另一方面也真的想要逗弄一下这个阳光小男孩,于是渐渐的靠近他,用身体挑逗他,看着他紧张兮兮却又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复杂表情,自己越来越乐在其中,乐此不疲。面对着这个孩子,自己已经没有了多少防范之心,而随着赌约的临近,这个小孩子在自己越加明显的挑逗之下仍然没有太大的回应,自己不由得有些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更是担心儿子不承认自己的勾引行动。终于在这两天,自己忍不住开始直接的紧贴着他摩擦着身体。

    原本今天也只是准备摩擦的更露骨一些就算了,谁知道,他竟然用胳膊压住了自己的浴袍带子,本来应该提醒他要他把胳膊拿开,可是自己却忽然间不想放弃这个男孩对自己的第一次回应。自己突破了自己的底线,拉开了浴袍。觉得不妥的自己,正准备离开书房,可是自己的行为看来极大的鼓励了他,他竟然打算主动拽掉自己的衣服了。这时候自己本打算拒绝他的,可是在男孩倔强的坚持下,心底却涌出了一种莫名的冒险欲望。在这股欲望的推动下,自己终于再次突破了原本的底线,浴袍落地后,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直到被儿子的惊呼声唤醒。

    那么,现在该如何面对这个少年呢。刚刚把儿子支出去是准备找个借口打消赵勇的心思,可是心里却忽然有些不舍。几年以来,身边围绕的男人不少,可是他们或明或暗的占有欲让自己望而却步。那不安全,自己很清楚,商场上的男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背叛,自己不想再看到那样的丑恶,所以一直保卫者自己坚硬的心灵外壳。

    可是,这个相对单纯的小男孩还是可以信任的吧,一旦发现不对,以自己成年人的能力也足以掌控局面。而且,刚刚他拉着自己浴袍的坚定使自己产生了一种被征服的感觉,自从心灵外壳打造好之后,从没有过这种经历,这让自己再次有了身为女人的感觉,让人留恋。如果现在让他离开,自己的心灵防线一定会更加坚固,还有没有再次体验这种感受的机会呢,这美妙而又危险的感觉……

    短短的几分钟,玉诗的思绪已经在脑海中飘飞了很远,心理也发生了变化,她决定顺从自己的欲望,再去体验一次赵勇带给自己,危险的刺激,她很清楚这是在玩火,但是这一刻,她还是要向着火焰飞去了。

    赵勇在书房又坐了两三分钟,玉诗再次来到了书房,她没有换衣服,身上穿的还是刚才的白色浴袍,腰带也已经重新扎好,只有绯红还未褪净的脸庞还能找到刚才浴袍事件的影子。看到玉诗缓缓走到自己身旁,正面对着自己,既不说话也不动,很有秋后算账的架势,赵勇只好也把身体转过去面对着这个脸色如桃花般的美丽阿姨。

    现在她正俯视着自己,居高临下的姿态,成年人对少年的天然心理优势,和以前形成的固有压迫感,使得赵勇再次忐忑起来。尽管他刚刚还亲手脱掉了这个女人的衣服,让她几近赤裸的面对自己,尽管已经认定她要勾引自己上床,这一刻他还是心虚了起来。

    对视了几秒之后,赵勇有些坚持不住了,“阿姨,我……”,“小宇去买盐,大概……回来要半个小时……”,只说了几个字就被打断了,随后,赵勇就看到那双泛着象牙般光泽的玉手缓缓抬起,拉住了浴袍的腰带,缓慢的拉动。随着带子一寸一寸的拉开,仿佛刚才场景的重演,赵勇的心脏也跟着一下一下的猛烈跳动着。

    腰带再次被彻底的拉开了,浴袍的前襟再次的敞开,那对丰满的玉峰也再次的出现在赵勇的眼前,一样的两点嫣红的乳头,一样的红色绑带丁字裤,这一次是女神毫不掩饰的主动展示。这一次赵勇是正面朝向它们,清楚的看到了它们从衣襟里弹跳出来的样子,那活泼跃动的感觉,两点嫣红划出的轨迹,无不骄傲的显示着它们从未流逝的青春活力。

    浴袍再次滑落在美妇的脚下,羞涩不可抑制的涌上心头,使得她全身都在泛红,但是已经显然她决心已定,双脚坚定的站立在赵勇面前,双臂自然下垂,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忍受着少年的目光。她相信那一定是充满欲望的炽热目光,她甚至能感觉到皮肤的灼热感。

    然而这时候赵勇的目光却是由小心翼翼刚刚变成了错愕,如果说眼前的美丽阿姨刚刚任凭他拉掉浴袍是在勾引自己的话,那现在这就该叫献身了,他可不认为自己对这个有“火玫瑰”外号的人妻、人母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她到底想干什么呢,赵勇可不想图一时痛快而被玫瑰刺扎上一下或者干脆惹火烧身,不过眼下面对送上门来的美肉,什么也不做的话显然是既不合适也不甘心的。“既然这样的话嘛,那么,就稳着点儿,一步一步慢慢来,先看看她到底能忍到什么程度,再争取弄清楚她到底想怎么样”。赵勇定下心神,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把担心疑虑抛到脑后,脸上的表情也成了似笑非笑的玩味。

    赵勇仔细的上下打量起了眼前丰润的女体,刚才有刘宇在身边,赵勇也没敢看的太仔细,现在确实从娇艳欲滴的面容上开始欣赏起来,目光一路顺着雪白的脖颈滑落,莲藕般的玉臂左小臂上有一颗红痣更显得惊心动魄。丰挺的乳房,光滑平坦的腰腹,覆盖着小内裤的两腿之间幽深溪谷。赵勇伸出手指捏住了玉诗内裤的带子,像刚才拉动浴袍一样缓缓的拉动。

    玉诗清楚的感觉到内裤带子正在一厘米一厘米的拉开,心中的羞涩,耻辱,混杂的不知名的兴奋一起涌了上来,想到自己正在被一个仅比儿子大一岁的男孩解除身上仅有的遮羞布,就有一股热流从被拉动的带子处流出,涌向小腹,紧接着在小腹里爆发开来,一路沿着脊柱涌上了脑海,直接在脑中爆炸,冲击的自己全身一阵阵的颤抖。

    两个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条细细的红色布带上,时间像有一个世纪之久,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窄小的内裤如一片残败的殷红花瓣,飘然间下落,停在了女人两脚之间的地面上。

    内裤落地以后,女人的肉体真正不设防的暴露出来,露出了精心修剪过的漂亮阴毛,呈倒三角型覆盖在小腹的最下端,同学母亲最私密的小穴就呈现在离赵勇的脸不到半米的正前方,接受着赵勇毫无顾忌的审视。赵勇看到,两片浅粉色的大阴唇紧紧并拢,忠实的保护着主人身体内部最后的隐秘,同时也在微微蠕动着,仿佛一张饥渴的嘴正在盼望了雨露的降临。

    “稳住,一定要稳住,现在越沉得住气,风险才能越小,以后的收获才可能越大”。赵勇又停了下来,收回了伸在同学妈妈腰侧的手,同时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因为害羞而紧闭的眼眸。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的玉诗睫毛颤动,睁开了眼睛,眼里带着疑惑向着赵勇看来,却迎上了两道戏谑的目光。咬了咬嘴唇,她抬腿向前迈出了一步,从内裤上走了出来,两只脚已经分别站在了赵勇双腿的两边。

    赵勇心里高呼“你的一小步,我的一大步”,重新抬起了一只手,手心向上,蜷起四指,只有中指是伸直的,这只手以均匀的速度缓慢的向着玉诗两条大腿的中间挺进。这个国际通用手势的意思,他相信玉诗一定也很清楚,现在,他就要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手指是如何侵犯、玩弄她的身体的。

    当中指触到腿芯的柔嫩肉缝的时候,指尖传来了柔软而湿润的触感,同时传来的还有整个女体的一次颤抖。从这一刻开始,房间中没有了同学母亲,没有了商场精英火玫瑰,只有一个压抑了几年打算尽情体验性的美妙的饥渴女人,迫切的等待着的男人玩弄和征服的美丽女人。

    赵勇满意的看着玉诗的反应,仍然没有说话,手指在肉缝上反复的来回游弋着,随后在小穴周围周游,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肉缝越来越潮湿,蠕动的越来越剧烈,头顶传来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这种触摸一直持续了两分钟,他想要眼前美人做出反应,但美人坚持着一声不吭。

    “啊……”,坚硬的手指突然的挤开了肉缝,侵入到了内部的软肉中,当这这期盼已久的被插入感来临的时候,玉诗再也不能保持她的矜持,一声娇媚的呻吟声从她微微张开的红唇中爆发出来,回荡在整个房子中。阴道壁内的软肉突然剧烈的抽搐着,一股股淫水从中涌出,打湿了少年的整只手。

    高潮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到来了,久违的舒爽感包围着玉诗,少年的手指似乎比自己的手指多了一种神奇的魔力,仅仅是几分钟的爱抚和一次插入,就超过了自己用手指得到的最大快乐。

    高潮后的人母身体一阵发软,向前扑在少年身上,一种陌生的触感出现在感官中,那是被陌生男人拥抱的感觉。同时,一种巨大的羞耻感混合着恐惧感不可抑制的升起,刚刚从始至终,这个少年都只用了一根手指接触自己的身体,他仅仅是用一个点的接触,就彻底的掌控了自己身体的开关,这个年仅16岁的阳光少年,到底玩弄过多少女人了?

    “果然像小宇说的一样,他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的乖孩子。”玉诗终于有些担心了,她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会彻底的臣服在这个小男生的胯下,他只用了一根手指,如果换成他那根比手指粗大得多的坚硬肉棒,自己会被玩弄成什么样子呢?“还不如当初不让儿子挑最大的了”,心中冒出怪诞的怨念。

    身体中快感的余波和陌生男人的气息让玉诗无法正常的思考,只好暂时不去考虑那么多,她要先满足眼前的欲望。

    “抱我,上楼。”贴在赵勇耳边的红唇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