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第一章:荒唐的赌约
    第q一f版v主b小r说g站

    刘宇是一名初中三年级学生,今年15岁,身高1米74,长相中等偏上,算不得帅,却也让人看着还算顺眼。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上小学的时候,刘宇的父母离婚,他跟着妈妈,因为没有爸爸管教,妈妈更是对他及其疼爱,渐渐的对学习兴趣不大,几年来成绩一直在中下游晃。好在父母离婚的时候,妈妈分得了一大笔财产,平时做些投资,家里的钱完全不愁,这更让刘宇没有了后顾之忧,大不了以后长大了从妈妈手里要一笔钱自己做点生意,总归不会饿死。在这样的想法推动下,他在学校里喜欢的课就听,不喜欢的就在下面玩手机或者睡觉。老师多次教育没有结果之后,也就不去管他了,只要他不影响其他人,就随他去了——毕竟,他的各科目成绩总还是都能及格的。

    身高在初三学生中比较高的刘宇最大的爱好是篮球,而篮球打得好的人,学习就算差点,在班里的人缘也不会差的。尤其是和其他喜爱篮球的同学,关系更是相当好。刘宇也会偶尔带同学到家里玩,但能被邀请的人并不很多,算起来也就四个人,这四个人可以说是刘宇的死党了。这几个家伙学习成绩参差不齐,性格各异,共同点是虽然算不上懂事,但也绝不是只知道瞎混的坏孩子,言语举止并不会让刘宇的妈妈反感,于是妈妈也每次都耐心的接待,后来时间长了,彼此都熟悉了,妈妈还会和他们聊天说笑,甚至是加入他们的游戏里一起玩。

    刘宇的妈妈叫郎玉诗,今年37岁,她从小聪明上学早,大学毕业的时候只有21岁,刚刚毕业就与大学认识的男友结了婚,夫妻两个人一起开了一家贸易公司,由于年轻有冲劲儿,抓住了好几次机会,赚了不少钱。然而同样也是由于年轻,在商场上的经验不足,也着实吃了几回亏。几年的商场拼搏下来,两个人才完全褪去了青涩,真正的成熟了。这成熟的最大代价就是,被这偌大的事业牵连,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夫妻俩由此产生了分歧。丈夫认为再奋斗几年就可以彻底做大,再商海中站稳脚跟,那时候再来弥补对儿子的亏欠也不迟。而玉诗却觉得,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弥补童年。两个人从互相说服到争吵,夫妻关系越来越僵,感情也越来越冷淡。终于在6年前,爆发了丈夫出轨事件,两个人决定离婚。在之后的6年中,两个人再也没有见过面,只是偶尔通个电话,刘宇10岁以后,爸爸来看过刘宇两次,郎玉诗都没有到场。

    离婚后的郎玉诗,把分得的钱做好投资计划以后,就开始全新的生活。她不再需要每天把自己埋在大堆大堆的公务里,也不再需要时时揣摩别人的想法与底线,只需要偶尔关注一下国家政策与她所投资的产业的形势,其他的时间就全部用来享受悠闲的生活,和照顾儿子。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咖啡厅,音乐沙龙和商场,一周一次的健身和美容保养,偶尔参加个朋友聚会或者读书俱乐部活动,并一天天看着儿子长大,她相信:这就是她心目中的幸福。

    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她不但身体保养的非常好,气质也更加优雅从容。瀑布般柔亮乌顺的长发披洒在肩上,瓜子脸上精致完美的五官,让人一眼看到就会沉迷。36E的胸围,黄金比例的腰臀,在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的衬托下,显得高挑而丰满。尤其是白皙细腻的皮肤,更是仿佛用手指一按就会有水渗出来。堪称是身材火爆,颜值爆表,走在街上阻塞交通,放在家里招人嫉恨。社区人口登记的时候,工作人员曾经指着她填写的年龄一栏说:“你把2写成3了,那边有笔你改一下”,后来这事成为著名社区八卦。

    这样一个美艳的少妇,又没有丈夫,身边当然少不了狂蜂浪蝶与护花使者,然而或许是一次失败的婚姻留下的阴影使她本能的抗拒,6年来,无论是年轻帅哥还是成功男人,精明强干的还是淳朴厚道的,没有一个男人能让她假以辞色,追求她的男人们在使尽了浑身解数之后,纷纷承认这是一个让人无从下手的女人。或许只有在自己儿子面前,她才会脱去她给自己打造的坚固心灵外壳,一身轻松的说说笑笑。

    这是5月下旬的一天,刘宇和妈妈吃完晚饭后,像往常一样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天南海北家长里短的聊着。刘宇虽然不喜欢学习,却对国家大事,历史地理,娱乐时尚,神话传说都很感兴趣,因此妈妈的话题他总是能够参与的很好。妈妈身上穿着一件盖过膝盖的紫色睡袍,慵懒的倚靠在沙发里,头枕着黑色扶手,两腿交叠在一起伸展开来,占据了整条长沙发,手里把玩着电视遥控器,无意识的胡乱换着台。而刘宇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边和妈妈搭话边看着自己的艳母心里暗自吐槽:“天又不是很热,在儿子面前穿多点能死啊,不知道这是在诱人犯罪吗?”或许是一个人把刘宇从小养大,母子俩的感情极好,平时基本上是无话不谈的,没有外人的时候妈妈穿着也很随意,这让已经逐渐长大的刘宇多少有点尴尬。

    “这孩子也真是的,既然妈妈再婚了,她的丈夫当然就是他的继父了,喊声爸爸怎么能死啊?”妈妈嘟囔着。母子俩正在争论的是电视里剧情,主角家庭的状况与刘宇家很相似,因此多少引起了两个人的兴趣,争论也比平时激烈些。

    “怎么可能?一个陌生的男人忽然间就变成爸爸了,这不是开玩笑一样吗。”刘宇撇了撇嘴,小主人公的遭遇他很有共鸣。

    “哦?这么说,要是你老妈我再找一个男人嫁了,你也不会喊他爸爸喽?”“那当然,本来就不是我爸爸嘛。”刘宇回答的理所当然,确引起了老妈的质疑:“既然我跟你爸离婚以后你跟着我,那以后成为你爸爸的唯一标准就是当上你老妈我的男人,这你不同意也没有用了哦。当上了老妈的男人,自然就是你爸爸了,呵呵^_^……”刘宇无语,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该怎么反驳老妈的谬论,只好先用个缓兵之计:“结婚就结婚嘛,什么叫成为你的男人?”妈妈听了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接着用一种缓慢而优雅的动作从领口开始,一个一个的解开了睡袍上的扣子,白嫩的胸口和光滑的小腹随着纤长的手指的活动,逐渐展现在刘宇面前。睡袍里边被一件红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那对丰满而又坚挺的乳房,也随着动作微微的晃动着。

    刘宇暗自咽了一口口水,虽然妈妈在家里经常穿着内衣晃来晃去,但每次看到妈妈白皙的皮肤上覆盖着各种色彩的性感内衣时,仍然忍不住心里的邪火。

    随着手指继续灵活的跃动,同款的红色小内裤也展现了出来,睡袍的下摆向两边分开,一具洁白的女体彻底暴露在儿子的视线中。然而这还不算完,造成眼前景象的那对玉手继续动作着,左手轻轻拉开了内裤的前端,而右手顺势伸了进去,停在两腿中间的位置缓缓的摩挲了几下。刘宇紧紧地盯着那双手,他知道,那手的下方正隐藏着一个令男人们无不趋之若鹜的小小洞穴,虽然自己没有见过,但它一直就在那里,它已经很久没有客人到访了。这时妈妈比平时更加娇媚的声音传来:“成为妈妈的男人,就是把他男人的象征,插到妈妈这里来,谁能插进来,谁就是妈妈的男人,也就是你的爸爸了,宝贝儿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哦呵呵呵呵……”。

    听到妈妈得意的笑声,刘宇呆住了。虽然平时妈妈也不太在乎和自己说些带有擦边球性质的话,但拿她自己来说事儿确实头一回,而且这个动作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心里暗暗嘀咕着:“这是什么情况?妈妈今天这是怎么了?晚饭也没喝酒啊,这怎么突然就开始发骚了?莫非是传说中的,久旷之躯,寂寞难耐了?长期压抑之后,爆发了?”。

    心里嘀咕归嘀咕,嘴上刘宇可没打算落下风,他还记得刚刚的话题呢。“这爸爸认证标准也太单一了啊,那你要是找个跟我一样大的,我也得叫爸爸?”“哈!你也太小看妈妈了,像你这么大点儿的小鬼,别说你老妈我能不能看得上,就算看上了主动勾引,又有哪个胆大包天的敢来招惹老娘?这几年,老妈我可是击退了各路男人无数呢,火玫瑰这外号可不光是凭漂亮得来的。”妈妈把手从内裤里推出来,志得意满的挥舞着。

    刘宇在妈妈挥手时散发出来的气场下有点挺不住了,只剩下嘴还硬:“那要不要我找几个同学来试试啊?”“你同学?来过家里那几个?”妈妈低头想了想,又抬起头来,“嗯,长得倒是都还可以,身体也都算是强壮,问题是哪个敢在我面前造次啊,完全没发现嘛”。

    来过自己家的几个同学都是经常和刘宇一起打球的,身高体壮那都是基本条件,不过,刘宇想了想,在自己的妈妈面前,他们还真是有点受压迫啊,完全没有平时那种嚣张的样子。但是已经被妈妈鄙视的语气逼到墙角里的刘宇还是不能服输的,对于喊别人爸爸这种设想,他有种从心底里的抵触,毕竟,自己是有亲爹的。

    “那要不咱们打个赌,从我同学里挑出一个,我给你创造机会,你来勾引,看看他敢不敢把你给上了。”妈妈呆了一呆,“为什么要我来主动勾引,有胆子让他自己来泡老娘啊”。刘宇撇嘴,“那些家伙前几回都已经被你的气场给镇压了,你不主动勾引,一时半会儿哪翻得过身来,要不,从外边找个不认识的来?”妈妈的思路明显被带到沟里去了,并没去想她有什么必要去勾引一个和儿子一样的的少年,而是认真的思考着到底是应该选熟悉的来勾引,还是让儿子找个不认识的来追她。最终她还是决定选个熟悉的,毕竟,在她看来,来过的几个孩子都挺老实的,胆子应该不会很大,胜算很高嘛,要是真找个不认识的,谁知道会是什么歪瓜裂枣。“那么,赌注呢?”“赌注?当然是爸爸的名分啊”。这才是今晚的话题好吗,刘宇暗自吐槽着妈妈的记性。

    于是,就在这天晚上,母子两个人开始了一个荒唐的赌约。

    妈妈在儿子的几个好友里选择一个,由儿子来创造机会,让妈妈去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勾引行动,如果一个月之内,目标人物都没敢上妈妈,妈妈以后找了男人,儿子必须无条件的喊爸爸。相反,如果目标人物真的把妈妈给上了,那儿子就有权拒绝喊任何人为爸爸。

    妈妈必须保证勾引的要认真,不能敷衍了事,否则以欺负小孩论处。而儿子则要保证,不能事先泄露内情,否则以出卖亲妈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