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23)
    第二十三章反向调教与艳母的赌局

    作者:lin-xing字数:120002016/11/04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客厅里,刘宇正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跪伏在自己双腿之间轻轻吞吐着自己肉棒的妈妈。banzhu001点扛

    玉诗全身赤裸,趴在儿子的胯下,捧着儿子半硬的阴茎,轻缓的吞吐,舌头灵活的挑动着,用的力度不大。

    这时候刘宇却是皱着眉头,边享受着妈妈温柔的口交,边思考着妈妈昨天的表现。妈妈昨天完美的展现了条母狗应有的行为模式,毫无疑问,妈妈以前被当做母狗调教的很彻底,也很成功,但问题也在这里,妈妈被调教的太过成功了,以致于戴上项圈就有些失控,被栓上狗链以后更是几乎毫无反抗,甚至连理智都没剩下多少。在自己面前这样的表现,当然是让自己很享受,但是如果是在同学的面前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会被很轻易的拉出去给外人奸淫,这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

    这时候,恰好玉诗的嘴累的有些酸了,她吐出了肉棒,抬头看了刘宇眼,喘息了几下,然后再次低头含住了红亮的龟头,缓缓的套弄。

    刘宇却在刚才妈妈抬头的瞬间有所领悟,看到妈妈凝视自己的目光中满含的情意,又想到昨天的整个过程,刘宇发现了个当时没有注意的细节。昨天妈妈在当众被骆鹏牵着遛的时候,还是有些理智的,还能够开口回答些问题,并没有完全沉沦下去,只是在后来同学们走后,自己单独遛她的时候,才完全表现的像是条宠物狗。

    这样说来,妈妈现在应该是只有在自己手里,才能够完全抛开理智,全身心的投入到母狗的角色中去,而在

    别人面前,多少还是保持着些警惕与抗拒的。这样的话,事情似乎还有些补救的可能啊。

    想到这里,刘宇决定尝试下,对妈妈进行些反向的调教,最好让她能够不那么容易进入母狗的状态,相反,脱离母狗状态的时候应该更容易些。

    刘宇打定了主意,心里暗暗盘算着,应该用什么办法来反向调教妈妈,要不然,找个心理专家咨询下?这时候玉诗的手机在楼上响了,她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儿子。

    刘宇挥了挥手,玉诗起身上楼接电话去了。几分钟之后,玉诗重新下了楼,跪在儿子面前,只是眉头微皱,似乎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

    “怎么了妈妈,谁来的电话?”刘宇看到妈妈的反常,开口问道。

    玉诗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斟酌着用词,说道,“是小鹏打来的电话”。

    “大鹏?他找你干什么?”刘宇很不解,按说,妈妈现在应该不会把骆鹏的事情告诉自己的。

    事实上,这个电话也的确不是骆鹏打来的,而是赵勇的电话,电话里,赵勇说昨天喝多了酒,又经历了遛狗事件,他们离开以后,三个人兴致很高,路上都在谈论玉诗的淫荡。结果向晓东说漏了嘴,玉诗和他们俩3P的事情曝光了,赵勇说的很哀怨,在玉诗轻描淡写的解释之下,赵勇也知道,自己这个“正牌情人”的身份并不牢靠,不可能继续追究,而是说,既然已经这样了,他们三个想要找玉诗玩个4P.赵勇还补充了句,昨天他也觉得玉诗对骆鹏和向晓东并不排斥,四个人玩定刺激。

    玉诗说考虑下,就挂断了电话。自从明白了儿子的态度,她就知道,以后自己和儿子的同学群交,这是早晚的事,现在要不要顺势答应下来呢。如果同意,那不告诉儿子显然是不好的,可是要告诉儿子,又该怎么开口呢。和赵勇三人的性爱关系,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对儿子承认过,现在不可能直接说他们找自己群交。

    想了半天,玉诗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和儿子还有个赌约没有结束呢。于是她很快就想到了该怎么办,第步就是把这个打电话的人说成是骆鹏,然后用另套说辞来达到向儿子坦白的目的。

    “看来你和妈妈的赌约快要有结果了呀”,玉诗甩了甩柔滑的长发,媚眼如丝的瞥了儿子眼,在儿子惊讶的目光中,继续着自己的说辞。

    “昨天妈妈在他们面前骚成那个样子,看来他是真的想要来上你老娘了呢,这可怎么办呢,你说,妈妈是答应他呢,还是不答应呢”,说完,玉诗站起身来,跨坐到了儿子的腿上。

    刘宇小心翼翼的收腹,把还在痛的肉棒躲开了妈妈的肉缝,转动着心思,猜测着妈妈的目的,顺着妈妈的话应付道,“那个赌约啊,那要看你怎么想了啊”。

    说完,刘宇又想了下后续的计划,思路清晰起来,于是不动声色的继续道,“不过不管你想答应,还是拒绝,按照赌约,这都不是现在应该决定的,当初咱们约定的是,你要在他们的鸡巴即将插进你小穴的时候,才决定是不是要让他们操的”。

    “那好吧,不过也没这么容易,妈妈要准备下”,玉诗心想果然如此,儿子还是希望自己被他的同学奸淫,甚至轮奸的,不过自己也不想就这么答应他们,那就给他们个小小的考验吧。

    “准备什么?”刘宇不明白了,看来妈妈这还是有些打算的啊。

    “你别管,等着输吧”,玉诗想到自己以前的计划,心里有些雀跃。

    刘

    br/>

    宇见妈妈不打算说,也只好

    先不问了,还是回头问赵勇去吧,现在,先试试自己反向调教的计划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好吧,我等着看结果,现在你先去把你的项圈和狗链戴好”,刘宇抓了抓妈妈胸前沉甸甸的乳房。

    “讨厌”,玉诗白了儿子眼,“你就那么想要妈妈做母狗吗”,嘴上这样说,却毫不迟疑的再次转身上楼了。

    刘宇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等待。不大会儿的功夫,刘宇就看到妈妈从楼梯上艰难的爬了下来,路爬到自己面前,张开膝盖跪在地上,双手收拢在胸前,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看到眼前的妈妈全身赤裸,只戴着项圈和狗链,副宠物犬的作派,刘宇有些头疼。

    “我只让你把项圈和狗链戴上,没让你爬下楼来吧”,刘宇手捡起拖在地上的链子,手抓住了妈妈的乳房揉捏着,在雪白娇嫩的乳肉上抓出了几道深陷的沟壑。

    “呜……”,玉诗扭动着身体,嘴里发出呜呜声,却不说话。

    “说话,谁让你爬下来的”,见妈妈不说话,刘宇有些恼火,起身拉着玉诗爬到空地中央,抬起手来,照着玉诗高高翘起的屁股“啪啪”的打了好几下,雪白的臀肉上立刻出现了片红印。

    “嗷呜呜……”,玉诗弯起手臂,让上身完全贴在地面上,扭过头来,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儿子,嘴里不停的呜咽,屁股不停地扭动。

    刘宇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股间暴露的肉缝里留下条晶亮的水线来,可是她却仍然言不发。刘宇有些傻眼,此时的玉诗已经双眼迷离,满面通红,呼吸开始粗重,身体也随着呼吸大幅度的起伏,屁股不自觉的加快了扭动,完全是副发情的样子。

    第步受挫,刘宇没法继续,只好停下来重新想办法,看来反向调教不是那么容易的,还得想别的办法。想到这里刘宇停了手,重新回到沙发上,把玉诗拖回眼前,解开了狗链,只留下项圈在玉诗的脖颈上。

    玉诗疑惑的看了看儿子,不明白他为什么刚刚开始就停了,看到儿子用手指着他的股间,只好重新爬上前去,含住了儿子的肉棒。

    “妈妈,刚才我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刘宇发现摘掉狗链后,妈妈好像恢复了些理智,赶紧问道。

    “唔……,母狗,怎么能说人话呢”,玉诗抬头,又羞涩的低下头去,小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刚才可以说话,只是不想说?”刘宇有点惊喜。

    “不是啊,妈妈,妈妈被调教过以后,戴上项圈就会很兴奋,好半天才能平静下来,如果再被栓上狗链,我就,就”,说到这里,玉诗似乎说不下去了。

    “就怎么样,快说”,刘宇急了,关键时刻怎么能卡机呢。

    “狗链戴在脖子上,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就是条母狗,张口就想学狗叫”,玉诗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儿子的胯间。

    刘宇心里惊,他忽然想到以前看到的小黄文里的内容,妈妈该不会是被催眠了,被下了什么暗示吧,那可就糟透了。转念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且不说催眠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就算是有,又有什么暗示能持续这么多年,而且……

    “那你昨天被大鹏牵着遛,怎么能说话呢”,这是刘宇现在最重视的细节,也是因为这个,他才觉得妈妈不会是被催眠的。

    “因为小鹏不是妈妈的主人啊”,说到这里,玉诗抬起头,伸出舌头,脸陶醉的在眼前凶猛的肉棒上反复的舔舐起来,眼睛始终望着刘宇。

    “哦,这么说,我是你的主人了?”这话让刘宇听了心里美滋滋的。

    “那要看你想不想做妈妈的主人了啊,想要的话你就说呀,你说出来,妈妈就做小宇的母狗咯”,玉诗起身,贴着儿子的身体爬了上来,具温软香滑的肉体全面的摩擦着刘宇同样赤裸的身体,红唇贴着刘宇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当然,我就是妈妈的主人,妈妈也只能是我的母狗”,虽然还有些问题没想通,但是这个名分刘宇还是要先定下来。

    “好的,主人,那小母狗浪浪这就给主人请安了”,玉诗妩媚的笑,重新跪了下去,用两根手指掰开娇嫩的肉缝,露出阴道里粉红的嫩肉来。随后上前,吻住了儿子的肉棒。

    这似乎是个简化的认主仪式啊,刘宇心里嘀咕着。

    接下来的半天,尽管很兴奋,刘宇却什么也没敢做。带着鸡鸡痛的怨念,思考着要怎么反向调教妈妈,同时也有些好奇骆鹏又要搞什么,妈妈又会做些什么。

    玉诗也肿着小穴无法再和儿子亲热,就开始准备应对赵勇的要求。到了晚上,母子俩简单的温存了会儿,谁也不敢去撩拨对方,刘宇时隔多日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睡觉。

    第二天,玉诗早早的出了门,直到中午才带着大包东西回来,脸上带着点期待和兴奋,骑在儿子的身上驰骋了回之后,才告诉刘宇,明天下午她要找骆鹏他们来,给他们个机会,了结母子之间的赌约,所以刘宇到时候必须躲出去。

    刘宇立刻约了赵勇三人打篮球,上午的时候刘宇已经从赵勇口中知道了昨天电话的事情,只是不明白妈妈到底有什么打算。因此在打球的过程中,专门观察了骆鹏和向晓东,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知道是骆鹏也打过电话,还是妈妈没对自己说实话。

    头雾水的回到家里,刘宇本想趁着妈妈被自己插的意乱情迷的时候,再套下妈妈的话,谁知道妈妈竟然拒绝了他的求欢,说是要备战。

    刘宇大怒,翻出项圈不由分说的扣在了妈妈的脖子上。随着狗链“咔哒”声扣住了项圈,玉诗再次变得温顺而又乖巧。

    “汪”,跪在儿子面前的玉诗仰望着儿子,眼里满含期待,此时母狗般赤裸跪伏的玉诗,正展示着自己迷人的曲线,裸露的双乳随着呼吸缓缓起伏,两点嫣红颤巍巍释放着雌性的诱惑。自己面前的母亲,浑身上下都透出种下贱的娇媚,淫荡而又驯服,看的刘宇差点忍不住直接把肉棒插进妈妈红润的嘴唇里去。

    好在,他还记得,打听妈妈和赵勇三人的行动只是借口,尝试着反向调教妈妈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去,把鞭子叼过来,主人要惩罚你这条不听话的母狗”,努力抗拒着诱惑,刘宇开始对妈妈下达指令。

    “汪汪”,玉诗三窜两跳,欢快的爬到衣柜,开始翻找,不会儿,就叼着皮鞭回来了,把皮鞭送到刘宇手里之后,自动自觉的转过身去,把屁股对着刘宇,扭头看着儿子,等待儿子的惩罚。

    刘宇呆呆的看着脸期待的妈妈,哭笑不得,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计划的成功率。咬了咬牙,刘宇还是决定试试。

    “啪”,“嗷”,“啪”,“汪汪”,两鞭子下去,玉诗的屁股上留下了两条清晰的红印,脸蛋上泛起了明显的潮红。

    “说,你明天打算干什么?”刘宇尽量用严厉的语气开始审问。

    “呜……汪汪”,玉诗兴奋的开口了。

    刘宇很无语,事到如今,他也不想立刻停下,只能继续试试,于是抡起皮鞭,继续在妈妈白嫩的屁股上留下红痕。

    “啪”,“嗷呜”,“说话”,“啪”,“呜……汪”,“啪”,“你说不说?”“啪”,随着刘宇鞭接鞭的抽打,玉诗光滑的后背,蜜桃般的肉臀,布满了鞭痕,鞭子明显是SM专用的,只红不伤,因此刘宇也不担心妈妈的身体。

    二十几鞭下去,只听玉诗发出了“嗷呜……”声长长的淫叫,股温热的液体从张合的肉穴中流了下来,随后,玉诗的双手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趴在了地上。

    刘宇无奈的扔掉了手里的皮鞭,屁股坐在地上。本想着让妈妈受不了鞭打开口求饶,谁知道就这么几鞭竟然抽出了次高潮,这可怎么是好。

    玉诗趴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着。刘宇再次开始冥思苦想。足足十分钟过后,已经从高潮中恢复的玉诗,重新爬到刘宇面前,用粉红的舌头舔儿子的脸。刘宇忽然想到,自己也许想错了。

    妈妈进入母狗的状态之后,追求的是肉欲的满足,对于她这被调教过的身体来说,鞭打正是肉欲的催化剂,所以自己越是抽她,她就越是沉醉于其中。这样说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啊。

    想到这里,刘宇决定再试次,他从衣柜里的小箱子中挑挑拣拣,最后选定了条粗大的黑色假阳具,回到妈妈面前,把假阳具放在妈妈嘴边,命令道,“把它舔湿”。

    玉诗毫不犹豫的张开嘴,伸出舌头,上上下下反复的舔舐起来,脸的兴奋,还不时的发出“呜呜”的欢叫声。

    刘宇见妈妈已经把假阳具彻底舔湿了,收回假阳具,拍了拍妈妈的脸蛋,再次下令,“转过身去”。

    玉诗立刻转过身,把屁股隐隐的对着儿子手中的假阳具,努力的扭动起来。

    刘宇见状,起身走到玉诗的身侧,手握着假阳具,用栩栩如生的黑色塑胶龟头顶在濡湿张开的穴口,停了下来,手伸到玉诗的胸前,抓住只饱满的乳房缓缓的揉捏着,开口问道,“想不想要这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啊”。

    “汪汪”,玉诗拼命的点头。

    “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啊”,刘宇仍然不紧不慢的玩弄着妈妈的身体。

    “呜……汪”,欲火焚身的玉诗,努力的把身体靠向儿子,在儿子的腿上摩擦着。

    刘宇却在这时放开了妈妈的乳房,只是伸平了手掌,用手心蜻蜓点水般的摩擦着妈妈娇嫩樱桃样的乳头,更加加剧了她的烦躁,同时继续催问着。

    此时的玉诗刚刚经历了高潮,身体异常敏感,可是阴道直没有感受到真切的摩擦带来的快感,总是觉得意犹未尽,现在又被儿子这样挑逗,早已经忍耐不住了。她只觉得整个身体从里到外都在冒火,在迟迟得不到满足之后,大脑终于从性欲的麻痹中清醒了些,打算想办法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满足。她想要开口哀求儿子把顶在自己肉缝上的粗大阳具狠狠的插进来,给自己来阵痛快淋漓的抽插,可是脖子上的项圈和冰冷的狗链却让她总是开口就忍不住发出狗叫声,这让她恍然间又回忆起了当初被那个人调教的日子。

    玉诗努力俯下身子,想要让乳头与儿子温热的手掌接触的更加紧密些,然而那可恶的手竟然也跟着向下坠去,丝毫也不给她机会。她向后耸动屁股,试图用那刚刚消肿却已经又次充血的湿淋淋肉缝,把身后那根直在引诱着她的黑色按摩棒吞纳进去,可是那塑胶棒和它的温度样的冷酷,毫不留情的躲开了女人的追逐,连她用阴唇去亲吻它的机会都不留给玉诗。

    “呜呜呜……,你,你”,玉诗张口,终于发出了人的声音,这声音仿佛破开了什么封锁的屏障,立刻打破了玉诗语言的禁锢。

    “主人你欺负妈妈,我要,我要啊……”,玉诗终于突破了狗叫的呐喊让刘宇喜出望外。

    “你要什么,说清楚”,刘宇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立刻趁热打铁,同时拉住狗链扯了扯,提醒着妈妈她现在的处境。

    “我,我要鸡巴,求求你,主人,好主人,求求你,给小母狗浪浪的小穴插入根鸡巴”,终于能够用语言表达饥渴的玉诗,毫不犹豫的用最下贱的词汇来乞求儿子的凌辱。

    “妈妈,我可得提醒你下,现在你的小骚逼外边等着插进去的不是真的鸡巴,而是根假鸡巴,这个你也要吗?”刘宇要趁着母狗状态的妈妈理智抬头,让她多思考下。

    “要,要,我要嘛,求你,求你,真的假的都可以,插进来嘛”,玉诗拼命的扭动着屁股,急不可耐的寻找着身后的硬物。

    “噗呲”,看着理智快要再次被欲望洪流冲毁的妈妈,刘宇终于停止了逼问,握着假阳具用力顶,假阳具几乎是连根没入了妈妈的屁股。

    具跪伏在地的雪白女体,身上仅仅点缀着条项圈和狗链,在下体最私密的地带,还露出截乌黑发亮的棒子,这刻,玉诗的形象充满了淫靡的罪恶感。

    “呜……呜……,汪,汪,啊……,用,用力,嗷呜……”,玉诗在假阳具次次猛力的抽插中意乱情迷,语无伦次的呻吟声里再次夹杂着狗叫声。

    几分钟后,声高亢嘹亮的长吟之后,玉诗再次瘫倒在地,双目紧闭,身体随着猛烈的喘息而起伏着。

    刘宇有些意犹未尽的拔出了深插在妈妈阴道中的按摩棒,女人肉缝里喷射出了大量的液体,淋的地板湿了大片。

    等着妈妈从剧烈的高潮中恢复了些,刘宇把按摩棒扔在了妈妈的面前,下了最后道命令,“真是条淫荡的母

    w^w"w点0"1'b^z点n'e^t^

    狗,把你的塑胶老公舔干净,叼回去”。

    玉诗睁开了眼,看着眼前地板上泛着水光的黑色塑胶棒,缓缓的伸出了舌头。

    切结束以后,刘宇解开了妈妈的狗链,让她带着项圈去准备晚饭,没有再次逼问妈妈和三个同学明天要做什么。

    晚上,刘宇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他还是决定再忍忍。他专门到网上去查过资料,这种情况下,自己应该至少再忍天。回到自己的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夜,天亮,刘宇就被小弟弟传来的报告惊醒了,低头看,小兄弟果然被妈妈吞在嘴里奋力挣扎呢。几分钟后,刘宇长长的呼了口气,射了妈妈满满嘴的精液。随后母子俩起身离开了刘宇的卧室。

    玉诗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受到的惩罚,哼着歌做好了早饭,刚吃完饭,就把刘宇赶出了她的卧室,兴致勃勃的忙活着什么。整整个上午,刘宇都在看着妈妈个人忙忙碌碌,却越看越是迷茫,完全不知道妈妈到底打算做什么,问了赵勇,他也只知道玉诗约他们来家里研究他们上次的要求,却不知道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中午吃了饭,刘宇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妈妈赶出了家门,回想着妈妈脸上精明强干的表情,哪有前几天那淫贱的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想不到,这样个气场强大的女强人,被拴上狗链,竟然会变得那么下贱。刘宇心里直犯嘀咕,现在反向调教还没有进展,要是再被骆鹏拴着遛回,说不定要糟糕。

    没有在小区的路上遇到赵勇三人,刘宇还是果断的绕回家里了,阳台这条回家路线,刘宇是越走越熟练了。

    刘宇爬回房间的时候,赵勇三人还没有来,只有玉诗个人仍然在卧室里。刘宇小心的把面小镜子放在门边的书架上,仔细调整了角度,这样,就可以躲在床后面也能看到楼下客厅了,这是以防万的,万有人来到自己卧室的门前,刘宇就不能继续趴在门口往下看了,只能躲到床后,到时候可以用望远镜从小镜子里看情况,虽然不如直接看的清楚,也聊胜于无。

    这刻,刘宇对于自己这简陋的偷窥条件充满了怨念,不用说小说和小电影里,就是赵勇家里都有监控摄像头,而自己这个需求最迫切的人,却没法往家里安装。

    又过了十几分钟,门口终于传来了门铃声,刘宇从小镜子里看到妈妈下楼去开了门,这才悄悄的爬到卧室门口,向下看去。

    玉诗此时发髻挽起,穿着件黑色的晚礼服,光滑的肩膀和白皙的后背,都暴露在外,耀目生花,裙摆前方开叉,两条雪白的大腿随着走动若隐若现。身后,三个少年已经紧跟着走了进来。

    四个人往沙发上坐,向晓东就急吼吼的开口了,“阿姨,小勇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啊?”面对着眼前容貌美艳,衣着撩人,高贵中透着风骚的美妇,这小子实在是忍不住想流口水。

    玉诗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给了向晓东个风情万种的大白眼,不紧不慢的开口了,“你是说,你们三个小色鬼,打算起来操人家的事吗”。

    这直白淫荡的开场白,立刻让三个少年蠢蠢欲动,三个人都是尝过这块美肉的,又都已经好久没有再尝了,面对这样的诱惑,都有些急不可耐,骆鹏和赵勇还好些,向晓东却已经迫不及待的答话了,“是啊是啊,阿姨,那个,浪姐,你这么多年没有男人,早就难受极了吧,我们三个的本钱您都是清楚的,定会让您享受到从没有过的舒服的”。

    “本钱?”这两个字正中玉诗下怀,正好开始引导话题,尽管很清楚向晓东说的本钱是指什么,但是现在却不去理会,也不去追究浪姐这个称呼,直接开口,“这件事呢,阿姨是为难的,你们都是我家小宇的同学,和我的儿子是同辈的,阿姨和你们发生了那种事情,本来就是不应该的,更不要说同时让你们三个起上了,但是你说的也不错,人家这么久没有男人,直很饥渴,所以才会和你们发生了那些荒唐事,你们也确实都把人家操的很舒服,人家也真的是有点想被你们操呢。所以自从前天听到小勇电话里的要求,人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刚刚你说到本钱,阿姨倒是想到了个办法”。

    “什么办法?”向晓东和赵勇异口同声的问道,只有骆鹏没有开口。

    玉诗扫视了三个少年眼,只见向晓东脸的渴望,赵勇是摩拳擦掌,骆鹏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是眼里也隐隐的透出兴奋。显然,这三个家伙都很期待起奸淫自己,玉诗心里暗骂小色狼,同时看到每个少年都对自己的身体这么有性趣,也有些得意。

    “说到本钱,人家记得,你们几个似乎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没少的吧,说不定把我们家小宇都带坏了”,说完瞪了三人眼,继续道,“既然这样,那阿姨今天就开个赌局,你们赢了,就起来插老娘,你们要是输了,那人家可就爱莫能助了,到时候咱们愿赌服输,听天由命”。

    “啊?”三个少年都没有想到,玉诗竟然说出这么个办法,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玉诗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过了好会儿,骆鹏说话了,“赌什么”,三个人赌博类的游戏倒是没少玩,扑克麻将骰子牌九都玩过,规则也懂得不少,但是要说水平可就不怎么乐观了,毕竟他们基本上还算是普通少年。

    “赌两盘,第盘,骰子,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们选出个人来和我赌,每人三个骰子比大小,9局5胜。第二盘,21点同样是你们选出个人来,我坐庄,每人发10个筹码,输光?ahref='/qitaleibie/situ/'target='_blank'>司徒崾V型究梢曰蝗耍敲烤种荒苡幸桓鋈松铣?br/>如果你们两盘都赢了,老娘就陪你们玩个够,但是如果你们两盘都输了,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呵呵呵呵”,玉诗早已经想好了游戏规则,说完,缓缓的俯下身子,从胸口看进去,两团雪白的乳肉耀目生花,诱惑着对面的三个少年。

    “那各赢盘呢?”向晓东这次脑子转的快了。

    “那就加赛盘,赢的就算胜”,玉诗早知道有此问。

    “加赛赌什么啊”,赵勇也急了。

    “加赛赌个新鲜的,规则到时候再说,你们有没有本事从老娘手里赢局还不知道呢”,玉诗不屑的挥了挥手,脸上散发着自信的光芒,这让三个小家伙有点心虚,觉得面前这个艳女是不是挖了个大坑等着他们,不过他们也没听说过这女人还是什么赌博高手,时之间有点迟疑。

    “你,你等我们研究下哈”,赵勇看到向晓东张嘴要说话,赶紧抢先说了句。

    玉诗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得意的翘起条美腿,等待着三个小家伙讨论。三个少年凑到起,叽叽咕咕嘎嘎阵议论,因为早已经达成共识不敢用强的,最后还是只能咬了咬牙答应下来,接下来摩拳擦掌的准备应战。

    玉诗见三人同意了,指挥着三个少年把书房里的麻将桌搬到了客厅,理由是客厅宽敞,有气氛,自己从楼上卧室里不知什么地方拿了两副骰盅和骰子下来。

    “好了,第盘开始,你们谁来啊”,玉诗站在三个少年的对面,轻轻晃动着诱人的身子,把根手指咬在嘴里,看得三个少年火往上涌。

    “我来”,向晓东把抢过骰盅。

    “那好,开始吧”,说完,玉诗把三个骰子扣在骰盅里摇晃了起来,三个少年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像电视里样拿起骰盅摇的天花乱坠,看来她也不是什么赌场常客,更不应该是什么高手。

    向晓东也开始摇动骰盅,当然,同样是按在桌子上摇的。四个人全神贯注的盯着桌子上的骰盅,时之间整个房间里只能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玉诗和向晓东停止了摇动,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开吧”,或许是赌博赢女人这个噱头对于少年来说十分刺激,向晓东声音有些颤抖。

    “你先开”,玉诗明显放松的多,微微笑。

    “好,开”,向晓东咬着牙把掀开了手里的骰盅,四个人同时看去。

    “啊……”,两声惨叫。“呵呵呵呵”,玉诗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向晓东脸呆滞的看着自己摇出的个1点和两个2点,这可怜的点数基本上是不用想赢了,他怀着最后线希望看向了玉诗。

    玉诗微笑着打开了自己的骰盅,给了向晓东最后的击,只见里面个2点,个3点和个5点,不算大的点数,却足以击碎向晓东的幻想。

    “呵呵,看来今天想赢你们很容易嘛,小东似乎不是很想玩弄人家呢”,玉诗的打趣更是火上浇油样刺激着向晓东受伤的小心灵。

    “我来”,赵勇推了推向晓东,准备把他换下来。

    “不行,说好了每人三次的”,向晓东醒过神来,把抓过骰盅,扣住了骰子,他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继续差下去。

    “第二局开始了哟”,玉诗看着对面面色各异的三个少年,心情大好,风情万种的理了理耳边垂下的发丝,同样拿起了骰盅,准备第二局的较量。

    “哗哗”的响声再次充斥在房间里,又再次停了下来。玉诗和向晓东对视着。

    “该阿姨先开了”,向晓东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玉诗。

    “好吧,我来看看”,玉诗把揭开了骰盅,“唔,三四六,十三点,似乎不小呢”,说完,俯下身来手托着粉红的桃腮,看着向晓东的骰盅。

    向晓东咬了咬牙,把骰盅微微的掀开了点,“啊啊啊……,为什么啊”,向晓东垂头丧气的揭开骰盅,三个骰子清清楚楚的十点又打击了他次。

    “第三局”,玉诗豪情大发,觉得今天自己定是幸运女神垂青。

    向晓东双眼发红的抓过了骰盅,赵勇和骆鹏对视了眼,无奈的看着这个已经输的怒火攻心的家伙,明智的没有说话。

    分钟后,连输三局的向晓东耷拉着脑袋离开了座位,嘴里念叨着,“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倒霉啊”。

    赵勇看了看骆鹏,带着郁闷的心情坐到了正中间的主位上,现在已经零比三了,这第盘看来赢面不大了。

    果然,三分钟以后,赵勇也垂头丧气的趴在了桌子上,他虽然好运的先赢了局,却紧接着就连输两局,以致于骆鹏还没有上场,第盘就已经输掉了。

    方面是眼前美妇诱人的身子的无穷诱惑,另方面是血本无归的危机,让三个少年心情焦急而又沉重,聚在起又嘀咕了会儿。玉诗却是放松了不少,第局赢下,至少不会两局就输掉了,接下来她已经牢牢的掌握了主动权。

    楼上的刘宇看不清桌上骰子的点数,只能通过几个人的反应来判断局势,这时候也松了口气,同时夹杂着点淡淡的失落,眼看着自己美艳的妈妈在楼下用自己的身体做赌注,和自己的同学大战,刘宇心里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

    随着阵“唰啦啦”的声音,玉诗手里已经拿着副扑克牌,并拿出20个硬币作为筹码,平均分成了两堆。

    “第二盘开始了哦,你们谁要先来啊,老娘的身子可是已经洗干净等着你们了呢”,说着抬起只手按在自己高耸的乳房上揉捏了两下,盘在手的玉诗作风更加的豪放了。

    “第二盘我先来”,骆鹏坐到了正座上,上盘没来得及上场就输掉了,让他也很憋气,失去了往日里的沉默。

    “那好,第局开始,发牌咯”,玉诗笑吟吟的开始发牌。

    “小鹏鹏,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哦,怎么样,要不要继续要牌啊?”双方各两张牌发完之后,玉诗的牌面是张K,而骆鹏则是张7,玉诗更加得意了。

    骆鹏的脸崩的有些紧,他抿了抿嘴,说了句,“不要了”。

    玉诗看了看底牌,皱了皱眉,“我再要张”,说完又给自己派了张8出来。

    “呀,讨厌”,玉诗恨恨的翻开了底牌,23点,爆掉了,赵勇和向晓东声欢呼,向晓东飞快的从玉诗面前摸走了枚筹码。

    “再来”,玉诗气哼哼的再次开始洗牌,发牌。这次两个人牌面都是10点,四个人都有点紧张,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呼吸声。

    “我停牌”,骆鹏弯腰趴在桌边,把底牌掀开了点看了眼。

    “哼,我也停牌”,玉诗也看了眼底牌,把翻开,底牌是张9,然后给了骆鹏个挑衅的媚眼道,“该你了,开牌吧,小帅哥”。

    骆鹏也不犹豫,翻开底牌摔在了牌桌上,赵勇和向晓东立刻凑上去看,“哈哈,BlackJack,哇哈哈哈,双倍双倍”,向晓东立刻大笑起来

    ,赵勇则是乐呵呵的再次拿走了玉诗两枚筹码。

    接下来的几局,玉诗仍然诗输多赢少,赵勇和向晓东见骆鹏形势大好,也就不提换人的事了,个劲的在旁边鼓噪呐喊,听的楼上的刘宇抓耳挠腮。

    “讨厌,怎么又爆掉了嘛”,玉诗嘟着嘴,看着骆鹏亮出来的15点,不满的嘟囔。

    “赢了赢了,阿姨你没有筹码了,我们赢啦,啊哈哈哈”,向晓东见自己方绝处逢生,再次看到了群奸艳妇的机会,笑的嘴都快要咧到耳朵边了,骆鹏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好了好了,算你们厉害,准备加赛吧”,玉诗看着得意的三个少年,撇了撇嘴。

    “加赛赌什么啊”,赵勇赶紧问,最近他被玉诗吊的不上不下,好久没有真正品尝这块美肉了,也有些沉不住气。

    “第三盘,海底捞针”,玉诗恢复了高傲的表情,站起身来,俯视着三个迷茫的少年,似乎浑身都充斥着自信。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会儿,显然,谁也没有听说过海底捞针这个赌法,最后还是骆鹏开口问,“什么规则?”面临未知的玩法,似乎骆鹏是最先适应的。

    “规则在这里,你们拿去看吧,我先去拿赌具来”,玉诗顺手从电视柜上拿起张纸来,扔给了骆鹏,随后转身扭动着细腰肥臀,款款上楼了。

    刘宇也不知道海底捞针是什么玩法,正头雾水,看到妈妈上楼,赶紧滚到床后躲好,临离开门口的时候,最后眼看到妈妈的嘴角似乎有缕得意的微笑。

    不会儿的功夫,玉诗就拿着个圆盘下楼了,立刻就看到三个少年兴奋与担忧掺杂在起的古怪表情。

    “这盘,同样是9局……”,话音未落,就被赵勇打断了。

    “等下,这不公平啊,我们每盘只有九分之的机会获胜,9局的话,除非是我们赢次就算赢才公平”。

    “急什么,就你会算数”,玉诗瞪了赵勇眼,继续说道,“你们不是每个人都拿到了副下注卡吗,当然是你们三个起上场了,只要有个人赢了,这局就算你们赢,两个人同时获胜,就算你们赢了两局”,说完,扫视了三个少年遍,只见赵勇眼珠乱转,向晓东脸的懵懂,骆鹏皱眉盯着写着游戏规则的纸片。

    “这也只有三分之的机会啊”,赵勇仍然叫屈。

    “所以,只要你们在9局里能赢了4次,就算你们赢了啊”,玉诗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三个少年都理解了规则,但是谁也没有完全想明白胜率有多少。只是被玉诗鄙视的眼神刺激了下之后,赵勇和向晓东立刻叫嚣着要马上开始,定要拿下玉诗,骆鹏开口说了点什么,却被两个人的大呼小叫给压住了声音,谁也没有听清,游戏就在这样混乱而热烈的气氛下开始了。

    这时候,可怜的刘宇,这个唯还不知道规则的家伙,只能瞪大了眼睛竖着耳朵,绞尽脑汁的试图弄清楚这局的形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