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艳母的荒唐赌约 > 【艳母的荒唐赌约】(21)
    第二十章艳母的福利

    作者:lin-xing字数:117342016/9/4

    刘宇回到家里,看到妈妈正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什么,边想着该怎么打探下这天妈妈和向晓东与骆鹏的事情,边顺口问了句,“咦,妈妈,今天怎么穿的这么隆重”?

    玉诗看到儿子回来,立刻抛开了心事,站起身解开衬衫的纽扣,下甩到沙发上,露出赤裸的上身,颤动着沉甸甸的双乳,路小跑扑到了儿子怀里。版主001电COM

    刘宇只来得及抱住妈妈的身体,就发现双裹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已经缠在了自己的腰上,短裙随着双腿分开的角度被撑了上来,堆积在自己和美母的小腹之间。

    “怎么了,妈妈,你今天怎么高兴?”刘宇边抱着痴缠的美母艰难的向沙发走去,边追问。

    “今天出去逛街了,逛的好高兴”,按照玉诗以前的做法,应该是告诉刘宇,今天向晓东和骆鹏来了,然后要求儿子检查身体。不过最近几天,母子两个人除了故意调情以外,基本上已经不提什么检查和训练了。再加上刚刚扫除了心底的阴霾,玉诗只想全心全意的让儿子感觉到自己的快乐,才不想提其他的人呢。

    “哦,是吗,买什么好东西回来了?”刘宇不打算逼迫妈妈说什么,只好顺着妈妈的话题往下说。

    “衣服裙子内衣裤,耳环手链化妆品,买了好大堆呢”,玉诗的笑容如花季少女般天真,无忧无虑,说着左右晃了下头,“你看,这对耳环漂亮吗”?

    刘宇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开心,但是看到妈妈像个小女孩样雀跃的表情,心里也充满了喜悦。于是先把疑问放在边,开始打量妈妈的新饰品。

    玉诗拿起地上的袋子,把刘宇拉到她的卧室里,件件的炫耀天的成果。看着妈妈像只蝴蝶在色彩缤纷的服饰之间飞舞,刘宇被妈妈的美态完全吸引住了,再也顾不上别的事情,把抱住妈妈诱人的身体,扔到了床上。

    母子俩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交流,把所有想要表达的情感,都融入了肉体的交融之中。

    直到五点半左右,玉诗才迈着怪异的步伐,走进了厨房。刘宇躺在床上,又开始猜测妈妈突然心情大好的原因,他绝不认为是骆鹏和向晓东造成的,只是没有线索,真实的原因根本没法猜测。

    晚饭后看电视的时候,刘宇注意到妈妈曾经躲到洗手间里接了个电话,出来的时候脸有点红,表情有点纠结,也带着些兴奋。不过他什么也没有问。

    给赵勇打了个电话,结果这货也不清楚什么,骆鹏只告诉他计划有点点进展,再过几天会给他个惊喜。放下电话的刘宇有点担忧,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取得了什么进展,会不会影响自己的计划,同时却也对可能的惊喜有些期盼。

    第二天上午,玉诗出了次门,然后连续几天和儿子泡在家里缠绵,除了偶尔有些神神秘秘的照镜子,切都是那么正常,唯异常的,应该还是以前她眉宇之间偶尔闪过的忧闷,现在彻底消失了。

    刘宇在这几天里,出门了两次,每次都是四个小伙伴起玩,赵勇表现切正常,骆鹏也没什么明显的怪异行为,只有向晓东偶尔会发呆,刘宇从所有人的表现中,都看不出什么大问题,只好满怀疑惑与好奇的等待着。

    周以后的天下午,刘宇接到赵勇的电话,说骆鹏通知他,要起来刘宇家玩,让刘宇告诉玉诗下。刘宇知道正戏来了。

    “哦,他们什么时候来?”玉诗听了儿子的报告,略带紧张的问了句。

    “大约五点左右”,刘宇已经问清楚了时间。

    “好的,陪妈妈去买点菜,准备下晚饭”,看到已经三点多了,玉诗带着刘宇去超市买菜,招待儿子的同学,当然要多做些菜品。

    以前妈妈基本上都是个人去买菜的,最近几天才开始带着他,本来刘宇以为是妈妈心情变化之后,生活习惯也开始跟着变,现在他才觉得这里有问题。但是,买菜和骆鹏的调教能有什么关系?

    “呀,糟了”,刚进小区大门,玉诗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刘宇疑惑的看着妈妈。

    “今天中午家里炒菜的勺子断了,下午忘了买”,玉诗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现在去买吧”,刘宇恍然,原来是这样。

    “你的同学们会儿就来了,现在去买,就来不及做菜了”,玉诗看了看手机,已经四点多了。

    刘宇有些明白了,随即暗自好笑,觉得这借口真烂,不过还是配合着说道,“那我自己去买,你先回去洗菜做饭吧”。

    “好吧,你知道哪里有卖的吧?”玉诗不放心的问了句。

    “知道”,刘宇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挥了挥手,示意妈妈先回家去吧。

    玉诗拎着几袋菜肉,往家里走去。刘宇出了小区门,直接转向超市的方向。刘宇边走边想,妈妈应该是故意要让自己晚回去会儿。妈妈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家,而自己现在去超市,然后买勺子,回家,大概会多出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骆鹏所说的计划进展,应该就是在这时候体现了,可是,十分钟能做什么呢?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刘宇再次进入了超市,这个超市不太大,平时也就是小区里的人买些果菜和常用的东西。走到放厨具的区域,刘宇才发现,以前看到过的摆放菜勺的货架上,竟然没有菜勺。

    刘宇大惑不解,这是恰好没货,还是妈妈先看好了没货,才让自己来买的?

    刘宇觉得后种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假如超市里有货,妈妈又怎么支开自己呢?

    拍脑门,刘宇终于明白了。这几天以来,妈妈带着自己在超市里转悠,就是在让自己熟悉超市里的货品位置,自己以为能很轻松的买到菜勺,可是妈妈只要趁自己个人在超市里乱转的时候,给货架上的菜勺搬个家,自己就找不到了。

    想明白这点,刘宇赶紧找到导购员,让好几个人帮自己起找。找了好会儿,才终于从叠倒扣着的塑料盆里,找到了菜勺。

    刘宇拿着菜勺路飞奔,现在比自己预计的时间,多用了十分钟,刚才别说是自己傻乎乎的个人找,就算是有两个人帮忙,运气好恐怕也至少还得再用十分钟。

    这样算下来,妈妈应该是打算至少让自己比她晚到半个小时,如果没猜错,那三个家伙定是已经到了,那这半个小时足够她在家里做些事情了。

    刘宇倒不是想阻止妈妈,只是看不到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刘宇觉得很吃亏。

    回到家门口,刘宇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深感和妈妈斗智的不易,明明是敌明我暗,自己已经很留意了,没想到还是被妈妈轻松的玩弄于股掌之间。

    找菜勺节省了十分钟,再加上自己路飞奔,现在,应该是比妈妈估算的时间早了十五分钟左右。

    喘匀了气,正准备爬绳子上阳台的刘宇忽然冒出个念头:要不要给这阴险的骆鹏和狡猾的妈妈个教训?这个念头冒出来,刘宇就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大脑转的飞快,迅速的分析着利弊。

    首先,今天这个活动,应该是骆鹏策划的,妈妈配合他,足足准备了周,说明绝对不是直接上床这么简单的事情,而且共只有半个小时的计划,他们应该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别说什么3P4P了,人个口爆都未必够。其次,时间有限,他们定是争分夺秒,现在应该正进行到主要阶段,自己进去百分之百的能看到戏肉,不至于白白的打草惊蛇。既然不是真正的性爱活动,那么即使被自己看到了,他们也有办法圆谎,让自己接受,而且,他们不但早做好了自己意外闯入的准备,甚至说不定连自己的闯入,都在计划范围内呢。

    自己这边,这个时候回来根本就无需解释,本来买个东西的时间,现在已经不算短了。这样看来,自己现在进去,对所有人都没有多少风险啊。      想到这里,刘宇心潮澎湃,简直有种在剧院后台等待上场的感觉。

    刘宇平复了下心情,揉了揉脸,感觉表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入房间,就听到了阵欧美酒吧风格的快节奏音乐声。刘宇循声看去,只见自己的妈妈正站在电视机前,扭动着妖娆的身段,随着音乐跳舞。

    见到刘宇回来,玉诗愣,停下了舞蹈,随即看了眼沙发上的三个少年,笑着说道,“舞跳完了,小宇也回来了,你们先玩吧,我去做饭了”。

    “啊?唉”,赵勇和骆鹏还没有什么表示,向晓东就露出了个欲哭无泪的表情,被坐在中间的赵勇偷偷踹了脚。

    刘宇带着怀疑的态度,隐蔽而仔细的观察这四个人。妈妈跳舞穿的是套从来没有在家里见过的裙装,上身是蓝纱露脐吊带短衫,长度刚刚盖住整个乳房,短衫的下沿带着圈半尺多长的金色流苏,下身同样是条蓝纱裙,前摆过膝,后摆略短,同样是金色的流苏,脚上是双金色的舞鞋。随着妈妈刚刚的身姿转动,裙摆飞扬之中,可以看到半截大腿从裙底露出。这似乎是套专业的舞裙,不过也不是很暴露。

    沙发上的三个色胚虽然眼睛都放着光,但是裤裆里并没有帐篷之起来,除了呆货脸的失望,其他两个都很平静的跟自己打着招呼。

    怎么回事,莫非回来早了?可是共就这么点时间,如果想发生点什么事情,事后至少还要留出些打扫战场的时间,现在应该正是节目高潮才对啊,怎了结束了?刘宇瞬间懵了,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进来的太莽撞了。

    在刘宇的疑惑懊恼中,玉诗已经走过来接过了菜勺,转身向厨房走去。刘宇赶紧问道,“妈妈,才开始准备饭菜啊,你刚才不是说来不及了吗,怎么还跳起舞来了”?

    “小勇他们来早了,被妈妈抓了苦力,他们起动手帮忙,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直接下锅炒菜就行了,所以妈妈给他们跳个舞,奖励下,呵呵呵呵……”。

    听着妈妈得意的笑声,刘宇表示无法接受,这就是骆鹏准备了个星期的惊醒?应该是还没开始吧,难道菜勺真的是个意外,真正的惊喜在后面?

    刘宇决定全神贯注的盯着这几个家伙,看看到底还有什么猫腻,招呼着几个人进了书房。

    “上回你妈说会跳专业舞蹈,我还不信,没想到跳的这么好,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向晓东终于从失望中恢复了些。

    “切,东子你傻了吧,阿姨天天和小宇在起,小宇什么时候想看就什么时候看,说不定都看腻了呢”,赵勇鄙视的看着向晓东。

    “没有啊,我妈好久没跳舞了”,刘宇回忆了下,妈妈的确很少在家里跳舞,不过最近这周,有些时候自己看着妈妈神神秘秘的,现在回想起来,似乎真的是在练习什么舞蹈的样子。莫非是自己想多了,骆鹏的惊喜真的就是这么个舞?不能吧,这几个家伙都见过妈妈在床上风骚放荡的样子,要让他们惊喜,那估计得是脱衣舞吧。可是不用说那件舞裙看着没什么问题,就是地上也没有脱掉的衣服,按说妈妈回来比自己早二十分钟,如果进屋就换衣服开始跳的话,这时候不脱光也差不多了,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个状态啊。

    其他三个人不知道刘宇脑子里在想什么,起围坐在电脑前,准备看动漫。赵勇控制鼠标翻着剧目列表,骆鹏摆弄着手机,向晓东还在喋喋不休的向刘宇炫耀着玉诗的舞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啊。

    在刘宇的疑惑之中,玉诗炒好了菜,招呼着四个孩子吃饭。刘宇看到,妈妈身上已经换上了套连衣长裙,举止优雅得体。整个晚饭在融洽而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刘宇怎么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没有人掉筷子,没有人发出奇怪的声音,更没有人有什么桌下动作的迹象。

    更让刘宇抓狂的是,吃完了饭,几个人又看了两集动漫,就起告辞离开了,什么多余的事情也没有,这特么到底是演的哪出啊。

    刘宇装着肚子问号,抱着换了睡裙的妈妈在沙发上温存了会儿,估摸着三个同学应该已经各自到家了,溜回自己卧室的阳台上,拨通了赵勇的电话。

    “怎么回事,大鹏到底给你们准备什么惊喜了?”刘宇最急于知道的就是这个问题。

    “你妈跳舞啊”,赵勇有些激动的回答,“你回来的太早,没跳完,骆鹏说他和你妈说好了,明天重跳”。

    “就是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舞吗,那个有那么好看吗?”刘宇越发迷惑了。

    “是啊,就是那个,你没看到,其实你妈跳的是脱衣舞,你回来的时候,已经脱了大半了,可惜没来得及脱完,明天你可别搅局了啊”。

    “那裙子我看挺正常的啊,而且脱下来的衣服也没看到啊”,对于妈妈能在自己眼皮底下给他们跳出脱衣舞来,刘宇还是不敢相信,真的可以掩饰的这么好吗。

    “明天你别捣乱,我用手机给你录下来,你看下就什么都明白了”,赵勇也卖起了关子。

    挂掉电话,刘宇回到客厅继续陪妈妈看电视,可是只觉得更加百爪挠心。他又不甘心直接问妈妈,于是开动脑筋找线索。

    想了想,刘宇把妈妈推到在沙发上,阵长吻之后,开始隔着睡裙舔吸妈妈的乳房。

    玉诗想要把睡裙脱掉,却被刘宇压住了身体,没法动手,只好娇喘吁吁的回应着刘宇的戏弄。好阵子,刘宇才放开了玉诗。

    “你瞧你,把妈妈的裙子舔成什么样子了,玩妈妈的身体还不算,连条裙子也不放过”,玉诗嗔怪的拎起湿了几大片的睡裙前摆,起身上楼洗澡了。

    刘宇趁着妈妈进了浴室,赶紧溜到妈妈的卧室,小心的翻出了妈妈的手机,翻看聊天软件的聊天记录,这是现在刘宇唯能想到的线索。

    刘宇终于走运了回,真的在玉诗的好友里发现了骆鹏和向晓东的账号。先翻看了下赵勇的,发现最近对话很少,虽然肉麻,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再看看向晓东的,竟然就只有两句献殷勤的话。

    刘宇知道,这次的重点就在骆鹏的记录里了,按捺着激动焦虑翻看起来。快速的全部浏览了遍,刘宇把手机放回原位,下楼关掉电视,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刘宇梳理了下刚才看到的信息,终于大概的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上周他们陪妈妈逛街的时候似乎立了什么功,妈妈答应给他和向晓东个福利,尺度不超过做爱。

    当天晚上骆鹏就通知妈妈,他们想看脱衣舞,而妈妈似乎真的是很认真的要奖励他们,毫不含糊的答应,准备周的时间,给他们跳场完美的脱衣舞。

    骆鹏又趁机提出,他们那天能立功,还是因为赵勇提议起来找她,虽然赵勇没来成,但是功劳也应该算他份,希望能让他来起看。以妈妈对赵勇的态度,显然是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当骆鹏提到尺度的时候,妈妈豪爽的表示,直跳到全脱光,身上有根线都不算完。

    接下来的几天,妈妈应该是直在准备,专门定做了这套舞裙,没想到被自己打断了。

    刚才吃饭前,骆鹏玩手机的时候就是在给妈妈发信息,说妈妈没跳完,他们很伤心。妈妈则是大方的答应明天重新跳,然而骆鹏还不依不饶,说已经看过遍,再重新条就像吃嚼过的馒头样,他们期待了周的福利,感觉全都毁了。

    妈妈问骆鹏想要怎么弥补,只要不超过尺度,都可以答应,骆鹏没有回答,只说等会儿再说。下面是条语音通话记录,时间是饭后妈妈在厨房的时候。刘宇没法知道内容,但是显然,骆鹏在语音通话里跟妈妈商量好了,明天重新跳舞,只是不知道还增加了什么内容,作为今天的补偿。

    “看来他们俩这个功立的不小啊”,刘宇感觉到,妈妈是真心实意的要好好奖励他们下,只要不超过做爱,尺度根本不在乎。只是不知道他们提到的那个什么叔叔是谁,妈妈似乎很鄙视那个人。

    知道了真相的刘宇不再胡思乱想了,专等明天看个全场,只是需要防止明天再被妈妈支出去太久,这个就需要自己仔细留意了。

    想到这里,听到妈妈洗完澡出来的声音,刘宇起身跑进妈妈的房间。黑暗之中,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起,会儿的功夫,房间里就只剩下女人高亢的尖叫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第二天上午,玉诗拉着刘宇出门逛街,副热恋中的小女人模样,不过刘宇直留意着周围有没有新的菜勺出现。

    路小心翼翼的刘宇,终于发现了可疑之处。妈妈出门的时候,手袋里有副太阳镜,每次进入室内,就把眼镜摘掉,出门的时候再戴上。可是自从去喝了会儿茶以后,就没再看到过。

    刚才在茶楼里,服务员和妈妈很熟的样子,显然是常客,刘宇猜测,妈妈应该是把太阳镜丢在茶楼里,等到对方联系她,就说让自己下午去取呢。

    这里离家很远,就算是自己用最快的方式,个来回,也要个小时的样子,这段时间可真的是够他们玩个大福利的了,不做爱,两个小时似乎什么都够了。“这个,这个真是要佩服老妈的智慧啊,都快把你儿子逼成福尔摩斯了”,刘宇心里疯狂的吐槽着。

    这怎么办?刘宇焦急的想着对策。不得不说,偷窥妈妈给同学跳艳舞,这个动力是在是够大,刘宇觉得自己现在无论是观察力还是分析能力,或者思考速度,都远超平时。在听到妈妈接了个电话,并且说会儿打过去以后,就断定是茶楼打来的。在看到妈妈去了商场洗手间之后,就知道妈妈定是已经跟茶楼说好了。

    现在,只要看看妈妈会不会带着自己回茶楼,就能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不是完全正确了。

    玉诗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已经破解了她的计划,带着儿子取了车,就准备回家了。刘宇把买来的东西都放进车里以后,掏出手机按了几下。

    车子刚刚开出去几分钟,刘宇的手机就响了,刘宇接通以后说了几句,放下电话就要求下车,说是正好有个朋友坐火车路过本市,要去请他吃个午饭。

    玉诗没感觉到什么不妥,只是让他早点回家。刘宇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茶楼,直接走向收银台。

    收银台的女孩认出了刘宇,笑吟吟的问他,是回来取东西的吗。见刘宇点头,果然回身拿出了副太阳镜,另外还有个小小的化妆包。

    刘宇差点吓出冷汗来,没想到妈妈丢在这里的东西还不只样,尤其是这个化妆包,是妈妈出门必备的东西,里边有妈妈每天都必须用的化妆品。

    刘宇庆幸自己猜中了妈妈的计划,不然借口明天再来都不行,妈妈根本就没打算给自己逃避跑这趟的机会。

    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了点东西,刘宇回到了家中,先爬绳子把茶楼取来的东西藏在自己的房间,再重新进门。

    客厅里没有人,上了楼,就看到妈妈躺在床上,副疲惫的样子。刘宇走过去,边开口询问妈妈的身体怎么了,边装模作样的在妈妈身上乱按乱揉。

    玉诗把拍掉儿子作怪的手,笑骂道,“小色鬼,你会按摩吗,分明是来占妈妈便宜,妈妈只是有些累了,可能刚才被风吹到了,有些着凉,休息会儿就好了”。

    刘宇也不知道妈妈是真的不舒服,还是在为会儿派他出门跑腿打基础。又在妈妈身边腻了会儿之后,接到了赵勇的电话。

    “妈妈,我那三个同学昨天来咱么家没玩够,今天还想来”,刘宇转述着赵勇的话。

    “还来?今天可没有那么多精力给他们做菜咯,到时候只能吃面条了”,玉诗懒懒的开口。

    “没事,反正他们是来玩的,又不是专门来吃的”,刘宇撇嘴,反正醉翁之意不在酒,管它饭菜有没有。

    “那好吧,他们几点来?”玉诗仍然慵懒的躺着,没有点要起来的意思。

    “说是四点到”。

    “嗯,那就收拾下房间吧,早上也没打扫,你和妈妈起动手”,玉诗终于摆脱了柔软的大床,爬了起来。

    刘宇跟着妈妈收拾房间,心里吐槽,说不定今天早上不打扫房间都是故意的。这时候,玉诗的电话响了。

    “什么?哎呀,我都没注意,谢谢你啊……这样吧,我让……去取,对,就是上午和我起过去的那个……呵呵,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生出来的,怎么样,要不要给我做儿媳妇啊?”玉诗拿着电话说的很欢的样子。

    刘宇看着妈妈逼真的演技,心里佩服,如果不是早知道事情的原委,谁能猜到妈妈这只是个人在演戏。

    果然,玉诗让刘宇去取忘在茶楼里的东西,刘宇看了看时间,两点四十五。算计了下,果然,妈妈给自己的是个小时多点的时间,如果那三个家伙真的是四点来的话,自己完全可以赶回来。

    出了门,刘宇路出了小区,沿途留意着,想看看三个色狼是不是已经蹲在附近守候着了。再次用了20分钟绕路溜回了家,刘宇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没有什么声音,于是轻车熟路的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三个色胚已经来了,正在客厅里说话,而妈妈的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在换衣服。

    “我坐这了,你们俩也快点坐好,马上要开始了”,向晓东的声音传了上来。

    刘宇冒险张望了下,发现客厅的窗帘已经挡住,灯光亮起,三个人不是像昨天样并排坐在沙发上了,而是拿了两把椅子分别放在沙发左右两侧的斜对面。三人坐好以后,互相之间的位置正好是个等边三角形,彼此的距离大概有两米多远。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是赵勇,刘宇心里暗暗庆幸,会儿自己偷看的时候,赵勇的位置是最可能发现自己的,他坐在那里,即使暴露了也问题不大。骆鹏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样望去只能看到后背,下半身都被楼梯挡住了。

    刘宇偷偷爬回床后,等待着妈妈下楼,猜测着妈妈打算怎么弥补昨天的失误。直到听到妈妈下楼的声音,才爬回门边,探头去看,发现妈妈已经穿着件蓝色的长裙站在三个人围成的圈子中间,浑身上下有不少地方带着金色的流苏。

    “听说今天要加料?”向晓东兴奋的问。

    玉诗白了他眼,没有说话,转身走到旁边打开了音响,倒是骆鹏说了句,“看着就行了,规矩都没忘吧”,显然,他是知道今天的内容的。

    随着阵古典钢琴曲响起,玉诗的身体开始随着音乐缓缓的伸展,在三个人中间的空地上翩翩起舞,颇有东方古典乐舞和芭蕾舞交融的神韵。

    玉诗身上的长裙不但从脖子盖到脚,连袖子都直到手腕,可以说把身体遮的严严实实,配合优雅舒展的舞姿,哪里有丝脱衣舞的影子。

    要说这裙子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繁琐而保守,除了根宽阔的金色腰带突出了妈妈胸乳和腰部的曲线以外,其它地方简直颇显高贵。妈妈穿上了这个,立刻就变成了个古典美人。

    玉诗如个精灵般,在三人之间跃动着,偶尔会绕着骆鹏和向晓东的椅子旋转,三个少年尽管不懂舞蹈,却也渐渐的看入了神。

    忽然,乐曲变,变成了阿拉伯风格舞曲,玉诗的动作节奏随之加快,舞蹈动作也变成了肚皮舞风格。

    舞动着的玉诗,正转到向晓东面前,忽然用右手拉住左臂的衣袖,用力扯,“唰”的声,整条袖子被扯了下来,露出了条白藕般的手臂和圆润的肩膀,抬手甩向了呆子。

    向晓东把接住这条袖子,熟练的把袖子塞在了自己背后。这下,刘宇总算知道了昨天为什么没看到妈妈脱下来的衣服了。

    而玉诗已经水蛇般扭动着身体转向了骆鹏,个旋转,裙角飞起,已经到了骆鹏面前,双手搭在骆鹏的肩膀上,俯身低头面对着骆鹏的脸,同时条腿向后荡起,裙下雪白的玉腿惊鸿乍现。

    骆鹏毫不客气的吻住了玉诗的嘴唇,十几秒的热吻之后,玉诗推骆鹏的肩膀,起身准备离开,就在左手已经收回,右手即将离开的瞬间,骆鹏把抓住了还在身上的那条袖子,“嘶拉”声,又条雪白的手臂连着香肩暴露在少年们眼前,长裙重新变成了吊带裙。

    “哦哦”,赵勇和向晓东同时看向了骆鹏,眼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与贪婪。刘宇从门后呆呆的看着,明白了“加料”的意思,原来是他们可以亲自动手,想到妈妈身上的衣服即将被这几个少年件件的撕掉,刘宇也激动起来。

    玉诗摇动屁股扭回到中央,抖动身的美肉,长发随着头部的摆动而飘扬,胸部随着腰臀的扭摆而荡漾,脸上却是高傲与冷漠,金色的流苏在灯光下飞舞,刺激着少年们的双眼,尽显诱惑的风情。

    双手在柔软的腰肢与臀部之间滑动,循着音乐的节奏,玉诗渐渐扭动到了赵勇的面前。

    同样的俯身献上红唇,长吻之后,玉诗直起身体,同时小腹向前挺出。等到赵勇伸手抓住了玉诗长裙的腰际,才推他的双肩,向后退去,“嚓”的声,露出了洁白光滑的小腹,随后个旋转,围绕在腰间的衣料完整的剥落,这才用根手指按着嘴唇,退回了圈子的中央。

    跟随着渐渐激烈的舞曲,玉诗双手抬起,从长发开始,路向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修长柔美的脖颈,丰满跳动的乳峰,光洁耀目的腰腹,肥嫩扭动的丰臀。

    四个少年热血澎湃,盯着厅中美女狂野风骚的舞动,嗷嗷直叫,口哨乱飞,激动的期盼着下件衣服的剥落。

    在向晓东忍不住张嘴的时候,玉诗终于借着个剧烈的旋转,扑入了他的怀里,嘟起嘴唇,微闭双眼。

    向晓东看着眼前献吻的冷艳美妇,忍不住伸手去抓玉诗的豪乳,却被玉诗抬起手肘挡住了。只好报复般的狠狠吻住了令人垂涎欲滴的红唇。

    足足半分钟,玉诗才起身,发出微微的娇喘,轻轻的抬起条修长的美腿,脚尖点在了向晓东的大腿根上。

    向晓东如梦初醒,把拉住了长裙的裙角。“唰拉拉”,下半部份裙摆脱落,白生生的细嫩小腿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玉诗的身上,已经重新恢复到了昨天刘宇看到的状态。此时,玉诗身上的衣服已经变得性感而诱惑,她的舞姿也随之改变,她高举双手,紧闭双眼,带着迷醉的表情,甩动着长发,剧烈的扭动着臀部,金色的流苏剧烈的摆动,缓缓的退回了圈子的中央。

    衣着暴露的美妇,随着激烈而动感的音乐,如条美女蛇般妖娆的扭动着身体,痴迷的舞动。周围的三个少年整齐的喊着,“过来,过来,我要脱”。

    女体继续扭动,直到音乐再次变化,节奏更快,鼓点更劲爆。玉诗伏倒在地上,身体滚动,双腿轮流高高的举起,再次翻滚到了骆鹏的面前。

    玉诗双手撑地,上身抬起,头已经探到骆鹏的膝盖之间,仰头看向骆鹏。

    骆鹏慢慢的伸手,抓住玉诗的胸衣,玉诗双手用力撑,胸衣被撕掉,露出了内里闪着金色光泽的半罩杯胸罩。洁白的女体扭动着向后翻滚,好像截白玉莲藕在污泥中沉浮。

    楼上的刘宇震惊于妈妈这段舞蹈的编排,如此的出人意料,变化多端,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看着妈妈竭尽全力的表演,讨好着自己的同学们,刘宇激动而又烦躁,忍不住伸手去裤子里掏摸。

    玉诗已经重新站了起来,摆动圆臀,双手在乳房到腰臀之间反复的游走。身体扭动之间,又到了赵勇面前。

    赵勇迫不及待的伸手拉住了剩下的半截裙摆,玉诗转身背对赵勇,疯狂的左右摇摆的臀部,仿佛急于摆脱钓钩的鱼儿,嘴里发出微弱的呻吟。

    好像终于不堪承受,玉诗跪趴了下来,挣脱了鱼钩,裙子彻底离体而去,露出了腰间条金色的细细链子。

    链子上垂下密密麻麻的金色流苏,足有尺多长,重新站起身的玉诗,回到了舞台中央,随着密集的鼓点,妖娆的扭动着身体缓缓的旋转,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她身体的所有角度。她身上只有三片金色的点缀,其它部分已经暴露无遗。脸上充满了野性的风骚,臀部扭摆,不时的前后耸动,副母兽发情的姿态。

    少年们都知道到了关键时刻,捶着大腿吵闹着,“脱,脱,奶子,奶子,脱”,旋转扭动了足有分钟,玉诗双手背后,长发甩,胸罩打开,对豪乳跳动着挣脱了束缚,尖端的红豆在雪亮的灯光下摇荡出淫浪的轨迹。

    玉诗双手平身,手拿着刚刚脱下来的胸罩,上下绕着圈子圈甩动,不停的变换着身体的方向,上身激烈抖动,饱满的双乳上下弹跳,左右摇摆,摇出阵阵诱惑的乳浪。

    脚步再次开始移动,贴近了向晓东,玉诗带着热情的笑容,把胸罩伸到了他的眼前。向晓东已经被这不断变化的喷血热舞刺激的快要丧失理智了,喘着粗气,口咬住了胸罩带子,红着眼盯着眼前半裸的美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失控。

    玉诗挺胸,抱住向晓东的头,把他的脸埋进了自己赤裸的双乳之间,随着音乐的节奏,上下挺动身体,摩擦着少年通红的脸。

    就在向晓东大吼声,伸手来抱的瞬间,玉诗推开了他的脸,回身退向了骆鹏。这时候,她的全身上下,已经只剩下条金色的腰链挂着圈同样金色的流苏。

    流苏很密集,玉诗的臀部像个小马达样快速抖动,透过飘扬的流苏,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风光,甚至不能确定还有没有内裤隐藏。

    玉诗的表演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这时候的她,站在骆鹏分开的两腿之间,双手抱在头后,仰头闭眼,跟随着音乐不断的扭动着腰臀,带动着巨乳的跳跃。

    骆鹏紧紧盯着眼前的女体,克制着没有伸手。玉诗已经在他的腿间扭动了两三分钟,激烈的舞蹈消耗着玉诗的体力,身体上已经蒙上了层细密的汗珠。

    扭动之间,玉诗的身体也在缓慢的旋转角度,就在玉诗又次转到背对骆鹏的时候,骆鹏终于快速的伸手,在金光闪烁的腰链上拉,彻底让眼前的妖艳女人变得丝不挂。玉诗随着这个动作双臂展,停了下来。

    向晓东盯着玉诗完全赤裸的身体大声叫好,赵勇拼命的鼓掌喊着“骚”。骆鹏看到玉诗的扭动停了下来,忽然伸出手,“啪”的声搧在女人圆滑的屁股上,打的丰厚的臀肉阵颤摇。

    “嗯”,玉诗被这巴掌拍的身体前冲,回到中央,却仍然高举双臂,分腿半蹲,屁股向后挺出,下下的画着圈,风骚的摇动,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楼上的刘宇,在妈妈身体转动之间,清楚的看到,妈妈双颊酡红,呼吸粗重,大腿根处已经泛着水光。情欲已经在冲击她的心灵了。

    随着舞动,玉诗的屁股转向了向晓东,向晓东也兴奋的伸出手,“啪”的声打在赤裸的肥臀上。

    “啊”,玉诗仰头,难掩羞意的叫着,却仍然保持着舞蹈的动作。

    当玉诗的屁股无助的伸向赵勇的时候,赵勇伸出手,在大开的双腿中间捞了把,带出手的湿滑。

    “唔”,玉诗逃离赵勇,回到三人之间,随着阵细密的鼓点,音乐结束了,玉诗也同时侧卧在地,抬起条玉腿用手抱住压在头侧,双腿摆出了个“”字,停止了动作。

    地上的美妇,全身赤裸,双腿大张,朝天的蜜穴湿漉漉的蠕动,呼吸急促的保持着收场的动作。

    三个围坐的少年支着帐篷,直勾勾的盯着地上中门大开的艳妇,久久没有出声。直到玉诗收腿撑地,站起身来,才纷纷拍手鼓噪,大叫过瘾。

    “好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可累死老娘了,我去休息,你们收拾房间”,玉诗给了少年们个勾魂的白眼,抱怨着。

    看着眼前带着细密汗珠的白花花美肉,向晓东忍不住拍着大腿,“阿姨等会儿再穿衣服嘛,让我们再看会儿吧,累了可以来我这里休息啊”。

    “不行的哟,今天就只能到这里了呢,赶紧去干活吧,不然就没有下次了”,玉诗扭头朝他眨了眨眼,转身晃动着光溜溜着身子上楼,进了自己房中的卧室。三个少年只能开始搬椅子,收拢各人手中玉诗脱下来的衣服,恢复着客厅的原貌。

    刘宇看了看表,再有十几分钟,自己就“该”回来了,悄悄的翻身下窗,绕了小段路赶了回来。

    路上,刘宇脑子里都是妈妈周旋在几个同学之间,身上的衣服件件脱落的样子,不知道当时妈妈心里是激动还是羞耻,妈妈腿间粼粼的水光是那么的妖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