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干翻一切h > 【干翻一切】(2)
    作者:大惊小怪2016-08-17

    玉涵莲步轻移,来到男子面前有些激动,期盼的望了男子一眼“夫君,玉儿要运行功法,把蓝壁罩里面多日来提纯的浪水真水,吸入丹田之中方便夫君吸收修炼”

    玉涵甩动自己那丰满圆硕的翘臀,一个纵跃来到铺团之上,盘腿坐下。ωWW。βáйΖhǔ0零一。℃om

    双手掐诀,杏口微起,晦涩咒语吐露出来。

    随着功法口诀响起,只见自己那粉嫩嫩阴唇外,蓝色照壁,缓缓变澹,彷佛有无形之物在操纵着一般,而这个蓝色须弥空间里面大量的“浪水真水”

    却是在被丹田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吸入,玉涵先是感觉自己的小腹微微隆起,随后吸入的速度加快,导致腹部也是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感觉自己像是,一位“十月怀胎”

    的孕妇一般。

    隆起的肚子当中满是自己骚逼里的淫水,满满一肚子骚水,想到这里雨涵满脸羞涩,低下娇羞魅惑娇首,如秋水般的眼眸,望向自己的夫君,似羞似恼,少妇姿态十足。

    居然发现夫君竟然撸动自己那粗大的肉棒,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这更加让玉涵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玉涵每每想到自己那骚逼,时时刻刻流出的淫水,现在一滴不少的流入自己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子宫。

    而玉涵现在就像是一位孕育孩子的母亲,腹部高高隆起,只是这位孕妇身无寸缕,肤色白嫩,满了羞涩,春情流露,此女只会天上有,人间哪能见几回。

    在看我们的大门主,放下撸动肉棒的大手,挺着大屌,有些急切的走向自己的夫人,满脸的猴急之色,速度由于过快,大肉棒也是左右晃动。

    “夫人,为夫今日特地前来,为夫人接生,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

    想不到门主大人,堂堂一个金丹后期大高手,居然也是如世俗戏子一般,喜欢这些花哨的挑逗。

    玉涵有些恼怒,自己这夫君明明知道自己,如孕妇一般的肚子是修炼功法导致,却是每次与自己操逼干穴之时,每每都要调笑取笑自己一番。

    真是讨厌至极,就是真怀孕也不不能这样调笑自己。

    玉涵似是要“惩罚”

    一下自己的夫君,面色一寒,娇首扬起,怒目看相自己的夫君,目光如剑,好像下一秒就要用飞剑砍死面前的“登徒浪子”

    一般。

    眼看夫人面色不愉,门主大人道也不惧,一个“饿虎扑食”

    扑向玉涵,门主用那大手往玉涵骚逼摸去,大手刚刚触及玉涵的大阴唇,满手的湿滑粘稠,只是轻轻的一模,就是满手淫水。

    这也不能怪玉涵,一但解除蓝色光照,由于没有光罩的束缚,导致玉涵这八十一天的淫水,如洪水一般流出,虽然玉涵把大部分淫水吸入自己子宫之内。

    但是毕竟不能如功法自带的须弥光罩来的有效,这也是一但解开蓝色照壁,必须与修炼“守阳浪水决”

    的男子合体双修。

    否则浪水流完,轻的是自己的法力会流失很多,重的是功法不能再有寸进,毕竟浪水淫水当中融入自己的精元精血。

    表面上看只是解开蓝色光罩会流失浪水淫水,但是这些流失的淫水当中包涵了自己修炼的精元和法力。

    玉涵此时阴唇私处被夫君大手抚摸玩弄,有些丝丝舒爽从自己那阴蒂,传递入自己全身穴窍之中,有如许多蚂蚁爬动。

    虽说现在自己在被夫君玩弄下体,但是面色依旧,并没有应为被玩弄阴唇阴蒂而有所改变。

    男子看着怀里的妻子,一双大手真正扣挖着娇妻的骚逼,看到妻子面色还是不快,微微一笑,双手勐的用力把玉涵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再用自己的双脚从后面固定住妻子的脚弯处,这样一来玉涵的双腿只能大大分开。

    把藏在大腿根部的骚穴暴露在空气中,男子双手各自捏住,玉涵的左右大阴唇,轻轻地向两边拽着,一松一紧,像是大阴唇在开口说话一般,无形的话语飘荡在密室当中,淫荡十足。

    男子收回双手,双手已经是淫水满部,水光闪闪发光,还有一丝丝淫糜的气息钻入鼻中。

    男子把手指缓缓靠近自己的嘴唇,伸出舌头,舔食着手指上面爱妻分泌的爱液,一根手指舔完换下一根,当把全手的爱液全部舔完,满了陶醉神色,彷佛吃了什么精进法力的丹药一般。

    看着有些吃惊望向自己的爱妻的时候,门主微微一笑“呵呵,夫人,居然还是甜的呀”

    门主努力做出浮夸的表情,面目表情有些怪异,还伴随着貌似憨厚的傻笑,门主为讨好道侣也是拼了,也为今天自己的“性福”。

    “噗呲”

    玉涵听到夫君的话,有些忍俊不禁,又有些欢喜,居然没有把持住笑了出来。

    真是美人一笑百媚生,彷佛这一笑此地的天地元气都跟加的充盈起来。

    看到玉涵笑了出来,男人也是会心一笑,精神也是放松不少,随之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单手抓住玉涵那浑圆硕大的大奶子,使劲的搓揉捏弄玩耍,大奶子被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奢华淫糜,尤其是从后方玩弄,女人的双乳,这种感觉就是比正面玩弄跟加刺激,好比男人都喜欢从后面操干女人一般,这有种征服的快感。

    “夫人,不要在为为夫的一句话无心之语,而生气了,看看为夫大肉棒,都已经快要爆炸了,还请,夫人体谅体谅为夫”

    门主不停的轻吻着玉涵的如玉般如丝双肩,再其耳边细声细气的说着,自己的“小心思”

    还时而观察这娇妻的脸色,这也不是门主怕了玉函,毕竟夫妻行房,还是双方愉悦为主,带着情绪做爱,终归有些不妥。

    玉涵依旧不理,嘴角微微上扬,彷佛有种不可告人的心思在里面,反而让其女儿家姿态十足,跟是别有一番人妻的羞涩韵味。

    门主平时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一言九鼎的男人,说也说了,劝也劝了,看娇妻还是这样一个态度,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站起身来,一条黝黑的大肉棒暴露在这修炼禁室之内,来到妻子的面前,单手抚摸着,玉函有些羞涩潮红的脸庞。

    此时此刻是那么的温馨幸福,看着自己的手指滑过韵红的双腮,慢慢来到玉涵骄阳似火的红唇上面,玉涵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时候了,杏口微张,晗住了夫君那放肆的手指。

    舌头如一条灵蛇一般,缠绕指间,咬一口吸一口。

    感受到手指被林巧的舌头包裹,那种感觉湿湿滑滑,如丝如绸。

    收回手指,看着手指之间妻子那晶莹剔透的口水,门主握住自己大肉棒,把手指上面的口水抹在了自己那爆炸的龟头上面。

    看到夫君这样的做法,玉涵似是看到了某种心照不宣的信号一般,莲足轻移,来到石床之上。

    看着妻子去往夫妻两的“爱床”

    的时候,门主会心一笑,妻子向是一条母狗一般,趴在石床上面,修长白皙的双腿,大大向两边分开,大小阴唇暴露在男人面前,乌黑的阴毛像是要保留最后的一丝矜持,坚定不移的守护在骚逼两边,如尽忠职守的卫士,丝丝淫水如蜘蛛丝一般,粘稠的,垂落在双腿之间,场面多么淫靡使人犯罪,现在只要是个带霸的,估计都会想要其上这匹貌似怀孕的母狗。

    由于现在的姿势,导致玉涵的肚子跟加下垂。

    一条怀孕的母狗,光想想都刺激异常,跟何况就在我们位高权重的门主面前呢?“夫人,你真美,能跟你做双修道侣,真是我一生的幸运”

    门主从后面抱住玉涵的腰臀,单手握住自己的大肉棒,肉棒在淫水泛滥成灾的阴唇外面摩擦刮弄,另一只大手,用力捏弄玉涵,饱满硕大的乳房。

    感觉到自己的阴唇被夫君那,恼人的肉棒玩弄,酥酥麻麻的快感传人大脑,每当以为快要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肉棒又会退出小阴唇的位置,改为攻击自己的阴蒂。

    “夫君,不要捉弄玉儿了,快点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玉涵有些不能控制自己欲望了,那种瘙痒那种酥麻,都让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要暴走一般,多么希望那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操入自己的淫穴之内,不需要那种怜香惜玉,不需要那种温柔体贴,只是希望那种勐烈的撞击,狠狠地操到底,狠狠地干入自己的子宫之中。

    “哈哈,我最喜欢此时此刻的玉儿了,我就喜欢你这放荡的样子,真是欠干的女人,要不是修炼这功法限制,我非要天天操你这骚货,让你天天光屁股在床上等我,不给你穿衣服”

    门主有些歇斯底里,双目怒睁。

    此套双休功法,男修部分并不完全,有些后遗症,这也是夫妇二人修炼到金丹期才发现的,这时候想要换双修功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每次都这样,夫君肉棒接触自己分泌的“浪水真水”

    的时候,都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有些暴虐,这时候玉涵也只能尽量满足夫君了,毕竟自己是那么的爱他。

    男人单手抓住玉涵的如丝般的长发,像是抓住了一匹战马的缰绳,男人用力拉住长发,玉涵本来低首等待着夫君的大肉棒的进入,此刻硬生生的被夫君拉起有些兴奋潮红的面容,有些痛苦的娇首上面有丝丝的无奈,虽然此刻夫君有些不在那么怜香惜玉,但是那种暴力的手段也是让玉函感觉,激情亢奋,有种被完全征服的快感。

    看着面前的道侣被自己拉住头发,上半身微微往后方弯曲,有如一个拉满躬弦的武者。

    门主嘴角一丝淫笑闪过,大肉棒在不犹豫,狠狠地往阴道里面冲刺。

    瞬间大肉棒就被阴道里面的,褶皱包围,那种紧紧握住肉棒的感觉,让其无法自拔,那种细长紧窄阴道壁,那种如同双脚踩进淤泥的那种,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感觉,不仅水多,每次想要拔出,反而跟加拉住肉棒往下拽的感觉,这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酥麻电流传遍门主全身,到达大脑之中。

    “骚货,现在满足了吧,今天一定要把你干的下不了床,干死你,干死你,啊啊啊啊啊”

    抓住玉函乌黑亮丽的秀发,一次次往后拽着,像是抓住战马的缰绳,下体一次次撞击着,娇妻那丰满硕大的巨臀。

    男人现在浑身上下白气缭绕,功法自行运转,每次大肉棒进入子宫都会吸收,里面的“真水”,由于淫水太多通过肉棒的挤压,现在玉涵双腿与夫君双腿都已经被自己的淫水打湿,床上地上也都是散落的淫水。

    每次男根跟玉函巨臀相撞,都会溅起一片片的水花,淫靡非常。

    “夫君,你太厉害了,噢…啊…,你的大肉棒,又进入…人家的…子宫了,不要停,玉儿…受得了…呀呀,花心……啊啊啊,对,就这样…把我当做一条母马…抓住玉儿的头发…对…用力拉…对对对,就这样…跟拉马缰绳一样用力拉…,噢…噢…噢…用力撞击我的巨臀…用大鸡吧狠狠的…干我的子宫口,啊啊啊…进入玉儿的子宫…真素服…呜呜呜…用力”

    玉涵此时此刻,忘记了自己乃是金丹高手,忘记了自己门主夫人的高贵身份,怎么能喊出如此话语,要是被门内弟子听到,自己还有什么威严。

    玉涵淫浪的叫床声,点燃了男人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细胞。

    大鸡吧一次次的撞击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像是征战的号角一般,缭绕在密室之中。

    “来来来,夫人为夫修炼也即将完成,“浪水真水”

    我也吸收了大部分,现在真在转换成法力,在此过程为夫需要休息一下,嘿嘿,借此时机,为夫也来帮助夫人修炼一番”

    最后重重撞击几下丰满的巨臀,把面前的娇妻送上了第一次的高潮,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男人拔出肉棒来到石椅上,玉涵趴在男人胯间,大肉棒上面水光流转,丝丝淫水顺着笔直的肉棒滑落到阴毛之上。

    玉涵伸出洁白如玉的手指,缓缓握住夫君的大肉棒,肉棒刚刚被握住,激动的连连跳动。

    玉涵有些羞涩,理了理垂落在面前的秀发,微微皱眉,似是看到了上面自己的淫水,毕竟吃自己淫水让其感觉很难适应。

    微微抬首,看到夫君那期待的目光,似有某种力量注入自己体内一般。

    毫不犹豫的低头,一口晗住了夫君的大肉棒。

    可能晗的太深了一点,居然咳嗽起来,小脸咳的有些发红,就在玉涵想吐出肉棒的时候,后脑被一双大手死死按住,而且大手居然还用力的又往下按了按,顿时口水从缝隙中流了出来,还有丝丝泪水流出眼眶。

    男人也是不管不顾,按住玉涵的头,大鸡吧一次次操干着,娇妻的樱桃小口,每一次都是狠狠插入食道,那种肉棒的酥麻感,在精神上已经超越了,阴道带给他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