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警示
    艾里森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那火力相当疯狂,从那一道道火舌就可以看出,艾里森是想把所有人都置于他密集的炮火之下。banzhu#001点com

    他不想留下一个活口!

    扎伊与秀古都从尼克的宿营方式吸取了经验,他们也不再睡在营地中心,而是找一个更加僻静的地方睡觉。所以,当手榴弹声响起时,扎伊跟秀古两人也早已不在法拉里的包围圈里了。

    但他们两人非常担心尼克的安全,也在偷偷寻找着尼克,并小心着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艾里森带着他的士兵在那堆尸体里面寻找尼克的踪影时,尼克正夹在艾里森的士兵里面。尼克只是在法拉里的队伍里偷偷杀了几个人,不过没有人发现他是暗藏的敌人。

    在这样漆黑的夜里,没有人认出他就是尼克,更不会有人相信尼克会藏在他们中间。

    “有人找到尼克的尸体吗?”

    艾里森站在营地的中央大声问道。

    “没有。”

    除了这样的回答外,再也没有更能让他兴奋的消息。

    艾里森把目光转到苏莫家族的一个带兵头目脸上,“你的消息可靠吗?为什么连尼克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艾里森相信,在那些反击的士兵里面根本就没有尼克。

    对于尼克,他还是有着足够的的了解,如果尼克在里面的话,他的反击将会异常凶猛,而今天他觉得反应太过平淡了,他甚至怀疑这支队伍会不会根本与尼克没有关系。

    “绝对可靠。他们用望远镜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尼克的脸!”

    那个头目非常肯定。

    “请问你现在看到尼克的影子了吗?”

    艾里森非常不屑的反问道。

    “也许……也许他趁乱逃跑了吧?”

    “我跟尼克交手过多次,没有见他逃跑过一次,至少没有一次是偷偷摸摸跑掉的!他的反击我是熟悉的,我可以这样跟你说,如果这次他真的在这群人之中的话,你我的脑袋也许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艾里森的语气里有几分对尼克的敬畏,同时又有几分庆幸。

    “艾里森,虽然我没有跟那个人交过手,但你也太吹捧他了吧?难道老兄是冒死带着我来到这里的吗?”

    那个头目非常怀疑的反问起艾里森来,他只知道带兵打仗是为了赢取功名,怎么会是送死?

    “可以这样说吧。”

    说着,艾里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那只被打掉了一半的耳朵。

    那人随着艾里森的手看去,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黑暗中搜寻起来:“加强警戒!”

    此时,他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险正悄悄向他逼近。

    尼克已经从一个法拉里士兵身上取下了一把弩,一枝箭搭在了上面。

    “飕!”

    那枝箭在黑暗中朝着苏莫家族的那个头目过去。

    巨大的力量将那枝箭射进了那人的左眼,然后又从他的右后脑穿出,人还没有倒地,他就已经没了意识。

    就在艾里森刚刚听到那枝箭的声音时,他就已经意识到了尼克的存在。他下意识的让整个身子向着一侧拼命跨出了一大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躲得过那枝带着强劲风声的箭。

    当艾里森看到他的同伴被箭刺穿了脑袋时,他的汗一下子从头顶上冒了出来。

    他有一种预感,只要藏在黑暗中的那个人想取他的性命的话,他是绝对躲不掉的,也就是说,这枝箭就是想要这个人的命的。

    “尼克!有种你就站出来,朝着老子来!”

    恐惧至极的艾里森此时却一反常态,摆出了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他拍着胸脯站到了有火把的明亮地方,将自己完全暴露出来。

    “艾里森上校,千万不要这样……”

    一个上尉立刻上前制止艾里森的这种冒险做法。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另一枝箭射中,而且那枝箭直接刺穿了他的喉咙。

    现在不仅是艾里森,周围的人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一齐在四周搜寻着。

    一个士兵非常警觉的立刻将手中的火把熄灭。

    “尼克,老子在这里呢,朝老子来呀!”

    现在艾里森已经非常清楚的看出了尼克的真正意图。尼克并不想杀他,至少现在还不想杀他,而是想以这种屠杀他的手下的方式来羞辱他。

    周围一片寂静,静得能够听到艾里森那急促的呼吸,但艾里森此时却以愤怒掩饰住了他的恐惧。

    艾里森的周围立刻涌上一群士兵,那种包围显然是要拿自己的命来保卫他们的军事指挥长官。

    但艾里森却愤怒的推开了他们。凭他对尼克的了解,这样的人墙岂能挡得住尼克的一颗子弹?特别是他身上那杆巴雷特步枪,就算有两道人墙照样会被打穿,尼克会几乎不让自己的子弹受到任何阻碍的爆掉他的头。

    几个士兵被愤怒的艾里森撞倒在地上,艾里森继续朝四周大声喊着。

    但依旧是一片平静,平静得让艾里森再也没有闻到那种杀气的味道。

    这次战斗,艾里森损失了三、四十人,而戴汉姆的士兵却仅损失十几个人,且戴汉姆的士兵还是在睡梦中遭到袭击的。现在就连艾里森也不得不承认戴汉姆是草原上的雄鹰了,如果连这样的本领都没有,戴汉姆或许根本无法在这片土地上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下去。

    除了那三十几人外,苏莫家族的武装还损失了二十多人,另外还有两个尉官。

    一个是被尼克刺穿了喉咙,一个则是被洞穿了脑袋!

    虽然伤亡的数量并不大,但两个尉官的死相都非常恐怖,让苏莫家族的人感到一股刺透背脊的冰凉感。

    尼克将那枝箭射向对方时,压根儿就没有去想那是谁,他只是想让艾里森活下来,让他一直活在这种恐怖之中。尼克知道,这种恐怖对一个人的打击是会传染的,它早晚会传染给艾里森所有的手下,直到整个队伍都感觉到恐慌。如果现在就斩杀了艾里森,也许今后指挥作战的就会是鲍威尔了。

    尼克在那一次交锋中,已经感觉到了鲍威尔的深藏不露,至少暂时他要避开这个危险的人物。

    这次只杀偏将不杀主将的做法让苏莫家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且这种打击将会很快动摇其他加入法拉里集团的家族。

    多年的游击经验让戴汉姆的人非常擅于在遭到突袭之后,迅速集合。

    戴汉姆带头突围之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就几乎将所有人都集合了起来。

    “老大呢?”

    所有人都摇头,因为从战斗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人看到过尼克的身影。

    戴汉姆把目光投向扎伊与秀古他们,这四个人同样是摇头。

    由于扎伊与秀古他们是在外围从法拉里队伍背后进行袭击,所以他们最后发现了戴汉姆突围的方向,不然他们也很难在夜间找到戴汉姆的队伍,但他们同样没有一个人看见过尼克。

    “应该没事吧?”

    瘦猴犹豫的说,他只是凭感觉,老大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打死。

    戴汉姆也坚信尼克不应该会被打死。

    “你们有谁知道偷袭我们的人是谁?”

    “好象有苏莫家族的人。”

    “大多是法拉里的人!”

    戴汉姆猜测,这次的偷袭虽然没有机动部队,但并不表示艾里森是徒步而来的,他一定把那些重型车辆停在了远处。

    相对来说,苏莫家族就没有那么可怕了,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此时战斗结束,苏莫家族的武装一定会沿最近的路线返回大本营。

    “兄弟们不能白死!我们这就去报仇去!”

    戴汉姆轻喝一声,带着队伍朝苏莫家族的大本营急驰而去。

    日夜兼程前来向尼克报信的布兰琪,此时已经在车上用水平扫瞄仪侦测到了戴汉姆的队伍。

    她同样看到了艾里森跑到前面布阵的队伍——艾里森早就料到戴汉姆会反扑苏莫,所以在苏莫人马撤退的时候,艾里森先派出了一支作战能力极强的队伍提前埋伏在苏莫武装返回的路上,准备截击戴汉姆。

    然而布兰琪明明猜透了艾里森的布阵意图,却没有什么好办法来阻止戴汉姆。因为如果她出面的话,事情会很麻烦,她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让陛下陷入两难的境地,只好把车子调转了方向,朝尼克那边开去。

    听到了越野车的声音,尼克就立刻躲了起来。

    但尼克的影像却一直在布兰琪的水平测试仪上闪烁。

    布兰琪终于在车外面找到了尼克藏身的实际位置。

    她伸出一只胳膊,用手比划了开枪的手势瞄准了尼克的藏身之处。

    尼克有些奇怪,这么漆黑的夜晚,她是怎么看到自己的?

    “出来吧,我有话要说。”

    布兰琪对着他喊道。

    尼克知道,如果刚才不是自己先发现了布兰琪的话,她完全可以从背后向自己开枪。

    黑暗中,尼克慢慢的站了出来。他趴在那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因为车子里面的灯是开着的。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尼克已经感觉出来,布兰琪一定是凭着什么秘密武器发现了他的位置。

    “有一种笨鸟,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把头插到沙子里去,而把整个身体,特别是他的全部暴露在外面……今天我就遇到了这种大笨鸟。”

    布兰琪没有什么恶意的笑了起来。她是想提醒尼克,在地面之上的话,在这种仪器的搜寻下是藏不住的,哪怕仅仅只是暴露出一个头来。

    尼克朝车子仪表盘的上方瞥了一眼,发现了那个巴掌般大小的仪器。

    “怎样才能不被你发现?”

    尼克的上身几乎都要伸进车窗里了,他闻到了布兰琪身上那种特有的少女体香。

    “除非你挖个坑躺进去。”

    布兰琪从怀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递给了尼克,不过她的表情很高傲,整个过程中,这个女王身边的卫队长几乎没有正眼看过尼克一下。

    但这并不妨碍尼克对她的好感。

    这是尼克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女王身边的大红人,他有些贪婪的吸着车子里那种蛊惑人心的气息,就连她脸上那种冷若冰霜的傲气都那么令他陶醉。因为他实在看多了主动向他示好的女孩,现在这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高傲反而成了吸引他的一种魅力。

    “不想下来走走?这夜色多好呀。”

    尼克只看了一眼信中的内容,便与布兰琪套起了关系来。

    “你还是快去营救你的人马吧,如果他们继续前进的话,必定全军覆没的!艾里森早已将重兵埋伏在那里了!”

    说完,布兰琪立刻原地加大油门,将车子调过头来,驶进了黑暗之中。

    刚才两人对话的时候,尼克的确也看到布兰琪那个小仪器上面,有几个比较大的白色斑点群在慢慢移动着。他粗略的判断了一下,戴汉姆的行军路线应该就是苏莫人马返回的路上。

    尼克从那封信里得到了目前法拉里集团的组成情况。为了营救自己的弟兄,尼克赶紧背着他的巴雷特朝戴汉姆的行军方向追了过去。现在尼克的行走速度已经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更不能是他们比得了的。

    由于艾里森的计划更早于戴汉姆,所以在戴汉姆行动之前,艾里森就已经把他最具战斗力的一支队伍埋伏在了戴汉姆必经的地方。

    从那个水平扫瞄仪中可以看出,此时戴汉姆应该还有不到十公里就要到达艾里森埋伏的地方了,如果不能在这之前截住戴汉姆的话,戴汉姆将会损失得比刚才那一仗更加惨重。因为刚才那一场突围战,虽然表面看上去非常被动,是处于被偷袭的位置上,但艾里森同时也不是非常清楚戴汉姆的准确位置,且戴汉姆人马宿营的位置相当分散,难于一举歼灭;然而现在戴汉姆前去追击苏莫的人马,却很容易被埋伏在途中的艾里森武装打个措手不及,因为戴汉姆的队伍过于集中。

    就在戴汉姆还有两里路就要进入艾里森的伏击圈时,尼克终于赶了上去,提前插到了戴汉姆前面。

    他手持着巴雷特站在道路中间,虽然在夜间,但他那伟岸的身影还是让戴汉姆老远就看到了他。

    戴汉姆立刻举起了手,下达了停止前进的命令。

    “怎么了?”

    后面的人并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们埋头一个劲的朝前走着,只想赶上苏莫的人马并给他们痛快的一击。

    “那人是不是我们老大?”

    戴汉姆不敢相信老大会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所有的人都立刻停了下来,一齐朝着道路中间那个高大身影看去。

    那个人影终于动了,他一步一步的朝这边走来。

    尼克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戴汉姆这些人,特别是扎伊、秀古和小个子他们更是激动不已,因为没有了尼克的话,他们就没有了领袖,也就失去了奋斗的方向。

    “老大?我是戴汉姆呀?”

    尽管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但戴汉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停止前进。”

    尼克沉声说道,戴汉姆与扎伊他们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

    直到尼克来到跟前,戴汉姆才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老大?现在可是报复他们的好机会!”

    “艾里森已经在前面埋伏下人马了,现在前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尼克并不想做过多解释。

    “但我们不能就这样被苏莫家族给卖了!他们不但敢明目张胆的投靠法拉里不说,竟然还向他们提供情报,一起偷袭我们!如果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的话,其他家族也会仿效他们的,到了那时,我们的处境就会更加困难!”

    戴汉姆说得苦口婆心,他很尊重尼克的决定,但这一次他却有些控制不住了,因为他觉得这是报复苏莫家族的最好机会。

    “我已经除掉了苏莫家族的两个尉官,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警示了。如果咱们不再往前半步,艾里森一定会气破肚皮的。”

    尼克没有想方设法的劝解戴汉姆,而是自我得意起来,他这种得意自然而然的感染了戴汉姆。

    “已经除掉了他们的两个尉官?”

    戴汉姆听到这个消息异常兴奋,两个尉官对苏莫家族这样的武装来说,已经相当惨重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也是为了让戴汉姆相信他的判断,尼克让戴汉姆带着队伍从另一条道路直奔苏莫大本营;他则带着扎伊、秀古与戴汉姆的一名手下继续前行。

    四个人并没有沿着道路前进,而是从一侧迂回过去。

    当尼克将一枚手榴弹扔到了艾里森的队伍里时,马上响起了一阵惨叫,埋伏在那里的艾里森人马立刻暴露了出来。

    这时,戴汉姆的手下才相信尼克没有骗他们。

    戴汉姆的那名手下跟尼克两人相距不到一米,在黑暗中,他向尼克竖起了大姆指。这次他是更加由衷佩服尼克的本领了,他越来越觉得尼克不仅是一个无人可匹敌的单兵,同时还是一个不错的将才。

    从那一次岗哨的配置到这次情报的获得,都让戴汉姆的手下心悦诚服。

    “妈的!是谁弄响了手榴弹?”

    艾里森的一个手下负责这次的伏击任务,他没有察觉已经有四个敌人摸到了自己的身边,还以为是自己的部下不小心弄响了手榴弹。在那一声中,大概有五、六个人被炸死,如果是走火的话,也不会有人回答了。

    根据对戴汉姆行军速度的估计,这个时候戴汉姆的队伍应该早就到了,但到现在却没有一点动静,于是那个小指挥便立刻派人到前面去查看。

    结果回来报告的人说,根本就没有看到戴汉姆的半个人影。

    “艾里森完全是在拿我们寻开心!”

    小指挥长愤愤说道,他带着好几百人在这里等候了将近三个小时,却等来了这样一个结果!他当着自己部下的面指责不在场的艾里森,目的就是想显示自己的高明,同时指出艾里森的无能与瞎猜测。

    “老大,干掉那个家伙吧!”

    戴汉姆的手下看到远处那个小指挥官在发牢,忍不住想给他一枪,而扎伊也想收拾那个家伙。

    “如果你开枪的话,就会有无数颗子弹朝这边打过来的,我们还能逃得出去吗?”

    尼克轻声笑了笑说道。

    因为只要行踪暴露,他们就会置身于对方猛烈的炮火覆盖下了。现在他还不太敢相信哈雷博士对他的测试,自己的肌肉能够承受多大的打击力,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握,所以就算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敢把自己置身于对方的炮火之下。

    尼克带着这三个人悄悄离开了那个伏袭点,由于这一带树丛较多,尼克才放弃跟他们开玩笑,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在较远的地方给对方报个信,以证明他还活着。

    艾里森本以为他布下的伏兵会把戴汉姆彻底消灭,但也万万想不到戴汉姆却越过了他的伏击圈,而直接奔向苏莫家族的大本营;苏莫家族的队伍刚刚回到大本营,本以为没有任何危险了,但戴汉姆的人却早已埋伏在距离大本营不到两公里的路上。

    戴汉姆的突然袭击让苏莫家族措手不及,一时间整个队伍溃不成军。

    戴汉姆第一次尝到偷袭别人的美妙滋味。现在他对于尼克的佩服已经到了五体投地的境界。

    按照一般人的思维,会认为可能是取消了追击苏莫家庭的武装行动,而不会想到是采取越过敌人伏兵这一招。

    显然尼克的这次指挥已经超出了艾里森的思维模式。按照艾里森的想法,戴汉姆没在伏击圈里被全部消灭已经有些离奇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戴汉姆的队伍会选择另一条道路偷袭苏莫的大本营。

    当艾里森听到苏莫大本营里响起激烈的枪声时,他已经离开那里很远了,等他带着人马前来援救时,战斗早已结束,整个苏莫家族的武装仅在这一次战斗中就损失过半。

    这一次苏莫家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从此将一蹶不振——这正是尼克的目的。

    不过这次的战斗策略是尼克得到了布兰琪的消息之后,才临时想到的。

    也正是从这次战斗开始,尼克才真正想到了战斗策略的问题。

    但尼克并不打算立刻袭击后面几个已经加入法拉里集团的家族,毕竟如果苏莫家族的教训能够引起其他几个家族的注意的话,他将会省掉不少精力。况且他并不指望所有家族都会因为害怕而不接受艾里森的指挥,他只是相信肯定会有铤而走险的人。

    于是,尼克决定让戴汉姆的队伍暂时藏匿起来,不让别人找到这支极具战斗力的武力;他却只身带着扎伊几个人继续在各个地方活动。

    布兰琪回到王宫后,立刻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向温莎女王作了报告。

    她认为,尼克如此频繁的活动,会让法拉里逐渐成为新的武装中心与政治中心,这对于女王的统治非常不利,所以她建议女王立刻将尼克收为王室的一员,并昭告天下。

    但女王却否决了布兰琪的建议。理由之一,就是她想借尼克的力量不断打击法拉里势力,最终取得她一人统治天下的成果。温莎女王是一个权力非常强烈的人,从她作为公主的时候,这一点就被所有人所公认。

    “如果法拉里将更多势力团结起来的话,尼克的处境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尽管布兰琪非常佩服尼克的单兵作战能力,但要与强大的法拉里家族对抗,尼克可真的几乎没有一丁点的胜算,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慑于法拉里的威而投靠到他这一边。

    “那么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温莎女王并非一意孤行的人。

    “除非陛下肯在武器装备方面给尼克更大的帮助。”

    布兰琪对戴汉姆的武装还是有一些的看不起。在她看来,与法拉里的家族武装相比,戴汉姆的武装实在可怜得很,如果不是凭戴汉姆几乎每天都在进行军事演习一般的生活,恐怕戴汉姆早就被艾里森给消灭了。

    “你估计这大约需要多少经费?”

    温莎女王终于同意了布兰琪的建议。

    “至少二百万金币。他们现在连几辆像样的车子都没有,机动作战能力近乎为零。如果有了机动作战兵力,他们就如虎添翼了!”

    虽然温莎女王的实力算不上多么雄厚,但花区区二百万装备一支队伍,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我们突然添购这么多装备,会不会引起法拉里的怀疑?”

    温莎女王考虑得非常周全,现在她还不想把战火引到自己的身上来。

    “陛下不是有一个老朋友沙姆拉吗?如果由他出面购买一些,之后我们再让各个基地直接去购买,这样法拉里就不会有半点怀疑了。另外,尼克还有一些秘密支持者,如果把钱直接给尼克,由他自己找人去买也可以不让人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看来这两年来,你越来越进步了!”

    温莎女王不由得赞美起她的这位卫队长。

    “这不都是陛下熏陶出来的!”

    布兰琪得意之余不忘把温莎女王夸了一回。

    “那就照你的方案去办吧,但愿尼克这小子能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这要看我怎么安排了,如果他胆敢捅了什么篓子,我不会轻饶了他的!”

    布兰琪故意在陛下面前表现她的铁面无私,好象处处都在替陛下着想。

    温莎女王自然明白布兰琪的心思,娇嗔着瞪了她一眼后,将别处进贡来的几样水果赏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