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执着的凯琳
    这是处于瓦斯达与种子城堡之间的一家较大的公司——柯迈达,以生产重型机械配件为主业,他们生产出来的配件大部分都运到法拉里等比较知名的公司。ъǎЙzhu#○零壹嚸cοΜ

    此时尼克带着戴汉姆的人马就在距离公司不到三公里的地方。

    上午的太阳刚刚开始散发它的威力,干燥的大地就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尼克也忍不住打开了车门,让平原上的风从窗子外面吹进来。

    一阵汽车马达轰鸣从远处传来,一辆越野车从柯迈达公司的大门里面急驰而出,在泥土路上扬起了漫天的黄尘。

    “呵呵,不会这么迅速吧?”

    尼克的脸上浮现了掩饰不住的笑容。

    五分钟之后,那辆车子一个急煞,停在了尼克的车子旁边。车门打开,一个秃顶的老头从车子上被人扶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尼克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对照着这个秃顶的老头看了看。

    “费……舍尔,你……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老头被眼前这种阵仗吓得有些口吃。

    “请上车再说吧。”

    尼克一脸严肃的说,他的目光从老头的头顶越过去,看向了柯迈达公司的大门。他不知道是这个公司的反应过于迟钝,还是戴汉姆把事情做得太好,门口好象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尼克现在才觉得应该让爽子跟着他,至少她的神枪法能够派得上用场,如今他只能依靠扎伊和秀古两个人了。

    按照尼克的吩咐,扎伊先往南开了一段路,然后又折向东边去。尼克的队伍远远的越过了沙姆拉的种子城堡,继续向西行进。

    第二天,扎伊跟秀古两人就带着爽子一起来了。

    基地会同意让爽子回到尼克身边,全凭尼克的一封信。海伦拿了信给艾丝看后,艾丝只是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不过这个决定却是以海伦的名义传达的,艾丝现在尽量避免让尼克知道是她在暗中帮忙。

    爽子的任务就是护送尼克将从那些公司里挖(准确的说应该叫抢〉来的工程师,秘密运到瓦斯达公司交到贝琳达手上。

    经过了半个月的努力,尼克几乎将所有名单上的人都帮贝琳达弄到了手。

    但对于莱诺·佩恩,尼克却拿不定主意了。因为他清楚这个人的重要性,更知道这个人不可用对付其他工程师的法子来挖角。

    最后,尼克一个人走进了莱诺公司,找到了莱诺·佩恩。

    但莱诺却没有想到尼克是带着这样的目的来见他的。

    “莱诺先生,要成就大事,只能你们两家联起手来了!”

    尼克说得相当真诚,而且非常迫切。

    “这是你的想法还是贝琳达的想法?”

    莱诺直言不讳的问道。

    “不瞒您说,在贝琳达的名单里并没有您的名字。”

    “那你为什么还要叫我去呢?我岂不是自讨没趣吗?”

    老人笑了笑。

    “我觉得贝琳达是害怕遭到你的拒绝,她一定不相信您会同意跟她合作的。况且,她还不知道您到底会不会同意她的这项计划呢。”

    “如果我不想去呢?”

    莱诺坐在躺椅上,看着这个在他看来很有作为的少年。

    “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我不可能向您承诺任何的待遇。”

    “呵呵,你为什么不替我想一想?如果我去了之后,贝琳达却不欢迎我,或者我的设计理念得不到实现,那我岂不是很尴尬吗?”

    听到莱诺这句话,尼克觉得有了一点希望。他立刻展开了攻势:“这一点您尽管放心,凭我对贝琳达的了解,她不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尤其是在技术方面,她一定会听从您的意见的。别忘了,您可是机械方面的老前辈呢!”

    “呵呵,或许我与贝琳达根本无法成为同谋,而且搞这么大的动作,谈何容易呀?”

    莱诺·佩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但也正是他这种叹息才让尼克觉得,这个老人心里正燃烧着一种炽烈的希望。

    至于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希望,尼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毕竟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想读懂一个历经几十年风雨的老人,未免有些妄想了。

    “如果您老不介意把自己的智慧全部奉献出来的话,我想贝琳达会亲自来请您的!”

    凭着对贝琳达的,尼克相信会出现这种情况。

    莱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与贝琳达之间不仅仅是性别的差距,更有年龄上的差异,对于战争的看法恐怕无法相同。

    另一边,听说尼克来到了莱诺公司,凯琳立刻赶了过来。她不顾父亲正跟尼克谈着正事,就闯了进门。

    “好个尼克,到了我家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凯琳嘟着嘴在两个男人面前撒起娇来,此时的凯琳完全没有了女将军的气势,变成小鸟依人的模样,还当着父亲的面,凯琳就迫不及待的搂着尼克亲吻了起来。

    “尼克是有要事跟我商量,你这丫头就知道胡闹,人家还没答应做你的未婚夫呢,就这个没出息的样子了?”

    莱诺站起来准备离开办公室,但凯琳却赶紧把父亲按到了椅子上:“我哪能把您赶走呢?我带他走不就行了?”

    看着女儿带着尼克离去的背影,莱诺开心的笑了。至少自己的女儿找到了她的真爱,这让他心里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出了父亲的办公室,凯琳带着尼克直奔她的办公大楼而去。

    两人一进房间,尼克就趴在凯琳的肚子上听了起来。

    “是儿子还是女儿?”

    尼克有些兴奋。

    “可能是个小公主。”

    凯琳摸着尼克的头,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

    尼克能够感觉得出来,凯琳有着做母亲的喜悦,同时她好象还有事情想告诉他。

    “老婆不只是想我了吧?一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尼克拥着挺着大肚子的凯琳坐下来。

    “没事就不能跟我亲热亲热了?好没良心,是不是到外面有了那么多的美女,就把我给忘了?”

    凯琳坐到尼克的腿上,双臂如蛇一般缠到尼克的脖子上。

    “是想给我找几个美女享用吗?我可是来者不拒的!”

    尼克抚摸着那隆起的肚子,很有成就感。

    “只想着女人的男人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为妻要跟你说正事呢!”

    凯琳将丰硕的贴在尼克身上,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胸脯格外丰满。

    “你不会决定今天就要跟我举行婚礼吧?”

    “我想把公司大权直接交给你!”

    凯琳非常坚决的说,看那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更不是一时的冲动。

    “为什么?”

    尼克不能理解,把公司交到一个外人手上?这太不可思议了。尽管他跟凯琳的关系已经到了非比寻常的地步,可是那毕竟是私人关系,整个公司不能由凯琳一个人说了算,更何况这还关系到资产的问题。

    “你看我这样的身体,适合继续管理吗?”

    “你不是还有助手丽达吗?她可是一个很不错的伙伴呀。”

    “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凯琳噘着小嘴把胸脯挺得更高了。她很希望与尼克之间有那种一点就通的默契。

    “呵呵,恕我太愚钝了,我真的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不想让你继续过那种天天被人追杀的日子,我要把莱诺公司整个兵权都交到你的手上,直接与法拉里对抗!我就不信法拉里还能有多大的能耐。”

    “你这是想害我还是想帮我呀?”

    尼克淡然的笑了笑。

    “难道你想拒绝我的帮助不成?”

    凯琳看到尼克那副不太想接受的样子非常生气,看来他把自己的一片好意当成驴肝肺了。

    “我现在四处打游击,别看法拉里叫嚣着要追杀我,但他把我怎么样了?他不但没有杀了我,反而天天在损兵折将!那么我为什么要拿你的公司去消耗呢?法拉里的厉害就在于,任何公司的基地对法拉里的炮火来说都是不堪一击的,难道你想让你的公司成为法拉里的炮灰吗?我可舍不得。”

    听到尼克的分析,凯琳一下子没有了主意,因为尼克的话非常有道理。如果单论每个公司的实力,法拉里的力量的确不容忽视,或者说,只要法拉里想收拾哪一个公司的话,那个公司都不可能逃过被消灭的命运。

    “按照你的说法,法拉里不就无人可挡了?我们就得束手就擒?”

    凯琳忽然回过了神,很不服气,她是个从不服输的女孩,更何况是在尼克与法拉里对抗的事情上。

    “那倒不是,如果我们首先出击的话,或许不堪一击的就是法拉里了!”

    尼克并不是没有自信,“我只是不想让你卷入这场纷争,而且你已经有了咱们的宝宝。”

    “难道我还没有卷进来吗?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孩子,而我也为你收留了索拉,即使我不想参与进来,也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没有退路,而且也不想找什么退路,你就把莱诺公司的一切都承担起来吧!”

    凯琳非常恳切的望着尼克的眼睛。

    她知道,只有把自己的兵力全都交到尼克手上,才会发挥更大的威力,她对尼克充满了希望;这让尼克不得不承认凯琳是个勇于承担的女孩,只是与贝琳达比起来,她没有贝琳达那样的心计。

    两人很久没有见面了,都很想云雨一回,但此时的凯琳已经挺起了大肚子。

    “我把丽达叫来吧?”

    凯琳未经尼克的同意就按下了铃。没一会儿丽达就来到了门口。

    “去陪尼克洗个澡吧,在我这浴室里就行。”

    凯琳微笑着对丽达说。

    尽管丽达期待已久,但听到凯琳这样安排的时候,她还是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一见到这个比凯琳还要成熟的少女,尼克顿时就来了兴致。

    当尼克放开凯琳朝丽达走过去的时候,丽达还是控制不住的有些羞涩,特别是她那秋波荡漾的眼神,既带着对饥琳的敬畏,又有着对尼克的爱慕。

    但毕竟不是第一次了,丽达几乎已经习惯了在凯琳面前跟尼克。因为那次两人在飞奔的越野车上就曾经被凯琳监视过,从那之后,丽达便与凯琳之间有些默契了。

    如果不是凯琳的肚子越来越大的话,她一定会陪着丽达一起跟尼克玩性游戏的。

    但她太想得到这个孩子了,她很想看一看,像她这么聪明又这么漂亮的女孩,跟尼克这样优秀的种子结合出来的结晶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她宁愿强忍着自己的渴求,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胎儿。

    浴室就在隔壁,中间隔着一道门,两人还没有走进浴室就开始脱起了衣服。而尼克更是非常荡的把手伸到丽达的胸前,抓住了她那丰满的。

    两人在莲蓬头下面一边亲吻着,一边相互抚摸起来,但这样站着,要想把那粗大的家伙塞进丽达的里却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凯琳虽然没有脱衣服,却也站在门口,看到这两人着急的样子,她一边笑着一边走过去,握着尼克的肉枪塞进丽达的里。

    刚刚塞进去,丽达就迫不及待的起来,同时她的嘴用力的吮吸着尼克的舌头,两人亲吻的热烈劲有如入了无人之境。

    一边亲吻一边,这种上下结合的方式对女人来说是最容易达到的,尤其是将女孩的后背按住并让她的胸脯挺起来时,女孩最容易兴奋,有时候会突然间就被送到浪尖上。

    尼克感觉到丽达那朵花蕾正硬硬的往上挺起,那是女孩到来的前兆。

    但这个时候尼克却突然放慢了节奏,又慢慢的起来。不过由于尼克的太过粗大,对的摩擦相当厉害,所以尽管尼克没有刻意要刺激她的想法,丽达也抑制不住那越来越强烈的潮水涌动了。

    “啊…………”

    丽达已经不顾羞涩的诉说起自己的感受,此时她的与她的香背,还有她那浑圆的都被尼克抚摸着,他的舌头也在她的玉颈上舔着。粗大的在她紧缩的里很有韵律的抽动,尽管不再是深插,但她却已经不堪摧折了,她微张着小嘴娇喘着。

    这时尼克突然将硕大从紧缩的里抽了出来。

    “啊……我要……”

    丽达迫不及待的去追尼克的,但尼克已经撤得老远,她只用手抓了一把,就从她的手里滑了出来。

    在一边看着的凯琳见势抢了过来,蹲子一把将那握住,送进自己的小嘴里吞吐起来。

    尼克按着丽达倒在了地上,分开她的双腿,俯在她的上慢慢舔着,那舌尖轻轻的卷起,钻入几分再抽出来,然后又舔进去,直让丽达销魂不已。

    “啊……痒死了……”

    丽达的娇躯在地板上不停扭动着,尼克也叉开了双腿,给凯琳宽敞的空间以吸吮他的大。

    凯琳舔了一阵后,竟也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躺到了地上,捏着那插进了她的里,慢慢的起来。

    她的滑润异常,但她不敢让自己过于兴奋,但那滑滑的感觉让尼克很快活。

    他慢慢的将插到她的洞里,然后又慢慢的抽出来。这样几个来回之后,凯琳就不敢再让他插了,而慢慢把身子从尼克身下抽了出来。

    尼克现在已经把丽达舔得死去活来的,之声不停。

    但他却没有再把插进她的里,而是托起了她的,借着她洞里流出来的水在她的戳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那里非常紧缩,根本插不进去,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还是钻了进去。

    “啊……好疼呀……”

    丽达不是在呻吟,而是在求饶了。尼克浅浅的了四、五分,又退出了三、四分,这样反复几次之后,整根竟然就尽根没入了!

    丽达顿时有一种被撑开的感觉,但同时也伴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而且随着尼克的不断,那地方也越来越舒服了。

    “哦……爽……”

    丽达努力扬起了她的双腿,如果不仔细去看,很难看出来尼克到底是插到了她的前面还是插到了后面。

    尼克两手握住丽达的使劲的揉搓,她的娇躯疯狂的扭了起来。

    凯琳也从尼克的背后贴上去,让她那丰满的胸脯压到了尼克的背上。

    尼克毫无顾虑的着,当丽达的身子开始颤抖时,他也感觉达到了。

    同时,凯琳突然感觉到尼克全身一阵颤抖,她知道这是尼克要,于是紧紧箍住了尼克的身子。

    尼克的粗大在丽达的里一阵,灼热的便喷出来。

    “啊……爽死了……”

    丽达兴奋的叫了起来。

    结束了与两个美女的欢爱后,三个人自然又转到了如何对付法拉里的问题上。

    凯琳坚持要尼克带着她的武装力量去主动向法拉里发起攻击。

    “你父亲也是这个意思吗?”

    尼克显得非常沉着。

    “为什么要听他的意见?他已经老了,他的看法未必适应这个时代的需求,这是一个年轻的时代,当然是你我说了算。”

    凯琳非常自信的说。

    “错了,那是未来的事。就目前来看,这个时代还不能算是属于你我的,所以我们应该听听他的意见才好。只要莱诺公司不刻意站出来与法拉里对抗的话,他就没有任何理由打击莱诺公司,这也正是其他公司与家族持观望态度的原因,你何必要做这个出头鸟呢?你现在要做的是保存好自己的力量,等我真正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

    “难道你要等法拉里把你追到天涯海角之后,才肯动用我的兵力吗?”

    凯琳有些着急了。

    “凯琳,只要你一天按兵不动,就会一直过着安稳的日子,能够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你的公司也不会因为我与法拉里的争斗而受到一点损失,难道女王陛下的实力还不如你们莱诺公司吗?”

    这一次,尼克觉得凯琳有些固执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顽固的女孩。

    “但你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呀!”

    “当原野上只有一头狼奔跑的时候,你也许连开十枪都不一定能打到它,但如果有十头狼在那里跑,即使枪法再差的人也可以打到一头的,明白这个道理了吗?”

    听到尼克的这个比喻后,凯琳终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尼克在莱诺公司被安排与索拉一起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戴汉姆的三百多人继续上路。

    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不让法拉里得以安宁。

    尼克将三百人马埋伏在一片树林之中,只带着扎伊和秀古几个人再次来到法拉里城堡外的那个镇上。

    不出尼克所料,他在镇上看到了坎蒂丝的身影,同时也注意到跟在坎蒂丝不远处的几个法拉里保镖。

    “坎蒂丝!”

    尼克大胆的叫了一声,坎蒂丝扭头看见了尼克。

    坎蒂丝身后的几个保镖也看到了尼克,那几个人几乎同时从风衣底下亮出了枪口,可还没有等他们开枪,尼克与秀古几个人的枪就已经响了,四个保镖登时倒了下去。

    坎蒂丝被尼克一把抱起,向远处的树林跑去。

    镇上的枪声引起了城堡的注意,不到五分钟的工夫,城堡里的装甲与越野车立刻疯也似的窜了出来。

    尼克没有回头还击,一路狂奔,后面的追兵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那片埋伏着三百人的树林。

    当艾里森的人马赶到那片树林里时,突然枪声大作。

    虽然戴汉姆的武器没有很精良,但还是有几挺火箭筒。几辆越野车顿时瘫痪在了戴汉姆的炮火之下。

    藏在树林里的伏兵并不好对付,即便艾里森虽然开着装甲车,却没有什么用武之地,损失了大半兵力后,不得不迅速撤了回去。

    尼克知道,如果把鲍威尔也引出来的话,麻烦就大了,以这样的成果收兵最好不过。之后,尼克便带着所有人马迅速转移到私密的安全地带藏了起来。

    艾里森沮丧的回到城堡,也没有得到法拉里的好脸色。

    “艾里森,你不会是专门去给尼克送武器弹药的吧?”

    法拉里清点了武器装备后,发现这次损失并不算小。

    “尼克真的太狡猾了,他竟然在树林里安排了伏兵,我们对尼克的兵力估计有误。”

    艾里森每次都能替自己的失败找到合理的借口。而鲍威尔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老管家,你看应该怎么对付尼克?”

    听说自己的夫人被尼克劫了去,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他从来没有遭遇过如此的挑衅。

    “只有联合多家力量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不知道其他家族是不是愿意卷入这场战争。”

    鲍威尔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那你就把能够参与进来的家族一一列出来!”

    法拉里决定做最后的拼搏了,刚开始是他主动追击尼克,但他却没想到尼克这么难以对付。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尼克身上,但却反而让尼克更加壮大起来。

    联合多家力量也是法拉里早就准备的方案,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采取这样的对策,毕竟这等于向其他人承认自己的无能。对很要面子的法拉里来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实在太需要勇气了。

    就在尼克藏在非常隐蔽的地方整顿自己的队伍时,法拉里的人也开始秘密的联络、纠集那些愿意跟他站在一起的家族加入消灭尼克的战斗中。

    第一个目标就是柯洛家族。法拉里知道了山木庄园的爽子与柯洛少爷婚约解除的消息,而这对法拉里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这让柯洛家族这次的参与完全可以说是师出有名。

    作为一个中等力量的家族,柯洛家族本不愿意卷到这样的漩涡里,但一方面自己的儿媳被人抢了去,另一方面法拉里又不断向柯洛家族施加压力,最后柯洛家族不得不答应法拉里的要求,派出一半的军事力量由艾里森统一指挥。

    另外还有三个家族也陆续在法拉里的威胁下,加入了对尼克的围剿行动。这样算来,一共有五家的力量了。

    不但有一部分兵力被法拉里抽调,同时各个家族都加强了戒备,只要哪一家遇到了尼克,都格杀勿论!

    而尼克并不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这天夜里,尼克带着三百多人露宿在一处并不算非常开阔的地带,这里距离加入法拉里集团的苏莫家族中心势力地区不过十公里。

    而苏莫家族的人很快就得到尼克在不远处宿营的消息。

    掌握着庞大讯息网络的女王也很快就得到法拉里联合四家势力对付尼克的消息,但消息却无法很快的传到尼克那里去。

    为此,温莎女王焦急万分,她派布兰琪日夜兼程朝尼克行军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惜女王并没有掌握尼克行军的准确路线。当尼克的队伍还在沉睡中时,法拉里的队伍已经悄悄的向营地中心逼近。

    幸好尼克从来就没有在营地中心睡觉的习惯,所以法拉里的兵力在布置包围的时候,正好从尼克的身边经过。

    为了提醒自己的队伍,尼克只好从那些悄悄行进的法拉里士兵身上偷了一颗手榴弹,并拉响了引线,那颗手榴弹在艾里森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下。

    戴汉姆听到那一声后,瞬间从帐篷里冲了出来。

    当戴汉姆发现敌人的时候,他的三百人马早已处在了艾里森的包围之中。

    而尼克没有暴露自己,一直混在法拉里的士兵中,他想寻找艾里森的位置,然后给他一个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