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雪中送炭
    小个子并不想在这个狂人面前示弱,他很清楚,如果对方想杀他的话,哪怕是他跪地求饶,对方也不可能放过他的,相反的,他们还会变本加厉让他出洋相。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而且尼克他们很快就会过来,要是让自己的大哥们——尤其是那个瘦猴——看了自己的笑话的话,就算活着也不会有什么意思的。

    小个子换了一副笑容朝戴汉姆迎了过去,他的笑容无疑是要让对方迷惑——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什么好方法了。

    当两人相距不到一米时,小个子突然聚集了全身的力气,握紧了拳头朝戴汉姆的捣了过去。

    小个子在盖拉尔学院的时候,就是以凶狠著称的,但他那时候也从没有用过全力去揍过哪一个人。现在不同了,哪怕他的力气有一丁点的保留,都会使他在这个汉子面前挫败。

    戴汉姆的确没有料到小个子会这么勇敢,竟然以这么凶狠的力道给了他一击,而且这一拳还正正的打在了他的心脏部位。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有着快速的反应能力,小个子的这一拳一定会让他喘不过气来。不过,现在他也不怎么好受,因为直到小个子的拳头压迫到他的心脏时,他的身体才有了反应。

    戴汉姆的反应并不是立刻做出反击,而是立刻启动他的腹肌对心脏的保护作用,他的脸上难以掩饰刚才挨到这一拳时,那种痛苦的表情。

    就在戴汉姆身子弯下的一瞬间,小个子听到了非常迅速的一阵枪栓响动声。

    但戴汉姆却立刻伸出一只手朝身后摆动,示意他的手下不要乱来。

    他已经觉得小个子是个人才了,尽管其貌不扬,但至少他的这个重击很出乎他的意料。

    面对那一个个漆黑的枪口,小个子此时竟然颇有几分临危不惧的大将风范。他站在那里得意的看着那些拿枪对着他的男人,鼻子里哼了一声。

    尼克他们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小个子那边过去。虽然尼克现在无法阻止那些人朝小个子开枪,但他却相信,小个子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任何一个高手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一个让自己吃了亏的对手。

    就在小个子那一声还没完全哼出来的时候,戴汉姆还没有站直的身子却突然伸出了一只大手将小个子抓了个结实,只见他只是轻轻的一带,小个子整个身体就旋转了起来并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被举到了空中。

    戴汉姆的胳膊一收一弹,小个子就从他的大手里飞了出去。

    远远的看去,小个子的身体在空中像一块石头旋转着。

    “扑通!”

    小个子的身子落了地。

    不过小个子有小个子的长处,他的身子在空中旋转的时候,自己也主动旋转了起来,在他落地的一刹那,四肢刚一触地,他就顺势滚了起来。

    他在地上滚动的距离很长,将戴汉姆抛出的力道几乎全部化解。所以尽管被戴汉姆扔得很高很远,他却没有受到什么致命损伤。

    这时候,秀古开着车子赶到了戴汉姆队伍跟前。

    或许只有他这一辆车子,并不能引起对方足够的重视,所有人的目光还都在被小个子的动作所牵引着的时候,尼克就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站到了戴汉姆面前。

    当戴汉姆回过头来的时候,尼克的那张脸竟然让他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他本想有什么反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尼克的面前,他的四肢竟然就这样僵在了那里。

    “尼克?”

    布莱丝一个惊呼从车上跳了下来,她的裙角被车子勾了一下,人差点跌倒。

    尼克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坐在车上的布莱丝了,但此时的尼克却不敢分神,因为这毕竟不是叙旧情的时候。

    听到布莱丝的那一声叫喊,戴汉姆也愣了一下,但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在尼克身后搜寻了起来,两秒之后,戴汉姆才忽然想起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正是当初从他手上抢走索拉的尼克。

    “是你?”

    戴汉姆又惊又喜,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尼克。

    “没想到吧?”

    现在尼克还没有弄清楚布莱丝与这帮劫匪间的关系。

    “我是戴汉姆,我跟我的弟兄们正在找你呢!”

    戴汉姆的表情显然是一种终于见到熟人的兴奋,但尼克却不敢贸然接受。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帮着法拉里在追杀他呢?更何况布莱丝还在车上,看那样子并不怎么自由。

    “找我有什么事吗?”

    尼克不冷不热的问道。

    戴汉姆没有直接回答尼克的话,却朝向他的几百人马大叫了起来:“兄弟们,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大英雄尼克!有的兄弟已经见过了他的身手,那是何等的出神入化!兄弟们,今天开始我们就跟着尼克老大吧!”

    说完,戴汉姆带头向尼克施起了拜礼。

    这时小个子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这么多人跟着戴汉姆一起向尼克跪拜,他也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但尼克却没有因此而感到受宠若惊。

    “你们真的想跟着我干?”

    尼克扫视了这几百人的脸。

    “一切听大哥的!”

    这些人大多见识过尼克的身手,他们当然都被尼克所折服。谁都希望自己的大哥是天下无敌的高手,这样就不会被人欺负了。

    “我可是丑话说在前头,要成为我的手下,那就不能滥杀无辜!”

    “尼克兄弟——不,尼克大哥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绝不违抗大哥的命令!”

    戴汉姆斩钉截铁的说,其他兄弟也跟着高呼起来。

    那雄壮的誓言在整片旷野上回荡着,激动人心。

    此时布莱丝已经站在了尼克的身边,她紧紧的贴着尼克的身子,故意要让戴汉姆看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戴汉姆看了看尼克又看了看布莱丝,他想求证一下布莱丝说过的话,但现在看到两人那种亲密的样子,就觉得再问下去肯定是多此一举了。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布莱丝偏着脑袋对戴汉姆说道。

    尼克也不明白布莱丝到底对戴汉姆说了什么,以疑惑的目光看向这两个人。

    “嘿嘿,老大,是这样的,她说……她说她是老大的未婚妻……呵呵,小弟不敢相信,因为他的父亲法拉里正在派人追杀老大,这……这怎么可能呢?”

    戴汉姆小心翼翼的看着尼克的脸色说道,他在观察尼克的反应。

    “没错,他父亲是在追杀我,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成为我的妻子。”

    尼克非常坦然的说道。

    “那这位小兄弟也是老大的人了?”

    戴汉姆指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个子问道。

    “不错。”

    “刚才不知道,多有得罪了!哈哈,小兄弟可够狠的,那一拳要不是我躲得及时,非被你打死不可呀!”

    戴汉姆对小个子的态度立刻改变了。

    小个子神气的扬起了头,虽然刚才被戴汉姆扔出去有些狼狈,但只身闯入敌阵这种无畏的精神,连他自己都佩服得不行了。

    对小个子来说,这将是他加入尼克的手下之后第一项重大的功绩。当瘦猴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看瘦猴的眼神更加高傲了。

    现在瘦猴后悔到不行,要是知道事情这么容易就能搞定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把机会让给小个子的!

    尼克打量了一下戴汉姆的队伍,这些人看上去服装不整不说,还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整个就是杂牌队伍。但他也知道,论打仗,这些人并不比那些家族军队差,他们个个都是骁勇善战,只要老大一声令下,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们也会冲过去。

    “不过,我可是一没有钱,二没有权,跟着我干不后悔?”

    尼克怕这些家伙是一时心血来潮,到了关键时刻又会拉着队伍开溜。

    “如果不是一路上要找老大,我们早就把这娘们……”

    说到这里,戴汉姆立刻意识到自己要被掌嘴了,赶紧改口:“请老大收下我们吧,这辈子我们只认你一个老大了!”

    戴汉姆再次发起誓来。

    那次因为抢了索拉而与尼克交手之后,戴汉姆就认真考虑着这个问题,他觉得只有跟着尼克这样的英雄干才能成就大事,故听到尼克已经脱离法拉里公司的消息,他跟手下几个小头目商量后,便决定投靠尼克。

    戴汉姆的手下不少于三百人,这已经相当于一个中等家族的军事力量了,而且他们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打仗,作战能力已经不是哪个中上等家族势力所能比拟。换句话说,如果戴汉姆的这支队伍执意想灭掉哪个家族的话,那么这个家族或许就无法抵挡了。

    这也正是戴汉姆这股势力无人敢惹的真正原因。但由于戴汉姆本人实力的缘故,他想要得到更大的提升几乎不太可能,所以尽管这些年来没有哪个家族与他们有过针锋相对的争斗,但戴汉姆的势力却一直没能壮大起来。而那些本事比戴汉姆大一点的人又不愿意屈居于他的领导之下,所以偶尔有能人进来,都很快就会被戴汉姆排挤出去。

    然而对于尼克这样的英雄人物,那就大不一样了,戴汉姆当然是个聪明人,他已经预见到尼克这样的英雄将来的出路必定是一片光明。

    戴汉姆归附到尼克旗下三天后的下午,布兰琪从外面回来,找到了温莎女王陛下。

    “有什么新消息了吗?”

    温莎女王总是表现出一副慵懒的样子来。

    “戴汉姆已经归附了尼克,而且法拉里的女儿布莱丝也在队伍里面。看那样子,布莱丝已经跟她父亲决裂了!”

    “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温莎女王抬起头来,看着风尘仆仆的布兰琪。

    “随着尼克四处征战,他的名声越来越大,如果陛下不早一点收了他的话,将来他会很难对付的。而且我觉得,这家伙好象并非池中之物……”

    “这么说,我现在收了他也未必能养得住他?”

    温莎女王有些不悦的反问了一句。

    布兰琪没有回答,温莎女王是个聪明的女人,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下去。

    布兰琪在温莎女王面前向来不掩饰她的观点,只要是对陛下有利的事,她一定都会说出来。这也正是温莎女王愿意把她留在身边的重要原因,更显示出布兰琪对女王的忠诚。

    “你想过了没有?如果我们现在就旗帜鲜明的把尼克拉过来的话,那岂不是明着把法拉里排斥在外吗?”

    温莎女王也想开导一下自己这位亲密的手下,许多事如果不能让她领会透彻的话,就无法彻底执行下去。

    “难道陛下还指望法拉里为陛下出力吗?”

    布兰琪早就看透了法拉里,他明里对陛下百依百顺,但骨子里却是非常嚣张。

    “呵呵,至少他现在还不敢明着跟我作对吧?如此一来,还有谁可以跟我对抗?”

    温莎女王非常得意的将身子躺回她那宽大的藤椅上,曼妙的身材完全被宽松的睡衣遮住,不过她那娇挺的双峰除了睡衣之外,再无遮掩,更加显得挺拔。就连布兰琪这个美丽少女都不得不佩服陛下的傲人身材,特别是她的胸脯。

    “那陛下对尼克的安全就不担心吗?”

    布兰琪当然知道陛下很喜欢尼克,她对尼克的关注甚至不亚于艾丝。

    “艾丝还经常出去吗?”

    温莎女王没有正面回答布兰琪的话,而是询问起了艾丝的情况。她何尝不想知道尼克的具体情况,不想去帮助尼克度过每一个难关?可是就她目前的身份而言,她根本无法做到这一切,且出于对艾丝的保护,她又不想让艾丝亲自去做这件事,所以温莎女王倒是很希望布兰琪能够多多关照一下尼克,但她不好直接把这种想法说出来,只能依靠布兰琪的悟性了。

    “没有,陛下。”

    布兰琪如实回答了女王的提问。

    “这丫头还算听话,也实在难为她了!”

    女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艾丝出面不太方便,你可以暗中给尼克一些帮助,有时候对这小子不管不顾的,我还真替他担心呢。”

    温莎女王总是不露痕迹的让布兰琪感觉到自己对尼克的关心,这样她才会认真的去做。

    “这个时候他可能更需要钱。”

    布兰琪觉得钱方便携带,而对于刚刚拥有一支队伍的尼克来说,钱是十分重要的。

    “那你就派人给他送去一些吧,但不要太多了,最好不要你亲自去送,你懂得我的意思吧?”

    “知道了。”

    布兰琪从金库里取出一万金币,带去HN12基地。

    她觉得这事让艾丝的手下海伦去办最合适不过,海伦这丫头不但功夫了得,做事也利落,从来不会有什么差错。

    当艾丝看到布兰琪又带着金币来到基地时,便已经猜出了大半,但她却故意装糊涂,也不去打听。

    “我想借你的人一用。”

    布兰琪一见到艾丝,就开门见山的提出要找海伦。

    艾丝甚至连问一下干什么都懒得问。

    然而等海伦带着那一万金币出发后,布兰琪却忍不住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要海伦去干什么吗?”

    “要是我该知道,你就会告诉我;不该我知道的事情,问了也是白搭。”

    艾丝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看来要从你这里得到一点感激比登天还难呀,我这人情算是白做了!”

    布兰琪一副沮丧赌气的样子。

    “该不会是我欠你人情了吧?”

    “当然是你欠我人情了!连问都不问一声,这一万金币是送给尼克的。”

    “这关我什么事?又不是给我的,送这么多钱给他干什么?”

    艾丝本想把这事推开,却又忍不住想问。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关心了呢。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尼克已经开始招兵买马了!有一群劫匪已经归顺尼克了!这钱可是陛下亲口答应送他的,你嫉不嫉妒呀?”

    布兰琪紧紧盯着艾丝那粉红的小脸问道。

    “陛下就算想把整座金山给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哼,我管好我的基地就行了。”

    布兰琪看得出来艾丝说话时是带着情绪的,现在艾丝被女王命令不得随便离开基地,已经算是对她的警告了,她哪能再不识相?但现在她知道以自己的力量还无法摆脱女王,也只能听从女王的安排了。

    “其实陛下完全不用给尼克钱的,或许已经有人送钱给他了。”

    布兰琪把目光从艾丝脸上移开。

    “你不会怀疑我拿钱给尼克了吧?你可以查我所有的帐目!”

    艾丝心虚,赶紧辩白起来。

    布兰琪将手一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是说,在暗中支持尼克的大有人在!”

    听到这里,艾丝脸上的紧张表情立刻放松了下来,“得道者多助嘛。”

    布兰琪又抬起头来,看着艾丝说道:“看起来你好象还很得意呀!如果那些暗中支持尼克的全都是漂亮的女人呢?”

    “看来你也应该算上一个了。”

    艾丝笑着说。

    “我又没开着装甲车去碾人家庄园,更没有把法拉里的城堡大门给炸了,我算哪门子支持者呀?”

    布兰琪故意把艾丝所做的那些离谱的事情提了出来。

    “琪琪你……”

    艾丝娇嗔着上前用她的粉拳在布兰琪身上捶了起来。

    “陛下没有惩罚你,就说明她也是支持你的,这些事哪一件陛下不知道呀?但我就没听她说过你一回!”

    布兰琪顺势在艾丝那浑圆的小上捏了一把。

    “她真的没说过我吗?”

    艾丝有些不太相信。因为她不仅为了尼克花费了大笔金钱,还直接让女王与山木庄园和法拉里的势力对立起来。如果这事搁在了别人的身上,一定不会轻饶的。

    “我骗你干嘛?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八成是陛下看上了你的意中人,你们已经成了情敌了。”

    布兰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以后不许你胡说八道,尼克是我的哥哥!”

    说话的时候,艾丝脸上不由得一阵红潮掠过。

    “对了,你们不会从小就相爱了吧?我真不知道你们这对兄妹再见面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呢!”

    布兰琪无限向往的说。

    “我们见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这个小女介绍给他做老婆,让你跟陛下两人争去,我看你再敢贫嘴?”

    “呵呵,只怕到时候舍不得了,还不得天天挂在你那的脖子上了!”

    两个女孩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瞎扯了起来。

    海伦开着带有王室徽章的越野战车朝尼克驻扎的军营驶去。在女王的讯息网中,要找到尼克并不那么费劲。

    当戴汉姆的人听到那非常嚣张的越野车朝营地驶来的时候,他们几乎都竖起了耳朵。很快他们就看到远处扬起的漫天黄尘。那越野车在黄尘之中,如一只猛豹般非常灵巧且凶悍的跳跃着。

    尼克一直躺着闭目养神,旁边坐着他的未婚妻布莱丝。

    此时布莱丝非常警戒的抬起头来,跟那帮男人一样努力的望向那辆越野车。

    “好象是王室的车子耶!”

    布莱丝摇了摇尼克。

    尼克却始终没有抬起头来,只是嘴里嚼着一根草杆,像在思索些什么。

    就算是劫匪们,看到王室的车子时也特别敬畏。自从他们成立劫匪帮以来,从来没有打劫过王室一次,并不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而是他们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一旦有那么一次的话,女王势力也许会不惜挖地三尺也要把袭击他们的人找出来绳之以法,不然就不能显示王室的力量了。

    海伦如入无人之境般从车上跳了下来,朝躺在地上的尼克径直走了过去。

    “是海伦小姐呀?失敬、失敬!”

    尼克装作现在才看见的样子,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

    “我还以为尼克大哥不愿意见我这个小人物了呢!”

    海伦朝坐在尼克身边的布莱丝看了一眼,一丝醋意油然而生,但脸上表情却是装得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之间是很容易吃醋的,海伦由于她那特别的身份而没有跟布莱丝打招呼,她觉得这里最有资格跟她说话的,只有尼克一个人。她甚至宁可对扎伊他们说几句话,也不愿意对同是女孩的布莱丝表示热情。

    “海伦小姐,我叫布莱丝,是尼克的未婚妻。”

    布莱丝终于憋不住,主动的把手伸了过去。

    “幸会,不过我可没听说尼克有订过婚呀?难不成尼克是偷偷办了喜事?”

    海伦当然知道布莱丝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表明她跟尼克之间的亲密关系。所以,她越是要给这个极力表白的女孩一个措手不及。

    布莱丝的脸上果然苍白了一阵,但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是的,我们还没有举行什么仪式,不过这只是早晚的事了,对吧尼克?”

    布莱丝主动将一只胳膊伸进尼克的腋下挽住了他,亲密的用自己的胸脯在尼克的胳膊上蹭了起来。

    “呵呵,海伦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以后你们也是朋友了!”

    尼克没有接着布莱丝的话说,他知道若是如此就会把海伦排斥在外,她这么大老远的跑来一定有什么要事,何必得罪这位小美女呢?

    尼克的话无疑给了海伦很大的面子,因为如果有艾丝在场的话,她知道自己连跟尼克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尼克居然如此抬举她,她的心里当然非常感激。

    “我攒了一点私房钱,拿去用吧。”

    海伦对凑过来的扎伊说,朝着她的车子指了指。扎伊赶紧跑过去,从车子上拎出了一个袋子,那里面果然装了满满一袋子的金币。

    扎伊朝着尼克咧了咧嘴,那意思是好多呀。

    尼克只是笑了笑,继续与这位王差聊起了天。

    此时已近黄昏,原野上被抹了一层橘黄色的油彩,远处已经看不太清楚有什么景物,只能感觉出大体的轮廓来,却更显得美丽无比。

    “不介意的话,我想跟尼克一起走走好吗?”

    海伦很客气的对布莱丝说,但这并不表示她已经认可了她这个未婚妻的身份,她只是出于对一个女性的尊重。

    “当然。”

    布莱丝微微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显然她已经被海伦排除在外了。

    海伦主动挽起了尼克的胳膊,两人一起朝光线更加暗淡的方向走去。

    戴汉姆的那些手下早已被海伦绰约的风姿给迷住了,一个个张大了嘴巴无法合拢,布莱丝已经让他们艳羡不已了,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英气逼人的女孩,而且海伦跟尼克的那种亲密,简直让他们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瘦猴与小个子这些人早就认识海伦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非常自豪,自认为高那些人一等,他们故意不去看海伦不说,还在一个家伙的头上拍了一记笑道:“小心让眼珠子飞出来!”

    但那些劫匪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个没完。

    布莱丝有气却无处发泄,只好强装不在乎的上了她的车子。

    “二当家,我们要不要去替老大站岗放哨呀?”

    几个调皮的家伙立刻自荐起来。

    “放你个头!老老实实的待着!”

    戴汉姆在那个家伙头上按了一把,他很羡慕尼克的女人缘,但他也很明白自己有几两重,像他这种类型的男人,是绝对入不了海伦小姐这样的女孩的眼。

    不过,当尼克跟海伦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暮色之中时,戴汉姆还是加派了几个人手,离尼克远远的警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