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美女陪浴
    莎茄接到了电话后,赶紧来到贝琳达的办公室。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带他去洗个澡吧。”

    贝琳达的目光一直盯在她的电脑萤幕上面,对刚刚来到的莎茄说道。

    “走吧。”

    莎茄现在还在担心会被处罚,因为她在办公室里与尼克偷情这件事被贝琳达发现了,而且也不知道贝琳达是什么用意,现在又要她带尼克去洗澡,所以她的心里正在犹豫,不过,既然是贝琳达的命令,她就得执行。

    贝琳达安排莎茄带尼克去洗澡的目的,其实是要让尼克把那股毒气泄出来,而且她知道,莎茄已经在与尼克的几次云雨中变成一个小色女了,安排她去洗澡正好满足这个小色女的。

    进到浴室之后,莎茄还犹豫着要不要脱衣服,但尼克却早就脱光了。

    “你想穿着衣服来陪我吗?”

    尼克看着莎茄那副傻傻的样子,一边洗着一边笑。

    “贝琳达在看着我们呢!”

    莎茄小声提醒着尼克,这房间里是有监视器的。

    “她不就是要你来陪我洗澡吗?你站在那里干嘛?”

    “那我可只陪你洗澡,不干别的!”

    莎茄害怕尼克会控制不住,因为刚才尼克脱衣服的时候,他那一根就已经有些不安分了。

    “你以为我要你过来干什么?”

    尼克坏坏的笑道。

    莎茄不得已只好脱光了衣服。

    她的身子比起贝琳达来玲珑得多,小胸脯也挺可爱的。她两臂微收挡在胸前,而越是这样,她的双乳就越是显得性感。

    莎茄小心翼翼的靠到尼克跟前,她很担心尼克会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上她。

    “过来用身体帮我洗一下,这样会很舒服的。”

    尼克目不转睛的看着莎茄性感的胴体,莎茄从尼克的目光里看出了他的贪婪。

    莎茄刚走过去,尼克就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让她侧着身子,一只大手按在了莎茄那高耸的胸脯上。

    “啊!你弄得我好疼……”

    但同时尼克也看出她表情的陶醉。

    “先让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尼克分开莎茄的双腿,使她的暴露出来,然后要莎茄扶着他的粗大插进她的。

    那刚刚,尼克就将往前一挺,粗大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唔!慢点……”

    但尼克的却早已挺进她的深处,顶到她的花蕾上。

    “啊——”

    一阵又疼又快意的感觉袭了上来,也随之收缩,莎茄两手紧紧抓住了尼克的胳膊。

    尼克与莎茄两人面对面搂着,他慢慢的,那粗大的肉枪在莎茄润滑的里抽动。

    “啊……哦……她会看见的……”

    “不怕,就是要让她看见!”

    尼克扳着莎茄的腿转到了另一侧,这样莎茄的整个身子就偏转了过来。

    尼克的两手从后面穿过莎茄的腋下,握住了她的两只并轻轻的揉捏着,而他并不抽动,只是靠莎茄身体的转动来使产生快感。

    莎茄配合得很好,她的时而转动、时而前后抽动,无论是什么动作,都会让尼克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快感。

    而莎茄的被尼克揉捏着,从上到下,她的身体都在享受着尼克的爱抚。

    由于莎茄双腿不能尽情的分开,所以她的自然紧紧的夹住了尼克的粗大。当她的身体前后移动时,两人的摩擦就格外剧烈,那快感也变得强烈起来。

    此时,贝琳达果然在她的办公室里看着这两个荡的男女。

    萤幕中,刚开始莎茄还矜持着,但当尼克的粗大将她的浪潮掀起来时,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她满脸陶醉,嘴微张着不停呻吟。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贝琳达却可以从她的表情感觉到她的每一声叫喊。

    “唔……啊……好爽……”

    莎茄极力撅着她的,有一次还因为太用力而让尼克的离开她的身体。

    她赶紧将手伸到向后抓住尼克的,慌乱的又插了进来。

    尼克一直抱着她的身子,揉捏她的,莎茄的身体在尼克的怀抱里不停扭动着,那剧烈的摩擦让她爽了个彻底。

    “啊……”

    “哦……”

    “好爽……”

    “噢……”

    一步步逼近,那种快感令莎茄剧烈的颤抖起来。

    “啊!”

    她疯狂的摆动起来,汩汩从与间的缝隙挤出体外。

    尼克也不再控制,将精门一松,那肉枪立刻在莎茄的里狂射起来。

    莎茄的身体颤抖了好一阵子才渐渐缓和,而尼克也趴在她的香肩上轻轻咬了起来,在她那雪白的嫩肤上留下清晰的牙印。

    当尼克将肉枪从莎茄的体内抽出来时,已经软了。

    他放开了莎茄,躺到地上。那是质地不错的木地板,躺在上面并不觉得硬。

    不用尼克吩咐,莎茄就自觉的将身子伏到尼克的身上,一边用她那柔滑的肌虏帮尼克搓洗着身子,一边用舌头舔尼克的身体。

    当她的舌头滑到尼克的时,她很自然的将那根软下来的含进小嘴里。

    经过莎茄的吮吸与抚摸,尼克的再次硬了起来。她的小手在那青筋暴起的上抚摸了一会儿,又骑到了尼克身上,将那变硬的插进她的,身子上下起落着。

    “啊……哦……”

    随着莎茄身体的起落,她的两只雪乳也甩动起来。现在控制权完全掌握在莎茄手上,当快要到来的时候,她就会自觉的放慢节奏,而渐退时,她又会慢慢的加快一些。因此,她在尼克的身上经历了数次,却依然不泄。

    “这死丫头!”

    贝琳达在监视萤幕前看着莎茄的表现,不由得赞许起来。她有一种强将手下无弱兵的自豪感,所以尽管莎茄这么贪色,贝琳达却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不过这次尼克却没有那么轻易射给她,直到莎茄的身子瘫软得趴在尼克的身上时,他的依然坚挺如初。

    “用你的小嘴吸出来吧……”

    尼克的声音很柔和,也很动人,让莎茄不忍拒绝。

    她从尼克身上下来,借着莲蓬头上淋下的水清洗了一下,就含进嘴里吞吐起来。

    没多久,尼克的身子突然一阵剧烈的颤动,从他的表情判断,这一次他一定又。

    那一刻,贝琳达瞪大了眼睛,她很想再看一次那乳,但到最后她竟然都没有看到一滴从莎茄的嘴角流出来——莎茄这丫头竟然紧含着尼克的没有松开,把尼克的全部咽了下去!

    “这丫头都吃下去了?”

    贝琳达简直不敢相信。

    只见莎茄的喉头一阵滑动,贝琳达确定她的确将咽了下去。

    这瞬间,贝琳达只感觉到有一种热呼呼的东西顺着自己的喉咙滑进了肚子里,只是她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如果有机会,贝琳达决定亲口尝一尝。

    莎茄陪着尼克从浴室里出来时,已经是满脸潮红。此时的她才真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她的眼睛都变得水汪汪的,秋波荡漾。

    “什么时候再来?”

    “或许,这里就是我永远的家了,不过大业未成,我哪能天天待在家里呀?”

    尼克情动之下,忍不住将这只依人小鸟搂在了怀里。

    “跟贝琳达结婚吧,她是真心爱着你的。”

    莎茄仰起了脸来,非常真诚的说。

    “你不吃她的醋?”

    尼克觉得此时莎茄的这番话没有半点虚假。

    “你娶了她,我就是你永远的仆人,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尼克真的被她感动了,他动情的捏了捏她那粉红的脸蛋,笑道:“我会考虑的。”

    带着扎伊四人从瓦斯达出来,一切都是那么秘密,没有人知道这辆车子上坐着的,竟是五个敢和法拉里对抗的少年。当然也没有人相信,这五个少年会在不久的将来,让法拉里家族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这次离开瓦斯达,尼克还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要为贝琳达网罗几个知名度高的机械师,并秘密的将他们请到公司。

    在瓦斯达通往法拉里城堡的路上,会经过不知道多少家大大小小的公司。在这些公司中,有几家公司可以算得上是卧虎藏龙,里面有几个机械师已经进了贝琳达的名单,但如果贝琳达亲自出马高薪聘请他们的话,会引起法拉里以及其他公司的注意,这样贝琳达很有可能在短时间里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才让尼克出面来招揽这些人才,以省去麻烦。

    尼克开着车子朝西而去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了一些不安,但这种不安到底是来自哪里,他却无法确定。

    ************

    那次布莱丝在法拉里城堡外的镇上认出尼克之后,她既兴奋又后悔,后悔的是不该有那一声尖叫,提醒了那些跟在她身边的暗探,以至于让尼克陷入危险的追杀之中。但那一次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要出来寻找尼克的决心。

    妈妈坎蒂丝同样思念着尼克,或许,她对尼克的担心与思念,比女儿布莱丝更加严重,只是她无法表现出来。她每次跟着布莱丝出来寻找尼克,都是以看护女儿为名,不然的话,她也不能随便离开城堡半步——如果让法拉里知道自己的老婆在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与他作对的敌人的话,他会气疯的。

    这天,布莱丝甩掉了跟踪她的暗探,一个人开着车子驶上了寻找尼克的路。

    她不知道尼克去了哪里,只是凭着感觉漫无目的的打听。到了后来,她发现许多聚居地竟然都有父亲法拉里安排的探子,她只好乔装自己,一路默默查访,却不敢提及尼克的名字。

    布莱丝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聚居地,经过一片荒野的时候,却遇到了一群劫匪。

    几百人立刻包围了布莱丝的车。布莱丝的这辆越野车在任何一个聚居地里都是非常显眼的,更别说在这样的荒野之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

    布莱丝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出来之前,她曾经设想过路上的各种情况,却从来没有想到会被这么多人盯上,她的心开始慌乱起来。

    “呵呵,想干什么?你说我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人走上前,打开布莱丝的车门,看到了如花似玉的布莱丝。

    她不过十六岁左右,清纯稚嫩的脸庞如一块美味的肉吊在了饿狼们面前,那些劫匪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流起了口水。

    “我是法拉里的女儿,谁敢动我?”

    虽然布莱丝痛恨自己的父亲,但在这种关键时刻,她觉得还是必须靠自己父亲的威名给自己设一层保护才是上策。

    “哈哈哈哈……法拉里的女儿?”

    那个领头绕着车子转了一圈,又来到布莱丝面前打量起她那张清纯稚嫩的脸,“不错,是有几分相像,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不过,你真的不应该抬法拉里大人出来吓我们的,我们一听到他老人家的名字,就会吓得浑身发抖的!”

    尽管布莱丝没有什么社会历练,但一听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了。难道他们对父亲法拉里也是这么毫无顾忌吗?还是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是法拉里的女儿?

    “我没有骗你们,我真的是法拉里的女儿布莱丝!如果你们胆敢欺负我,法拉里家族就会把你们杀个片甲不留!”

    到了这时候,布莱丝也只能虚张声势了。然而,此时她的内心却是恐慌至极,如果不是努力控制着的话,她一定会哭出来的。

    “片甲不留?哈哈……亏你说得出口,你以为我们真的害怕法拉里吗?老实告诉你吧,法拉里的儿媳妇还被我们抢过呢,不是吓唬你,那天我们就是冲着你那个了不起的爸爸去的。只可惜那次我们没有从你抠门的爸爸手里拿到一分钱,只得了一辆破车!不过,那并不是因为你父亲的关系,而是因为我们遇上了一个很强的人物。”

    劫匪头目不慌不忙的对布莱丝讲起了那次劫持埃里克新娘子的经过,目的就是要让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知道,法拉里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个钱袋子而已,不足为惧。

    但他的这番话却引起了布莱丝的注意,因为她知道,那次索拉被劫持,正是尼克只身深入敌阵把她救出来的,难道这些人特别害怕尼克吗?

    想到这里,刚刚还吓坏了的布莱丝一下子有了勇气。

    “哼,你们知道那个很强的人是谁吗?”

    “我们怎会不知道,你说的不就是尼克吗?不过,现在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们可是早就听说了,尼克已经不是你们法拉里家的保镖了!而且我们还知道,你爸爸正在派人四处追杀他!”

    劫匪头目猜到布莱丝一定是想拿尼克来吓唬他们,他干脆先把这个女孩的阴谋捅破。

    “你们说的不假,不过我可是尼克的未婚妻,只要你们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尼克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现在布莱丝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她与尼克的关系了,她之所以这么理直气壮,是因为她觉得,即使当着尼克的面这样说,尼克也不会否认的。

    “小姑娘,你不觉得这个谎话编得也太离谱了吗?你父亲派人在追杀尼克,而你却要做他的未婚妻?很可惜的是,我们这些人已经都不是三岁的孩子了!”

    布莱丝的话令许多人立刻大笑了起来,他们都觉得这个小女孩的谎话太没技巧了。

    “我真的没有骗你们,我可以对天发誓!”

    “姑奶奶,我们不信天的,你最好能把尼克叫来,当着他的面说一遍,如果他说是的话,我们就会毫不怀疑!”

    “我正在找他!”

    看到对方并不信她的话,布莱丝再也没有什么方法了,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他的未婚妻?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听到她是尼克的未婚妻,虽然这些劫匪不相信,却也不敢轻易把她怎么样。因为他们的确知道尼克的厉害,而且这些人听说尼克已经与法拉里决裂,正打算追随尼克共举大事。

    “我什么证据也没有,不信拉倒!”

    布莱丝干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

    “那好,我们不会为难你,但你也别想开溜。在见到尼克之前,你一步都不能离开我们,一切等见到了尼克再说!”

    布莱丝无条件服从了这帮劫匪。这是她现在唯一可走的路,对她来说,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她与尼克的关系的话,这些劫匪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耐心跟她在这里耗,早就把她从车上拖下来就地正法了。

    这些劫匪有的开车,有的骑马,他们的武器并不算精良,但打起仗来一点都不比那些所谓的正规家族军队差,且他们的机动灵活是出了名的,所以哪个家族都不愿意惹上这帮劫匪,私底下还常常给他们一些资助,以求安全。

    毕竟劫匪们的消耗也是很大的,没有相当的收入根本无法保证这几百人的生存。

    所以,一方面他们接受那些家族的暗中资助,另一方面也靠劫持富有人家以及路上商户来过日子,他们甚至没有固定的居所,长途行军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就这样,布莱丝跟着这帮劫匪走了好几天。

    尼克在那张名单上并没有看到莱诺·佩恩的名字。可能是因为贝琳达觉得他年事已高而且又是极有影响的人物,一般情况下请不动这样的老家伙,即使把他请到瓦斯达公司里来,他也不可能真心为瓦斯达出力,还可能会让贝琳达的整个计划变成泡影。

    但尼克却擅自把这个老人列在了名单之中,只是并没有打算用贝琳达所暗示的那种方式招揽。尼克相信凭这个老人的智慧,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合作的机会的,尤其他还送了尼克那件防弹背心,给了尼克很大的信心。

    天色近晚,押着布莱丝的劫匪队伍正往他们准备宿营的原野时,尼克在两公里之外就发现了他们。

    劫匪的队伍无论到哪里都显得异常壮观,无论是什么人碰上这样的队伍,都会退避三舍。但他们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名声,所以从来不在客栈过夜,都是在空旷的原野上度过每一个夜晚,这样就能保证自己不会被人偷袭,也不会扰民。

    这么长的队伍会不会又是追杀我的?

    一看到他们的武装,尼克就不由自主的这样想。现在他的警觉性比起以前高了不少,他必须如此,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陷入法拉里的重重包围之中。如果变成那样的话,他无法保证几个弟兄的安全。

    “老大,我们过去看看吧?”

    瘦猴在尼克之后发现了那支庞大的队伍。其实他也就是这么说说而已,并不敢真的上前,那可是几百人的队伍呢!

    “要不然,你过去问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探听明白之后我们再过去。”

    尼克不像是在开玩笑,但他确实是想拿这个小子寻一下开心。

    “我?就我一个人?”

    瘦猴没有想到尼克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去吧,老大给你这个表现的机会,好好珍惜!”

    扎伊似乎看出了尼克的用意,忍不住想笑。

    瘦猴看了看尼克的脸色,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要他过去,但尼克的表情却一点也看不出是开玩笑的样子。

    “那我……是开着车子还是步行?”

    双方相距近两公里,瘦猴不想吃苦头。坐在防弹车里,关键时刻还能保一下小命。

    “要是你被他们制住的话,我们徒步过去救你还来得及吗?”

    秀古也插嘴说,他的伤势日见好转,现在也有心情跟大家开玩笑了。

    “小个子,跟我一起去吧,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舍得错过吗?”

    瘦猴看了看,也只有小个子是他可以支使的角色。

    “老大又不是要我去!”

    小个子一直在担心这个,瘦猴果然提了出来。

    “你可以去。”

    尼克不苟言笑的说。

    小个子一下子愣住了。

    “嘿嘿,老大,我还是留在这里吧,如果我们两个都去了,被他们控制起来的话,救援的时候就会少一个人的。”

    小个子立刻找出了留下的理由。

    “如果你们害怕的话,那还是我去吧,有什么问题你们再来救援。”

    说着,尼克就要打开车门下车。

    “别!”

    小个子立刻站起来一把拉住了尼克,“我去!”

    小个子什么武器都没带,果断的跳了下去。

    瘦猴看了看尼克,尼克没有表态,他也只好跟着下了车。

    小个子却很严厉的瞪了瘦猴一眼:“我一个人去!看你那胆小的样子,还是留在这里吧。”

    说完,小个子就大步朝前走去。

    “这小子还挺有种的!”

    扎伊对尼克笑着说,而瘦猴则站在车子旁边不知如何是好。

    小个子虽然个子不高,但胆子却够大,不然凭他的身材也不能在盖拉尔混到那个地步。而他走起路来也很有特色,步伐一点都不比那些高个子慢。尼克跟其他几个人在车上说话时,小个子就到了那支队伍跟前。

    “走,我们过去吧,别让小个子吃了亏。”

    尼克让秀古开车,自己则坐在副驾驶座上,朝小个子身后追去。

    听到了身后的车子发动声,小个子更加雄赳赳气昂昂了,他尽快的赶到了那支队伍面前。

    看到是一个人,而且手无寸铁,那支队伍几乎没有把这个小个子当回事。

    “哥们是哪个公司的?”

    小个子上前搭讪起来。他的目光在队伍里搜寻着,看看哪个是老大。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管这么多事?”

    一个汉子站出来说。

    小个子断定他不是这里的主人。他把目光投向另一个坐在地上抽烟的三十多岁男人,这个人只有在小个子刚刚开口的时候,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你是这里的老大吧?交个朋友吧。”

    小个子朝坐在那里吸烟的戴汉姆走过去,主动伸出了手。

    但戴汉姆却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他问道:“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投靠我们?有什么见面礼吗?”

    他早就看到这个小个子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带;他也听到了小个子身后那越野车的声响,虽然相隔还有一段距离,无法确定那辆车子是不是朝这边开过来的,但他觉得这小子应该与那车子上的人有关系。

    “我什么时候说要投靠你们了?我不过是路过这里,顺便跟你们打个招呼。”

    小个子一点都不尴尬地收回了那只被冷落的手。他朝停在旁边不远处的一辆越野车看去,那里面坐着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

    看到那女孩并不像是受人控制的样子,他便断定,那女孩一定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了。于是小个子信步朝那辆车子走了过去,想跟那女孩打个招呼。

    “你离她远点!”

    戴汉姆坐在那里冷冷的说,他的声音不高,但能听得出来语气很有震慑力。

    人家要他停下来他就停下来的话,那未免太没有面子了,于是小个子顿了一顿,继续朝前走去。

    “砰!”

    小个子的脚下扬起了一阵尘土,戴汉姆朝他的脚前开了一枪。

    如果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小个子当场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小个子硬着头皮转过身子看着戴汉姆,虽然他不敢太嚣张,但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怯懦的样子来。

    “那你就拿出让我看得起的本事来。”

    戴汉姆慢慢站起来,朝小个子一步步走了过去。他那两道目光像两把刀,让小个子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