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血溅黑店
    尼克直到爽子实在挺不下去的时候,才紧箍着她那纤细的娇躯,把灼热的精华射给了她。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这次爽子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那一阵阵的喷射,特别是那激烈的喷射打在她的花蕾上时,那种快感是无法言喻的。

    瘦猴与小个子也在老板娘的身上得到了发泄。

    小个子出来的时候,还得意的对瘦猴说道:“听见了吗?刚才我都把她得叫出来了,呵呵,那可不是装出来的!”

    小个子之所以要特别说明,就是因为瘦猴出来的时候蔑视过他,说他那家伙太小了。

    “呵,也不想想,要是没有我在前面打那一炮的话,她会叫吗?恐怕连感觉都不会有吧?我还不是为了让你发泄一下才早早的射给了那个女人?你是没看见她被我得多欢呢!当时她身子都抖了!”

    瘦猴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了,当时那妇人只顾害怕,哪还顾得上享受他的小?

    “哼,我可没听见你在搞她的时候她出过什么声音,我听到的只有你的粗喘!”

    小个子更不服气了。

    “你懂个屁,男人那种粗喘是可以刺激女人兴奋的方法!以后学着点!对了,你的时候,感觉到她的里很滑吧?那可是我的功劳!”

    两人小声争辩着,一起朝楼上走去。

    老板在厨房里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赶紧追了出去,正好看到瘦猴跟小个子两人朝楼上走着,而且小声说着话,有种非常得意的样子,他知道很可能自己的女人被睡了。

    店老板赶紧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查看,马上他就发现自己的女人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呻吟不断。她的确从来没有在自己的男人身上得到过如此的快感,此时她正在享受着被两个年轻力壮的男孩连续的余韵,却没有想到她男人回来了。

    “他们给你钱了没有?”

    老板这辈子最关心的就是钱了,如果那两个家伙能给他老婆一些钱的话,他就不会那么计较老婆被人睡了。但如果没有得到钱的话,那他就不能跟那两个小子客气了。

    “什么钱?”

    老板娘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顺口说出了实话。

    “这两个臭小子!”

    老板话刚说完就转身折了回去。此时瘦猴与小个子两人还没有进房间,他几步就追了上去,小个子没有发现这个老板竟然有如此的身手,当下被他惊了一下。

    “拿钱来!”

    老板一下子堵住了两个年轻人的去路。

    “什么钱?我们还有什么钱没给你?”

    小个子最看不惯这贪婪家伙的那副嘴脸了。

    “你们睡了我的女人,想一个子儿都不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老板完全不把自己的老婆被人睡了当作一件羞耻的事。

    两人没想到刚刚做完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不会是被那个女人告到了她丈夫那里吧,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

    “睡了,你想要多少钱?”

    瘦猴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毕竟是睡了人家的女人,就算是为了刚刚得到的那分快感,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一人十枚金币!”

    老板摊着手说道,那架势好象这也算是轻饶了这两个小子了。

    但对于这两个年轻人来说,别说是十枚金币,就是一枚金币他们都舍不得,要是像过去在盖拉尔学院里的时候,他们倒不会这么在乎,但现在他们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花的全是尼克的钱。

    “跟你明说了吧,我们两个也没有那么多钱,如果你实在想要的话,两个人一枚金币,要不要?”

    瘦猴一口回绝了老板,现在他觉得这个老板简直就是在敲他们两个孩子的竹杠,这叫做狮子大开口。

    “一枚金币?你当我老婆是一块驴肉吗?告诉你,你们就是在一块驴肉上插两下也不只这个价钱的!”

    老板发怒了,这不仅是贬低了他的老婆,连他这个当丈夫的都给一起贬低了,他心里能舒服吗?

    “你老婆也不比一块驴肉强到哪里去!我们两个人总共也只不过在你老婆身上抽了那么几十下而已,你凭什么就跟我们要那么多钱了?你这叫敲诈!告诉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秘密!”

    小个子一下子想起了老板跟那四个男人在厨房里肢解一个男人的事情来。

    “什么秘密?”

    老板神情不由得一紧。莫非是这两个小子偷窥了他们在厨房里所做的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这三个人正在讨价还价的时候,尼克与爽子两人也都听见了。尼克立即意识到这两个小子一定是惹了祸,他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你也快穿衣服,有状况。”

    尼克没有带长枪,只拿上了手枪就冲了出去。

    “怎么了?”

    尼克一出来就站到了那个老板的面前,虽然他还不确定这个老板到底有没有功夫,但他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千万别让这两个小子吃了暗亏。

    “你这两位兄弟睡了我的女人,却不肯给钱!”

    老板立即抢辩道。

    “他这店是黑店,卖人肉包子!”

    小个子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他看到的那个秘密。

    这个秘密一出口,连跟他在一起的瘦猴都被吓了一跳。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小个子看了厨房里的事情后出现那样的表情了。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

    老板大声吼了起来,似乎故意要让什么人听见似的。

    就在他吼叫之后不到一分钟的工夫,两个壮汉立即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大哥?”

    楼下两个壮汉朝着楼上问道。

    “这两个小子说我们是黑店,我看他们是活腻了!”

    老板的话里分明有另一种暗示,他想除掉眼前这三个人,他不允许任何知道他们秘密的人活着走出这间客栈。

    那两个壮汉慢慢沿着楼梯走了上来,尼克早已看清,他们手里都握着一把长长的雪亮刀子,想必那就是他们用来肢解人体的工具了。

    尼克把瘦猴与小个子两人拉到了身后,自己站到了老板的面前。

    “我们可以给你钱,要多少?”

    尼克问道。

    “那要看你想给多少了。”

    老板以为自己的两个手下震住了对方,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比晚饭的时候强硬了许多。在他看来,这几个人今夜是死定了,而且他们身上还有半袋金币,这他是知道的。对他来说,这可是一笔大买卖。

    两个壮汉非常缓慢的上到了二楼,如果换成别人,他们这种阵势一定会令人恐惧的,但可惜今天他们碰上了尼克。

    尼克非常从容淡然的站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上来的两个壮汉放在眼里。

    老板往后退了一步,两个壮汉站到了尼克的面前——准确的说,是站在了尼克的前方两侧。

    “大哥,是这个人吗?”

    一个壮汉问道,他头也不回,两个人四只眼睛如四把锋利的刀子盯着近在咫尺的尼克。

    “这是他们的头头。”

    老板说道。

    两个壮汉几乎同时朝尼克露出了雪白的牙齿,而他们那黑乎乎的脸与他们的牙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漆黑的夜里更加显得阴森恐怖。

    在他们两个人的笑还没有完全收敛起来的时候,两人突然同时将手里的刀子朝尼克刺了过去。

    但这两个人的身子却同时被扭曲过来,因为他们拿着刀子的手已经牢牢的握在了尼克的两只手里。

    “喀嚓、喀嚓”两声脆响,两人的腕关节马上就断成了两截!

    “啊——”

    两人那杀猪般的嚎叫重叠成了一声,整个走道里就像是闹鬼一般更加恐怖起来;这时候爽子也已经穿上衣服出来,她手里拿着一把冲锋枪。

    尼克两手一送,两个壮汉立刻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老板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尼克这样的身手,竟然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抓住了他两个手下的手腕,而且硬生生的掰断了他们的腕关节。

    老板意识到面前站着的绝对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他立即从怀里掏出了手枪。

    但他还没有打开保险,那手枪竟然就莫名其妙的到了尼克的手上。

    尼克将枪口顶到老板头上的同时,也打开了保险,那老板顿时吓得浑身哆嗦起来。

    “大哥,做了他!他想要咱们的命,咱们也不能对他们客气!”

    小个子立即冲了上去。

    这个时候,听到楼上动静的其他两个壮汉也冲了出来,不过他们手上拿着的可不是刀子了,而是两把冲锋枪!

    一看到那情形,小个子跟瘦猴两人都吓坏了,这么近的距离,谁能躲得过冲锋枪的子弹?

    可是,这两个人的恐惧刚刚袭上了心头,就听见背后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那两个抱着冲锋枪的家伙的枪口还没有来得及对准楼上的目标,自己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而爽子在后面的这一阵扫射却把小个子跟瘦猴两个人吓得立即趴到了地上。

    “别杀我!我不会要你们的钱了!你们也可以睡我的女人,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我绝不干涉的!”

    老板已经吓得浑身瘫软,两腿发抖跪在了地上。

    “呵呵,原本你是可以拿到的,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尼克本来没打算开枪,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瘦猴却一枪结束了那个老板的小命。

    “你这小子下手真够狠的!”

    尼克回头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他们下了楼。

    小个子说:“你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们的!”

    小个子冲在前面带路,跑到了厨房里。就在那灶台上面,有一个被肢解了的男人的半截身体躺在那里,厨房的地面上还有着不少血。

    看到那情形,尼克赶紧退了出来。

    而爽子却忍不住呕了起来。她弄不清晚上吃的东西里到底有没有人肉了。

    “陛下,不要太紧张了,我们吃的根本不是什么人肉,我没尝出有人肉的味道来!”

    瘦猴为了安慰爽子赶紧解释起来,极力证明着晚饭吃的不是人肉。

    “你吃过人肉?是什么味道?”

    小个子是个机灵鬼,他听瘦猴这么一说,便觉得瘦猴好象真的吃过了几回人肉,而特别有发言权似的。

    “我什么时候说我吃过人肉了?”

    瘦猴知道自己失言,赶紧反驳起来。

    “你既然没吃过,又怎么知道我们吃的不是人肉?”

    听到声音下楼的扎伊闻言也逼问起来,弄得瘦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不知道如何安慰爽子了。

    “老大,我们不住这儿了吧?太恶心了,竟然卖人肉!”

    扎伊也受不了了。

    于是小个子和瘦猴两人上楼把受伤的秀古扶下了楼,几个人上了车,朝着下一处聚居地驶去。

    爽子呕吐得已经无法开车了,小个子一边开着车子,一边说:“就是再找一个客栈也不见得不卖人肉呀!”

    “你这张乌鸦嘴闭上好不好?没看见我们的帝后正在恶心着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瘦猴与小个子又打起了嘴仗来。

    “我说的是实话,其实人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除了人肉没别的可吃的话,你会活活饿死自己吗?我可不信!”

    小个子还在争辩着。

    “我总算明白你为什么不想离开那家恶心的客栈了,你一定还想着那个老板娘吧?”

    瘦猴说的完全是心里话,他猜一定是那个女人的身子让小个子十分留恋。

    而秀古与扎伊两人则一直很少说话,这两个人似乎更喜欢默默的想事情,在他们的心里,盘算着的是日后跟着尼克如何打天下。

    车子行驮了几十公里,也没有遇到聚居地。

    车子的燃油不多了,小个子停下了车将半桶燃油加了进去,又继续行驶。

    天色越来越阴沉,好象要下雨的样子。如果遇上了雨天,车子在这样的土路上行驶将非常困难,小个子不得不加快了速度。

    但当车子驶到了处窄路上时,却突然窜到了道路外面的沟里去!

    尼克一直在副驾驶座上迷糊着,没有注意到路边的情况。当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一切都晚了,车子已经侧翻了。

    “快撑住身子!”

    尼克在车子侧翻的时候大声叫喊着,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任何一个人,包括爽子。

    车子连续翻了两个滚才落到了沟底。

    好在那车子结实,没有发生严重的变形,但车子却是四脚朝了天。尼克没有先爬出来,而是借着车灯光在车厢里寻找起爽子来,她正两手用力撑着顶棚,而那三个男生却压在了一起。

    尼克下了车,替他们打开车门,一个个的往外拉,爽子是一个人爬出来的。

    四个男生都没有这种应对翻车的经验,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秀古最严重,因为他身上原来就有枪伤,只有爽子跟尼克两人安然无恙。

    “小个子你这个杀千刀的,怎么开车的呀?”

    看到小个子没怎么受伤,瘦猴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他肩膀脱了臼,疼得龇牙咧嘴的。

    扎伊倒挺有一手,他一手握着瘦猴的那只胳膊,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用力一送,只听“喀啪”一声,脱臼的骨头就接上了。其他三个男生的皮肉伤则都是由爽子从车里找出了急救箱,给他们敷了点药。

    看到车子翻在了这么深的沟底,几个人都傻了眼,凭他们的感觉,要从这里弄出这辆车子来,非得动用大吊车不行。

    尼克又钻进了车里,发动一试,还能行。

    “能发动又有什么用?”

    爽子失望的说。

    “都怪小个子你这个混蛋,是不是一边开着车子一边跟那胖女人上床了?”

    瘦猴一个劲的埋怨起来,这毕竟是关系到后面的路怎么走的大问题,而且眼看着天上就要下雨了,有这车子至少还可以避避雨什么的。

    “说得像你没跟那女人睡似的!”

    小个子自知无理,却还是在为自己辩解着:“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要是有故意翻车的本事倒好了!”

    瘦猴挖苦的说道。

    “来,你们四个负责那头,先把车子掀起来。”

    尼克指着除了秀古之外的四个人说,当然包括爽子。

    几乎没有一个人对弄出这辆车子来抱有希望,连百分之一的希望都没有。

    但尼克的语气却异常轻松,好象这不过是一辆玩具车罢了。

    那三个小子虽然不抱什么希望,却还是服从了尼克的命令,而爽子则跟着站到了一边,她发现其实她没有什么用,根本就插不上手;尼克一个人负责车子最重的后段部位。

    他喊了一声号令,那三个男生就一齐用力,车子居然慢慢的被掀了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但事实是,车子确实被掀了起来,而且正慢慢的把身子翻过来。

    当车子侧着身子竖起来的时候,尼克下令停止了用力。他先挪到了车底那一侧去,将车子擦住,等那三个男生过来之后,才一起把车子翻了过来。

    说实话,这么重的车身要是压到人身上的话,也会把人砸成肉酱的,但在四个人的努力之下,那车子还是慢慢的落到了地上。

    “老大真厉害!”

    小个子不由得赞叹起来,因为明摆着是尼克一个人顶了他们三个人的力量。

    “以后不要叫老大了,叫陛下,记住!”

    对这起车祸的制造者小个子一直有着抱怨情绪的瘦猴,再次提醒他道。

    “嘿嘿,记住了。”

    小个子赶紧答应着,这毕竟是针对尼克的问题,容不得马虎。

    而尼克却只把他们对他的这种称呼当成一种玩笑,没有当真。

    “小个子进去开车。”

    尼克没有把刚才手下对他的恭维当回事,刚才凭他的感觉,即使不用这三个小子,他一个人照样能够把车子翻过来,不过那样的话,就会一下子暴露了他的实力,而且夺去了这三个人表现一把的机会。

    小个子乖乖的进了驾驶座,发动车子。尼克带着包括爽子在内的四个人一起把车子调了过来,让它车头朝坡上。

    四个人一起用力,那车子居然“轰”的窜了起来。

    越野车的越野性能很好,四个人又那么用力,于是那车子竟然一口气就爬到了坡顶上去。

    这几个人是怀了必胜的信心把吃奶的劲都给使出来的,不然的话,在这道斜坡上尼克有力也使不出来,那车子还是弄不到路上。

    “老大,你不做女王真是可惜了!”

    瘦猴发自肺腑的说,他不相信发生了这样的车祸之后,女王能够带领他们把车子从这么深的沟里弄出来。

    听到瘦猴的这句话,几个人一齐大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

    他在反问的时候也弄明白了,原来自己把国王说成女王了,这都是他潜意识里的女王在作怪,于是他自己也跟着讪笑了起来。

    “老大跟爽子小姐怎么一点皮肉伤都没有?”

    扎伊倒是很疑惑,刚才车子在坡上滚了两圈,他使尽了全力都没有保护住自己,差点儿被另外两个人给压坏了。

    “要是我们撞死了的话,谁带领你们战斗?”

    尼克笑了笑说:“以后要是发生了这种情况,就赶紧用身体撑住车子,不要让身体在车子里晃动就没事了。”

    “记住了,但愿以后也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了。这回就算捡了一条小命,差点就搭在了小个子的手上!这家伙的车技可真不赖啊!”

    扎伊也为刚才惊险的一幕而害怕,“对了,以后我们是不是也得搞一个基地什么的,如果这样天天打游击,岂不是太狼狈了吗?”

    “凭现在的情况想建立基地显然是不合适的。你想,现在去建个基地,得要有多少人才能不被那个法拉里吃掉?我觉得这样就不错了,我们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随时都可以往他老巢里捣几棍子,让他不得安宁。”

    扎伊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的确是这样,凭尼克现在的实力,既没钱,也没有人来建立这样的基地,即使建立了,也会被法拉里在很短的时间内击垮。现在的游击战更能发挥他的机动性。

    一提到基地,爽子便想到了HN12基地,她已经答应布兰琪要加入女王的队伍中。

    这样也能维持尼克与女王势力的联系,这样就能更好的保护尼克了。

    “我得回基地去了。”

    爽子突然说。

    尼克以为她是厌倦了这种没日没夜乱跑的日子。

    “好吧,现在就送你回去。”

    此时天空的阴云越来越厚,渐渐的天边就传来了沉闷的雷声。

    “要下雨了。”

    爽子并不想真的离开尼克,但她渐渐发现,虽然两人在一起,但大半时候都是尼克在保护她,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觉得自己跟尼克在一起反而成了尼克的累赘,拖了他的后腿,甚至给尼克带来了不必要的威胁。

    而如果暂时离开尼克,她至少可以待在女王的保护之下,不用尼克心,所以此时爽子的心情是十分矛盾的。

    车子行驶了几十公里后,大雨倾盆而下,道路变得泥泞起来,车速也更慢了。

    有些地方一不小心就会让车子滑到沟里去,于是爽子和小个子交换了,她实在不敢再依靠这个家伙的车技,刚才把她吓了一大跳。若不是她有翻车逃生的经验,那一次也许她就丧命了。

    车子在泥泞的路上非常艰难的行驶着,闪电不时会将夜空劈开,有时候那明亮的闪电还会直接劈到车前不远的地方,让整辆车子上的人都心惊胆颤的,包括尼克对这种从高空劈到地面的巨大闪电都怀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恐惧和敬畏。

    在一次闪电过后,尼克看到了车前不到二百米远的地方有一群人。他们似乎围着一辆车子忙碌着,显然那辆车子因为路滑而翻到了路边。

    “停下。”

    尼克说。

    借着明亮的闪电,他看到那一帮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根本无法弄动那辆车子。

    那车子已经四脚朝天而且陷进了泥里。

    尼克从车上扯了一块破雨布披在身上,朝着前面走去。

    “你要干嘛?”

    爽子大声问道。

    “帮他们一把,你们都待在车上别动。”

    尼克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尼克将雨布顶在了头上,下半身却被雨淋湿了。

    那些人有穿着雨衣的,有光着头的,但似乎都在为那车子发愁。故尼克走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没怎么注意。毕竟这种时候,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引起他们的重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

    尼克默不做声的走到了陷在泥泞里的车子旁边,他看了看车子的情况,然后搬了两块石头扔到了车旁,自己下到泥水里踩住了那两块石头,一个人竟然就把那车子顶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被尼克这巨大的力量吓呆了。因为刚才他们十几个人一起推那车子的时候,都没能把车子翻过来。

    看到车子慢慢的升举,其他人也立刻加入了推车的行列,不到五分钟的工夫,那部翻到泥水里的越野车就被推了出来。

    这时候雨也停了,由于刚才用尽了全力,尼克感觉顶在头上的那块雨布阻碍了他头顶的热量蒸发,他干脆将那块雨布从头上扯了下来。

    当他将自己的脸露出来的时候,一道明亮的闪电再次划破了天空,把整个大地照得通明一片。

    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那人同时也在看他,他发现那人的表情在那瞬间不由自主的一阵错愕,但他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他朝那人微微一笑,那人也非常勉强的朝尼克笑了笑,但他的笑容却是僵硬的,有一种硬挤出来的感觉。

    其他的人都在惊愕之中,却没有一个人说一声谢谢。

    尼克转过了身子往回走,他的鞋子完全湿透而且满是泥泞,每走一步都是那么吃力。

    远处的闪电依然忽明忽灭的照射到这里来,让尼克的身影在那泥泞的路上清晰的显现着。

    就在他走出了大约十几米远的时候,他清晰的听到了身后枪栓响动的声音。

    他的背后突然有了一种被刺的感觉。

    他的感觉里立即浮现那面孔似曾相识的人将枪端起来向他瞄准的整个过程,他甚至感觉到了那人的谨慎。

    “砰!”

    一声巨大的枪响在雷电停止的夜空中,异常的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