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夜袭老板娘
    尼克之所以安排这三个手下先洗澡,目的就是要他们先去睡下,然后他跟爽子两人洗一个鸳鸯浴。βaиZhμ+00①+COΜ

    三个臭小子在一起洗澡,是在学院时从来没有过的事,至少扎伊与秀古都是一个人洗澡。但现在,哪怕是再多添两个人,他们也都不嫌弃了,那厚厚的灰尘黏在身上已经让他们苦不堪言,别说是加了热水,就算只是用凉水洗个澡都是很奢侈的了。

    六枚金币的水让这三个家伙狠狠的享受了一番,最后他们也不忘了用盆子端了点水回去给受伤的秀古清洗一下。

    “回去好好的睡觉,明天一早就上路!”

    尼克特别强调,他怕的是这几个人半夜出来偷听他跟爽子。

    撵走了扎伊他们之后,尼克就把爽子叫进了澡堂里来。虽然还没有脱衣服,但爽子已经羞得不敢去看尼克的眼睛了。

    尼克走到爽子面前,不疾不徐的帮她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爽子老老实实的站着,顺从得就像一只小绵羊。

    虽然这两天几乎是在尘土飞扬中过日子,但脱掉了衣服之后的爽子却如羊脂白玉一般洁白,只有她下面那一片黝黑的丛林与她那细腻的雪肌是两个颜色。

    尼克退到一边欣赏着爽子那洁白如雪的胴体,那赞美的眼神令爽子既兴奋又紧张。

    “你……不一起洗吗?”

    爽子的眼睛里闪着晶莹的东西,那是激动所致。

    “爱妃还没有给我脱衣服呢。”

    尼克那挑逗女人的眼神令爽子羞涩不已,但她还是走上前去,轻展双臂,解开了尼克的衣服。

    先是除掉了他的上衣,犹豫了一下,她才去解他的裤子。

    她低着头,脸红红的,尼克都能够听见她那急促的呼吸声,她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尼克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享受着这位大家闺秀的服侍,爽子不得不蹲下去把尼克的裤子从他身上褪下来。

    当那裤子褪到了他的大腿上时,尼克那粗大的一根立即弹了出来。如果不是爽子闪得及时,那粗大的肯定会顶到她的脸上!

    可是要把裤子从他的脚底褪下,她就不得不把头靠到尼克的。但当她低着头去脱尼克的裤子时,那根真的就顶到了爽子的脸上了。

    如果不是几天没有洗澡的话,尼克这时一定会抱住爽子的头让她亲一下自己的的,可几天下来,那地方并不怎么干净,他不忍让爽子在这种时候去吞吐自己的。

    爽子把自己的与尼克的抽出来洗了一遍后,她才站到了莲蓬头下面。

    她很羞涩的夹着自己的双乳,好象担心被人看见似的,毕竟她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少女,那种羞涩是无法马上消除掉的。

    两人只开了一个水龙头,为的是让水多流一会儿。

    尼克走过去,与爽子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他两手从爽子的腋下伸过去,先是在已经清洗过的上揉搓了一番,又在她的上搓了起来。

    她的是那么平滑,肚脐眼却是那么深。尼克的食指在她那沉陷的肚脐眼里抠了一下,抠得爽子有些不舒服,他才放开了手。

    当尼克的两只大手伸进了她的幽谷里面来回搓动着的时候,爽子的身子不由得颤抖起来,同时,她将后背紧紧的贴到了尼克的怀里,她感觉到尼克那一根粗大正硬硬的顶在了她的后腰上。

    水从两人的上身淋下来,紧贴着两人胴体结合的部位流了下来,另一部分则是从两人外侧流下去的。爽子那浓密的被流水冲成了一缕缕好看的芳草,只是当尼克的大手在那里荡的搓洗时,便把那些芳草弄得凌乱不堪了。

    “哦……”

    “啊……”

    尼克的大手在爽子最私密的地方不停的抚摸着,弄得爽子娇躯乱颤不说,还不时的发出呻吟。

    “爽子……给我洗洗好吗?”

    尼克轻轻的扳动了爽子的身体,让她转了过来。

    爽子的双手顺着两人身体的两侧滑了下去,又移到了中间,握住了尼克那粗大的一根。水是热的,但那似乎更热,她一只手几乎都握不住。

    于是她用两只手握住了尼克的,那长度更是令爽子惊慌不已。她不知道这么粗大的家伙插进她的里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会是还肿着吧?”

    爽子忍不住低头看了那一眼。前些日子尼克对爽子说他的被她的炮弹皮打伤了,一直没消肿,还要求她用里的分泌物给他消肿,可现在看上去却跟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更大了一些。

    “所以才需要你的治疗嘛!”

    尼克的手指在她那鲜润的芳唇上滑动着,她的嘴唇有着其他女人不具有的性感,或者说,其他女人的唇有七分性感的话,那她爽子的芳唇就是十分的性感了。

    “干嘛不早说?”

    看到尼克的弟弟那么粗大,爽子还真的以为他一直肿着。

    “说了怕你不同意。”

    “要是好不了怎么办?”

    爽子开始埋怨起尼克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

    “嘿嘿,现在也不晚!先用你的小嘴给我治一下吧,你的小嘴真好……”

    尼克眼馋的样子很让爽子满足。

    她很顺从的蹲了下去,两手将那轻轻的搓洗了一会儿之后,就把它含进了嘴里吞吐起来,同时她的香舌也在那上面扫刮着。

    “唔……真爽……”

    尼克幸福的呻吟着,身上的肌肉紧了起来。他身子一挺,那根也随之仿佛增长了一截似的。

    现在爽子不光是抱着给尼克治疗的目的,同时她也觉得这样吞吐着尼克这部位很有味道,在某些情况下,男人的满足就是女人的满足。

    当爽子听到尼克的呻吟时,她还会抬起头来看看尼克的表情,昏暗的灯光下,尼克陶醉的表情表露无遗。

    爽子那殷勤的吞吐渐渐演变成了快感的催生动作,她好象在努力使尼克达到那种特别幸福的境界。为了求得这种效果,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大到将那插进了她的喉咙里!

    整根都被她吞得滑滑的,尼克感觉那简直就是在一个的里!

    “啊……”

    尼克低声吼叫着,像一头狮子。

    “啊——唔——用你的奶……”

    尼克一边呻吟着,一边提出了要求。

    爽子没有弄过,但她却能无师自通的去做这个动作。吐出了之后,她将胸脯微微挺起,用双乳将那根大包在了两只之间,用手将挤向中间,身体上下起落,借着唾液的滑腻,那就在她的双乳间了起来。

    “唔……爽子真聪明……”

    尼克的粗大从爽子的下面,从她的上端冒出来,她还不时低头看一看从她里窜出来的发亮,非常开心。

    虽然她没有的经验,但她能想象得出来,男人女人就是这样的,这根插到里也许就是这样动着的。

    “爽子,让我亲亲你那里好吗?”

    尼克一边享受着,再次提出了一个花样。

    于是爽子松开了双手,让那根粗大从她的里弹了出来。

    尼克把爽子的身子倒了过来,让她两手撑在了地上,他抱住她的两腿叉开后,将自己的头埋进了爽子那两条雪白的玉腿之间。

    爽子的身子是朝向尼克前方的,尼克把头从她的腿间伸出来,就可以看到她的与两只。

    爽子的身体很柔软,正好可以将两条长腿向后搭在尼克的脖子上。尼克的唇舌慢慢的向爽子的靠近……

    当尼克的唇舌在她的舔了第一下时,爽子就禁不住呻吟了一声。

    她的尖尖的,经那舌尖一舔之后,便鲜明红亮起来。

    尼克像是接吻那样吻住了她的,然后将舌尖卷起来,插进了她的。

    舌尖的撩拨与嘴唇的吮吸同时刺激着爽子的,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经验、身体敏感至极的女孩来说,那是一种要命的刺激。

    由于是倒立着身子,她的双腿很容易打开,更何况那腿也不可能并在一起,因为中间是尼克的脖子。尼克抱住了她的腰,嘴唇在她的上使劲的吮吸着,舌尖也很用力的撩拨着、挑动着,不一会儿,爽子的身子就紧了起来。

    “啊……好痒……”

    “嗯……哦……”

    爽子的身子不停的扭动着,好象受不了这种搅动与撩拨似的,尼克也感觉到她的微微的收缩与扩张。

    这种倒立的姿势不能维持太长时间,尼克很快就把爽子放了下来。

    或许是由于倒立的关系,或许是因为羞涩,爽子的脸变得异常潮红起来。

    “你真坏!”

    爽子羞涩的伏在了尼克坚实的胴体上,那滑腻的双乳开始在尼克的胸脯上蹭动。

    “很爽吧?”

    尼克搂着她那光滑的身体,抚摸着全身上下。

    “弄得人家……”

    “那就让我的进去给你挠挠痒吧,很舒服的。”

    “那么粗、那么长,怪吓人的……”

    爽子并不是要拒绝,而是真的有些害怕。

    “你说小孩子出生时那头比这个大吗?不照样从女人的洞里爬出来了吗?”

    “会不会很疼?”

    爽子当然知道女人生孩子会很疼的。

    “刚开始的时候会有点,不过很快就会好的,你试试嘛。”

    尼克引着爽子的手再次握住了他的。

    爽子用手抚摸了一会,才犹豫着捏着送到了自己的双腿间,她的已经湿润得异常滑腻,正适合抽动。但她还是消除不了那种心理恐惧,只能让灼热的在她的口上滑动。

    尼克知道这么粗大的家伙,以这样的方式是不可能的。

    “我帮你吧。”

    尼克慢慢的抬起了爽子的一条玉腿,她的柔韧性极好,能很轻松的把腿劈到尼克的肩膀上,这样一来,她的就很明显的暴露了出来。她的洞口也已经粉嫩无比,看到它的样子,尼克就有一种的冲动。

    尼克的身子靠了上去,捏着,将那塞进了她湿滑的里面。

    真的没有疼,因为尼克只是让闯进去,还不足以刺破她的。

    就这样,尼克以那粗大的在那一段里起来,这已经比他的舌尖在这里强多了。

    只是这个姿势只能让爽子的身体紧靠在墙壁上,尼克也需要微微弓一子。

    “疼吗?”

    尼克明知故问。

    “不疼。”

    爽子脸上还是一副担心的表情,她一直在看着尼克的脸。

    尼克就这样慢慢的着,那里面也越来越湿滑了。

    虽然没有插到深处,但爽子却已经有了感觉,她觉得那根摩擦着她的内壁非常舒服,她甚至希望那动作更快一些。

    “嗯……哦……”

    “舒服吗?”

    尼克一边着一边看着爽子的脸问道,他发现她的表情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

    “嗯!”

    爽子娇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想破坏掉刚刚营造出来的氛围,好象稍一分神,那种快乐的感觉就会消失一样。

    “哦……里面……”

    爽子满脸羞红,她的呼吸也变得异常。

    尼克突然停了下来,将脸俯到了她的脸上去,亲吻着她,“我要插到你的深处了……”

    然后,他突然用力一挺,那粗大的一下子插进了她的深洞之中。

    “啊——”

    爽子银牙紧咬,那一声尖叫还没有完全吐出来就被尼克的嘴封了起来。但很快他就松开了她的嘴,而那一阵疼痛也过去了。

    “疼……”

    她的表情也是这样表达的。

    尼克没有解释,只是慢慢的着。那种疼痛不仅仅来自于的破裂,更重要的是尼克的粗大对她那紧缩着的的冲撞。

    随着她心情的放松,那根在她的里越来越自如了。

    尼克放下了她的腿,依旧让她靠在那面墙上,将那根深深的插进了她的洞里,顶住了她的花蕾。他重新吻住了她的小嘴,两人相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虽然没有的动作,但他的却在她的花蕾顶端研磨了起来。

    与普通的相比,这种研磨更加致命。

    尼克慢慢吐出了她的香舌,抬起头来看着爽子那动人的表情。

    “要是现在里面,你会怀孕吗?”

    尼克有些担心的问道。如果不能她的洞里的话,他会想其他的法子。

    “应该不会吧?”

    爽子犹豫的说。

    “那我可要里面了!”

    “嚼!”

    爽子也很想尝尝被射是种什么样的滋味。她现在已经能理解自己的嫂子朱丽为什么要跟尼克偷情了,原因就是在男人这根的作用下,女人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快感,而这种快感是大到能让女人抛弃一切的疯狂。

    尼克抱住了爽子的蜂腰,转动着,那坚挺的就开始在那泥泞的里研磨起来。

    “嗯……哦……”

    爽子一声高似一声的呻吟了起来,那是不由自主的表露,没有半点刻意的造作。

    虽然她的呻吟并不那么高亢,但在尼克听来却是那么动人。

    “啊……快——”

    爽子突然感觉到浑身发紧,她一下子搂紧了尼克的身子,那种强烈的快感已经达到了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

    就在她刚刚抱住尼克的一刹那,她的就喷出来。

    她浑身颤抖着、娇喘着,只觉得全身的东西都在往下面那个地方涌动汇集着。

    尼克没有再动,只是偶尔让那挑动一下,就弄得爽子的娇躯一阵剧烈的颤抖。

    “别……人家受不了啦……”

    她轻轻的咬住了他的肩头,那种奇异的快感让她消受不了。许久之后,那种快感才慢慢消退。

    “你吗?”

    爽子已经被刚才那种强烈的快感弄糊涂了,也不知道尼克到底没有。

    “还没呢。”

    “我不信!”

    爽子努着小嘴娇笑着说。

    尼克慢慢的将那粗大的从她泥泞的里抽了出来,那上面还带着她的血。

    “的是不会这么硬的。”

    尼克特意用手指拨了一下,那家伙依然坚硬如初。

    “没射更好,留着吧。”

    她也听说过男人一滴精千滴血的道理,不想祸害尼克的身体。

    尼克没有强求,而是让那在莲蓬头下面喷淋,爽子也主动握住了那根滑腻的替尼克清洗起来。

    洗完之后,尼克就穿上了衣服,“我先回屋睡了,给你开着门。”

    两人早就订了一个房间,而那四个家伙一起住在同个房间里。

    他们虽然知道爽子与尼克并不是一对夫妻,但他们却觉得这两个人住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尼克离开了澡堂之后,爽子很仔细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依然有些疼痛,但她感到很幸福。

    住店的人大都是经过了长途跋涉,身心疲惫不堪,所以天刚刚黑下来,他们就睡着了。

    爽子衣服没有怎么穿戴整齐就出了澡堂,然后朝着尼克的房间里走去。

    由于两人在澡堂里耽误了太多时间,洗完澡后,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对于在这里住店的人来说,晚上九点已经是很晚了。所以当爽子走在走廊里的时候,整个小店一片沉寂。

    但忽然,走廊的尽头却冒出了几个黑影。

    她身子一紧,停在了那里。

    很快,四个人抬着一个人从那房间里出来。

    “怎么了?”

    那四个人抬着人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她特别把身子贴到了墙壁。

    “这个客人得了重病。”

    一个人说,然后那四个人抬着病人就下了楼。

    爽子虚惊一场,悄悄的进了房间。因为在这种时候,病死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爽子将门掩上,房间里黑暗着。

    但她依然能够凭着窗外的天光看到房间里的两张床中有一张是空着的。

    尼克没有邀请她,她就上了那张空床躺下了。

    爽子躺下后没有睡着。

    尼克也在那里睁着眼睛。他侧过了身子去,看到爽子脱掉了衣服,已经洗过了,被尼克晾在了窗台上,爽子只好光着身子睡觉。不过女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的样子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欲火,哪怕是夫妻两人都会让男人格外性起。

    尼克实在挺不住了,他从床上爬起来,直接上了爽子的床。

    爽子没有说话,而是无声的与尼克拥在了一起。

    刚刚结束的时候,她的确觉得已经解馋了,但进了房间躺下来之后,她觉得那股馋劲又上来了。只是怕打扰尼克休息,她才没到尼克的床上去,现在尼克过来,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他一会儿抚摸她的,一会儿又抚摸她的,很快爽子的欲火就被他挑了起来。不过尼克却不主动去,最后爽子着急了,好几次抓着尼克的往自己的塞去。

    但那种姿势是塞不进去的。

    最后当尼克仰身躺着的时候,爽子终于抓住了机会,她翻身起来骑到了尼克的身上,握着那根已经昂扬起来的粗大插进她那已经湿润的。

    “唔……”

    终于得逞的幸福感让爽子快意的呻吟了起来。

    与刚才相比,现在爽子更大胆了一些,她甚至一手扶住了尼克的,一手去撑开自己的。

    她慢慢的起落着身子,那粗大的在她紧凑而富有弹性的里自由的抽动着。当花蕾被尼克的顶到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强烈的快感,每当这时候,她的娇躯就会不由得一颤。

    秀古由于受伤,早早的便睡着了,也没有任何恶作剧的想法。而小个子却控制不住自己,他对瘦猴说:“今晚老大跟爽子肯定要做那个,咱们去听听怎么样?”

    “要去你去吧,谁跟你那么多的精力。”

    扎伊说。

    瘦猴却跟着起了床,一起来到了门外。

    其实小个子并不是真的要去老大的房间偷听,他没那个胆子,他是想顺便去占一下老板娘的便宜。那老板很令他讨厌,但老板娘的样子却令他挺满意的,就是稍胖了点。

    “咱们去慰问一下老板娘怎么样?”

    小个子小声对瘦猴说。

    “要是让老大知道了,不会有事吧?”

    瘦猴担心的问道。

    “他有美人儿搂在床上,咱们也是人呀!”

    小个子想拉瘦猴一起下水,免得被抓到时只有他一个人受罪。

    瘦猴也受不了小个子的煽动,便跟着小个子下了楼。

    但一到楼梯的时候,他们就听见下面有了动静。

    既然整个楼里都熄了灯了,怎么还会有动静呢?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下了楼,却看到了厨房里有一点微弱的灯光。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厨房的门口,朝里面一望,看到那里面有五个人正在忙碌着,在微弱的灯光下,小个子终于看清了三个男人被扒得精光,一丝不挂的躺在灶台上,站着的五个人之中,有一个就是老板,他在指挥着那四个人干活。

    让小个子吓坏了的是,那个躺在灶台上的男人正被那四个人肢解着。

    小个子没敢继续看下去,就拉着瘦猴离开了那里。

    瘦猴感觉到小个子浑身发抖,就问:“你看见什么了?”

    “没……没什么,可能是在准备明早的伙食吧。”

    “老板娘在吗?”

    “没,可能在房间里睡觉吧,只有老板在厨房里。”

    但小个子最终也没敢把看到的实情讲给瘦猴听。

    “,那不正好去打一炮?”

    瘦猴立即来了兴致。

    “我……我想回去睡觉了。”

    小个子看了那景象之后,刚刚燃起来的欲火一下子消减了大半。

    “你小子就是个草包,事情是你挑起来的,现在又说不干了?不想干可以,给老子站岗放哨!”

    说着,瘦猴就朝老板娘的房间走去,小个子只好跟了上去。

    瘦猴轻轻的一推门,那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他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女人正躺在一张大床上睡着。瘦猴心想,老板既然在厨房里忙着就不可能立即回来,说不定还会干到天亮呢,还不借这个机会好好的享用一下这位老板娘吗?

    老板娘在熟睡之际,根本就不知道是生人进来了,她连睁开眼都没有,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上了床。

    当她有点清醒了之后,瘦猴的就已经插进她的了。

    “别喊,不然毙了你!”

    瘦猴吓唬她说。

    老板娘吓得赶紧噤声,并且很配合的把那两条粗腿举了起来,让瘦猴。

    慢慢的,女人很享受的呻吟起来,因为她觉得这个客人的比自己男人的棒子还要硬,更有力量,一点也不像她男人那样软不拉机的,塞都塞不进她的胖。

    瘦猴因为太激动,在胖女人的身上运动了不到十分钟就,不过他那凶猛的速度还是令女人很满意。

    “别说话,我一个兄弟还在外面,也让他进来打一炮!”

    老板娘哪敢出声,干脆劈着两腿等下一个男人来,而且现在她也正在兴头上,刚才瘦猴没有很好的满足她,如果再上来一个不是正好?

    小个子一直很警戒的站在门口给瘦猴放哨。

    “你进去吧,那妇人不错,很大!不过也挺大的,不知道你那小玩意儿行不行。”

    瘦猴有些打击小个子信心的意思。

    小个子更不服气了,他把手枪塞给了瘦猴,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那女人正劈开着双腿,小个子只脱了裤子就爬到了女人的身上,别看他那不怎么长,但却是很粗壮。

    那长度的确令女人有些失望,不过比起前一个更加有力一点。小个子很兴奋的在那盛满了瘦猴的里死命的捣着,女人竟然很快就有了反应,她竟然呻吟了。

    那女人又是呻吟又是扭动的,不一会儿,小个子那一点就被搅弄了出来,在射出的一刹那,小个子紧紧的抓住了女人的,并在她的嘴上吻了起来。

    从女人的身上下来之后,小个子十分的满足,因为是他让女人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