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管家出战
    瘦猴跟扎伊正从对方的车子上取油的时候,尼克却突然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异样的尖啸。banzhu~001~com

    此时尼克从车里看到的,是一枚炮弹飞奔而来!凭着尼克的直觉,那枚炮弹是朝瘦猴的车子射过去的!

    尼克几乎没再多想,他在第一时间冲下了车子,朝瘦猴跑了过去。

    用飞来形容尼克此时的奔跑一点都不为过,就连爽子都几乎看不清他脚步触地的瞬间。

    然而瘦猴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所面临的危险,他只想多为自己的车子弄些合成油,免得跑到一半熄了火。他知道,一辆再好的越野车若是没有了燃料,也只是一堆废铁。

    尼克一把抓起了瘦猴,双脚一蹬,两人的身子便像箭一样的出去。

    即使这样,瘦猴的手里还是紧紧的抓着那个油桶。

    当两人的身子落地之后,尼克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护住了瘦猴。

    “轰”的一声,炮弹果然落到了那辆车子上,整辆车子都被炸成了碎片!

    爽子尖叫了一声,因为她看到一块铁片直直的砸到了尼克的后背上。

    过后,尼克从地上爬了起来,而瘦猴手中油桶里的油也漏掉了一小半。

    “让我看看!”

    她冲下了车子,没命的冲到尼克的跟前扳过了他的身子,查看他的伤势。结果只看到他后背的衣服被撕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而露在外面的是他的金属背心。

    “没事吧?”

    尼克自己问道。

    看到没有血流出来,爽子暂时放下了心:“快上车,这地方不能待了!”

    此时扎伊也提着半桶合成油跑回到了车上。

    “打得这么准?”

    瘦猴还不知道尼克背上中了一击,刚才那一幕的确把他吓坏了,他哪里知道对方的车上装有定位系统?艾里森刚才与那辆车通了话,没有听到任何回答,便断定那车子已经出事,于是就向着那辆车子开炮了。

    法拉里出产的武器真的精准得到了骇人的地步,那发炮弹不偏不倚的打在了车子正中央,如果当时瘦猴没有离开的话,就会连同被炸成肉酱。

    对方装甲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其速度可以想见。爽子立即发动了车子,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因为她也从那隆隆的车声里听出对方来势凶猛,如果只凭几个人的力量与他们周旋的话,伤亡一定会很惨重,哪怕是这几个新加入的弟兄出了问题,尼克也都会自责的。

    艾里森率领着三辆装甲车、五辆越野车朝着尼克的方向追了过去。这一次他显得异常兴奋,他不相信这么厉害的炮火还会让尼克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跑!

    车子颠簸得异常严重,但爽子却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必须尽快离开这危险的地方,秀古的伤口还没有进行处理,如果时间长了,就会危及到他的生命。

    一发炮弹呼啸着朝车子前方落了下去,爽子眼看无法冲到那发炮弹的前面,干脆急打方向盘,使得车子差点侧翻过去。

    果然,那发炮弹就在原来车辙的正前方炸开了。如果不是爽子及时转向的话,这辆车子上的人员就得全部跟着车子一起炸飞了!

    全车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尼克从副驾驶座的位置来到了后面,他的手上抓着那把巴雷特。

    “老大,用这个!”

    小个子拿出了火箭,那是反装甲火箭,同样是法拉里公司制造的,只是不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尼克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据说可以击穿装甲车四十公分的钢板。但在速度这样快的车子上发射反装甲火箭,尼克还从来没有干过。不过要对付艾里森那重型装甲车,恐怕也只能靠这个了。

    现在尼克忽然觉得这帮家伙买了这么重的一个铁家伙并不那么愚蠢了。

    他将发射架抱了起来。一般人是不敢以这种方式发射的,最好的办法是撑在地上,因为它的后座力相当大,如果没有特别训练的话,发射者的肩胛骨会被击发时那强大的后座力撞碎。

    “打开后门!”

    尼克命令道。现在他终于感受到集体作战的好处了。

    瘦猴与扎伊两人非常迅速的打开了车子的后门。

    尼克的视野里已经出现了三辆装甲车的身影,但跑在最前面的却是那些轻型的越野车。

    “你们有人会开车吗?”

    尼克一边挺着火箭筒一边问道。

    “这个谁不会呀?就是没爽子小姐的技术好!”

    “小个子,你去开车,叫爽子过来!”

    尼克看到对方的轻型越野车越来越近,心里也不由得着急起来。他们那密集的火力曾经带给他惨痛的打击,这次他再也不敢轻敌了。

    小个子爬到了前面,与爽子两人非常顺利的交接了驾驶,爽子拿起了她的自动步枪来到了后座。

    在这样崎岖的路上,就是有再好的技术也会颠簸的,所以尽管小个子的驾驶技术不算高,也差不到哪里去。

    尼克还是觉得用火箭来对付这几辆轻型越野车未免太奢侈了些,因为这几个小子只弄了四发火箭弹,要是全都用在这轻型越野车上的话,后面的装甲车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了吗?

    他放下火箭筒,又重新抓起了他的巴雷特。无论是杀伤力还是精准度或是他的专长,都更适合这把巴雷特,且老山木送他的那五十发子弹还没派上用场呢!

    巴雷特一到手上,尼克的信心就陡然大增。

    他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越野车的引擎位置,扣下了扳机。

    “砰!”

    巨大的枪响让车上的几个人有耳膜被震破的感觉。

    那辆车子顿时熄火,借着惯性往前窜了一小段之后停在了那里,后面紧跟着的一辆车正好撞到了它的上。由于后面车子的力量太大,整个引擎盖一下子翘了起来。

    现在还有三辆越野车继续朝尼克他们扑来,而后面装甲车上的炮火也在那三辆车子的缝隙中朝尼克的越野车扫射。

    爽子完全投入了战斗,她丝毫不顾忌那辆装甲车上的炮火,瞄准了一辆越野车的左前轮,只是一枪,那车子就立即像中了风的狗一样向左侧旋转了起来。

    扎伊与瘦猴两人则抱起了冲锋枪朝另外两辆越野车疯狂的扫射起来。不过那车子的防弹性能确实不一般,任凭他们如何扫射,那车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朝他们窜了过来。

    尼克与爽子两人一人一杆长枪,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就让那两辆车子停止了前进。

    但是,车子上的士兵却立即跳了下来,迅速爬到了后面的装甲车上。有了装甲车的掩护,那些士兵似乎更加放肆了,他们一手抓着装甲车上的把手,一手持枪朝着尼克他们射击。

    此时尼克的任务相当艰巨,他一边要在发现子弹射过来的时候,朝追过来的车子上的人开枪,一边还得及时保护爽子的安全,毕竟爽子的能力还无法发现子弹,她擅长的是长距离射击。刚才她的两枪帮了尼克的大忙,打掉了两辆越野车。

    然而所有的士兵都集中到了装甲车上,他们就像是蚂蚁一样,并不会给装甲车增加任何一点负担,却增强了装甲车射击的灵活性。

    不过,扎伊跟瘦猴两人的冲锋枪似乎起了一些作用。

    “打死了一个,我打死了一个!”

    瘦猴兴奋的尖叫了起来。

    而这时候爽子的长距离射击就更容易发挥威力了。她不疾不徐地向装甲车外面那些士兵点射起来。她几乎是弹无虚发,每开一枪都会有一个家伙从装甲车上滚下来,那么快的车速,即使一枪打不死他们,也会被摔死的。

    剩下的这些人,尼克都交到了爽子与扎伊、瘦猴的手中。他便重新架起了那把火箭筒,只要打断装甲上的履带,那装甲就无法奔跑了。

    第一枚火箭竟然打偏了。那枚火箭贴着第一辆装甲车的一侧,以不到十公分的距离飞了过去。

    尼克及时修正,但他还没有击发,对方的机枪就扫过来。

    “小个子,你这个混蛋,往一边开!”

    尼克破口大骂了起来。小个子太慌了,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那密集的枪炮声把他吓得浑身发抖,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镇定下来。所以他只知道开着车子往前跑,而这样正好给了敌人最好的打击角度,直到听到尼克的大骂之后,小个子才醒悟过来。他一个急转,就将后面的装甲车甩到了一侧,那么笨重的车身是很难调头的。

    而就在那三辆车准备调头的时候,尼克的第二发火箭也出去。

    “轰”的一声,那辆装甲的履带像是一条被击中的大蛇,一下子从车轮上滑了下来。

    整辆装甲车顷刻之间停在了原地,像一只受伤的怪兽一般,装甲上的士兵则被爽子与扎伊打得不敢露头。

    但装甲车的侧翼同样有射击孔,那辆瘫痪了的装甲车依然在向尼克的车子开火。

    尼克知道对方是冲着他来的,继续躲在车上会把火力引到同伴的身上,他尤其不想让爽子受到威胁,于是抱着火箭筒果断的跳了下去。

    还有两辆正在调转着方向的装甲正在向尼克密集的射击,他一边跳跃着躲避那凶猛的火力,一边瞄准了其中一辆。

    火箭非常准确的射进了装甲车的车体。

    “轰”的一声巨响,那辆装甲车瞬间瘫痪在了那里。

    可惜的是,这种火箭筒的装弹速度并不像冲锋枪和手枪那么快,而且他必须得回到车上去,他身上可没带火箭弹。

    他只好扔掉火箭筒,一个人在火舌的喷射中来回腾跃着。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辆装甲车了,那正是艾里森的座驾。

    看到尼克扔掉了火箭筒,艾里森不由得一阵窃喜。他的装甲车非常灵活的在原地打起了旋转,无论尼克跑到哪个方向都会有猛烈的扫射,而小个子开的车却根本无法靠近半步。

    “尼克,火箭!”

    扎伊大叫一声,抱着一枚火箭弹跑了过去。

    “混蛋!别过来!”

    尼克看到冒着枪弹给他送火箭的扎伊,内心非常感动,但同时也替扎伊担心起来。只要被装甲车上的一颗子弹射中,扎伊的身体就会被截断。

    看到装甲车的射击孔调了过来,扎伊非常机敏的趴进了一个坑里,对方密集的扫射掠过了他的头顶。当真正置身于枪林弹雨中的时候,扎伊才体会到了尼克处境的险恶。

    现在爽子只能负责消灭掉附着在装甲车上的敌人,他们的火力也不容小觑。

    小个子的驾驶越来越镇定,也越来越灵活了,他一边曲线行进着一边向尼克靠近。

    而尼克也看出了小个子的意图,他不断的跳跃着向扎伊那边靠近,他不想让不擅躲避枪弹的扎伊再暴露出来冒险了。

    看到尼克距离不到十米远之后,扎伊使出了浑身力气将那枚火箭弹向尼克扔了过去。尼克一个飞跃,在空中接住了那枚火箭弹。

    可当他试图去拿躺在地上的那个发射筒时,装甲车上的火力却集中的朝地上的火箭筒扫射起来,使尼克根本无法拿到发射筒。

    但巨大的装甲车毕竟没有尼克的身体那样灵活,他用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将对方的火力引开之后,一个鱼跃,身子扑到了火箭筒那里,几乎在爬起来的一瞬间,他就将那枚火箭装了进去。

    这么近的距离几乎不需要什么瞄准。

    尼克一边跑动着一边扣下了扳机。

    但遗憾的是,那非常准确的一击却只是在装甲护板上打出了一个!

    尼克立即意识到,艾里森的这款装甲与其他两辆的材料并不一样,它的硬度相当高,绝对不是一般的火箭弹能够穿透的。

    尼克理智的扔掉了发射筒,一边跳跃着,一边朝扎伊大吼起来:“快回到车上去!”

    在尼克将敌人的火力吸引到一侧之后,扎伊终于找了个机会跳上车子。

    这时候装甲外面的士兵已经被爽子跟瘦猴打得只剩下了两个,也已经不敢再露头。他们总是随着装甲的转动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位置,始终藏在装甲车的背面。

    或许是装甲车里的艾里森已经意识到,单靠他这一辆装甲车是无法对付这个身体灵活得无法形容的尼克的,他一边命令里面的枪手继续向尼克扫射,一边向城堡呼救起来。他相信,再加一点火力的话,今天尼克就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尼克现在已经无法对付这个庞然大物,因为最具杀伤力的火箭弹都奈何不了它。

    但尼克却猜到车里的艾里森在想什么。他知道艾里森不离开战场却凭着一辆装甲与他周旋的目的。

    一辆装甲车的射击能力失去了灵活性,完全就如同一只被人玩耍的笨拙大象,只是它的对手拿它没办法而已。

    爽子从小个子手里接过了驾驶,车子一到了爽子的手上,就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此时尼克也已经听到了城堡方向传来的隆隆机车声,一定是艾里森的援兵来了。

    尼克趁着爽子把车子调过来的机会,一个纵身跳到了车上,同时关上了后门。

    爽子开着车子绕到了装甲车无法射击的角度,一个大马力冲了出去。

    越野车很快就冲出了那辆重型装甲的打击圈,现在那辆装甲车甚至根本看不到尼克的越野车的影子。

    但尼克却在带上了所有子弹之后,拿着他的巴雷特要下车。

    “你要干什么?”

    爽子即使在盛怒之下,那脸蛋依然是那么漂亮。

    “你开着车子带他们往前走,我会沿着车辙找到你们的。不许让他们追上来!”

    “我要跟你一起战斗!”

    爽子果断的从车上跳了下来,手里握着的是那把自动步枪。

    尼克看了爽子一眼,看到她那坚毅的眼神之后,不得不说了一句:“好吧。”

    扎伊他们还要照顾秀古这个伤员,于是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尼克的命令,开着车子继续向前。

    看到车子远去了,尼克带着爽子朝着一公里外的一座小山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艾里森带着他的装甲车再次追了上来。

    出乎尼克意料的是,他们只有两辆装甲车,不过多了五辆比刚才那几辆越野车更加结实的重型越野车跑在前面。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炽热的太阳正无情的炙烤着大地。尼克与爽子两人趴在一块巨石后面,身子全被石头挡住了,只有他们的头发不时会被偶尔吹过的风掀起来。经过这一场拼死的战斗,两人的脸几乎是土灰色的了,如果不是他们的眼睛在转动,根本就无法把他们与周围的环境区分开来。

    就在越野车队向前行进的时候,远处“轰”的一声巨大枪响之后,跑在最前面那辆越野车的司机身子被一颗子弹斜着穿透了,子弹从左侧入,穿胸从右侧而出。

    这还是子弹先穿透了防弹玻璃后的力量。

    车子马上停了下来。

    然而,在艾里森队伍的视野里,根本就没有看到目标。

    坐在装甲车里的艾里森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第二辆车子紧接着在一声巨大的巴雷特枪响后瘫痪在了那里,这一次显然不是对着人,而是直接粉碎了越野车的引擎!

    其他几辆车子也迅速停了下来。

    因为战场就在这里。

    但艾里森依然没有发现目标。他连那辆越野车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更何况是躲在一公里之外的尼克——此时的尼克完全混成了土色。

    所有的车辆都停了下来。

    此时,第二辆装甲车的顶盖打开了,里面缓缓站出了一个人来。

    他不是艾里森,而是鲍威尔!

    这一点似乎早就在尼克的预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把握鲍威尔什么时候会出现,但这是早晚的事。自从第一次与这个老头见面,他就已经感觉得出来,他绝对不是一个平常的人物,至于厉害到什么程度,尼克也无从判断,或许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这个深藏不露的老头。

    艾里森当初没有立即从他的装甲车里出来,因为他没有自信能够躲过尼克那可以爆掉他头颅的子弹。但现在连老管家鲍威尔都从装甲车里站了出来,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待在车里了。

    艾里森完全是硬着头皮从装甲车里钻出来的,他的头部刚刚露出车盖,那一双小眼睛就非常不安的向四周的旷野张望起来。

    说实话,现在艾里森还没有那种能够在方圆三百米之内发现目标的本领,即使发现了,恐怕也无法躲过黑暗中的袭击。

    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身体一旦暴露出来,随时都会吃尼克一颗子弹。

    “这就是你说的艾里森吧?把他交给我好了!”

    爽子看到尼克连发两枪打掉了两辆越野车,非常兴奋,这么远的距离,正是她爽子大显身手的好机会。

    自动步枪的枪口微微转动,对准了刚刚从装甲车里冒出来的艾里森的头——她从来不用瞄准镜,她觉得那是小孩子喜欢玩的把戏,只有不带瞄准镜的步枪打出去才会有一种能量释放的快感。

    直觉已经让爽子确定前面的准星,她的目光与艾里森的脑袋在同一条线上。

    此时的艾里森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眉心有种被针刺的滋味。

    特别是当爽子击发的一刹那,艾里森的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起来,他的头部不由自主的一摆。

    而就在这时,爽子的那颗子弹也正好过来,那子弹不偏不倚的穿透了他的一只耳朵!如果不是他在这最关键的一刻有了这个小动作的话,那颗子弹一定会爆掉他的脑袋!

    鲍威尔站在后面那辆装甲车上,他当然发现了艾里森的那个小动作。然而在艾里森捂着耳朵立即藏进了装甲车里之后,鲍威尔却似乎毫无所动,他的目光顺着那颗子弹的来向看去。

    此刻尼克已经将枪口对准了鲍威尔,还没有微调。但就在尼克调整角度的时候,却看到了鲍威尔那冷冷的目光。

    尼克第一次在这么远的距离这么清晰的感觉到一个人的目光。

    从鲍威尔那非常放松的眼神里,他有一种感觉:即使这一枪打过去,他也能够从容的避开他的子弹!

    尼克甚至从鲍威尔那阴冷的眼神里读出了他的潜台词——我的炮火可以覆盖整个山头!

    尼克手里的巴雷特慢慢的抽了回来。

    “怎么了?”

    爽子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刚才虽然没有爆掉艾里森的头,但至少穿透了他的耳朵!

    “我们撤吧。”

    尼克同时按下了爽子手里的那把自动步枪,两人的身子借着那块巨石的掩护慢慢向后退去。

    尼克之所以来到法拉里城堡附近,就是想引蛇出洞,并给法拉里的武装更加有效的打击。第一次,他的目的达到了,可是当鲍威尔出现在装甲车上的时候,尼克却不得不改变了他的主意。即使他一个人都未必能够从容脱身,更何况还有爽子跟在身边!

    在某些情况下,多出一个人就会多出一份力量来,但换成别种情况的话,或许也可能是多出了一份累赘。

    就像现在。

    但尼克并没有责怪爽子的想法,至少现在有她跟着,还能让尼克在内心为自己的这次退缩找到一个不错的借口: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或许他还很难下决心退出这场没有胜算的战斗。

    冲动是魔鬼,更何况他与鲍威尔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要对付的人是法拉里!

    看到尼克带着爽子渐渐隐身到了视线之外,鲍威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慢慢的回到了装甲车里。

    艾里森的装甲车突然朝尼克所在的那个山头一个劲的炮轰起来。

    从那炮弹的落点,尼克就判断出对方并不是十分肯定他们的位置,因为那些炮弹相隔的距离都很远。

    尼克把这些炮轰理解成了艾里森无奈的发泄;他还真的没有发现尼克与爽子的确切位置。

    “不要再浪费你的炮弹了好不好?”

    鲍威尔透过通话器很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艾里森的装甲车立即停止了射击。

    鲍威尔的装甲车率先调转了方向朝法拉里城堡开去,艾里森也只好跟着调回了头。而尼克与爽子一直趴在一处更加隐蔽的地方观察着那两辆装甲的动态。

    “这只狡猾的狐狸!”

    爽子觉得有些可惜,因为她没能找到第二次射击的机会。

    “如果他站在我们面前,我还真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呢!”

    尼克身子仰躺,看着天空飘过的白云,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为什么?”

    爽子不解的问道。因为刚才她没有看到鲍威尔那种特别的眼神,无法体会到那一刻尼克的压力。

    装甲车的马达声渐渐远去,尼克闭起了眼睛,整个精神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爽子放下枪,一只手在尼克那满是灰土的脸上拍了拍:“喂,快起来赶路吧,那几个家伙不知道会把车子开到哪里去呢!”

    爽子以前出门大多是开着车子的,不然她也不会有这么好的驾驶技术。如果现在要她跟着尼克徒步走上几公里的话,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

    尼克闭着眼睛把一只手伸到了爽子的怀里,握住了她的一只,嘴唇轻轻的翕动了一下:“要是能有一杯水多好呀!”

    但爽子听起来的感觉却是:“要是里能挤出水来多好呀!”

    “这里只有山,哪有水?”

    爽子娇嗔着把胸脯挺了起来,她喜欢尼克的大手在她酥胸上抚摸揉捏的感觉。

    “这山……真不错!”

    尼克懒洋洋的抚摸着她那酥滑的,那样子好象在说梦话。

    此时尼克满脸尘土,但爽子却突然有了亲吻他的冲动。

    爽子的头慢慢的俯了下去,芳唇颤抖着压到了尼克干裂的双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