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招兵买马
    爽子已经自觉的分开了两条长腿,她的正被尼克那要命的唇舌得欲火烧身。:ъAИzhu零0①.COm她只感觉身子一阵阵的发紧,好象随时都要似的。

    “啊……哦……受不了啦……”

    爽子两手紧紧的抓住了尼克的头发,银牙紧咬,两腿发颤。

    尼克渐渐的放慢了节奏,但两手却不停的在她浑圆的翘臀上抓捏着,让爽子倍感爽快。

    一会儿,尼克收起他的唇舌站了起来,又在她那丰满的上亲吻着了。同时他将爽子的裤子提了上来,替她把腰带束好。

    爽子万万没有料到事情进行到了这里就停止了。

    当尼克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爽子已经是满脸潮红,两眼含情脉脉。

    “你真坏!”

    爽子的潜台词再明显不过——你把人撩拨起来却又不管了!

    尼克当然有他的想法,他不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口呑下去,而是要慢慢的咀嚼。

    “开车吧,还好远呢,前边的路很难走。”

    尼克想起了从这里到盖拉尔学院还要经过一片野牛成群出没的地带。那些疯狂的野牛很吓人的,它们的牛角可不比那些现代化武器差,那些野牛也不比劫匪温和。

    当车子驶到了那片草原的时候,野牛真的出现了。

    “加快速度,甩掉它们!”

    现在尼克不想浪费子弹与这些野牛周旋,他想更快到达盖拉尔。

    成群的野牛从两侧冲了过来,眼看前面的道路越来越窄,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爽子慌了,尖声大叫。

    “加速!冲过去!”

    尼克在一边也紧张了起来,他的双手都出了汗。如果两侧的野牛将前面的道路封死,说不定会把整辆车子都给顶翻的。

    野牛并不怕车子扬起的漫天尘土,一个劲儿的往前冲着。

    就在前面那条出口缩成了不到五米宽的时候,越野车猛地窜了出去!

    由于速度太快,车子剧烈的颠簸着,有时候还会弹到半空中。但爽子全然不顾,只想甩开这群畜生。

    车后的尘土将成千上百的野牛掩盖了下去,那些野牛依然狂奔着,却比不上这辆大马力的越野车。

    野牛群渐行渐远,爽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不敢想象,要是被那群野牛围住了会是什么后果。

    “你走过这地方?”

    “送苏蒙的时候就是走这里的,这条路最近。”

    “苏蒙是谁?”

    爽子一听就知道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沙姆拉的女儿,种子城堡的公主。”

    尼克随口答道。

    爽子噘着嘴瞥了尼克一眼。她能想象得到,在经过这样一片地带的时候,一男一女能干出什么事情来。一股淡淡的醋意在爽子的心里蔓延开来。

    “她一定很漂亮吧?”

    爽子好象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肯定没你漂亮!”

    尼克探过身子在爽子的脸上亲了-口,同时大手又在爽子的胸脯上捏了起来。

    虽然尼克没有跟爽子做到最后一步,但爽子那地方都让尼克给舔了,哪里还有比这更荡的?所以,此时尼克任何荡的动作都不会引起爽子的反感。

    爽子知道尼克这句赞美之词可能对所有爱过的女孩说过,但此时尼克是只对着她一个人说的,这让她心里很舒服。

    “让我测试一下你的抗干扰能力怎么样?”

    尼克的身子偏过去,脸都贴到了爽子的脸上。

    “去你的!”

    但尼克还是把手伸到了她的怀里,再次松开了爽子的腰带。

    爽子知道接下来尼克又要干什么勾当了,她没有低头去看,只是羞涩的提醒了尼克一句:“我开着车呢!”

    但尼克的手还是插进了她的裤子里,而且还直接插进了的下面。

    “我看你能不能抗得了我的干扰!”

    尼克的手指已经按到了她的肉蒂上并轻轻的揉了起来,他的手法很灵活,力道也是不轻不重,正好受用。

    “别……好难受……”

    爽子娇嗔着,身子却不动。

    尼克知道她在说着违心的话,一如既往。

    渐渐的,爽子竟然无法睁开眼睛去看前面的路,其实这草原之上哪有什么路?

    或许是草原太宽广了,爽子的方向盘把得很不稳,那车子在草原上竟然像个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朝这撞又朝那撞,因为她的注意力再也无法集中,她的已经被尼克的手指揠得痒痒难当。

    “啊……哦……”

    爽子不断的呻吟着,车子在草原上胡乱的扭动起来。

    “啊……哦……别……”

    爽子突然趴在了方向盘上,一只脚踩住了刹车,那车子很不平衡的打了一个转停在了那里。

    尼克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口紧紧的咬住了他的那截手指。

    “坏蛋……”

    爽子声音颤抖的说,此时的她多么希望尼克一把将她拉过去,然后扯下她的裤子将她了。

    但尼克没有,而是慢慢的把手从她的裤子里抽了出来。

    当尼克抽出手来之后,爽子立即打开车门冲了下去,她有一种小便的冲动。

    一下了车,她就急急的褪下了裤子去小解,可是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她也没有解出来。她的与全都充血了,解不出来。她躲在车后,尼克从反光镜里看不到爽子的身影。

    爽子好不容易小解之后,一边束着腰带一边上车,这才发现尼克正趴在反光镜那里瞅。

    爽子在尼克头上敲了一下:“害不害臊!偷看人!”

    “嘿嘿,干嘛跑到后面去,我累酸了脖子也没看到!”

    “小色鬼!”

    爽子转到了副驾驶座那边,“你开车。”

    尼克一把将爽子抱进了怀里。

    而爽子也羞涩的勾住了尼克的脖子:“不要再折磨我了,受不了你那坏招!”

    但她那样子与声音分明是在说,你要弄就来真的!

    但尼克铁了心不会,目的就是要让她记着他的手段,永远盼着。而且两人真的做了之后,就会少了那种神秘感,他觉得只有没有真正做过爱的女孩子才会给他那种企盼的念头。

    尼克抱着爽子吻了又吻,就是不再去脱她的裤子。

    “想做那事吗?”

    尼克轻咬着爽子白净的耳根柔声问道。

    犹豫了一两秒钟之后,爽子终于说出了实话:“想……”

    虽然她趴在尼克的怀里,但那羞涩之态却十分的可爱。

    尼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引导着爽子的手伸进了他的裤裆里。

    不用什么指导,爽子就摸到了那根。

    那出奇的硬,爽子甚至能够感觉到粗大上面暴起的青筋。

    出于少女对男人官的好奇,爽子低下头来,撑开了尼克的裤子往里看去。

    在那一团蓬松的杂草之间,有一根昂扬挺立的蛇!

    “这么大!”

    爽子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那暴起的青筋,目不转睛的看着。

    “喜欢吗?”

    “不喜欢!”

    爽子在说着反话。

    “那你咬它两口!”

    尼克抚摸着爽子长长的秀发,启发着这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女孩。

    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爽子在这方面也并非白痴。在刚刚抓到那粗大一根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俯下头来咬它的冲动了。现在让尼克这么一说,她还真想把它呑到嘴里去,尝尝到底是什么滋味。

    虽然解开了腰带,但还是不能从容的将那从里面拽出来,爽子干脆就拉开尼克的裤链,让那伸到了外面来。

    现在看那感觉更加威武了。爽子两只手交替捋动着,让那变得发亮通红,很有力量感。她能想象得出来,要是这东西插到去,那滋味一定会很爽。

    但现在尼克不,她也不能主动央求,毕竟少女的羞涩还是非常强烈的,自尊也特别强一些。

    尼克显然是想慢慢的调教她,而不急于求成。

    爽子经不住那诱惑,慢慢的低下了头,先是用嘴唇轻轻的碰了碰那灼热的,又将贴到了颊上感觉一下是什么滋味。

    渐渐的,她越来越大胆,竟用舌头在那上舔了起来。

    她的舌技有些生涩,但舔在上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尼克抚摸着她的秀发,并不急躁,他把头向后仰去,闭上眼睛,默默的享受着这个曾经是柯洛家族未婚妻的殷勤服侍。

    猛地,他那硕大的慢慢的被吞进了爽子那温热的小嘴里去了!那感觉就像是插进了少女爽滑的一般暖热。

    他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唔——”

    尼克身体的回应令爽子异常兴奋,因为她觉得这是她的功劳。

    听到尼克的呻吟越来越重,爽子就越来越卖力。她直接将那粗大的大半插进了她的嘴里,整根在她的嘴里滑溜的运动着,就像是在少女充满分泌物的里一样。

    “啊……好爽呀……”

    尼克一边享受着爽子的呑吐,一边把手伸到爽子的胸前揉捏着她那丰挺的。

    但爽子的吞吐并不内行,她还不太懂得上下的技巧,于是尼克引导着她的头上下起落,很快,爽子就能很灵巧的去呑尼克的了。

    “啊哟……”

    爽子一边吞吐一边吮吸,同时那灵巧的舌头还在上面不停的扫动着,那感觉实在是让尼克爽透了。

    估计爽子快要感到疲倦的时候,尼克突然毫无预兆的精门一松,将射进了爽子的嘴里!

    爽子没有丝毫的防备就被尼克一嘴,为了不让弄到她身上来,她硬是没吐出那根,而是含住了那根汨汩喷射的。

    直到射完了之后,爽子才猛的抬起头来,将嘴里的吐到了车外。

    她干呕了几声,眼睛都要流出来了。

    “坏蛋!干嘛不早说一声,差点呛着我!”

    爽子娇嗔着在尼克身上捶了起来。

    “我来不及说……要是来得及,我就早点告诉你不要吐了那东西了,多好的营养品呀!可是美容圣品!”

    尼克很认真的说,那表情好象在说可惜了。

    “要是能美容你怎么不自己喝了它?”

    爽子骂起来。

    “自己喝不是不方便吗?再说了,哪有男人美容的!下次一定别浪费了好吗?”

    “下次不会让你嘴里了!”

    “这样可以避免怀孕,你想挺着大肚子去基地里工作吗?”

    这也是尼克始终不肯把她给正法了的主要原因之一。

    听尼克这么一说,爽子心里的疑惑也就解开了,原来他每次把她弄到迭起的时候却半路停下来,就是因为这个!

    经过了一路跋涉,终于来到了盖拉尔学院。

    尼克没有去见安东妮,为的是让她避嫌,如果这个时候安东妮私下见了尼克的话,到时候会跟法拉里说不清楚的。毕竟法拉里是盖拉尔学院最大的股东。

    尼克重返盖拉尔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因为他是秘密进来的,他甚至没有惊动苏蒙那些小美女们。

    他只见了那些小老大们。

    瘦猴与小个子都已经成了尼克的铁杆兄弟,就是秀古跟扎伊也都心甘情愿作了尼克的小弟。

    虽然身在学校,但尼克被法拉里追杀的传闻很快就传到了尼克那些追随者的耳朵里。他们很多人想站在尼克那一边,可是谁也不知道尼克去了哪里,而现在尼克居然出现在了盖拉尔学院,一时间追随者们把尼克当成了首领。

    因为能被法拉里家族当成头号敌人的人物,将来必定能成气候。

    这是盖拉尔学子们的敏锐。

    “尼克,带我们一起走吧!你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瘦猴是尼克在的时候,表现最为勇敢的一个。尼克能感觉得出来瘦猴是真诚的,而且他的身手与机智都让尼克很是欣赏。

    “跟着我会送命的!”

    尼克没有被这些追随者的热情烧昏了头,他不想让别人跟着他去死。但这些日子一个人战斗的时候,他的确很想念这些兄弟们。

    “跟着你,就是死了也值得!”

    小个子也表现了决心。这些人在原来老大的手底下,都是冲锋陷阵的好手,如果怕死的话,他们当初也不会被老大们看中。

    尼克环视了一下他的这帮弟兄们,有些被感动,鼻头竟然有些酸酸的。

    “你们不后悔?要杀我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哪!”

    尼克越是想带着这帮弟兄,便越是要拿捏得紧一点,他实在不想勉强任何一个人。

    “尼克,我们都愿意跟你走到底的,放心吧,没有一个孬种!”

    扎伊终于说话了,曾经的二老大,此时说出来的话格外有分量。

    这些人之所以坚决追随尼克,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尼克虽然战胜了他们,但从来没有污辱过他们的人格。而且与埃里克相比,尼克才是真正的老大,他是凭着自己的本事打出来的。

    “跟着我干,就意味着你们的家族也会与法拉里敌对,这个你们考虑过了吗?一旦跟着我走出了这个校门,你们就无法回头了!”

    尼克那深邃的目光扫过了每一个人的脸,而每一张脸上都是坚毅的表情。

    看着这一张张激情洋溢的脸,尼克仿佛看到了法拉里家族倾倒的希望。

    在他的心里,只要将法拉里势力扳倒了,那么整个世界的太平就会随后而至了。

    扎伊、秀古这些孩子并不是真正的富人,他们的家族也时常遭受强大势力的压制,只有跟着尼克这样的英雄打出一片新天地来,他们才会有真正自由幸福的生活。

    所以,当他们的生活当中出现了尼克这样的人物的时候,这些年轻人马上迫不及待的站出来支持他。

    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尼克就是一个平民的王。

    当安东妮听到尼克被法拉里追杀的消息之后,她也一直为尼克担心着,对于今天这个结果,她似乎早有预料。也正是考虑到了尼克的安全,才没有出面,可以说她是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让尼克带走了这些人的。

    在尼克带着他的弟兄们走出盖拉尔学院大门不久,有一个男人上前拦住了他们,交给尼克一个钱袋。

    “一个女人要我交给你的,但她没告诉我她的名字。”

    那里面装了好多的金币。

    尼克抬起头来四处看了看,他并没有看到女人的影子。

    而此时,在学校对面的一间商店里,靠窗处正坐着一个女人,她一直朝尼克那边看着,她就是安东妮。那金币就是她交到那个男人手上的。

    尼克把钱袋扔到了爽子的车子上。

    依然是爽子开车,四个大男人也上了车子,他们非常自觉的坐到了后排。

    虽然都没好意思去看爽子的脸,但仅从她的背面以及她那漂亮的长发就可以断定,这绝对是个大美女。

    “去哪儿?”

    爽子目视着前方,问尼克道。

    “法拉里城堡!”

    尼克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疯了?就算你可以躲得过法拉里城堡卫兵的枪弹,你也得为他们考虑考虑吧?你想让他们去送命?”

    爽子虽然没有回头,但那声音却让后面的几个男性着了迷,更何况她说的话全是为了这几个兄弟着想的,怎能不让人感动?

    “没事的,大哥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大不了是一个死!人生自古谁无死!”

    瘦猴总是表现得最坚决。

    尼克没有说话,于是爽子还是乖乖的发动了车子,朝法拉里城堡的方向开去。

    “哇,老大连司机都这么漂亮!”

    瘦猴在后面与秀古几个人嘀嘀咕咕起来。

    秀古只是抿着嘴笑了笑,在这里面,秀古的年龄要比他们几个大一点,表现也较沉稳,而瘦猴却有些沉不住气了;小个子比瘦猴更着急,一次次的想换个角度去看爽子的脸,可惜都没有得逞。

    尼克听到了瘦猴的羡慕,心里很开心,与盖拉尔学院里那几个妹妹相比,爽子的确是太出色了,她的气质就很不一般。这些男生哪里曾经见过像爽子这么硬派的美丽女生?在盖拉尔学院里面,几个硬派的女生都是不堪入目,全是凭力气和块头大来征服别人,比如韦拉。

    虽然爽子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驾驶上,但同样听到了这几个男生的赞美,她的心里好象六月里喝了雪水一般的清爽。不过她的脸上没表现出来,在她的眼里,这一帮男生不过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顶多可以算是她的。她只佩服尼克一个人,因为她亲眼见识了尼克那神奇的枪法。而她敢保证,在后面坐着的这几个男生里面,不会有一个人的枪法能够比她爽子还准。

    来到法拉里城堡外面的那个城镇,尼克先进了“朋友客栈”那是库尔·罗的店。

    他本来想从库尔那里先借些钱的,但没想到在盖拉尔学院的门口却意外的得到了一袋子金币。

    有了那一袋金币,他就可以为这些弟兄们购置一些上手的武器了。

    等六个人一起围到了桌子旁坐下后,他们总算真正看清了老大的这个女司机的模样。那真是惊骇!就是穷尽了他们的想象力,也不会想到爽子是这么有气质的一个女孩!而爽子的大方更让他们佩服不已,她毫不羞怯的跟他们坐在一起,甚至还将两手支在桌子上面;她的眼神是那么的镇定,所以没有哪个男生敢去正视她的眼神。在尼克与爽子面前,这四个男生都不免有些自惭形秽了。

    库尔没有在店里,他不知道又到哪里作买卖去了;店里只有他的女人,对于这个女人,尼克没有多大的兴趣。

    “干嘛要到这里来?”

    爽子不能理解尼克的意图。

    “给他们办点顺手的家伙。”

    尼克留意着店外面走过的人。

    “到别处也可以弄到,为什么偏偏要到这里来?”

    爽子觉得尼克有些多事。

    “呵呵,没听说过灯下黑吗?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

    “老大,要到法拉里城堡里买枪?”

    几个手下都觉得很刺激。

    “仅仅是要你们去买枪,可不是要你们去攻击城堡!就凭你们几个还想把法拉里城堡给拿下来吗?”

    尼克撇了撇嘴说道。

    虽然不是攻城,但到这种地方来买枪,至少能够买到真正的法拉里制造,不会是假冒的。

    “把车上的钱全带去,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四个手下回到车上取了那袋子,朝着法拉里城堡而去。

    等那四个人走后,爽子不解的问尼克:“怎么想招兵买马了?”

    “多一个人就会多出一分力量!法拉里不就是凭着人多势众吗?要是只有法拉里一个人的话,他或许连跟我单挑的资格都没有!”

    正当尼克跟爽子说话的时候,他却突然看到店外面有两个女人往他这里看,定眼一看,竟然是布莱丝与坎蒂丝母女。

    尼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逃跑,但那两人正在门口,他若是跑出去会撞个满怀。尼克身子一转,立即跑上了二楼。

    爽子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布莱丝就一步闯了进来。

    “那是谁的车子?”

    布莱丝几乎是站在爽子的跟前问话的,没有人回答。

    她又问了一遍。

    “是我的,怎么了?”

    爽子抬起了头来,两个美女的目光交会在了一起。

    “哦……”

    布莱丝的眼里闪过了-丝失望的神情。

    不用说,看到外面的越野车,布莱丝立刻就想到了尼克,她几乎每天都要出来在镇上走一趟,今天陪她出来的是母亲坎蒂丝。其实坎蒂丝何尝不希望在镇上看到尼克的身影,但她的理智却在告诉她,这只不过是一个幻想而已,不可能实现的。

    布莱丝看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还是一惊,她没有见过爽子,当然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但从爽子那一身非常干练的打扮,她就能猜出来,这是一个出身不凡的女孩。

    她对爽子歉意的笑了笑,失望的走了出去。

    “怎么了布莱丝?”

    坎蒂丝也跟了过去。

    “没什么,妈妈。”

    布莱丝那失望的神情已经告诉了母亲,刚才她误以为尼克来了。一般很少会有人开着越野车来街上,所以一见到这样的车子,布莱丝就会留意。

    直到布莱丝母女两人走远了,尼克才从二楼上下来。

    “怎么了你?”

    爽子看着尼克慌张的神情问道。她觉得尼克与这两个女人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没什么。”

    尼克觉得在这里解释有诸多不便。

    “骗我?是你的情妇吧?”

    爽子微带醋意的说。

    尼克笑了笑,没有否认。

    在爽子的眼里,刚才这如同姐妹般的两个女人可以算得上两个大美女了,而尼克见了她们竟然逃跑,真是件怪事,看来尼克在外面欠下的风流债并不少。

    “不说实话,我可把她们两个叫回来了?”

    爽子一本正经的吓唬尼克说。

    “那是法拉里的老婆跟他的女儿。”

    尼克只好说出了实情。

    “法拉里的老婆跟女儿?为什么不绑了她们?”

    爽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给法拉里一个下马威,如果没有法拉里的强行搜查,爽子也不会这样想,任何遭受了公然欺压的人都会忍不住想报复一下的。

    “干嘛要绑架她们?告诉你,谁也不许动她们一根寒毛!”

    尼克是很认真的,他那认真的表情让爽子都有些不高兴了。

    “她们真是你的相好?”

    爽子很怀疑的看着尼克的脸问道。

    尼克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干嘛不把她们带走,还要让她们留在法拉里的身边?”

    现在爽子突然觉得尼克是一个很不爷们的男人。

    “只要让她们待在法拉里城堡里,她们就是安全的!”

    爽子不再言语。

    虽然在店里找到的车子主人让布莱丝很是失望,但布莱丝却始终有一种感觉,尼克就在这个镇上的某个角落里躲着她。如果换在往常,她这时候应该跟母亲一起回城堡了,但这回她却有些不死心,在大街上继续逛了起来。

    尼克之所以不出来见她们母女,是不想让她们两个增添烦恼,现在还不是相见的时候。毕竟女人其实是最不善于掩饰自己情感的动物,如果尼克出来跟她们见了面的话,说不定跟踪着她们的那些保镖就会立刻发现尼克。

    更让尼克担心的是,如果坎蒂丝的表现有了异常,法拉里也不会饶过她的,那样岂不是害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了吗?

    而布莱丝尼克就更不想见了,毕竟她是法拉里的亲生女儿,而法拉里又是他尼克的死敌,两人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他可还不敢确定布莱丝是倾向于自己父亲,还是更倾向于情人。

    尼克与爽子在朋友客栈里待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秀古与瘦猴他们才兴高采烈的回来,他们每人都是满载而归,而袋子里的金币也花去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