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六章 报复
    艾丝跟布兰琪回到基地里的时候,尼克早已不见了踪影,而这种结果显然是她们预料之中的。版主0○一电COM

    “他知道你在这里吗?”

    布兰琪有些伤感的问着艾丝。布兰琪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让这兄妹两人相认,她都觉得女王陛下有些不近人情了?

    艾丝摇了摇头,“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尼克一定会安排好的,不会有事。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尼克现在一定会变成一条疯狗的!”

    这是布兰琪对尼克的判断。

    在法拉里的队伍返回法拉里城堡的途中,老柯洛已经带着人马等在了那里。

    身为一个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老手,他当然能够预见到儿子对山木庄园的报复会带来什么恶果。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在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肖恩早已把消息报告给了法拉里。

    看到法拉里那沮丧的表情,老柯洛就已经猜出结果是什么了。

    “我儿子呢?”

    老柯洛问道。

    “已经回去了。”

    法拉里的语气比他的表情更显得凝重,“我们完全低估了那个女人的实力。她是在山木那老家伙之前截获了我们去庄园的消息的,我们刚到那里不久,女王的两员大将就也赶到了那里。”

    “这么说,尼克真的是女王那边的人了?”

    老柯洛更想知道局势的分布,他们柯洛家族是专门经营食品的,在军事方面并不擅长,所以更需要一个强势的家族来当靠山。

    “我们在庄园里没有找到尼克的影子,弄得很尴尬,女王的人又在那里,要不是我据理力争的话,这次贵公子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呵呵,你要相信,我法拉里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谅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见了老柯洛,法拉里自然要强调他的家族势力给女王造成的压力,现在他想拉起一面大旗来与女王对抗,就必须具有这种不畏强势的表现才行。

    “只是不知道山木那个老家伙这次怎么样了?”

    身为亲家,老柯洛很关心老山木的态度有何变化,这门亲事已经拖了快三年了,山木家的人这么不干脆,还不是看他们柯洛家没有靠山?

    “只可惜柯洛先生没有在场呀,老山木这次被我们弄得够狼狈的了,我们的士兵直接冲进了他的庄园,那个老奸巨猾的老山木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我相信你儿子肖恩没有向我报告假情报,只是那个老家伙太狡猾,如果不是藏在了庄园里一个特别秘密的地方的话,就是提前让尼克逃走了。他既然把我要追杀的人藏在他的庄园里,一定是向那个重权在握的女人回报了!”

    法拉里十分肯定的说。刚开始法拉里之所以把山木家族列为种子成员,是因为他听说老山木遭受女王的人欺负的事,但让他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突然之间女王又派人来给庄园解围?

    两人在一起作为家族的代表商量了以后合作的事宜,在法拉里看来,如果不能趁女王羽翼未丰之际及时打击,以后恐怕就无力抗衡了。而且现在不少家族还处于观望状态,更有像老山木这样摇摆不定的人,虽然他不敢断定老山木一定就是女王的人,但现在的情形却至少无法让他与山木家族进行那种最亲密的合作了。

    老柯洛也很同意法拉里的观点,所以他发誓与法拉里永远站在同-边。

    法拉里把肖恩受伤的情况也告诉了老柯洛,并再次强调了他对肖恩的及时保护。

    由于法拉里的描述,老柯洛立即对王室的两个女将军产生了仇恨,如果不是慑于王室的势力的话,他老柯洛一定会立刻带着他的人马去找那两个女人算账。

    一回到家里,老柯洛就立即向儿子宣布:“咱们现在就解除跟山木家的婚约,不要那个臭女人了!”

    肖恩一听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竟然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我一定要娶到爽子!”

    “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天涯何处无芳草,却偏偏要娶那样一个女人?”

    老柯洛看到儿子这副模样很是沮丧,他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一点都不像他这个父亲。

    “除了爽子,我谁也不要!我就喜欢爽子一个人!”

    肖恩在父亲面前越哭越伤心了。

    老柯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叹的是,山木家的那个爽子如此狠毒,但自己的儿子却如此窝囊!

    虽然肖恩在庄园门口被爽子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可是并没有打冷肖恩的心,爽子那种野马般的性格与清秀的气质都一直让肖恩神魂颠倒。然而身为爽子的未婚夫,肖恩却从来没有在爽子的面前表现出什么过人的地方来,所以爽子就更看不上他了,以爽子的审美标准来评判的话,肖恩做个女人还差不多。

    “既然你这么舍不得那个女人,为什么还要给山木庄园制造这样的麻烦?你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老柯洛被儿子气得嘴唇都发紫了。在他看来,儿子这种做法简直是矛盾到了极点。

    “我本想借着法拉里给山木庄园一个难堪,以打击一下爽子的傲气。可谁会想到事情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肖恩觉得简直是老天在跟他作对,明明尼克亲口告诉他说,第二天上午就会带着爽子远走高飞,那么当天晚上尼克怎么会不住在庄园里呢?

    “你呀你呀,让我说什么好呢?你以为人家都跟我这个儿子一样傻吗?人家给你个棒槌你就当针认了?”

    “爸爸,快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挽回跟爽子的感情?”

    肖恩眼巴巴的看着老柯洛问道。

    “事已至此,已经不可能挽回了,儿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那个女人不是你命中的妻子,不能强求的!”

    说完之后,老柯洛失望的离开了儿子的房间。

    而绝望的肖恩却失声痛哭起来。

    这件事让柯洛家族与山木家族本来还算融洽的关系一下子冰冻了起来。肖恩对山木家族干出了这样的事,老山木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的,更不可能再把女儿嫁给他了。其实如果不是肖恩自作聪明导致了这个结局,山木家族还无法直接提出解除婚约,那样的话,至少在名义上还能让肖恩保持著“爽子的未婚夫”这个值得他骄傲的名号。可现在,他恐怕连见爽子一面的权利都没有!

    而这一切,都毁在了尼克手上!

    虽说肖恩很窝囊,但他并不算笨,一看到艾丝出现在了庄园,他就想到尼克会不会被艾丝藏在了HN12基地里;而现在警报解除,尼克说不定还会来到山木庄园。

    因为他有一种感觉,尼克喜欢上了爽子,而爽子也喜欢上了尼克,他们两个不可能不见面。

    一想到这里,肖恩立即开了一辆车子朝着刚刚走过的那条悔恨之路狂奔而去。

    经过山木庄园的时候,肖恩当然没有指望再进庄园看看,他只是朝着那个曾经出入自由的庄园深情而又仇恨的瞥了一眼,便开着车子朝HN12基地驶去。凭着他的感觉,尼克还没有回到庄园,说不定此时他正在半路上呢。

    要是在路上碰到了尼克的话,他一定会亲手结束了他!只有除掉了尼克,他才有可能让爽子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而且,若真的除掉了尼克,他还能在法拉里面前扬眉吐气,说不定可以在法拉里成立的组织里面担任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那样的话,他肖恩也能让自己的家族扬眉吐气了。

    这样想着,肖恩不觉加快了车子的速度,漫天的尘土被车轮扬了起来。

    就在离HN12基地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的时候,肖恩却看到了两个他最想看到的身影,也是他最不愿看见的情景——公路边,越野车旁,爽子正与尼克两人拥吻着。

    带着盛怒的汽车马达轰鸣让这两个热吻中的情人突然惊醒过来。

    尼克松开了爽子,抬起头来时,正好看到了肖恩那愤怒的眼神。他一边驾驶着车子,一边将冲锋枪从车窗里伸出去,朝着尼克就开一枪。

    尼克没有想到肖恩会这么不顾一切的朝他开枪,距离太近,他几乎没有时间去反应,只好一把抱住爽子压在了怀里,勾起头来,让自己的脊背去承受肖恩那无情。凭着尼克的反应速度与准确的判断,他可以保证让肖恩的那一梭子弹全部打在他背上的那块防弹金属板上。

    在那一阵愤怒的枪声中,尼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每一颗子弹在他的金属护板上落下的力量。虽然不大,但他能数得出来。

    肖恩开枪后,车子已经驶出了很大一段路,但他却非常疯狂的又打了一个转,将车子掉头过来,再次朝尼克他们冲了过去。

    尼克一看情况不妙,立即抱着爽子冲到公路边。只要不在公路上,肖恩就无法占据进攻的优势。

    肖恩又持枪扫射着尼克。

    这一次尼克躲得比较从容了,毕竟有了充分的准备,但那无情的扫射却吓坏了尼克怀里的爽子。

    “肖恩,你疯了?”

    爽子大声的吼了起来,她想凭着过去两家关系不错的分上叫肖恩罢手。

    “我就是疯了!”

    肖恩朝着尼克又是一阵扫射。尼克带着爽子,在这么近的距离要躲避肖恩的子弹有些难度,他不得不一把将爽子推得老远,一个人在那雨点般的射击中跳来跳去。

    在躲避子弹的同时,尼克也掏出了怀里的手枪。

    “肖恩,再不要脸我就不客气了!”

    尼克的手枪已经瞄准了肖恩,他大吼了这一声,让肖恩的扫射停了下来。如果不是看在爽子的分上,尼克只要扣动扳机,就会结束掉肖恩的性命。

    而为了保护尼克,已经被尼克推出老远的爽子又跑了回来,挡在了尼克身前。

    “肖恩,不要做傻事!把枪放下!”

    爽子此时看到愤怒的肖恩;知道自己对他的背叛闯下了大祸。如果说之前她觉得肖恩身上没有半点男人味,那么现在他拿冲锋枪指着尼克的样子,那愤怒的眼神让他多少有了一点男子汉的感觉了。

    “我要他死!我一切的痛苦都是这个浑蛋造成的!他抢了我的女人,还公然羞辱我!今天不杀了他,我就不是柯洛家的后代!”

    肖恩一边吼着,一边将他那根没有受伤的手指放在扳机上,动作多少有些不太流畅,但他手中冲锋枪的威力却令爽子十分担心,毕竟距离这么近,她也不愿意看到肖恩惨死在她的面前。

    只要肖恩不死在尼克跟爽子的手上,那么山木与柯洛两家的冲突就不会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不关他的事!”

    爽子紧紧护住了尼克。

    肖恩冷笑了一声,然后声嘶力竭的吼道:“我要你离开我的女人!”

    他那愤怒的目光已经变成了两把刀。

    “先把枪放下!”

    爽子在这种时候实在找不出更具说服力的话来劝说愤怒中的肖恩了。

    “那你肯嫁给我吗?”

    肖恩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愿望,他来的时候虽然怒气未消,尤其是看到尼克抱着他的未婚妻亲吻的时候,他更是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现在看着爽子,他又萌生出对爱情的幻想。

    “肖恩,可以不谈这个吗?”

    此时爽子只想保护尼克,所以她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就放了这个混蛋,如果你执意要跟他走,那我就一枪打死他!”

    肖恩双眼血红,像是刚吃过死人的野兽一般,面目狰狞。

    “我们并不合适,娶了我,你不会幸福的!”

    “我不管,我只要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哪怕是你天天打我、骂我,我都心甘情愿!”

    肖恩再次在爽子的面前暴露出他那种毫无骨气的性格。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娶了我,你有什么好处?”

    “我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别无他求,如果没有你,我就活不了。爽子,答应嫁给我吧!”

    肖恩的眼里露出了乞求的目光。

    “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不可能的!”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肖恩的手指就用力去扣冲锋枪的扳机。

    尼克知道,即使肖恩把身上所有的子弹都打完了,他也不会罢休,他只会觉得尼克不敢还击他这个名门公子。

    就在肖恩手指勾动的一刹那,尼克手指一动,“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正好打在了肖恩的右手腕上,那杆冲锋枪顿时从他的手上滑落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肖恩一时难以承受,他的身子立即弯了下来,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落。

    但肖恩还算有骨气,竟然没有任何嚎叫。

    “肖恩,你没事吧?”

    看到肖恩中了弹,爽子立即跑过去查看他的伤势,她不想让这个本来就是冤家的肖恩死在她跟尼克的面前,不然两家的冲突就会更加激化了。

    肖恩憋着不出声,因为只要一松气,那疼痛就会令他晕过去。

    尼克却没有那么多的同情,他心里很清楚,刚才要不是他先发制人的话,肖恩会毫不留情的把子弹射向他跟爽子,先前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歹毒。

    尼克也走了过去,他不是跟爽子一样去关心他的伤势,而是蹲下来,用手枪顶在肖恩的脑门上。他的声音冰冷得让爽子都有些发抖:“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此时尼克的眼里射出了两道锐利的光芒,看那样子,只要肖恩的表现稍微不顺他的心,他的手指就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尼克之所以能把爽子弄得神魂颠倒,正是因为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性格与一般男人所不具备的刚强。

    他的声音并不高,没有吼,却很有杀伤力,再加上那冰冷的表情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尼克,算了吧?”

    爽子觉得此时她要是不替肖恩求情,肖恩就没有活路了。

    “自己说,想死还是想活?”

    尼克又以极低的声音问了一遍。

    “不要杀我……”

    肖恩终于又在尼克的面前软了下来。他的回答虽然让爽子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让爽子再度感觉到了失望。

    在爽子的眼里,这个肖恩真不是个男人!

    “那就乖乖的滚回家去,不要再招惹我!”

    肖恩忍着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鲜血从他的手腕上汩泪流出。

    爽子明白,如果任他这样流血的话,不到半路他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掉。那样的话,照样会激化两家的冲突。

    不等尼克同意,爽子就发动了自己的车子,把肖恩一口气送到了HN12基地,那里有医务室,做这点包扎只是小菜一碟。

    当爽子折回来后,尼克不无讽刺的说道:“你的心地好善良呀,对这样的卑鄙小人也这么和善!”

    “我已经为我们家惹够多祸了,我不想让他死在我们的手上。”

    爽子说出了她的真心话。

    “可是他却想让我们死在他的手上!”

    “谁叫你抢了人家的女人!”

    爽子娇嗔着瞪了尼克一眼。

    尼克不再言语了。想想也是,谁被别人抢了自己的女人心里会好受?包括埃里克,不也多多少少有这方面的原因吗?

    “现在想去哪里?我送你。”

    爽子的车没熄火,等着尼克上来。

    “去盖拉尔吧。对了,你不是要留在基地做事吗?”

    “我还没报到不是?现在我还是自由身。上车吧。”

    爽子头一摆,那头秀发随之甩动起来。

    尼克毫不客气的上了车子,朝着盖拉尔而去。

    途经种子城堡时,爽子看到了城墙上那根巨大的阳根模型。她好奇的看了一会儿后,竟然脸红了起来。

    “知道那东东的原型哪里来的吗?”

    尼克看着爽子那粉红的脸蛋,越发有了兴致。

    “不想知道。”

    爽子嘟着嘴说道,但她的心里却很想听听这个荡的故事。

    “呵呵,想不到吧,那可是本人的!”

    尼克充满了自豪。

    “我才不信呢!”

    “过去——其实也就是半年之前,我还是这里的一个卫队长呢,你应该知道的,我就是这种子城堡里有名的种子,你的嫂子朱丽就选了我的种子。不过她跟别人不一样,是要我直接把种子播种到她肚子里的!呵呵,你这位嫂子可真不是个普通人物呀!当初要不是因为她,我也不会与你们山木庄园有那么多的纠葛。不过我向你声明,那次袭击庄园的事我可毫不知情!”

    之前爽子只听说朱丽到外面买种子,却并不知道详细的情况,现在尼克这么一说,她却替朱丽害羞起来,心想:一个女人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呀!

    “你的种子出了问题吧?我嫂子的肚子怎么没有大起来呀?”

    爽子虽然害羞,却也想一下情况,毕竟她也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心里也有着对性的渴望。

    “这可不能怪我,为什么一样种的,乔莉跟安妮两人的肚子就大了?”

    尼克一点也不避讳。一提到这两个侄女,爽子的脸就更红了。两个小姑娘竟然也使用这样的怀孕方式!虽说爽子世面看得多,但她在这方面的思想却比不上三个侄女开放。

    一边听着尼克的故事,车子驶过了种子城堡。远远的,爽子还能看见城墙上巨大的模型。

    “想不想用我的种子呀?”

    尼克坏坏的把手伸了过去,勾在爽子的蜂腰上。

    “去你的!不正经!”

    爽子娇嗔着笑了,虽然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受孕方式,但是她却一点都不讨厌尼克对她的调戏。她觉得尼克是她看得最顺眼的男孩了。

    车子驶过种子城堡一段路之后,爽子把车子停下来熄了火。

    “怎么不走了?”

    尼克问道。

    “车子跑了这么远的路,车太热了,得休息一下。”

    说着,爽子就解开了上衣的两颗扣子。

    尼克觉得不是车子太热了,而是爽子自己身上有些热。

    解开扣子的地方露出了一片白晰的肌肤,而爽子却把目光投向了远方,丝毫不去管尼克那邪的目光使劲的往她的脖子里面瞅。

    爽子下了车,尼克也跟着下来。

    尼克从另一侧转了过去。

    “如果没有战争,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样的原野上过日子,那该有多好呀?”

    尼克站在爽子身边,望着远处感慨的说。

    “谁要跟你过日子!臭美!”

    爽子的脸上一阵红晕,她娇嗔着瞪了尼克一眼,刚才尼克所描述的简单而又美好的生活,也正是她所向往的。但她心里明白,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生活目标也无法实现。

    “可是我想跟你过!”

    尼克靠上去,一只手抚到了爽子那高耸的胸脯上,嘴也朝着她的唇凑去。

    爽子躲了一下,但尼克又跟了上去,她终于没能躲过去,被尼克捉住了她的芳唇。

    两人立刻又热吻了起来。

    尼克的大手在爽子丰满的胸脯上越来越放肆的揉着。

    只是在衣服外面揉捏似乎还不过瘾,尼克的手游走着,从她的衣服底下抄了进去,摸上她的,钻到了爽子的胸罩里面,直接握住了那柔软滚烫的!

    “啊——”

    爽子被尼克抓得吐出了尼克的舌头,叫了一声,“坏蛋,弄疼人家了!”

    爽子的娇嗔似乎激起了尼克的犯罪。他猛地掀开了爽子的上衣,把头钻进爽子的怀里,直接噙住了她的一颗吮吸起来。

    爽子一边张望,一边享受着尼克的吮吸,这是她第一次被男孩吸吮!那种羞涩与紧张更增强了她的快感。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由尼克趴在她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吞着她的,她的早就变得坚挺起来。

    “哦……啊……”

    爽子将身体靠在了车门上,尼克把她的上衣全部推上去,让她整个酥胸都露了出来。他在她的两只上轮流吮吸抚摸和揉捏着,让爽子觉得浑身都酥软起来。

    尼克一边吸着爽子的,一边松开了她的腰带,将手插进她的。

    沿着她那平滑的,尼克的手摸到了那片蓬勃的芳草,之后,一根手指滑到了她两腿之间的小小肉蒂上。

    “啊……别……”

    当尼克的手指在那肉蒂上轻轻揉动的时候,爽子更是连也酥软了,她羞涩的欲将两腿并拢,但尼克却用大手将她的腿拨开,以便于更顺利的侵犯她的。

    “啊……哦……”

    爽子的身体从未经受过这样的考验,而尼克那灵巧的手法更让她欲罢不能。

    很快,爽子的就变得湿润起来。尼克的手指按在她的肉蒂上揉动,那种快感令她忘记了所有,完全失去了控制。

    “啊……不要……”

    她不断的呻吟着,叫喊着,而尼克的手却一步步的向着她的幽谷深处滑动。

    当尼克将一根手指浅浅的插进爽子那润滑的时,爽子既羞涩又兴奋。

    尼克一边吮吸着她的,一边用手指在她的里浅浅的滑动,就像是有一根小插进了她的,令爽子春潮汹涌起来。

    “啊……尼克……”

    她又轻声的唤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尼克要脱下她的裤子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反抗的。她甚至希望尼克立刻把她按倒在地上,将那早已昂扬的她那等待了多年的青春胴体!

    但尼克却慢慢的吐出了她的,开始吻起她的玉颈,继而又吻上她的芳唇。

    两人的舌头不断的彼此缠绕着,吮吸着,尼克的手指一刻也没有停止的在她的里抽动,虽然是浅抽,可是那手法、那劲道让爽子感到爽快。她的两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竟然在尼克身上乱摸了起来。

    尼克将爽子的裤子又往下褪了一截,让她那雪白的裸露出来。

    一阵凉风吹过,爽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但此时的爽子却希望尼克直接将她的裤子从两条腿上扒下来,与她在这片软软的草地上干上一仗。

    不过尼克并没有那样做,却将手指从爽子的里抽了出来。

    那上面已经满是泥泞。尼克将那根手指送到了爽子的唇边,慢慢的,他将手指插进了她的小嘴里。

    爽子竟没有拒绝,就这样吮吸了起来。

    然后,尼克搂着她那丰满的身子从上到下的吻了起来,最后,尼克整个身子都蹲了下来,扶住了她那美丽的长腿,在她那一片芳草下面的肉蒂上舔了起来。

    “哦……”

    尼克刚刚在那肉蒂上一舔,爽子整个身体就不由得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