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告密者
    老山木在江湖之上也算是有名人物之一,而今天在法拉里的威逼之下,他却很难保全自己的这个面子了。banzhu~001~com所以,他所有的愤怒只能在法拉里的搜查结束之后,全部发泄在告密者身上。

    此时,老山木正思考如何惩治这个告密的小人。

    法拉里的管家鲍威尔向第三辆车子走去。他拉开车门,车子里缓缓的走出了一个年轻人。

    当那年轻人抬起头来朝老山木走来的时候,老山木差点就气晕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即将成为他女婿的肖恩!

    刹那之间,老山木的脸色变了几变,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老山木在暗暗的咬牙。

    但柯洛肖恩却是一脸的笑容,他直接走到了老山木的跟前。

    “伯父,你让尼克直接出来跟法拉里先生见上一面,谁是谁非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何必让大家在这里白费口舌?”

    肖恩自信那个好色的尼克绝对不会在一夜之间就离开庄园的。而且现在整个庄园已经被法拉里的人包围得密不通风,就算尼克插了翅膀也难逃,即便他侥幸逃脱,至少也能证明尼克的确是住在山木庄园里,到了那时候,老山木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的。

    在肖恩的心里,只要这次把山木家族整得没有脾气了,就不愁山木爽子不肯乖乖的嫁给他。

    “呵呵,我真没想到天天在我山木面前摇尾乞怜的一条狗居然会有这么锋利的牙齿!”

    老山木此时已经不再顾虑与柯洛家族的关系,因为从这件事情上来看,柯洛家族显然已经要置山木家族于万劫不复之地了,他何必再想那么多?

    “伯父何必动怒?即使从庄园里搜出尼克来,法拉里先生也不见得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向法拉里先生证明一下我的亲眼所见而已。而我们两家又是世交,我绝对没有害伯父的意思。”

    “如果在庄园里搜不出尼克来呢?”

    老山木压抑着胸中的怒火,但他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刚才法拉里先生已经说过了,任你处置。”

    肖恩说得非常轻松,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假设,不妨先让这个老家伙高兴一会儿。更何况,此刻的肖恩完全把老山木的这个质问当成是他心虚,老山木只不过是在拿这个问题威胁他罢了。

    “如果你父亲也在的话,我会让他把你挂到树上去!”

    “我父亲不在也一样的,我会自己把自己挂到这棵树上去!不过,契约总得是公平,如果把尼克搜出来的话,山木老先生,你又该有什么交代呢?”

    肖恩看到老山木气得脸色铁青的样子,他非常得意。

    “我不会占你任何便宜的,不劳你动手,我也会自行了断!”

    “呵呵,我不会让您老失望的!”

    肖恩阴险的一笑。

    “那好吧,你们可以进去随意搜查,只是不要动我的家人,也不能砸了我的东西。我在这儿等着,两个小时够了吧?我就坐在这儿等着看你们所说的那个尼克,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

    老山木一坐了下去,此刻他万分庆幸自己昨天下午所做出的英明决定,不然,今天他就毫无退路了!

    鲍威尔看了法拉里一眼,得到允许之后,鲍威尔手一摆,搜查人员便陆续冲进了庄园,而法拉里则跟老山木一起坐在门口的一块石头上,等待着搜查的结果。

    叱咤风云几十年的老山木此时内心异常激动,自己的庄园被如此搜查,那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在方圆数百公里的地面上,只要有了太大的动静,就不可能瞒过温莎女王的耳目的。

    当法拉里那庞大的队伍朝着山木庄园方向前进时,温莎女王就得到了消息。

    温莎女王没有先通知艾丝这个急性子,而是让布兰琪开了一辆越野车直奔HN12基地。

    当尼克被装甲车那隆隆的马达声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发现有两辆重型装甲已经开出了基地,朝着山木庄园的方向而去。

    尼克立即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但走廊上有两个身穿军服的女孩持枪挡住了他的去路。

    “陛下有令,今天上午,你不能离开房间半步!”

    一个女孩一手抱枪,一手展开了一张信笺,那上面赫然写着“女王手令”尼克当然知道这个基地就是女王的,虽然他并不是女王的小卒,可是至少现在他还没有与女王对抗的意愿,他还要靠这个女人把自己的妹妹艾米找回来,所以,现在他不得不一切都顺着这个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让人兽血沸腾的风韵一直让尼克贼心不死,他一直在等着占有这个女人身体的那一天。

    尼克乖乖的退了回去。

    女王得到法拉里把军队派往山木庄园的消息后,稍作分析便得出了结论。此时正是争取山木家族力量的最佳时机,虽然法拉里此次行动声势浩大,但并不意味着他要直接消灭山木势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女王发兵攻打法拉里就师出有名了!

    所以,聪明的法拉里不可能留下把柄的。

    从HN12基地到山木庄园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再加上布兰琪与艾丝两人加足了马力一路狂奔,因此很快就赶到了山木庄园。

    当艾丝与布兰琪的装甲车开到了山木庄园门口时,老山木这一次没有像上次那样怀有敌意,而是内心充满了激动,他隐隐约约感觉得出来,这事一定与尼克有关!

    但一向沉稳老练的老山木不动声色,他甚至没有表现出对两位王室将领应有的态度,依然阴沉着脸。

    “布兰琪将军,艾丝将军!”

    法拉里首先向两位女将表现了礼貌。

    老山木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是微微鞭躬了一子。

    “这么热闹呀?不会是山木先生在办什么聚会吧?”

    布兰琪一身挺拔的军装更让她显得威风凛凛,英姿飒爽。她的气质与艾丝的冰冷截然不同,但她那不失俊俏的脸上同样有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她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却有着成人的沉稳;她那深邃的眸子里的光芒,既可以点燃男人的欲火,又能将一个男人斩于身前。

    “将军误会了,我们正在搜查一个杀死了我儿子的人!”

    法拉里以为是他那过大的声势惊动了女王,没有想到这两个女将是专为保护庄园而来的。

    “哦?你说的就是尼克吧?”

    布兰琪收敛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是的,我不能让他白白杀死了我的儿子,我会倾尽一切力量把尼克抓到然后置他于死地!”

    虽然法拉里知道尼克与王室有着某种暧昧的关系,但他也明白,王室的人是不会随便承认这种暧昧关系的,尤其是在王室派人参加了他儿子的葬礼之后。否则,王室就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好呀,我们也正在寻找尼克呢,那我们今天就一起坐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吧!”

    布兰琪话刚说完,山木庄园的老管家藤俊就派人搬出了椅子给两位将领落座。

    艾丝虽然曾经亲自给过老山木一回颜色看,但她也不客气,跟着布兰琪就坐下了。

    面对艾丝,老山木还算是理直气壮,但法拉里却不一样了,他这是明摆着与女王作对。但他还是很希望能把尼克从庄园里挖出来,以这样的事实来给王室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艾丝与布兰琪坐在那里看着表待了将近一个小时,进庄园搜查的人陆续出来回报没有看到尼克的影子。

    刚开始的时候,法拉里并没有把这些回报当回事,他想,尼克一定是藏到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哪有那么容易找到?他耐心的等待着那个让他兴奋的消息。

    “法拉里先生,现在离你说的两个小时还有五分钟,我不妨先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想没完没了的在我的庄园里折腾的话,我是不会答应的。”

    老山木终于坐不住了,因为他看到法拉里没有罢手的意思。

    “放心吧山木先生,会有结果的。”

    虽然法拉里开始心虚起来,但越是这样,他越是想抓住最后的几分钟,期望得到那个他最希望的结果。

    “哪怕是超过了一分钟,谁要是敢继续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的话,我山木就会对他不客气!”

    今天在女王的两位使者面前,老山木显得格外有底气,而他这种底气的根基,就是女儿爽子与尼克的感情,还有他在尼克临走前送的那五十发子弹。

    他认为自己的投资绝对会有所回报!

    如果老山木这话是对着艾丝说的,那就另当别论,可现在他是对着法拉里说的,所以艾丝与布兰琪都觉得老山木是个很有骨气的老人。因为此时摆在老山木面前的不是几个儿童玩具,而是法拉里那些货真价实的铁家伙。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到现在还没有把尼克找出来,法拉里已经忍不住了,他的怒火开始转移到肖恩这个通风报信者的身上。此刻,他不能不怀疑肖恩会不会是因为得不到爽子的爱,而打算对整个山木家族进行报复。因为身为一个报信人,他完全可以找到许多借口为自己开脱而不需要负什么责任,但只要他一句话,却可以让整个法拉里的军队倾巢而出。

    当法拉里转过身去,把目光投向肖恩的时候,肖恩的额头也早已滚出了大大的汗珠。刚才两位女王使者还没有来的时候,他丝毫没有这样的担忧,即使找不到尼克,他照样可以全身而退。但现在却不同了,女王就是中立的代表,她可以在任何纷争中充当仲裁者的角色,如果让这两个女将军来裁判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法拉里不想在女王的两位将军面前向山木挑起什么事端来,所以规定的时间一到,他立刻下令让手下离开庄园。

    而就在法拉里的人进入庄园搜查的时候,爽子也起床了。她丝毫没有慌张,甚至显得比父亲老山木更为沉着,因为她知道法拉里是不会找到尼克。

    爽子在搜查结束之后才来到庄园大门之外。她并不知道法拉里与老山木之间的约定,但她相信父亲不会就这么让这帮混蛋无事的离开庄园。

    看到布兰琪跟艾丝两人在这里,爽子主动跟她们打了个招呼。既看不出她对这两位王差有特别的热情,也看不出对她们有特别冷淡。

    她把目光转向了法拉里。

    “法拉里先生,不会这么在我们家里挖翻了天后,拍拍就走人了吧?”

    爽子早就看到大汗淋漓的肖恩躲在法拉里的身后不敢出来。本来他是想给山木家的人来个下马威,让自己更有主导权一些,这下倒好,把自己弄到了这种欲哭无泪的境地。

    “爽子姑娘,这可不是我法拉里想把屎盆子往你们家头上扣,而是你的未婚夫亲口对我说,尼克就在庄园里,这能怪我吗?”

    面对爽子的质问,法拉里也把事情全部推到了向他通风报信的肖恩身上去。

    爽子慢慢的来到了肖恩的面前,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挑起了浑身发抖的肖恩的下巴,美丽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真没想到这个小人竟然阴暗到了这样的地步。

    “肖恩,跟你的未婚妻说句实话,你看到了尼克在庄园里吗?”

    爽子将肖恩的下巴托起,让他的脸仰了起来,但肖恩却不敢去看爽子的眼睛。刚才来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嚣张,而此时面对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果,他再也撑不下去了。

    但是如果此时他否认自己所看到的事情,那就等于他向法拉里撒了一个漫天大谎,法拉里同样不会饶过他的。

    “我没有说谎!尼克就在庄园里!”

    肖恩咬了咬牙说。

    “啪!”

    本来托着肖恩下巴的手突然抽动,一个巴掌,肖恩的脸上登时出现了几道清晰的指印!而肖恩的眼睛也同时冒出了金星来,眼前一片漆黑。

    “我要你现在一个人去把尼克找出来!不然,你就永远别想离开庄园半步!”

    爽子此时已经被盛怒所控制,山木家族被法拉里以这样的方式翻了个底朝天,这种奇耻大辱,是有着暴烈性格的爽子所无法容忍的。

    “爽子,不要再废话了,我倒是想听听这位年轻人如何兑现他两个小时之前的承诺!”

    老山木站了起来。

    “哦?难道你们之前还有约定?”

    布兰琪很好奇的问道。

    老山木从容的叙述了刚开始的时候,双方订下的约定。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让人家自裁吧,也好成全人家的一世英名不是?”

    布兰琪并没有因为法拉里陈兵门前而有所顾忌。女王跟法拉里还没有到那种刀枪相见的地步,她相信,法拉里绝对不会为了柯洛家族的一颗小小的棋子而跟女王的卫队长过不去。

    “法拉里先生,你不能坐视不管呀!”

    肖恩一看老山木真的要他兑现诺言,于是不得不向法拉里求救了。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就是因为你的一句话,让我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而且让我跟山木先生的关系受到了一场不应有的考验!是我的损失大还是你的损失大?”

    法拉里此时正想找个机会修复一下与老山木的关系,而肖恩无疑是最好的桥梁。现在他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肖恩的身上,明摆着是丢车保帅的策略。

    看到法拉里一脚把自己踢了出来,肖恩唯一可求的人只有老山木了。他“扑通”一声跪在了老山木的面前:“伯父,饶了我吧!”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接下来的惩罚还是真心忏悔,肖恩顷刻之间竟然泪流满面。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老山木在肖恩的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印证。

    看到肖恩那副苦苦哀求的样子,老山木并没有生出半点怜悯之心来。他将身子背对了过去,不想让这个年纪不大却藏着一肚子坏水的肖恩污了他的眼睛。

    哭过之后,肖恩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于是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他静静的立在那里许久。

    突然,肖恩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将手伸进了衣服内。

    他这个非常突然的动作无非是在证明,他想跟在场的某个人或是某些人同归于尽。而他最想下手的目标,就是站在不远处,刚刚抽了他耳光的爽子——他的未婚妻。

    可是,肖恩那手还没来得及将怀里的枪掏出来,站在他面前的艾丝便立即有了反应。

    只见艾丝的身形未动,只是一只手好象在空中划了一下,肖恩的动作就立即定格了。

    两秒钟之后,肖恩才慢慢的低下了头来,在他身体的正面,衣服被锋利的刀子划出了一个大大的“米”字。

    整个身体,只有他拿着手枪的手受了伤,其他地方竟然安然无恙。

    包括法拉里在内,几乎没有人看清艾丝是如何出手的,甚至不曾看清她是如何将刀子,又如何将刀子装回去的!

    肖恩的手很快就鲜血淋漓,在场只有几个高手才注意到了掉在地上的一截手指。

    如果不是被割断了那截手指的话,也许肖恩依然会对爽子开枪。

    “法拉里先生,就算是你,你会容忍他开枪自杀吗?”

    布兰琪慢慢的站了起来,以非常冷静的表情看着已经惊呆了的法拉里问道。

    法拉里差点就流出汗来了,因为刚才在他面前表演这一手的艾丝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有如此高深莫测的身手,怪不得女王那么有恃无恐!他也看得出来,刚才艾丝是制止了肖恩的一次突袭,他并不是想自杀。而这问话只是布兰琪在为她的同僚开脱而已,不过这个开脱显然天衣无缝,就连他这个历经沧桑的老手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了。

    “那是、那是,如果不是艾丝将军眼明手快的话,这小子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傻事来呢!”

    他继而转向了肖恩,“就算是你错了,看在你父亲的面上,两位将军还有山木老爷还会跟你一个小孩子家计较吗?”

    肖恩似乎忘了手指的疼痛,让手指上的鲜血直流着,他在静听这些握着他的小命的高手们的饶恕。

    艾丝与布兰琪当然知道,杀一个肖恩虽然容易,但并不能证明王室的实力,反而会增加柯洛家族对王室的仇恨,所以,两个女孩都不会做出什么决定,她们把目光投向了已经转过身来的山木。

    老山木深思了一会儿,却对肖恩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来:“贤侄,我都搞不清是你利用了别人,还是你被人家利用了!”

    老山木说完后,转过身去回到了庄园,连女王的两位将军他都没有请到里面喝一口水。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再跟王室的人套什么交情了。

    法拉里自觉没趣,吩咐鲍威尔将这次行动的大部分武装卸了下来。

    “爽子小姐,全是一场误会,我留下这点东西,也算是对庄园造成损失的一点补偿吧!”

    不管爽子是什么态度,法拉里卸下了那些东西之后,就带着他的人马灰溜溜的离开了庄园。

    “两位将军来得及时,多谢你们出手相助了!”

    这时候爽子才上前主动对两位王室将军表示感谢。因为尼克是她亲自送到HN12基地里去的,一定是两位王室的将军得到了消息,跑过来救火的。

    “没什么。对了,法拉里连夜集结队伍朝你们庄园而去,难道你们就一点消息也没有?”

    布兰琪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些年家父一直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处世法则,从来就没有讯息网路与外界联系,哪会得到情报?”

    爽子并不知道老山木的野心,但这一次行动,他的确没有得到任何的情报。

    “搜查尼克只是他们的借口而已,他们真正的意图在拿你们开刀,如果连你们山木庄园都不得不屈服法拉里,那么还有哪个家族敢跟法拉里抗衡?”

    布兰琪说得头头是道,让爽子不得不点头称是。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他们来到庄园的?”

    爽子对这一点很感兴趣。

    “我们有着庞大的情报网路,自然不会漏掉这样的讯息,只是我们并不清楚山木老爷是不是会把陛下的恩惠放在眼里,所以女王也就没有事先通报你们,请你们谅解。”

    布兰琪藉机向爽子这个聪明的女孩提起与王室联手的好处。

    “虽然家父从来没有特别表态,但我可以向两位将军保证,我们山木庄园一定唯陛下马首是瞻,决不动摇!”

    “我早就听说爽子小姐有着非常傲人的枪法,不知道肯不肯为王室效力?”

    布兰琪看着爽子这动人的身材就有些喜欢了,所有的人才她都想吸纳到温莎女王的麾下。

    “如果将军不嫌弃的话,爽子当然愿意!”

    爽子这个比布兰琪还大的女孩竟然好象孩子似的兴奋的跳了起来。

    “那你就先去艾丝的基地那里干一段时间吧。”

    说着,布兰琪意味深长的看着艾丝。她是故意要把这一对情敌弄到一块。

    艾丝自从来到山木庄园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向来习惯于用刀枪说话。刚才那“米”字刀法已经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布兰琪都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的刀法竟然比一个月之前纯熟了这么多。

    艾丝在之前曾经十分妒嫉爽子,因为她对尼克那么好,尼克也那么喜欢她,而自己这个曾经与尼克相依为命的妹妹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实在让艾丝没法不嫉妒这个女孩。可艾丝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这么多爱着尼克的女孩保护着他的话,或许尼克不会顺利的活到今天。

    这样一想,艾丝对爽子的嫉妒就变成了一种感激与慰藉。

    “对了,爽子,如果见到了尼克,也请你转告他,陛下正需要他这样的人才,比如说给陛下当个卫士什么的,这可是一般男孩子想都想不到的好差事呢!”

    布兰琪在上车的时候又叮嘱爽子说。

    “会的,我一定会的!”

    爽子自己虽然想加入王室的队伍,可她却不敢保证尼克是不是喜欢做那样的差事。在与尼克交往的这段日子里,她已经感觉出来,尼克并非池中之物,又岂肯作女王的一个小小卫士?但这对于一般人来说,的确是一种厚爱了,所以爽子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感激之情。

    艾丝与布兰琪上路之后又议论起了尼克来。

    “据我所知,尼克已经住进了你的基地里了,不打算跟他见一面?”

    布兰琪在对讲机里问道。

    “陛下还没有给我解除禁令呢,你想等我们见了面之后再到陛下那里去告密吗?”

    虽然艾丝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但她还能跟布兰琪开玩笑。

    “我不会说的,我会帮你们保守秘密,只要别生出孩子来就行!”

    布兰琪突然大笑了起来。

    “布兰琪!你……”

    艾丝一下子胀红了脸,虽然布兰琪是在另一辆装甲车里跟她开这个玩笑,可是她却觉得脸上热热的一阵臊。

    “呵呵,我倒忘了你们可是兄妹呢,只是我觉得你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无法只用兄妹来定义了。既然你们是兄妹,那你不会介意把你哥介绍给我吧?我记得好象跟你说过这件事,你没把这事给忘了吧?”

    布兰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

    “到时候我给你找个更有钱的吧?比如种子城堡的那个秃子沙姆拉,怎么样?”

    艾丝笑着说道。

    “你这死丫头,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到时候你可就成了贵夫人了!”

    布兰琪也哈哈大笑起来。她能从艾丝的玩笑里感觉出艾丝的那分自私,也许她可以允许别的女孩接近尼克,却未必能够接受她以及女王对尼克的喜欢。

    一个小时之后,爽子也从庄园里出来,开着她的越野车直奔HN12基地。

    然而在半路上,她就遇到了从基地里逃出来的尼克。

    “庄园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尼克焦急的问道。

    爽子把前后的经过给尼克讲了一遍。

    “这么说,女王陛下还是倾向于你们山木庄园了?”

    尼克也有些不解,因为那一次正是女王的人惩罚了山木庄园,而那件事一直让老山木耿耿于怀。

    “所以,我已经答应进女王陛下的军队了。”

    爽子说。

    “封了什么官?”

    尼克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只是要我去HN12基地里做事。可是这样一来,我就不能天天跟你在一起了!”

    爽子心里有些遗憾。但她还没有到离开尼克一步就活不下去的地步,因为她向来是独来独往,一个人习惯了。

    “留在基地里也很好,这样我就更放心了不是?”

    尼克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尽管爽子有着很强的作战能力,但要是跟他在一起,却未必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那你会常来看我吗?”

    “会的。”

    尼克坚定的答道,即使不为了爽子,他也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