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山木庄园的新贵
    随着爽子那一声枪响,小鸟立即从树梢上跌落下来。ЬAΠzHυ~0○①~CòΜ

    而这一枪也惊吓到了那只小鸟下面同在那棵树上的几只小鸟,它们也从那树叶底下惊慌失措的飞了出来。

    其中一只刚刚飞离那棵大树的瞬间,爽子身边也响起了另一声枪响。那只正在飞行的小鸟居然从空中骤然跌落!

    肖恩惊呆了,那个家丁惊呆了,就连爽子也张大嘴巴了。因为爽子在瞄准的时候,尼克还什么准备都没有,而且他是用自己身上的一把长管手枪打的,还打中了一只飞行中的小鸟!

    “不好意思,那小鸟撞上了!”

    尼克作出了一副害羞的表情。

    “臭美!你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有人从背后袭击我呢!”

    爽子娇嗔着瞪了尼克一眼,刚才的确是吓着她了,她根本就没想到尼克会跟在她后面开枪。

    爽子从来没有在肖恩面前这样做出任何一次女孩的娇嗔表情来,看到爽子对尼克那种自然而又有着几分暧昧的表情时,肖恩心里那股醋意立即浓浓的泛了上来。

    肖恩的脸上的肌肉在一阵阵的抽动。

    “对不起,一看你开枪的姿势那么好看,我就手痒了,我也想打你瞄准的那只,没想到被你打下了,幸亏这一只又撞上来!”

    尼克的自谦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自豪,而他的这分自豪更让肖恩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的抽搐着。

    “肖恩,你也来一枪?不过小鸟肯定是没得打了,你看哪儿更适合你的枪法,不妨露一手看看?”

    爽子把步枪递给了肖恩。

    “真正的英雄可不是只靠枪法显本事的,枪法好,未必打得了胜仗!”

    肖恩出人意料的拿出了他的法宝来。他终于算是找到了一点自信,故意摆出了一副不屑与尼克为伍的高傲神情。

    “不知道老兄路上遇到了打劫的强盗时,这话也管用吗?”

    尼克立即笑着问道。

    此时肖恩的脸立刻又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像是被噎住了一样。

    尼克的话并非吹牛,至少那一次当着爽子的面,在法拉里追杀者的枪林弹雨中潇洒游走的表现,已经让爽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爽子相信,要是换成肖恩的话,在客栈里他必定输给人家。

    “尼克,别跟人家争了,人家可是思想的巨人啊!”

    爽子不无讽刺的说。

    此时,老管家藤俊很快就找到了爽子这里。

    “原来是肖恩少爷在演练枪法呀?”

    藤俊看到那枪在肖恩的手上时,立即把表情放缓了,毕竟他是未来庄园的大姑爷。

    “可不是吗?那么远的小鸟都被肖恩少爷一枪打下来了,真是神枪手呀!”

    尼克也附和着说。

    虚荣心极强的肖恩竟然没有否认,笑着对藤俊说道:“老管家可好吗?没吓着你吧?”

    现在唯一能够恭维他两句的,也就只有这个老管家了。每次来到庄园,在爽子面前他都是碰得一鼻子灰,唯独在这个老头面前他才能多少找回一点自信。

    “呵呵,还好,少爷玩得尽兴就好,尽兴就好!”

    说着,老管家藤俊找了个藉口离开了。

    “老管家把你夸得很舒服吧?真不害臊,那枪是你打的吗?”

    爽子很恶毒的白了肖恩一眼,他枪法不行也就罢了,却偏偏要装出一副行的样子来,这更让爽子恶心。

    “我有说那枪是我打的了吗?那明明是尼克说的,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懒得跟别人辩解,难道这又成了我的错了?”

    肖恩摆出一副非常无辜的样子来。

    “现在我不得不佩服老兄了,就算是掉到了井里也还能踩到干地方呀!呵呵,佩服!爽子,祝贺你找到了一个能说善道的丈夫哟!”

    尼克拍着肖恩的肩膀说。

    “我们还没结婚呢!”

    一听到尼克把肖恩冠以丈夫的称呼,爽子就不高兴了。

    “尼克先生虽然有很多的缺点,不过这句话说的没错。不过更准确的说,我还只是她的未婚夫!但再一个月我们就结婚了。”

    肖恩也很想在尼克面前强调一下自己的身份,生怕被尼克抢去了似的。

    “还不一定呢!”

    爽子又狠狠的白了肖恩一眼,她最讨厌肖恩那种自以为是的口吻了。因为两家老人是世交,爽子一时无法抗拒他们的决定,所以才一直找各种借口把婚期拖了下来。

    “为什么?你父亲可是已经答应了,怎么突然又变卦了呢?”

    一时间肖恩的脑袋“嗡”的一声,像被敲了一下。

    “那你就跟我父亲结婚去吧,现在我还没打算嫁人呢!”

    爽子更不喜欢肖恩拿出双方的家长来压她。

    “那……那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肖恩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话来质问爽子了,在尼克面前,肖恩说话都有些结巴,因为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当着另一个男人的面说不想嫁人,这比赏他一个耳光还要没面子。

    “我还没单身够,这理由总可以了吧?”

    爽子回过头来用难以捉摸的表情看着肖恩说道,“过两天我还要跟尼克一起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呢!”

    为了刺激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白马王子,爽子又编出了一个理由。

    肖恩一下子把目光转到了尼克的脸上。

    快要结婚的未婚妻马上就要跟另一个很具威胁力的男人一起去执行任务?

    肖恩心里那个醋坛子立刻就打翻了。他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事,让自己的未婚妻去跟一个名声很不好的男人满世界乱跑?肖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我……我怎么没听说你们家又让你出什么任务呀?”

    肖恩考虑到这可能是爽子与尼克联合起来戏弄自己,他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难道我们山木家族的事情也要一件件向你们柯洛家回报吗?”

    爽子现在觉得很解气,她觉得好象不只是打倒了一个肖恩,而是整个柯洛家族。

    肖恩一时间又被爽子说得哑口无言。

    这是他肖恩来到山木庄园跟爽子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被戏弄得最厉害的一次。他已经满头是汗了。

    “老兄,这里很热吗?我觉得这庄园里挺凉的呀?”

    尼克看到肖恩那副窘样很开心。

    “呵呵,热,是有点热。”

    肖恩死也不肯承认自己被这两个人捉弄了。此时的肖恩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发誓,等到把你爽子娶回家后,再收拾你不迟!但此时他却对爽子的反感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看来老兄还是不太适合在这庄园里呀,干嘛不乖乖的待在家里,那多舒服呀?非要跑出来找不自在。”

    肖恩掏出了手帕在额头上擦了擦汗,又强作镇定的说道:“我这次来山木庄园是有要事要跟山木伯父商量的。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家里是很忙的,哪像你们天天无所事事,这么清闲呀?”

    肖恩想在这两人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过人之处,可惜他从未占过上风。

    “看来你还是个大忙人哪,那就赶快去找我父亲商量你们的大事去吧,我还有事要跟尼克商量呢,就不陪你了!”

    说完,爽子径直朝前走去,尼克也快步跟了上去。

    肖恩傻傻的站在了那里,已经到了这份上了,他再追上去也是自讨没趣。

    尼克还不忘回过头去朝着肖恩连连摆手,他那副得意的样子差点把肖恩气破了肚皮。

    老管家藤俊远远的看见了肖恩站在那里,怅然若失的样子。

    当肖恩回过头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朝他走来的藤俊。

    “跟小姐谈得可好吗?”

    藤俊非常关心的问道。

    “啊……好,很好,我想跟山木伯父商量要事,所以就不能陪爽子小姐了。”

    肖恩自己给自己打着圆场说道。

    “那正好,山木老爷正在他的书房里呢。”

    肖恩一边擦着额上的汗一边朝山木老爷的书房走去。

    肖恩再次来到山木跟前,感觉稍稍好了一点,毕竟他是不会让他难堪的。

    “伯父,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说吧。”

    “为什么要留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庄园里呢?难道伯父不知道法拉里到处追杀这个人吗?伯父这么做,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肖恩一开始就想拿这个让他出糗的尼克开刀,不想让他在山木庄园里安稳待着。他自己都不敢难想象离开庄园之后,尼克跟爽子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有一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这个嘛,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左右得了的,世事难料呀!但我还是希望贤侄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们两家是世交,如果让人知道了这事之后,我想对你们柯洛家也不会有什么好处的。我这可是为了你好!”

    山木老人语重心长的说着,但他的目光却一直逼视着肖恩,似乎在等着他发誓一样。毕竟他还有一张王牌在手里,那就是爽子。现在老山木看明白了,一直都是肖恩在追爽子,而只要爽子不松口,肖恩就不敢冒犯山木家的任何一个人。当然,山木家族的势力更是柯洛家族所看重的。

    “放心吧伯父,我当然知道这事的轻重,哪能随便说出去,只是……我觉得尼克这个人不可在庄园里久留,否则您势必会引火烧身的。”

    “这个我自有安排,不劳贤侄心。”

    山木对于肖恩这种略带威胁的口吻很是反感,如果不是看在两家世交的分上,老山木早就变了脸色了。

    老山木虽然希望两家联手以加强自己家族的地位,可是对于柯洛家这位公子哥他并不是非常看好。柯洛家已经催婚多次了,最后都是因为爽子的任性而使老山木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回绝人家,让两家的关系无形之中蒙上了一层阴影。而现在老山木对肖恩这个年轻人有了更多了解,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女儿嫁过去之后的境遇,这种预感令老山木很是不安。

    “伯父,我听爽子说过两天她还要跟那个尼克出去执行任务,而婚期还要拖延,这是真的吗?”

    肖恩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只不过是爽子的一句戏言,但老山木此时却因为对肖恩秉性的判断而有些犹豫。

    “这个嘛,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到时看情形而定了。你不要急,我会慢慢开导她的,你现在还不够了解她,她自小没有了母亲,是我把她宠坏了。可能……可能是她还没有过够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的缘故吧,年轻人,你得有耐心才行呀!”

    在关键时刻,老山木当然会站在自己女儿这一边,更何况现在他更担心女儿嫁到柯洛家之后,会失去很多她所喜爱的东西。

    从艾丝来责问庄园的事件中,老山木得出了一个结论,让庄园里的女人与尼克保持某种暧昧的话,并不会引起那个艾丝的反感,相反的,如果与尼克作对,那么庄园就会立即受到不留情面的打击!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女儿嫁到柯洛家去,还比不上让爽子保持着与尼克的这种暧昧关系。

    老山木的态度也让敏感的肖恩感觉出来,老山木不像以前那样支持他了。

    肖恩把这一切的改变都归罪到了尼克的头上。

    所以肖恩的下一步,就是立刻把尼克从山木庄园赶出去!他更不会让尼克把自己的未婚妻带出庄园一步,不然,他可就真的要戴绿帽子了!

    但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现在他还没有想好。

    肖恩非常没趣的离开了山木庄园,他已经沮丧到了极点。

    可更让他沮丧的是,在他离开庄园不到半公里的时候,尼克突然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吗?”

    肖恩看都不想看这个少年一眼,他已经把尼克当成了真正的情敌。

    尼克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拿出一副很真诚的表情拦住了肖恩的车子:“肖恩,明天我跟爽子小姐就要出去执行任务了,难道你就不能等到明天送她一程吗?我们这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还是留下来送送她吧?”

    “既然有你这位风云人物陪着,还用得着我送吗?”

    听到尼克那假惺惺的挽留,肖恩气得差点背吐血,话里隐隐透出了一股阴险之气。

    尼克觉得这次实在是把肖恩给得罪透了,而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肖恩对爽子死心,因为与爽子这几日的接触,已经让他对这个女孩有了不肯放弃的想法。要是真的让爽子嫁给肖恩这个畜生的话,别说爽子不幸福,就是尼克也会心疼一辈子的。

    肖恩的车子带着盛怒从尼克的身边窜了过去,他想把这个在他面前占尽了上风的尼克辗死在车轮底下,可惜他没有这个本事。

    刚刚送走了肖恩,老山木就把女儿叫到了书房里。

    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爽子一看就知道父亲是在生她的气了。她一声不吭的站着,只等着父亲发泄他的怒火。

    “尼克已经不能待在庄园里了!我就知道包准不会有什么好事,尼克是我们山木庄园的灾星。”

    老山木没有对女儿发火,直接对尼克下了逐客令,他没有当着尼克的面说,是因为这话得由爽子来说,毕竟人是她请来的。

    老山木何尝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作为一家之主,他不好开这个口,更何况尼克还跟王室有着某种暧昧的联系。

    “明天我们就会离开庄园。”

    爽子说。

    “你们?你想跟他私奔?”

    老山木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虽然他现在有些讨厌肖恩那个年轻人,但他不想让女儿落了一个跟人私奔的名声,更何况跟她一起私奔的男人还是被法拉里四处追杀的尼克。

    “我知道父亲的意思,只要我们两个不在庄园里了,就算他们明天来搜也不会有什么证据的。我们的事,我们两个会担,不会让您受到任何牵连的!”

    爽子赌气的说。

    “你们的事?如果你不是我山木的女儿,自然不会有什么牵连,呵呵,你说得倒简单,你以为你跟他一起离开我就不会受到牵连了吗?你跟着尼克跑了,岂不是更要落人话柄了吗?”

    老山木考虑得毕竟更长远一些,但既然是自己的女儿闯出了祸,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今天晚上,尼克必须离开庄园,我想这件事你能办得到。”

    “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要他出去后住在哪里?”

    爽子此时已经不知不觉的在替尼克着想了。

    “我才不管他住哪里呢,以后他逃亡的日子还长着,你能每天都替他打算?”

    “明天吧,明天一早……”

    “不行!”

    老山木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从老山木的书房里出来,爽子直接开出了一辆越野车。听到那带着怒气的马达声,老山木只是站在窗前默默的看着。

    尼克从他的住处走出来,他背上那杆巴雷特很让老山木在意。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老山木也走出了他的书房,靠近了车子之后,老山木将一个小袋子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爽子赌气的没有看,也没有跟父亲打一声招呼。

    老山木放下那小袋子之后,就离开车子回去他的书房。

    尼克一上车,就发现了那个小袋子。

    “这是什么?”

    “不知道。”

    现在爽子对谁说话都没有好心情了。

    尼克原本以为会是些金币什么的,可他打开一看,却是狙击步枪弹。

    刚才老山木离开车子的时候,尼克是看见了的,他断定这一定是老山木送给他的。

    尼克默默的将那一小袋子弹收了起来。

    爽子直接把车子开到HN12基地,还给尼克单独订了一个房间。

    此时,艾丝正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她打开了监视器,看到爽子带着尼克走进刚刚订下的那个房间。

    “哪里也不要去,这里是最安全的了,毕竟他们不敢到女王的地盘上来搜查。等着我,我会尽快来找你的!”

    爽子深情的看着尼克说。

    “这么严肃,跟生离死别似的。”

    尼克开玩笑的说。

    但爽子却是真的动了情,她的眼里已经饱含着泪水,如果不是强忍着的话,那泪水就要流出来了。

    “答应我,别乱走,我会来找你的!”

    爽子的声音有些哽咽,弄得尼克都不好意思跟她开玩笑了。

    尼克走过去,还不等张开双臂,爽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

    如果换在了别的地方,尼克会毫不犹豫的吻她的,可是在这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尼克总觉得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在看着他,而那双眼睛的目光好象当年艾米那么的纯洁与真挚。

    尼克的大手在爽子的香肩上轻轻的拍了拍说道:“放心吧,我会等着你的。”

    可是爽子的双臂却抱得更紧了:“尼克,吻吻我……”

    她的声音很小,却是那么的强烈,让尼克无法拒绝。

    尼克慢慢的俯下了头,爽子仰起了满含泪水的眼睛。

    从她的额头吻起,他轻轻的吻了吻她那长长的睫毛,慢慢的,他的唇移到了她那微微发干的红唇上。

    两人吻得都不特别热烈,却是那么深情。

    渐渐的,两人的舌头缠在了一起,而尼克的一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抚到了爽子那娇挺的胸脯上,轻轻的握捏着她那丰满的……

    艾丝在监视器里看着这样的镜头,心不由得颤动了一下,但她的目光却无法从监视器上移开。

    两人的湿吻持续了十几分钟之后,尼克终于松开了爽子。

    “走吧,不然我可控制不住自己的。”

    尼克笑了笑。

    “你吃了我才好呢!我让我爸爸来收拾你!”

    爽子幸福的笑了。

    爽子离开基地之后,尼克坐到了床上,将他的巴雷特拆开细细的擦拭起来。

    他好久没有擦拭自己的枪了。

    由于拆卸的经验多,几乎每一种枪械尼克都能闭着眼睛拆装。而现在,他却很想看一看这把巴雷特的每一个零件。他是那么的喜欢它,就像是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摸着巴雷特的每一个零件,就像是抚摸着自己女人的每一寸肌肤。

    将枪重新装起来之后,尼克打开了老山木送给他的那个小袋子,仔细数过,发现那里面竟然装了五十颗子弹!

    尼克当然不会知道老山木送他这些子弹的真正目的。其实就算老山木不给他,爽子也会送他金币去买的,甚至会更多,但这五十颗子弹是从老山木的手里送出的,那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老山木心里清楚得很,不管爽子说得多么委婉,尼克一定会知道这逐客令是出自于他这个庄园主人的。送他这些子弹或许可以减轻一下尼克对他这个老头子的抱怨,让尼克体会到在这个多事之秋,他身为山木家族的领导者有多么的为难。

    虽然上次在基地里,尼克曾经遇到一个想揭发他的女孩,但相较起来,HN12基地应该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即便女王的势力不足以荡平天下,但起码目前为止,还不会有哪个组织敢直接向女王宣战。

    由于多日来的奔波,再加上在山木庄园里与四个女人交欢,尼克的精力有些不支,吃过晚饭不到一个小时,就上床睡觉了,他甚至连这里的娱乐活动都没有参加。

    ************

    清晨五点一刻,隆隆的装甲车马达声就震醒了疲乏的山木庄园。

    老山木起得早,更是听得清清楚楚,好象那装甲是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将整个庄园都包围了起来。

    虽然震惊,但老山木却似乎早有预料似的。他吩咐庄园里所有的人都不要动用武器,一切由他来应对。

    一辆重型的越野车提前开到了庄园的大门口。

    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而是法拉里本人,管家鲍威尔紧跟在他的身后。

    老山木急急的迎了出去,但他的脸色显然非常难看。对方以这么大的阵势来庄园,分明是要找碴的。

    “法拉里先生远道而来,我们山木庄园有失礼数了!”

    老山木毕竟历经沧桑,什么样的阵势他没有见过?只是法拉里一个月之前对他的态度跟眼前的情形反差太大,让老山木一时难以适应。

    “不好意思,山木老兄,惊扰了!”

    “不知道什么事让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会是要把我这破庄园扫平了吧?”

    老山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山木老兄说什么话?我只不过是要捉拿那个该死的尼克,不得不惊扰你的庄园而已,不然我哪敢惊了老兄的好梦呀?”

    法拉里凭着自己的强大实力,说话的时候自然可以信口雌黄,更不怕有什么漏洞被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山木抓住。

    “怎么,追那个尼克追到我的庄园里来了吗?哈哈,老弟你可真会开玩笑呀,尼克难道不知道我这庄园是爱谁来就谁来的地方吗?他要躲的话,也绝不会找这么一个不安全的地方的。”

    “那也未必,我可是有得到比较可靠的消息,不知道老兄能不能给小弟一个方便,让我的人仔细的在庄园里搜查一下?”

    “哈哈,我且不管老弟是从什么地方道听途说来的消息,只是你带着人贸然把我的庄园围起来搜查,也太让我难堪了吧?”

    老山木只差没说你法拉里根本就没把我山木放在眼里。

    “时间太急,我已经没有时间提前通知你了,如果要等到你同意再朝这发兵,岂不是错过了追捕坏人的最佳时机?而且一旦错过之后,即使我不猜疑老兄,老兄也会难免通敌之嫌是吧?所以,我这样做还是为了老兄好嘛。”

    法拉里并没有被老山木的话难住,他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搜查,不然他的面子也会因此全部丢尽。

    “可我有一点还是替老弟顾虑,倘若搜出来了倒好,要是搜不出来的话,我想老弟弄这么大动静,一定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你想让我怎么向外人交代?我山木总不能默不做声吧?”

    老山木的意思是要法拉里给他一个交代。

    “我自认这次的消息来源非常准确,如果消息有误,我可以把给我通报消息的人交到你手上,任凭处置!”

    法拉里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按照老弟的逻辑,是不是我也可以带着人到你的府上去搜一个底朝天,然后交一个人出来给你就万事太平了?”

    老山木嘴上笑着,可是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虽然见过欺负人的,但也没有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如果不是因为法拉里家族势力庞大的话,他真想过去打他几个耳光。

    “呵呵,我就知道老兄会提到这一点,不过,那要看提供消息的人有没有份量了!”

    法拉里非常高傲的说道。

    “这么说来,向老弟提供消息的人还是一个有份量的人物了?能不能让我见一见?我倒要看看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白痴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老山木两手背在身后,胸膛挺着。几年来,他的背好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直过,胸膛也从来没有这么挺过,他知道现在法拉里大兵压境,不是他山木庄园的势力能够抗衡得了的,但在这之前,他一定要看一看那个向法拉里告密的人物敢不敢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