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车轮大战
    其实尼克向那个尉官打听艾丝的时候,艾丝就在楼上,她早就看到了尼克。βaиZhμ+00①+COΜ

    而那个尉官的回答也是艾丝早就吩咐下来的,无论谁来找她,都是一个回答——不在家。

    但看到尼克的身影时,艾丝却是心潮起伏,无法平静。每次看到尼克,她都会有股扑上去的冲动,可是,温莎女王那严厉的警告却不时在她的耳边回响。

    艾丝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尼克的消息了,她万分焦急,却又不放心让她的部下去做保护尼克的工作,况且她也不相信她的部下有那份能力。

    这次看到尼克跟山木庄园的大小姐爽子还有朱丽夫人在一起,艾丝多少宽慰了一些,毕竟这两个女人在山木庄园里还是有些分量的,且应该不会对尼克有什么歹意。

    刚刚补充完毕的车队并没有因此增添活力,反倒是有些精疲力竭的样子,因为无论是爽子还是朱丽,都在思考着如何应对接下来老头子的质问!为什么要把尼克带回来。

    当听到追杀尼克的队伍回来的时候,老山木是非常兴奋的,可一听说尼克也在队伍里面,老山木的脸立刻阴了起来。

    他没有出去迎接女儿跟儿媳,而是回到他的房间里等着这两位指挥官向他回报情况,他更想听的是对尼克事件的解释。

    朱丽跟爽子一同走进了老山木的房间,老管家藤俊退了出来。他一如往常的接待了尼克这个客人。

    老山木阴沉着脸,看都不看这两个小辈,甚至没有请她们坐下。

    朱丽与爽子两人面面相觑,还是朱丽先开了口,毕竟她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爸爸,我们把尼克给带回来了。”

    “哦?为什么不直接交给法拉里处理?”

    老山木那苍老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满。

    “如果把尼克交给法拉里的话,那岂不是敌友不分了吗?”

    爽子接口说道。

    “到底谁是敌谁是友?”

    老山木突然吼道,对于儿媳,他多少还有几分客气,可听到连女儿都这么糊涂,他终于忍不住了。

    “法拉里已经买通了我们的人,他们从来就没有相信我们过,还派人跟踪爽子。如果不是尼克及时出手的话,爽子就会遭受他们的毒手!”

    朱丽替爽子辩解起来。

    “我就不信!法拉里也许会怀疑我们的诚意,可是有什么理由要对爽子动手?”

    面对老山木不是一句两句就能瞒得过去的。

    可爽子却憋不住了,立即跟父亲争执起来:“他们竟然要搜查我的房间,这不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我才不吃他们那一套呢!”

    “那为什么尼克也出现在那里?”

    老山木怒目瞪着女儿质问道。

    “我怎么知道?尼克神出鬼没的,或许是因为巧合,我们住进了同一个客栈,可他们也不能强行搜查我的房间呀?分明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不,他们是根本就没把山木家族放在眼里!”

    爽子加油添醋的说了一堆法拉里那帮人的不是。

    “这事我会调查清楚的,不过,尼克必须离开庄园,他不能待在这里!否则整个庄园又要鸡犬不宁了!”

    老山木指的不光只是被艾丝袭击的那一次,还有上一次,他一直怀疑自己的大儿媳与尼克有染从而导致了流产,但这事没有真凭实据,完全是老山木的猜测。

    而且在他看来,如果把尼克留在庄园里,就等于向法拉里宣战了;如果把尼克赶出庄园,虽然不能讨好法拉里,却至少可以得到一个中立的立场,不至于惹火烧身。

    “爸,尼克不能走,如果把他从庄园里赶出去的话,那不是把他推到了咱们的敌人那去了吗?既然你说他是女王的人,那么得到了尼克岂不就是得到了女王的庇护?就连法拉里现在也不敢对女王怎么样,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一个法拉里?如果因为尼克的关系而受到法拉里家族的袭击,我想女王陛下也不会袖手旁观的,相反的,如果把尼克赶走了,我们就成了女王的敌人,不是吗?”

    爽子的一番话不无道理。

    刚才老山木说要把尼克赶走,也是一时感情用事,他还没有想到这一层。

    老山木沉吟了多时,终于作出了让步:“留下来可以,但尽量不要走漏风声,而且不许他随便接触家里的女眷!”

    老山木还是豁出了老脸讲出他的底线。

    “我们会把您的意思传达下去的。”

    听到父亲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爽子也立即答应了父亲的条件。

    “尤其是你,下个月你就要与柯洛肖恩成亲了,更要注意!明天肖恩会来咱们家商量成亲事宜,你可要对人家热情一点,不能再不冷不热的了!”

    藉着这个机会,老山木叮嘱了女儿几句,平时若是这样说女儿,她是断然不会听进去的。

    “好吧。”

    一听说明天肖恩要来庄园,爽子立即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瘪了下去。

    当天晚上,尼克被安排在一个专门接待客人的地方,并有仆人服侍,不过说是服侍,其实就是监督。

    整夜,尼克也没能跟朱丽与爽子见上一面。

    但天一亮,原玉跟乔莉还有安妮全都找到了尼克的住处。

    老山木的那些命令对谁都有用,可就是不能对这三个孙小姐起作用。

    一个女仆小声的提醒原玉:“小姐,老爷说过了,不让家里的人随便与尼克接触的。”

    “我这是随便吗?再说了,大白天的,又不是在一起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怕什么?”

    原玉毫不在乎的训斥了那个女仆一顿,因此谁也不敢再去提醒山木老爷的禁令了。

    老山木很快就知道三个孙小姐跑到了尼克住处的消息,他想,反正是白天,也不至于会弄出什么乱子,于是就干脆放任。

    “尼克,你看她们两个的肚子都鼓起来了,而我还是这么平,你这家伙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给她们种上了,却不给我种上呀?”

    原玉一见到尼克就抱怨起来。

    原玉还是初见时那样苗条,只是眼睛更加水灵,胸脯也大了一些。

    而乔莉跟安妮两个少女的肚子则真的隆起了,很有几分孕妇的模样。听到原玉这样抱怨,两个女孩倒有几分自豪。

    “原玉,这可怨不得尼克,是你的肚子不争气吧!”

    安妮跟乔莉两个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要不我再给你种一次吧。”

    尼克坏笑着说。现在看到原玉那依然曼妙的身材,尼克似乎有点冲动了,如果不是碍于老山木的命令,他一定会现在就把原玉衣服扒了干上一炮。

    “那我也没占多少便宜!”

    原玉凑到尼克的身边,坐到他的腿上。

    尼克一只手搂住原玉的蜂腰,另一只手却伸到她的上摸了起来:“真的没鼓起来吗?”

    尼克的表情煞有介事,好象医生在给病人诊断似的,大手在原玉那平滑的上来回抚摸,让乔莉跟安妮羡慕不已。

    “这儿好象长了不少哟!”

    尼克的手伸进了原玉的上衣里,握住了她的一只。

    原玉的胸脯的确高耸了不少,也丰满了许多。今天过来看尼克,她特地脱掉了里面的胸罩,那翘起的在尼克的手指间挺立着。

    当尼克的大手在原玉那丰挺的上揉捏时,乔莉和安妮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感觉那只大手好象是在揉捏着自己的。

    “真的长大了吗?”

    原玉一只胳膊勾到尼克的脖子上,将身子往上耸了一下。

    尼克直接掀起她的上衣,使那雪白丰满的酥胸裸露出来,两只立即弹了出来。尼克俯下头去,将一颗含进嘴里,让乔莉和安妮看得呆了。

    他用力一吸,原玉立刻闭起眼睛陶醉的呻吟了一声:“啊——”

    她整个胸脯都压到了尼克的脸上,温热柔软的让尼克非常舒服。

    “尼克,你来看看乔莉妹妹的大了点没呀?”

    安妮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起了乔莉的上衣来。乔莉有些扭捏,安妮却执意解开了乔莉的衣扣,笑道:“还害羞呢,肚子都这么大了,怎么样也得让这个当爸的摸两下嘛!”

    说着,安妮推着乔莉坐到了尼克的腿上,与原玉对坐着。尼克吐出了原玉的一只,然后立即含住了乔莉的一颗。

    相比之下,乔莉的比原玉的大多了,这可能是她怀孕的关系。

    安妮干脆将原玉和乔莉的上衣扒下来,让两人都裸着上身坐在尼克的怀里,好似两人是为素行不良的少女。

    其实这都得归功于尼克的调教,尤其是乔莉,她原来是多么腼腆的女孩,可自从她与安妮两人同时被尼克收拾了之后,她就变得荡起来。尼克吮吸着她的时,她的一条腿还在摩擦尼克那硬硬的一根。

    “刚才还在那儿害羞呢,现在就想多吃多占!你们两个一得宠,就把姐扔在这里不管了!”

    说着,安妮在乔莉的那条腿上拍了一巴掌,乔莉赶紧把腿拿开,而安妮则蹲下来拉开尼克的裤炼,将他那已经昂扬起来的大掏了出来,“上面是你们的,下面归我了!”

    安妮以两只纤手把玩着尼克的,或捏或捋,一会儿那就粗大发亮了。

    尼克两腿叉开,让安妮的身子插了进来。

    只是捋了一小会儿,安妮就忍不住把那含进了嘴里。尼克是坐着的,低头就能看到安妮吞吐他的情形,随着她头部的起落,那一头秀发也跟着飘动起来。

    她努力的包住了牙齿,以免伤到尼克的。

    乔莉跟原玉两人看到安妮呑吐尼克的都有些羡慕,先是原玉从尼克的身上下来含了一会儿,接着乔莉也学着样子含了一下。

    “你可不能把那东西给,一会儿我要呢!”

    原玉光着胸脯再次将送到尼克的嘴边,她看到两个姐姐都怀孕了,心里很着急。

    “不过要是怀孕了,就不能到处乱跑了,这么动荡的年代,你不觉得挺着大肚子有很多不方便吗?”

    尼克是在提醒她,战争也许很快就会爆发,只是他不能明白的告诉她们三个。

    “我不管,我就是跟她们一样要一个孩子,如果可能的话,我还要给你生一大群孩子呢!”

    她把从尼克的嘴里抽出来,却把小嘴送了上去与尼克吻起来。

    听到原玉要生孩子,乔莉只好吐出嘴里的闪到一边,把位置让给了原玉;原玉也不客气,马上就坐到了尼克的两条腿上。

    但她的还穿在身上,于是尼克直接撕开了她的,安妮则帮着将那插进了原玉的。

    “啊——”

    当尼克的插进了原玉那泥泞的后,原玉很陶醉的呻吟了一声。

    尼克的已经被三个女孩吞吐了半个多小时,正是威武的时候,之粗大把原玉的撑得全部打开,那滋味实在是令原玉爽透了。

    她一边与尼克吸吻着,一边起落着身子,用她那娇嫩的着尼克的粗大,丰满的双乳也在尼克的胸前用力的摩擦着。

    “嗯……哦……”

    原玉受不了的时候就会吐出尼克的舌头叫喊两声;乔莉受到影响,便来到原玉的身后,一面用自己的在原玉的背上摩擦着,一边将手伸到原玉的胸前揉捏着她的。

    原玉已经有过了两次,尼克都没有射给她,而她第三次到来的时候,爽子却闯到了尼克的住处。

    她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女孩一前一后的搂在一起,而且原玉的小身子一上一下的起落着。

    爽子一看三个侄女都光着上身,她立即停住了脚步,把脸别到了一边。因为她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尼克却没有因为爽子的到来而让原玉停下来,事实上,这个时候他跟原玉两人都停不下来了。尼克精门一松,那灼热的便喷出来。

    “啊——”

    原玉紧紧的抱住了尼克的脖子,整个身体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爽子之所以没有走开,是因为她以为三个女孩只不过是在跟尼克玩什么游戏,却万万没想到尼克的已经插进了小侄女原玉的体内!

    原玉被安妮从尼克身上抱下来的时候,爽子才发现尼克那刚刚射的。

    “尼克你出来!”

    爽子生气了。虽然她知道两个侄女的肚子都是被尼克搞大的,但那是父亲老山木允许的,而这一次与上次不同,老山木早就有话在先,不许女眷随便接近尼克,然而尼克如此不顾规矩,分明是没有考虑到她的难处。

    安妮看到姑姑的脸色不好看,吓得赶紧拿了一张卫生纸帮尼克擦了擦上面的秽物,将那宝贝收进了裤子里,又拉上了裤链。

    尼克在一分钟之后跟了出去,爽子站在门外,背对着门口。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爽子不高兴的问道:“你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谁叫她们都是小孩子,太任性,我总不能惹你三个侄女不高兴吧?”

    尼克还在强词夺理。

    爽子当然知道三个侄女在庄园里是最有特权的,有时候连老头子也拿她们没办法,甚至过分的宠爱、没有原则的放任,于是她们就越来越不听话了。

    “算了!倒是今天上午肖恩就会来庄园,到时候你替我挡一下?”

    爽子来其实是要向尼克求援的。

    “肖恩是你的未婚夫,我怎么挡?要是被老头子知道了的话,难道不会马上把我赶出庄园吗?”

    尼克觉得这差事不好做,他虽然很不希望肖恩娶爽子,但目前来看,他无力阻挡这件事的发展。

    “又不是要你们打架!跟我亲密一点,他那人爱吃醋,让他知难而退不就行了?”

    爽子觉得尼克有点窝囊,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到时候看我脸色行事就好了。”

    说完,爽子就离开了尼克的住处。

    且不说爽子的脸蛋,只是看着她的背影,尼克就热血沸腾。无论是她那两条长腿还是丰满的翘臀都是那么的性感。虽然刚刚从三个小女孩身上得到了一些快感,但他觉得这三个女孩是无法与她们的这位姑姑相比的。

    尼克回到房间里后,安妮噘着小嘴抱怨道:“看来今天尼克是不能陪我们玩了!”

    没过几分钟,爱德拉也追了过来,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过来找女儿乔莉。

    三个女孩都在这里早已在爱德拉的预料之中,但碍于老头子的命令,她无法当着三个孩子的面与尼克亲热,可是她的心里却是那么渴望,毕竟那么长时间没有看到尼克了!自从尼克走后,她的心里可是每天都空荡荡的,跟丢了魂似的;她丈夫却不知道这位二夫人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也不敢去问她。

    女儿乔莉一直为妈妈保守着秘密,从来没有在爸爸面前提过妈妈与尼克的事,乔莉自己也很想尼克,所以她很理解妈妈的心情。如果今天不是有原玉跟安妮两人在,乔莉早就提议要尼克到爱德拉那里了。

    看到爱德拉到来,懂事的安妮赶紧对另外两个妹妹使了个眼色,三个女孩借故要离开。

    “我跟尼克说两句话也就走的。”

    爱德拉生怕被三个女孩笑话,所以一进来就一直站着,没有落座。

    尼克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爱德拉走去。

    爱德拉很不放心的朝外面看了看,三个女孩子已经走出了十几米,不过她们却回头朝爱德拉暧昧的笑了笑。

    爱德拉刚回过头来,就已经被尼克搂进了怀里。

    “别……别让孩子们看见了……”

    爱德拉羞涩却又激动的欲拒还迎。

    “我也正想找二夫人说说话呢,只是你们老头子有令,不许我到处走动,我就只能待在这里了。”

    说着,尼克一只大手已经抚到了爱德拉那高耸的胸部上。

    “姐想死你了!”

    爱德拉闭了门之后,与尼克一下子抱在了一起,整个人扑到他的身上,搂着脖子就吻了起来,那香吻简直如一般,让尼克喘不过气。

    两人像是只有五分钟的偷情时间,都慌乱的在对方身上摸着。

    在爱德拉那疯狂的亲吻与抚摸之下,尼克很快就兴奋起来,那阳根很不客气的顶在了爱德拉那平滑的之上。

    爱德拉正想带着尼克朝里面的床上走,尼克却突然弯下腰来,一把将爱德拉抱进了里屋。

    刚刚把爱德拉放到床上,尼克就站在床前解起了裤子,然而爱德拉却并不急着解她的裙子。当尼克掀开她的裙子准备除掉她的时,却发现一件可笑的事——爱德拉的底部有一个新开出的口子!

    “亏你想得出来!”

    尼克不由得笑了起来。

    “还不是为了你嘛!”

    她伸手招呼尼克赶快上床来跟她干上一仗。

    尼克爬到了床上,将爱德拉那丰满的胴体压在身下,两人又是一阵狂吻,一阵慌乱的抚摸。最后尼克掀开了她的上衣,趴到她那雪白的酥胸上,吃起她的,而另一只手则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在那道口子里轻轻的揠了起来。

    “哦……啊……”

    爱德拉不怕被外面的下人听到,幸福的呻吟了起来,同时两腿极力的向两边张开,不到几分钟的工夫,爱德拉的就变得湿滑。尼克压上去,将那根粗大了她的。

    ************

    迫于父亲老山木的压力,爽子不得不跟来到庄园的未婚夫肖恩一起“聊聊”但爽子却不想带他到那些隐蔽的去处,更不想把他留在自己的闺房里。

    两人并排着走在庄园小路上,肖恩几次想把手搭到爽子的腰上,却都被爽子非常委婉的闪开了,弄得肖恩有些尴尬。

    如果单从相貌来看的话,肖恩应该算得上一表人才,可是每一次跟爽子在一起,却都不能令爽子满意,她始终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少了一种“味道”且爽子对这个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嫉贤妒能、心胸狭窄、缺少气量,这与爽子本人的性格相去甚远,爽子一看到这种男人就觉得没劲。相反的,尼克虽然年轻,但是跟尼克在一起,却感觉得到他身上有那种说不出来的男人气味!尼克刚刚打开门送爱德拉出去,爽子与肖恩已经到了离尼克住处不到几十米的地方了。

    此时的爱德拉满脸红潮,见到这个小姑,她有些紧张。

    “爽子,我刚过来找乔莉,跟尼克说了一会儿话。”

    爱德拉有些讨好的赶紧向爽子打招呼,可是爽子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她的回应就是一脸的严肃。在这个庄园里,爱德拉对这位小姑的敬畏程度可一点都不亚于老山木。

    爽子停住脚步,很不高兴的看着尼克,这种表情就足以让爱德拉识趣的离开了。

    直到爱德拉走远了之后,爽子才对肖恩介绍起尼克来。

    “这是我的朋友尼克!”

    然后又对尼克介绍起肖恩,不过只有两个字,“肖恩。”

    这种介绍让肖恩感到很没面子,她居然连未婚夫三个字都省了。

    肖恩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不悦和难堪。可是与山木家族相比,柯洛家族也威风不到哪里去,只是与其他的家族相较之下,暂时处于比较繁荣的状态而已,所以在爽子面前,肖恩就更没有自信了。可以说,在目前几大家族的女孩当中,爽子算是最强势的女孩,至少她表面的强势比贝琳达都要厉害几分。

    尼克已经看到了肖恩脸上那难以掩饰的仇恨表情,但他却毫不犹豫的向肖恩伸出了手。

    然肖恩拒绝了尼克。

    尼克把手停在那里,却没有感觉到半点尴尬,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可是洗过手了的。”

    尼克故意逗他。

    可这个时候的肖恩却仿佛突然抓住了揶揄尼克的机会,嘴角一动挤出了一丝笑来:“有些人就是洗再多次手,也无法洗去他的邪恶的!”

    尼克的目光瞟到了爽子的脸上,爽子的嘴随即撇了撇,没有做声.尼克又把目光落到这个浅薄的家伙的脸上:“不知道这位老兄长这么大,犯过几样值得自豪的罪呀?据我推断,恐怕不会有谁死在你的手上过吧?”

    说着,尼克的大手以肖恩难以想象的速度抓住了肖恩的一只手。

    肖恩并不觉得尼克出手的速度有多快,可是他的手却硬是被人抓住了!而且他暗暗的挣了几下,尼克的手却没有半点松动!

    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尼克在不经意之间已经让肖恩有些害怕了。

    “哟!你看,这手多嫩呀,简直可以跟女孩子的手相媲美了!”

    “请你松开我的手!”

    肖恩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污辱,这不仅仅是因为尼克说了这样的话,他更讨厌尼克这样捏着他的手品头论足!

    “呵呵,真是没办法,肖恩先生的手真让人喜欢呀!”

    尼克的手指在肖恩的手心里轻轻的挠了两下,这种小动作简直把他当成了女人了。

    爽子岂会看不出尼克的鬼主意,她“噗哧”一声差点笑了出来。

    尼克见好就收,在肖恩欲怒未怒的时候松开了他的手。

    “听说法拉里派人到处找你,你怎么跑到山木庄园里来了?难道法拉里也会让你这样的大英雄闻风丧胆吗?”

    肖恩终于鼓足了勇气把尼克被法拉里追杀的事提了出来。他想,你现在躲在山木庄园里还想逞英雄,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想以这件事来打击一下尼克的嚣张气焰。

    “是呀,法拉里派人到处追杀我,我现在好怕哟!因为我很担心那些被我打死的追杀者的冤魂会追到我呢!你不会就是被我打死的追杀者的冤魂吧?”

    尼克朝肖恩作了个鬼脸,把肖恩吓了一个趔趄。

    肖恩虽然见过无赖,却没有见过像尼克这样的无赖,自己又没有可以炫耀的功夫,很是郁闷。正在这时,爽子看到远处树梢上有一只小鸟,她突发奇想,说:“尼克,我们来比一比枪法吧,怎么样?”

    “怎么比?”

    尼克一听到比试枪法就立刻兴奋了起来,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喂,你过来!”

    爽子朝着一个家丁喊了一声,那家丁立即持枪跑了过来。

    爽子直接从那人的肩上取下了步枪,爽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步枪枪法了,这么远的距离还是绝对能够百法百中。

    她拉开枪栓看了看又推上去,将那枪托顶在了自己的肩上,朝着树梢上的小鸟“砰”的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