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如此疗伤
    当爽子一点一点的往下褪着尼克裤子时,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凯琳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她也想知道尼克到底伤到了什么程度。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爽子,算了吧!太难为情了……”

    尼克对爽子说。他知道,这种时候他越是这样,爽子就越会坚持检查。

    “看看你的伤,这有什么难为情的!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尼克不说还好,他越是不让脱,爽子反而越是快速的把那裤子直接褪到了他的脚底。

    此时尼克的下半身只有了。爽子还是犹豫了一下,她看到整件都被尼克撑成了一架帐篷。

    刚才那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哪能到半路上就停止?

    她终于用纤细的手指撑着尼克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褪了下来。

    当从尼克的褪到了大腿上时,那粗大的一根立即弹了出来,那一弹,竟然把爽子吓了一个趔趄,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她没用手去碰,只是凭着眼睛观察起来。

    的确是肿了,而且那么粗大!

    但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凯琳却一点也没有看出那根有什么异常,只是充血了而已啊!

    “尼克这个死鬼一定又在捉弄人了!”

    凯琳竟然差点笑出声。

    可爽子的脸上却是一副非常认真的表情。在她看来,那就是肿了!

    尼克没有想到爽子在这方面竟然是一无所知!

    “疼吗?”

    爽子仰起头来,红晕让她的脸蛋增添了几分少有的妩媚。

    “当然疼了。不过,女孩子的手会让它很舒服的。”

    尼克又忍不住露出了他那色笑。

    “到这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怎么弄伤的?”

    “那天晚上被你们一发炮弹击中了。”

    “胡说,要是被炮弹击中早就连根都没有了!”

    爽子不相信的白了尼克一眼。

    “真的。但因为只是擦了一下,故当时逃命并没有发现,后来才越来越疼。”

    尼克描述得跟真的一样,令爽子不由得相信。

    “为什么不早早治疗?”

    “这种情况无药可治,只有一种办法。可是,谁愿意为我疗伤?”

    尼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让爽子很是同情。

    “什么办法?还那么玄吗?”

    在爽子看来,一般的肿痛擦些药物就会好了。

    “这地方与别的地方不同,娇得很,只能用女人的唾液慢慢的滋润才能消除。”

    “放屁,哪有这样的说法?”

    爽子马上站了起来,她意识到尼克是在骗她,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治疗肿痛的方法。

    “真的,不然我早就好了,已经半个月了。”

    尼克弯子将提了上来,他得把这戏演到火候上才行。

    “急什么,让我再看看!”

    爽子又蹲了下来,将尼克的褪了下去,用她那纤柔的细长手指轻轻拨弄着那粗大的一根,观察了好久。她在思考如何用唾液去湿润尼克的这根子。

    她考虑了半天,才用手指在自己的嘴里沾了唾液,然后在他那明亮的上涂抹起来。

    “啊——”

    尼克轻声的呻吟了一声。

    “疼吗?”

    “是的!”

    尼克的眉头都皱起来了,好象真的很疼的样子。

    爽子没有主意,连用手指去涂抹都会让尼克疼,那怎么办?

    “算了吧,让它烂掉算了!”

    尼克有些丧气的说。

    尼克这种丧气的话让爽子很心疼,她抬起头来娇嗔着朝尼克瞪了一眼说道:“怎么会烂掉呢!胡说八道!”

    说完,爽子竟然把头凑到了尼克的,轻轻的用她的舌尖舔了起来。

    “唔——”

    尼克又一次呻吟,但这次呻吟的含意却大不相同。

    “怎么了,还疼吗?”

    爽子无奈了。

    “不……好爽……啊……你的舌头舔得我好爽……”

    尼克完全是一副陶醉的表情与音调。

    爽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之后,又低下了头去,继续以舌尖很轻很轻的舔了起来。

    “啊……爽死了!”

    尼克竟然禁不住抚摸起爽子的秀发了。

    刚开始的时候,爽子只是用舌尖舔着尼克的,可是她想,要想让整个都消肿的话,那必须全方位的舔它才行。所以,随着尼克的呻吟,那根粗大的竟然慢慢的被吞进了爽子的小嘴里!

    “唔——”

    当那粗大被爽子吞入更深之后,尼克很幸福得呻吟了一声,两手同时也捧住了爽子的头。

    “这个傻瓜,到时被我家尼克捉弄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凯琳坐在萤幕面前,不禁得意起来。她现在不是嫉妒,而是有些幸灾乐祸了。因为她看出来,尼克哪里是受伤?分明是想让这个女孩吃他的大。

    尼克仰着头,好象故意要将那根往爽子的嘴里插。由于太用力,有一次竟然让爽子噎出了泪花来,那情形把凯琳都吓了一跳。

    但当危险解除了之后,凯琳又骂了一声:“活该!”

    爽子吐出了那充血的看了看,好象是在检查她的工作到底有没有收到成效似的。

    此时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小树林里的光线也更加昏暗。

    “其实,用女人里的分泌物会更好的。”

    尼克说。

    爽子听了立即起身:“那就让你的朱丽给你治去吧!”

    爽子连尼克的裤子都没有提上来就要走人。

    尼克却一把抱住了爽子:“我想让你给我治疗!”

    “不行……我……就要嫁人了……”

    爽子很痛苦的说出了自己不能满足尼克的原因。

    尼克的大手正按在爽子那饱满的上,此时听到爽子的这句话,让尼克的心里立刻涌起了一股妒意来,他一想到这么好的女孩竟然即将躺在别人的怀里,就觉得这简直是对他的一种惩罚。

    尼克还是放开了爽子。

    从小树林里出来,爽子直接走进了她的帐篷。

    但很快她又抱着她的睡袋走出来,进了朱丽的帐篷。

    尼克被晾在了那里,他很失望的看着爽子的背影,那失神的表情让凯琳既得意又有些同情。

    尼克忽然想起那视频的开关还开着,他赶紧关闭视频,沮丧的朝营地走去。

    这一回尼克万万没有料到,已经进展到最关键的那一步了,她却突然回头了!

    朱丽站在帐篷外面,显然看到了尼克那沮丧的神情,这不免让她有了几分得意。

    “今晚你就睡在爽子的帐篷里吧。”

    朱丽有责任安排尼克的住宿。

    “爽子要跟我睡在一起吗?她不怕我了她?”

    尼克强装笑颜的说道。

    “碰到钉子了吧?”

    朱丽得意的小声说道。

    尼克苦笑了一下,凑近了朱丽,见没人看见,便在朱丽的腰上捏了一把,小声说道:“好想要你晚上过来唷!”

    “我才不理你呢,被人家甩了才过来找我!”

    说完,朱丽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

    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之后,朱丽从睡袋里爬了出来,小声的对爽子说:“我出去看看。”

    爽子依然均匀的呼吸着,好象根本就没有听到朱丽的话似的。其实爽子并没有睡着,她的心里正矛盾着。

    朱丽刚刚走到帐篷口,爽子却突然说话了:“尼克身上有伤,过去看看他吧。”

    爽子的想法是,她无法做到的事情,可以由嫂子朱丽去做,毕竟尼克对她们来说太重要了,她的内心不希望尼克出一点差错。

    “我才懒得理他呢!”

    朱丽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出了帐篷。

    每天夜里朱丽都要查岗,这已是惯例,可今晚朱丽出来的意图却是在尼克身上。

    那天夜里由于太担心被爽子发现,她真的没有尽兴,也没有让尼克尽兴。

    夜晚的风有些凉,不过朱丽只有披一件外套,在内衣的包覆之下,那一对饱满的却更加诱人了。她每走一步,胸前那一对宝物都会很诱人的颤动一下,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对宝物很具魅力。

    她照例巡视了一遍岗哨,每个人都守着自己的岗位,一切是那么的风平浪静。

    站在尼克的帐篷外面,朱丽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掀开了尼克的帐篷走了进去。尼克没有睡袋,就直接睡在那张充气塾子上面,衣服都没有脱。

    她的心里多出了一份对尼克的担心,她不知道尼克是不是真的有伤,而尼克早就听到了朱丽的脚步声。

    两人都没有说话,朱丽直接坐在尼克旁边。

    “听爽子说你身上有伤?在哪儿?”

    “解开裤子就知道了。”

    “我是认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

    朱丽老觉得尼克不正经。

    “我也是认真的,不信你自己打开看嘛!”

    尼克躺在那里跟死猪似的。

    朱丽果然解开了尼克的裤子,这种时候没有人不上当,谁叫这些女人都对尼克那么关心呢?

    裤子还没全脱下来,朱丽的手就插了进去,抚到了尼克的。

    “啊——”

    尼克呻吟了一声。

    吓得朱丽立即停了下来。

    但帐篷里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很严重?”

    “就是肿了!”

    朱丽的手在上摸着,分辨不出到底是肿了还是因为充血的缘故。

    然而她打开手电筒朝着那里一照,什么伤都没有发现,只看到那充血的粗大一根。

    “哪里有伤?”

    朱丽查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伤。

    “都肿成这样了,你看!”

    尼克还特意将那棒子挺了一下,这举动根本就是表明他并没有伤。

    “你这坏蛋!就拿这个骗人家小姑娘?”

    朱丽也哭笑不得了。她真没想到尼克居然用这么拙劣的手段骗过了爽子!

    尼克跟爽子两人在树后的时候,朱丽早就看到了爽子蹲在那里的样子,也猜到了她在那里做什么。

    “你是怎么骗人家的?”

    朱丽很感兴趣的问道。

    “嘿嘿,我说女人的唾液能够消肿,她就舔了。可要她用女人里的分泌物给我滋润时,她却不干了!”

    尼克有些遗憾的说。

    “亏你想得出!”

    “她说她就要嫁人了,是真的吗?”

    “是柯洛家族的二公子柯洛肖恩,爽子好象不太愿意,但老头子却坚决同意这门婚事。爽子拗不过老头子,只能这么耗着了,再一个月就要结婚了。”

    朱丽说。

    她也为了这件婚事烦心,毕竟爽子是庄园里与她最谈得来的女孩,而柯洛肖恩徒有一副好皮囊,却是个小心眼,爽子跟他谈不太来。所以,每次柯洛肖恩来到庄园,爽子都会借口有事离开庄园,避免见面。如今爽子与尼克这么亲密,既让朱丽看到了一点希望,同时又担心了起来。毕竟老头子不可能会答应爽子退掉这门婚事的,那可是关系到两家和睦相处的大问题!

    尼克对柯洛家族并没有特别的印象,不过他记得法拉里组织那次高峰会的时候,的确是有个柯洛公司的人来过,如果单从相貌上来讲,那个小伙子还是说得过去的。

    至于他的为人,尼克就不得而知了。

    “爽子真的舔了?”

    虽然朱丽曾经看到躲在树后的爽子蹲子,但她还是很很想从尼克的嘴里得到证实。

    “我说那伤是她那天晚上发炮的时候弄伤的,她能不舔吗?”

    尼克得意的说。

    “你可真够坏的!”

    嘴上这样说,朱丽却对尼克这种坏主意颇有些赞赏,她喜欢那种有些坏坏的男孩,而尼克简直就是坏到了极致。

    “嘿嘿,我知道我这点小把戏是骗不了朱丽姐的,可我真的好喜欢你的唇……”

    尼克动情的说。

    “还不是在拿这些甜言蜜语欺骗我?”

    朱丽的心里甜滋滋的,她喜欢尼克这样的情话。

    尼克的手伸了过去,在她那只穿一层单薄的内衣包裹着的酥胸上抚摸了起来,隔着内衣握捏着朱丽的,格外惬意。当朱丽的身子贴近时,他还闻到了她身上那种迷人的芳香。

    朱丽顺着尼克的意图把身子倾了过去,尼克掀起了她的内衣,让她那两只丰满的垂出,并故意抬了抬胸脯,刚刚被尼克含进嘴里的又抽了出来。

    但朱丽很快就又把身子俯了下去,将送到了尼克的唇边。

    尼克并不急躁,只是张着嘴,等朱丽把直接插进他的嘴里,他才突然一把抱住朱丽的身子,将她半只都呑了进去!

    与此同时,尼克也开始脱起了朱丽的裤子,并在她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当他的手指游走到她的上时,发现她的已经雨露欲滴了。

    尼克吐出了朱丽的,手一用力,便把她的身子拨了过来,尼克张嘴伸出舌头就舔到了朱丽的。

    不用提醒,朱丽就自动的把身子转过去,同时将尼克的那根捋进了嘴里。

    要论技巧的话,朱丽的口技绝对要比爽子熟练得多。她在吮吸的同时,舌尖不停的在尼克的上滑动着,扫得尼克整个都非常的爽。而且她的胆子要比爽子大多了,竟然让那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喉咙里!

    那一刻,尼克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有种好象要冲进少女那狭窄里似的兴奋。

    特别是当他的经过她喉咙里的小舌,小舌在那上滑动时,快感就更加强烈。

    朱丽竟然让在那-带停留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

    尼克很兴奋也很感动——被顶到喉咙里的感觉一定很恐怖,而朱丽竟然冒着这样的风险来满足他,他没有理由不被感动。

    而就在朱丽吞吐着尼克的时,尼克也抱着朱丽两条雪白的大腿舔起了她的。

    朱丽的相当敏感,几乎每舔一下,她的整个娇躯就会颤动一下,这让尼克感到很满足。特别是那洞里流出来的水更让尼克兴奋,如果不是真的有了反应,那水是绝对不会轻易流出来的。

    随着尼克的加速,朱丽身体的反应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她的娇躯由颤动变成了扭动,刚开始是尼克舔她的,现在则变成她用去摩擦尼克的唇舌了。

    “啊……尼克……不要舔了……”

    朱丽的扭动变成了挣扎,刚才她还用力的用去摩擦尼克的唇舌,可现在她却是避之不及,然而尼克却紧紧的抱住了她的两条腿,不让她逃开。

    “哦……不行了……快……插姐吧……”

    她甚至用牙齿轻轻的咬起了尼克的。

    尼克不得不放开了她,才刚松手,朱丽就把身子转了过来,自己握着尼克的插进了她那泥泞不堪的里!

    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让尼克的一下子顶到了最深处,而且是顶在她那突起的花蕾之上。

    “啊……”

    朱丽坐在尼克身上上下起落着,用她那滑腻的去套尼克的金枪。

    溅了出来,伴随着秽的“噗哧噗哧”声响。

    “啊……尼克……别里面……”

    朱丽一边起落着身子,一边颤声说道。

    她并不是害怕说不清怀孕的原因,而是担心自己怀孕之后无法参加即将爆发的战争,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将是这场战争中的重要角色。

    朱丽疯狂的起落着身子,最后终于了,身子便瘫软下来,可是尼克却仍坚挺着。

    “要不……就让我帮你吸出来吧……”

    朱丽无力的说,刚才折腾的时间也不短,而且她得控制着声音,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再担心被爽子知道了,但太招摇毕竟不是她的作风。而越压抑的时候,越要付出更多的体力。

    尼克感觉她的嘴不可能满足自己的,此时他真想让爽子也进来快乐一回,但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尼克从垫子上爬起来,拍了拍朱丽的,让她把翘了起来。

    她整个臀缝里都是潮湿的分泌物。

    尼克举着朝她的插去,并不需要特别费力,那粗大的竟然一下子就挺了进去!

    “啊——”

    朱丽紧缩的一下子被撑开了,特别是当尼克将长枪直插到底的时候,朱丽顿时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滋味。

    但那滋味很快就转化成了-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啊……哦……”

    朱丽双膝跪在垫子上面,两腿微微叉开,由于尼克那粗大的塞进了她的,每当深入其中的时候,就会把她里的分泌物挤压出来,顺着她的小口流出,滴落在身下的垫子上。

    为了省力气,朱丽干脆将头抵在垫子上,同时两手也撑在身侧,撅着任尼克。

    现在尼克已经肆无忌惮了,他也不用担心会因为控制不住射进她的里而让她怀孕,只管奋力的就是。

    因为朱丽的头抵在垫子上面,又撅得老高,所以当尼克用力的时候,竟然差点就把朱丽的身子了一个前滚翻。于是朱丽不得不两手张开作为支撑,这样当尼克用力的时候,她的身子就不会再向前翻滚了。

    “啊……你的棒子好长……哦……这么硬……”

    朱丽不停呻吟着,她完全忘记不远处还有爽子的帐篷,她被尼克的得非常兴奋,不能自已。

    尼克在朱丽的里出了水来,那里面越来越滑,而且朱丽的伸缩力量也越来越大。

    尼克干了快二十分钟,却依然坚挺如初。他不得不停了下来,但两人的身体还是连接在一起。

    尼克翻过朱丽的身子让她正面朝上,还打开手电筒,这样帐篷里就有了光亮——他看着被的女人的脸时会格外兴奋。

    现在尼克的依然插在朱丽的里,而且插得很深,但两人却是面对着的,那样子就好象还在的似的,这种感觉让尼克从朱丽的身上获得了更大的快感。

    “哦……啊……”

    朱丽一声比一声高的呻吟着,她的快感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尼克趴在她身上快速蠕动时,同时摩擦到了她那敏感的。

    快感再次袭了上来。

    “啊……”

    朱丽紧紧抱住了尼克的身子,尼克也更加快速的律动起来,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使这位少妇如此激动,于是他的身子贴得更紧了。

    其实就在尼克和朱丽云雨之时,爽子也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她离尼克的帐篷并不远,对于里面传出的荡叫声听得是真真切切。从朱丽的声里,她就能知道朱丽此时是多么的兴奋。

    尼克突然吻住了朱丽的芳唇,疯狂的吸吮起来,而且身下的摩擦也变得更加剧烈,朱丽的再次喷。而就在朱丽到来的时候,尼克也精门一松,疯狂的射进了她的深处!

    两个人就像是瘫了似的压在一起,谁也动弹不了。

    许久之后,朱丽才缓过劲来:“我得回去了,爽子那丫头精着呢!”

    朱丽慢慢的爬了起来,粗略的整理一下衣服,走出了帐篷。

    天亮之后,爽子看到尼克从帐篷里出来,便迎了上去,但她并没有去看尼克的脸,而像是在望着东方即将冒出来的太阳。

    “好些了吗?”

    爽子关心着尼克那地方的伤。

    “哪有那么快,要是你再弄几回的话就差不多了!”

    尼克却把目光盯在了爽子那丰满的胸脯上。她是故意只披了一件上衣的,被单般薄透的内衣包裹着的胸脯更加有诱惑力,那尖尖的清晰可见。

    “这是个很要命的女人!”

    尼克在心里说。她很懂得如何让男人喜欢她,当然,这得是面对她喜欢的男人。从这两天两人的亲密接触来看,至少她不怎么讨厌尼克。

    “昨晚不是有人给你治了吗?”

    爽子直言不讳的说,因为昨天夜里她听到了朱丽在尼克帐篷里的声,而且时间还那么长,又何况她是没有什么顾虑的女人,应该会用那里给尼克治疗的。

    “昨夜你都听见了?”

    尼克装作不知的问道。

    “你以为别人都是聋子呀?”

    爽子白了尼克一眼,显然是嫌他们两个昨天夜里的动作太大了,毕竟山木家族还是要顾忌一下自己的名声的。

    “可惜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分泌物比不上没生过孩子的少女好,这是医书上说的。”

    尼克此时竟然忍不住他那几分得意。

    “骗谁呢!我才不信。”

    爽子娇嗔着瞥了尼克一眼说道。

    “我说的是实话,别看都是女人,差别可大着呢!如果是用没生过孩子的少女里的分泌物,不用三天我就会好的。”

    此时尼克说得就跟真的一样,他的表情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

    “你看看那些女孩子,哪个愿意你就找哪个去吧!”

    爽子说完就走开了。

    在这支队伍里还真有几个不错的女孩,可是与爽子和朱丽两人比起来,她们就都没有什么魅力了。

    尼克快步跟了上去,小声对爽子说:“只要你做说服她们的工作,我愿意接受她们的治疗。”

    “想得美!”

    爽子干脆不理会尼克了。她发现这个家伙很贪,竟然来者不拒。

    “爽子,今天我们返回吧,出来太久了了,不能太让老头子挂心呀!”

    朱丽觉得继续走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才决定今天就返回庄园。尤其是她不敢保证法拉里得到山木庄园反叛的消息之后,会不会突然对山木家族动手。

    “好的,吃了早饭我们就出发。”

    早上七点,太阳已经高升,朱丽的队伍只在营地上留下了一堆堆灶火的痕迹,便踏上了返回庄园的路。

    朱丽他们到达HN12基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车子几乎要没有油了,一切备用燃料都要倒空了,故朱丽决定进基地加油、加水。这支车队上路时全靠着聚居地上那点可怜的补给来维持,几乎舍不得动用那些备用燃料,可现在实在不行了,只勉强维持到了这里。

    一看到基地,尼克的心就立即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但他说不出来……因为那个不曾谋面的女孩?

    为什么好几次她都在他遇到危险的关键时刻出现,但来到基地都没能见上一面?

    “你们基地的头儿在吗?”

    尼克非常小心的问了一位身穿尉官军服的女孩。

    “没有。”

    “她什么时候回来?”

    尼克的心里立刻有了一种失落感。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来的时候她都不在。

    女孩摇了摇头:“不知道。”

    因为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的缘故,尼克对这个基地里的女性也有了一些尊重。

    他朝那女孩笑了笑:“告诉她,尼克来看过她。”

    然后,尼克就随着朱丽的车队沿着这条大路去了山木庄园。

    “朱丽小姐,你们家老头子不会用棍子把我赶出来吧?”

    尼克坐在车上不无忧虑的问道。他知道自己没给那个老家伙留下好印象,这次去更是在风口浪尖上,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