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除奸
    尼克丝毫不担心爽子会因为走神而把车子骑到沟里去,他那两只大手在爽子丰满的胸脯上抓捏着,像是抓住了两个把手似的。ьáИZhμ00一点扛木

    而爽子也不躲避,任尼克的大手在她那极富弹性的胸脯上肆虐。其实她很享受这种感觉,仿佛胸部长这么大就是为了等尼克来摸。

    她那乌黑的秀发被风吹到了身后,从尼克的头顶上盖过去。尼克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身子,脸使劲贴着她的脖子后面。

    虽然爽子的身子那么娇小,但抱在怀里,尼克却觉得她是那么的有力量。

    摩托车朝着一个小营地驶去。

    营地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朝这辆摩托车张望,为首的是朱丽,她远远的就看清楚骑着摩托车的女孩,就是她的小姑爽子。

    摩托车骤然停在了朱丽的面前。

    让朱丽很疑惑的是,爽子怎么跟尼克勾搭在一起了?

    “朱丽,我把尼克给你抓来了!”

    爽子竟然毫不避讳的被尼克从后面抱着身子。

    朱丽的脸上满是疑惑,她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看到爽子跟曾经追杀的尼克竟然这么暧昧,所有的部下都呆了,更是一个个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

    “怎么了,我说你跟尼克有私情吧?人都送到你面前了,还不快把他绑起来!”

    爽子把嘴凑到了朱丽的耳边,小声说道。

    “死丫头,你在搞什么名堂?我都被你弄糊涂了!”

    朱丽撇开了尼克,自己却跟这位小姑窃窃私语起来。

    “你不是说我们抓不到他吗?我用美人计把他抓来了,快去交给法拉里的人吧?”

    爽子毫不羞涩的说道。

    “小心我到老头子那里告你通敌!”

    朱丽也看出来了,这丫头一定跟她一样,也被这个万人迷给迷住了。

    “去告吧,说我跟他上床了都行!嘿嘿!”

    爽子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她那种兴奋让朱丽不免有些嫉妒。她的目光转移到尼克的脸上,尼克把枪解下来放到一边,不疾不徐的对朱丽说道:“我们两个合伙解决了十几个法拉里的人,现在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成为我的帮凶。”

    “真的?爽子,你杀了法拉里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朱丽感到既高兴又有些害怕。法拉里的势力在所有的大公司里面可是首屈一指的,没有哪个公司敢跟法拉里单独对抗,而爽子居然向法拉里挑战,这不是把整个山木家族都推到法拉里的对立面上了吗?

    “山木庄园的第一夫人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怎么一听到法拉里就吓成这副模样了?你连杀人恶魔尼克都不放在眼里,却害怕一个法拉里?”

    爽子的口气完全不把当世枭雄法拉里放在眼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亲眼目睹了尼克一个人干掉十几个法拉里高手的过程,尤其最后他收拾那个小头目时,任对方的子弹在他面前乱飞,等那人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才出手的风采,更让她这个一向崇拜英雄的女孩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爽子的眼里,尼克已经不是人,而是战神!

    “我什么时候害怕过法拉里家族的势力了?不过,的确有人愿意充当他们的炮灰,呵呵。爽子你也许还不知道吧?法拉里早就不信任咱们了,连我们的行踪都派人监视。”

    朱丽虽然意有所指,不过她并没有把目光看向任何一个人。

    但爽子扫视人群的眼神却让某个人的目光躲闪,神情紧张起来。

    这个人的紧张神情正好与爽子在路上的猜测十分吻合。爽子易容出去后,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但法拉里的人却很快就追了上来,前后几乎不到半个小时!

    爽子那冰冷的目光最后停在了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脸上。

    “扑通!”

    那个男人跪在了地上:“爽子小姐,饶了我吧!”

    还没有经过任何审问,他就双膝发软了。

    “你去找你的主子吧,我不想看到你那张令人作呕的脸!”

    爽子对这个吃里扒外的男人充满仇恨与厌恶,她把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

    “多谢大小姐!”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才刚走两步,又停下来将身上的长枪解下,放到了地上!这是山木家的武器,他没有脸带走。

    似乎是害怕被爽子惩罚——那天晚上他可是亲眼目睹了那个走火的同伴的命运——放下枪后的那一秒钟起,他就开始没命地朝北方跑去。也不知道那人是害怕背后的枪还是过度紧张,他的脚步非常踉跄,每一步都要跌倒似的。

    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那个背叛者的身影。

    “就这样放了他?”

    朱丽小声问了一句,毕竟他跟了爽子多年的人,故几乎所有人眼里都有着这样的疑问。

    爽子没有说话,而是从一名部下的手里拿过了一把长枪。

    此时那个男人已经跑出了将近一千米。

    爽子没有瞄准,只是将长枪放在她腰部的位置,枪口轻轻的调整着,锁定了远处的目标。

    爽子眼睛一闭。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千米之外的那个男人刹那间扑倒在地。

    朱丽与尼克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人的后脑勺中了弹。

    这是尼克见过最骇人的枪法了。

    说实话,在看到这一枪之前,尼克一直以为爽子不过是一个只会点花拳绣腿的女孩,但这一枪瞬间就颠覆了尼克对她的认知。特别是她那副冰冷的表情,更让尼克无法将她与刚才在摩托车上,被他双臂环抱着的样子联系在一起!

    其他的人也都是第一次看到爽子这种诡异的枪法。这么远的距离,她竟然连瞄准都省了,而且在击发的一刹那,她还是闭着眼睛的!如果不是天赋异禀的话,就算苦练十年也未必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

    爽子这一枪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人跟了她多年的感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打死了那个密探,就等于向法拉里宣战。

    虽然这不是直接的宣战,但已经表明她所代表的山木家族与法拉里家族从此以后分道扬镳。

    “老头子那边怎么交代?”

    朱丽虽然同样痛恨队伍里的密探,但她做事向来小心谨慎,因为根据她的情报,山木向来是站在法拉里那一边的,尤其是在遭遇了女王势力的打击后,他更想寻求一个同盟——至少让山木家族不再落单而遭人欺负。

    “我会自己去说的,我就不信他会心甘情愿的让他的女儿置身于别人的控制之下。”

    山木爽子的冰冷并没有让她的美丽减少几分,反而让尼克在喜欢之中又多出了几分佩服。

    她是老山木唯一的女儿,也是四个孩子中最为出色的两个之一,但山木平原早已在与艾森家族的争霸中战死了,现在只剩下她可以继承山木家族的大业,所以,她觉得父亲最终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

    但与爽子相比,朱丽更显成熟,因为她最了解山木庄园里的复杂关系,说服老头子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要追杀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朱丽的队伍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前进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道路都那么好走。

    朱丽身为行动的总指挥,她有权决定行进的路线,可现在的情况让她无所适从,她不得不征求爽子的意见:“如果我们遇到了法拉里的人怎么办?”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甚至把这个问题摆在山木本人的面前也都会让他头痛。

    “如果让他们看到我们跟尼克在一起,你想我们还会有第二种选择吗?”

    爽子在外面行走多年,遇事越来越显果断,头脑也反应迅速得不同凡响,这个在朱丽看来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就这样被她的一句反问给破解了。

    就连朱丽也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她比起自己这个小姑来还要逊色一筹。

    但强势的女人之所以强势,正是因为她们都有着好斗的性格,朱丽也不例外,故当她清楚看到爽子的决断是那么的让人信服时,同时也在心里筑起了一道从未有过的防线。

    “我觉得还是不要给他们留下把柄较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们不能走那一步!如果他们真的想撕破脸的话,我们就绝不手软!”

    朱丽非常严肃的说。

    一来她认为在爽子表现了她的决断之后,她也必须以另一种形式来显示自己的作用;二来她觉得遇到法拉里的人就开火未免锋芒太露,反而会让整个山木家族处于被动。

    “好吧,那我们听你的!”

    爽子向来很佩服这位女中豪杰的谋略,而且刚才她所说的话虽然有些折衷的味道,却也不失为英明的决断。

    “天快黑了,我们就在这儿宿营吧!”

    几日以来,队伍带着锱重前行已经疲劳了。

    原本朱丽就没有打算真的去追杀尼克,那还无所谓,可现在不同了,他们随时都会面临法拉里武装的袭击,所以不得不让队伍得到充分的休息。

    自从尼克离开了莱诺公司之后,莱诺·佩恩还能沉得住气,可是凯琳却每天都在那个大萤幕前监控尼克的消息。可惜的是,经过了那场激烈的战斗后,尼克就再也没开过那个按钮,气得凯琳每当坐下来时看到萤幕面前一片星花,就会破口骂他两句。

    但凯琳仍照例每天都来她爸爸这间工作室里等上一阵子,那机器开了关,关了又开。

    尼克之所以关了视频,就是怕凯琳为他担心。

    现在与朱丽、爽子她们宿营在一起,尼克觉得安全了许多,这才打开了背后的那个按键。

    凯琳坐在那巨大的萤幕面前,刚刚打开开关不久,就看到了尼克的样子,她顿时兴奋得尖叫起来。她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跑出去告诉她父亲。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就应该活着!我很看好这小子!”

    莱诺·佩恩并不是不关心尼克,而是觉得不应该去打扰女儿的私事。

    “爸爸,为什么不能安装通话设备呢?”

    凯琳真希望这时候能跟尼克说上两句话,她对尼克的思念之情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别小看通话装置,如果要跟视频装置同步进行的话,有一定的难度,目前爸爸还没有这个本事。”

    “那为什么我们的车载电话可以用这两项功能?”

    凯琳以为是莱诺·佩恩故意这样设计的。

    “我的女儿真的犯糊涂了!车载电话是依靠车上发动机强大的电压来运作的,而我所设计的这个机器却是靠人体的生物电来维持的,会一样吗?”

    听了父亲的解释后,凯琳无言了,只能把嘴撅得老高,埋怨父亲不努力研究。

    尼克正坐在地上望着远方,爽子朝他走了过去,并紧靠着他的身体坐了下来。

    “在想什么呢?又在想哪个女孩了吧?”

    爽子也顺着尼克的目光向远方看着。

    其实爽子的心思一直是在尼克身上的,她很喜欢他身上那种男人的味道,还有他抱着她的时候,那种无法挣脱的力量。

    “这个女人是谁?”

    凯琳看到了爽子,不由得妒火中烧起来。

    莱诺朝萤幕瞥了一眼,却只是笑了一声:“我女儿不会连山木庄园的大小姐也不认得了吧?”

    在莱诺·佩恩看来,女儿只是故意让他来见证一下尼克的风流。

    “爸爸,尼克怎么会跟这个女人搞到一起?”

    “这也许是一件好事。”

    莱诺·佩恩好象并不在意这个未来的女婿到处拈花惹草的作风,在他看来,这或许是尼克的计策。据他所知,各大家族都徘徊于女王势力与法拉里势力之间,而且山木家族似乎是最倾向于法拉里势力的一员。如果尼克能够把山木家族搞定的话,就能减轻今后大部分的压力。身为一个家族的长者,他当然要从长远的利益来考虑问题,而且他认为男人并不没有错,而是一种资本。

    “尼克这家伙是在故意气我的!别的时候不开,偏偏在这个时候开!他什么意思呀?”

    凯琳坐在萤幕前嘟着小嘴,不开心了。

    “呵呵,乖女儿,要是给你一个不会的男人,你会要他吗?”

    说完,莱诺·佩恩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觉得再跟着女儿看下去就不太合适了,因为他能猜出来下面的画面可能会有些“老人不宜”。果然,凯琳很快就看到了爽子将头枕在尼克肩头的画面。

    “真是个女人!”

    凯琳不由得骂道。如果她也在现场的话,一定会上前给那个女人一个耳光!她感觉爽子在抢她凯琳心爱的东西,但她又无法立即抢回来。

    凯琳立即动用机器计算出尼克所在的位置距离莱诺公司的路程。

    “六百八十公里!”

    凯琳一下子泄了气。这么远的地方,就算她现在开着车子赶到那里,人家早就不知道又飞到哪里去了!

    爽子好象非常喜欢尼克的大手抓着她胸脯的感觉,但是现在她无法开口向尼克要求,只有期望他能够自觉的把手伸过来。现在尼克与爽子两人坐的位置不会被其他人注意到,如果尼克真的把手伸过来的话,她也不会拒绝的。

    此时爽子的那双眼睛秋波流转、含情脉脉。她那种自己是天下最幸福女人的神情刺得凯琳的心微微作痛。

    看着看着,凯琳竟然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此时她是多么希望能够像爽子那样依偎在尼克的怀里,享受他的温柔呀!

    当爽子的手臂勾住了尼克的身子时,凯琳感觉到那只胳膊就像是她自己的,她已经清晰的触摸到了尼克的肌肤,感受到了他的体温。

    “尼克……”

    凯琳几乎与爽子同时轻唤他一声。尼克侧过脸来抚摸了一下爽子的头,那感觉就像是尼克的手抚摸在她的头上一样。渐渐的,凯琳不再嫉妒爽子,仿佛自己的灵魂与爽子的结合在了一起。

    此时朱丽正站在不远处,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投向爽子那边。看到两人那么幸福的依偎在一起,朱丽既感到高兴又有些心酸。她并不恨尼克,也无法去恨爽子。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帅气的英雄?而又有哪个英雄不爱美女的?

    朱丽释然了。她慢慢的走了过去:“两位,该吃饭了吧。”

    尼克跟爽子两人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了朱丽那雍容的微笑。

    在爽子的记忆中,朱丽的笑容始终是这么的雍容,像一个慈母。

    或许是因为她从小就没有母亲的缘故吧!而在山木庄园里,朱丽几乎代替了她母亲的角色,这也正是朱丽在山木庄园里地位最高的一个重要原因。的确,除了她的功夫之外,朱丽在庄园里的威信也是无人能敌的,所以尽管她是三少夫人,却无人能够与她相比。

    “这就去!”

    爽子给了朱丽一个甜甜的微笑。自从尼克的事情解决了之后,爽子对朱丽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信任。现在她也觉得朱丽的作法是对的,她有些庆幸那天晚上朱丽的手下的枪走了火,让尼克跑掉,不然也不会有今天。

    不过事实上,即使没有那一枪,尼克也照样可以跑出去,只不过他并不想对朱丽的人下那么狠的毒手。

    朱丽转身离开了,爽子拽着尼克从地上起来,她把身子贴到了尼克身上问道:“今晚你睡哪个帐篷?”

    “咱们一起睡吧!”

    尼克坏坏的笑道。

    凯琳在萤幕之前看到两人的表情,虽然不能确定他们说了什么话,却能猜出一定不是正经话。她刚刚从虚幻中被拉了回来,心里不禁又涌起了那种妒意,一气之下,凯琳关了萤幕。

    看到女儿赌气的走出了办公室,莱诺·佩恩不由得笑了。

    他能猜得到,一定是爽子对尼克有什么亲热的表示,才把女儿气成这个样子。

    吃过晚饭后,营地上搭起了两座帐篷,看那帐篷的规格就知道是两位首领的。

    还不等朱丽有什么话要说,爽子就先挽起了尼克的胳膊对朱丽说:“我们散步去!”

    她神秘兮兮的朝朱丽挤了一下眼睛,便带着尼克朝营地外面那片小树林走去。

    此时晚风习习,正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而且也没有人打扰他们。

    他们还未离开众人的视线,尼克就一把抱住爽子强吻起来;爽子还没有心理准备,尼克的唇就霸道的压下来。

    尼克一边吻着爽子,一边转到了树后,让爽子的身体贴在那棵树上。与那棵树相比,爽子的身体未免有些单薄,可是,当尼克把手插进她的衣服内时,却一点也不觉得她的身体单薄。

    那穿着胸罩的在尼克的大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或许是由于疼痛,或许是由于兴奋,爽子竟然轻轻的哼了起来。

    等到爽子的香舌能够主动回应的时候,尼克便不再那么疯狂,而是很温柔的舔起了她的唇与她的香舌。

    尼克不得不承认,山木家的女孩子个个都很性感,也很强烈,一旦把她们的欲火勾了起来,就会不可收拾。

    就在尼克两手同时揉捏着爽子那丰满的时,爽子的两手也开始在尼克的身上乱摸了起来。

    突然,爽子的手停了下来,她感觉到尼克身体的异常。

    她停止了激烈的亲吻:“这是什么?”

    她的手摸到了尼克背上的那件防弹装置。

    “我的护身符!”

    尼克看着爽子潮红着脸蛋回答。

    “我能看看吗?”

    爽子的手开始在那件防弹装置上摸了起来,她想解开它的扣子。

    “只能摸,不能看!”

    尼克阻止道。

    “什么稀罕物?这么宝贝!”

    那件防弹装置温度与尼克的体温差不多,但爽子还是感觉到了它那金属的质地。

    “难道你也戴着它吗?”

    爽子埋怨道。女孩都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对她留有秘密,显然尼克这样做伤到了爽子的心。

    “是的,戴着它,男人才会有力量。”

    尼克煞有介事的说。

    “它很有用吗?”

    “如果不是戴着它的话,早就被你们处理掉了。”

    尼克笑着说。

    “那晚没伤到你吧?”

    提到那晚的事,爽子竟然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当时爽子真的想置尼克于死地。

    “嘿嘿,能够打到我的子弹还没生产出来呢,就看法拉里的了。”

    尼克自豪的说。

    “让我看看伤到了没有。”

    此时爽子并非出于对那防弹背心的好奇,而是真的在关心尼克。她完全把尼克刚才那句炫耀的话当成玩笑,没有想到尼克真的有那样的反应速度。

    爽子解开了尼克的上衣,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那件金属背心。

    从表面看上去,这件防弹背心似乎与普通的防弹背心没有什么差别,如果有不一样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它的材料了。从金属的光泽上来看,她没有见过这种金属材料。

    “是谁送你的?”

    在追杀尼克之前,爽子也曾详细过尼克的身份,估计昂贵的防弹背心他是不会舍得花钱去买的,而且就是想买,那也得买得起才行,所以她才推断是别人送他的。现在她已经初步得出结论,这款防弹背心应该价值不菲。

    可惜的是,她从未在市面上见这过玩意儿。

    “是我在路上捡的!”

    尼克的大手依然在爽子那尖挺的上捏着,说话也不正经。

    爽子白了他一眼,却开始在尼克的上半身上检查起来。

    让她佩服的是,尼克经过了那么多的战斗,身上却没有留下一块枪伤!

    “算你幸运!”

    爽子娇嗔道,看到尼克上身没有什么伤疤,她安心了不少。

    “或许有伤呢,你还没检查……”

    尼克一边玩弄着爽子那丰挺的,一边调皮的笑了起来。

    脸上已经泛红的爽子的面庞更红了:“坏蛋,我才懒得理你呢!”

    “下面真的有伤,还没消肿呢!”

    尼克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

    “真的假的?”

    看到尼克的表情,爽子竟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骗你干嘛?”

    尼克就只差没做出十分痛苦的表情了。如果太夸张的话,爽子一定不会相信,所以尼克表演得恰到好处。

    “哪个地方?”

    爽子也跟着认真起来。她想,跟法拉里的那场战斗如此激烈不说,就是半个月前在废弃基地里的那一场战斗,也未必没有伤到他。而他被四处追杀,恐怕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一听到尼克还有伤,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在……下边,脱了裤子就看到了……”

    尼克也有些羞于启齿的说,他的这种腔调让爽子更加相信那是真的了。

    “脱下来让我检查一下!”

    爽子立即动手要解尼克的裤子,然尼克却很不好意思的抓住了腰带。

    “那……太难为情了,算了吧,再过十天半个月的,也许就好了。”

    而就在尼克搂着爽子亲吻的时候,他再次打开了与凯琳那边相连的视频;下午凯琳因为赌气而关了萤幕,可是饭后却还是忍不住又打开了。

    虽然听不到两人谈话的声音,可从现在两人的动作以及表情,凯琳能看得出来,爽子在要求尼克脱裤子。

    现在父亲莱诺并不在办公室里,大楼里这整整一层就她凯琳一个人。出于女孩的好奇心,凯琳竟然安安静静的看了下去,她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有一点她是十分肯定的,凭着她对尼克的了解,尼克最终是不会拒绝爽子的要求的!

    “有伤不治行吗?”

    爽子开始焦急起来。

    如果换作在半个月之前,不,哪怕是半天之前,听到尼克身上有伤的消息,爽子会高兴得跳起来,可是现在经过了这半天多时间的接触之后,她的心里已经对尼克产生了另外一种情感。

    此时的尼克已经被爽子的真诚所打动,而且她那漂亮性感的身材与脸蛋都刺激了他体内雄性荷尔蒙的分泌,那本来就不太安分的阳根很快就昂扬了起来。

    根据尼克刚才那副难为情的样子来判断,爽子估计尼克的伤应该就在那地方了。

    爽子不准备再跟尼克啰嗦,而是直接挥开了他那护住腰带的手,解开了他的裤子。

    尼克的长裤慢慢的褪了下去,当经过那昂扬高挺的阳根时,爽子还特别小心的用手撑了一下,免得碰到那儿。

    但尼克却还是煞有介事的“哎哟”了一声,吓得爽子又更小心了一些。

    而萤幕上的这个画面竟然连凯琳也骗过了,尼克那夸张的表情让凯琳以为他是真的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