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八章 变身
    尼克已经意识到这可能不是贝琳达,但这并没有影响尼克唇舌的肆虐,他的舌头在女孩的嘴里狠劲地扫刮着,一只手也在女孩的酥胸上尽情地揉捏。bāNΖΗu#0零㈠点℃ōm

    这的确是与贝琳达很不一样的。贝琳达的还能让他感觉出来少女的青涩,但这个女人的胸脯却是那么柔软。不过她的弹性倒是令尼克相当满意。

    此时尼克已经完全控制了她。当尼克仔细看她的脸上时,才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的大手从她的酥胸里抽出来,从她的脸上揭下了一个面具。

    “啊——”

    那紧贴在脸上的面具被硬生生撕下之后,女孩忍不住尖叫了一声,那滋味太痛了。

    “呵呵,你这易容术还挺不错的嘛,干嘛要装扮成别人的样子?”

    尼克依然没有放开她,牢牢地控制着她的肢体,因为现在尼克还不敢肯定她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不过从她刚才出枪的速度判断,她远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也有一定的水准,如果换了别人,或许早就成了她的枪下之鬼了。

    女孩并不说话,只是绷着她的脸。刚才让尼克赚了一个大便宜,不但是被他吻了,她还配合了他一回,目的就是想稳住尼克,然后伺机动手。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尼克这么快就识破了她。

    尼克再次把手伸进了她的怀里,抓住了她的。

    “如果不肯说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尼克的指甲就在她那细腻的上掐了起来。

    “啊——别——”

    “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尼克的手指依然掐在她那娇嫩的上,随时都会继续肆虐。

    “山木爽子!”

    女孩很不情愿地说道,但她的眼睛却看都不看尼克一眼。

    “为什么要化妆成贝琳达的样子?想跟我上床吗?”

    尼克的手变成了抚摸,他的大手在她那丰满的上抚摸了一圈,立即让山木爽子的肌肤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你的反应好强烈呀!我看你长得并不比贝琳达差到哪里去,干嘛非要学人家的样子?”

    尼克一边说着,那双眼睛色色地盯着山木爽子那好看的脸蛋,极具调戏的味道。

    “如果想杀了我的话,现在就动手吧!老实跟你说吧,我就是想来杀你的!”

    爽子直言不讳地说。

    “呵呵,倒是个性情中人呀!不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我怎么舍得动手呢?”

    他的大手从她那丰满的胸脯上滑下来,直接侵入了她的。

    “啊——”

    山木爽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并不是尼克弄疼了她,而是尼克的大手直接欺进了她的上来,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未免太粗暴了,这与强吻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爽子,其实你不用这么叫唤,只要你轻轻地哼两声我就会很满足的!”

    尼克想继续亲吻她的芳唇,但爽子却把头偏到了一侧,避开了尼克的追吻,与刚才被尼克强吻着的时候判若两人。但她的身子完全控制在了尼克的手上,整个身子向后折去,所以她的下半身也就格外容易让尼克得手。

    在下了车子的一刹那,爽子早就瞥见了抱着巴雷特坐在那里的尼克了,她坚信他一定会把她当作贝琳达追进来,故而也没打算直接朝尼克开枪。她想先控制住尼克,然后看看这个具有恐怖杀人手段的尼克,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她更想知道,自己的嫂子朱丽为什么会那么迷恋这个人。

    其实她还在庄园里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连她的几个侄女都与尼克同床过,所以,她才这么有兴趣要一同追杀尼克。那天晚上本来也是想打死尼克的,因为她知道活捉尼克并非一件易事。

    后来她想出了这个招数,专程去找了贝琳达的照片之后,她叫人给她做了一张面具,那个做面具的也是一个高人,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一定会把戴着面具的爽子误认成贝琳达。

    但是爽子却没想到尼克的身手这么快,快到了让她无法想象的地步。

    当爽子睁开眼睛看着尼克的时候,她也不由得被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勾住了。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邪,可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却满是可爱。

    “想跟我吗?”

    尼克的大手已经离开了她的,却是抚在了她的美胯上。

    爽子不知为什么,脸上瞬间就没有那种仇恨的成分。但她没有做声。

    “不说话就是默许了?”

    尼克开始解起了她的上衣。

    爽子努力地挣扎了一下,但那完全是徒劳。别说她一个女孩子,就是一个高手在他的挟制之下,也别想动了。她只能老老实实地被他剥掉了上衣,露出了里面的胸罩。

    虽然还不能将她的酥胸全部裸露出来,但从那露出来的洁白判断,她的肌肤的确是一流的,不愧是山木庄园的大小姐!

    不过尼克最终还是没有强行解开她的胸罩,他只是隔着那绣着美丽花纹的胸罩,在她那挺拔的上捏了一把,待爽子的脸上出现了反应之后,他又慢慢地松开了手。

    等尼克彻底松开了她之后,她一边揉着刚才被尼克弄疼了的地方,一边瞥了一眼他放在墙根的那支狙击步枪。

    尼克走到了床边,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然后身子一躺,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此时,爽子已经看到了尼克裆部凸起的部位,那一定是刚才与她亲吻的时候激起了他的,但她没有弄明白,尼克已经得手了,却为什么又放开了她。

    “为什么不杀我?”

    爽子站在那里,她知道即使现在,她依然控制在尼克的手里,凭他的身手,她想跑也跑不掉的。

    “你是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我下不了手的!”

    尼克并不看她,而是把玩起了手里的那把匕首。

    “这可是杀手的大忌!”

    爽子故作轻松地哂笑了一声。

    “我说过要作杀手了吗?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山木庄园为什么也跟着法拉里一起做坏事?”

    尼克饶有兴味地看着爽子问道。

    “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遭遇。如果不是因为你,女王的人会把装甲车开到我们庄园里来吗?”

    现在爽子总算是有些理直气壮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呀?那也是你们庄园的人太不厚道,先是用了我的种子,又怕我给你们家族抹了黑,才在半路上袭击了我,你们应该把我当成恩人才对呀!当然,我也不否认,跟你们的三少夫人睡了觉,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我赚了你们的便宜,但也不至于非杀了我不行吧?”尼克从床上坐了起来,好象要与爽子理论的样子。

    “是这样?”

    爽子经常在外面,并不太家里所发生的事情。

    “不信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父亲,不过,他可能会把我说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但有人会说我的优点,比如你的那位漂亮的嫂子,还有你的三个侄女,我相信,她们都会说我好话的!”提到朱丽跟那三个孙小姐,尼克不由得有些兴奋。

    他觉得爽子也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女人,只可惜身上的杀气太重了点,这可能与她经常在外奔跑有着很大的关系。

    “那你到底是不是女王的人?”

    爽子很严肃地问道,这也是山木庄园想弄清楚的事情,虽然山木先生那里似乎早已有了答案,但爽子却很想从尼克嘴里证实一下。

    “我为什么一定要做女王的人?她能给我什么好处?”

    一提起女王来,尼克就有一种羞辱感,一是当初是她抢走了他的妹妹艾米,二是她挑战了他当时的底线,却没有给他相应的回报,连摸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觉得到现在还没有从女王身上捞回来。

    “可我听说在女王的手下里,有一个叫艾丝的女孩一直在保护着你,当初就是她开着装甲车冲进我们庄园的,你可能不知道,在那之前,没有人敢如此放肆!现在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女王的人?”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艾丝,也没有跟女王有过任何来往,如果我是女王的人,何必要在你的面前隐瞒事实?难道作女王的人是一件很让人瞧不起的事情吗?至于你说的艾丝,或许是暗恋我吧?但那是她的事,当然,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拜访她的。如果长得跟爽子小姐一样这么好看的话,或许我还会跟她上床!”

    尼克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觉得对方的逻辑真够滑稽的。

    面对尼克的反问,爽子真的无话可说了。像尼克这样的高手现在已经无需在她面前隐瞒什么,可见尼克没有对她说谎。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外面一阵吵闹声。尼克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动,而爽子却沉不住气了,她走到了窗前向外一看,却看到了一行十几个人都带着武器朝客栈里闯进来。

    “是法拉里的人!”

    爽子经常在外面行走,一眼就认出了带着法拉里家族徽标的那些人。

    “就让他们进来吧,你正好可以做他们的内应,呵呵。”

    尼克一直在玩着那把匕首,好象一点也不紧张。

    “你在这里待着不要出去,我会应付他们的。”

    爽子立即抓起了被尼克收缴的手枪冲了出去。

    “就让他们进来好了,我又不在乎多杀几个。”

    尼克重新躺到了床上。

    爽子说完之后,没有理会尼克的话,就冲了出去。

    法拉里的人已经冲到了楼梯上来,却被爽子挡住了去路。

    当为首的那人看到了爽子脚上那一双非常精致的女鞋时,慢慢地抬起了头,从她的那两条修长的腿上一路看到了她的脸上。

    “爽子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眼力还算不错,没把你姑奶奶认错,到这里来找尼克的吧?”

    爽子故作轻松地问道。

    “怎么,爽子小姐也追到这里来了?我怎么没听说山木庄园也有加入这次的行动呢?”

    为首的人在法拉里公司里有着一定的职位,曾经跟爽子打过几回交道,自然认得她。

    “我们已经围捕过他一次,只是由于太小看了那个家伙,才让他侥幸逃脱,可不像你们,除了被尼克一个一个地杀死,连尼克的影子都找不到!”

    “真的?”

    那个家伙很不相信地问道。

    “不信你可以去瓦斯达东边那个废弃的基地看一看,那里的墙壁上还有我们枪战的痕迹呢。这里我已经搜过一遍了,他刚刚来过,应该不会走太远。”

    爽子猜测这帮家伙这么快就追了过来,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所以她不敢编得太离谱,而说尼克刚刚离开,更容易欺骗对方。

    “呵呵,那些战斗的痕迹我想一定会找到的,不过,女人跟男人幽会的证据就有些难找了,你说是吗,爽子小姐?”

    “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听说山木庄园里有人就在追杀尼克的过程里,还和那个尼克私会过,山木爽子小姐,出了这样的内鬼,你说,尼克还能抓得到吗?”

    听到对方这样说山木庄园,爽子的火气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因为朱丽跟尼克在帐篷里私会这件事情,也就只有她爽子知道,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会有谁清楚这件事,难道是自己的内部有人跟法拉里的人联系?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说这样的话来污蔑我们?”

    爽子虽然心里有鬼,但表面上却依然理直气壮的。

    “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没有将他们两个同时抓住,我们也不敢肯定。不过,今天我们来客栈里搜一搜,如果这里没有尼克的影子的话,至少能够排除爽子小姐与尼克同流合污的嫌疑了。”原来那人是得到了爽子来到这家客栈的消息之后,立即带着人马奔过来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山木庄园是否真的与尼克保持着那种暧昧的联系。

    山木爽子听到这里,简直就要气炸了,她没想到法拉里的人欺负人竟然到了这个地步!爽子今天打算豁出去,她已经断定法拉里家族不可能成为山木庄园的伙伴了,“这么说,今天你是非要查一查姑奶奶的底细了?”

    山木爽子一生气,那脸上立即阴了起来。

    “呵呵,不错,这样也好还爽子小姐一个清白嘛!”

    那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那好,今天你们就从这里钻过去!”

    爽子叉开了双腿,站在了楼梯的正中央,抱着双臂,摆出了一妇当关,万夫莫敌的架势。

    “爽子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也立即严肃起来。

    “你们没有把姑奶奶放在眼里,我也要瞧瞧你们几个狗崽子,到底有几斤几两重!”

    “爽子小姐,我听说过您在江湖上的大名,不过,今天不知道您是要跟我们这十几把枪比试呢?还是要跟法拉里家族的势力比试呀?”

    那家伙明摆着是在挑衅爽子的。因为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爽子都不占什么优势。这十几杆枪的背后可是强大的法拉里家族!

    “就算是你们有二十几把枪,不也是被人家尼克一个人给干掉了吗?还好意思在姑奶奶面前自以为了不起?”

    一提到尼克屠杀了那二十几个法拉里部下的事来,此时的爽子竟然一下子充满了自豪,好象尼克就是她的什么人似的。

    那人一听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山木庄园不仅是一个三少夫人在跟尼克通奸了!兄弟们,先把这个小娘们给我捆起来!”

    一声令下,后面的人立即涌了上来。

    就在这时,尼克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他一把抱起了挡在楼梯中央的爽子,朝着屋顶就冲了出去。

    这里的屋顶有一个巨大的天窗,尼克抱着爽子从楼顶上跳下,直接落到了他那辆摩托车上。

    “抱紧我!”

    尼克没顾得调整坐姿,就让爽子坐在了他的怀里,发动摩托车之后,朝着客栈后面的荒野就狂奔而去。

    由于速度太快,爽子那长长的秀发盖住了尼克的脸,但他依然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

    法拉里的人很快就发动了越野车跟了上来。

    尼克骑在摩拖车上,不时要回头躲避着从背后射过来的子弹。

    但这样太不方便,他两手驾驶着摩托车,无法还击。

    “爽子,会骑摩托车吗?”

    “交给我吧!”

    爽子在尼克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坐姿,从尼克的手里接过了车把,驾驶起来。她的驾驶水平一点也不亚于尼克,车子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荒野之上狂奔起来。

    尼克干脆把身子转了过来,举起了他那杆巴雷特,朝着追上来的越野车开了一枪。那一枪直接射穿了越野车的关键部位,那辆越野车很快就像是一头野牛被击中了头部,瘫痪在了那里。

    第二辆又追了上来,尼克又是一枪,那辆越野车的一个前轮从车子上甩了出来,车子像是马失前蹄般,接连翻滚起来。就在那车子底朝上的时候,尼克的一颗子弹打爆了车子的油箱。

    轰的一声,整辆车子被一团浓浓的烟雾与火焰包裹了起来。

    “爽子,你继续朝前骑,我来收拾这些养的!”

    看到对方只剩下不到十个人,尼克身子一弹,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他抱着那杆巴雷特站在那里,身子似乎并不怎么移动,就轻易地躲开了对方那密集的子弹。

    而他每一次射击,都会让对方其中一个家伙的头颅从脖子上消失。

    当对方只剩下那个小头目的时候,尼克却停止了射击,他只是不断地游走着,看着那家伙的冲锋枪像是发了疯似地怒吼着。尼克那诡异的躲避子弹方式已经让对方恼羞成怒,他恨不得立即将尼克的身体打成蜂窝才能解恨。

    刚才同伴的死亡既让他恐惧,又让他愤怒。

    直到他用完了身上所有的子弹,就在他准备弯腰拾起同伴的枪枝的时候,尼克却诡异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手就停在了那里,他知道,只要他的身子再动一下,尼克就会要了他的命,不可能给他任何反扑的机会!

    他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并举起了双手,他想还保住自己的小命。

    爽子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不放心尼克一个人作战,她立即又折了回来。

    此时她所看到的是,法拉里的人只剩下了那个小头目!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尼克话音刚落,那人立即身子一动,想作最后的挣扎。

    可他那身子还没有弹起的时候,尼克的巴雷特却已经响了。随着那一声巨响,那人的头轰然从他的肩上炸开!

    就连刚刚赶到的爽子也被那一幕所震撼。

    “这一枪是专为爽子小姐所击发的!”

    尼克慢慢地收了枪,荒野上一片寂静!

    尼克擦去了溅在身上的几滴血,朝着爽子走来。

    刚才尼克那一句话,爽子听得清清楚楚的,虽然尼克的手段有些残忍,但她却为那一句话而感动。她更为在客栈里尼克突然将她救出而感动,毕竟那是十几把枪,这么近的距离,她很难躲开。对爽子来说,就算身体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至少也会丢一些面子,而爽子是一个最爱面子的女孩。

    “把你送到哪里去?”

    尼克走到了爽子的面前,每当他觉得人家欠了他的时候,他反而表现出特别的大度来。

    “我还能有什么地方可去?”

    爽子一直骑在摩托车上。

    “真的要跟我同流合污了吗?”

    尼克坏笑着说道。

    “谁说要跟你同流合污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爽子并不认真地说道。

    此时她所展现给尼克的,是一副动情美少女的形象。

    “怎么谢我呀?要以身相许吗?”

    尼克那迷惑女人的可爱目光,再次盯住了爽子那张不失秀气的脸,她的脸上因为尼克的一句玩笑话而瞬间红润起来。

    “不要以为自己身手不错就可以抛弃同伴,多我一个人总会对你有好处的!”

    爽子的脸上浮上了一层少女般的妩媚,“至少我会说服我父亲,让他彻底退出法拉里的行动。你要相信我!”

    “那好吧,你说去哪儿,我听你的!”

    尼克转到了爽子的身后,骑到了摩托车上来,将枪背在身上,两手环住了爽子的蜂腰,脸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后背上。

    短短的接触中,尼克感觉到爽子的身上具有一些男孩子的特点,就连她骑摩托车的姿势都表现出一种野性。

    车子刚刚发动,就狂野地奔了出去,尼克一把握住了她的两只。

    爽子被尼克抱着的时候,已经有些紧张了,而现在两只同时被尼克抓着,既让她兴奋,又让她羞涩,但她最终也没有提出抗议。

    随着车子的颠簸,她那两只丰满的也在不停地颤抖。

    可车子刚刚跑了不到两百米的时候,却突然熄了火停了下来。

    “怎么了?”

    尼克的两手依然紧紧地抓着那一对胸部不肯松开。

    “好象是没油了!”

    爽子骑在车上说。

    “那就扔了吧,咱们去开你的越野车。”

    其实尼克早就想到了爽子扔在客栈门前的那辆越野车了。

    “那多可惜呀,还是摩托车方便。”

    之前爽子很喜欢开越野车的,可现在却因为尼克的缘故,她也喜欢上了摩托车。或许她是喜欢尼克坐在后面,握着她的的滋味吧,尼克想。

    尼克接过了摩托车推着,爽子在后面也跟着用力,两人一起朝着刚刚离开的那家客栈走去。

    这一段路已经有好几公里了。

    但爽子与尼克都不觉得长,尤其是爽子,她甚至觉得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最美好的时光。

    越是不想到达目的地,那时间就越是过得快,约一小会儿后,两人就回到了客栈。

    当客栈老板与那些客人们看到爽子与尼克重新回到了客栈时,所有的人都吓得不敢靠前。刚才法拉里的人气势汹汹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吓坏了,没想到这两个与法拉里作对的年轻人却又转了回来,分明这里又要开战了。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尼克跟爽子两人都没有进客栈,而是把越野车油箱里的油,倒进了摩托车里。

    尼克之所以喜欢骑这辆摩托车,是因为它不太费油。这种新的燃烧装置的摩托车只需要极少量的合成油,就可以跑很远的路。

    倒满了油箱之后,爽子还把油倒进一个小油桶里,并将它装到摩托车的一侧,准备随时加油。

    “还是算了吧,你想让我在车子上绑一颗炸弹呀?”

    尼克笑了起来。

    不过,他说的并非玩笑话,如果那个小油箱被人击中的话,那威力也绝不亚于一颗小炸弹,那样的话,遇到狙击高手就会让尼克背负着很大的风险。

    “这车子怎么办?不要了吗?”

    现在看着这九成新的越野车,尼克还真觉得有些可惜了。

    “先扔这里吧,要是开着它的话,还得费油,哪比得上你这摩托车顺手?”

    这一次还是爽子先骑到了摩托车上来。她一骑上去,所有的人都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一个女孩子骑这样的大摩托车就已经很让人惊奇了,更何况是爽子这么漂亮的女孩!

    她骑在车子上格外威风,特别是那些男人的目光简直就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恨不得把尼克给吃了。

    尼克自然早就注意到了他们那恶毒的眼神,而他们那种眼神恨却更让尼克痛快和自豪。

    当着那些人的面,尼克也骑到了爽子的身后,两手搂住了爽子那细细的蜂腰,然后回过头来对客栈老板说道:“把车子看好,要是弄丢了的话,你可赔不起的!”

    说完之后,爽子轰的发动了车子,在一秒不到的工夫,那车子就窜了出去。

    而爽子胸前那一对丰满的,也在尼克的大手里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请续看《荒唐大帝》9

    第九集

    【本集内容简介】

    center>imgsrc=/txt/>/center>

    center>封面人物:山木爽子/center>

    尼克介入山木爽子即将要履行的婚姻,法拉里因而得知尼克在山木庄园,便聚集武装力量包围山木庄园,准备杀死尼克!

    法拉里的搜捕将山木庄园搞得天翻地覆,令老山木重新思考是否要跟法拉里联盟……

    人物介绍:

    山木爽子:二十出头,山木庄园的大小姐。

    朱丽:山木庄园三少夫人,原玉的母亲,三十岁出头。目前是山木庄园的二当家。

    柯洛肖恩:柯洛家族二公子,二十二岁,与爽子已订婚。

    秀古:盖拉尔学院的学生,一年级老大。曾被尼克打败。

    扎伊:盖拉尔学院的学生,二年级老大。后归顺尼克。

    瘦猴:盖拉尔学院学生。

    小个子:盖拉尔学院学生,与瘦猴都成了尼克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