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帐篷里
    本想打上一桶水来看看是什么情形,可那绳子却偏偏是烂掉的。ΒaΠzΗμ~0○㈠点Cōm(记得去~符号)

    尼克与贝琳达两人站在那里苦笑不得。

    “对了,我车上还有一根,我这就去拿来!”

    刚才的那一阵恐惧被找到水的兴奋所俺没,可是,当贝琳达真的走到了院子里的时候,却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了。不远处墙角里的人骨四周竟然冒出了一团团的鬼火,飘飘荡荡的。

    她几乎是侧着身子一边注视着墙角的鬼火一边朝院墙那边走着。

    终于到了墙根时,她却没有注意到已经到了尽头,身子猛然间撞到了墙上,当即就把额头撞出了一个大包。

    “该死的尼克,也不知道出来送我!”

    她轻声骂了一句,飞快地跃上了墙头。

    车子停在离基地不到四百米远的地方。

    现在她感觉那辆车子才是自己的家,那黑漆漆的车子顿时给了她一些温暖。

    她打开车门没开车灯就把手伸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摸了起来,她不想开灯,黑暗中亮着灯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她并没有摸到放在车上的水和食物,那是她特地为尼克准备的。

    奇怪了,车门明明是关着的,那些东西哪里去了?

    她打开了一个小手电筒,在车子里四处找起来,结果还是没有。

    贝琳达的心头不由得一阵发紧。

    最后她只找到了那根绳子回到了基地。

    但她并没有把车上失窃的事情告诉尼克。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尼克从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截蜡烛点了起来。

    “没……没什么……”

    但尼克还是很奇怪地看了她两眼。然后他把绳子拴好,将桶子放到了那个洞口里面。

    桶子提上来之后,是满满的一桶水。

    尼克刚想把手伸进桶子里,却被贝琳达制止了,“我检查一下!”

    她俯下了身子,距离那水面不到几公分,用鼻子嗅了一下。然后又用一根手指沾了一下放到了嘴里舔了舔。

    “这水居然没问题?这里真的有四、五年没有人到这里了吗?”

    贝琳达有些不太相信。

    “绝对!”

    尼克肯定地说。

    “水在不流动的情况下不会腐败变质吗?”

    “也许下面的水是流动的呢!”

    “怎么才能知道它是流动的?”

    贝琳达看着尼克,等着他给出答案。

    尼克重新把桶子放了下去,让那桶子随着绳子的长度而下沉。

    最后尼克握着那绳子静静地趴在了井沿上。

    “水的确是动的!”

    他明显地感觉到沉下去的水桶有被水流冲击的力量。他相信,如果此时松手的话,那桶子就会随着水流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么说,下面是一条地下河了?”

    “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贝琳达再次用舌头品尝了提上来的水,没有被污染的现象。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这水温也比地表上的水温高一些,只是没有达到温泉的程度。

    “其实你可以洗个澡了。”

    “为什么你不洗?”

    尼克坏笑着问道。

    “我怕你占我的便宜!”

    贝琳达直言不讳地说,但她却脸红了。

    “或许我能坐怀不乱!”

    尼克一连提了十桶水。但感觉那水要是直接用来洗澡的话,温度还是有些低,尤其是他想让贝琳达也与他一起洗,不然还有什么意思?

    “去你的!我得回去了!”

    贝琳达转身就想走,却被尼克一把搂在了怀里。

    “姑姑这么着急干嘛?我还没跟姑姑好好地亲热一下呢。”

    说着,尼克强行吻住了贝琳达的唇。

    贝琳达紧闭着嘴巴,但尼克却是不急不躁,拥着她那柔软的身子,慢慢地去吻她的双唇。

    渐渐的,贝琳达不再挣扎,微微地开启了她的贝齿,让尼克的舌头钻了进来。

    当尼克的舌头缠住了贝琳达的香舌时,他的大手也伸到了贝琳达的衣服底下,握住了她的,她的再次哨立起来。

    两人湿吻了差不多五分钟之久,尼克才放开了贝琳达。

    贝琳达被尼克吻得心慌意乱,满脸通红。她从尼克怀里起来的时候,瞪了尼克一眼:“小贼!”

    然后又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她庆幸尼克没有她,不然她一定会在这间简陋的小屋里结束自己的时代!

    她拿出了一部车载电话。

    “需要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向你提供帮助的!那两个人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

    她把那个装着车载电话的小盒子放到了外面的床上,频段她早已调好。她说的那两个人,就是苏茜与莫莉。

    尼克很沮丧地站在那里,因为刚才他强吻贝琳达的时候,她最终也没有与他同床的表示,她只是被动地接受他的亲吻,连手上都没有回应,这是他最终放开了她的原因。

    贝琳达回到车上,发现车子上的东西没有了,让她觉得这地方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了。发动了车子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驶离了基地。

    其实她也担心被尼克,这个家伙太荒唐了,连他的妈妈都能上,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贝琳达现在还不想怀孕,她预感到一场风暴的到来已经为期不远了。

    贝琳达的车子渐渐地远去了之后,从一片小树林里走出了一队人马。

    为首的是两个女人。

    夜幕的遮盖下,仍然可以看出朱丽那绰约的身姿与山木爽子那窈窕的身段。

    “我们为什么不把她一起抓住?”

    山木爽子很不服气地责问朱丽。

    “一个就够你对付的了,何况再加上一个高手?”

    朱丽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但有些事情却不得不向爽子作出解释,她不想让这个山木家族的大小姐把她看成一个叛逆者。

    “我也断定,尼克一定就藏在那个废弃的基地里!我们现在去一定能把他干掉!”

    爽子的目光一直盯着不远处那座黑漆漆的基地,唯恐一眨眼就让尼克从那里面跑掉。

    她没有见过尼克,尼克两次进庄园,她都有事而不在庄园里。但她却听说了因为尼克而起的家庭纷争,以及庄园被女王手下冒犯过的事情。

    “我已经派人回庄园了,增援的人没到,我们不能贸然行动!”

    作为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朱丽下了不容反驳的命令。但她还是作出了让步,同意队伍开到基地周边先把基地包围起来。

    朱丽带领一队负责基地的北、西两侧,爽子带领一队负责东、南两面。

    黑暗中,两队人马悄悄地向着破旧的基地靠近了过来。

    而此时的尼克正在浴池里尽情享受着洗浴的快乐。他一连走了这么多天的路,已经满身灰尘,刚才如果不是还没有洗澡的话,也许他早就扒掉了贝琳达的衣服把她给干了。

    朱丽并不真正清楚尼克的身手高到什么程度,她喜欢这个少年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然不希望尼克出什么意外,但家族的利益又不允许她公然充当叛逆者,这正是她决定不能立即采取行动的真正原因,报告山木让他派人增援,那只不过是朱丽的一个缓兵之计,目的就是给尼克腾出时间来,赶快逃离这个生死之地。

    准确地说,朱丽主动请缨来指挥这次追杀行动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更加直接地去保护尼克。所以,当她的队伍在朝着尼克藏身的基地围拢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正在盘算着如何向尼克通风报信,引起他的警觉,她又能瞒过爽子。

    尼克在房间里哗啦哗啦地洗着澡,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的危险正一步步地向他靠近。尤其是负责东、南面包围的爽子,已经让人在墙头上架上了三挺机枪,她早有命令,但凡看到人影,只管开枪射击,不计死活!

    爽子在山木庄园里也算个人物,所以经常独自一人出行。而她也正想以这次行动向整个家族显示她的能力,争取与朱丽平起平坐。

    虽然没有见过尼克,但爽子也听说过尼克的厉害,所以她没有贸然进入基地,且朱丽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谁也不敢违抗朱丽的命令。

    朱丽小分队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将子弹上膛而且打开了保险,小心翼翼地朝着基地包抄过来。

    基地周边的地形有些复杂,不时会有人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但遗憾的是,竟然没有人走火。

    直到了基地的墙脚下,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你把他托到墙上去观察一下。”

    朱丽小声命令一个队员。

    一个人蹲了下来,让另一个人踩到了他的双肩上去。身子慢慢地直立,那人扒住了墙头。正当两人要分离的时候,底下的那个人却突然不知被谁用石子打到了膝盖后方,他身子不由自主地一弯,那人从墙上掉了下来,同时,他手里的枪被击发了!

    “砰!”

    一声格外刺耳的枪响在夜空里震荡起来。

    正在洗澡的尼克一下子从浴池里跳了出来,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抓起了他的巴雷特。

    好在那截蜡烛是点在密闭的浴室里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光线。

    尼克确定这是偷袭者走了火。

    当他向外面看去时,发现已经有人爬到了墙上来。

    他不得不从楼后转到了南面,但他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那墙头之上已经架好了三挺机枪!

    “是谁开的枪?”

    朱丽大声地吼了起来,或许她是想让尼克知道,她就在北面,让尼克可以从她这一面逃走。

    但听到朱丽的声音之后,尼克却并没有这样想。他待在楼里面想进一步观察形势。

    “尼克,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吧。告诉你,你的东面、南面是山木爽子的火力,北面、西面也被我朱丽封锁,你逃不掉的!”

    朱丽直接在外面高声喊起了话来。

    此时,尼克已经无法把黑暗中这个向他喊话的少妇,与曾经在他的身下呻吟的那个女人联系起来!

    难道她也参与到了追杀自己的行动之中?

    尼克此时无从判断朱丽喊话的真正意图,他还是从楼的南侧潜了出来,基地中间有好几座楼房,而几座楼房之间都有一个通道,尼克就是借着那条通道转到了南侧。

    现在他在暗处,而那些架在墙上的机枪却相对是布置在明处,尼克选择了一个射击点猫准了正南面的一个机枪手。

    “砰!”

    巴雷特那震天的枪声把整个夜幕都撕裂开了。那名机枪手当即就从墙上滚了下去。

    很快就有几个火力点一齐向尼克射击的地方扫射过来。

    然而他早已转移了地点,而且将身子掩在了那厚厚的墙壁之下。

    但出乎尼克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那一阵扫射之后,竟然同时有四、五发小炮弹一齐射进了尼克藏身的楼道里。

    当他听到小炮发射的巨大声响时,便不顾一切地从窗子上跳了出去。

    让他吓出一身汗来的是,就在他跳出窗子的一刹那,一枚小炮弹与他擦肩而过!

    尼克的身影刚刚弹出楼外的时候,密集的射击又开始了。他几乎是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好在现在是夜晚,更容易让尼克辨别子弹的方向。

    巴雷特已经不太方便使用了,他便将巴雷特背在身上,掏出了手枪与墙上的那些火力点展开了近战。

    尼克最终在东面打开了一道缺口,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那高高的围墙上飞了出去。

    当爽子带着人追到那里的时候,尼克的身影已经在夜幕之中变得越来越小。

    爽子从别人的手里夺过了一挺机枪朝着尼克的背影扫射起来。

    但那么远的距离对于尼克来说,躲过她的子弹实在太容易了!

    “是谁开了枪?”

    当朱丽与爽子两人碰面之后,爽子那姣好的脸蛋竟然满是怒气。

    “是他从墙上摔下来才走了火!”

    朱丽实事求是地说明了情况,她正想找个人替她垫背。

    “按照规矩怎么处置?”

    爽子把这种关键时刻走火的行动,直接当成了叛逆和出卖。

    那个走火的人已经吓得浑身颤抖。

    “他也许不是有意的。”

    在这种时候,朱丽也不忘了收买人心。

    “那也不行,如果人人都以无意为借口而免于惩罚的话,今后就会有人向敌人通风报信了!”

    话音刚落,一声枪响,那个走火的家伙就倒在了爽子的脚下。

    虽然这些人不值得朱丽同情,但爽子果断的一枪却不由得让朱丽这个总指挥都娇躯一颤。

    朱丽亲自进入基地进行搜查,她发现了尼克没来得及带走的那部车载电话。

    或许是不想让它落到了爽子的手上,朱丽当场就将那个东西采碎了。

    追杀行动小组并没有继续追踪,而是停在原地扎营。

    爽子与朱丽每人一顶帐篷,相隔一段距离,为的是不让尼克偷袭成功。

    逃出了基地的尼克并没有走远,他的摩托车还藏在那片小树林里。透过随身带的一架小型红外望远镜,尼克观察到了追杀行动小组的帐篷分布情况。他放大胆子朝着朱丽的那架帐篷走来。

    尼克的夜行技巧是从小就习得的,在夜幕掩护之下,他成功地躲过了四个哨兵的视线,摸到了朱丽的帐篷跟前。朱丽故意把岗哨加到了爽子的那边,看上去是为了保护爽子的安全,这一点,很让爽子领情。

    朱丽甚至在内心里渴望着尼克还能回来,钻进她的帐篷里,不然,她就永远无法向尼克解释这一切了,一进帐篷,她就钻进了睡袋很放心地睡去。

    当她感觉有人进来而睁开了眼睛的时候,尼克的枪已经顶到了她的胸口上。

    “你怎么又回来了?”

    朱丽一惊之后立即清醒过来,她的声音很小,帐篷外面的人都不会听到。

    “你不是要抓我吗?我想成全你!”

    尼克的大手已经隔着那睡袋在朱丽那丰满的胸脯上抓了起来。

    “这是山木的主意,且他也只是做做样子,不想真的为法拉里做什么,而我只想帮你!”

    朱丽非常沉静地说。她有一种感觉,尼克是不会朝她开枪的。她也不希望尼克会对整个山木庄园下手。

    在基地里听到朱丽的喊话时,他也是这么猜想的,但他也不确定,这毕竟是关系到性命的问题,现在他不敢相信任何一个人。

    “你拿什么来证明?”

    尼克的枪已经从朱丽的胸口上移开,但他那只大手却一直在朱丽的胸脯上揉着,他喜欢用这只手在最高贵的女人身上肆虐。

    “如果我不主动提出来担任行动的指挥,藤俊就会参与进来,那样情况就会对你极为不利!”

    朱丽此时还不能真正享受到尼克的揉捏,尼克那冰冷的枪口也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尼克慢慢地拉开了睡袋的拉链,将朱丽的身体解放出来。他直接把手伸到了朱丽的内衣里面握住了她那丰挺的。

    “哦……”

    朱丽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

    “肯不肯脱掉衣服跟我再云雨一次?”

    尼克的手开始从她的上滑下去,摸到了她那平滑的上,捻起了她的。

    “我怕怀孕了之后,说不清楚……”

    这是朱丽的真实想法,之前要是早就怀了的话,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现在,却是追杀尼克的风头上,她朱丽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那你不会介意我睡在你的帐篷里吧?”

    尼克的大手在朱丽的之下游走着,让朱丽的身体一阵阵酥软。

    “哦……”

    朱丽情不自主地呻吟着,同时两手在尼克的身上回应起来。

    尼克身子突然压下来,吻住了她的双唇……

    两人猛烈而无声地吮吸着,身子也纠缠在了一起。

    虽然开始的时候尼克只是想触摸一下朱丽那久违的胴体,可当两人亲吻久了之后,两人的欲火却控制不住地高胀起来。尼克没有脱衣服,直接打开了裤链将那家伙掏了出来,进入了朱丽的胴体之中……

    “啊……”

    像是久旱的禾苗终于得到了雨露的滋润,朱丽搂紧了尼克的腰,让他尽可能地插到了她的深处,两腿蜷起,翘起了她的……

    尼克无声地抽动着,那硕长的肉枪刺扎着朱丽那娇嫩而且渴望的花蕾,摩擦着的每根神经,她那狭长的很有力量地吸动着尼克的粗大……

    当爽子从梦中醒来,实在睡不着走出帐篷的时候,她却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离开了朱丽的帐篷朝夜幕里走去。

    她想快步追上去看个究竟,但那人很快就消失了。

    不过,那个人影却很像从基地里跑掉的尼克。

    爽子没有进朱丽的帐篷,而是装作不知,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天亮之后,爽子故意早起,来到了朱丽的帐篷外面。等朱丽出来之后,爽子笑着问朱丽:“昨夜你睡得好沉呀,有人进了你的帐篷你都不知道!”

    “谁进了我的帐篷?”

    朱丽的脸瞬间泛起了一阵红润,但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是我呀!你没感觉被人了吗?”

    爽子之前常跟朱丽开玩笑的,像这样的荤玩笑自然也少不了。

    “知道你没个正经!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真的有人进了我的帐篷里呢!”

    朱丽也笑着把自己的紧张情绪降了下来。

    “不过,昨夜我真的看见一个人接近过你的帐篷的,那个人很像尼克。”

    爽子学转睛地看着朱丽。

    “你是看走眼了吧?尼克已经被我们赶跑了,他会自投罗网?”

    “我虽然不敢确定,但我觉得很像,在这样的地方,除了他,还能有谁?再说了,如果不是尼克的话,恐怕不会有人能够接近得了山木庄园三少夫人的帐篷吧?”

    爽子话里有话地说。

    对于这种猜测,朱丽并没有急着反驳,她只是做出了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来问道:“既然都到了我们帐篷边上了,他为什么没有袭击我们呢?”

    “也许是对三少夫人旧情难忘吧!”

    爽子一副不正经地笑着说道,“别忘了,你们可是上过床的!”

    “那为什么也没有对你下手?不会也跟庄园的大小姐上过床了吧?”

    朱丽反唇相讥地笑道。两人你来我往,不像是在攻防,却像是在开玩笑斗嘴。

    但两人相互之间却都有了戒备之心。

    爽子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提出了一个出乎预料的建议。

    “昨天夜里在四面合围的情况下,我们都没有抓到尼克,看来我们得撤退了!”

    “丧失信心了?”

    朱丽反而斗志不减的样子。但她的心里却很希望这个爽子能够退出这个行动,没有了她,一切都会掌控在她的手里。

    “我觉得我们这样追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即使我们跟他面对面,也不会伤到他一根毫毛的!”

    爽子的表情让人觉得有些深不可测,这与她那娇嫩的脸蛋实在有些不太相符了,“所以,我决定退出行动!”

    “也好,路上可能会遇到庄园里派来的援兵,让他们一起回去吧,我这里能不能抓得到尼克,全凭运气了,再说,我们也只是做个样子给法拉里看的,不必那么认真。”

    朱丽还以为爽子真的是因为灰心而退出了行动的,所以才说了这番安慰的话。

    “嫂子不会是不舍得下手吧?要是那样的话,那我可要回去到父亲面前告你一状了!”

    爽子半玩笑半认真地说。

    “小妹可要手下留情哟,等我把那个尼克抓到了之后,先不杀了他,而是留给你好好地享受一回!”

    朱丽又拿出了与爽子以前的那种闺蜜情调来,让爽子不知是真是假了。

    不过从朱丽的表情她也能感觉得出来,朱丽在与尼克的房事中的确是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妙处,于是她笑了笑道:“只怕是嫂子会把他私自截留了。”

    姑嫂两人半嬉戏半认真地对话了一阵之后,爽子真的离开了队伍。

    望着爽子远去的背影,朱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没有爽子在队伍里,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下了。

    尼克昨天夜里走进朱丽的帐篷里,还想问她一个问题,她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开始的时候,他甚至有点儿怀疑是贝琳达出卖了他,因为贝琳达刚刚离开基地不久,朱丽的人就包围了整个基地。可从感情上来讲,他怎么也觉得贝琳达不可能跟山木庄园合成一股力量的。

    现在尼克朝着一个一个的聚居地走下去,只要是看到法拉里的武装,他就会不留一个活口。他已经不打算隐忍下去,他要以最残忍的杀戮来反击法拉里的追杀。

    差不多半个月后,尼克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聚居地。

    这是一个流动人口非常多的地方,在这里,最容易找到那些想追杀他的人。

    那杆巴雷特非常显眼地背在他的身上,但他很少会用到它,相反,最便利的,是他腰上那把大威力手枪。所以,不论到了哪里,每次杀戮了法拉里的人之后,他都会收集这把手枪的子弹。

    那是他的命根子。

    尼克总是趁着夜幕投宿到聚居地的客栈里,第二天他就会抱着他那杆让人闻风丧胆的巴雷特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以一顶破草帽压在他的脸上,等待着法拉里的人出现。

    一般情况下,对方发现他的那一刻,就是他们的死期。但他却从来没有一次是先动手,总是在对方出手的一刹那间,让子弹射进他们的脑门儿。

    但所有的杀戮记录表明,尼克没有杀过其他任何一个组织的人。

    山木庄园除外。

    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组织声明要与法拉里联手来追杀尼克。

    上午九点,太阳已经开始发挥它的威力,炙烤着干渴的大地。

    尼克头带着一顶破草帽蜷缩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怀里抱着的还是他那杆几乎是代表性的巴雷特狙击步枪。

    一辆越野车飞快地驶了过来,停在了离客栈门口不远的地方。

    车上下来了一个美女。

    她的体貌、特征甚至是她的脸蛋与贝琳达都是那么的相像。

    但在尼克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那个女孩就已经走进了客栈。

    尼克急忙站起来追了进去。

    他看到的是一个丰满而且性感的翘臀正朝着楼梯上走去。

    那女人打开了一个房间,门却没有关。

    尼克追上去之后,随手就推开了房门。

    当他刚刚进去的时候,一把手枪就顶到了他的头上来。

    但几乎在那把手枪刚刚指向他的时候,他将头一偏,让那枪口擦着他的额头滑到一边,几乎在将那把手枪抓到手里的同时,他手上的合成钢匕首也逼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贝琳达,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尼克将对方的手枪扔到了床上,拿开了匕首,直接吻住了她的芳唇……

    对方没有任何反抗的与尼克亲吻起来,但当尼克的大手伸进她的香怀里时,女孩的身子却不由得一颤。

    尼克的身子也不由得一颤,他的手触摸到了与贝琳达并不太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