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六章 废弃的基地
    山木庄园里,老管家藤俊站在老山木的身边,虽然藤俊的身高和年龄并不输他的主人,但此时他那故意狗偻的身形却衬托得老山木更加高大一些。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你怎么看法拉里的决策?”

    老山木一直朝前看着庄园前方那一个个绣球般的山峦,还有那缎带般的那木斯河,他思考了良久,却还是想听一听这位老管家的意见。

    “到了这个地步,法拉里看来是豁出去了,但昨天所有的客人都陆续走了,想必眼下法拉里还没有成形的决断?”

    藤俊犹豫着说。跟了老山木多年,他非常这个主人的脾气,每次决定了的事情他也要先听一听他这个管家的想法。所以,藤俊并不敢把自己真实的想法,一下子全都吐露出来。

    “这也未必,法拉里做事向来小心,他这次原本是打算一起商量对策,却突然放弃了,这说明他的决心更加坚定了,只是他要做得更缜密一些。你看呢?”

    老山木转过了脸来看了藤俊一眼。

    “哦……”

    藤俊附和地应了一声,却没有发表什么建议,因为这话已经表明了山木庄园的态度。这两家都与那个尼克成了不共戴天之仇,而且与女王势力也是势不两立了。那天参加埃里克葬礼的时候,老山木没有去跟艾丝打招呼,一是一直没能咽下那口恶气,二是艾丝的高傲也让人无法接近。

    “可惜的是,我们庄园也难以拧成一股绳呀!”

    老山木最头痛的是三少夫人朱丽,那次在法拉里城堡的高峰会已经让他对自己的这位儿媳丧失了信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朱丽竟然毫不避讳地上前跟尼克打招呼,而且那眉眼之间的暧昧,更让他不敢指望朱丽会参与消灭尼克的计划。

    “三少夫人毕竟是个女人,庄园里的事,不还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吗?”

    藤俊看着山木说道。

    “可你我还能活几年?将来执掌庄园大权的还不是她?”

    “主人为什么不趁着现在她翅膀未硬,另选一位继承人?”

    “整个庄园里,你看还有谁能够掌得了这个大权?原玉倒是不错,可惜她还太小了,不经世事,再说了,原玉也是朱丽的女儿,到时候一切还不是照样控在她母亲的手里?现在我真的为难了!”

    老山木所说的一切并不是杞人忧天,朱丽对尼克的态度甚至对于艾丝的态度,都让他这个庄园的主人非常头痛,虽说现在一切还是他山木说了算,但要执行起来,一旦离开了朱丽,整个庄园还是处于半瘫痪状态。

    如果完全抛开朱丽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成为整个庄园势力的一块绊脚石。

    “也许三少夫人也只是表面上跟那个尼克不错,如果触及到了庄园的利益,她不会不从大局考虑的,我觉得主人还是应该找个机会与三少夫人细谈一下为好。”

    藤俊最终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来。

    其实老山木也是这么想的,在尼克出现之前,他一直对朱丽很看好,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件事情,或许他现在就把一切大权交到朱丽的手上了。

    “那好吧,你现在就去叫三少夫人到我的房间里来。”

    老山木说完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

    藤俊去了朱丽的住处,却没有找到朱丽。

    后来,还是一个女仆找到了朱丽,她正在乔莉那儿让乔莉给她画尼克的画像。

    其实在朱丽到来之前,乔莉已经画了几幅,但看了之后,朱丽感觉都不是十分满意,她觉得乔莉并没有把尼克最吸引人的眼神刻画出来。

    “什么时候画好了告诉我一声,三婶这儿可是有奖的!”

    临走的时候,朱丽还特地叮嘱了一句。

    出来之后,她问女仆是什么事。

    “老爷叫你现在就去他那儿一趟。”

    朱丽略沉思了一下,就直接朝着老山木的住处走去。自从老爷去法拉里城堡参加葬礼之后,朱丽就感觉到老山木的心事重了不少。但作为一个儿媳,她无法过问。

    现在他考虑的一定是与尼克有关的大事。

    朱丽进去的时候,老山木已经正襟危坐在那里了。

    “坐吧。”

    朱丽乖乖地坐在了侧面的一把椅子上。

    她看到了山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摆了一份文书,上面写着法拉里城堡的字样。

    “拿过去看看吧。”

    朱丽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份文书。在她靠近老山木的时候,他特意观察了一下朱丽的身子,至少她的肚子还没有鼓起来。

    但这并不能令老山木高兴起来,如果朱丽现在怀了身孕的话,他或许可以用这个为借口,让儿媳回避这场斗争,而现在她显然没有怀孕的迹象,那么接下来很有可能她还会再去找尼克。

    朱丽拿到手里的是一张由法拉里亲手签名的通缉文书,虽然不能与女王的通缉令相提并论,但在底下的几个大公司里,就数法拉里公司最有影响了;法拉里的话虽不是命令,却同样能够显示他们整个家族的威力。

    “你怎么看这件事?”

    山木的目光从她的肚子上移开,盯在她那张依然年轻漂亮的脸上。此时,他为自己的儿子山木平原妒嫉起尼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了。他甚至控制不住地去想象那个少年压在自己儿媳身上的时候,那种狂妄与狰狞,像儿媳这样一个端庄的女人竟然会在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身下呻吟,真是不可思议!

    “尼克杀死了法拉里的儿子,他作出这样的决定来并不为过!”

    朱丽出乎山木意料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难道你也支持法拉里追杀尼克的决定?”

    山木真的不相信,但他看得出朱丽的表情并不像是在敷衍他这个老头子。

    “换了我,我也会这样做的!”

    朱丽毫不犹豫地说。

    “如果我说我怀疑你说这话的真诚度,你不会介意吧?”

    山木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朱丽的脸,不曾有一秒松懈。

    “呵呵,怎么会呢?这很正常,至少您是知道我与尼克有私人感情的!”

    朱丽居然没有说成私情,而是私人感情,这让山木的心里多少有些舒服,“但如果把这件事放到家族利益上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现在尼克好象还没有与我们庄园为敌,所以,我觉得我们也参与到追杀尼克的行动之中,有些师出无名呀!”

    听完朱丽的话之后,山木笑了,因为朱丽刚才这一番话,并没有隐藏她内心的私念,而且又是从大局出发的。

    “可是,艾丝是明目张胆地袭击了我的庄园的,这笔帐我们怎么跟她算?”

    老山木寸步不让。在他看来,追杀尼克不过是与女王作对的第一步,先收拾了尼克,一定会对削弱女王的势力有着极大的帮助。追杀尼克并没有直接宣布与女王作对,但对于女王的杀伤力却是相当致命的。

    “艾丝的事其实责任全在我们的家奴身上,说到底,还是与我们内部的矛盾有关,如果不是有人想把尼克除掉的话,也不会有艾丝来冒犯庄园的事情发生的。你说是吗?”

    “可是,如果不参与到法拉里的行动里,法拉里就会怀疑咱们,这样,我们既得不到女王的庇护,又与法拉里结下了怨恨,岂不是两头都不讨好吗?”

    山木觉得自己的这番话一定能让朱丽改变她的看法。

    但让山木没有想到,她却拿出了更有力的论调:“如果我们也参与到对尼克的追杀,恐怕就会遭受到女王的抛弃,甚至是直接打击,而且,藏在暗处的尼克随时都会找到庄园里来,他的身手已经不在当年那些高手之下,庄园里恐怕难有几人能够抵御得了他。”

    “在你看来,如果尼克想袭击庄园的话,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老山木很不服气地笑了起来。

    “我估计到现在也还没有人急于表态吧?俗话说,枪打出头鸟,不论哪家公司,谁都担心第一个站出来会遭到尼克的报复的。”

    这一点,山木也是同意的,他早就暗中调查过其他的公司,果真还没有哪家公司敢站出来声明参与追杀尼克的行动。因为只要消息一传出,就有可能第一个遭受到尼克的打击。山木也不得不承认,朱丽的分析很有道理,而且完全是从庄园的利益出发的。

    “如果你在我这个位置上的话,你会怎么做?”

    老山木直接把朱丽逼到了墙角里。

    “先不表态,但我们可以从行动上给法拉里一个安慰。”

    “什么意思?”

    “如果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带一支队伍出去寻找尼克,不管怎么说,法拉里不会反对我们这个做法的,但我们不能给他任何承诺。这样也不会惹到女王向我们发难的。您看行吗?”

    朱丽说得很诚恳,她这样的态度让老山木非常满意。

    其实现在山木也不想正式的参与追杀尼克的行动,他已经感觉到了山木庄园的风雨飘摇,而不想与更多的人为敌。但法拉里已把他逼上了两难的境地。

    “这样也好,家里有我,你可以带上爽子,这样你们也好有个照应。”

    山木并不相信朱丽会真的去追杀尼克,这样也只是做个样子给法拉里看看,同时还可以让自己的小女儿山木爽子来观察朱丽的真实态度。

    “我完全同意爸爸的安排,爽子是应该出去锻炼一下了。”

    “你能这样想很好,那我就把爽子交给你了!”

    ************

    尼克收拾了那帮追杀者之后,便朝着瓦斯达城堡而来。

    但当他真正靠近了瓦斯达之后,却又改变了主意。在这种时候走进瓦斯达城堡,一定会暴露苏茜的藏身之处,所以,尼克越出了好几公里从瓦斯达城堡一侧绕了过去。

    但贝琳达还是发现了尼克的行踪。

    尼克正朝着一个废弃的基地而来。

    在傍晚时分,贝琳达的车子终于追了上来。

    在这座废弃的基地四周,没有任何车痕,这让贝琳达非常奇怪。她想不出尼克到底把他的车子藏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难道他没有进入这座基地?”

    贝琳达疑惑地自问。

    她把车子停在了离基地几百米远的地方,徒步朝基地走来。

    她断定,如果尼克藏在这个基地里的话,他一定早就听到了她那辆越野车的马达声了。

    基地的大门紧锁着,那铁门上锈迹斑斑,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

    尽管贝琳达知道自己的越野车马达声一定会暴露自己的行踪,但她还是选择了不走大门,以免弄出太大的声响。

    只是轻轻地一纵身,她就轻盈地两手扒住了那高墙的边沿。

    此时太阳已经没入了地平线,大地渐渐地昏暗起来。

    她慢慢地探出了半个头来,朝基地里观察。

    四、五千平方米的一个小基地里面,是栋十分苍凉的建筑。那些房屋的窗子早已破碎,当年战争的痕迹已经被风雨侵袭得不再那么清晰,只有几个墙角边还散乱着一些人骨,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坟场。

    突然,贝琳达感觉到了自己的额头上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被瞄准镭射光照射到的滋味!

    其实尼克的巴雷特上并没有安装这种仪器,但当尼克的巴雷特瞄准了贝琳达的脑门时,她还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一种刺痛感。

    不过那感觉在不到两秒钟之后就迅速消失了。

    最前面的一座三层小楼的走廊上闪过了一个黑影。

    贝琳达断定那一定就是尼克了,除了他,也只有鬼才会到这种地方来。

    她毫不犹豫地跳到了墙上并翻了过去,甚至连枪都没有掏出来,直接朝着第一座楼上走去。

    穿过楼檐,走进这座废弃的小楼里,贝琳达立即有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跑到这种鬼地方来!”

    贝琳达轻声地骂道。

    “你这不还是追上来了吗?”

    尼克将他的巴雷特收了起来,却用一把大威力的手枪指着贝琳达说道。

    “该死的,把那家伙收起来!”

    贝琳达气急败坏地小声吼道,尽管她几乎断定除了尼克,不会有第二个人在这座楼里,但她说话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来追杀我的?”

    尼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手里的枪依然指着贝琳达。

    “追杀你个头!”

    “我知道你是不肯把武器主动交出来的,不过,我可以自己搜。”

    尼克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步一步地靠近贝琳达的身后。

    贝琳达静静地站着,眼睛都气歪了。但尼克的枪一直那么指着她,她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站着。从尼克的表情上,她很难判断出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从贝琳达的腰里,尼克搜出了一把短枪,看起来那更像一个玩具。但懂兵器的尼克却深知那玩意儿的威力几乎可以跟他手上的那把大威力手枪媲美。

    尼克将那枪插到了自己的腰上,继续在贝琳达的身上摸了起来,他的大手一直摸到了贝琳达的胳肢窝里。

    “小心你的枪走了火!”

    一直被尼克这样用枪指着,贝琳达都有些火了。

    “你就不担心我下边走火吗?”

    尼克的大手一把抓住了贝琳达那丰满的,同时,贝琳达感觉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到了她的臀上来。

    “不要这样调戏自己的姑姑好不好?”

    贝琳达这才意识到尼克这个家伙完全是在捉弄她了。

    “姑姑的真丰满……”

    尼克把嘴贴到了贝琳达的耳垂上,同时一只手伸进贝琳达的胸罩底下,直接握住了那滑腻的揉捏起来。

    “尼克……不要乱来……我是有正事的……”

    被尼克这样扰着,她那敏感的身体立即起了反应。

    虽然她很紧张,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很享受尼克这个无赖的揉捏。

    “就算是有什么正事,也不需要这么急,让我好好地伺候一下姑姑嘛……”

    尼克的大手从贝琳达的移到了,那手在她的酥胸上游走,让贝琳达瞬间就春心荡漾起来。

    “哦……你这个坏蛋……”

    贝琳达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贴到了尼克的怀里,“快把枪拿开……”

    尼克把往后一撅,那根硬硬的家伙就离开了贝琳达的翘臀。

    “我说的是这个……”

    贝琳达指了指尼克手上的枪。

    “这枪里没子弹,这么聪明的姑姑竟然没有看出来!我会用装了子弹的枪指着姑姑吗?我只是担心有人易容冒充姑姑的样子,现在放心了,别人不会有姑姑这样的乳型的!”

    尼克的大手坏坏地在贝琳达那丰挺的上狠狠地抓了一把。

    贝琳达简直气晕了,她真的被这小子捉弄了一回!

    “放开我……”

    贝琳达言不由衷地说。她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那是女孩投降的表现。

    但尼克却真的把手从她的胸罩里抽了出来,然后把手枪交给了贝琳达。

    现在贝琳达恨死尼克了,在不该结束的时候他却结束了!

    尼克转到贝琳达前面来的时候,看到了贝琳达满脸红润。

    贝琳达狠狠地白了尼克一眼,却又当着尼克的面,把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整理了一下被尼克弄乱的胸罩。

    “干嘛要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也不怕没水没食物而饿死你?”

    一边娇骂着,贝琳达朝楼梯上走来,她信步来到了刚才尼克朝她瞄准的那个楼层。

    “只有在这种地方我才能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你不会是来陪我睡的吧?”

    尼克跟在贝琳达的身后,正好可以欣赏到她那扭得很好看的。她的臀是那么的浑圆,很容易激起男人的。至少尼克有这种感觉。

    “干嘛不自己带个女的出来?现在一枚金币就可以买到一个不错的女孩。”

    贝琳达那修长的双腿几步就跨过了楼梯,有这两条长腿,让她的魅力增色不少。

    “有谁能比得上姑姑的魅力?”

    尼克快步跟了上来,并拥住了贝琳达的身子。

    他感觉与贝琳达走在一起,两人非常匹配。特别是贝琳达那挺拔的身子走起来时,胸前那两座的颤抖更吸引人,尤其是两人身子贴在一起的时候,她身体的那种柔软与弹性更令尼克兴奋。

    “你确定这里只有你一个借宿的吗?”

    贝琳达边走边问,由于刚才已经被尼克很放肆地摸过了,她已经增强了一些免疫力,所以现在尼克把手勾到她腰上的时候,便不再那么紧张了。

    “如果姑姑想在这里跟我睡一宿的话,也不会有人来打扰的,我敢保证。嘿嘿,我已经检查了每一个房间,这里至少已经有五年零四个月的时间没有人造访过了!”

    尼克一边说着,他的手还是忍不住要在贝琳达那小蛮腰上滑动着。

    “找那些骷髅陪你睡吧!小坏蛋!”

    贝琳达偏过身子来娇嗔地瞪了尼克一眼。

    如果只她一个人,她是不敢在这里单独待上一个小时的。虽然她并不相信有什么鬼神之说,但小时候恐怖小说看多了,一见到那些骷髅,她就容易联想起书里的某些情节。

    “呵呵,说不定那些骷髅里也会有几个像姑姑这样的美女呢!”

    尼克无意中流露出来的赞美让贝琳达听了非常舒服。

    尼克推开了一扇门,里面有一张床,但没有任何被盖,如果不是床的质地还不错的话,估计这张床也不能躺人了。

    床下有很厚的尘土,显然是刚刚从床上扫到地上来的。

    “你就打算在这间屋子里睡了?”

    贝琳达环视着整个房间,有些地方还挂着厚厚的蜘蛛网。

    “这已经不错了,这是这里最好的房间了。”

    尼克好象很满足的样子,“要是再有个洗澡的地方就更好了。”

    “也许有。”

    贝琳达觉得这样的一个地方,不会没有洗浴设施,根据她的经验,凡是可以长期居住的地方都会有洗浴功能。但显然不在这个房间里。

    贝琳达在查看墙壁的时候,却发现了侧面墙壁上的一扇门。

    之所以刚刚才发现,是因为这扇门与整个墙壁完全是同一个颜色,而且根本就没有把手之类的东西,如果不是看得仔细,这扇门绝对有可能被忽略掉。

    她终于在门框的一侧找到了一个微微凸起的小点,在那里一按,门竟然就开了!

    “尼克,这里有电!”

    贝琳达的语气不亚于发现了一块新大陆。刚才尼克还说过这里有五年零四个月没有人来过了,就算是尼克胡乱瞎扯,可地上那厚厚的灰尘却不是骗人的!

    但根据常识,这个废弃的基地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东西呢?在尼克看来,这就跟在这里突然发现了一个刚刚出炉的面包差不多!怎么可能?

    尼克又在那键上按了一下,那扇门又自动地拉上了。再一按,那门又开了!

    但房间里其他的开关都没能让灯亮起来。

    “这不是电动门!”

    尼克大胆推测说,“这里不可能有电的!”

    因为这里的发电设施早就毁掉了。

    “那为什么这门却能自动闭合?”

    贝琳达更不解了。她甚至忽然想起了刚才在外面的院子里看到的那些骷髅,所以说话的时候,贝琳达的汗毛竟然一下子都竖起来了,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贴到了尼克的身上来,她那极富弹性而且柔软的正好抵在尼克的身上,在温度渐低的傍晚,那种女人身上的温热很让他享受。

    从贝琳达的表现尼克就感觉得出来,她显然觉得有些怪异。

    于是,尼克更是不想说破。

    “会不会有一种超物质的东西在控制着这里的一切?”

    尼克抬起头来在房间里环视着,好象在寻找什么秘密。

    看到尼克脸上那严肃的神情,贝琳达两手紧紧地抓住了尼克的胳膊,她一步都不敢离开尼克了。

    此时两人的身体已经有了正面的接触,贝琳达两手抓着尼克的两只胳膊,身子不敢乱动,她几乎要将全身都靠到尼克身上来了。

    尼克闻到了她身上混合着少女体香与沐浴液那种摄人魂魄的味道。尼克也做出了保护贝琳达的动作,他双臂环过了她的身子,抚着她的香背,继续在房间里搜寻着。

    “什么是超物质的东西?”

    贝琳达趴在尼克的肩头问道,她只是蒙蒙眬眬地知道“超物质”的含义与那种神灵有某种关系。

    “不说了,说出来会吓着你的。”

    尼克故意咽了口唾沫,作了一副自己也害怕的样子来。这种恐惧是会传染的,敏感的贝琳达很快就捕捉到了尼克的这个细节。

    此时尼克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大师级的演员!他的演技直接把贝琳达给击倒了。

    他感觉到她的手指紧紧地扣进了他的肌肉,虽然有些疼痛,但他觉得这样恶作剧戏弄一下这位自称姑姑的女孩很爽。

    “难道这些人当时死得很恐怖吗?”

    尼克像是自言自语,而这种自言自语却更加剧了贝琳达的恐惧感。她趴在尼克的肩头上,眼睛却一直注视着房间里的一切,此时,她越发觉得整个基地死一般的寂静变得更吓人了。

    尼克几乎是拥着贝琳达的身子一起走进了隔壁房间。这个房间里没有窗子,自然也就没有外面的灰尘侵入进来,所以,整个房间里意外的非常洁净。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浴室!虽然算不上豪华,但应有尽有。

    遗憾的是,这里没有水。硕大的浴池里空无一物,只是通到池子里的水管是不会生锈的合成金属,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安装的一样。

    相对于破烂不堪的基地外貌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片世外桃源了!

    “要是有水就好了!”

    尼克感慨地说。但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即就嗅到了空气中一种特殊的味道。

    那是一种清新的水气!尼克自小就带着艾米闯荡,他对于野外那种水气是特别敏感的。

    如果能够在这样的地方找到水也算是一个奇迹了!他不顾贝琳达的恐惧,松开了贝琳达,在房间里寻找起来。

    在靠近墙角的地方,他发现了一个竖立的洞口!当他俯子时,洞口附近的水气更明显了。

    “贝琳达!有水!”

    尼克的兴奋立即驱散了贝琳达内心的恐惧,她也跑过来查看。但那黑漆漆的洞口让她不敢把身子俯下去。她很害怕在身子俯下去的一刹那,会从里面窜出一个怪物来。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尼克找到了一件硬物,朝着那个洞口扔了下去,三、四秒之后,两人同时听到了硬物入水的声音。

    但贝琳达并没有像尼克那样兴奋。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即使有水,也未必可用,哪怕是用来洗澡。

    在另一个墙角里,尼克找到了一个提水的小桶,只是拴在那桶把儿上的绳子已经腐烂,尼克刚用手去抓,那绳子就在手里变成了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