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埃里克的葬礼
    对于年轻貌美的少女,一般男人是不会轻易下手的。:ъAИzhu零0①.COm

    更何况像艾丝这样的女孩,她的眸子里天生就有一种清纯,能让男人迷茫。

    艾丝慢慢地放下了那个装着一半金币的袋子,并向后退去。

    三个男人得意地笑了。

    “可不可以给我留下三十枚金币?”

    艾丝作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为什么?”

    一个男人问道。

    “那是我的酬劳。”

    “你不觉得三十枚金币有些太容易了吗?呵呵,如果你肯让我们摸摸你的身子,或许会给你多留下几枚金币的!”

    一个男人色眯眯地看着艾丝的胸脯说道。

    艾丝的体形的确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魅力,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只是,她眼睛里的清纯却不会让那些君子们轻易动什么邪念的。

    显然面前这三个男人不入君子之流,两个家伙看到艾丝那清丽的小模样已经流出口水了。

    另一个家伙倒没顾得上流口水,起身去提那盛着金币的袋子。

    其他两个男人慢慢地向着艾丝走了过来,他们把枪背在了身上,从两侧向着艾丝靠近。

    在离艾丝不到一米的时候,两个人突然扑到了艾丝的身上,可是,当他们的手刚刚触到艾丝的一刹那,身体却突然间僵在了那里。

    两把锋利的长匕首从他们的肚子穿透到了后背!

    艾丝用力一抽,将两柄长匕首拔了出来,他们捂在肚子上的手也被那锋利的匕首割掉了几个手指……

    已经抓起了袋子的家伙看到两个同伴同时被刺之后,立即扔下袋子,抓住了冲锋枪。可那枪还没有举起来,艾丝就已经用从他同伙的背上拿过来的冲锋枪打出了第一梭子。

    艾丝并没有结束,第二梭子又出来。

    直到那人的身体变成了蜂窝!

    艾丝走过去,拾起袋子继续前行。

    布兰琪一直等在艾丝的办公室里。

    艾丝看到了被打开的电脑上那个画像。

    她没有跟布兰琪打招呼就换起了衣服来。

    “又出任务了吧?”

    布兰琪看到艾丝那张微显憔悴的脸,不禁有些心疼。

    “我总不能天天待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吧。我出去随便走走,出什么任务呀?”

    艾丝在布兰琪面前不得不故作轻松。

    “还在骗我?那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布兰琪从窗子上就已经看到了那半袋子沉甸甸的东西,“收获还不小嘛。”

    “又是来查我的帐目的吧?现在好象还不到时间呀?”

    每次艾丝都担心布兰琪来查她的帐目,为了得到有关尼克的信息,甚至出动火力去惩罚那些谋害尼克的势力,艾丝不得不过度开支,因此她的帐目上很快就出现了赤字。因为每个月女王拨给她的款项都是非常固定的,不得已,她只能缩减了自己的所有开支,把更多的钱投到了保护尼克的项目上来。

    而这一切,很快就被布兰琪发现了,并报告给了女王。

    “我是来给你送钱的!”

    布兰琪看到艾丝那副紧张的样子,既觉得她可怜又觉得她好笑。

    “送什么钱,又还不到拨款的时候。”

    艾丝竟然有些不相信。

    “要是再不给你钱的话,差不多要去卖身了吧?”

    布兰琪心疼地娇嗔道。她比艾丝大几岁,更在女王面前做事不易。但不是所有时候她都能保护得了艾丝,许多事情艾丝已经做得太过分了,即使想替她隐瞒,也会有人报告到女王那里的。

    听到布兰琪的话,艾丝的脸上不由得一阵红。任何帐目都不会瞒过布兰琪,哪怕是一笔很小的开支,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是不是陛下不同意我的做法?”

    艾丝总想把自己所有的行动都归结到为女王服务上来。

    “不要以为陛下不知道你的小聪明,我问你,他就那么值得你付出吗?”

    布兰琪看着电脑桌面上的那幅画像说。

    “你在说什么?”

    艾丝的脸不由得再次红了起来,她不想在布兰琪面前承认自己对尼克的那份情感。

    “你觉得自己的眼睛会说话吗?”

    布兰琪的目光定定地直视着艾丝。

    艾丝终于心虚得不行,她也不想再做什么狡辩,在布兰琪面前,这些狡辩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如果可能的话,我可以说服陛下,让她把尼克收到陛下的旄下,我看他是个不错的孩子,而且,陛下也有些喜欢他。”

    布兰琪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着艾丝的表情。她看到,艾丝听倒陛下喜欢尼克的时候,表情有了非常微妙的变化,“不会担心自己的心上人被人抢了吧?”

    布兰琪凑到了艾丝的跟前调皮地问道。

    “布兰琪……不许你胡说……”

    艾丝的脸更红了。

    “醉死了都不想承认一壶酒钱?都为人家倾家荡产了,还想骗我?”

    说着,布兰琪掏出了一张单子来让艾丝签字。

    那是一张女王拨款的单子,每一个基地里的首长在接到钱款之后,都要在上面签字。

    “这么多?”

    艾丝有些不太相信地问道。

    “嫌多了?那我就再减掉一部分好了!”

    说着,布兰琪做了一副立即改动的架势来。

    “算了、算了!陛下的情我能不领吗?”

    艾丝赶紧抓住了布兰琪的手,拿过笔来在那张单子上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光知道领陛下的情,就不谢谢我了?这可是我为你单独申请下来的一笔款项,别人可没有这样的待遇的!”

    “真的吗?”

    艾丝更不敢相信,她帐目亏空的事已经瞒不住陛下,不受到女王的惩罚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会多拨给她一些钱?这怎么可能?

    布兰琪拿出了其他基地的帐单来给艾丝看,的确,她的拨款比别人竟然多出了百分之三!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为什么?”

    “我说过了,是我的功劳,还不谢我?”

    布兰琪得意地笑了起来。平时在女王身边她一直都得绷着脸,精神也难得放松一回,与艾丝在一起几乎是她最放松的时刻,有时处理公务,布兰琪都会在艾丝这里多待一会儿。

    “我信,要我怎么谢你?”

    艾丝抱住了布兰琪,撒起娇来,她比布兰琪小得多,更有撒娇的资格。

    “把你那位宝贝哥哥送给我吧?”

    布兰琪调皮地笑了。

    艾丝不由得一愣,因为她一直认为除了陛下,没有人知道她跟尼克的关系的。

    “不舍得了吧?别忘了,你们可是兄妹,他要结婚也得是娶我!就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妹妹吧!”

    “我可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艾丝还是死不认账。对她来说,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

    “我说的就是尼克,再装下去的话,我可要找人收拾他了,你不心疼吗?”

    布兰琪白了艾丝一眼,“跟我还不肯说实话!真不够交情!说好了,什么时候陛下要是允许你们见面了,别忘了替我说句好话啦?就说我布兰琪想嫁给他!”

    “真不怕羞!要说你自己说去!”

    艾丝羞涩地在布兰琪的身上捶了起来,两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闹了一阵之后,布兰琪却突然正经起来:“我想提醒你,最近尼克可能遇到麻烦了!”

    “怎么了?”

    刚才还调皮着的艾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看把你给急的,有必要吗?我都还没这么急呢!”

    布兰琪娇嗔一声继续说道,“他杀死了法拉里的继承人并带着人家的儿媳私奔了,现在法拉里正纠集了不少公司一起来追杀尼克。”

    由于资金的原因,自从她炮轰了法拉里城堡的大门之后,艾丝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得到过尼克的详细讯息了。那次追到了埃里克的尸体,也纯属碰巧,因为她的眼线告诉她,法拉里城堡有火拼的迹象,所以她才骑着摩托车赶到现场,而她看到的情形却是埃里克已经被人打死,凶手当然不会是别人,而且,尼克还在车里与一个女人。

    现在回想起来,被压在尼克身下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法拉里的儿媳索拉了。

    在此之前,艾丝总会在关键的时候保护到尼克,可现在,她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但她对尼克的那种担心却是与日俱增,她不想让尼克受到任何的伤害。如果尼克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她在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别那么紧张好不好?尼克还没事呢,追杀他的人的确不少,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占到他的便宜。不过他现在杀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得罪的人肯定更多,而且,那些被尼克杀死的仇家很有联手的可能。”

    布兰琪很有见地地分析着尼克的处境。

    听着布兰琪的分析,艾丝的心里便着了火似地着急起来。最关键的是,现在她还不知道尼克到了什么地方,正在被什么人追杀着。江湖险恶,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可能埋藏着阴险的杀手。

    “我担心的不只是尼克,当初有几家是被我得罪的,他们肯定会把仇恨记到陛下的头上来,他们会不会联起手来跟陛下作对?”

    “现在承认那是你的杰作了?还以为陛下不知道吗?”

    布兰琪白了艾丝一眼。

    “他们这两家也太卑鄙了!竟然为了自己的面子而不惜杀人灭口!我就是要教训他们一下,在这个世上,胡作非为总是有人要管的!”

    艾丝一提起山木家族与法拉里家族来,就心有不平,虽然她并不太了解尼克与这两家之间的详细过节,但从手段的卑鄙上,就可以断定他们根本不能代表江湖上的正义。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人家,你哥哥到处播种子,少不了给一些男人戴了绿帽子,你想,人家能饶过他吗?尤其是他和索拉,我听说,当时尼克从劫匪的手里把她抢回来之后,他是一个人背了索拉七、八十公里地的,一个男人就算是有再大的度量,怎么能容得下自己还没有过门的媳妇趴在别的男人背上?”

    布兰琪侃侃而谈,好象许多事情她都比艾丝得详细。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艾丝好奇地问道。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在关心尼克呀?”

    布兰琪把小嘴噘得老高,一副不屑的样子,“跟你实话实说吧,上次你开装甲车袭击埃里克那一回,我就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呢!你忘记了站在装甲车上最大的危险就是不能灵活的躲避敌人的狙击,你也太大意了,以后要是还这么任性,我可一定要跟陛下告状!”

    布兰琪完全出于对艾丝的爱护,但如果她出了一丁点差错的话,连温莎女王都会跟着遭受损失,所以布兰琪不得不提醒她。

    听到布兰琪的话,艾丝既感到意外,又非常感激。当时艾丝没有发现布兰琪的存在,不外乎因为布兰琪并不是一般的隐藏高手,同时,艾丝的注意力全在埃里克的埋伏那边了,只顾着尼克的安全,却不知道黄雀在后。

    “在你炮轰了法拉里城堡大门之后,我真的为尼克捏了一把汗,那小子竟然在那种时候又去了城堡,我见过不要命的,还真没见过他这么不要命的呢。你们兄妹是不是都这德性?”

    布兰琪碎念道。

    “这么说,我离开法拉里城堡大门之后,你也跟踪了过去?”

    “准确地说,我是跟着尼克过去的。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我还特意潜进了城堡里呢。”

    布兰琪自豪地说。

    “他们的监视设备不会是虚设的吧?”

    “你以为那点小小的科技,就能挡得了我吗?”

    布兰琪说起那事来就像是爬了人家的菜园子似的轻松。

    “布兰琪,咱们是好朋友,如果什么时候有我母亲的消息的话,告诉我一声好吗?”

    艾丝这一段时间完全失去了苏茜的音信,她的心里非常着急。

    “我会留意的,不过,看尼克的表现,你母亲苏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你想呀,你那位哥哥那么聪明,会不先把自己的妈妈安置好吗?好了,以后不要再单独行动了。我不要你再出去跑什么任务,那么大的亏空你什么时候才能补得上?只有陛下的势力壮大了,我们才会有出路,如果那些势力较大的公司联手起来的话,他们就会不把陛下放在眼里,所以,密切注意各大公司的动向,才是最最关键的任务!”

    布兰琪一个人开着一辆越野车驶出了HN12基地。

    这一次与布兰琪的长谈,让艾丝对布兰琪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她也重新认识了女王陛下。这几次她为了保护尼克,自己疲于奔命,而效果却不甚理想,到了现在,她连尼克的踪迹都找不到。如果不是陛下及时拨款,整个基地就会因为她的巨大付出而无法运转了。

    艾丝心里也知道,如果没有女王陛下的力量作后盾,单凭她与尼克两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与那些庞大的公司势力抗衡的。

    所以现在她才开始重新思考当初陛下对她说过的那一句话“最好不要相见!”

    现在看来,许多事情如果她不去插手,或许尼克自己也能够解决,而且事情也不会闹成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残局。

    布兰琪走后,艾丝一个人独自坐着,开始考虑今天尼克被人追杀的结局是不是她一手造成的。

    但她却无法说服自己永远抛开尼克的生死安危于不顾。在她的记忆之中,尼克把她这个妹妹视为生命一部分的那种感觉,时刻萦绕在她的心头。即使让她进行一百次选择,她也不可能放弃与尼克的那段情谊。

    然就在布兰琪离开不久后,艾丝竟然接到了女王陛下一个让她为难的命令——代表温莎女王去参加埃里克的葬礼。

    “陛下是不是疯了?”

    艾丝差点对那个信使吼了起来。

    “这可是陛下亲自下的命令。”

    信使强调说。

    “为什么非要我去?”

    艾丝很不理解女王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她明明知道自己跟法拉里家族有很深的过节,却偏要安排她去执行这项让她为难的任务。

    “陛下一定有陛下的道理,你还是不要违背命令比较好。”

    作为女王的信使,那个女孩也只能这样劝慰艾丝了,“布兰琪正忙于许多事务,各基地的帐目都要经她之手,除了你,还有谁是陛下最信得过的?”

    艾丝无语了,但她并不相信这是最根本的理由,可以执行这次任务的人绝对不只她艾丝一个,显然陛下安排她去法拉里城堡,另有着更深的用意。

    艾丝不得不在那封信的下方签上了名字,作为回执。

    第二天,艾丝特地穿上皇家军服,开了一辆越野车驶去法拉里城堡的大路。

    她没带任何一个扈从,如果多带上一个人,那就太高看了法拉里家族的势力了,她就是要借这个机会,以这样的形式来给法拉里那个老家伙一个警告——陛下并没有把他法拉里放在眼里!

    虽然艾丝并没有带任何的扈从,但法拉里城堡对艾丝这位王室将军的接待还是很有规格的。

    艾丝从车子上下来,非常高傲地昂着头走进了那扇被她亲自S毁的大门。不知为什么,法拉里竟然一直保留着那扇大门被摧毁的原样。

    而此时,艾丝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半点愧疚之色,她的脸上甚至还浮现出了“罪有应得”的表情来。

    法拉里早早地迎了出来,以最恭敬的态度拜见了这位女王的名将。艾丝只是伸出手来让法拉里轻轻地吻了一下就收了回来。

    “我对您的不幸表示哀痛。”

    她淡淡地说。然后从老管家鲍威尔的手里接过了一朵很小的白色布花,让一个侍女给她别在了胸前。

    她那凛然的表情让那个给她别胸花的女孩的手,一直颤抖着,费了好大的劲才戴好。

    经过处理的埃里克的尸体,放在一具很厚的棺材里。

    艾丝从那口棺材的旁边走过,她只朝那具尸体上瞥了一眼,却没有施舍半点儿同情,她的表情一直很冷。

    但没有人挑得出她任何毛病来。

    参加完埃里克的葬礼之后,艾丝又应邀参观了整个城堡。

    就算是为了日后消灭法拉里这个老狐狸,艾丝也要看一看这座城堡的布局。

    与参加葬礼相比,艾丝对城堡的参观更加仔细,她甚至记住了每一处建筑的高度与用途,以及可能布防的火力点。

    “艾丝将军,请陛下为我们主持公道,埃里克不能白死!”

    老法拉里在带着艾丝参观的时候说。

    “我会的。既然公司每年都定期向陛下交纳税款,陛下就不会对公司的事情不闻不问的,这不是都派我来代表她参加你们的葬礼了吗?”

    艾丝故意把埃里克的葬礼说成“你们”显然是别有用心的,但法拉里听出来之后却无从反驳,只能在心里骂这个小丫头嘴毒。

    “感谢陛下的厚爱!”

    法拉里心里在骂女王派这个丫头来捣他的乱,但嘴上却不得不表示一下谢意。

    法拉里惊涛骇浪的过了几十年,却没有想到今天竟在一条小沟里翻了船,一方面她是沾了温莎女王的光,另一方面,法拉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的心智绝对不低,甚至连他法拉里都不能与之抗衡。

    这更加让法拉里坚定了联手其他公司共同对付女王的决心。

    可艾丝现在一点都不埋怨陛下派她来参加这次葬礼了,倒给了她一个发泄的机会,同时让她看到了埃里克躺在棺材里的惨象。

    对于法拉里来说,儿子的死无疑是他最大的悲痛;但对于艾丝来说,这却是最快意的事情,如果埃里克不死,他早晚还要设计陷害尼克的。与其天天生活在阴谋和陷阱里提心吊胆,倒不如早早与这种人决断。

    或许是那个给艾丝佩戴胸花的侍女太紧张而没有给她戴好,也或许是艾丝自己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故意弄松了那枚白色小花,在还没有走出法拉里城堡大门的时候,那枚胸花就奇怪地从艾丝的胸前掉到了地上,而且正好落在了艾丝的脚下。

    当艾丝的脚从那朵小花上走过之后,那朵小花竟然瞬间变成了一片白色的粉末!

    这不仅是艾丝功力的展示,也是她对法拉里家族势力的蔑视。她像是根本就没有发现那枚胸花早已掉落似的,仍然高傲地走出了法拉里城堡的大门。

    法拉里一直陪着艾丝送到了她的越野车旁。

    “法拉里公司不会穷到了连一座大门也修不起了吧?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代表陛下留下来替你搬几块砖头的。”

    艾丝第一次朝着这位四十多岁的男人露出了笑容。她的笑是那么迷人,脸上竟然不见半点寒气。她表情的突然变化,竟然让老奸巨滑的法拉里一时摸不清了头绪。

    “实在惭愧得很,最近家中接连遭遇不幸,没顾得上修理而已。”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法拉里先生想以此为借口拖欠王室的税款呢,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呵呵。”

    说完,艾丝以非常潇洒轻盈的动作,上了她的车子。

    望着艾丝远去,法拉里久久没有动一下。这个少女给他的压力让他很久没有喘过气来。

    细心的老管家鲍威尔回到城堡里的时候,特地查看了一下那朵被艾丝踩过的小花,那岂止是剩一堆粉末,整个花型都已经深深地印进了结实的水泥地里了!

    但当时他分明注意到艾丝似乎并没有怎么用力,只是像平常走路一样地踏了过去而已!

    当鲍威尔惊讶地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老法拉里脸上那阴黑的表情,显然他也看到了那朵白色的花。

    “看来王室的力量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弱!”

    法拉里原来准备打算在女王的人走后再召开一个同盟会的,但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在艾丝走后不久,先后有好几家公司的头目都找借口离开了城堡。

    法拉里没有勉强他们,而是让其他的公司也都撤走了。

    在那间并不豪华的办公室里,法拉里与鲍威尔两人又再次沉默了起来。

    “知道今天为什么只有艾丝一个人来吗?”

    法拉里看着鲍威尔问道。

    “这个丫头太自负了,她就不相信有人敢在路上打她的主意。”

    鲍威尔说。

    “你考虑得太简单了吧?我看她是没有把我们城堡放在眼里,只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温莎的意思!”

    法拉里不由得长叹了一声。现在他才意识到,要组建一个对抗女王的同盟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们可以先撇开那个女人,先收拾了尼克那小子再说!”

    鲍威尔恶狠狠地说。

    “谈何容易呀,我们派出去的人死在那小子手里的还少吗?不仅如此,听出去的人回来说,在一个原野上,有一个近三十人的野游公司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消失了。他们从枪法与时间上来判断,那近三十个人极有可能是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被一个人用手枪杀死的!而且个个都是眉心中弹,只有一人除外,却也是被打中了心脏。”

    法拉里在描述起那情景来的时候,也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可是真正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但此时在他内心里所形成的恐惧,绝对不亚于亲眼目睹了那一场惨烈的战斗!那已经不能叫作战斗,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屠杀了!

    “有证据是尼克那小子干的吗?”

    鲍威尔很关心地问道。

    “这个还很难说,不过,如果不是他,那情况就更可怕了,我们不知道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一个尼克已经够让我们头痛的了,如果再有一个神秘人物的话,岂不是更要让我们焦头烂额了!”

    “或许再出一个高手为我们所用,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多出一份征服那个女人的力量了吗?”

    鲍威尔非常兴奋地说。当初把尼克招到法拉里的旗下,就是想壮大法拉里家族的力量,到现在他心里都在埋怨是埃里克小肚鸡肠才坏了他的大计,只是这话他无法向痛失爱子的法拉里说出口来。

    法拉里却是苦笑了一下。

    “我倒希望天下所有人的体力、智慧都在你我之下,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省下了许多麻烦吗?”

    法拉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来。

    但法拉里的这个愿望显然只是一厢情愿,世事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在鲍威尔看来,只有广罗人才,才是让法拉里家族辉煌起来的根本途径。现在他越来越觉得他的想法难以与这位共事多年的老板达成默契了。

    “夫人与小姐还好吗?”

    法拉里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女人跟女儿。其实在尼克留在城堡的那些日子里,他不是没有怀疑尼克与夫人之间的暧昧,但他却从来没有抓到把柄,这种事情一旦在城堡里传扬开去,作为一族之长的他就再也无法抬起头来了。

    “还好。”

    鲍威尔不明白法拉里为什么突然间提起了这两人来,但他心里却非常明白,自从尼克逃出了城堡之后,夫人与小姐就开始寝食不安了。

    “如果她们心情不好的话,可以到外面去散散心,身体可是最重要的。”

    法拉里像是很关心地说道。

    但鲍威尔也没有想到,法拉里这样安排,竟是想用自己的女人或是女儿来钓到尼克,以达到诱杀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