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不能光彩地活着,就要残酷地杀戮
    军官头目从尼克走进饭馆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他。版主零零壹点坑母他已经判断出来,这个人显然不是一个神经病,而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

    面对一个男人的狂妄,一般人或许只会默默地接受,但一个带着精良装备的军官却不吃这一套。他相信,只要一句话不顺耳,他就可以叫自己的部下把这个狂妄家伙的手给卸下来,如果还敢狂妄,就卸下他的双脚,直到把他的脑袋卸下来。

    “兄弟,可以把你那挺巴雷特拿过来让我瞧瞧吗?”

    那个军官模样的家伙直接坐到尼克身边,听起来好象语气委婉,可是,那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他就是想玩一下尼克,打击一下这个小子的傲气,他甚至想把那把巴雷特据为己有。

    尼克只是瞥了那人一眼,却没有再正眼瞧他,话也没说。

    “你不会是哑巴吧?”

    那军官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被人如此漠视,那要看敢于漠视自己的是什么样的货色。

    “我一般不喜欢用嘴巴说话。”

    尼克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但他那傲慢的语气,却差点儿把那军官气死了。

    “那么你一定喜欢用这个说话了?”

    那军官突然掏出手枪顶住尼克的脑袋。

    虽然他还没有打开保险,但那冰凉的枪管却足以让任何人发抖。

    不过尼克显然是个例外。

    尼克从对方的表情就可以判断出来,虽然那枪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头上,但他不可能现在就开枪,不管自己把他惹怒到什么程度,他都会给自己一个洗刷耻辱的机会。

    所以,尼克不急,反而慢吞吞地端起了一碗水,并且喝了起来。

    “我很佩服你的镇定!”

    那人咬牙切齿地说,他差一点就要站起来了,“不过,一会儿我就会让你把你的狗屁镇定扔到一边去!”

    说着,那家伙就打开了保险。

    “哈哈哈哈……”

    饭馆里那些军官的同伙也跟着大笑起来。

    “我也想告诉你,凡是用枪顶过我脑袋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尼克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有着相当的震慑力量。

    就在尼克说完这话的同时,他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将那人的手腕掰了过去,而且那把手枪的枪口正正地顶在那人的脑门上!

    最滑稽的是,枪的扳机还是勾在那人的手指上。此时只要尼克帮他把那根手指往里一扣,那颗子弹就会洞穿他的脑袋。

    饭馆里同样有几个法拉里的人,可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而现在,他们都想站起来去帮那位长官,但尼克的身手已经强烈地震撼住他们,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速度。

    尼克刚才出手的速度那简直就不是人,而是如鬼魅一般!

    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军官勾着扳机的那根手指此时正被尼克摁着,只要他稍一用力,长官的那根手指就势必要扣动扳机,结果只有一个!

    尼克早已注意到了这个馆子里所有穿着法拉里城堡士兵制服的人,他在法拉里城堡里那么长的时间,当然认得出法拉里城堡制服的标志。

    但经过变装的尼克却是无人认出。

    尼克依然反制着那个长官的手腕,却将枪口慢慢地从那人的太阳上移开了。

    此时,所有的人都已经看到,豆般大的汗珠从那人的额头上滚了下来——即使军官也是怕死的!

    但尼克却没有松开那只手,他还在控制着那把手枪。

    那枪口慢慢地转动着,突然,他指向了一个法拉里士兵。

    “别、别、别……”

    那个法拉里士兵突然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竟然指向他,大声叫唤了起来。

    但他那一声叫唤还没有完全从喉咙里发出,就被“砰!”的一声枪响所打断。

    子弹正正地从那人的左太阳进入,又从右太阳穿出。

    看到自己的同伙被打死,其他人立即动了起来,他们几乎是同时拔出身上的短枪。

    听到枪声之后,外面的那些人也迅速抓起武器,朝着饭馆里冲进来。

    尼克就用那个军官手上的手枪,在不到两秒的时间里,杀了饭馆里面的五个人。

    而向饭馆冲进来的那几个家伙,由于先前在店外被强烈的阳光照射,所以刚一冲到门口的时候,眼睛竟然有些不适应,觉得整个饭馆里一片黑暗。

    尼克抬起手,一枪一个,几个家伙便被打倒在饭馆的门口。

    其余的家伙看到自己的同伴有好几个被打死在饭馆门口时,便不敢往里冲,只是在外面等着尼克出来。

    尼克刚刚走出来,一个藏在车后的家伙便用冲锋枪朝着门口扫射。

    尼克见状却不是侧闪,而是纵身跳了起来,同时朝着那个家伙的脑袋就是一枪。

    那颗子弹非常准确地从那人的脑门上射进去,那家伙当即翻白眼。

    看到这样的情形之后,其余两个人已经不敢再向尼克出击,而是跳上了越野车,慌乱中发动车子想逃跑。

    尼克没有去追,而是很潇洒地骑到他的摩托车上。

    他只是调整了一下摩托车的车头,方向对准了那辆急驰而去的越野车。

    就在那辆车子差不多开出去五百米的时候,尼克脚尖一点,“轰!”的一声,他的车子便整个晃了一下。

    “轰!”

    那辆已经逃出五百多米远的越野车突然,顿时火光冲天!

    而此时那个军官还以为尼克早已在混乱中把他给忘掉了,竟然偷偷地从地上拾起同伙的一把冲锋枪,准备从后面偷袭尼克。

    这时候,远在六、七十公里之外的莱诺城堡里的凯琳,却吓得大声叫了起来:

    “尼克!”

    凯琳的叫唤声里充满了绝望,因为她知道,这个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家伙用的是冲锋枪,不可能只朝着尼克的后背开枪,如果有一颗子弹打到尼克的头上,那么,一切就会结束了!

    可尼克却好象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威胁,他只是骑在车上望着远处滚滚的浓烟。

    包括莱诺·佩恩也为尼克捏了一把汗,但刚才尼克的一连串表现却让他对于这个年轻人有了与凯琳不一样的看法,他不相信尼克会对身后即将朝他射击的那把冲锋枪毫无感觉!

    就在那个偷袭者刚要准备射击的时候,却见尼克头都没有回,只是从他的腋下朝后打了一枪,一颗子弹就射进那人的脑袋!凯琳惊奇地发现,那人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鲜艳的红点。

    “尼克这家伙太神了!”

    凯琳激动得简直就要跳起来了,她甩着两臂,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

    “我就知道他会有感觉的!”莱诺也终于吁出了一口气。说尼克有感觉,那只是他的一种愿望与期待,但到底尼克能不能具备这样的本领,却完全是个未知数。

    直到身后的那个偷袭者被尼克一枪结束性命的那一刻,莱诺的心才算是放松了下来,这不仅仅是为了女儿,也是为了他自己。

    “爸,你也紧张了?”

    坐在大萤幕前的凯琳回过头来,这才发现父亲的脸上也满是汗珠。

    “谁紧张了?我是觉得这房间太热了!”

    莱诺还不肯在女儿面前承认自己的情绪变化。

    “爸,你也喜欢他了?”

    凯琳站起来,拿了一块汗巾替莱诺擦了起来,之前父亲对这件事都不过问,而现在却如此关心尼克,令凯琳非常感动。

    “我女儿喜欢,我不喜欢行吗?”

    老莱诺笑了,的确是这样,女儿喜欢的,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会没有理由的跟着喜欢。

    “爸,你发明了这东西用在尼克身上,是不是想要女儿我的命呀?你想,从今以后,我还能够离开这台机器吗?”

    凯琳嗔怨起来。

    “呵呵,离得开离不开,那要看你的定性了,要是他每走一步你都不放心的话,不等他回来,你就倒在这台机器面前了。”

    莱诺半玩笑半认真地说。

    “那我该怎么办?”

    凯琳也觉得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不看吧,心里又牵挂;看吧,看到什么时候才是个结局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信他!当然了,实在是想他了也用不着天天趴在这里,告诉你一个简单的办法!”

    莱诺很神秘地对女儿说。

    凯琳赶紧把耳朵凑上来,洗耳恭听父亲的秘诀。

    “抽查!”

    说完之后,莱诺负着手得意地走出办公室。

    “我还以为是什么秘招呢!”

    凯琳的嘴噘得老高。

    凯琳还准备再看一段关于尼克的视频,可是,只见尼克把手伸到了背后,突然之间,就像是断了电一样,萤幕上的影像立即消失了!

    “尼克!你这个混蛋!”

    凯琳知道是尼克关闭了那个视频开关,她气得差点儿把面前的键盘给拍碎了。

    尼克直到战斗全部结束,他才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那玩意儿。他想,这个时候,凯琳或是莱诺一定会注视着他的一切,与其让他们时时担心,还不如彻底关掉,如果想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的话,再打开那开关也不迟。

    每到一处,尼克除了补充给养外,就是寻找几颗他要用的子弹。如果没有子弹,这挺巴雷特步枪就是一件累赘。

    现在尼克相信几乎所有的聚居地都会出现法拉里的人。这样的话,他就省去了到处寻找的麻烦,只要是循着聚居地找下去,就可以把那些出来追捕他的人各个击破,当然,他也不得不提防着那些暗探。那次向他发射弩刀的家伙,应该就是法拉里买下的暗探,或者是一个相当隐蔽的杀手。

    他知道,在这个紧要关头,只要自己稍一松懈,就会被对方置于死地!他要是死了倒无所谓,可是,自己的亲人呢?苏茜呢?艾米呢?还有索拉、凯琳她们也都是爱着他的人,她们一定会很伤心的!

    “我不能死!”

    尼克突然警告自己说。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向自己发出了警告。

    此时,艾丝——也就是艾米,正以一个雇佣军的身份跋涉在原野上,她要用自己的汗水去换一份薪水。这次的任务是为某一公司讨得货款,因为欠款的那家公司其实不过是一个流动公司,现在他们正以这种流动的形式,欺骗许多家公司且逍遥法外,无人追究。

    当然,雇佣她的那家公司的老板还不知道这个前来应聘的女孩,竟然就是皇家将领艾丝。

    而就在此时,远在近百公里的王宫里,女王陛下却对艾丝的行踪了如指掌。

    “布兰琪,赶紧给艾丝再拨一批资金吧,她现在都已经捉襟见肘成这样了,我真不忍心!”

    温莎女王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曾经再三叮嘱艾丝不能与尼克相见,可是艾丝却一直没有停止对于尼克的关注与帮助,她甚至一直派人暗中注视着所有与尼克有关的人的行动,只要有人对尼克有什么企图,她一定会给以沉重的打击。

    第一次袭击山木庄园,第二次是炮轰法拉里城堡,这两次行动其实都已经超出了作为一个皇家将领的职权范围。然而如果没有女王陛下的命令,她根本就没有打击任何一个公司的权力。

    可是,温莎女王每一次都选择原谅她,原因是她也喜欢上尼克这个男孩——而且还是那种无缘无故的喜欢,让她自己都说不出一点理由!或许,早在六年之前,在尼克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对他有了那种情谊……

    温莎女王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那时候,尼克不过是一个刚刚十二岁的少年,而她则已经是个花样少女了。但她不得不承认,当她看到尼克的第一眼时,她就对他有了一种难以说出的感觉。

    之所以要把他的妹妹艾米带走,一是出于要保护这个女孩,同时,她或许另有一番私心,企望着几年之后让他追来。她想看这个少年成年时,会不会还有那种吸引她的可爱眼神?

    “陛下,拨多少?”

    布兰琪也一向同情艾丝,可是毕竟一切是女王说了算,每次她都是如实的向女王回报艾丝这边的开支情况。自从尼克出现之后,艾丝这边就渐渐地入不敷出了,现在为了弥补每次为了尼克的战斗而花费的亏空,艾丝竟然不得不以个人的身份四处招揽生意,有时候她甚至连一天几十枚金币的生意都做!

    “比往常再多出百分之十吧。只是这一次要提前拨给她。我看,为了那个尼克,她八成是要疯了!”

    温莎女王无奈地说。

    布兰琪是温莎女王的卫队长,向来所有的财务大权都揽在她的手上,她也是女王最信任的人之一,就连艾丝都无法与她相比。因为艾丝连月来的亏空,已经让女王对她的忠诚大打折扣。

    当布兰琪带着女王拨下来的款项来到HN12基地的时候,却没有见到艾丝的影子。

    “你们的将军到哪里去了?”

    布兰琪走进艾丝的办公室,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那张桌子上依然摆着那台老式的电脑。

    “不知道。”

    面对女王身边最受信任的这位长官,海伦不敢对她说真话,但说谎的表情却又无法掩盖。

    布兰琪随手打开了艾丝的那台电脑。

    但电脑启动却被设置了密码。

    布兰琪用目光示意了海伦一下。

    海伦见状为难了。

    如果告诉了她这台电脑的密码,就违背了对艾丝的忠诚;可如果不告诉,就是对女王的不忠。

    “你知道违抗我的命令,会是什么后果吗?”

    布兰琪的目光是那么的严肃,让海伦不寒而栗。她只好走到电脑前,在那个对话框里输入了艾丝的密码。这个密码只有她跟艾丝知道,但是,没有艾丝的允许,她从来都不敢私自打开。

    电脑启动之后,桌面竟然是尼克的画像。只是这个画像与真实的尼克稍有一点不太一样。

    其实艾丝是绝对见过尼克的近影,只是,她无法在这电脑画像上消除她六年以来,一直保存在她脑海里的那种深刻印象。

    这是一个连女王都要倾心的英俊少年,作为温莎女王的卫队长,布兰琪当然知道这个少年在女王心中所占据的位置有多大。当然,布兰琪也知道艾丝与尼克的关系,所以,从内心里,她非常同情艾丝,只是,在任何时候,她都必须站在女王这一边,而不能为艾丝说一句话。

    此时,布兰琪坐在艾丝办公室的时候,艾丝正在那片荒漠上,追逐着她所讨债的公司的主要成员。

    但那些向来不打算还债的家伙们,似乎早已发现这位追踪他们几天的女孩。

    “好象是个不错的胚子,别弄死了,让我们享用一次吧。”

    几个家伙慢慢地放缓前进的脚步,故意留下来等着这位追债的女孩赶上。

    在太阳快要落到地平线下的时候,艾丝追上了他们。

    二、三十个如饿狼似的男人围成了一圈,等着艾丝这只羔羊跳进他们设置好的圈子里。

    其实在靠近他们的那一刻,艾丝就看到他们脸上那一张张狰狞、不怀好意的笑脸。

    艾丝毫无戒备地走进他们的圈子里。她那曼妙的身材早已看得那些饥渴的男人们眼睛都直了。

    “是来向我们讨债的吧?”

    一个头目走到艾丝的面前,这么近的距离看到她那丰挺的胸脯时,他立即有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兽血很快就窜到了他的头顶,他相信,他的同伙们也一定正流着口水。

    “是的,我手里有你们签字的帐单,只要把帐单上的钱都付了,我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艾丝的声音却与她那姣好的容貌与身材极不相称,这种不相称,并不是她的声音有多么难听,而是那种冰冷会让周围的空气结冰。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把这样的帐单交到你手上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指望它能生效吗?”

    那个男人邪地看着艾丝那张让男人抓狂的脸,以及她脖子底下那一片白晰,一路追来的热度让她不得不解开了最上边的一枚扣子。

    她那瘦小的身材,与她打着绑腿的枪裤里插着的两把长长的手枪极不协调,甚至让人很怀疑她到底是否能够拿得动那两把手枪。

    “我对他们保证过,这不会是一张废纸!”

    艾丝的声音成熟得与她的相貌极不协调,这完全不像从一个十六岁女孩子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但在场的所有男人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个女孩要嘛是得了狂妄症,要嘛就是穷疯了,连这样的活也敢接!

    “其实你完全不必带这东西。”

    那个男人指着她绑腿上的两把枪,“只要你让我们每一个人打上一炮,我保证你拿到的薪水要比那个老板给你的报酬多得多!”

    “你最好还是先把这帐付了,我没有时间跟你们废话。”

    艾丝并不因为这些臭男人的话而感到脸红,好象她经常出入这样的场面,听惯男人那不着边际的意之词。

    “听见了吗?兄弟们,谁愿意把这帐给付了?”

    那个男人从艾丝的手里接过了帐单,扬在手中。

    “给我吧!先让我在这小娘儿们身上打一炮!”

    一个男人抱着枪,站在那里朝着艾丝邪地笑着。

    同时附和着大笑的人,也都向艾丝投来荡的目光,他们好象就要立即扑上来扒光艾丝,奸遍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但有几个男人却立即僵住脸上的笑容。

    因为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绑腿上的那两把手枪竟然在艾丝两手没有触及的情况下,自动地跳了两下。

    只有最上级的枪手才会有这样的本领!

    不过他们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枪手!所以,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艾丝那好看的眼睛已经眯起来,虽然看不到她的眼神,却能让人感受到那双眼睛里的目光,就像两把锋利的刀子。

    “我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艾丝冷冷地说。

    “哈哈,看不出来,这个小妞儿还这么性急,离天黑还早着呢!要不,你先扒光衣服,让我们看看你身上是不是像你的脸蛋那么光滑?哈哈……”

    那个男人的笑声还没有结束,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那个正在大笑的家伙的笑声戛然而止,只见他手里的那把长枪慢慢地倒下去,然后那人的身子也开始倾倒。

    有人看见,他的脑门上中了一弹,子弹从他的后脑勺上窜了出来。

    可是,却没有人看到艾丝从她的腿上拔出枪,当那个男人倒地之后,她的两把手枪依然插在她绑腿上的枪裤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艾丝的身上,可她分明没有开枪的迹象,特别是那个头目,转过身惊讶地看着艾丝。

    “是谁打死了他?”

    那个头目的目光环视着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但他所看到的,都是一脸的茫然!

    “是我!只要付了帐单上的钱,你们就可以走人!”

    艾丝依然是那种冰冷的口气。

    那个头目又转了回来,因为他听到艾丝在说话,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枪是她打的。

    但他仍是打从心里不相信,因为刚才他也没有看到她有任何拔枪的动作。

    但是,当他向远处查看之后,确定在几千米外都是开阔的平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藏得住身影。

    艾丝慢慢地拔出了枪,令所有的人不由得紧张起来,立即抓起武器。

    可是,他们看到的却是艾丝将一颗子弹压进她从手枪里退出的弹匣里。那是满满一弹匣的子弹,刚才打了一颗,她需要保持里面有二十颗子弹。

    看起来艾丝将那颗子弹压进弹匣的动作,并不是多么熟练,简直就是一个刚学射击的新手!这样的一个女孩,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将一颗子弹射进他们同伙的脑门?

    但不可思议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如果我们不付这笔钱,你是不是要把所有的人都杀光?”

    那个头目很不以为然地看着艾丝把那把手枪装进绑腿上的枪裤。

    “我不可能白跑一趟。”

    艾丝无奈地说。

    “那个老板打算给你多少报酬?”

    那人又问。

    “三十枚金币。”

    艾丝回答。

    “那我们给你五十枚金币。这个数目可以抵得上你跑两次这样的任务了!”

    那个头目对这桩买卖很得意,相信一定能够行得通。

    “我要的是那个帐单上的数目,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艾丝说得很果断,没有半点转圆的余地。

    “看来你只能空手而归了!”

    说着,那人的手开始往腰上摸去,刚才他的同伙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丧命,他不得不对这个女孩提高警觉。

    其他人也开始戒备起来。

    此时艾丝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站在她面前的那个头目最先感觉到了她眼里的那股寒气,他想掏枪,可手还没有握住枪把时,胸口上已中了一弹。

    顿时,一片密集的枪声在空旷的原野上响起。只见艾丝那瘦弱的身影在二、三十把长枪的射击中飞舞着,而她那两把短枪一刻不停地扫射着。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在她的周围就倒下了一大片。

    人并没有全死,还有人趴在那里痛苦地嚎叫着,当时还有反击能力的人,企图趁着艾丝背对着他的时候向她开枪,结果扳机还没有扣动,又被艾丝的一颗子弹打穿心脏。

    近三十个人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被艾丝收拾干净了。

    这是艾丝第一次杀戮,如果不是对方挑战她的底线的话,她是不会这么残酷的。

    艾丝收拾所有的金币、银币返回雇主那里。

    她带回来的金币却远远地超出雇主的预期。

    可是,当艾丝交任务的时候,却只给了那个公司帐目上的金币,这让公司的老板不免有些眼红了,因为从那金币与盛金币的袋子上的血迹就能猜出来,艾丝是杀了人夺回这些金币。

    “看样子这次小姐发了!”

    老板看到艾丝的袋子还有那么多的金币,心里很不平衡,心想,如果不是给她这样的任务,她怎么会有这种好机会赚上一笔?

    “袋子里的钱,恐怕与你们无关吧?记住,你还要付我三十枚金币呢!”

    艾丝跑任务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她不可能因为有了额外的收入,就会放弃那三十枚金币。虽然对于她那巨大的亏空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总比没有强。

    “呵呵,小姐袋子里有那么多的钱,也是从那些人身上搜出来的吧?还在乎这三十枚金币?”

    “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艾丝毫不让步。

    那个老板无奈地付了三十枚金币给了艾丝。

    但他心里的不平衡却更加强烈起来。

    当艾丝带着那半袋子金币走到了半路时,却被三个持枪的家伙挡住了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

    艾丝停了下来。

    三把冲锋枪对准了她。

    “别那么多废话,把袋子留下,可以走人。不然,就送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