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尼克决定要离开莱诺城堡的时候,凯琳却把尼克带到一栋他从未进入过的大楼。BAйZHμOO1殿℃ōΜ

    “这是去哪儿?”

    尼克以为是凯琳发明了一种新式的武器要让他尝鲜呢。

    “带你去见一个人。”

    凯琳故作神秘地说。

    感应大门一道道地打开,然后又在尼克的身后一道道地关闭,整栋大楼里有一股神秘的威严弥漫在空气中,让尼克有些透不过气。

    他在猜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所在?

    两人乘坐电梯一直来到大楼的第十七层楼。

    整个楼层非常地庞大,所以到了第十七层楼后,尼克有些分不出东西南北。

    每一层楼都有画定的监视设备,似乎那些电子眼,就是某一位神秘人物正在窥视着尼克。

    尼克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而他这种感觉非常的准确,此时,的确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桌子后面看着屏幕上的这位少年,不停点头。

    “我的乖女儿真有眼光!”

    莱诺·佩恩的眼睛里不由得流露出对这位少年的喜爱之情,看到了这个少年就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凯琳是莱诺·佩恩中年才得的女儿,视若掌上明珠,也正是为了让凯琳早日长大成人继承他的事业,在凯琳十三岁的时候,莱诺·佩恩就让这颗掌上明珠跑江湖了。

    而凯琳自幼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通,所以,自从出道以来,她在各大公司间已颇具声名了。

    莱诺·佩恩看到自己的女儿进步得很快,心里当然高兴,但他也正为女儿的婚事发愁,因为女儿这么优秀,却很难有一个门当户对的优秀少年能够打动他的心。

    最后莱诺·佩恩不得不与女儿商量做出了一个非常的决定:去种子城堡买种!

    这不仅是莱诺·佩恩对于时下那些男人的绝望,同时也是为了家族长远利益的考虑。

    但让莱诺·佩恩没有想到的是,女儿竟然从种子城堡里带回一个男人!

    由于对女儿过分宠爱,莱诺·佩恩并没有责怪女儿做出的决定。几年来女儿独立行事,已经把她锻炼得成熟,他相信女儿不再是一个任性的小孩子了,所以,尼克的到来并没有受到这位家长的任何阻挠。

    但到了今天,当莱诺发现女儿对尼克的感情已经完全超出纯粹的商业关系时,他才决定要女儿把这个让整个莱诺家族都要面临一个强大敌人的少年,叫到跟前来仔细地看一看。

    凯琳带着尼克来到了她父亲的房间。那道门在尼克看来没有任何设防,好象原来就是开着。

    莱诺·佩恩早已从尼克在走廊的那种随意却很有分量的脚步声中,听出这个少年身上那种神秘的力量。

    他不由得微微调整一下坐姿。

    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这是一个非同凡响的少年!

    “爸爸!尼克来了!”

    凯琳一进入房间,就撒娇地跑到她父亲的身边,搂着莱诺·佩恩的脖子亲了起来。

    “有客人在此,还这么没分寸!”

    当父亲的很享受女儿的撒娇,却不得不在尼克面前克制。

    尼克虽然没有做过父亲,但他却很能理解做父亲的,是如何享受女儿的那分亲昵。此时,他却不由得想象起来,如果自己的父亲还在这个世上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尼克刹那间的走神,让莱诺那敏锐的目光捕捉在眼里。

    但聪明的尼克却只是让那种思绪在他的眼睛里停留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就收了回来。

    “伯父好!”

    尼克上前主动向这个身体微微发福的男人施了一礼。

    “呵呵,不要客气,坐吧。”

    莱诺·佩恩一边说着客气的话,一边观察着尼克。

    此时尼克与他只保持了不到两米的距离,他却已感觉不到尼克身上的那种气场了。

    难道是到了他的跟前,这小子又将那股真气收了起来?莱诺有些疑惑。

    其实,这是尼克在走廊里感受到了来自某个方向,甚至是整个大楼里的那种窥视感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做出的反应。而当那种紧张的感觉消失了之后,他对于周围环境的反射反应也就自然消失了。

    这正是莱诺·佩恩在与尼克有两米距离,却没有察觉出他身上功力的重要原因。

    但更让莱诺·佩恩惊奇的是这个少年的相貌。

    “你认识巴比吗?”

    莱诺突然问道,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巴比?”

    尼克使劲地摇了摇头。其实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只是当初没有在他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已。

    莱诺此时联想起了一个当年的英雄人物——艾森家族的公子巴比。

    听到尼克那茫然的回答,莱诺·佩恩不免有些失望,如果算起年纪来的话,他几乎要高出那个巴比一个辈分,但他却对那个年轻人相当敬佩。

    可惜的是,他听人说,艾森家的公子巴比被几家高手追杀,用重型机枪打成了蜂窝,死得很惨。

    更惨的是,据说当时巴比怀里还抱着一个刚刚两岁的男孩。

    “那么,今后你打算怎么办?到处都有人要追杀你!你不能怀疑法拉里家族的势力,不论到什么地方,都会有人向他们提供你的情报。”

    莱诺非常肯定地看着尼克的脸,到了现在,他还没有从巴比的回忆中彻底走出来。

    “没有别的办法。”

    其实在此之前,尼克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是想走一步算一步。

    “如果始终处在被动的追杀中,你岂不是要一辈子过逃亡的生活吗?如果这个世上你没有其他亲人的话,那倒没有什么,可据我所知,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莱诺·佩恩那苍老的脸上满布着激动的情绪。这一点,尼克多少可以理解,因为凯琳已经告诉他,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这个老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有身孕。

    但莱诺并没有这么自私,他替尼克考虑的不只是自己的女儿凯琳,他当然还知道尼克有一个母亲。

    听到莱诺的这句话后,刹那间尼克额头渗出汗珠。

    是呀!如果没有其他亲人的话,他一个人可以远走天涯,吃一顿是一顿,什么都不用考虑,遇到追杀的就跟他们干一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然而,现在经莱诺这么一提醒,尼克觉得如果就这样下去的话,有可能会逃亡一辈子,而且会让自己的亲人也跟着一生不得安宁!

    尼克慢慢地抬起了头,看着面前这位长者,他相信,凭着多年风雨江湖的经验,他的话一定有道理。

    “我该怎么办?”

    “你既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带着你的家人亡命天涯!你只有一条路!”

    莱诺目光炯炯地看着尼克,仿佛等待了多年,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希望。

    尼克顿时觉得脊背冒汗,他从来没有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哪怕是自己的妹妹被人强行带走,他也没有采取积极的应对,只是觉得只要时候到了,妹妹就会自动地被送到他的面前。

    可是到了现在,艾米不还是杳无音信吗?

    而前不久贝琳达对他提过自己的身世,似乎同样向他暗示多少年前的一场纷争。

    当时,在十八岁的尼克看来,过去的事情与他无关!可现在经莱诺·佩恩这么一说,他却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孩子,等待是不可能有任何理想结果的,你要相信,你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

    莱诺激动地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仿佛他又回到了几十年前。

    而面前的尼克又仿佛成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我想把我的女儿托付给你!”

    莱诺走到了尼克的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说。

    虽然凯琳的身体早已是他的了,而且她还承认怀上他的孩子,但这话从一个掌握着整个莱诺公司与莱诺家族命脉的老人嘴里说出,还是让尼克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莱诺那一只大手仿佛就是整个莱诺公司的分量,令他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动。

    他没有说话,但从他那坚毅的眼神里,莱诺感受到这个少年的斗志。

    “我会为自己的荣誉而战,没有人可以让我退出这个舞台!”

    尼克在心里默默地发誓。

    但莱诺还是很想听到少年嘴里说出他的誓言。

    “我会保护凯琳一辈子!没有人能够战胜我们!”

    尼克终于说出了让莱诺欣慰的话。

    “来,年轻人。”

    莱诺走到了一扇门前,那扇门自动打开。莱诺从那个房间里取出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东西。

    他走到尼克的面前,手里托着一块两巴掌大小的金属片。

    “这是什么?”

    尼克不解地问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

    “这是我几年来的心血,除了我,没有人知道它的妙处,你是第一个幸运儿!”

    莱诺示意尼克脱掉身上的衣服。

    尼克犹豫着,凯琳却主动替尼克解开衣服。

    看到凯琳在尼克面前已经如一个妻子一样的表情,令莱诺心里十分欣慰。

    等尼克脱掉上衣,露出他那坚实的肌肉时,莱诺还是为尼克那不同寻常的体格惊叹了一下,他仿佛看到那线条分明的肌肉中所蕴含的非凡力量。

    看着尼克的肌肉,莱诺可以大致地推测出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水平。

    “能告诉我,你的师父是谁吗?”

    莱诺的好奇心完全被尼克的强健肌肉所引起。

    “他已经死了。”

    尼克很平淡地说。

    莱诺没有怀疑,这么出色的门徒的师傅是谁?那人一定是隐匿江湖的高人,但后来却逃不了仇家的追杀。

    “你知道你师父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吗?”

    看着尼克的胴体,莱诺不由得还想再开导他几句。

    尼克茫然地摇了摇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他只记得当时是师父喝醉了酒,被人杀死。他相信,如果是在清醒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杀得了师。

    “消极逃避,仇人是不会自行消失!”

    “哦……”

    尼克若有所悟地轻哦了一声。

    莱诺亲自给尼克穿上那件金属铠甲。

    那是一层很薄的金属,而且质地柔软,如果闭着眼睛,单用手去触摸,绝对不会相信那是由金属片组成的铠甲。

    更让尼克奇怪的是,这铠甲不是护在心胸部位,而是罩在他的后背上。

    尼克不解地笑了笑。

    显然他还没有领悟到这样使用的妙处。

    “只有后背才是人的弱点。如果连前方的威胁都不能发现的话,就算是把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又有什么用处?”

    莱诺的一席话让尼克茅塞顿开。

    “这个开关可以一直开着。”

    莱诺把手伸到下面,将一个小小的按键按了下去,那铠甲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不论你到了哪里,我都可以看到你的身影,包括你周围几十米之内的一切讯息,都会透过里面的芯片传递到我那台机器上。不过,你不要怀疑我是在跟踪你。”

    莱诺带着尼克来到一间实验室。他打开一台庞大的机器,巨大的萤幕很快就亮了起来。此时显示在萤幕上的,不仅是他们三个人,还有周围的一切摆设。

    至此,尼克真的惊讶了。

    “我可以自豪地告诉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公司能够拥有这样的设备!”

    莱诺的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骄傲,其实他根本没打算掩饰自己的喜悦。

    “我需要天天把它戴在身上吗?”

    尼克感觉到这件东西束在身上有些不舒服。

    “我尽可能地降低它对人体的辐射,但这是无法避免的,其实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接受着不同程度的辐射。最让我满意的是,你不需要以任何麻烦的方式去给这个装置充电,仅仅你身体里的生物电就足以供应它的需求!”

    莱诺就像是在推销自己的产品,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且唯恐尼克不会接受这件新科技产品。

    “一定花不少钱吧?”

    尼克很认真地问,他想,如果需要的话,他会向瓦斯达公司申请贷款。

    “呵呵,不瞒你说,花了我几年的心血不说,这不到半公斤重的小东西,可是花费了我将近一年的收入呀!”

    说到这里,莱诺不免有些心疼。

    然尼克却对这个莱诺公司一年的收入有多少,没有概念。

    可是,从凯琳脸上那惊讶的表情,尼克就猜得出,这应该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尼克尴尬地笑了笑:“我可付不起钱。”

    “只要你肯穿上它,我的心血就没有白费!”

    尼克听到让他意外而且兴奋的话,“我总算是为它找到最合适的主人!”

    莱诺退后了一子,查看着自己的这副杰作戴在尼克身上的风采,感到十分满意。

    “谢谢你,伯父!”

    尼克第一次从内心里这么感激一个男人。

    “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称呼了?”

    莱诺那慈祥的目光在凯琳与尼克两个年轻人的脸上来回凝视着,凯琳也羞涩地抱住她爸爸的胳膊,甜甜地叫了一声:“爸爸。”

    尼克脸上一热,跟着叫了一声。刚才莱诺已经把他女儿许给了自己,又给了自己价值昂贵的铠甲,叫一声那是应该的。

    “你一定想知道这副铠甲的防护能力吧?”

    莱诺侃侃而谈起来,“刚才你已经看到了它的通讯功能,不论你走多远,只要把它带在身上,就可以让你想看到的人知道你的情况,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么这件铠甲也就算不上什么宝贝了。来,到这边来!”

    莱诺引着尼克朝着墙壁走去,这间实验室并不太大,方形的对角线也不过十几米长,莱诺从枪械架上取下了一把重威力的勃郎宁手枪递到凯琳的手上,动作非常迅速,凯琳甚至还没有看到他是怎么把子弹装进去的。

    凯琳接过了手枪,却不知道要怎么做,她茫然地看着父亲莱诺。

    “尼克,转过身去,让凯琳打一枪试试。”

    莱诺说得非常轻松,好象只是要他做一个简单的动作。

    “爸,你确定这铠甲行吗?”

    凯琳吓坏了,虽然她觉得父亲这些年来一直埋头在实验室里一定有所收获,但她也担心有什么闪失会给她与尼克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她甚至担心父亲这些年只埋头在实验室里把他弄变态了。要不怎么会要她拿这么大威力的枪,在这么短的距离上朝着她心爱的男人射击?

    但莱诺的表情却是那么平淡、那么自信,看到女儿犹豫,莱诺笑了:“要不,我穿上铠甲你来打一枪?”

    莱诺显然是在开女儿的玩笑,他看得出来,现在女儿对尼克的感情甚至要超过对他这个父亲了。为此,莱诺在心里还多少有一丝的醋意。

    “爸,干嘛一定要在人身上做这样的试验?把那铠甲放在地板上打上一枪,不就看到效果了吗?”

    “跟地板能是一样的性质吗?”

    说着,莱诺已经开始脱起了上衣,看来,他一定要亲自给两位年轻人演示一下,既然是他研制出来的作品,当然最好由他亲自来演示。

    但尼克却制止了他:“凯琳,放心打我吧,我相信这件铠甲的能力!”

    尼克毫不犹豫地把身子转了过去。他知道,莱诺之所以让他穿着这身铠甲来做这样的冒险实验,无非就是因为他对这件新产品的信心。

    不论是谁,都不会怀疑凯琳的枪法,而且是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闭着眼睛,她也不会打偏;凯琳担心的,是这勃郎宁手枪的子弹会不会打穿了那副铠甲,而伤到了尼克,甚至是他的生命。

    看到尼克那坦然的神情后,凯琳才稳定了情绪。

    “凯琳,如果不进行这个实验,你怎么放心让他穿着这样的铠甲穿梭于枪林弹雨间?”

    莱诺第一次看到女儿这么犹豫的样子,竟然有些不耐烦了。

    凯琳定了定神,终于打开了保险,举起了手枪瞄准尼克的后背。

    “砰!”

    震耳欲聋的枪响在整个实验室里回荡开来。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莱诺与凯琳都看到尼克的身形微微一颤。

    那是他的肌肉在危险到来的时候,所做出的一种本能反应。

    同时莱诺还清晰地看到,那颗弹头在撞击到尼克背上的那件铠甲之后,在几乎无法被人察觉的情况下迅速变形,然后从尼克的背上滑落到地板上。

    只是那清脆的落地声,完全被回荡在房里的巨大枪声所盖过。

    “尼克!你没事吧?”

    凯琳立刻跑了过去,着急地把眼睛贴到尼克的背上查看,结果她连弹头在铠甲上留下的痕迹都没有找到!

    低头一看,她发现了那枚从她的枪膛里的弹头!

    “爸!成功了!”

    凯琳兴奋地跳了起来。

    “你这丫头,你以为爸爸没有做过实验,就敢用在尼克身上吗?”

    莱诺看着女儿那兴高采烈的样子碎念起来。他现在有些嫉妒尼克这个少年,他看得出来,凯琳的心思几乎都在尼克的身上。

    “我几乎没有感觉到子弹打到背上的冲击力!”

    更加惊讶的是尼克,他想,勃郎宁手枪的威力人人皆知,为什么子弹在这么近的距离竟然让他毫无感觉?

    “这就是材料的特殊性质,呵呵,这种材料的结构与整副铠甲的结构都有一个特色,它们会把外来的冲击力完全释放到深度两个毫米的空间里,并从四周排出。所以,你不可能感觉到那个子弹对人体的冲击!”

    “要是狙击枪弹呢?”尼克很好奇地问道。

    “在一般情况下,狙击手喜欢打的是人的头部,特别是高手之间的对决。”

    莱诺并非回避尼克提出的问题,而是提醒尼克,如果完全依赖这套铠甲而不能躲开狙击手的袭击,那这副铠甲也将会失去意义。

    “爸,让尼克挑选几样武器吧!”

    凯琳觉得刚才做了这个实验,应该奖励尼克的勇敢。

    “人是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但武器也是必不可少。我这里没有什么超先进的宝贝,但有几样你还是可以带在身上。”

    莱诺带着尼克来到了他的武器库。

    凯琳经常光顾这个地方,自小她就喜欢玩这些东西,随便摸起一样来,她都能得心应手。

    尼克在那琳琅满目的武器架上来回挑着,有好几样他都爱不释手。

    最后他站在被誉为“重狙之王”的巴雷特之前。1648mm长的枪身与1207mm的口径让尼克很喜欢。

    “这里所有的枪械随便你挑,只要你用得顺手!”

    莱诺看出来尼克对这把巴雷特情有独钟,也难怪,它每秒接近七千米的速度可是相当恐怖的,完全可以将一公里之外的装甲板射穿。如果遇到追杀的机械部队,这种武器绝对用得上,而且也只有这种武器装备才符合莱诺主动出击的想法,而不是逃避。

    尼克还在犹豫着。

    “只是子弹有些难搞,很少有人会选择这样的兵器,它的后座力也相当恐怖,一般人根本驾驭不了它。”

    莱诺的话仿佛在故意刺激尼克,所以尼克最终选择了它。

    “这种武器太招摇了吧?”

    凯琳有些担心这种武器不适合近战,而且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其实他这张脸就已经够招摇了!”

    深居简出的莱诺·佩恩竟然也知道法拉里到处通缉尼克的事情。

    莱诺不主张再带什么武器,是因为他觉得,像尼克这样的身手,如果发生近战的话,他几乎不需要什么武器,任何一样东西从他的手里扔出去,都会给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

    最后尼克从枪械库又挑选一把长管的手枪,这是他向来惯用的兵器,这种手枪射程远,威力大,有小步枪的美誉。

    莱诺给尼克配备了一辆二轮摩托车,这样在路上就可以不用担心补给问题,而且一般的道路都可以通过,行动灵活,比起越野车更具作战的机动性。

    尼克经过一番简单的变装之后,骑着摩托车离开莱诺公司。

    尼克之所以变装,是因为他暂时还不想把战火引到莱诺公司,这样也好让索拉与凯琳得到保护,并给他喘息的机会。

    尼克变装之后,使一般人难以认出他。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做法为他打击法拉里势力提供了方便。

    他在驶出莱诺城堡不到六十里的一个聚居地,发现了法拉里的一小队武装。

    看到他们的车子时,尼克心里就不由得一阵惊喜,他虽然没有杀人的嗜好,可是,现在明摆着法拉里不可能放过他,只要有机会,就会置尼克于死地。

    所以,如果能够抓住机会消灭法拉里家族的力量,对于尼克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公平的战绩,因为凭尼克一个人的力量,他是不可能冲到法拉里城堡里去跟法拉里拼命。

    尼克的摩托车驶进聚居地的时候,多少引起法拉里手下的注意。

    并不是所有法拉里的手下都认得尼克,更何况尼克还进行了变装,而且他的身上也从未背过像巴雷特这样的狙击步枪。因为在机动性武器被频繁使用的今天,这种笨重而且后座力极大的家伙,一般不会获得枪手们的青睐。

    那些家伙有的站在越野车的旁边,有的坐在可以享受清凉的饭馆里,他们都把目光聚集到这个身背巴雷特的年轻人身上。

    尼克的秀发用一条束带扎起,而且带了一副墨镜,几乎没有一个人会把他与所要追捕的尼克联系起来。

    而更让那些家伙不能理解的是,当尼克的摩托车熄了火,他很潇洒地将一条长腿从摩托车上放下来后,竟然将背上的那杆巴雷特插到他的摩托车上。这挺巴雷特的枪身正好与摩托车的车身平行,就像是在摩托车上固定了一门小火炮。

    尼克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只在那些看得出神的男人们脸上扫了一眼,就朝着饭馆里面走了进去。

    他旁若无人地坐到了一张空桌子旁边,然后店老板殷勤地跑过来问他需要什么了。

    尼克并不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到柜台后面,看了一遍货架上的东西之后,伸手一指,那老板便赶紧走进柜台,把尼克所要的东西拿了过来。

    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朝尼克走了过来,因为他也看到了停在外面的那辆摩托车和那一捍巴雷特,而更引起他注意的,是尼克如此放心地将巴雷特搁在摩托车上的举动。

    在所有枪手的认知中,武器是自己的生命,特别是在外面的时候,而像尼克这样把那么重要的武器,放在人口流动性很大的聚居地的大街上,是一件罕事。

    如果不是这个人身手不凡的话,那只有一个结论——这个人是一个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