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我是尼克的未婚妻
    哈拉利城堡外面的武装还没有撤去,贝尔却已经看到了来自东北方向那漫天的烟尘。BAйZHμOO1殿℃ōΜ

    “这下有热闹看了!”

    贝尔撇了撇嘴,他看到哈拉利正乘坐着尼克的那辆破越野车朝这边过来,显然他也听到那震得大地都不停颤动的机车声了。

    “是法拉里的车队吧?”

    哈拉利人还没有从车上下来,就已经从车里侧出了一半身子向远处张望起来。

    不过那滚滚烟尘实在太浓,让人看不到那里面到底挟裹着什么,甚至还会让人以为那是一阵妖气。

    突然,烟雾里窜出了几台装甲车,直直地朝着贝尔这边开来。

    “除了法拉里城堡的人,还有谁会这么嚣张?”

    贝尔早已看不惯法拉里城堡那些家伙的趾高气扬,好象他们天生就比别人高贵似的。

    “就跟他们说是尼克再次绑架了索拉!”

    哈拉利来到贝尔面前特别叮嘱了一句。

    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就已经电告了法拉里城堡,说尼克带着索拉来到了他的城堡,要他们立即派出得力人手一起制服尼克。

    可现在,他连尼克的人影都见不到了,他拿什么去向法拉里的人交代?

    艾里森与几个一等保镖先后从装甲车上跳了下来,径直来到贝尔跟前,好象这里的最高长官并不是哈拉利似的;其实在艾里森眼里,他更欣赏贝尔那种刚毅的表情与风度,而哈拉利那颗圆圆的脑袋却一点也刺激不出他这个尚武之人的敬畏。

    “人呢?”

    艾里森的目光只看到了贝尔,他压根就没有发现站在贝尔面前的哈拉利——他个子太矮也是一个理由。

    为了引起艾里森的注意,哈拉利不得不干咳了一声。

    这时艾里森才转过头来看到了哈拉利。

    “已经走了。”

    哈拉利在艾里森面前不得不摆出他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的架子。

    “为什么不当场击毙?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由于法拉里家族势力的原因,艾里森这个保镖根本不把哈拉利放在眼里,他完全是一种责问的口吻。

    “我女儿索拉在车上!”

    艾里森那种仗主欺人的表情让这个一堡之主看不惯。

    “放走了尼克,你会赔上整个城堡!”

    看到哈拉利不悦的表情,艾里森也多少收敛了一些,但语气还是很强硬。

    “如果你坚持把我女儿也当成你的敌人的话,我希望你退出对尼克的追捕!”

    哈拉利被艾里森那种强硬的语气彻底激怒了。女儿索拉几乎是他生命的全部,而艾里森竟然不把他女儿的命当回事!如果不是看在法拉里的面子上,他一定会当场给艾里森一记响亮的耳光。

    艾里森尴尬地朝着贝尔看了一眼,希望贝尔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替他说句话。

    但贝尔显然不会这么做,毕竟他拿的可是哈拉利的薪水啊。

    “我们会找到机会消灭尼克的!”

    贝尔说。

    “恐怕还没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你我的脑袋就要搬家了!你应该知道尼克的厉害吧!”

    艾里森领教过尼克的身手,他那神出鬼没的枪法会令任何高手都闻风丧胆。

    “你的脑袋不是还在你的脖子上吗?”

    听到艾里森这种丧气的话,贝尔也有些不高兴了。说实话,如果刚才不是大小姐也坐在车上的话,他相信以他的火力会把尼克打得连一块骨头都找不到的!

    “贝尔,收兵吧。”

    哈拉利不想再理自以为是的艾里森,直接下达了撤兵的命令,连一句客套话也没有对艾里森说。

    贝尔的车队开始行动,一辆辆战车朝着城堡的方向开去。

    两分钟不到,只剩下艾里森的车队尴尬地停在那里。

    “追!”

    看着尼克留下的深深车辙,艾里森果断地下达命令。

    现在艾里森比谁都想杀死尼克,他已经参与所有与尼克的对抗,他已经没有退路,如果不把尼克消灭掉,他就不会有一天安稳日子。更何况,如果除掉了尼克,那么他艾里森就是最大的英雄了。

    艾里森的车队沿着那道清晰的车痕隆隆起动。装甲车上的火炮与人肉收割机都是蓄势待发的状态,只要目标一出现,就会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发起最凶猛的攻击。

    崎岖不平的原野上,尼克的越野车一路颠簸着,索拉不时回头看看来路上是否有父亲的武装力量跟上。

    但尼克对此却一点都不担心,刚才在哈拉利武装的重重包围之中,他都有惊无险地出来了,现在他们不可能跟在后面做那种徒劳无功的行为。

    “放心吧,你父亲不会那么傻,怎么说他也是一堡之主呀!”

    尼克自信地转动着方向盘,那车子在他的手上虽然还是不停颠簸着,但在他看来,这却是一头很温驯的草原之兽。

    “法拉里会找我父亲的麻烦吗?”

    索拉不由得替父亲担心起来。她当然知道,如果不是父亲害怕法拉里家族的势力,也不可能把她这个宝贝女儿嫁给那个埃里克。

    权衡利弊之后的哈拉利,最后还是把女儿嫁到了法拉里家族,目的就是想靠着法拉里这棵大树好乘凉。

    但现在看来,这桩婚姻却恰恰给他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尼克与法拉里家族间的矛盾好象就是从那次劫持开始的,如果没有尼克的殷勤,似乎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纷争,而哈拉利并不因此记恨尼克,毕竟是尼克把索拉从劫匪的手里抢了回来。当索拉向他讲述那次被劫事件时,他甚至当着女儿的面就骂了法拉里是个畜生,也骂了埃里克是个废物,竟然只派一个保镖去营救他的宝贝女儿。

    “法拉里暂时不会找你父亲的麻烦,如果那样的话,他岂不是失去一个盟友吗?其实法拉里更担心你父亲会跟我联手对付他。”“我也希望是这样!”

    这时车子突然熄了火,原来车里的燃料并不多。

    尼克检查了之后,发现车子上并没有备用的燃料。

    “看来我们只能把它遗弃在这里了!”

    尼克有些遗憾地说。

    “尼克,有一天,你也像遗弃那辆车子一样将我扔在半路上吗?”

    索拉可怜巴巴地望着尼克的脸问道。

    “傻瓜,是谁把你从劫匪手里抢回来的?我花了那么大的气力才抢到的东西,会随随便便扔掉吗?”

    尼克十足开玩笑地说道。

    索拉突然一把抱住了尼克,激动得在尼克脸上狂吻了起来。泪水都止不住从她眼里往外冒,就像是旺盛的泉眼。

    “尼克,我会伺候你一辈子!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索拉伏在尼克的怀里信誓旦旦地说道。这是她的肺腑之言,从小到大,她没有这么感动过。

    尼克抚摸着她那乌黑的秀发有几分感动,如果不是她不顾自己是法拉里少夫人的身份,把他从法拉里城堡救出来的话,他还真想不出这个漂亮的女孩除了能陪他睡觉之外,还能为他做什么。

    “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

    尼克觉得索拉为了他付出太大的代价,虽然他并不看好那个法拉里家族,但毕竟在更多人的眼里,法拉里家族是不可一世的。

    只要法拉里不与女王作对,或许作为法拉里家族的少夫人,就会有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可享用。

    尼克不得不抛弃那辆没有燃料的越野车,将车上的武装背在身上带着索拉朝着一片森林走去……

    艾里森的车队很快就看到了停在原野上的那辆被尼克抛弃的越野车。

    他的车队以最快的速度包围那辆车子,所有的炮火都对准它。

    “只要发现尼克在上面,立即开火!”

    艾里森下达命令。

    “要是索拉小姐也在车上呢?”

    一个手下提醒艾里森道。毕竟索拉还有法拉里家族少夫人的名分,如果误杀了少夫人,谁也吃罪不起。

    “哪那么多的废话?消灭尼克比什么都重要!”

    艾里森不得不重申了一遍,然后对着那辆越野车喊起话来:“尼克,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快从你的美梦中醒过来吧!”

    此时的艾里森异常兴奋,他相信尼克一定是在逃亡途中疲劳至极,所以才控制不住躺在车上睡着了。但他还是希望尼克在临死之前能够在他面前做一番无谓的挣扎,那样的话,他的快意会更加强烈一些。

    车上没有一点动静。

    “派个人过去看看!”

    他命令身边的一个手下。

    但他的目光却死死地盯着车里的情况,他知道,如果尼克还在车上的话,第一枪一定是朝他这个指挥者开。

    没有人敢朝那辆车子靠近一步。尼克的名声已经如幽灵般地潜进了每一个追捕者的心里,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心寒胆颤。

    “你!过去看看!”

    艾里森用冲锋枪指着一个士兵,怒目而视。

    那个士兵在艾里森的威逼之下,不得不端着冲锋枪朝着那辆车子一小步一小步地挪了过去。

    “妈的!快点!”

    艾里森在那个士兵的身后大骂了起来,吓得那士兵两腿直打哆嗦,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那车子靠近。

    他终于走到了车子跟前。

    “打开车门!”

    艾里森命令道。

    那个士兵突然把身子避到了车门一侧,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出去握住了车门的把手,他猛地一拉。

    “轰!”

    一声巨响,那个士兵的身子立即往后倒飞,整辆车子也炸成一堆废铁!

    站在几十米之外的艾里森被震得一个退步,因为那巨大的声浪又夹杂着尘土的缘故,他在闭起眼睛的一刹那,被一块铁片划破了他那张本就不英俊的脸,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

    直到他抹去了鲜血确定只是划破了一层皮肉后,他才放下心来;而前去探看情况的那名士兵当场毙命。

    这是尼克在离开那辆车子时,特意装到车上的一颗大威力手榴弹造成的。

    “他一定没有走远,还在附近!给我仔细地搜!”

    艾里森做了简单的包扎之后,就命令他的士兵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搜寻起来。

    但听说尼克身手厉害的士兵们,每向前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他们知道,即使再小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丧失小命!

    最终连尼克的影子也没有看到,艾里森不得不带着伤回到法拉里城堡复命。

    没有了汽车,单凭着两只脚在这样荒凉的原野上行走是何等艰难!

    尼克背着索拉一路走来,现在他还没有确定,到底应该把扯他后腿的索拉送到什么地方才能让他放心。

    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一条宽阔的土路。

    他肯定,那条道路绝对会有车辆经过,如果能搭上一辆车子的话,一切都会变得轻松!

    尼克突然间来了精神,力气也增大了不少。他背着索拉快步朝那条大路奔去,他最担心的是,在他还没有赶到路上的时候,正好有一辆车子驶去,那样的话,要等下一辆车子出现恐怕就很困难了。

    如果用健步如飞来形容此时尼克的样子,一点都不过分。他的反应速度已经非常人能比。远远地看去,他背着索拉朝那条公路奔跑的样子,更像是飞,因为几乎看不到他两脚着地的情形。

    索拉趴在尼克的背上非常享受,她觉得自己那丰满的在尼克的背上滚动时,竟是那么地爽,那种被微微颠动的感觉,仿佛被尼克的一双大手揉动着一般。

    尼克一口气奔到了路边,这时,他才开始粗喘起来。

    “下来吧,累死我了!”

    “你想让我自己走?我才不干呢!”

    索拉的确已经不能走路了,她那娇嫩的小脚怎么吃得了这样的苦头?更何况,她趴在尼克的背上舒服得快要睡着了,那种懒洋洋的感觉让她留恋不已。

    “不会让你自己走,会有车子来接咱们。”

    尼克很有信心,他不相信这么宽的公路上会没有车子经过!现在不管那车子是朝哪个方向行驶,只要是辆车子,他都会拦下。因为从这里往东可以到瓦斯达,而往西则可以去莱诺公司,这两个公司的掌门人都会收留他。到了现在,也就这两个地方的人可以让他信赖了。

    索拉很不情愿地从尼克的背上滑下来,娇嗔道:“别人想背还背不到呢!”

    “呵呵,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吃到撑死呀!”

    尼克一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看着这个娇柔的女孩笑了,如果没有索拉一路陪伴,或许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劲走这么远的路呢。

    两个人都张望着道路的两端。

    但路的尽头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他们把脖子都伸累了,就干脆闭上眼睛,只凭着耳朵去听。

    索拉把身子靠在尼克的身上睡着了,尼克也打起盹。

    他把枪藏在底下的那块石头后面,如果他拿着枪站在路边,人家还以为是打劫呢,怎么肯停下车子?

    不知过了多久,尼克隐隐约约听到了机车的轰鸣声。

    他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差点把靠在他身上的索拉撞倒。

    那的确是马达声,而且是一辆越野车的马达声!

    “什么声音?”

    索拉懵懵懂懂地跟着站起来朝着两边张望,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接我们的车子来了!”

    尼克兴奋得要跳起来,因为有了车子,就可以结束他背着索拉长途跋涉的苦日子了。

    很快的,从东边地平线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此时正是正午,炽热的阳光正炙烤着大地,同时将那车子上明亮的反射条上的耀眼光芒反射到了尼克的眼里。

    如果在平常,他会很讨厌这种光照到他的眼睛,可是现在,他却觉得那种光芒格外可爱。

    黑点越来越近了,越野车的马达声也越来越大。由于土路的颠簸,那车子不时会被弹起,但超好的越野性能却又能让那车子很漂亮地落下。

    “真是一辆好车!”

    尼克不由得赞叹起来。

    “还不知道人家肯不肯让咱们上车呢!”

    “放心吧,我会说服他们的!”

    尼克信心十足。

    尼克站到路上,准备随时向来车打个招呼,免得那辆好不容易等来的车子急驰而过。

    车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尼克的心兴奋得要跳出来了。

    “朋友,让我们搭个便车吧!”

    尼克一边举着双手摆动着,一边高声叫着,他的脸上洋溢着非常可爱的笑容。

    如果换成是个女驾驶,一定会奏效,可惜不是,但尼克照样拿出他那看家的笑容来——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什么绝招了,刚才会对着索拉说大话,只不过是不想让索拉跟着担心而已。

    车子快到跟前,他几乎能看清楚车上两个男人的笑容。

    他的心里不由得欢喜起来,对方那种笑容无疑是同意的表现。

    可是,那车子到了离他不到三十米时,却还没有刹车的迹象。

    尼克又高声大叫了起来!“朋友,让我们搭个便车吧!”

    “哒哒哒……”

    一阵冲锋枪的吼叫突然响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家伙显然不是想杀死尼克,可是,那车子是在急速行进中射击,由于惯性的作用,那一连串的子弹却冲着尼克的下半身射过来。

    尼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的身子以极其敏捷的速度跳起,同时一只手抓起身后的索拉,两人同时跳离了两米多远。

    而他站立的地方却被那串子弹打得尘土飞扬。

    如果尼克一直站着不动的话,恐怕双腿早已残废了!

    “哈哈哈哈……”

    车上的两个男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我你妈!”

    尼克受到惊吓后,气愤至极。

    显然对方只是想拿他开个玩笑,但前提是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命当回事。

    早在尼克很小的时候,他就无法不能容忍别人的这种蔑视了,更何况是现在!

    出乎尼克意料的是,那辆车子在驶过离尼克与索拉大约三、四十米远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车子停下来,并不是因为尼克那一声怒骂,由于扬起的尘土已经盖住了尼克的脸,对方甚至没有看清楚他脸上的怒容,那轰鸣的马达声更把他那一声怒骂压了下去。

    是车上的人看到了索拉那窈窕的身材与那张相当不错的脸蛋。

    两个男人都从车上走了下来,枪放在裤子内,对付路边这一男一女,似乎不需要什么武器,更何况,只要对付一个男人就足够了。

    两个男人朝着索拉抛来了迷人的笑容,而他们完全把尼克给忽略,仿佛他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姑娘,我们送你一段路!”

    其中一个冲着索拉做出色眯眯的样子,那表情让尼克感到恶心。竟然敢无视他的存在,直接调戏他的女人!尼克顿时感到有一股火气冲到了头顶。

    可对方好象根本就没有看到他那张生气的脸。

    索拉的身子往后退去。刚才她还希望那辆车子能停下来载他们一段路,可现在,她宁愿步行。

    “这妞儿还挺害羞的嘛!”

    一个男人直接走上前来想去抓索拉的手。

    “砰!”

    尼克骤出一拳,狠狠地砸在那个男人的脸上,那张脸扁了下去,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看到同伴吃亏之后,后面的那个男人立即掏出了手枪。

    可是,他还没有将枪打开保险,就被尼克一脚踢飞了出去。

    尼克的那只脚还没有收回,朝着那人的脸又是一脚。只听“啪”的一声,如同一块钢板拍在了那人的脸上,他的头不由得一偏,颈椎登时被拧断了。

    能够在这样的路上开车的两个男人,本来应该有不凡的身手,可是,在尼克面前,他们的反应速度却已经不叫做速度,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被尼克打倒,两个男人就横在公路上爬不起来。

    尼克不慌不忙地弯子拿起自己的武器,冷冷地看了两个男人一眼,带着索拉朝车子走去。

    这一拳一脚就将两个男人打得爬不起来,让刚刚受了惊吓的索拉觉得痛快。

    现在她更加觉得尼克是个英雄了。

    走到那个男人身边的时候,索拉抬起脚朝着那人的裆部狠狠地踢了一脚。那人本来已经动弹不了,可被索拉踢到重要部位,那人登时惨叫了一声,身子立即弓了起来,像一只大虾一样蜷缩在那里。

    这是索拉平生第一次打人,她由于太生气,那一脚踢得相当有力,却差点儿闪到脚踝。

    “你可真够狠的呀!”

    尼克称赞道。

    “这种坏男人就得给他点颜色瞧瞧,敢朝老娘开枪!还想占老娘的便宜!”

    两个男人躺在路上不停惨叫着,眼睁睁看着尼克跟索拉上了他们的车子却没有什么办法。

    “谢谢二位了,趴在路上等下一辆车子吧,说不定会遇到比你们两个好心一点的人!祝你们好运!”

    尼克朝着两个在地上打滚的男人伸出手做了一个“V”字形。

    车子启动,轰地冲了出去。

    “我们的车子——”

    两个男人趴在地上绝望地叫喊着。

    那车子却是加大了油门绝尘而去。

    “真想一枪毙了那两个养的!”

    尼克转过头,恶狠狠地说。

    但此时的尼克还没有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脾气,他觉得这样惩罚他们也够了,而且,让他们趴在大路上遭受折磨,比一枪结束他们的性命更要过瘾。

    “现在要去哪?”

    索拉已经失去了方向感,她不知道这条大路通向何方。

    尼克的心里则似乎早已有了主意,这个方向正是朝着莱诺公司而去。

    “找一个可靠的人,把你放下。”

    尼克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你怎么办?”

    她听得出来,尼克还是想一个人闯荡。这一路上,索拉已经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的惊险,她很为尼克担心。

    至此,尼克没有一个更明确的目标,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待在莱诺公司过日子,但现在他也不想把索拉送到贝琳达那里,莫莉跟苏茜两人已经够贝琳达心了,而索拉却与苏茜不同,她毕竟是哈拉利的大小姐,未必能与苏茜相处得很好,他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们不能和睦相处。

    尼克终于看到了莱诺公司的大门。

    在距离城堡八百米远的时候,尼克主动停下车子,这是莱诺公司外面车辆接受检查的距离。

    城墙上的电子眼早就发现了这辆急驰而来的越野车。

    “怎么不走了?”

    索拉不解地问道。

    “他们会派人出来接咱们的,我们可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就这样自己进去吧?

    怎么也得有些接待仪式!“尼克说话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弄得索拉一头雾水。

    果然,不到一分钟之后,城堡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了一辆草绿色的越野车,而且那车上还站着一个女人,她那金黄色的长发因为车速太快而被向后拉直,更显得她英姿飒爽。

    尼克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已经认出车上的这个美女,正是凯琳的部下丽达。

    “美女可好呀?”

    尼克早早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丽达招了招手。

    “尼克?”

    丽达刚才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酷样,可一看到是尼克时,她立即变得和颜悦色。

    她纵身一跳,一下子就从越野车上跳到了尼克的车子旁边,同时也看到了车子副驾驶座坐着的美女。

    她见过这个女人,她跟凯琳去法拉里城堡参加高峰会的时候,就曾经看到过索拉,不过,那个时候她记得索拉被介绍是法拉里城堡的少夫人。

    莱诺公司当然接到法拉里公司下达针对尼克的通缉令,却想不到法拉里家族的少夫人也坐在车里,丽达一下子就联想到会不会是尼克绑架了这位少夫人。所以,她只是瞥了一眼,连个招呼也没有打就跟尼克寒暄起来。

    对于丽达冷淡的待遇,索拉并未放在心上,现在只要尼克喜欢她,其他一切她都不在乎。

    “索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可是莱诺公司的二当家!丽达,我的老朋友!”

    尼克刚刚介绍完毕,索拉就主动伸手表示友好。毕竟今后一段时间她将寄在莱诺公司篱下,就算是不看人眼色,至少也得吃住人家,总得客气一些。

    “我叫索拉。”

    索拉主动自我介绍。

    “我记得,是法拉里家的少夫人嘛,我们见过面。”

    丽达一改刚才对尼克的那种热情,她只是把手伸给索拉,索拉的手刚刚与她的手指碰了一下,她就抽回去。

    因为在丽达的心里,这位少夫人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她的朋友。

    “我早已不是埃里克的妻子了,我是尼克的未婚妻!”

    索拉似乎猜到了丽达的心思,她不卑不亢地说道。

    现在尼克算是真正领教索拉那宠辱不惊的大家闺秀风范。

    听到索拉的介绍,丽达不由得神情一阵错愕,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