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八章 绝境
    尼克熄了火之后,身子躺在了座椅上闭起了眼睛。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

    “下车检查!”

    对方两辆车子里的人非常迅速地从车子上跳下来,直接用枪指住了驾驶座上的尼克。

    尼克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枪指着他了,包括哈拉利城堡的人。

    但是,为了索拉,尼克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发怒。他尽量闭着眼睛,不去看对方那副凶巴巴的面孔。

    索拉还没来得及向那些城堡的卫士解释的时候,驾驶座的车门就被一个士兵很野蛮地拉开了。

    “妈的!滚出来!”

    那个士兵刚一打开车门,就一把抓住了尼克的衣领,想将尼克一把从车上扯下来。

    尼克早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几乎没有去看对方的那张脸,一拳就砸在了那个家伙的脸上。

    顿时那家伙的脸就像是开了花般,满是血红,而且他的身子从车门边上一直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光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士兵一看自己的伙伴被尼克打倒了,他们立即想一齐动手,可是,他们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尼克就已经从车上下来了,而且手里一把乌黑透亮的手枪顶在了一个家伙的脑门上。

    “你?……”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尼克,却看过他的画像,特别是看到他额前那一缕柔软的秀发时,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是尼克,我是来送大小姐的,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

    尼克的手枪很用力地顶在那个家伙的脑门上,几乎要在那儿钻出一个洞来了。但对于尼克来说,那些敢于用枪指着他的东西,都应该受到比这还要厉害的惩罚才对。

    看到那几个荷枪实弹的家伙都泄了气之后,尼克才很不过瘾地放下了他的手枪。

    “你们连问都不问一声,就这么嚣张?”

    这时候,索拉已经从车上下来,她也很讨厌这些仗势欺人的家伙,仗着手里有一块烂铁,就知道对着那些不能与他们对抗的流浪者大呼小叫的。有时候他们会在那些聚居地里向手无寸铁的人开枪扫射,索拉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可听到他们在城堡里炫耀的时候,她内心里就充满了厌恶。

    一看到是大小姐索拉从车上下来之后,那些士兵里有认识索拉的,他们赶紧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大小姐。

    但他们同时又很诧异,为什么大小姐会跟尼克在一起?她是他的人质吗?

    “大小姐,请您先在这儿等一等,我们这就去禀报老爷。”

    一个士兵立即回到了车上去,用车载对讲机向哈拉利汇报了这里的一切,而且还特别请示了如何对付尼克。

    “可以让他一起进来,而且要像朋友一样!”

    哈拉利特别强调道。

    那人跟哈拉利通了一会儿电话之后,才从车上下来,非常客气也非常和气地对尼克说:“我们老板请尼克先生与大小姐一起进城堡,请上我们的车子吧。”

    尼克如果拒绝他们的好意,或许会被他们瞧不起,他干脆牵着索拉的手一起上了对方的车子,而把他的车子交给了那些士兵。

    但那一把手枪却一直在他的身上。

    哈拉利先生很快就迎了出来,看到真的是女儿索拉回来之后,哈拉利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了。

    在开始得到法拉里城堡的消息时,哈拉利就听说女儿被尼克劫持而去,而后来他多次派人前去法拉里城堡打听,却从未得到过女儿索拉的消息,为此他一直惴惴不安。现在突然又看到了女儿,哈拉利怎能不激动?

    哈拉利让人安排尼克休息去了,他要单独跟女儿在一起,因为他有与女儿说不完的相思话。

    “法拉里城堡的人说你被尼克劫持了,他为什么现在又把你送回来了?”

    哈拉里很不解,一个劫匪怎么会主动把人质送回家门?

    “谁说我被劫匪劫持了?是我帮助尼克逃出法拉里城堡!他们已经把我们那座大楼包围得水泄不通了,我们是从下水道里逃出来的,可法拉里的人还是不放过我们,开着车子又追杀了出来……”

    索拉不但把她跟尼克被埃里克的人追杀的经过说得非常刺激,她还讲述了当初尼克把她从劫匪手里救出来的经过,她的描述已经把尼克描绘成了一个天大的英雄人物。

    听了索拉的叙述之后,哈拉利才明白事情的真实情况,但现在他却从索拉的嘴里得到了证实,的确是尼克亲手杀死了法拉里的儿子埃里克!

    这是最关键的一件事,既然尼克亲手杀死了埃里克,那么,从此之后,尼克就算是与法拉里家族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了!

    如果他哈拉利竟然还收留了尼克的话,早晚会被法拉里城堡的人知道,也就是说,哈拉利也会因此而成为法拉里家族的敌人了。

    对于这个关系,哈拉利的头脑非常清醒。

    “索拉,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一下尼克的!”

    “那当然了,如果没有尼克的话,您女儿我恐怕早就死在那帮劫匪的手里了!”

    这时候,索拉突然听到了整座城堡里机车隆隆,那样子好象是有队伍调动。

    “爸爸,出什么事了?”

    听到那隆隆的机车声,索拉不由得问道。

    “啊……是这样的,你跟尼克刚回来,我担心外面不安全,所以才加强防务的。”

    哈拉利闪烁其词地说,“索拉,这次,尼克他不会带你走了吧?”

    “他说要把我送回来的,我当然不愿意离开他的,可是,我要是跟着他,必将成为他的累赘,我不想拖累他。”

    提到这事,索拉也很伤感。

    “尼克说的对,你跟他在一起,岂不是成为他的累赘吗?你是我的乖女儿,还是留在城堡里吧!”

    哈拉利很担心女儿会一意孤行继续跟着尼克过那种逃亡日子,现在听到索拉这样说,他当然非常满意。

    尼克也听到了城堡里机车调动的声音,他问了一个正在负责调动的人,那人回答说:“加强防务。”

    这是一个很模糊的回答。

    尼克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发现装甲车与越野车甚至摩托车不断地往城堡外出动,光装甲车就有三辆,越野车十几辆,大小摩托车一长串,那阵势简直如临大敌。

    尼克心说,哈拉利的女儿刚刚回来,很可能害怕追杀他的人也跟到这里来,所以才如此布阵?

    尼克在一个管家的陪同下吃了一顿丰盛的酒宴,在逃亡的这些日子里,尼克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吃完饭的时候,他坐在餐桌旁边已经有些站不起来了。

    但那种感觉相当好。

    在下午两点多钟时,尼克决定离开哈拉利城堡。

    “既然尼克先生想走,那我们也就不再强留了,愿尼克先生一路走好!”

    说完,那位管家就透过对讲机向哈拉利回报。

    尼克来到了自己的车子上检查了一下水、油状况之后,发现急需补充。

    “管家,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车子也饿了,给我补充点给养吧。”

    尼克心说,你们堂堂的一个大公司,不会在乎这么点东西的吧?

    可是,那个管家却吞吞吐吐地支吾了起来。

    “关键是仓库的管理员不在,刚才出去执行任务去了,你看,我又没有仓库的钥匙……”

    “那这样吧,用我这辆车子换你们一辆车子总可以了吧?”

    “这个……”

    那位管家更犹豫了,这比起加点油加点水来,岂不是更不能由他一个小管家做主了?

    “我跟你们老板通话。”

    尼克一把从那个支支吾吾的管家手里夺过了对讲机就跟哈拉利通话。

    面对尼克这样的请求,哈拉利只得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爸,尼克要走了,我得出去送他一程!”

    索拉听说尼克现在就要走,她心里当然很难过,可她也知道,这是早晚的事情,但她同时坚信,有一天,她一定还能跟尼克再相会的!

    “送送是可以的,干嘛非要送一程?现在外面很乱,只送到大门口就可以了。”

    哈拉利立即把女儿的送行缩短到了大门之内。因为大门之外,有着他的一项非常重要的计划。

    他不想因为女儿的任性而让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与他擦肩而过。

    “可是……”

    索拉觉得父亲太不近人情了,毕竟她是尼克一个人冒着生命的危险,从劫匪手里救出来的,她与尼克已经成了生死与共的朋友和情人,谁也不能理解她对尼克那份特别的深厚情谊。

    “没有什么可是,我能让尼克走进这座城堡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他,我们哈拉利家族就要面临着与法拉里家族为敌,甚至与整个法拉里盟约集团为敌的危险!你知道吗?”

    此时哈拉利显得异常激动。显然,站在他这个角度上,不得不为整个家族的利益而考虑。

    “这么说,父亲可以舍弃尼克这个朋友,愿意继续与法拉里那些虎狼之心的人为伍了?”

    在索拉的眼里,已经不可能和整个法拉里家族共处一室了,尤其是埃里克被打死之后。而父亲居然还想填平两家之间的那道沟壑,在她看来,这绝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你想要我抛弃实力雄厚的法拉里而与一个势单力薄的尼克结为盟友吗?我的女儿是不是被那个尼克使了什么魔法而糊涂了?”

    哈拉利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他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丝毫妥协的余地,只能照他的决定来做。

    既然已经看出了父亲对尼克的这种态度,索拉也不想现在就去说服父亲,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好吧,我同意您。”

    面对固执的哈拉利,索拉只能做出了让步。

    索拉陪着父亲来到了尼克的那辆车上,准确地说,这是用尼克那辆车子调换来的哈拉利城堡的车。

    尼克坐在驾驶座上,哈拉利父女先后上了车子。

    车子朝着城堡大门慢慢地驶了过来。

    哈拉利城堡坐落在平原之上,出了大门,放眼望去平展如川,所以这样一个所在,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屏障,但外人也很难攻进来,企图偷袭这座城堡的人绝对是脑袋让驴踢了的傻瓜!

    然而在车子快要驶到大门口的时候,尼克却看到了大门之外一公里之内,竟然有非常严整的队伍布开了阵势,而且,那枪炮却是朝着大门方向瞄准的!如果说是布防的话,哪有朝着自己的大门射击的道理?

    尼克心里不由得一颤,因为那所有的火力加起来的话,绝对可以把整座城堡摧毁!

    更别说他这一辆越野车了,就算是他尼克有九条命,也逃不出这数重火力的围堵的!

    看来,哈拉利是想借这个机会把他尼克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是的,在他与法拉里家族之间,哈拉利一定要做出选择的!而对于一个精于算计的商人来说,选择法拉里家族显然是明智之举,换了别人,也会这样做的。

    尼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刚才这不过是他尼克的臆想而已,到此他还不能非常确定这就是这次严密布阵的真正目的。

    “尼克兄弟,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了,请多保重!”

    说完,他朝着女儿索拉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索拉跟他一起下车。

    索拉尽管不乐意,可是她意识到与父亲在车上争执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更重要的是,她并没有意识到外面一公里之外那些武装是针对尼克的,还以为父亲真的是为了布防外敌的入侵呢。

    索拉跟在父亲哈拉利的后面,不情愿地下了车。

    哈拉利总算是舒出了一口气来,因为没有女儿的配合,他就难以实现自己的计划。只要把尼克消灭了,他现在就有了跟法拉里家族修好的资本与可能,不然,整个哈拉利家族也会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尼克,我们就送到这里吧,一路走好!”

    “哈拉利先生,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地送我吧?”

    尼克望着外面那严阵以待的武装,不无讽刺地问道。

    “呵呵,这个……我是为了防止外敌入侵而不得已,当然也是为了保证你离开我城堡时的安全考虑……”

    哈拉利说话的时候明显言不由衷。

    索拉的目光在父亲哈拉利与尼克两人的脸上来回扫了起来,她不是一个愚钝之人,而且这些日子跟尼克在一起,她已经非常相信尼克的判断。

    现在,她回想起父女两人一起时对于尼克的态度来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难道父亲想借这个机会置尼克于死地?

    “哈拉利先生,如果我的车子驶到了大门之外,你那些炮火一齐向我袭来的话,不知道你给我的这辆破越野车是否能够顶得住?”

    尼克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哈拉利那张满是沧桑却又十分狡猾的脸。

    哈拉利立即心虚起来,脸上也开始冒汗。

    “尼克兄弟说哪里去了,我哈拉利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虽然哈拉利的话听上去振振有词,可是在尼克与索拉两人听起来,他却没有一点儿底气。

    “不过,我最相信的还是事实,如果哈拉利先生能够到车上送我一程的话,我不会对您的诚意有任何怀疑的!”

    “只是,我……城堡里还有许多事务,无法脱身,你尽管去就是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此时,大门之外一公里处已经布好了火力威猛的武装,只要尼克的车子进入伏击圈之内,他们就会立即向尼克的车子开火,按照哈拉利的命令,不论死活!

    现在站在大门之内,所看到的是那严阵以待的武装摆成了一个大约半公里的扇形,而且大门两侧早已封锁了道路,尼克若开着车子出了大门的话,只能朝着前面行驶。这样,尼克可以行走的空间就非常狭小了,那么集中的炮火袭击之下,就算是尼克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有逃脱的希望。

    “看来我尼克只能冒一次险了!”

    在索拉面前,尼克不想拿哈拉利做人质,他宁愿把这次冒险当成一次更加严酷的训练,如果能够逃得出去的话,他将会给所有与他为敌的人们沉重的精神打击,让他们永远活在无法消除的恐惧之中!

    “不!我陪你去!”

    索拉突然高声地说。

    “索拉!”

    哈拉利竟然不顾泄露了自己的秘密,对着女儿大吼了起来。

    可是,索拉根本就没有给哈拉利说服她的机会,以极其迅速的动作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跳到了车上,砰的一声关死了车门,并紧紧地抓住了车门的把手,生怕哈拉利上前把她从车上拖下来。

    尼克还站在那里,他不想让索拉跟他一起去冒这个险。

    “呆子,快上来呀!人家要灭你了,你还跟他讲什么道理?”

    索拉已经看透了自己的父亲,她真没有想到父亲会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拯救她的这个恩人!她决心跟着尼克一起冲出这个罪恶的城堡。

    已经被女儿和尼克识破的哈拉利哪敢再有什么阻拦?他只能站在那里非常恐惧地看着尼克,因为他早就知道了尼克是何等的身手,不然,他也不会动用这么大的火力来对付尼克了。

    尼克朝着哈拉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非常从容地上了车子。

    坐定之后,尼克以非常冷静的口气问索拉:“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要感情用事,如果跟我走了,不仅意味着你与法拉里家族永远成为敌人,还有可能与你的父亲成为敌人的!”

    “快走吧,不要这么多的废话,难道你想让他们用那些枪炮把你打成肉酱吗?”

    索拉虽然知道尼克身手了得,可是,毕竟现在情况不同了,那些装甲车上甚至越野车上的机枪,都会把任何一条逃生之路封得水泄不通,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车子轰的一声发动了,几乎没有任何等待,那辆越野车就箭一般地窜出了城堡的大门。

    尼克没其他的选择,他朝着正前方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在车子驶出了几百米之后,突然有一阵枪声响起。

    子弹从尼克的越野车前防弹玻璃上飞了出去。

    “混蛋!我的女儿在车上!”

    哈拉利拿着对讲机对着这次行动的吼了起来。

    刚才发生的这一切实在出乎哈拉利的预料,他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对尼克迷成了这个样子,她竟然抛弃了自己的父亲而宁愿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个亡命之徒!

    刚刚接到消息的总指挥官贝尔赶紧向所有的枪手下达新的命令。

    即使这样,也早有几个枪手在听到了第一阵枪响之后,就开始向着尼克的车子扫射起来。

    尼克以最机敏的动作驾驶着,这样越野车就像是一个精灵在那片原野上周旋起来,对于尼克的驾驶技术,他们不得不佩服,有的枪手竟然忘记了射击,而在那里欣赏起了尼克的车技来了。

    “混蛋!停止射击!大小姐索拉在车上!”

    总指挥官贝尔一遍又一遍的向那些射手们重复着刚刚得到的新命令。如果大小姐有什么闪失的话,他这个指挥官担当的责任绝对不会比放掉了尼克更轻,因为索拉对于哈拉利来说,几乎是他生命的全部。

    接到新的命令之后,所有的射手立即停止了射击,但尼克并不知道他们已经知道了大小姐在车上的情况,还是一个劲儿地表演着他的车技。

    但渐渐他就听不到了来自那装甲车以及越野车上的枪声了。

    “我是索拉,你们谁敢开枪?”

    索拉竟然不顾生命危险,打开了车窗朝着车外大声喊了起来。她没有因为子弹朝她射来而把身子低下过一次,她就是要让那些城堡的战士们看到她索拉坐在车子上,她宁愿以死来换取尼克的安全。

    “关上窗子!这样很危险!”

    尼克看到索拉这个动作虽然非常感动,但也吓了一跳,如果索拉出什么状况的话,他会一辈子都不心安的。

    但索拉却丝毫不听尼克的劝阻,如果她不能够制止这些刽子手的话,尼克是不可能逃出这片死亡之地的。

    “我是索拉!谁敢开枪!”

    索拉那尖细稚嫩却又充满了力量的声音在那一道道铜墙铁壁之内不停地回荡着,她的秀发被车窗外面的劲风吹得直向后飘去,她几乎有半个身子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她那瘦弱的身躯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力量感。

    枪手们呆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任凭尼克的车子直直地朝着前面那一道豁口冲过来。

    “我是索拉——谁敢开枪!”

    那尖细的、稚嫩的声音跟她那秀丽的长发在原野上久久地飘荡着。

    整个原野上,除了这一个声音与那吼叫般的马达声之外,变得一片寂静!

    尼克加足了马力,朝着指挥官所在的那两辆装甲车的中间冲了过去。

    哈拉利此时已经跑到了城堡的大门之外,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枪手不分青红皂白伤了他的女儿,他看着那辆越野车所扬起的漫天黄尘,摇着头,不由得唏嘘不已。

    在那两辆装甲车的中间,尼克的车子如箭一样地出去,他不敢保证这些疯子们会不会以牺牲索拉为代价,而要将他置于死地,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恶梦。

    在尼克的身后,一道浓浓的黄尘扬天而起,将整个车子都盖得无影无踪。

    “长官,就这样放他走了吗?”

    一个士官很不能接受地问贝尔。

    “你想拿大小姐的命开玩笑?笨蛋!”

    贝尔也早已转过了身来,望着那漫天的烟尘,眯起了他那一双小眼睛,“今后我们的日子恐怕再也不会这么安宁了!”

    请续看《荒唐大帝》8

    第八集

    【本集内容简介】

    center>imgsrc=/txt/>/center>

    center>封面人物:丽达/center>

    由于埃里克死在尼克手上,令法拉里决定要联合其他势力干掉尼克!尤其在埃里克的丧礼上,看到代表女王前来的艾丝种种表现后,更加深法拉里的决心……

    山木庄园为了讨好法拉里家族,决定参与暗杀尼克的行动,然而负责指挥的竟是与尼克有私情的三少夫人朱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