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追杀
    一阵疾风暴雨之后,尼克与莎两人都归于了平静,他们相拥着躺在那张并不太宽绰的床上,完全像一对夫妻。BAйZHμOO1殿℃ōΜ

    莎不时抚摸着尼克的脸庞,甚至用嘴轻轻地吹一下他额前的那一缕秀发。

    “你认识库尔?”

    莎虽然还不能完全抛弃那种偷情的羞怯,也不能完全摆脱背叛丈夫的罪恶感,但她已经心里很清楚,尼克是一个很让她心动,而且本质善良的男孩,而且如果从的角度来考虑的话,库尔的确无法满足她二十几岁的的。

    “是的,我多次得到了库尔的帮助。”

    尼克毫不掩饰地答道。

    “那你还偷了他的女人,你不觉得自己太没良心了?”

    “我这不是也在帮助库尔吗?他不能照顾到的地方,由我来照顾不是更好吗?”

    尼克大言不惭地捏着莎的,他一条腿还插在她的两腿之间,不时摩挲着她那娇嫩的。

    虽然莎觉得尼克有些狡辩,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点上,尼克的确是让她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只是,这样的帮助,不论是尼克,还是作为库尔妻子的莎,都无法向库尔邀功请赏。

    “只是,我无法天天照顾你……遗憾吗?”

    尼克自己也觉得今后不太可能再遇到这个女人第二次。

    “哪怕今生有了这一次,我也知足了,总比一辈子都尝不到做女人的滋味强吧?”

    说完,莎动情地把身子凑上来,吻了一下尼克。她心里也很清楚,今天一次欢愉,或许会成为她今生永久的记忆,她想再闻一闻尼克身上的那种味道,让它永久地留在自己的记忆里。

    索拉睡了一觉之后,发现尼克并没有睡在床上。她起来到走廊上找了一圈也未见尼克的踪影,心想,这个家伙一定是偷人家的什么东西去了,于是她又回到床上继续睡。

    “尼克,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

    “为什么不能?”

    尼克虽然嘴上这样说,可他的心里却没有个底。

    “如果我们有了孩子,我怎么才能让孩子找到你?”

    莎此时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她人生的未来。跟库尔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可她的肚子却从来就没有变过样,好在库尔从不为这事找她的麻烦,还是对她一如既往地喜欢。

    “你可以告诉我们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

    说这话的时候,尼克的思想已经与过去在种子城堡里当卫士的时候大不一样了。那时候,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当个英雄,只想着能够让妈妈吃一顿饱饭,住得好,穿得暖就行了;再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他的妹妹,因为他相信,艾米应该一直活在这个世上。

    自从进了盖拉尔学院又来到了法拉里城堡之后,尼克就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小人物,因为潜意识里,他已经与艾森家族有了不可分割的联系,而且,与法拉里家族以及山木家族同时有了不共戴天之仇。要想在这个世上活下去,他已经无法再做一个小人物了。

    在尼克的感觉中,他的命运已经不能完全由他一个人来掌控,也就是说,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一个小人物的自由!

    “看不出来,你还自命不凡哪!”

    女人在尼克的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这个男人身上到底有着多少故事,也没有看到过他有什么特别,她只是觉得他具备那种让女人拥有快感的天赋。

    “如果生个儿子,你就把他当成王子,如果是个女儿,那就一定是公主了!”

    尼克将莎搂进了怀里自豪地说。

    “那我是什么?”

    女人伏在尼克的怀里幽幽地幸福地问道。

    “自然是我的爱妃了!”

    两人缠绵了一阵之后,不觉又涌起了的。

    “尼克……再一回吧……”

    她的手伸到了他的,引着那巨棒来到了她的口。

    尼克翻身起来,一压,那硕大肉枪滋地再次捣进了她的身体……

    在夜里二点多的时候,尼克悄悄地回到了索拉的房间,直到天刚微亮时,尼克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阵隆隆的越野车声从远处而来。

    在聚居地上有越野车停留,其实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因为各个公司之间的交流与往来,都会把这些聚居地当作驿站。

    尼克没怎么理会就钻进索拉的怀里睡着了,来客敲门的时候,尼克也完全听不到。但很快,尼克就被一阵乱所惊醒。

    他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几个全副武装的男人正围着他的车子转。

    其中几个人还是他认得的,他们竟然是法拉里城堡里的人!

    尼克不顾一切地把索拉从床上拉了起来,“快起来,他们追来了!”

    尼克拖着索拉来到了二楼的走廊,又通过一个天窗爬到了楼顶的小阁楼上观察下面的动静。

    不到十分钟的工夫,几乎所有住店的人都被法拉里公司的人拖到了外面。

    其中就包括店老板莎。

    法拉里的人搜查遍了店里所有的房间,却没有找到尼克。

    “那个叫尼克的人到底哪里去了?”

    一个头目走到了莎的面前,那鹰隼一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莎那被凌乱的头发遮盖着的脸,那人的目光里还掺杂了男人看到漂亮女人时那种邪恶的眼神。

    “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尼克!”

    女人恐惧里却有几分坚决。她已经感觉到,如果尼克被他们抓到的话,必死无疑。莎不想看到这个刚刚给了她幸福与快乐的少年遭到那样悲惨的命运。

    “呵呵,你不会是想说没有看到这辆车子的主人吧?”

    那个男人一脸的笑,他就差没有对莎动手动脚了。

    “我在店里面接生意的,哪会知道谁是这车子的主人呀?喂,你们谁是这车子的主人?”

    莎朝着她周围的住店客人喊道,“你看,没有人承认,那你们就干脆把这车子开走得了,说不定那人早就被你们吓跑了呢!”

    此时的莎倒是希望尼克早就从哪个地方逃了出去,哪怕是跟尼克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她都不希望她遭到什么不测。

    “呵呵,你会不知道这车子是谁的,拿我们当小孩子了吧?不过,你可能还不知道与法拉里家族对抗是什么结果吧?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

    那个男人慢慢地朝着莎走了过来。

    莎因为突然被这些人从房间里赶出来,身上并没有穿太多的衣服,那男人色色地靠近她,好象很迷恋她身上那种沐浴乳的味道,还有那种迷人的女人体香。

    此时尼克正趴在楼顶上,他听到了一切,但他不敢探出头来,在这种时候,或许法拉里的人随时都在观察着楼顶上的动静,哪怕只是一个细小的动静都会被他们发现。

    的确,几乎所有搜查队员的目光都朝着这座小楼的顶层搜寻着,他们不相信车子还在这里,人却不见了,一定是尼克听到了动静之后才躲起来的。

    “告诉我,你这个店里还有什么秘密的地方可以藏身?只要你把那个男孩交出来,我们会奖赏你的!”

    说着,那个男人从一个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金币,“呵呵,我知道,你开这家小店不会太稀罕这点钱,放心,我还有很多。”

    他朝着一个手下摆了摆手,手下立即提出了一个袋子来,那里面全是金币。

    “我当然喜欢钱,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我这小店哪有藏人的地方?不信你们可以去搜嘛!”莎现在好担心,连她也想不到尼克会躲到哪里去,不过,刚才她在环视这一群人的时候,没有发现索拉跟尼克的影子,她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但是,不论莎表现得多么冷静,法拉里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她的。

    “尼克,你听着,有种就快出来!不然,我可开始杀人了!呵呵,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已经包围了整个店铺,我们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的!”

    那个头目大声地喊了起来。

    那人话音刚落,就有一个男人被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我……我不是……”

    那人已经浑身发抖了。

    “呵呵,我没说你是,难道我不认得尼克那个杂种吗?不过,他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就只能拿你们开刀了!”

    说话间,他用手枪朝着那个男人的脚上砰地一枪。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杀猪般的嚎叫。

    “尼克——听到了吗?再不出来的话,我可真的打他们的脑袋了!”

    “别——求求你们了,我们与法拉里……”

    那个可怜的男人话还没有说完,只听“砰!”

    又是一枪,一颗子弹直接打穿了他的头颅,鲜血溅了那个头目一脸,他掏出一张纸巾来,慢吞吞地擦了一下,那个男人扑通一声倒在他的面前。

    “尼克!是个男人就快出来,不要让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为你而死好不好?”

    一个旅客也回过头来朝着店里大喊,因为接下来就不一定是谁了。

    “呵呵,不要紧的,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让我先玩一玩这个女人也不错的!”

    那个头目又从刚刚杀死的那个男人身旁朝着莎走了过去。莎胆怯地向后退着,此时,她既想让尼克站出来救她,又希望尼克能够安全地逃生,她的心里好矛盾。

    那个男人的笑看起来很嚣张,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开始解起了裤子。

    看到这样的无赖,莎一个劲儿地往人群里躲,可是她就是再躲也是无济于事的,那个男人大手一伸,一把将莎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来,好好地伺候伺候老子!”

    这个家伙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他相信,尼克早已逃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而他却可以借着寻找尼克的名义来名正言顺地玩一回女人。

    可他刚刚搂住了莎的身子,正准备往下褪裤子的时候,却突然“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声,震破了黎明的宁静。

    那个正想污辱莎的男人脑门上一个圆圆的红点,一颗子弹正正地穿透了他的头盖骨,并将他的后脑爆出了一滩脑浆来!

    而就在人们惊讶那一枪是从什么地方打来的时候,却看到横空飞出了一道人影,朝着那一群持枪的搜查者直过来。

    有些反应敏捷的,在慌乱中朝着天空胡乱开枪,而反应慢的,竟然吓慌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枪。

    尼克是从楼顶上飞下来的,他一边朝这边飞过来,一边朝着那些持枪的法拉里保镖们开枪射击。

    他人还未落到地面,三、四个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等他两脚刚刚触到了地面之后,也从对方的手里夺得了一把冲锋。

    黎明时分昏暗的空气里,喷出了一道明亮的火舌。

    所有的法拉里保镖在那一瞬间命丧黄泉。

    尼克慢慢地回过了身来,看着那群已经吓呆了的客人:“看见今天是谁打死了他们的吗?是我!尼克!”

    没有一个人敢吭一声,如果说刚才他们已经被法拉里的人吓得要裤子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则有了一种魂不附体的感觉。

    “你们都走吧,他们不会放过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很快他们就会把这里洗劫一空!”

    尼克看着那些呆若木鸡的人们,不禁生出了一丝怜悯来。

    那些客人早就吓坏了,听到尼克说让他们走,一个个连滚带爬地回到了房间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不到十分钟,整个客栈就成了一个空店。

    “我怎么办?”

    莎却一直站在那里,她觉得自己好象刚刚做了一场恶梦。

    不过,现在她相信尼克是一个大英雄了,而且比她心目中那种英雄更要高大一些。

    “跟我们走吧,法拉里不会放过这里的每一个人的。”

    尼克肯定地说。

    莎果然收拾了她所有值钱的东西,装到了尼克的车上。她不知道尼克要带她到哪里去,但她愿意跟着这个英雄少年远走天涯。

    又走了几十里之后,尼克在那里同样找到了一家朋友客栈。

    他向那个女老板出示了他的一张纸条,那是库尔写给他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尼克不会轻易把那张纸条拿出来给人看。

    “让这个女人跟你一起经营这家客栈吧。”

    尼克对那个女老板说。

    那女老板也是个美女,但此时的尼克已经没有了享受女人的心情,一般情况之下他是不想杀人的,可是,刚才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他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那伙畜生糟蹋了。

    现在,不论是谁,只要想欺负尼克的女人,那就只有一个下场。

    莎没有想到尼克会把她扔在这样一个地方,所以,当听到尼克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的心里好一阵难受。

    但她别无选择,她想到尼克的逃生之路可能会更加凶险,跟着他,只会给他增加累赘,所以,她还是默默地接受了尼克的安排。

    只是在送尼克走的时候,莎的眼里控制不住地噙满了泪水。

    在莎的客栈里那一幕对于尼克来说算不上怎么惊险,但他却从中判断出,法拉里已经撒开了一张追杀他的大网,现在不论到了哪里,都有可能有人拿他的人头到法拉里那里去请赏。

    “索拉,我这样带着你四处亡命,怎么行?”

    尼克终于觉得连索拉都是一个累赘了,因为她的枪法几乎不能算得上及格。而相对于法拉里手下的那些杀手来说,即使索拉手里有一挺重型机枪,也和赤手空拳差不了多少。

    “你不会也把我抛在半路上吧?”

    索拉很担心地看着尼克说,因为刚才与莎那一别,也多少让她有些伤感。

    “看来我只能把你送到哈拉利城堡了。”

    那是索拉父亲哈拉利的地盘,至少能够保护他的女儿。

    “我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可是……我不想离开你!”

    一想到要离开尼克,索拉就止不住地要哭了。

    现在尼克也估算不出来此地离索哈拉利城堡到底有多远,但他一定要把索拉送回去,不然,他的行动将会受到很大的钳制。

    车子迎着似火的骄阳西行了很长一段路之后,又折向了南方,尼克觉得哈拉利城堡的方向应该是这个位置。

    但太阳把车子烤得太热,索拉都有些口渴了。

    “我们还是找家店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索拉明显感觉到疲乏,她一个女孩子真的不适合过这种逃亡的生活。

    如果不是索拉这样请求的话,尼克原是打算越过所有的聚居地,避免与法拉里的人遭遇的。倒不是害怕那些杀手,而是他怕万一伤到了索拉,毕竟他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候都能照顾到她。

    要想得到真正的休息并吃上一顿好饭,也只能把车子开到聚居地上了。

    但尼克不打算在这种地方待得太久。

    他带着索拉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一家客栈,这里竟然没有叫朋友客栈的,看来库尔·罗还没有把买卖做到遍天下的地步,他不由得在心里嘲笑起库尔来。

    尼克习惯性地朝着整个小店里扫了一眼,五张桌子的店面并不算大,四张桌子上都有了人,尼克不得不坐在了靠近中间的那一张桌子旁边,同时为索拉也摆好了一张凳子。

    在扫视的过程里,尼克却发现了一个有些特别的人。因为那人戴了一顶草帽。

    在这样的天气里戴一顶草帽并不算稀奇,可是,在饭馆里却依然戴着草帽就有些与众不同了。

    但尼克却没有能够看清那人的脸,因为他一直侧坐在那里,只给了尼克半边脸。

    叫了两碗面之后,尼克先自己吃了起来,上次索拉的那一碗是他替她吃的,结果很快索拉就饿得不行了,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索拉不得不在那极不愿意下咽的面食碗里,夹了一点送进嘴里。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食物不怎么香甜。

    “离到家的路还远着呢,想要吃顺口好吃的,等回家让人给你做去吧。”

    尼克一边吃着一边抬头看了索拉一眼催促道。

    那个有些与众不同的男人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旁,而且,整个桌子旁边只有他一个人。并不是因为客人不多,而是那人坐在那个角落里有些阴阴的,让人不敢靠近,就算是尼克,都不喜欢跟那么一个阴着半边身子、半边脸的男人坐在一起吃饭,更别说他还带着索拉。

    更让尼克奇怪的是,那人似乎早已吃饱了,也不喝水,只是坐在那里,两只手放在桌面上。

    但自从尼克进来之后,他的姿势好象有了一些改变。

    走南闯北的,见的人多了之后,就不会对这种古怪人好奇了。尼克只顾吃自己的饭,很快的,一大碗面食就被他吃光了,现在他只是坐在那里监督着索拉把她碗里的那些吃下去。

    索拉抬起头来,面带难色。

    “帮我吃一半吧,这可都是花钱买来的!”

    索拉可怜巴巴地望着尼克,好象遇到了确实解决不了的难题。

    尼克半嗔着脸把索拉碗里的面食向自己碗里倒了一半出来。

    “再倒一点儿吧!”

    “这是一天消耗的能量所必须的食物量!”

    尼克坚决地把那半碗还给了索拉。

    索拉噘着嘴白了尼克一眼,嫌他太不近人情了,那样子,好象逼着她吃饭就跟给她上刑差不多。

    尼克又非常痛快地把索拉给他的那半碗吃了个底朝天,却全然不觉危险正从他的身边悄悄到来。

    坐在最里面的那个男人其实从昨天就等在这里了,这些饭馆的客人流动性极大,几乎没有哪一个客人会在同一个饭馆里一天吃两顿饭的,所以,也就不会有人注意到坐在墙角里那个阴阴的男人其实一连在这个饭馆里吃了四顿。

    当然,老板是知道的,可是,这么一个古怪的男人除了叫饭之外,一句话都不说地坐在那里,谁敢上前搭一句腔?

    等到索拉好不容易吃完了那碗饭之后,尼克才站起来带着索拉朝外面走。

    可是,当他刚刚转过身子,却突然听到身后“飕”的一声,他只凭着直觉,身子不由得一偏,同时右手一伸,在空中抓住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尼克的身子同时转了过来,由于太紧急,索拉也被他推到了一边,差点儿摔倒。

    尼克手里夹着那柄匕首,目光冷冷地朝着客厅里的第一个客人的脸上扫去,甚至有人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只是见尼克突然转身并把自己的女伴推到了一边,才惊动了几个正在吃饭的客人。

    那匕首只是夹在手上,尼克还没有仔细地辨认,就知道,这是一种由飞刀发射器发的,那力道应该比普通人甩出来的飞刀还要大。要论杀伤力,这种飞刀是难以有人能够匹敌,它的速度跟子弹差不多,但给目标造成的创伤却要比子弹大得多,因为这种飞刀是三个棱的。

    当尼克的目光落在那个男人的脸上时,那人非常明显的回避了。

    尼克一直站着没动,而且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虽然他没有去看尼克,但他的直觉却在告诉他,尼克已经注意到了他。

    从尼克转过身子的一刹那到现在,对于那个男人来说,似乎经过了一个小时,因为那一把飞刀不但没能射进尼克的身体,反而被他抓在了手上,然那男人的余光扫到了尼克的手上时,看到鲜血正一滴滴的从他的手指缝里滴落。

    那家伙真的坐不下去了,他感觉到尼克的目光像是两把锋利的剑,刺到了他的身上来。

    突然,那男人猛地腾起了身子,朝着一边的楼梯飞奔过去。因为门口已经被尼克封死了,如果朝着门口逃的话,那无异于向着枪口上撞,再傻的人也不会那样做的。

    可是,那家伙刚刚朝楼梯上迈出了一大步之后,尼克手里那把锋利的三棱刀便直直地朝着那人的后背飞了过去。

    “噗滋!”

    那柄近一尺长的三棱刀尽身没入了那个男人的脊背,那重重的身子扑通一声跌卧在了楼梯上。

    所有的人一下子呆了,他们甚至没有弄明白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发生过节的,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了人命?

    尼克走过去,掀起了那个男人的身子,从他的怀里搜出了一支飞刀发射器还有数把飞刀。如果不是装第二把飞刀需要时间的话,他一定会在第一刀失手之后射出第二刀来,但是,他当时就发现他完全没有机会去装第二刀了。

    根据那把三棱刀的长度与扎入这个男人身体的深度,尼克断定,已经刺破了那人的心脏。

    尼克带着惊魂未定的索拉出了饭馆直接上了车子。看到尼克的手指还在流血,索拉赶紧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条,替他包扎起来。

    “没有药物消毒,不会感染了伤口的吧?”

    “我没那么娇气,小事!”

    “他会是法拉里城堡的人吗?”

    索拉觉得一路上都是追杀尼克的人,真有些奇怪了。

    “很可能是法拉里城堡雇来的杀手,或者是法拉里城堡的联盟,他们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同时通知到所有的盟友。呵呵,想不到我一下子成了那么多人追杀的目标,真是荣幸呀!”

    尼克自豪之中透着几分凄凉,因为他觉得自己幸福的人生似乎刚刚开始,却又同时跟着来了这么多的麻烦。

    尼克突然下了车子,向老板又买了一些干粮,但老板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收他的钱,只要尼克能尽快离开这里,他就谢天谢地了。

    “老板这么盛情,那我就不客气了!”

    尼克笑了笑,收起了已经拿出的金币,转身出了饭馆。

    这一次尼克真的要吸取教训了,再经过那些聚居地的时候,一定又会遇到法拉里城堡的探子或是杀手。如果只有他自己,他或许并不担心,但若是带着索拉,那就太麻烦了,就像是那一把飞刀,如果射向了索拉的话,恐怕尼克是没有机会抓在手里的。

    尼克直接把车子驶离了那些宽阔的大路,这样对他们来说更安全一些。

    而尼克在店里买的那些干粮,还真的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至少尼克不用把车子开到饭店里去招人耳目了。

    走了两天两夜之后,索拉终于看到了自己家的城堡,她兴奋地叫了起来。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索拉大声地叫着,自从被迎亲的队伍接出来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看过这座城堡一眼。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无比激动,她真想跳下车去拥抱这座城堡。

    “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这车子还不一定能通过他们的检查呢!”

    尼克虽然把她送回了城堡有些轻松,但他不敢肯定这座城堡能否接纳他。

    “你放心吧,看到了我,他们谁敢不放你过去?”

    在索拉的心里,尼克已经与她不可分割,要接受她索拉就必须接受尼克。

    果然,就在尼克的车子离城堡不到一千米的时候,两辆越野车飞一般地朝着尼克的车子驶了过来。

    “接你的人来了,快去吧。”

    尼克主动停下了车子。

    那飞扑过来的两辆越野车停在了尼克车子的两侧,并将他的车子夹在了中间,挡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