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六章 朋友之妻
    尼克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一桶合成油到底去了哪里。蛧址:版主全拼+零零1+℃óM

    刚才那个卖水给他的胖子还站在不远处,尼克扒开人群朝他走了过去。

    “喂,老兄,我车上那桶合成油哪里去了?”

    尼克笑着问道,同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老弟,你的车子可是锁着的,我什么时候打开过你的车子了?”

    那胖子两手一摊一副非常无辜的样子。

    “你知道,那桶合成油非几十枚金币都买不来的!我上路还得用呢!”

    尼克依然笑着。在这个小小的聚居地里,一桶合成油会值很多钱,而对于他来说,却几乎是一部车子的价钱,因为没有了那桶合成油,他就得把车子抛在这里被这些家伙们拆成一堆废铁。

    “我从来不干那事!”

    那胖子一边解释着,似乎在用眼睛向着他的伙伴们打招呼,那意思是他遇到麻烦了。

    四、五个壮汉朝着尼克走了过来,他们一个个都是晃晃悠悠的,摆出了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他们大多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把那些外来的丢了东西的人吓走,然后再分赃。

    但是,当他们已经走到了尼克跟前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尼克脸上有什么恐惧的表情,这让他们有些失望,几个壮汉相互看了一眼,那意思是:我们不得不动真格的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拳朝着尼克的腹部打来。

    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挨了两个壮汉的两拳之后就会立即趴在地上。

    可是,尼克竟然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站在那里结结实实地挨了两个男人的两记重拳。

    不但没有把尼克打倒,两个打人者的手腕反而都要折了,那两人立即收回了拳头,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而尼克却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两个打人者以为自己的拳头打到了一个铁人身上!他们张着好奇的眼睛看向尼克。

    胖子却突然从腰间拔出了刚刚从尼克那里得来的那把手枪,直直地顶到了尼克的头上。

    这是第几次被人用枪指在头上了?尼克很讨厌这个动作。

    “老兄,小心那玩意儿容易走火的!”

    尼克没有动,只是翻了一下眼皮看了看胖子。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敢再对尼克动手了。

    胖子笑着问道:“我想知道,你的脑袋能挡得住这枪的子弹吗?”

    从这几个人配合的默契程度来看,他们已经不只一次玩过这样的把戏了。

    尼克确定,那枪还没有打开保险。

    “那你试试看?”

    尼克依然是灿烂的笑容。

    但那胖子却很快就变了脸色。

    他慢慢地低下了头,看到一只枪管已经顶到了他那露在外面的肚皮上,而且尼克的手指已经勾住了扳机,那枪管也在他的肚皮上旋了起来。

    “嘿嘿,哥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的……”

    那胖子的脸上是硬堆出来的笑容。他知道,如果尼克的手指一动,他的肚皮就会被打穿,那颗子弹将会穿过他的肠子,甚至有可能打破其他的脏器。

    在这个聚居地里,没有什么高明的外科医生,他们只能对付那些皮肉伤,要是被子弹打到肚子里的话,只能等死。因为这里的病毒似乎比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猖獗,只要伤口不能及时处理,立即就会被感染,不到两天就会死人。

    “我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如果你觉得我那一些油还不能走太远的话,你可以再送我一桶,我不会介意的!”

    尼克的枪管继续在那胖子的肚皮上旋转着,他那鼓鼓的肚皮已经被拧出了一个花儿。

    “两桶!一定两桶!”

    那家伙慢慢地把手枪从尼克的头上移开了。

    刚才尼克在四、五个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掏出了手枪并打开了保险,而且牢牢地顶在了胖子的肚子上,仅仅这一招就已经慑服了他们。

    两个家伙迅速跑离了现场。

    但尼克的枪一直顶在那胖子的身上,如果不是很讨厌人死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赏他一颗子弹的。

    不到五分钟的工夫,两个壮汉就拎来了两桶合成油。

    尼克凭着目测,能够识别那合成油的纯度,其中一桶就是他车上的。

    尼克的枪从那家伙的肚子上拿了下来,那胖子的肚皮上已经有了一个红红的圆形印子。

    “谢谢。我不喜欢别人用枪顶着我的脑袋,更不喜欢有人在背后打我黑枪。”

    说着,尼克头都未抬,只是右手一扬,“砰!”

    刚刚停落在树上的一只鸟就被尼克打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呆了,他居然看都没有看,就射杀了那只小鸟!

    尼克吹了吹枪口,又将手枪插进了怀里。

    出了那个聚居地之后,尼克开着车子朝西而行。

    “我们这是去哪儿?”

    到了现在,索拉已经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什么方向了。

    “家你肯定是回不去了,可能现在你的家人也不敢接纳你了。”

    尼克噘着嘴说。

    “为什么?这又不是我的错?”

    索拉不服气地说。

    “如果埃里克没有死,或许你们家还可以找法拉里要人去,而现在是法拉里的儿子死了,是你打死的还是我打死的?现在已经是定局了,是你把杀死他儿子的人偷放出来的,而且,你还背了一个背叛家族的罪名。”

    “那我该去哪儿?”

    “跟我走吧,我到哪儿,你就到哪儿,包括吃饭睡觉。”

    又向西南行了大约七、八十公里之后,再次来到了一个聚居地。尼克需要给车子补水、加油,他不敢保证下一个聚居地里能够找到可用的合成油。

    与前面走过的那个聚居地比起来,这里要大得多,尼克还看到了有一个专门的店铺,上面就写了合成油的牌子。

    尼克上前一问价钱,贵得离谱,但没有办法,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够找到合成油已经算不错了,再说了,人家把油运到这种鬼地方来,本身就有运费的。

    可惜的是,除了车上的几枝枪之外,尼克没有什么可卖的了。

    “尼克兄弟!”

    正在尼克为难的时候,他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抬头看时,却是在法拉里城堡外镇子上开酒馆的库尔·罗。

    “你怎么在这里?”

    “呵呵,我的足迹遍天下,所以我的朋友才遍天下!是不是没钱加油了?”

    库尔·罗好象终于找到了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你又想帮我?”

    尼克笑了笑,将头一摆,那垂在额前的一缕秀发立即甩到了后面,但很快又顽皮地垂了下来。不过尼克的这个招牌式的动作,让几家饭馆门口招揽生意的女孩们看傻了。

    “真帅呀!”

    老远尼克就听到了那些女孩们的惊叹声,但尼克也只是朝那些女孩子们浅浅地笑了笑,没有给她们留下多少幻想。

    “难道到了这么困难的时候了,还想拒绝我吗?”

    库尔·罗一副欲慷慨解囊的架势,他好象是在一直等着尼克向他求救的样子。

    “我现在可不是法拉里公司的保镖了,而且……”

    尼克犹豫了一下,朝四周看了看,“我已经成了整个法拉里家族的敌人,我杀了法拉里的儿子。”

    库尔·罗的神情不由得一阵错愕,但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

    “他们一定正在追杀你吧?”

    库尔·罗的声音很小,在这样的聚居地里,人员非常复杂。

    “应该是吧。”

    尼克不想过多地对这样一个商人去解释自己与埃里克之间的复杂过节。

    “一会儿你到朋友客栈来。”

    说完,库尔·罗就与尼克分手了。

    看着库尔·罗的身影,尼克发现他走进了那家朋友客栈。

    尼克随后跟了进去。

    两人在一个包厢里坐了下来。

    “这也是我的一家客栈。”

    库尔说。

    刚进来的时候,尼克看到了在外面负责店面的,也是一个女人。

    “那是你老婆?”

    尼克好奇地问道。

    库尔腼腆地一笑,看得出来,他挺得意的。

    “你到底有多少家店面?”

    尼克不由得要笑,这家伙不会在每一个聚居地上都有一个店面和一个老婆吧?

    “你到了任何一个叫做朋友的客栈,差不多都是我的。”

    库尔的表情里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自豪。

    “那你怎么去照顾你那些老婆?”

    尼克好奇地问道。

    “不瞒你说,我基本上照顾不到她们。我虽然到处是家,却是居无定所的。我的女人基本上都算是我的员工,我会定时去收取我的利润。”

    库尔取出了一个金属箱子,打开之后,里面全是金币。

    “你可以先拿些去。我再给你写张纸条,只要遇到我的店面,你都可以随便拿钱用。我不会向你索要一分利息,本金都不会要。”

    “为什么?”

    “我就是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尼克不由得想起了他这店面的名字——朋友客栈。

    尼克带了库尔给他的三十多枚金币,又带了库尔的条子,对于他来说,这就相当于一张支票。

    尼克加了十枚金币的油,再次上路了。

    他们一连走过了四、五个聚居地之后,停在了一个很不起眼的聚居地上,这里也有一家叫做朋友客栈的店面。

    客栈的老板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人,二十出头的样子。

    尼克想都不用想,就断定这一定是库尔的老婆了。

    索拉睡下了之后,尼克来到了楼下的吧台前。现在大概是晚上十点钟,店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客人,女人正在准备打烊。

    “还没睡?”

    “不想睡。”

    尼克双肘支在了吧台上,看着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并不算暴露,但她的身材与脸蛋不错,很讨男人喜欢。尼克弄不明白,这么漂亮的女人放在这里,怎么会放心?

    女人随手倒了一杯酒推到了尼克的面前,再继续收拾东西。她在忙碌的时候,更有魅力,她那丰满的会随着她那忙碌的身体而优美地颤动。

    “叫什么名字?”

    尼克呷了一口酒,那味道不错。

    “库尔·罗·莎。”

    女人不假思索地答道。

    “晚上可不可以跟你聊聊?”

    尼克作出一副轻浮的样子来,但他的表情却一点也不显轻浮,表现出来的时候,是一种让女人心动的可爱。

    女人抬起头来,娇媚地瞥了尼克一眼,只是笑了笑。女人笑起来很迷人,却不妖艳。

    整理完东西之后,见尼克的酒还有半杯,也没打算走的样子,她便开始计算一天的帐目。

    她算账时的表情很专注,没有卖弄风的样子,却很好看。她像是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客人就趴在吧台上看着她。

    尼克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之后,把杯子还给了女人,然后一个人上了楼。

    莎等到尼克走后,才关了店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尼克便在黑暗中尾随着莎来到了门前,他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那房门竟然已经关了。

    他感觉到很失望,看来莎并没有与他聊天的。

    可是,尼克并不想立即走开,哪怕是听到莎脱衣服的声音也会令人陶醉的,也说不定还能听到她跟别的店客偷情。

    但很快他就听到了房间里哗哗的水声!莎开始洗澡了!

    根据自己的经验,卧室与洗澡间一般都会分开的。

    尼克从身上找到了一根细铁丝。

    那根细铁丝在锁孔里转了不到半分钟,他就听到了那锁芯被打开的声音。他拧着门把,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在黑暗的房间里,尼克看到了浴室里莎那赤裸着身子的轮廓。那里面只有一盏昏黄的灯,但那已经够了,从那灯影里,尼克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她那优美的体形,特别是那两只娇挺的!他甚至看清了莎的峭立。

    这是一间很小的卧室,只放了一张床,对面是一张长型的沙发。不过,房间里有一种只有女人居住才有的那种芳香气息。

    尼克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那张沙发上。

    十分钟之后,赤裸着的莎一边搓着长长的湿发,一边从浴室朝卧室走来。

    卧室里的灯是关着的,莎在搓头发的时候,又没有注意去看沙发,所以也就没有看到正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尼克。

    当莎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尼克的脚挡了她一下子,莎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又被尼克的脚一钩,她整个身子就朝着尼克这边倾了过来。

    尼克在黑暗里一把抱住了莎那光滑的胴体。

    虽然莎看不清卧室里的一切,但她能猜得出来这个抱着她的男人的脸。

    她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尼克那张娇嫩而且英气逼人的脸。

    女人出人意料的,没有挣扎。

    当尼克的大手箍住了她胴体的那一刹那,她就明白了,男人无非就是要得到她的身体,白天或是晚上,从男人那邪恶的目光里,她自然感觉到了他们那种似乎要把她吞下去的。

    不过,任何情况之下,她都装作没有看见或是不解风情。她知道,有些时候如果你再跟他们打情骂俏上两句的话,或许他们就要当众摸你的了。

    而莎时常摆出镇定而且正经的表情,会让那些想占她便宜的男人直接打消邪恶的念头,只能在心里意一下就走人了。

    女人那湿漉漉的长发搭在了尼克的脸上,弄得他有些痒。而女人那光滑无比的胴体,还有那高耸入云的秀峰,更令尼克似火。

    他大手按在了莎的胸脯上,似乎要一下子将两只丰硕的都盖在手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

    莎很镇定地问。

    “打开你这扇门还有什么难度吗?”

    说着,尼克的手已经从她那平滑的上移到了她的腿叉里,手指在她的那两片蛤肉上抚摸起来。

    从声音里,女人就听出是尼克了。

    她的心里不由一动。

    这个男孩的英俊之气早就刻在了她的心上,特别是他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只要是看上一眼,就会让她的心湖泛起春的涟漪。

    “你不怕你的女人找你的麻烦?”

    女人在黑暗里的声音有些妖媚。

    尼克听得出来,女人也有些害怕的。

    “我的女人已经睡了,我想替我的老朋友过来照顾照顾你……”

    尼克一边揉捏着女人那丰满的,一边亲吻起了她的小嘴。

    刚刚洗浴的女人不但让自己的胴体散发出一种特别的芳香,而且使得整个房间里都香气怡人。

    听到“老朋友”三个字时,莎的心里有了一丝的颤动。

    此时莎被这个偷偷闯进来的少年逼吻着,理智让她很不情愿,可是,她那饥渴的身体却出卖了她,她的双唇只是抵抗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向尼克投降了,而且表现得是那么的热烈积极。

    她整副躯体斜躺在尼克的怀里,玉体横陈。其中一条玉腿已经不由自主的一条落在地上,另一条则是搭在了尼克的腿上,被尼克非常荡地分到了两边,她那两片蛤肉都已经无法护住她的,而将鲜嫩的小暴露在了外面。

    尼克一边亲吻着她的芳唇,吸吮着她那灵动的香舌,一边抚摸揉捏着她那丰满的大,异常快意。此时他已经不用那么用力,只是用舌头轻轻地撩拨着,莎那灵巧的香舌就会主动钻进他的嘴里与他交缠,两手也在尼克的身上轻轻地回应着。

    然而这一切,却是莎的身体不由自主作出的回应,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在不经意间从一个矜持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荡的少妇。

    其实在刚刚被黑暗中的尼克绊倒在怀里时,莎还想着如何在方便的时候给这个想欺负她是单身女人的恶棍一个致命打击,可是当她从声音里辨别出是少年尼克,而且从他那霸道的亲吻与揉捏中得到了快感时,那个念头便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在刚刚遭到袭击的那一刻,一般的女人都会有一种恐惧与复仇的想法,但是,对于莎来说,这种想法在不到一分钟之内就被彻底颠覆了,因为她说服不了自己身体里那种无法抑制的。当尼克企图吐出她的香舌喘息一下时,竟然又被她追着吻了起来,然后,她的两手在不自觉间开始在尼克的身上乱摸起来,尼克被她那激烈的反应刺激得阳根立即昂扬起来,而且那一根很快就被女人那灵巧的手捕捉到了。只是女人没有去抓那粗大的一根,毕竟她还有些理智,她的手迅速从尼克的阳根处闪开,却又在他的上半身上游走起来。

    尼克抱着莎的胴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他搂得她并不是太紧,只是微微地有了那个暗示之后,莎就自动跟着他离开了那张沙发,尼克的大手很轻地抚在她的腰际,嘴唇也只是轻轻的,若即若离地触着她的芳唇,只有舌头与她的香舌有着亲密的接触。

    但莎却不再那么温和,而是将手伸到尼克的腰间开始解起了他的衣服来。尼克站着不动,任莎那纤柔的两手在他的身上慌乱地作。同时尼克还感受到了莎那急促的喘息,已经在整个房间里弥漫开来。

    直到尼克的衣服全部被莎扒掉,他才开始在莎那丰满的胴体上尽情地抚摸,同样,莎也在尼克那光滑的身上乱摸一通,终于,她那纤柔的手指缠到了尼克那昂起的一根上来。

    刚刚出浴的时候,尼克还感觉到莎身上未干的皮肤有些凉爽,而现在,他感觉到怀里抱着的,是一具滚烫的胴体。他的大手从她的香背上滑下来,抚到了她那丰满的翘臀上,又从那里转移到了她胸前的上来。不论是哪个部位,都是那么让人兴奋。

    她的峭立着,香舌滑腻,现在她的香舌已经不再那么疯狂,但那种缠绵却是无人可与之匹敌的。

    刚刚洗浴过的莎的胴体是那么的光滑,而她的却有几分干涩。但当尼克的手指沿着她那光滑的大腿摸上去,又抠进她的里时,却感觉到了里面的泥泞。

    尼克这个挑逗的动作令莎微微有些羞涩,但同时令她十分兴奋。她的身子只是微微扭了一下,却没有更强烈的排斥,她甚至带着尼克的身子一步步向着她的那张床靠过去。

    从开始到现在,两人的嘴唇就没有一秒钟的分离,她仿佛是渴了好久之后才找到了一泓清泉那样,贪婪地吮吸着尼克嘴里的津液。她的一条腿不时贴到了尼克的,感受着那灼热而且刚硬的一根。

    到了床边的时候,女人主动坐到了床沿上,可在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躺倒时候,尼克就已经开始在她的两条大腿上抚摸起来,她很配合地打开两腿,让尼克的一只手侵进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尼克吐出了她的香舌,开始往她那酥胸上滑去。

    她放开搂在尼克身上的两手,向后支在了床上,尼克顺理成章地噙住了她的一颗吮吸着。她的很挺,根本不需要他更低地俯子,就可以牢牢地把含在嘴里。

    女人都很享受被男人吮吸的感觉,莎也不例外,她尽量地把上身挺起,尼克也张开了嘴巴,将她一小半的含进嘴里,他两手在她那滑腻大腿上的抚摸也激起了莎的,她好想现在就让尼克把那粗硬的一根,直接插进她那干渴的里面给她一个痛快。

    “喔——”

    女人有了第一次快乐的呻吟,那声音很低却是很热烈地感染着尼克。

    他捧住了她的后背,在两只上轮流吮吸着。

    慢慢的,他的嘴滑到了她的之下,女人很自动地把身子躺到了床上,两条玉腿垂在床下并极力地分开着,如果有灯光的话,尼克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两腿之间那粉嫩的洞口了!

    不过,在这黑暗之中,尼克的唇舌很快就感觉到了她那洞口的玲珑。

    他伸出舌头来在那已经微微湿润的洞口上轻轻地扫了一下。

    “哦——”

    莎的呻吟配合得非常到位,尤其是她的胴体非常微妙地轻轻一扭,更暴露了她那的强烈。

    只是扫了那么一下之后,尼克的津液就跟莎里渗出来的混合到了一起,尼克很放心地直起身子,他没有用手去扶,只是两手轻轻地扶在了她的腰间,让灼热的顶在了她的洞口,往前轻轻地一送,那长硕的就滋地闯了进去。

    “啊——”

    极爽的快感让莎控制不住地呻吟了一声,同时她的两手也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尼克还没有什么动作,莎的两腿就已经从床下举了起来,并将她的暴露给了尼克,女人这个姿势,最容易让男人挺入。

    此时尼克并没有再次挺入,可是,他却明显感觉到自己那粗大的一根竟然像是被一股力量吸引了似的,主动地往里走了一段。

    “啊——”

    那粗大的一根紧贴着莎滑腻的往里滑行的时候,两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她显然是在控制着不让自己把那紧缩起来,可尼克还是感觉到了她的那种不由自主地收缩,这完全是一种自然反应,不由女人的意志所控制。

    尼克的大手抓住了莎的两只,轻轻地揉搓着,身子也开始慢慢地抽动了起来。

    虽然动作并不剧烈,他只是缓慢地让那在她泥泞的洞里来回滑行而已,但是,对于莎来说那却像是致命的诱惑。

    “啊——哦——啊——啊——”

    那极轻的却是听起来很荡的呻吟,与她的的收缩、扩张同步进行着。

    尼克两只大手在她酥胸上的揉捏,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她的。

    很快尼克就听到了来自她的里被搅动的那种声响。

    尼克站在那里撑着双腿慢慢地了数十下之后,他的才顶到了她深处的花蕾上来,这是女人极其敏感,也是反应极其强烈的地方。

    莎的更放松了一些,也更加泥泞了一些。

    她非常陶醉地摊开了自己的身子,尼克的不论是长度还是粗细,都让莎相当满意,现在她想把自己的身子完完全全地交到这个有些莽撞的少年手里,任他采摆。

    可尼克却突然抽出了,莎正在疑惑之时,他已经抱住了她的两腿移到了床上来。

    他重新,两手捧住了莎的颈部,与她亲吻着。

    两人的胴体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尼克慢慢地蠕动着,这种蠕动很容易地刺激女人的。他每一次蠕动,都会让那长长的从最外面插到最里面,让她的每一个部位都得到充分的摩擦。

    “嗯……嗯……”

    不到五分钟之后,莎的娇躯就扭动起来,尼克那粗大的已经把她的完全搅动起来了,而她的身子却被尼克压在了身上,不能自由地拨动,但尼克却更能够感觉到她那的强烈了。

    渐渐到来,而尼克却还没有泄出来的迹象,他一如既往地抽动着,那坚挺如初,莎仅凭着感觉就能判断,尼克这根至少还能挺上十几分钟。

    可是她却似乎一分钟也坚持不下去了。

    她的嘴被尼克强吻着,喊不出来,她只能让自己的胴体如蛇一样地扭动着,呼呼地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