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突出重围
    两辆越野车的车灯被打爆之后,车子依然朝前行进,看样子他们对于这个下水道的出口相当熟悉,不然,在黑暗中不会这么准确。Bǎиzhυ0零一店COM

    尼克意识到这里很不安全,他爬起来,拉着索拉就跑。

    可当他们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对方就朝他们扫射过来。

    不过在夜间尼克对于那微微发烫的子弹辨别得颇为清楚,他将索拉的身体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来回躲避着那密集的子弹。

    如果不能迅速摧毁对方的车子,看来要逃出这里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的火力实在太强大。

    尼克再一次趴到了一个坑里,连续两枪打爆了那两辆车子的前胎。

    “趴在这里,一动都不要动!不论发生什么情况!”

    尼克站了起来,朝着远离索拉的方向跳跃。

    几串子弹密集地扫射过来,但没有一颗能够扫到尼克的身体,因为那子弹出膛之时,尼克就已经看在了眼里,现在相对于他的移动速度来说,那些子弹的速度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已经显得很慢了,常常会在子弹快要靠近他的时候,他才把身体移开。

    对方终于忍不住从车里走了出来,毕竟躲在车里向外面射击,准确率很低。

    尼克抱住了他那把半自动步枪,一直调整着方向。

    每当对方的枪口里喷出火舌的时候,他手里的步枪就会同时朝着对方击发。

    而只那一枪,就会让对方的枪哑火,不是他的枪不行了,而是人已经中了尼克的枪弹!

    他就这样游走着,让自己在黑暗中飘忽不定,有时候对方会有两道火舌朝他扫来,但他照样不慌不忙,从容地躲过那密集的子弹之后,让对方瞬间毙命。

    有两个家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尼克的身手之可怕,他们一直是躲在车后面朝着尼克射击。虽然他们每次射击之后都是迅速地躲到车身后面去藏起来,但尼克对于狙杀他们却很有信心!

    不过,现在他还不想立即射杀他们,他觉得在黑暗中这种枪战游戏很有意思,比起在那座大楼里的巷战更加自由一些,也更加公平一些。而对方多出那么多的人来,还有车子作掩护体这两点,在他看来,并不存在什么不公平的地方。

    他没有剧烈地跳跃,只是子弹射过来的时候,身子稍稍一偏,除非是扫射,他才勉强一跳。当对方只剩下了两名射手的时候,那两个射手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他们隐在车后长时间不出来。直到几十秒之后才会突然冒出头来,朝着尼克打一枪,而那种射击对于尼克来说,完全不具备威胁。

    那家伙几次露头之后,尼克都没有射击,直到第四次的时候,那人便失去了警惕,他竟然朝着尼克不停地扫射起来。

    但尼克正是在不断的跳动过程中向那人打出了一枪。

    只那一枪,就爆开了那家伙的头。

    当只剩下了那一个人的时候,整个黑暗的原野让那人立即产生了恐惧感,他所恐惧的,并不是这片黑暗,而是尼克那不死的身手与百发百中的枪法。

    他没有从车后面露出头来,他似乎感觉到,只要自己的头部暴露出来,就会立刻被尼克爆掉。

    长时间的静寂之后,那人的恐惧不由得加剧,那种死一般的寂静让他有些抓狂。

    最后,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从车子后面探出了头来,向着尼克方向搜寻起来。

    可他还没有看清尼克的准确位置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额头一阵灼热,在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只虫子钻进了他的头里,将他的大脑吸食得干干净净。

    于是,他的肢体也随之失去了知觉,手一松,那杆枪便从他的手上滑落下来。

    尼克确定对方已经全部被消灭之后,他才慢慢地靠近了那两辆车子——车子周围以及车子里面没有一个活物。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修好了一辆车子,并将另一辆车里的合成油全都倒了出来,装在一个油桶里。

    埃里克的人只是猜测到下水道可能会成为尼克逃生的一个出口,但他没有想到尼克会真的从那里出来,所以,派出这两辆车子之后,他并没有再派援兵的打算。

    直到听到了城堡外面那激烈的枪声之后,埃里克才想到可能他们已经与尼克碰上了。

    城堡里几乎没有什么可派的力量了,他只能与艾里森亲自带着两辆车子朝着这边驶了过来。

    但当埃里克的两辆车子刚刚驶出了城堡的时候,尼克就已经修好了车子。

    只是这辆车子的车灯已经被尼克打坏,无法照明,但幸好这一片原野并不算坎坷,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不会翻到哪里去。

    在尼克驶出了一公里之后,埃里克的两辅车子也追了上来。

    “这算不算是私奔?”

    尼克一边轻松地驾驶着车子,一边侧过脸来问索拉。

    “快开你的车子吧,别让他们追上了!”

    刚才那一场激战已经够让索拉心惊胆颤的了,他更不想看到埃里克与尼克两人对战的情景。虽然她对埃里克没有什么情义,但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如果让自己的丈夫倒在了自己的情人的枪口之下,那也太残酷了些——至少现在她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尼克踩下了油门,车子快速地朝前驶去,但埃里克也突然加速。双方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公里多远,尼克甩不掉埃里克,而埃里克也追不上尼克,双方一直朝着更加荒瘠的原野狂奔。

    尼克的车子有两辆车的油,而埃里克却无法与尼克相比。在追到了将近三百公里之后,埃里克彻底丧失了信心,再这样追下去,他的车子就没油了,连往回走都成了问题。

    埃里克的两辆车子停了下来,朝着尼克车子的方向乱打一气之后,便调过车头朝城堡的方向开去。其实埃里克更担心的是,即使追到了尼克,他与艾里森也不会是尼克的对手。而这样回去至少体面一些。

    尼克也熄了火,听到埃里克两辆车子的马达声渐行渐远。

    “干嘛停下来?”

    “我想休息一下。”

    索拉也听到了埃里克的车子越来越远了,她也终于舒出了一口气来,毕竟她不想再看到两个人相互残杀的情景。索拉将头靠到了后面,闭起了眼睛,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身上还有好吃的吗?”

    尼克偏过头来调皮地问道。不过,他真的有些饿了,他真希望索拉此时能像变魔术似的从她的裙子底下或是胸罩里再弄出一张薄饼来什么的。

    “别提吃的好不好?我可是有点儿撑不住了!”

    原来她胸脯起伏,是极度饥饿的表现。

    这一片原野连一片庄稼都看不到,他能想象得到,在一百里之内,不会找到一户人家的,更不用说是饭馆了。现在一想起饭馆里的饭菜,尼克就忍不住流口水,而且肚子叫得也格外响亮。

    “要是这合成油能喝就好了!”

    尼克狠劲地拍了一下方向盘。

    “走吧,能走到哪儿是哪儿,不然我们会在这儿饿死的!”

    索拉相信只要往前走,就会有出路。

    “现在后悔了吗?”

    尼克觉得自己拖累了索拉,不然,人家正在家里享受少夫人的待遇呢。

    “我后悔什么?我可不想做什么少夫人了,对我来说,那就是折磨。”

    索拉说的是实话,自从被劫匪绑架之后,她就认清了埃里克,对她这个丈夫的人品非常无言。而到了后来,在尼克把她从劫匪手里救出之后,她才算是真正认识了埃里克这个人。她宁愿早一天离开那座城堡,过上哪怕是一天舒服的日子,她也值了。

    现在索拉不但不后悔跟着尼克跑出来,她还觉得很刺激,只是现在饥饿把她折磨得太厉害了,让她的胃磨得好难受。

    在这样一片没有方向感的原野上,尼克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很有些信马由缰的味道,因为他根本就无法确定到底朝哪个方向开,会早一些找到可吃的东西。

    忽然,尼克兴奋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样东西。在这样的原野上,一定会有野味的。也就在这时,他在黑暗中似乎看到了一个正在跑动的小动物。

    那像一只兔子。

    “我给你弄吃的!”

    尼克看到那只影影绰绰的兔子时的兴奋,完全超过了中了一次大奖。他不想放开方向盘,因为在黑暗中一不小心就会跟丢目标。

    索拉只好跨过身子来,接替他的驾驶。而这样,两人的身体就不可避免地贴在一起了。

    索拉的驾驶技术还是不错,她能很好地配合着尼克来调整车子的方向,让尼克从左边探出半个身子来寻找目标。

    那只兔子似乎是被吓慌了,乱跑一通。

    尼克只是一枪,就让那只兔子晕了过去。

    汽车没有了车灯很难行驶不说,就是寻找猎物也不方便,不过好在他们有自制的电瓶灯,停下了车子之后,那兔子已经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但身上还热乎乎的。

    “我们有吃的了!”

    索拉显得特别兴奋,至此,尼克第一次看到索拉像个孩子一样,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开心,“有火吗?”

    “没有火也得生吃了它!”

    尼克以纯熟的刀法将野兔剥了皮又取出了它的五脏。

    那动作相当流畅,在索拉看来,那简直是一种享受。

    “车上有车用打火机。”

    尼克一边收拾着野兔说。

    索拉成了非常利落的助手,从脚下拔了一把软草,跑回了车上,不到一分钟,便点燃了一把火。

    一小堆篝火在黑暗而静寂的原野上,熊熊地燃烧起来。尼克用了两根木棍儿将野兔架起,很快的,就有一股诱人的肉香飘散开来。索拉一直蹲在火堆的旁边,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尼克不断地翻转着野兔,所以烤得很均匀,在那火光的映照之下,野兔泛着油黄的光泽。

    看到那野兔身上渐渐地冒出了油来,外部的肌肉也开始变紧之后,尼克就将那烤野兔从架子上取了下来,撕下了一条腿递给了索拉。

    索拉顾不得去辨别生熟,接过来就啃了起来。

    “真香!”

    看那样子,索拉好象一个月没有吃东西了似的。

    在这火光的映照之下,索拉的脸更加迷人了。

    而尼克却一直拿着一条兔腿在看着索拉吃肉的样子。

    “你怎么不吃?”

    “我看你能不能把这只兔子全吃了!”

    尼克笑道。他第一次看到女孩子这么不讲究的吃相,而索拉却全然不顾尼克那直勾勾的眼神,她的腮上都是油。

    那条腿刚吃完,尼克又把手里的一条腿塞给了她,她竟然毫不推辞,接着吃了起来。

    “能吃肉的女人强!”

    尼克突然笑着说。

    索拉脸上一热:“听谁说的?”

    她只瞥了尼克一眼。

    “吃肉是动物的本能,能吃肉的女人本能就强,不是这样的道理吗?”

    “蚊子不吃肉,不也挺能繁殖的吗?”

    索拉的脑子转得很快。

    “蚊子是不吃肉,可它们喝血!”

    尼克从那兔子身上撕下了一块肉来,慢慢地嚼了起来。看他那吃相,是在享受兔肉的美味,而不是为了充饥。

    不到二十分钟,两人就消灭了整只兔子,地上只剩下了一堆骨头。

    索拉张开着十个手指,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清除手上的油。

    尼克拿过了她的手来,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吮了起来,索拉并不拒绝,任他用舌头舔着她的手指,直到把她的每一根手指都舔得干干净净。

    “看来我们在什么地方都不会饿死的!”

    索拉感慨地说,刚才她还为找到食物而发愁呢。

    “那也不一定,要是枪法不准,打不到野兔就很难说了!”

    正说话的时候,尼克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一群大鸟飞了过来,抬头看时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鸟,而是一群大型爹蝠!

    “食人蝙蝠!”

    尼克迅速抓过了索拉护在怀里,已经有一只巨大爹蝠冲了过来。同时尼克从怀里掏出了手枪,“砰砰砰”三枪,有三只巨型蝙蝠跌落在了两人的脚下。

    那蝙蝠展开翅膀的长度足足有两米长,锋利的牙齿向外呲着,如果不是尼克及时开枪的话,他们早就被这三只蝙蝠抓到了,故在其他蝙蝠还没有到达之前,尼克一把就将索拉塞进了车里。

    而这时第二批食人蝙蝠已经飞到了尼克的头顶,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往车里钻,即使能够把头钻进去,也会被蝙蝠们袭击到他的。

    就在几只蝙蝠距离他头顶不到两米的时候,他再次开枪,四道火舌射向了两米远的空中,四只食人蝙蝠几乎同时坠落到了地面。

    虽然尼克能够躲得过快速的子弹,可是,当面对这些恐怖的食人蝙蝠时,他还是恐惧得要命,那一瞬间,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因为那四只食人蝙蝠飞到头顶的时候,他感觉到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尼克!快上来!”

    索拉不敢关上车门,她得等着尼克上车。

    眼看着又有一群蝙蝠扑了下来,尼克再也不敢拖延,一个跨步跳到了车上,便迅速将车门关闭,就在他关闭车门的一刹那,一只蝙蝠的头被夹在了门缝!

    “啊——”

    索拉尖叫了一声,而尼克用力一拽,只听“吱”的一声,那只蝙蝠被活活地夹死了。

    车门迅速一松再次闭上,那只想进攻尼克的食人蝙蝠“吧嗒”一声跌落在地上,从那落地的声音可以感觉到那只巨大爹蝠能有多重!

    这些蝙蝠的恐怖还不在于它们的巨大体型,更厉害的是,只要被它们咬上一口,就会迅速被麻醉,整副肢体在两秒钟之内就会失去知觉,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恐怖了,它们会一拥而上,咬开人的血管,吸食人的血液。

    它们或许几十天不进食,但只要在这几十天里能够喝一次人血就可以维持正常的生命。

    人已经进了车子,可蝙蝠还在陆续地飞来。它们落到地上之后,在那堆篝火旁边不停地寻找着什么。

    原来是那野兔的香味把这些蝙蝠引来的!

    幸亏有这辆车子,不然,尼克跟索拉就无处躲藏了!这么多爹蝠,飞行速度如此之快,就算是尼克身手再快,又怎么能招架得了!

    两人躲在车里依然惊魂未定。

    “看来就算是没油了,这车子也不能扔了。”

    尼克看着那在半空里盘旋着不肯离去的食人蝙蝠说道。

    “我可不跟你推车子!”

    索拉把身子靠到了尼克的怀里,此时唯有这样,她才会有一种安全感。

    “放心吧,我会让你来掌方向盘的!”

    尼克在索拉的秀发间抚摸了一下,她那柔软温热的身体在这寒冷的夜里格外让尼克舒服。

    “我们不走了,天亮再说吧?”

    索拉看着外面飞来飞去爹蝠说。她不知道这样走下去,还会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好吧,我们睡觉!”

    尼克从座椅上爬到了后面,又把索拉抱了过去。后排座椅上宽敞一些,睡觉也舒服。

    尼克揽过了索拉的身子,让她伏在自己的怀里。

    两人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一天的紧张之后,两人都格外疲劳,此时,不论是尼克还是索拉,都没有的,他们就这样相拥着,不到两分钟之后就睡着了。

    当尼克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看到索拉依然伏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他很不忍把她叫醒。

    尼克抬起头来朝着车子外面看了看,蝙蝠早已不见了踪影,但当他朝车后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百米之外,有四个人正趴在那里,两挺轻机枪,还有一个狙击手面前架着一把狙击步枪,居中的那人,正是埃里克,他的面前有一架反装甲爆破筒。

    埃里克似乎发现了车里的尼克已经醒来。

    “尼克,快出来投降吧!只要你放了索拉,我们就会放过你!”

    尼克的脑袋登时大了,他现在真后悔就地睡着了。

    “醒醒吧,你丈夫喊你回家吃早饭了!”

    尼克拍了拍依然沉睡的索拉。

    索拉缓慢地爬了起来,她也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喊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抬起头来朝车后望去,她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埃里克和那三个射手。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也许昨夜就来了。不好意思打扰咱们吧。”

    尼克说得很轻松,仿佛因为自己的沉睡而怠慢了客人,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能跑得了吗?”

    索拉担心地问。

    “只要你听话,乖乖的到他们那边去,我就能脱身。”

    尼克非常自信地说。

    “我不离开你,他们会一起向你开火的!”

    索拉搂紧了尼克的身体,这个动作让尼克很感动。

    “不这么做,那爆破筒会把整个车子给炸飞的!那样咱们谁也活不成!”

    尼克像在哄一个小孩子一样地耐心劝导着索拉。

    “只要你能活下来,我愿意牺牲我自己!”

    索拉看着尼克无比动容地说,“你已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愿意为你而死!”

    “傻孩子,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死,该死的是他们。如果他们不追上来,我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现在看来没办法了!”

    尼克无奈地摇了摇头。

    “尼克——只要你敢先开一枪,我就会把你的车子打成碎片!”

    埃里克在一百米之外叫道。他之所以没有前来,正是想以爆破筒袭击尼克,因为这是一辆防弹车,普通的子弹根本无法穿透它的铁甲和玻璃,而近距离作战,他们的动作根本就无法与尼克的速度相比。故只要尼克一个人的时候,一切就好办了。

    “我数到三,如果再不把索拉交出来,我会让你们两个人都上天!”

    埃里克声嘶力竭地喊着,听得出来,他说得出就能做得到。

    “索拉,听我的话,我们谁也不会死!”

    尼克打开了车门,带着索拉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鼻而入。

    尼克同时把步枪提在了手上,虽然他只是提着,但只要他想开枪,随时都可以击中目标。

    不过,现在他还不想做这种傻事,如果逼急了的话,埃里克随时也会击发他的爆破筒,那样的话别说是索拉了,就是他也很难顺利逃脱。

    车上还有一桶合成油,如果车子,等于一枚炸弹在他的跟前炸开,那种威力是非常恐怖的。

    尼克带着索拉渐渐地离开了那辆车子,目的就是防止埃里克这个疯子引爆了汽车。只要远离汽车,他就可以从容地躲过埃里克打过来的任何子弹,就是爆破筒他也不会放在眼里了。

    但索拉真的不想离开尼克,她总觉得自己离开尼克就是对尼克的背叛。更重要的是,一旦她离开了尼克,埃里克就会不择手段地向尼克开火。四个人一起向尼克射击,对于索拉来说,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情形。

    她仰起脸来动情地看着尼克,眼睛里噙着泪珠:“尼克,要小心……”

    “去吧,我没事的!”

    尼克朝着索拉微微一笑,笑得那么镇定,那么从容,好像不会有任何危险发生那样。

    索拉终于松开了尼克的手,朝着埃里克那边走去。

    索拉当然也知道她的父亲与法拉里之间的关系,在群雄崛起的现在,没有同盟是很难活下去的。她自信埃里克不会轻易地杀她,尽管她背叛了埃里克。

    在索拉朝着埃里克那边走去的时候,尼克的手指已经勾住了枪的扳机,只要他抬起枪来,就可以朝着前面的目标射击。

    但埃里克并没有在索拉刚刚离开的时候就命令射击,因为他也很担心索拉会成为尼克的人质,在确保索拉的安全之前,他不想有任何的差错发生。

    就这样,索拉在非常安全的情况下,走到埃里克的身边。

    但从索拉离开尼克的那一刻起,埃里克没有再去看索拉一眼,毕竟他已经不把索拉当成自己的妻子,更没有任何的夫妻之情,如果不是考虑到父亲的计划,他早就把这个背叛自己的女人与尼克一同炸死在车里了。

    当索拉刚刚走到埃里克身边的时候,埃里克突然一把将索拉按在了地上,同时命令:“开火!”

    一声令下,三个狙击手立即朝着尼克扫射起来。

    最要命的是那两挺机枪,两道粗粗的火舌不断地吐动着,密集的子弹直擦着尼克的身旁呼啸而过。

    埃里克之所以不选择夜间行动,正是因为他掌握了尼克躲避子弹的规律,在夜间他可以凭着那微红的子弹的光亮来判断,而在白天,他应该没有这个能力看到飞行的子弹了。

    但对于尼克来说,其实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即使是密集的子弹,他也照样顺利地躲过去。

    毕竟对方用的是机枪,尼克不敢与对方周旋太长的时间,那需要消耗掉他大量的体力不说,稍有闪失就会丧命。

    就在尼克跳起来躲过对方那交叉式的扫射的时候,他在空中举枪打中了一个机枪手。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爆破筒完全失去了它的优势,埃里克立即抓过了一挺机枪,但就在他刚刚调整了方向时,尼克又击中了一名机枪手。

    现在就只剩下埃里克跟另一名狙击手,两人同时射击,两道火力将尼克逼得不停地跳跃着。

    尼克并没有先去射杀埃里克,而是首先选择了那名狙击手,他看得出来,那人并不是一般的高手,非常沉稳。他所打出的每一枪,几乎都是那么地准确,如果不是尼克有着超人的躲闪能力的话,他早就成了那人的枪下之鬼了!

    就在那名狙击手准备再次击发的时候,尼克的半自动步枪在空中一横,一颗子弹准确地朝着他的头部飞去。

    那人已经意识到尼克的枪口对准了自己,但已经来不及了,尤其是他一直趴在地上,躲闪的速度远不及尼克的十分之一。正当他的身子刚刚要翻滚的时候,那颗子弹正正地射穿了他的脑袋。

    其实尼克早就料到了那人将要躲闪的方向,故那人的头颅与尼克的子弹的运动轨迹正好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产生了相交。

    尼克的身体还没有落地,埃里克突然一把抓住了索拉的头发,一把手枪顶在了她的脑袋上。

    “尼克,放下枪,乖乖地走过来,不然,我就一枪打碎她的脑袋!”

    埃里克凶相毕露,面目十分的狰狞。他已经看明白了,不拿索拉当人质的话,他就再也没有活路了。

    “埃里克,如果你放了索拉,我会放你一条生路,我说到做到,因为像你这样的废物,就算是放了你,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的。”

    尼克的枪也平举着,却是对准了埃里克的脑袋。

    “我数三下!如果你再不放下枪,我真的就开枪了!”

    埃里克咬牙切齿,他的手已经有些颤抖。

    尼克在这么远的距离,不敢贸然行动,因为他不想让索拉因他而受到任何的伤害,否则,他会一生都不安的。

    他身子没有弯下,只是手一松,手中的那杆半自动步枪就掉到了地上。

    埃里克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阴笑:“对,就这样,乖乖地走过来,不要耍任何花招!”

    埃里克一手抓住了索拉的头发,一手紧握着那把手枪紧顶着索拉的脑袋,而他的眼睛则一直盯着尼克,他深知尼克的身手,稍有疏忽,就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看到尼克果然放下了枪朝着他走过来,他有一种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完成任务的快感,和那种不敢太放肆表现出来的紧张。他慢慢地转着身子,将索拉拉到了他与尼克之间,这样,不论尼克有什么动作,有索拉在中间隔着,他都有一个缓冲的机会。

    但埃里克手里只有那一把手枪,当他不能确定可以把尼克杀死的时候,他的手枪只能顶住索拉的脑袋,而且,在击毙尼克之前,他是绝对不敢把索拉杀掉的,若没有挡箭牌,埃里克在尼克面前就绝对没有活下去的资本。

    直到埃里克与尼克两人完全面对着面的时候,埃里克才露出了更加狰狞的笑来:“呵呵,尼克,没想到吧,今天你终于掉到老子手里了!”

    话音刚落,埃里克手中的手枪立即从索拉的头上移开,以他最快的速度指向了已经近在咫尺的尼克。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在三个人中间炸开。

    索拉立即闭起了眼睛,她只有一个感觉——这下尼克完了!

    随即她感觉到自己全身无力,像是被抽了骨髓似的要瘫软下去。在她全身瘫软的同时,她似乎隐隐约约地听到了自己的脑壳炸开的声响——噗哧!

    接着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人一下子拥住了她的身子,当她睁开眼睛时,却看见了尼克的脸。

    她极力地睁大了眼睛,想辨别一下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索拉当然无法看明白,就在埃里克把枪从她头上移开的那一瞬间,尼克的手已经握住了他腰里的手枪,他同时扣动扳机,手枪平举,对准了埃里克的眉心,他的手枪子弹在埃里克击发之前就射进了埃里克的大脑,中断了他的动作。

    埃里克两眼向上翻白,慢慢地松开了紧抓着索拉头发的手。

    “扑通!”

    埃里克那重重的身躯在索拉的身边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