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背叛
    埃里克断定尼克并没有逃出城堡,因为监视器中没有一处显示他逃走的迹象。ЬAΠzHυ~0○①~CòΜ

    而尼克唯一可能藏身的地方,就是他所居住的这座大楼。

    “大家一定要看好各处城墙,不要让尼克再次闯进来!”

    埃里克站在他所居住的楼下大声地吆喝着。而他说这话的目的,就是要稳住藏在大楼里的尼克。

    他甚至断定尼克可能就藏在索拉的房间里,因为他上去突击搜查的时候,隐隐约约地闻到了房间里的药水味。

    如果不是为了给尼克治伤的话,索拉应该是不会弄出那种药水来的。

    但索拉却依然被蒙在鼓里,尼克也没想到埃里克还有他狡猾的一面。

    就在当天夜里,埃里克从周边四个公司里,请来了八位狙击高手。他们分别把守住了这幢大楼的各个出口,只要尼克从这座楼里出来,他就会置于狙击手的枪口之下了。

    “我不允许你伤到索拉一根毫毛,别忘了,她可是哈拉利的女儿!”

    在法拉里的心目中,哈拉利绝对是与他同一战线的人。如果连哈拉利都与他为敌了,他对付女王的资本就会少了许多。所以,听到儿子狙击尼克的计划之后,他很担心索拉。

    “她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了!”

    埃里克满怀仇恨地说。

    “但她还是我朋友的女儿!我不许你坏了我的大事!”

    法拉里绝不在儿子面前妥协。其实在他看来,那次索拉让尼克背回来,完全是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而且后来尼克与索拉也不曾有过主动接触的机会。所以,他不允许儿子在袭击尼克的过程中给索拉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好吧,我会在索拉不在的时候开枪的!”

    埃里克不得已作出了让步。

    由于不敢确定尼克就躲在索拉的房间里,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况且他知道尼克的身手相当厉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和他进行近距离接触的。

    趁着夜色,埃里克布置好了所有的狙击手,只等尼克从那幢大楼里走出来。

    但一夜没有任何动静。

    尼克躺在索拉的床上,手里一直握着那把半自动步枪,这样在危机时刻,他可以封锁住门口,不让任何人闯进来。

    他虽然闭着眼睛,但他的精神却始终处在紧张之中。

    索拉以为她的房间是最安全的,所以她躺在沙发上不久就有了均匀的呼吸。

    尼克的伤口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地开始恢复。那药物作用下的热度有时候会把他从浅睡中疼醒。借着窗子外面射进来的天光,尼克可以清晰地看到躺在沙发上的索拉那优美的身材曲线。如果用天生尤物来形容索拉的话,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可是,此情此景,他就算是再喜欢索拉,也无法做出那种事情来的。

    毕竟索拉居住的楼层,每一个房间都被埃里克的人搜查过了,却没有看到半点尼克藏匿过的迹象。

    清晨五点钟,索拉就从沙发上醒来,她看到尼克依然合着双眼躺在床上,手里依然抓着那把冲锋枪,而且他的一个手指就勾在冲锋枪的扳机上,是一种随时击发的状态。

    索拉小心翼翼地从沙发爬了起来,来到了尼克的床前,她想替尼克盖一下被子——其实她更想近距离地看一看尼克的脸,尼克睡着的时候都是那么让女人心动。

    可她的手刚刚捏住了毛毯的一角时,尼克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是我……”

    索拉被尼克的突然一动吓了一跳。

    “几点了?”

    尼克羞涩一笑,却没有舍得松开她那柔若无骨的手腕。

    “五点了。你先躺一会儿,不会有事的。外面看得很紧,你现在出不去的,安心在这里养伤吧。”

    索拉也没有往外挣的意思,尽管尼克开始的时候弄疼了她的手腕,但她还是很喜欢这样被尼克握着。

    好不容易捱到了吃早饭的时间,索拉决定再给尼克带些饭来,没有食物的话,他是逃不出城堡的,枪伤也不可能更快恢复。

    所有城堡的女人都按时用餐,吃饭的时候,索拉从坎蒂丝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安,她好象也想从索拉的嘴里探听到一点有关尼克的消息,但现在是敏感时刻,谁也不敢提起这事,更何况索拉毕竟是埃里克的妻子,坎蒂丝不敢断定她到底倾向于谁。

    索拉是最后一个离开餐桌的。但她已经无法再向女仆索要食物了,以前她是从来没有带食物回卧室喂养猫的习惯,突然从餐厅里带食物回去,必然会引起别人的疑心来。

    “我到厨房里看一下,中午我可以吃到什么新鲜的花样!”

    索拉朝着侍立在一边的女仆笑了笑,一个人朝着厨房走了进去。

    让女仆很不解的是,她竟然关起了厨房的门来。

    一会儿,索拉从厨房里笑着走出来。

    “别忘了煮个番茄。”

    索拉很和蔼地朝女仆笑了笑,然后她就走出了餐厅。

    埃里克本来打算趁着索拉离开大楼的时候向大楼进攻,可是,现在他还无法确定尼克到底藏在哪个房间里,他也想看一看,索拉到底会把食物带到哪里去,这样再进攻就更有目标了。他不想打草惊蛇,没成功反倒让他的人遭到更大的伤亡。几次对付尼克的经验告诉他,必须让尼克处于交叉火力的覆盖之下才能置他于死地!

    所以,他放弃了在索拉离开大楼去吃早餐的时候动手。他必须确定尼克的准确位置。对于这一点,连埃里克自己都觉得自己成熟了不少。

    索拉像往常一样,两手空空地走进了她所居住的那座大楼。

    这对于埃里克来说,无疑是个打击,他原以为索拉无论如何都应该带些食物进去的。因为他知道,一个人带了伤连续几顿不吃东西绝对坚持不下去。

    索拉沿着楼梯往上走的时候,时刻注意观察着有没有人跟踪或是在暗中偷窥她。

    走到临近门口的楼梯上时,索拉故意放大了自己的脚步声,她是在告诉尼克她已经回来了。

    她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尼克却不在床上,而是避在了门后。手里拿着两把枪。

    现在对于尼克的这种戒备姿势,她已经开始习惯了。

    关门上锁之后,索拉才兴奋地说:“我给你带饭回来了!”

    当尼克要看那饭在哪里的时候,她却要尼克把身子转过去。

    索拉从自己的胸罩里掏出了一张薄饼,又从自己的小里掏出了一些点心。

    不过,那些点心都是用塑胶袋包好的。

    她红着脸递给了尼克。

    “你把它们藏哪儿了?我怎么没看到你带东西上来?”

    尼克也感到好奇。但估计应该是藏在了女人很私密的地方了。

    “吃你的吧,问那么多干嘛?你应该知道,昨天晚上埃里克上来突击搜查。一定是他怀疑到我身上了!我带什么东西进来,能让他们看出来吗?”

    索拉非常得意自己的创意。

    尼克拿了那些食物放到鼻子上闻了闻,似乎有一种淡淡的女人的体香。

    “吃吧,弄不脏的!”

    索拉绯红着脸羞涩地催促道。

    尼克早就饿了,在那种药物的刺激之下,消耗了他大量的能量,不然,他的身体也不会恢复得这么快。

    这点东西吃到肚子里去还真没有什么感觉,一小会儿那些东西全进了肚子不说,好象很快地就在他的胃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呵呵,就是少了点,还有吗?”

    尼克盯着索拉的胸脯,好象怀疑她的里还藏着什么似的。

    “没有了,我只拿了这些,要是带多了,女仆会发现厨房里少了东西。那些女仆可细心着呢,尤其是我又不能去拿那些没有处理的东西给你吃,而处理好的她们都记着数量,少了哪些可能就会引起她们的怀疑了。”

    索拉分析得头头是道,毕竟是女人心细,在这种关键时刻,一点马虎就有可能暴露了尼克的藏身之处。

    “呵呵,看来你也清楚埃里克昨天晚上那句话的用意了!”

    “可是,我们好象没有什么地方引起他的怀疑吧?”

    索拉百思不解。她自以为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了,而埃里克又怎么会有所察觉的呢?“再说了,要是他昨天晚上发现了什么的话,为什么他不进来搜查?至少他应该翻开我的衣橱看看吧?”

    “呵呵,你以为埃里克是个傻瓜吗?如果我真的藏在衣橱里的话,那么他打开衣橱的那一刻岂不是宣布了他的死刑?”

    “对了,一定是药水的味道!”

    索拉恍然大悟,因为今天早上刚刚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她就闻到了明显的药水味,他们两个之前一直在房间里并不怎么注意,可从外面突然进来的人就会觉得很刺鼻。

    听到索拉这句话,尼克也如梦初醒,他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埃里克一定把这座大楼包围了!”

    尼克十分肯定地说。

    但他不敢到窗台那边去看。

    索拉要朝着窗子走过去。

    她被尼克一把拉住。

    “不要看了,会引起他们的怀疑的!”

    尼克确定,如果埃里克断定了他就在这个房间里的话,一定早有许多枪口已对准了这扇窗户。而且,在尼克看来,索拉作为一个女人,是一个值得男人倾心的女人,但她却不是一个作战的高手,凭她的观察能力,又怎么能够发现那些藏在暗处的狙击手?

    “能把你的水晶项链借我一用吗?”

    尼克看着索拉白晰的脖颈上那一挂精美的项链问道。那是索拉一直挂在膀子上的饰物,晶莹透明。

    索拉看了看尼克,虽然没有明白他的意图,却从脖子上解了下来递到了尼克的手上。那水晶项链已经被索拉戴久了,有了一种温润之气。

    尼克进了洗手间,他以水晶割下了一块镜片。

    “你要做什么?”

    索拉不明白尼克要这些做什么用。

    “找几片纸壳来,最好再找些双面胶之类的。我要做一架潜望镜。”

    在索拉找来了所有的材料之后,尼克已经用她的水晶项链割好四片反光镜片。

    看那割口,犹如玻璃刀作出来的一样整齐。

    两人跪在地板上,几分钟后就做出了一架精致的潜望镜来。

    经过室内的实验之后,那潜望镜的效果相当好。尼克弓着身子来到了窗台前,他让索拉拿一块抹布盖住了潜望镜的镜头,那镜头就搭在窗台上面,即使对方非常仔细,也很难发现那是一架潜望镜!

    索拉很快就离开了窗台,而把那块抹布留在了那里。

    尼克很善于观察哪些地方适合狙击手藏匿,不到四分钟,尼克便发现了三个狙击点!而且这三个狙击点就有两支枪口对准了他这扇窗子。

    “我抽出镜头之后,你再把抹布拿开。”

    尼克蹲在窗子下面,索拉走了过来。

    那么近的距离,尼克只要身子一动,就可以把脸贴到她那修长雪白的玉腿上,这个位置更能欣赏到她那平滑的。

    尼克抽掉了镜头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窗台,而是一直蹲在那里,同样,索拉也没有立即走开,似乎她猜到了尼克的心思,她也想让尼克多贴近她一段时间。

    她站在那里像是欣赏外面的风景,神情自若,毫不紧张,这种姿态给了那些一直朝着这个窗户注意着动静的人一个信号——尼克并不在那里。

    “你能打开别的门吗?”

    “能。”

    索拉唇形几乎没有动就回答了尼克的问话。这一点她表现得很聪明,因为现在她也意识到外面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稍有不慎,就会暴露了尼克的位置。

    她慢慢地退离窗台,两人坐到了沙发上。

    “这一层楼上的钥匙都在这儿。但你最好不要冒险。埃里克是个非常狠毒的人!”

    索拉好象已经猜到尼克要干什么了。

    “我只能在白天干掉他们了,到了晚上,枪口总要吐出火舌来的,岂不是更容易暴露目标?”

    索拉把那一串钥匙交到了尼克的手上,这一层的任何一个房间他都可以打开。

    尼克将手枪挂在了腋下,提着那杆半自动步枪走出了房间。

    他打开了离索拉房间最远的一个房间。

    非常幸运的是,那扇窗子的一半窗帘没有完全拉开,正好挡住了半扇窗子,尼克走过去,避在了那半挂窗帘的后面。

    此时向外望去,他又发现了两个火力点,现在加起来,在这座楼的正面,至少共有五个火力点在等待着他的出现。

    虽然他看出来那些狙击手们各有分工,但凭着他的经验,凡是高水准的射手,只要能够发现,他们都能在一秒之内把向目标击发。也就是说,如果他一旦暴露了目标,在一秒之内,就有可能有五枝枪同时向他射击。

    不过,这座楼是整座城堡里最高的一座,而且他又处在最高层上,对面的那座楼的射手要观察到这层楼上的情况,就得时刻仰着头,那滋味自然很艰难。

    尼克看到那几个已经蹲了一夜的射手,都在不时地转动着颈子,以避免僵硬。

    事实上,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是可以趴在一个地方几十个小时保持不动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因为他们都需要全力地抬起头来,才能观察到对面的楼层,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平时训练的极限。

    尼克凭着自己的能力确信,不会还有什么火力点能够逃出他的眼睛。

    他开始慢慢的在那杆半自动步枪的枪口上转上消音器,借着窗帘的掩护,尼克把抬头从那扇窗子拉开的一条小缝里伸了出来,而那枪口依然包在窗帘里,不会被外面的人发现。

    “扑!”

    只是轻轻一声,好象不经意间放了一个不太响的屁,对面那幢楼里的一个狙击手便立即脑袋一偏,倒在了窗台边。尼克知道那家伙所使用的掩护体不过是一块薄薄的木板,绝对挡不住他的子弹,这种半自动步枪弹的穿透力会超出冲锋枪的一倍。

    不过,这种步枪只适合于爆头,如果是打在了身体的其他部位,很有可能只是洞穿,却不能让对方立即丧失生命。

    那枚步枪弹瞬间穿透玻璃的声音立即惊动了几乎所有的狙击手。就是再差劲的狙击手也能听得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看到那一枪是从哪个地方打出来的!

    自我保护的意识让四个狙击手几乎同时缩到了后面的掩护体里。

    在没有弄清对方位置之前就暴露了自己,这是狙击手的大忌,尤其是像今天这样,这几个狙击手都是固定位置的,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的头颅置于对方的枪口之下!所有的狙击手几乎都有一个概念,每一次执行任务,如果不是把对方杀死,那就是被对方杀死,很少能有几次例外。

    埃里克也听到了那一声清脆的玻璃响声,他立即通过对讲机询问各个狙击点上的射手。

    四号位已经没有了回答。

    埃里克的心不由得一沉。他亲自到四号位查看,那个射手已经脑浆迸裂,红白相间的胶状体溅了一地,他身后的墙壁上也都是那种红白相杂的东西!

    埃里克忍不住闭起了眼睛,那溅得满墙都是的血红让他差点吐了出来。

    他能想象得出来,此时的尼克一定躲在某个角落里狞笑。他站在走廊里朝着对面的楼上看去,似乎任何一个窗口都可能是尼克射出子弹的地方。

    “各号位请注意,十三层楼的最西边那扇窗子,那里有一条缝,你们可以看到窗帘的晃动!”

    埃里克非常兴奋,因为他第一次有了正确的判断。

    “哒哒哒……”

    其他几个火力,对着那个窗子一齐过来,玻璃破碎之后,那些子弹斜着打在了房间里的天花板上。

    然而,就在所有的狙击手朝着尼克所在的那扇窗子射击的同时,对面那幢楼里又一个射手被爆头而亡。

    尼克抓住了这个机会,当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最先射击的那扇窗子时,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再去看其他的窗口了,而这正是尼克反击的最佳时机。

    至此,埃里克已经有了两名狙击手倒在了尼克的枪口之下。他现在是弹无虚发,只要他决定开枪,对手就必死无疑。

    但不论埃里克是否在尼克的狙击范围,尼克都不想现在就杀死他,至少让这样的家伙来指挥这场战斗,他会省很多心思。

    整座大楼已被封锁,而监控的电缆也早已被尼克割断,所以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尼克的具体位置。

    当尼克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索拉也从自己的房间里冲了出来,她听到了那一阵疯狂的枪声,正为尼克担心着。

    尼克很轻松地朝着索拉笑了笑。

    “他们会不会从别的地方进来?”

    索拉并没有间着,她也在一直思考着尼克的安全问题。

    “呵呵,我正等着他们来送子弹呢!”

    尼克好象早已料到了这一点。

    这座大楼里也有一套监视设备,如果把他剪断的电缆以另一种方式接起来,就可以监控到全楼各个角落的情况了。而监视器就在埃里克的房间里,尼克重新接好了线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监视整个大楼里的动静了。

    更要命的是,这是一套音像同步的监控设备,经过放大器放大之后,就是有一只老鼠钻进来也无法逃开尼克的耳朵。

    现在尼克利用潜望镜观察着对面楼上的动静,而索拉则蹲在监视萤幕前监视着这座大楼里的一切可疑现象。

    “尼克,有人要从后面进入大楼了!”

    索拉有些紧张地盯着萤幕说。

    尼克回过头来,扫了萤幕一眼,的确有一个人,身上还带着枪正用钳子撕开了后面的防盗网,从一楼的窗子爬进来。

    尼克迅速赶到一楼,等在了一楼的楼梯口上,那个家伙才刚刚抬头时,就被尼克一枪结束。等尼克下去取他的武器时,却发现正有另一个家伙卡在了窗口里。

    尼克抬手一枪,那家伙直接滚出了窗子。

    可惜没得到他的武器。

    他迅速回到了上面。

    但从监视器里发现,正有十多个人却同时从五楼的窗口吊着绳子爬进来。

    现在尼克才明白,埃里克这个家伙并不傻,他是用了调虎离山之计,把他引到了一楼,却让人同时从楼顶上吊下了强攻手。

    尼克立即冲到了六楼,他相信,这些从五楼窗子爬进来的人不可能永远待在五楼,他们进攻的目标是十三楼!

    尼克把消音器换到了手枪上来,在楼梯间作战,手枪要方便得多,但他看到对方全是冲锋枪,防守反攻的难度相当大,因此他还是使用老套的战术,等在楼梯口上,守株待兔,只要有哪个家伙第一个伸出脑袋,就会立即被爆掉。

    这里的楼梯并不宽敞,如果对方突然出击用冲锋枪扫射的话,是很难躲开对方子弹的,但是尼克所站立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扫到的,角度很刁。

    就在尼克聚精会神地等着点射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枚手榴弹扔了过来!

    在这么狭窄的楼梯上的话,尼克根本就无法逃生。

    尼克身手灵活,他大胆地抓住了那一枚手榴弹并迅速地扔到了下面,然后将整个身子仰躺在楼梯上。

    轰的一声之后,整个楼梯都摇晃起来。

    但尼克的姿势保护了他,一点皮肉伤都没有,而对方却一下子被炸死了好几人。

    索拉守在监视萤幕前,虽然她看到了埃里克的人陆续地进到大楼里面来,却无法通知到尼克,只能在那里干着急。她二话不说,赶紧跑到了尼克所在的六楼楼梯,从尼克身边抓过了一支枪,冲回了正有人爬入的十楼楼道。

    第一个已经爬进来的人看到了是少夫人,为难了。

    但索拉却心里明白,如果不果断的话,必将被这些坏蛋们所困,她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人开了枪,那人当即倒在了楼道里。

    索拉迅连地避在走廊的墙壁上,只要哪个窗口有人进来来,她就端起枪来朝着那人打上一枪,虽然她的枪法不算精准,但是,一个人在那样危险的地方只要是挨了一枪,就不可能敢再侵入,不是掉到下面去就是赶紧逃上去。于是,在十楼的走廊里,便形成了一妇当关,万夫莫开的局势。

    由于巨大的伤亡,埃里克被迫中止了进攻的计划。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这对于尼克来说已经不算是一个有利的条件了,因为四处的窗子已经被埃里克的人打开,随时都会有人进来。如果说还算是有一项有利因素的话,那就是那套监视设备了。但现在尼克只靠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守得住整座大楼,一旦被他们进来破坏掉,尼克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依靠的了。

    时间紧迫,尼克不想在这座大楼里等死,他知道,如果被他们困住了话,只会死路一条,再也没有生还的机会了!现在整个法拉里家族,除了几个被尼克睡过的女人还希望尼克活着之外,其他的都希望尼克被打死。

    “索拉,你们家的楼里有没有暗道?”

    这完全是尼克一个人的异想天开,他想,一个成熟的设计者,不应该不给自己留一条活路的。

    “暗道?”

    索拉极力地回忆着,她忽然兴奋起来,“父亲说过,在一楼有一个靠近下水道的出口!”

    尼克也灵光一闪,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设计,把下水道当成逃生的出口,一般不会引起施工者的怀疑。

    他带着索拉来到了一楼,最后在洗手间里找到了那个出口。

    “天无绝人之路!”

    “里面黑漆漆的,怎么走?”

    最糟糕的是,家里竟然没有手电筒。

    尼克又返回了顶楼,他拆掉了监视器里的电瓶,又摘了一个走廊里的灯泡,自制了一个电瓶灯。尼克对于机械电子之类的东西学过一套,制作这样一个简单的电器,对他来说还不算是什么难事。

    索拉也换掉了高跟鞋,穿着运动鞋牵着尼克的手进入了下水道。

    下水道里除了臭味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之处,还算平坦,而且里面宽敞得很,人几乎直起身子来都可以,只是里面总有一种压抑感,尼克总会不自觉地弯着身子前进。不过,好的是,他所制作的简易探照灯起了很大的作用。

    尼克带着索拉一口气在下水道里狂奔了几里路才走到了尽头。

    当他们小心翼翼地钻出了洞口之后再回头看时,那座十三层的大楼在黑暗中,像一个怪物。

    他们刚刚舒出了一口气来,却突然看到了城堡方向有四只明亮的车灯正朝这个方向过来!

    不用说,一定是埃里克他们想到了这个出口!

    “趴下!”

    尼克一把将索拉压在了地上,同时他也趴到了索拉的身边,将长枪伸了出去。

    “砰!砰!”

    两声枪响之后,一辆车灯立即失去了光亮。

    第二辆车子很快就发现了尼克的大致方向,一阵疯狂的扫射没有目标地打了过来,而有几颗子弹还真的打到了尼克的身边。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第二辆车子的灯也立即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