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突袭
    布莱丝与尼克两人刚一走进健身房,布莱丝就反身抱住了尼克。BαΝΖΗú~零0一~COM前一段日子因为埃里克受伤的缘故,布莱丝曾经一度中断了与尼克的来往,毕竟她要考虑哥哥的感受,更要考虑父亲法拉里的感受。

    但现在,她却觉得埃里克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她不想因为埃里克的阻挠而毁掉了自己的幸福。

    两人正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尼克却听到了埃里克带着愤怒的脚步声沿着楼梯越来越近了……

    “他来了!”

    尼克怔了一下。

    “我不怕,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要你亲吻我,你敢吗?”

    布莱丝抬起了头来,勇敢地看着她眼前所喜欢的少年。

    “布莱丝,不要冲动,他会干出傻事来的!”

    但布莱丝却依然紧紧地抱住尼克,不想离开他半步。

    当尼克听到那毫不掩饰愤怒的脚步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抱着布莱丝立即跃到了几米远的地方。

    “砰!”

    健身房的门被埃里克粗暴地一脚踹开了。

    冲锋枪的枪口随着埃里克那仇恨的目光在房间里搜寻着。

    他很快就发现了站在远处的那两个人,而且他们依然紧抱在一起!

    “布莱丝,我要你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埃里克用枪指着布莱丝吼叫着。

    “埃里克!你不要乱来!”

    看到埃里克手里的枪指向自己,布莱丝自然紧张起来,她立即站到尼克的前面护住了他。她想,毕竟她与埃里克的身体里都流着法拉里家族的血液,埃里克不会那么无情的。

    可是,她完全错了,布莱丝的这个举动更加坚定了埃里克要杀死尼克的决心。

    “我再说一遍,我要你离开这个男人远一点!”

    他在吼叫的同时,那颤抖的手指几乎就要扣动冲锋枪的扳机。

    尼克看到了埃里克眼睛里的那一股杀气,他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从埃里克的枪口下逃生,但他敢肯定,如果埃里克稍一冲动的话,就会把子弹射向布莱丝的。

    他看得出来,埃里克绝对会为了杀掉他而不惜同时误杀自己的妹妹。

    “布莱丝,听我的,到一边去。埃里克是不会杀我的!”

    尼克生怕布莱丝不听他的劝告,在说话的时候,他还特别用手指在她的身体上暗示了一下。

    “埃里克,求求你,不要冲动好吗?”

    布莱丝松开了尼克,一步一步地从尼克的身边走开。

    “到这边来!”

    埃里克的枪口依然对准了尼克,同时命令着布莱丝。他不敢保证在他击发的时候尼克会不会乱跑,他还是想尽量避免伤到自己的妹妹,因为那样的话,父亲法拉里是不会饶了他的!

    布莱丝非常矛盾,她既不想因为留在尼克身边而激怒了埃里克,又担心离开了尼克而害他被埃里克伤到。因为到了现在,她还是不相信埃里克会不把她这个妹妹放在心上。

    “我要你走开!”

    埃里克用枪指着布莱丝,他已经声嘶力竭了。

    布莱丝慢慢地朝着一边移开了,她不想激怒已经发疯的埃里克,而且她认为埃里克只是要她离开尼克。如果继续跟尼克站在一起,一定会刺激得埃里克更加疯狂。

    布莱丝慢慢移开的时候,尼克也慢慢地后退着,尽量拉大他与埃里克之间的距离,这样,至少他可以躲过埃里克的子弹。

    就在布莱丝走入了安全区域之后,埃里克的眼睛里却射出阴冷的光芒。

    尼克看到他的手指已经扣进了扳机。

    突然,埃里克扣动了扳机,一长串子弹朝着尼克过来。

    而尼克早已做好了跳跃的准备,就在那串子弹朝他射来的时候,他的身子也跳开了原地,子弹打到了墙壁上。

    尼克看准了窗口,在埃里克的扫射之中,两次弹跳便来到了窗子边。

    埃里克没有想到尼克敢从那扇窗子上跳下去,他的冲锋枪朝着窗子周围一个劲地扫射着,将尼克两边的逃路封锁得严严实实。

    然而,尼克身子一纵,同时撞开了窗子,他的身影便如箭一样地出去。

    而当埃里克抱着冲锋枪窜到窗子边上的时候,却发现楼下早已没有了尼克的踪影。

    从三楼跳下去,是尼克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今天他完全是拼了,至少跳下去还有逃生的可能,而待在健身房里,一定被埃里克打死的,因为他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

    他落地之后,继续往一侧滚了出去,他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就朝着枪械库而来,所有的枪枝都在那里,如果手上没有武器的话,在这座城堡里他就只有被追杀的分,且毫无还手之力。

    枪械库的门口有两个人把守着,看到尼克一路跑着过来,再加上刚才健身房里的一阵阵枪声早已让他们两人有所警觉,所以两人立即把枪口指向了尼克。

    但尼克却没有理会,在他躲过了那两人射过来的两颗子弹之后,人已经跄到了两个哨兵的跟前,他只是大手一探,两个哨兵就被他抓着,两手用力一撞,那两人的脑袋就被撞裂了。

    解下了他们腰里的钥匙,尼克迅速地打开库门。

    尼克抓了两颗手榴弹,一把半自动步枪,一把手枪。身上凡是可以装子弹的地方,都装了进去。

    当尼克冲出枪械库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保镖朝这边冲了过来。

    不到一百米的距离,那子弹的速度绝对在尼克的把握之中,他非常轻易地躲过了朝他打来的每一颗子弹。

    但是,身上带了武器,弹跳就无法自如,而且反复弹跳也会消耗他的体力,尤其是当对方用冲锋枪扫射他的时候,他要躲开对方那密集的子弹难度更大。

    当几个保镖被尼克打死之后,三面又涌过来了不少城堡的卫兵,他们手里的武器并不比尼克的差,尤其是他们从三个方向一起朝尼克射击的时候,对于尼克来说,那更是难上加难。

    尼克不敢冒险,他迅速逃进了两座楼之间的夹缝里。

    那是两座紧挨在一起的楼房,中间只有一条一米半不到的夹缝。尼克两腿分立各踩着一座楼的墙壁,慢慢地爬到了楼顶。这里有几座楼彼此相连,对于尼克来说,正好可以居高临下,而且躲开他们的合力攻击。

    更让尼克占优势的是,在楼顶上,他可以随时从某一个地方露出头来朝着楼下的人射击,而自己则不用担心被他们袭击到。

    但尼克同时也想到了,这样一直在楼顶上跑来跑去并不是长久之计,很快他们就会从下面爬上来,从四面八方形成夹击,如果那样的话,尼克就会陷入被动。

    突然枪声大作,城堡里所有的保镖似乎都默契起来!尼克在楼顶上跳跃着,他想立刻逃出这座城堡,不然,早晚要被他们凶猛的火力所伤,甚至会被他们打成肉酱。

    他在一座楼上看到了一个天窗,这是一个维修通道,通过这天窗可以直接到楼内。但当尼克准备从那个天窗下去的时候,却发现了暴露在楼道里的一个探头!

    从那个探头的位置与角度来看,它只能照到楼道的走廊上,但只要尼克落到地面,他就会暴露在探头之下了。

    他掏出手枪,同时又从怀里摸出一个消音器装了上去。

    尼克在天窗口悬空,朝着那个探头一枪,只听到“噗哧”一声,那探头瞬间报废!

    几乎没怎么犹豫,他就顺着那个天窗下去了。

    现在整座城堡里已经乱成一团,这正是他逃跑的好时机。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却闯到了埃里克居住的那一层楼!

    当他顺着楼梯往下跑的时候,楼道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就是索拉。

    “快跟我来!”

    索拉没有任何犹豫,上前拽着尼克就朝着一个房间走去。

    那是索拉的卧室,而且是索拉单独居住的一间卧室;其实那本是索拉与埃里克的新房,但是自从索拉娶过来之后,埃里克就没有到这个房间里来睡过。因为他不想与一个被另外一个男人背了几十公里地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

    身为法拉里家族的继承人,他丢不起这个脸!

    不到两分钟,就有几个人端着新式的冲锋枪冲了上来。

    “少夫人,有看见尼克吗?”

    四、五个保镖在冲到楼梯上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少夫人索拉穿着睡衣站在那里。

    “我刚从房间里出来,没有看见什么人来过。”

    索拉非常镇定地说道。

    毕竟是少夫人,那几个人没有理由不相信少夫人的话。

    这里是最高的一层,因为埃里克喜欢住在高处,可以俯瞰整座城堡的全局。

    那几个人往上瞧了瞧,在这里,只有少爷跟少夫人居住的房间,没有少夫人的允许,他们是不敢随便闯进去搜查的,但即使少夫人允许,他们也不敢进入,除非埃里克亲自进去。

    尼克藏在索拉的大衣橱里,手枪一直处在拉开保险的状态上。

    但他很快就听到了上来搜查的人快步下楼的声音,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到了楼下,那些人开始了地毯式的搜查,为了打消他们的顾虑,索拉让仆人将房门一个个地打开,看遍了每一个房间。

    直到所有的人都撤出了那座小楼之后,索拉才让尼克从她的衣橱里出来。

    还好索拉细心,她看到了尼克胳膊上流血了。

    索拉从小就养成了自备小药箱的习惯,她打开了自己的小药箱,要尼克脱了上衣,看看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伤。其实在激战之中,尼克也被对方的子弹伤到了,只是由于当时太紧张,只顾着应战,而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此时,当索拉那细润的小手在他的脊背上用药水擦拭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

    听到尼克呻吟的声音,索拉赶紧停了下来。

    “没事,继续吧。”

    尼克当然知道,这些伤口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就会化脓甚至导致严重的感染,直至丧失生命。

    那一道伤口并不算轻。毕竟在枪林弹雨之中,尼克总有注意不到的地方,子弹太密集,让他无处躲闪。这一颗子弹是擦着他的脊背过去的,在他那本来平滑的脊背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现在不仅仅是疼痛了,如果稍有活动的话,他就会有一种脊背断裂的感觉,根本无法用力,而且每一阵疼痛都会让他冒出一身汗来。

    在尼克的指导下,索拉把三种药片碾成细末混合在了一起。

    这是尼克从小就常用的一种治疗伤口的方法,这种方法不但可以减轻疼痛,还可以让伤口以最短的时间恢复。

    索拉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药粉敷在了尼克的伤口上,又用一条长绷带缠住他的伤口。当索拉缠着那条绷带转到尼克的前面时,她那专注的模样让尼克十分感动。

    他静静地看着她那俏丽的脸,似乎能够闻到她那带着诱人香味的气息。

    索拉没有像以前那样痴情地看着尼克,但尼克却感觉得出来,此时的索拉的心里已经完全是他尼克了,从她那蒙蒙眬眬的眼神里,尼克感觉到了女人的心疼与幸福。

    如果不是尼克受伤的诂,或许她永远也不会有抚摸尼克胴体的机会,她一则因为尼克的伤势严重而心疼不已,二则因此而有机会亲近尼克,让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那种幸福。

    这里不是落地窗,索拉并不担心被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况,更何况这里是最高的一层。

    索拉像护士伺候病人一样,把尼克扶到了她的床上。这个房间,自从她来到城堡后,埃里克就没有来过,完全是她的私人天地。

    尼克很听话的被索拉扶着躺在床上。

    “把身子侧过来吧,别压到了伤口……”

    索拉那柔和的声音与跟埃里克在一起的时候判若两人。而且当她的身子俯下来用手托着尼克的脊背时,她那丰满的胸脯就会碰到尼克的身体,这让尼克万分享受。更让尼克倍感享受的是,他从索拉的身上闻到了那种久违的女人体香。而且她身上的这种体香,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相比的。

    “索拉嫁给埃里克这样的家伙真是可惜了!”

    尼克的目光一直盯在索拉的脸上,在心里默默地说。

    索拉不经意间看了尼克一眼,两人目光正好碰在了一起,索拉两腮绯红一片。

    “如果那时候我背着你私奔的话,会是什么情形?”

    尼克竟然无限感慨地说出了这句话。

    “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养伤吧,他们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索拉娇嗔地瞪了尼克一眼,又将一条毛毯盖在了尼克的身上。

    尼克一直盯着她看,觉得看一个女人是种享受。

    索拉走到门口,把尼克的武器都拿到床上,放在他随手就能抓起的地方,只有那两颗手榴弹被她放到了床里面比较保险处,她不敢断定那东西要是从床上掉下来会不会。

    “我去吃饭了,不论发生什么情况,千万不要离开这个房间!”

    索拉还特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来与尼克拉钩。

    尼克伸出了手来表示听到。

    然后,索拉笑了,她的笑是那么的美丽,而且是尼克第一次看到她这迷人的笑索拉反锁了房门,那轻盈的脚步渐渐从楼梯上消失。

    吃饭的时候,索拉是要跟埃里克在一起的,不过,他们之间却从未说过一句话,形同陌路。

    今天埃里克显然因为追杀尼克而没有到餐厅里用餐。

    “给我包上些食物,我要喂一喂我的小猫。”

    在吃完饭之后,索拉对着餐厅里的仆人说道。

    索拉大大方方地提着包好的食物回到了楼上,她自从进到这座城堡里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除了到外面散步之外,她就是一个人待在这间屋子里,朝着窗外看风景。那几次在小路上遇到尼克,也都是她早就看到了尼克朝着哪个方向而去,她才赶紧追了下去的。而在走出这栋楼的时候,她却又装出了一副悠然散步,不期而遇的样子。事实上,她的心里是那么的渴望能够再跟尼克说上一句话,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或者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两人相互看上一眼,也会给她一个极大的安慰。

    索拉在上楼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可疑的人,更没有人注意到她手里的食物。

    她拿了一个几子放在了床前,将那包食物全部摆开放到几上,然后又去扶尼克起来。

    其实现在尼克已经没有那么疼了,他完全可以自己下床,甚至就是埃里克的人冲进来都不太影响他与他们搏斗,但是,此刻,他却很想再享受一次索拉的搀扶。

    索拉似乎觉察到了尼克的心思,不由得娇嗔起来:“配合一下,这么沉的身子我可搬不动!”

    尼克朝索拉傻笑了笑,一手撑在床上慢慢地坐了起来,自己动手抓着食物往嘴里塞。

    没办法,索拉无法往房间里带夹菜的刀叉之类的东西,那样很容易暴露尼克的位置。

    现在看着尼克用手抓东西吃的样子,索拉反而觉得很可爱。

    同样,看到埃里克吃饭的时候,即使再文明,她也觉得那人很可恶,她甚至看都不想看那人一眼。

    就这样,在索拉的注视下,尼克一口气吃完了索拉带回来的所有食物,看那样子他意犹未尽。

    “没办法,我只能带这么多了,我这还说是带回来喂猫的呢,你吃的可比猫多了!”

    索拉一边收拾着几上的残留一边娇笑着道。

    “我真想做你的小猫!”

    看着索拉收拾几子的样子,尼克很向往地说道。

    索拉娇嗔地瞪了尼克一眼,也甜蜜地笑了,却没再说什么。

    收拾好一切之后,索拉依旧像往常那样,出了楼,到外面的小路上散步去。

    与平时不太一样的是,城堡里多了一些岗哨,不用说,这些都是针对尼克而来的。

    “少夫人,最好还是不要到处走动的好,尼克还不知道是不是在城堡里呢,万一……”

    艾里森带着一帮子人巡逻,正好遇到了出来散步的索拉。

    “我待在楼上你们就能保证我的安全了吗?”

    索拉向来也讨厌这个表面强悍实际上是胆小如鼠的家伙,因为那天迎亲,被劫匪包围之后,他这个总镖头却跟着埃里克做了缩头乌龟,在他的身上,连尼克千分之一的英雄气都感觉不到。

    艾里森立即语塞,他的确不敢说能保证的话,因为那次被劫就已经丢尽了他的脸面,他再也没有什么脸站在少夫人面前说那种铿锵有力的话了。

    “少夫人,我是为了您好,还是不出来更安全一些,如果您出了什么岔子的话,我们真的担当不起呀!”

    艾里森非常为难地说。

    “我与尼克无怨无仇,再说了,那时候还是他把我从劫匪的手里抢回来的呢,我不相信他会杀我,要杀也是杀那些该杀的!”

    索拉说完之后就要走。

    可艾里森赶紧又追了上去。

    “少夫人,现在情况不同了!那时候您是法拉里城堡的少夫人,他是城堡的保镖,而现在,他却已经成了与城堡为敌的人,他怎么可能不伤害您呢?您还是听话回去吧!”

    艾里森苦苦地哀求起来,因为城堡的主人们不论是谁,都有可能成为尼克劫持的对象。如果尼克真的没有走出这座城堡的话,他一定会伺机劫持一座城堡里重要的人物以逃出城堡的。

    “那你们什么时候能够把那个尼克赶出城堡?”

    索拉反问道,她看到这时候埃里克正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这个……我们一定会尽快把他击毙的!如果他还待在城堡里的话!”

    艾里森信誓旦旦地说,一是因为他与尼克早已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二是因为此时他肩负着城堡第一保镖的重要职责。

    艾里森说这话的声音很大,很有力,仿佛有意想让走过来的埃里克听到。

    “回到房间里去!”

    埃里克以命令的口吻对索拉说道。他虽然并不担心索拉的生死,但他知道法拉里跟他的想法不一样,如果索拉被尼克劫持了的话,无疑会给父亲施加压力,到了那时,城堡一定会再次作出一些牺牲来的!而他埃里克却想不惜一切代价将尼克击毙。

    迫于埃里克的威,索拉不得不折了回来。

    其实这只是表象,今晚,索拉一点都不想散步,她更想蹲在楼上陪着尼克。

    而她下楼来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借散步之名观察一下城堡里的戒备情况,二是依然像往常那样下楼散步,可以彻底打消艾里森等人的疑心,只要自己不被怀疑,尼克在她的房间里就是最安全的。

    索拉一边往回走着,一边瞪着埃里克,今天是埃里克第一次命令她,她也是第一次以这种眼神来反抗他的命令。

    一回到楼上,索拉就打开了灯。

    “把灯关了!”

    埃里克在楼下大吼了起来,因为灯光会向尼克暴露了索拉的位置,为他劫持人质提供了方便。

    “为什么?”

    索拉很不高兴地跑到窗台口朝着埃里克反问起来。

    “你很希望去做尼克的人质是吧?”

    埃里克在楼下仰着脖子,声音都有些发不出来。

    索拉退到了床边,与尼克两人会心地一笑,又走到门口关了灯。

    房间里一片昏暗,但借着窗子外面射进来的天光,两人郤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对方的脸,甚至表情。

    为了安全起见,索拉还是很小心地把门闩上了。

    两人在房间里一直沉默着,什么话都不能说,其实他们已经不需要什么语言,只要这样坐在一起,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大约坐了十几分钟之后,尼克却突然听到了;非常隐蔽的脚步声,那种脚步声极轻,如果不是他有着特好的听力的话,是绝对察觉不到那种声音的。

    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之后,立即轻轻地从床上翻了下来,并把床上所有的武器都藏了起来。这张大床是底下悬空的,尼克不假思索地钻到了床下,藏到了最里面。因为再躲进衣橱里已经来不及了。

    索拉也很迅速地收拾了一下床铺,自己躺在了床上。

    那门被人推了一下,然后才敲门。

    “谁呀?”

    索拉问。

    “我——埃里克!”

    埃里克的声音。

    埃里克从来没有到索拉的房间里来过,这夫妻两个没有成为敌人兵刃相见就已经不错了。但这个时候埃里克来到她的房间却一点也不奇怪。

    埃里克已经握住了手枪站到门侧。

    当索拉打开房门的时候,埃里克却将手枪立即顶到了索拉的脑门,同时把手伸到了门框里面按了电灯的开关。

    他那隼一样的眼睛在房间里搜寻起来。

    埃里克的这个举动让索拉大吃了一惊,她以为埃里克发现了尼克在她的房间里,所以她并不害怕埃里克拿枪指着她,却担心床底下的尼克被他找出来。

    但埃里克却很快就放下了枪,而且换了一副道歉的笑容:“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你被那个坏蛋劫持了。”

    埃里克这种突袭的方式可以很轻松地搞清楚,到底房间里有没有人。看到床上的毛毯是索拉刚刚盖过的样子,他当然就不会疑心了。因为索拉天天一个人,自然变得慵懒一些,如果不是这样,他倒怀疑了。

    “我就是不被尼克打死也早被你们吓死了!”

    索拉很不高兴地说道,此时她胸脯剧烈地起伏着,那颗悬着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

    “刚才听到你锁着门,我不得不小心,要是他劫持了你,我岂不是要成为他的枪下之鬼了吗?”

    “是你不让我开灯的,我当然得把门锁好,不然让人进来岂不是太容易了吗?”

    索拉在紧张之中依然能给自己找到合适的理由来说服埃里克,她对于自己的思维都不得不佩服了。

    埃里克点了点头,的确是他不让索拉开灯的,而且,锁好门也是一项最安全的自我保护措施。

    他走出门口之后,又特地回头叮嘱了索拉一句:“一定要把门锁好,不要开灯!”

    然后,埃里克一边观察着一边下了楼梯,那脚步声与上楼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直到听不见埃里克的脚步声之后,索拉才锁了门。

    “出来吧,他走了。”

    索拉小声对着床底下说。

    没有听到声音,她又轻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听到声音。

    索拉伏下了身子朝床底下瞧去,却没有看到尼克的身影。

    他明明是藏到了床底下的!可现在怎么不见了?索拉直起了身子来,她怀疑尼克又藏到了别处。她刚想去打开衣橱的时候,尼克却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啊!你吓死我了!”

    索拉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她已经断定床底下不会有人了,他怎么会又从那儿钻出来了呢?

    “呵呵我刚才贴到了床体上了,作壁虎状,你当然看不到我了!”

    尼克自豪地说。

    “我还以为你从窗户上跳下去了呢!”

    “千万不要鼓励我做这种事,这么高的楼层,太危险了!”

    尼克朝着开关努了努嘴,索拉又走到了门口关了灯。

    现在两人都感觉到在黑暗中更有意境,只要听到对方的呼吸,就会有一种安全感。

    “你到床上来吧,我睡沙发。”

    尼克一边说着一边往沙发那边去。

    “回床上去,不听话我可喊人了!”

    索拉娇嗔着把尼克推到了床上去,重新给他盖好了毛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