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高峰会
    法拉里城堡的大门被艾丝三发炮弹炸出的惨状,是无法在一夜之间修复的,那依然洞开的大门与那坍塌的城门,像是一个壮汉被人连抽了几个耳光之后而绽开了嘴角的皮肉。banzhu001点扛

    “老爷,我们什么时候动工修理?”

    鲍威尔觉得这有损于法拉里家族的声誉,越早修建起来越好。

    法拉里·杰却沉吟了一声:“这样也好,毕竟是被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枪炮炸出来的,这不正好可以向我们的客户作个广告吗?”

    一向与法拉里保持着默契的鲍威尔此时竟然也无法明白法拉里先生的意思了,他茫然地看着法拉里,一头雾水。但从法拉里那若有所思的眼神里,鲍威尔却预感到了一场风暴的到来。

    “埃里克回来了吗?”

    “我已经派人把少爷找回来了,昨天夜里怕惊扰您休息,才没告诉您——少爷受伤了,腿好象骨折了……”

    鲍威尔小心翼翼地说。

    埃里克毕竟是法拉里的血脉,如果让法拉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会很伤心的——事实上,埃里克面临着截肢的危险。

    “唉!”

    法拉里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儿子,他已经失望至极,并不是他不欣赏儿子的狠毒,而是觉得儿子缺少的是头脑,每次行事都不能令他满意,如果将来把家族的事业交到埃里克的手上,他怎么能放心?

    “少爷的事老爷就不要挂心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我吧。”

    现在鲍威尔不敢再向法拉里推荐尼克了,谁都知道,尼克与法拉里的关系,从此便急转直下,虽然不能立即把这个尼克从城堡里赶出去,但他已经不可能再被城堡委以重任了。

    “我希望你用最短的时间筹划一次咱们客户的聚会,是应该答谢一下他们的时候了!”

    法拉里仰起了头,看着天空。

    “那这城门……”

    鲍威尔总觉得这城堡的城墙与大门被人破坏成了这副样子,有损公司形象,更不能让客户们看到。

    “就这样,谁也别动!就算是修了,又能怎么样?你能挡得住女王的炮火吗?”

    对于大事的判断,法拉里总是比他的老管家更高一层。

    鲍威尔当天便写好了几十封书信,让得力的信使分赴各家客户。

    书信发出之后,法拉里又来找鲍威尔:“埃里克能不能在聚会之前伤势痊愈?”

    “……”

    鲍威尔犹豫了起来,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对老爷说。

    法拉里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什么情况,直说吧。”

    “少爷已经截肢了!”

    说完之后,鲍威尔看到了法拉里·杰的脸上立即抽搐了一下,随即他眼睛一闭,差点晕倒。鲍威尔赶紧上前扶住了他。

    法拉里终于站住,并一把推开了鲍威尔。

    这是他第一次表示了对这位老管家的不满。他认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把这个祸水尼克弄到了城堡里来。因为尼克与埃里克之间的矛盾再加上埃里克难以容人的性格,决定了事情的结局。

    但他又无法把对鲍威尔的抱怨说出来,毕竟这件事他也有责任,是他没有把埃里克培养成材,高傲自大已经成性,没有人可以放在他的眼里。

    在鲍威尔的陪同下,法拉里去病房里查看了埃里克的伤势。

    还能容忍尼克留在城堡,是因为法拉里最终知道不是尼克把埃里克打成这样。

    “老爷,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尼克,如果不是少爷半路……”

    鲍威尔出来之后,话刚说了一半,法拉里就制止了他,他虽然没有袒护儿子的意思,但他似乎早就看出了尼克一开始就没有把法拉里家族看在眼里,“抓紧筹办客户的聚会吧!这事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在发送书信的时候,法拉里就特别强调这是聚集所有客户的一次高峰会,他甚至要鲍威尔在信里直接写上了邀请者的名字。

    这大陆上几乎一大半的武器来自法拉里家族,所以,这次高峰会会有很多人出席。法拉里盘算着,如果能在这次高峰会上拉到四、五家肯与他联手的话,他就可以扬起一面大旗与女王抗衡了。

    虽然埃里克已经截肢,但对于索拉来说,还不如听到尼克负伤时更痛心。对于她来说,埃里克已经成了一个陌生人。因为在被劫持的时候,埃里克做了缩头乌龟,而从劫匪手里机智勇敢地把她救出来的,是本来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尼克。

    尼克营救索拉的身手让索拉钦佩,而一路上将不能走路的索拉背在身上却未曾有轻浮的表现,更是感动了索拉,所以,在索拉的心里,尼克就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英雄。他甚至比她心目中的英雄形象更加好得无可挑剔。

    如果不是碍于自己是埃里克妻子的身份,她早就过来探望尼克了。而她每天到埃里克的病房里探视一次,也不过是出于义务与礼节。

    然而每次索拉走进埃里克的病房时,埃里克都会把脸转到一边去,两人一句话都不说。越来越冷的僵持已经让这一对夫妻到了相看两厌的地步。

    从结婚到现在,埃里克没有跟索拉同床过,他那狭隘的内心深处很想看一看,索拉会不会在他们没有夫妻生活的情况下大起肚子来。

    客户高峰会的日期终于到了,这一天,整座法拉里城堡里一派忙碌的景象。

    从上午八点钟开始,客户已经陆续到达。

    而城堡的大门依然保持着被艾丝用炮弹炸开时的样子。

    任何一个人走到门口的时候,都会对那一副破败景象表示疑惑。然而,没有一个人向法拉里家里的人问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客户都赶到法拉里城堡,其中就包括山木庄园的山木先生、瓦斯达公司的董事长贝琳达、莱诺公司的凯琳小姐、种子城堡的董事长沙姆拉、甚至还有盖拉尔的政务处长安东妮,她是因为董事长年事已高不堪长途颠簸,不得已由安东妮代劳,而另外还有十几家的当家人,而这些人如果不是气质非凡的美女,就是风度超群的男士。

    自从尼克被袭事件发生之后,他便不再被法拉里城堡所任用,他整天不是待在自己的小楼里与那些闲下来的女仆鬼混,就是在城堡里四处走走。这次客户高峰会同样没有给尼克安排什么具体的任务,但尼克却从参加这次聚会的人员,感觉到了法拉里城堡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计划。

    在络绎不绝的客人之中,尼克看到了安东妮与凯琳以及贝琳达的影子。

    似乎是有了某种默契,当贝琳达与尼克的目光相遇之时,两人都像是互不认识一样,就连贝琳达的手下莎茄看到尼克的时候都如同陌路。

    尼克不得不佩服贝琳达的细致安排,竟然细到了这种地步。

    与凯琳同来的是她的助手丽达。与凯琳相比,丽达似乎更显成熟一些,也更性感一些。在法拉里城堡里见到尼克的时候,凯琳与丽达都以为尼克是跟着沙姆拉那个秃头来的呢。

    “呵呵,今天我可是主人,而你们却是客人。”

    尼克自豪地说。

    在聚会厅里,尼克与凯琳、丽达正谈得兴奋,鲍威尔却朝着尼克走了过来。

    鲍威尔远远地招呼了一下尼克,尼克走过去,鲍威尔面带难色地说道:“尼克老弟,这次聚会就不劳你做保安工作了,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是法拉里的意思,还是管家的意思?不会是怕我多嘴吧?”

    尼克极具挑衅性地笑着反问鲍威尔道。

    “说哪里话呢!我可是为老弟好呀,毕竟刚刚受了伤,这不是为老弟的身体着想吗?”

    “那就不必了,我好着呢,身为城堡的保镖,负责安全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情。再说了,跟我的老朋友叙叙旧不会有什么事吧?”

    鲍威尔尴尬地笑笑走开了。

    尼克再次回到了凯琳与丽达那边。

    丽达一看到尼克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就自然地放出一种光芒。而凯琳则依然保持着她那第二掌门的风度与高傲,更让她引以为傲的是,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与她交谈的,是所有男士中最英俊的一个!

    正当尼克与丽达、凯琳她们谈得很投机的时候,坎蒂丝与布莱丝母女俩还有索拉都看见了,特别是尼克他们三个人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兴奋让后面这三个女人心生嫉妒,尤其是坎蒂丝,由于埃里克的原因,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尼克在一起了,这更让她担心自己被尼克所忽略。

    安东妮也朝着尼克走了过来。在这些女人之中,安东妮应该算得上兼具气质与风度的女人了,她那沉稳而不失性感的表现,几乎会让所有的女生都嫉妒。

    “尼克先生!谈得这么热闹,把老朋友都冷淡了!”

    还不等尼克反应过来,安东妮就主动地朝他伸出了手。她那白晰性感的手与尼克握在一起时,就连坎蒂丝的目光都掩饰不住妒意了。

    法拉里在人群里不断地向人们打着招呼,但他的目光总会不经意似地扫到自己的妻子坎蒂丝脸上,坎蒂丝的目光一直被尼克所牵引,这让法拉里的心里很不舒服。

    他早就在怀疑自己的妻子,但他一直不相信像坎蒂丝这么有身份的女人会做出有失体统的事情来,直到当他亲眼看到了妻子那种满含着妒意的目光时,法拉里内心里的怀疑立刻变成了一种难以压抑的怒火。

    不过作为这次聚会的主人,他却不得不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法拉里有过许多次愤怒,但从来没有哪一次愤怒会让他觉得这么火大。

    法拉里不得不强装出笑颜来面对他的客人。

    与山木先生同来的是三少夫人朱丽。她早早就看见了尼克,但看到尼克与其他的女性在一起交谈时,朱丽却只是向尼克投来了深情的一瞥。与坎蒂丝不同,朱丽虽然身为山木的儿媳妇,但她并不害怕在山木面前向尼克示爱,毕竟她与尼克的交往,几乎成了山木庄主所允许的合法行为。

    尼克当然也没忘了向他的老雇主沙姆拉表示一下热情,更重要的是因为沙姆拉还是他疼爱的小女人——苏蒙的父亲。

    鲍威尔找到尼克说了那句话后不久,他就开始后悔了。其实法拉里并没有这样要求他,只是他自作主张,他怕尼克出现在这种场合会惹法拉里生气。但现在看来,让尼克留在这里,或许还有法拉里个人的企图。

    于是,在穿行的人群之中,鲍威尔开始留意起尼克所交谈过的每一个人。法拉里也正想从尼克的表现来判断哪些人与他交往密切,以此至少可以判断出他会把他的母亲苏茜藏在哪里,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苏茜是被人劫走的;同时,法拉里还可以据此来决定谁才是他可以拉拢的人。

    法拉里慢慢地来到了山木庄主的面前。

    “前辈,多年没有在一起了,还是那么健硕!可贺!”

    法拉里举着酒杯非常恭敬。

    “只是不知道你们城堡的大门为什么是这副样子?我想,在这片大陆之上,不会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吧?”

    山木庄园距离法拉里公司太远,他当然无法得到更加准确和迅捷的信息。

    “前辈这还用问吗?在这片大陆之上,除了一个人之外,还有谁能如此霸道?呵呵。我就不提那个人了吧,免得让人把话传了出去!”

    老山木神情一凛,凑到法拉里的跟前,小声问道:“莫非是……王……”

    法拉里只是哼了一声,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从他的表情里,山木已经十分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当山木确定这一猜测之后,他的内心立即涌起了一阵特别的兴奋。因为多少年来,他终于找到了可以联盟的人了!尤其是在自己的庄园被艾丝冲撞了之后,他更想找一个可以在江湖上有影响的人物与自己联起手来以与女王抗衡。

    像山木与法拉里这样的人物,虽然一时不会对女王的压制有什么反应,但并不表示他们永远都不会有所反应,现在只是因为他们的势力暂时还不足以彻底洗去所蒙受的耻辱罢了。

    几乎所有客人都向法拉里单独问起了大门的事情,而法拉里几乎无一例外给予非常暖昧的回答。

    从每一个客人得到答案之后的神情中,法拉里那敏锐的洞察力能准确地划分出他所需要的阵容,而山木则是他认为最中坚的一个。

    酒会正在进行的时候,大厅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几个人,埃里克坐在轮椅上,被两个保镖推着。

    谁都知道埃里克是一个精壮的小伙子,可今天一见,却让人们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就是我的儿子埃里克,几天前他还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可那天夜里,却被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开着我生产出来的装甲车,又用我生产出来的武器打断了我儿子的一条腿!”

    说到这里,法拉里特别激动,听得出他的喉咙里都有些哽咽了,“其实不是我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是我太害怕那人的身份了,我法拉里只能忍了!”

    法拉里痛苦地低下头,好象再也说不出话来,但他很快又仰起了头,从他那充满仇恨的眼神里,所有的人都能感觉到此时他心中的愤怒。

    无疑的,埃里克成了这次法拉里用来拉拢联盟的一个借口与宣传工具。

    在埃里克被推走了之后,山木走到了法拉里的身边,“老弟怎么会与那个女人交上了手?不会也是因为那个种子的缘故吧?”

    “什么种子?”

    法拉里的疑惑让山木有些好笑。

    山木朝着远处的尼克看了一眼,他不好再细问下去,毕竟借种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他都有些后悔提起这事了。

    “你们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呵呵,我真没想到我弄来的一个保镖却是她身边的人,是我儿子得罪了他!”

    法拉里说话的声音很小,他不想让更多的人听到,他要一个一个地交谈下去,这样才能更容易把握对方的反应,让他做出能与谁联盟的决定。

    “哦——”

    听到法拉里的话,山木现在才不觉得委屈,心想怪不得艾丝竟然直接把装甲车开进他的庄园,原来这个尼克表面上是种子城堡的种子,而他的真实身分竟然是女王的人!

    当其他女人离开尼克的时候,朱丽走了过来。

    尼克特地看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肚子,他想知道,他的种子是否已在她那美丽的身体里落地生根。

    “你好象还没有真正完成自己的任务哟!”

    朱丽看尼克的那种眼神会让许多男人嫉妒死。

    “这应该不是我的问题吧?”

    到现在为止,尼克还没有成功的先例,所以他也不敢确定自己一定能够让女人怀孕。

    “如果让你再补一次,你会介意吗?”

    这个在酒会上一直表现出庄重的女人,在尼克面前却是那么的轻浮,已经有不少男宾开始朝这边看过来了。

    “呵呵,如果三少夫人邀请的话,我会随时拜访的。”

    尼克非常肯定地说。

    尽管上次给山木庄园弄出了那么大的麻烦,但他还是希望有机会再去会会那几个小姐。

    “我随时都有可能让人来请你,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哟!”

    “放心吧,少夫人,只要老爷子不把我挡在门外就好。”

    “你认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还能把持庄园多久?”

    朱丽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山木前辈,我觉得您的那位儿媳好象与我的保镖尼克很熟嘛?”

    法拉里早已留意到了尼克与朱丽之间的暧昧眼神。法拉里之所以当着山木的面提出来,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并推断山木的立场。

    “认识。那个尼克也曾去过我的庄园。不瞒老弟说,正是因为我的一个管家惹怒了他,才让那个女人的手下抽了我一个耳光……”

    自己的儿媳到种子城堡里借种,这并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老山木不想在外面提起,于是把话题巧妙地引开了。

    “耳光?有人敢打前辈的耳光?”

    法拉里现在觉得自己原来并不是世界上最蒙羞的人,像山木这么有身份、地位的人都被抽了耳光!

    “人家开着装甲车直接闯进了我的庄园,而且当着我的面就杀死了我的家奴,难道这不是抽了我这张老脸的耳光吗?”

    事过几个月之后,山木老人提起那件事情来依然浑身颤抖,可见他对此事仍然耿耿于怀。

    看到老山木那激动的表情,法拉里的内心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同时,他刚才所经历的委屈也不再那么强烈,因为与老山木比起来,自己好象没那么惨。

    “这么说,那个女人连您老也不放在眼里了?”

    法拉里的目光此时特别有神,好象很久以来终于看到了一片曙光,让他看到了走出黑暗的一点希望。

    “呵呵,现在看来我并不孤独了,呵呵……”

    老山木很快又从那种激愤的情绪中抽了出来,如果没有这种处变不惊的本领,他老山木又岂能在江湖上屹立这么多年而不倒?

    法拉里突然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了老山木那一双干枯的老手,两人四目相对,觉得相见恨晚。

    “我想,一定还会有人愿意站在你我这一边的!”

    法拉里坚定地说。

    “那就全靠老弟的力量了,如果你能拉起大旗来,我山木会第一个站到你这一边的!”

    “岂敢、岂敢,如果我们能够凝聚成一股力量的话,我愿意站到前辈的麾下!”

    一时间,老山木与法拉里两人就结成了一个同盟。

    本来法拉里对盖拉尔学院抱有极大的希望的,可是,当法拉里看到尼克与安东妮那么亲热的时候,法拉里便开始动摇了念头。

    尼克毕竟在盖拉尔的时候只是一个学生,可现在看来,尼克的势力远不止此,一个政务处长竟然主动与一个学生打起了招呼,而且还那么的亲热,这不能不让江湖经验丰富的法拉里多了一些思虑。

    女王曾经临幸种子城堡的事情,法拉里也有所耳闻,但他依然把这个秃顶老头请到了这里来,是因为女王不可能把沙姆拉这个秃顶也当成她的爪牙。在法拉里看来,沙姆拉不过是一个赚钱的机器,他连当女王身边一条称职的狗都算不上。

    至于瓦斯达与山木庄园是多年的宿敌,这倒让法拉里为难了。他本来是打算把瓦斯达公司的贝琳达拉到自己这边,可是考虑到她家与老山木一家的世仇,他便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打算。

    不过贝琳达并不想让法拉里把她排除在外,至少她可以从那同盟中获得一些对尼克有利的讯息。对尼克有利,就是对她贝琳达有利!这在贝琳达的心里是早已肯定下来的理念。她已经无法以任何理由把这个少年从她艾森家族的血脉中排除。

    “法拉里先生,以前咱们的合作还算愉快吧?”

    贝琳达主动去找法拉里。

    “当然!”

    法拉里看到贝琳达主动找上门来,非常高兴。因为这样增强了他把艾森家族拉到自己旗帜之下的信心。

    “可我怎么觉得法拉里先生好象没有把我们瓦斯达公司当作真正的伙伴呢?”

    贝琳达的柔美足以让任何男人倾倒,更何况是她主动贴近了法拉里这面即将竖起的旗帜。

    “这个……我只是担心贵公司不愿卷进这个是非的漩涡……”

    “难道我们艾森家族害怕过什么人吗?”

    “既然贝琳达小姐如此仗义,我法拉里当然求之不得!我愿意与艾森家族共担福祸!”

    听到贝琳达的表态,法拉里也立即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想法。

    法拉里当然不知道尼克与贝琳达之间的关系,甚至沙姆拉都无从知道,而他之所以没有先向贝琳达抛出橄榄枝,最顾忌的,就是她与山木家族的恩怨。

    经过了一番努力之后,法拉里这个商界里的老大,竟然一下子联合七、八家势力;但在这个聚会,法拉里并没有明确表态与这七、八家之间的关系,毕竟人多嘴杂,一旦走漏了风声,他的计划必将落空甚至还会遭到女王势力的毁灭性打击。

    身为老江湖,法拉里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有了这样的计划,法拉里更不想把尼克赶出法拉里公司了,他又恢复了尼克在公司里的第一保镖的地位。

    但尼克却能感觉得出来,法拉里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了,就连鲍威尔也是这样。

    埃里克时常会坐着轮椅出现在城堡里,每当看到尼克,他就会主动避开,不知道他是被尼克折腾怕了,还是不想看到这个假想情敌。

    尼克作为城堡的第一保镖,继续履行着他的职责,从无失误。基于法拉里家族的势力,除了一些不知死活的劫匪,没有人敢打法拉里公司押送的任何货物的主意。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之后,埃里克已经可以借由义肢走路了。

    让尼克吃惊的是,这个断了一条腿的男人竟然能够每天坚持锻炼,在一周之后,他发现埃里克完全不像一个断了一条腿的人!

    一天下午,布莱丝又约了尼克一起散步,正好撞见正在做体能训练的埃里克。

    “布莱丝,你离那人远点!”

    埃里克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大声地怒吼起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跟妹妹布莱丝。

    尼克看了看布莱丝,布莱丝也看了看尼克。

    “为什么,埃里克?难道你不喜欢的人,我就不能跟他在一起吗?”

    布莱丝对这个哥哥越来越反感,她更不喜欢他对自己颐指气使。

    “我不想让这个心术不正的男人占到法拉里家族的任何便宜!”

    埃里克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如果他有超好的身手的话,他一定会选择以拳头跟尼克对话,但显然他没有这个能力,几次交手,没让他丧失性命就是他的万幸了。

    “尼克,走,咱们回健身房!”

    布莱丝不想为了这事而与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发生不必要的争吵,但又不想与尼克分开。如果这一次听了哥哥的话,那么以后尼克就再也不会理她了。

    尼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揽了布莱丝的小蛮腰一路朝着健身房走去,而布莱丝也非常配合地把身子靠到了尼克的身上来。

    看着尼克与布莱丝那亲密无间的恩爱样,埃里克都要气炸了。

    在尼克与布莱丝两人的身影从转角消失之后,埃里克再也抑制不住愤怒,他冲进了装备室,取出了一把他最上手的M67冲锋枪,直奔布莱丝的健身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