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不凡的身手
    “布莱丝,你跟谁在一起?”

    对面是埃里克的声音,他正急急地朝着布莱丝这边走过来,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妹妹挽着胳膊的少年,正是他的仇人尼克。ЬáΠZhù@00壹嚸坑母他的怒火一下子窜到了头顶。

    “怎么了,哥?”

    布莱丝从哥哥的问话里听出了一个男人的愤怒。

    “你放开她!”

    埃里克一边朝前走着,一边用手指着尼克怒吼道。

    然而,尼克却依然把胳膊放在布莱丝的胯弯里没有抽出来,尼克已经猜到,埃里克就是这个家庭里的少爷了。

    “是埃里克学长呀?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尼克装作糊涂地问道。

    “我要你放开她!她是我妹妹!”

    埃里克已经怒不可遏了,他真想上前把尼克撕成两半,可是,走到尼克跟前的时候,他却是站在了那里,不过,他脸上的怒气却是越来越盛。

    “哥,不关尼克的事,是我约他出来散步的!”

    看到哥哥如此生气,布莱丝并不理解。虽然哥哥脾气暴躁,可她却从来没见他在自己的面前发这么大的火。

    “是谁把这个浑蛋弄来的?叫他赶快滚!”

    埃里克已经咬牙切齿了。

    “埃里克,听见了吧?是你妹妹约我出来的,我是她的保镖,大小姐让我陪着她散步,我当然得服从她的命令了!”

    相对于埃里克的暴跳如雷,尼克却是气定神闲,这种态度更令埃里克七窍生烟,虽然说现在埃里克还没有掌管这个家,但他在法拉里家族里还是很有分量的,毕竟他是法拉里的血脉,将来的继承人。他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不跟老法拉里冲突的话,几乎就是命令。

    听到埃里克的怒吼,艾里森几个人立即跑了过来。

    “少爷,尼克是老爷请来的人。”

    面对尼克,艾里森当然不敢动手,他只好把皮球踢给了老爷,在这个家里,老爷绝对能够镇得住他。

    “我不管是谁请来的,我就是不愿意看到这个人在我的家里!”

    埃里克声嘶力竭地吼道。

    但艾里森却迟迟不动手。他的胳膊上还缠着绷带,那正是尼克给他留下的痛苦记忆。别说是带着伤,就是他准备充分的时候都没有偷袭成功,所以,一遇到尼克的目光,艾里森就心有余悸。

    看到艾里森站在那里不动,埃里克伸手一探,一把将艾里森腰里的手枪掏了出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指向了尼克。

    当那冰冷的枪管指向尼克的时候,他的神经立即自发的有了异常的反应。

    “埃里克,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了,艾里森知道的。”

    尼克声音虽然很轻,但艾里森却能从中听出那种阴冷的杀气。

    “少爷,千万不要冲动!老爷会生气的!”

    “狗奴才!别拿老爷压我!我不相信老爷会让法拉里家族的仇人站在这里逍遥自在的!”

    此时,埃里克手里的枪已经抖了起来,艾里森当然希望此时埃里克一冲动扣动手上的扳机把尼克干掉。

    “少爷,你不敢杀他的,他可是老管家亲自请来的高手……”

    艾里森正是想用话来刺激一下埃里克让他击发。因为那枪管已经离尼克的额头不到一公分了!

    “哥!有话好好说嘛,干嘛动刀动枪的呀!”

    布莱丝看到眼前的情景已经吓慌了,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并不希望尼克倒在哥哥的枪口之下。可是她又不敢上前,生怕一不小心让哥哥的枪走了火。

    尼克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了埃里克勾着扳机的那个手指上,这么近的距离,如果等那子弹,恐怕他就躲不过去了,他只能赶在埃里克击发的时候有所动作。

    “埃里克!你在干什么?”

    一声厉喝,是法拉里·杰的声音,他正在散步的时候听到了这边的吵闹,老远就看到二少爷埃里克在拿枪指着一个人。

    “爸!”

    布莱丝终于见到了救星似的向法拉里喊了起来,但她依然站在尼克的身边,她想保护尼克,这是她唯一的方法了,她也不敢站到尼克的前面去,因为她担心这会更加激怒了哥哥让他做出傻事来。

    “埃里克,把枪放下!尼克是鲍威尔专门给我聘来的保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家?”

    一边说着,法拉里一边朝这走过来。他认为凭着他一个家长的威严,儿子应该不会贸然开枪的。

    “我就说嘛,老管家也太爱惜人才了,竟然把这么一个浑蛋弄到了我们家里来!”

    说着,埃里克的手指就勾动了扳机。

    这次与艾里森在盖拉尔的那一次并不一样,埃里克是铁了心要除掉尼克的。

    所以,他在扣动扳机的时候不再有任何的犹豫。

    就在他的扳机已经勾到了后面,还没有放开的时候,尼克突然单手抬起,一把抓住了埃里克的手腕将枪向上举起,同时他的一根手指逼住了埃里克扣动扳机的手指,让那已经处在击发状态的手枪硬是没有击发的可能。而与此同时,埃里克整个偌大的身躯却非常诡异地旋转了一下被牢牢地控制在了尼克的怀里。

    埃里克的样子相当狼狈。

    手枪慢慢地从埃里克的手里拿到尼克的手上,扳机也慢慢地回位,尼克把手枪交给了艾里森,此时艾里森已经汗如雨下。他看都不敢去看尼克一眼,老老实实地把枪收起。

    “小肚鸡肠的混账东西,滚!我法拉里家的面子全让你这个畜生丢尽了!”

    法拉里·杰差一点就一脚踢在埃里克的身上,因为他那一脚刚刚踢出的时候,尼克就已经把埃里克的身子扔了出去。他手法之快让老法拉里不由得一愣。

    “法拉里先生,埃里克一时冲动,我不会跟他计较的,您可不能伤了自己的骨肉呀!”

    尼克将埃里克那一扔,既卖了一个人情,同时又在法拉里面前显示了一手。在如此危急的情形之下,尼克不但能够自己解除危险,还能不伤到法拉里的儿子,这更让法拉里另眼相看了。

    埃里克被尼克这一扔真的摔得不轻,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忍着身上的剧痛走了。

    法拉里上前一步,主动握住了尼克的手。

    “让你笑话了!”

    法拉里这些年在江湖上叱咤风云,靠的不仅是他的财力与武力,还有就是他的心计,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人才,他跟鲍威尔一样,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他心里清楚,凡是自己不去利用的东西,别人就会把它拿去变成与他对抗的力量。

    “没关系,埃里克年少气盛,我能理解!”

    此时的尼克俨然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汉。

    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度令法拉里都佩服不已。

    毕竟他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

    这时夫人坎蒂丝也闻声赶了过来。

    “什么事,杰?”

    坎蒂丝来到了法拉里的身边问道,她已经看到埃里克灰头土脸地离开的样子,便猜到这事一定与埃里克有关。

    “埃里克差点儿酿出大祸来!”

    “在学校的时候,埃里克找过我,我真没打算要跟他比……”

    尼克解释着,在这两位掌控着法拉里家族命运的主要人物面前,尼克表现得很无辜,简直就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不提这个了,尼克,我这两天身体不适,就让老管家陪你去喝两杯吧,压压惊。”

    法拉里生怕儿子不肯罢休,还会闹出什么事来,他决定今天晚上就得找儿子谈话。

    “算了,还是我陪他喝几杯吧!”

    法拉里当然知道夫人的用意是想化解尼克与儿子之间的矛盾,所以就没有反对。

    “听从夫人的安排。”

    尼克心里当然愿意跟夫人在一起喝酒聊天,他很讨厌那个管家鲍威尔,别说一起喝酒了,就是看到他都不爽。

    进了小别墅,特别是走进那间小餐厅的时候,尼克就感觉到了一片特别的温馨。

    餐厅里有一个小小的吧台,上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喝酒的器皿,酒柜里更有各个年代的葡萄酒。

    不等女仆们动手,布莱丝就主动找了一瓶她最喜欢的那个年代的葡萄酒,虽然她的动作不如那些女仆们娴熟,但尼克却看得出来她的殷勤。

    “你跟埃里克是盖拉尔的同学?”

    坎蒂丝有些意外,因为对于尼克的身份她并不太了解。

    “是的,而且我们有过不愉快的交手。不过,是埃里克先来找我挑战的。他是学校的老大,所以,他直接带人进了我的宿舍……”

    尼克的叙述非常平和,连抱怨的意思都没有流露出来,这让坎蒂丝感觉到了这位少年身上不俗的修养。

    “我哥也真是的,不论到了哪里,都想当老大!也不看看他那德行!”

    妹妹布莱丝抱怨道,她早就看不惯哥哥的做法了。

    坎蒂丝抬起头来看了布莱丝一眼,那意思是告诫她不要在外人面前说哥哥的坏话。

    “我说的是实话嘛!”

    布莱丝不服气地小声嘟囔道。

    看到这对母女的互动,尼克忍不住笑了,他看得出来,布莱丝已经天真到了不能再天真的地步。当然,最关键的是她的心已经站在了尼克这一边,而对于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她却一直抱着一种成见。

    凭着坎蒂丝的修养,只是看布莱丝那一眼也就足够了,如果再继续叮嘱下去,就会让尼克感觉到不自在了。现在虽然她很喜欢尼克这个小伙子,但毕竟是刚刚认识,还谈不上对他的任何了解。

    “尼克,你好厉害呀,埃里克他枪都顶到你头上了,竟然还能把他制住!你知道,当时我都吓得不敢动弹了!”

    说到刚才的危机时刻,布莱丝依然心有余悸。

    也正是如此,她才更加佩服起尼克来了。

    对于布莱丝的赞美,尼克只是报之一笑,毕竟布莱丝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她并不江湖到底有多深的水。

    “对了,艾里森的胳膊怎么了?”

    现在坎蒂丝才忽然想起来,艾里森的胳膊上还缠着绷带,明显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或许是不小心弄伤了吧。”

    尼克淡淡地一笑,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向这个女人炫耀自己的身手,而且,如果她想知道的话,一定还会去问鲍威尔。

    三个人一起喝了大约一瓶葡萄酒,尼克主动提出来要回到他的小楼里去。

    夫人并没有挽留,布莱丝要送他,却被坎蒂丝的目光所制止。

    尼克回到小楼的时候,丹莉一直等在门口,这座楼的门一直由她负责。

    “回来了?”

    丹莉关切地问道,埃里克跟尼克闹起来的时候,她也闻声赶了过去,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虽然说只是一个女仆,可看到尼克对付埃里克那番身手,丹莉也挺敬佩的,如果说刚刚见到尼克的时候是他的外貌吸引了她这个情赛初开的少女,那么现在,却是尼克的另一种神秘捕获了她的少女芳心。

    尼克岂能感觉不到一个女孩对他的关心,只是他不想在得到夫人的芳心之前滥用感情。他没有说话。

    关门之前,丹莉立即跟了上来,说:“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去洗个澡吧。”

    丹莉带着尼克进了他的房间。这是唯一一个附洗澡间的房间,一直没有人入住,尼克来了,丹莉才把房间收拾了一下。

    尼克很迅速地洗完了澡,可他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丹莉依然在那儿替他收拾床本来不打算滥情的尼克,此时看到正弯着身子给他整理床铺的丹莉时,却不由得心里动了一下。他走过去,站在了她的身后。

    丹莉似乎已经注意到尼克站在了她的身边,却装作没有发现,一直在忙着她手里的活。

    丹莉虽然只是一个女仆,但她的相貌与身段都很让男人怦然心动,很有肉感。

    雄性的冲动立即潮水一般地涌了上来,尼克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丹莉的腰。

    “尼克……别闹……”

    丹莉没有回过身来,她依然在两手整理着尼克的床铺,其实,那床单已经不知道被她那两手拉多少遍了,她一直在等着这一情节的发生。

    她的两手在动的时候,胸前那两只玉兔也在不停地颤动着。

    尼克的两只大手结结实实地握住了丹莉那丰满的。

    少女的娇挺一经男孩子的握捏,她的心就不由得怦枰乱跳了起来。其实刚才尼克站在她身后的时候,丹莉就已经心如鹿撞了。而现在自己的被尼克两只大手按着,她感觉心都要跳到喉咙里了。

    丹莉的丰满得不同寻常,捏在手里会让人非常亢奋。

    她不得不直起身子,而当她直起身子的时候,却感觉到尼克的刚硬已经顶到了她的腰上来。尼克的大手从她那娇挺的上滑下来,却又从下面伸进她的衣衫里,直接握住那滑腻的两座小山。

    从开始到现在,丹莉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显然她在期待着尼克将她的衣服剥掉,进而在这张小床上占有她的身体。虽然她知道下人干出这种勾当来会遭到被开除的惩罚,但她的内心却抵御不过尼克对她的诱惑,她宁愿以不可想象的惩罚来换取尼克的爱。

    胸罩被尼克推了上去,两只立即从里面弹了出来。那也翘立起来,硬硬的,非常饱满。

    但尼克并没有继续抚摸,而是两只手滑到了她那平滑的之上抚摸起来。

    对于丹莉来说,尼克的大手在这里抚摸会比握着她的更让她紧张,因为再往下一点,就是她的那片丛林了。

    果然,尼克直接越过了那片丛林,来到了她的。隔着裙子,尼克的手指已经开始在她的上滑动起来。

    “哦……”

    丹莉情不自禁地闭起眼睛,尼克的触摸似乎打开了她情感的闸门,她真想尼克立即把她按在床上撕开她的裙子,插进她的身体……

    就在她陶醉不已的时候,尼克却慢慢地放开了她。

    “明天还过来给我铺床好吗?”

    尼克捧着丹莉那已经通红的小脸蛋儿说。

    丹莉点了点头,少女的羞涩让她立即冲出了尼克的房间。

    她回去之后,同房间的女孩已经睡着了,而丹莉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第二天清晨,尼克还躺在床上大睡,丹莉却进来叫他起床了。

    “什么时候了还睡!你以为自己是老爷了!”

    丹莉娇笑着瞥了尼克一眼,却看见尼克的毛毯被某个部位顶起了一个帐篷来。她心儿怦然跳了起来,赶紧移开目光走进了洗澡间,昨天晚上尼克洗澡之后,她还没有替他收拾浴室。

    尼克看了看,已经早上七点。憋了一夜的让他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直奔厕所。

    厕所与浴室是连在一起的,没有任何阻隔。丹莉正在打扫的时候,尼克只是背对着丹莉就捏着那大鸟要小便。

    可那大鸟一直挺着,不出来。

    他站在马桶边上好一会儿都没有出来。因为马桶就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丹莉要出去的话就得从尼克身边挤出去。

    “小便也那么费劲!”

    丹莉壮着胆子开起了玩笑来。因为她已经有些尴尬了,她只是想用一句玩笑来打破这种尴尬。

    “你在这里,我不出来。”

    尼克实话实说。

    “不早说!毛病真多!”

    丹莉红着小脸,娇笑着从尼克身后挤了出去,又替尼克收拾床铺了。

    但尼克还是不出来,因为那家伙一直消不了肿,憋得他好难受。

    “丹莉,帮帮我好吗?”

    尼克知道不好随便跟这里的下人,一旦让女孩子怀孕就会让她们丢了饭碗。但跟这些女孩子玩一点性游戏却是无妨的。

    “我怎么帮你!”

    丹莉一边收拾着尼克的床铺,一边娇羞地反问道。

    “过来我教你嘛!”

    尼克一直站在马桶边上,脸都憋得通红。

    “我才不呢!”

    丹莉已经心慌得不行了。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虽然不知道尼克要玩什么花招,但她敢肯定,要是过去了,一定与男人的东西有关。她的心里好犹豫。

    “不过来,以后我可不理你了!”

    尼克威胁起来,他知道丹莉很喜欢他,这是一个很有力的条件。

    “真多事!”

    丹莉红着小脸走了过来。此时她看到的,却是尼克那硕长的一根已经充血。而尼克正色眯眯地看着她。

    “来,用手捏着……”

    尼克一把将羞涩的丹莉搂进怀里,给她做起了示范。

    虽然害羞,可少女的好奇却不比羞涩更差。她两眼紧紧地盯着尼克那一根粗大,心儿砰砰地狂跳了起来。她的身子被尼克紧拥着,那一对就自然而然地贴到了尼克的身上。

    尼克只给她示范了一下,便把那交到了丹莉的小手上。

    女孩的手很柔美,一握在那上面,尼克就热血沸腾起来。

    “啊……这样好疼……给我润滑一下吧……”

    尼克想更进一步。

    但让一个刚刚与他认识不久小姑娘的话,恐怕有些难度,他不指望丹莉能俯子去,那样也太难为人家了。但尼克却把一根手指抹到了丹莉的嘴唇上,慢慢地,插进了她的小嘴里让她舔了起来。

    让一个小姑娘舔他的手指似乎不算是难事,但尼克的手指却在人家的小嘴里像似的了起来,那个动作真的有些猥亵。但丹莉还是满足了他,直到把那手指弄得滑滑的之后,他才抽出来,在自己的上涂抹了一番。

    有了丹莉的唾液之后,果然润滑了许多。等到干涩了之后,尼克就再央求一回,可丹莉竟然用自己的手指放进嘴里湿润一下然后再去撸动尼克的。

    在丹莉给他撸的时候,尼克一边欣赏着丹莉那红通通的小脸,一边用手在她的上揉了起来。

    被男孩子尤其是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这样揉着胸脯,而自己又撸动着他的,的确是一种很具快感的事情。不一会儿,丹莉就有些微醉的感觉了,特别是尼克用力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上抓捏的时候,她就会感到全身稣软。

    后来不等尼克央求,只要是她自己感觉到手上发涩了,就会主动的用自己的唾液来湿润一下手指,她渐渐地得出了经验,那握着的五根手指都湿润了才会更爽。她的小手在那上撸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兴奋了。

    “啊……”

    尼克感觉这种滋味比插在女孩的里还要爽,他紧紧地箍住了丹莉的小身子,一只大手用力地抓住了丹莉的一只。

    丹莉并不懂得男人的,但她能感觉得出来,此时的尼克已经相当兴奋,于是,她加快了节奏。

    突然,尼克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感从他的脊背直泄而下,他没有任何的矜持,一任那快感泄了出来。

    “滋——滋——”

    连续两股乳从尼克那根的前端出来。

    “啊……别松开!”

    尼克用力抱住了丹莉的小身子,丹莉果然没有松手,一如既往地给他撸动着……

    那乳继续狂射,洁白的墙壁上被射得精迹斑斑……

    “喔……”

    到全部射完之后,尼克才吁出了一口气来。而丹莉的小身子已被他那一只强而有力的胳膊勒得骨头都要断了。

    “丹莉,做个好女孩,替我清洗一下好吗?”

    尼克还赖皮似地站在那里,等着丹莉伺候他。

    丹莉果然听话,拿着莲蓬头来给他冲洗起来,她一边冲洗着,一边用手抚摸着那发红的,很认真。

    当丹莉清洗完毕刚想走开的时候,尼克却一把抱住了她强吻起来。

    丹莉本能地与他吸吻了起来,她的香舌在尼克的嘴里很强烈地回应着,滑滑地扫动着。

    两人疯狂地吸吻了一阵,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尼克一边吻着她,一边抚摸揉捏她的,并向着外面的床上靠过去。

    可当尼克突然把她压到了床上时,丹莉却像是突然惊醒过来,猛地从尼克的身下挣脱出来。

    “我得去伺候夫人了!”

    丹莉慌乱地整理着衣服跑出了尼克的房间。

    别的女仆看到丹莉那一阵慌乱,便猜到了八、九分。

    其实尼克刚才并没有打算真的上了丹莉,他只是想掀开她的裙子折磨她一下。

    只要能在法拉里公司长期待下去,他就能吃到这个丫头。

    而丹莉意识到尼克真的要上了她的时候,才有些紧张和害怕,且每天夫人起床之后,她都得去收拾夫人的房间,她不敢耽误一分钟。不然,她不会很快就成了这几个伺候夫人小姐的女仆的小头目。

    夫人与小姐差不多八点钟左右起床,而丹莉却早早的等在那里了,因为夫人与小姐起床都不那么准时,只要她们起来,她就得赶紧去做她的工作。

    丹莉过了很长时间,脸上的红潮还没有退去。而坎蒂丝一看到丹莉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脸色与平时不太一样。

    “丹莉,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坎蒂丝疑惑地看着丹莉的脸问道。

    “没……没怎么呀?”

    丹莉摸着自己的脸说道。听到夫人问她,她的心更慌了。

    她很担心被夫人察觉与尼克的私情。

    “哦……”

    坎蒂丝半信半疑地去了洗手间,那里早已放好了洗漱用具,连牙膏都已经准备好了。

    丹莉赶紧进了夫人的房间收拾起她的床铺来。

    “尼克起床了没有?”

    夫人坎蒂丝从洗手间里出来问正在忙碌的丹莉。

    “起来了,夫人。”

    “跟他说一声,早点吃饭,上午陪我到镇子上逛逛,我好久没有出去了。”

    坎蒂丝说。

    “是的,夫人。”

    丹莉很快速地收拾完了夫人的房间之后,还不见小姐起床,便回到了她的小楼。

    虽然担心尼克会再把她扑到床上去,但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去通知,不然误了夫人的大事,她就更吃罪不起了。

    走进尼克房间的时候,尼克正在穿衣服。

    “刚才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怕我吃了你?”

    尼克笑着问道。

    丹莉没敢再往里走,而是站在门口,好像随时要跑的样子。

    “我是来传夫人的话,夫人说今天上午要你陪着她逛镇子,请你早点吃饭。”

    说完,她就想走。

    “等等。”

    丹莉不得不停了下来,尼克朝着她走了过去,丹莉像老鼠躲避猫似的,有些害怕。

    走到了丹莉的面前,尼克慢慢地抬起手来,捏住她那尖尖的下巴,让她的脸仰了起来。

    “让我再吻你一下。”

    尼克的声音很有磁力,让丹莉竟然不想拒绝了。她闭上了眼睛。

    尼克的唇慢慢地压了下来,捉住她的芳唇。浅浅的湿吻之后,尼克突然一把将丹莉搂进了怀里,紧紧地压住了她的芳唇狂吻了起来。丹莉清晰地感觉到了他那根硬硬的顶到了她的上。

    当尼克松开丹莉的芳唇时,她依然有些惊恐,同时兴奋着,那高耸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忙你的去吧,别忘了晚上过来给我收拾床铺哟!”

    尼克在她那好看的鼻子上捏了一下,丹莉胆颤心惊地出了尼克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