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六章 受聘法拉里
    尼克本来是想直接来法拉里上班的,但鲍威尔那种过于自负的神情却让他瞬间改变了主意,他想挫一回这个自负管家的锐气。BǎиzHú~00①丶cǒM(记鍀厾~符号)

    凭什么让他那么神气!

    当尼克的车子驶出城外十多里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前面已经有四辆越野车挡住了去路。

    直觉告诉尼克,这是冲着他来的!而且对手就是法拉里的人!

    车上没有所谓的尖端武器,但那些精壮士兵手里抱着的M67冲锋枪就已经长出了他的转轮手枪不少。可以说,他的手枪在对方的眼里,不过是一把玩具。

    尼克只得煞了车,直接冲过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明摆着,法拉里不能得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尼克坐在车里,似乎看到了鲍威尔那张狰狞的脸。

    这是一辆防弹车,但如果一直蹲在车里不动,显然也是等死,对方不可能只朝着他的防弹玻璃射击。

    他将手枪从腰里掏出来,检查了一下子弹。

    尼克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这一带几乎是平原,车子可以随处开。

    他立即踩下油门,急打方向,朝着一侧冲了出去。

    “哒……”

    一串子弹朝着他的车子呼啸而来,但他却是不顾一切地朝前冲去,后面的车子紧紧地跟了上来。

    尼克迂回着,突然向这,突然又向那,后面四辆车子对他形成了包抄攻势。

    尼克的驾驶技术可是一流的,很快四辆车子就被他甩散了队伍,只有一辆跟了上来,看着那辆车子紧随其后,尼克继续往前冲了一段之后,突然急打方向盘调回车头,与后面追上来的那辆车子轰地撞在了一起。

    而就在他的车子与追上来的车子相撞的一刹那,尼克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砰!砰!”

    两声枪响之后,对方敞篷越野车里的两个射手立即从车里滚了下来。

    尼克从地上抓起对方的两把冲锋枪,顿时来了勇气。

    他先解决了越野车的司机,然后抱着两把冲锋枪朝着继续追来的三辆车子扫起来。

    他打的是车胎,在他的扫射中,两辆车胎瞬间爆裂。车上的人也立即冲了下来,朝着毫无遮档的尼克扫射。

    虽然冲锋枪的子弹速度够快,但尼克还是能够赶在那子弹打到他的身上之前躲开。他的步法异常诡秘,那些密集的子弹总是擦着他的衣角而过;也有几次是呼啸着从他的耳朵边上飞了过去,毕竟那是冲锋枪,不是大炮。

    这个时候,尼克已经看清楚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壮汉就是艾里森。他的冲锋枪像是发了疯似地吼叫着,枪口里喷着明亮的火舌。看来这个家伙与尼克已经是势不两立了,如果不借着这个机会把尼克除掉的话,自己必将被尼克取而代之。

    尼克一个点射,一颗子弹打到了艾里森的胳膊上。此时尼克的主要精力是来躲避射来的子弹,而且他还得节约子弹,不敢一下子把子弹全都打出去,所以,他没打算一枪结束艾里森的性命,只要能够削弱对方的战斗力就能让他有机会占优势。

    疼痛让艾里森的枪立即哑了火,他很快就躲到了车子后面。

    “立即停火!立即停火!”

    双方正在激战的时候,远处飞驰过来一辆越野车,高声大叫着的人,正是鲍威尔。

    就在鲍威尔喊着停火的时候,尼克又结束了两个射手的生命。

    “尼克兄弟,是我!鲍威尔!”

    鲍威尔急急地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到他手里没有武器,尼克才停止了射击,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鲍威尔。

    “尼克兄弟,我只是想让他们挽留一下,没想到闹成了这样的局势……”

    “看来你这个大管家的号令并不好使呀!”

    尼克不无讽刺地说道。

    “其实我也是想让他们试探一下兄弟的本事,小兄弟果然了得。我已经把你的要求交到了法拉里先生那里,他愿意再加一倍的薪水给你!”

    “如果我现在还不接受的话,是不是就该轮到管家亲自动手了?”

    尼克提着两把M67并没有彻底放松警惕,但从表面上,尼克却显得非常放松。因为既然日后还要跟这个老猾头共事,老是这样提防着他,实在太累了。

    艾里森的手下大多受伤,而且有鲍威尔在这里,他们白挨了尼克的子弹也只能罢手。刚才一阵交锋,他们的确尝到了尼克的厉害,一个人一把手枪最后竟然成了这个结果。要知道,这些人在法拉里公司当差,也不是一般的身手。

    现在鲍威尔更是不舍得让尼克离开了,他并没有向老法拉里汇报给尼克的薪水,但他有能力说服老法拉里给尼克更高的薪酬。

    “你可以放一万个心,我一个老头子,会是你的对手吗?”

    鲍威尔始终不透露自己的功夫。但尼克早已感觉得出来,这个鲍威尔似乎不在他之下。

    “既然鲍威尔先生如此抬爱,我尼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尼克也相信,只要他答应了鲍威尔的条件,他是不会再难为他的,更重要的是,他要看一看,那个法拉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尼克直接把枪扔给了一个受了伤的家伙,那家伙虽然两只胳膊都负了伤,却不得不立即伸手去接尼克砸过来的M67。那枪身并不轻,若不伸手接住,一定会被重重的枪身砸到脸上,若是破了相,娶个女人都有可能被戴绿帽子。

    尼克接着上了那辆还算完好的车子,受伤的那几个家伙只能去发动尼克的那辆越野车。

    当鲍威尔的车子驶进镇子里的时候并没有减速,那些路上的人们吓得一个个连滚带爬的往一边闪开。一个没来得及闪开的家伙被鲍威尔的车子直接撞飞到了马路一边,鲍威尔看都不看一眼。

    在这里,法拉里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法拉里家族的规则就是整个镇子的规则。

    所以,不论法拉里家族里的人做出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受到任何人的追究。

    也没人敢去追究,除非他活腻了。

    在办公大楼的一侧,鲍威尔给尼克安排了一间单人房,然后鲍威尔就离开了。

    这一次,他要郑重对待尼克的事情了,他不想让尼克有任何离开法拉里公司的想法。

    鲍威尔从尼克的房间里出来,向后走了一段,来到一座别墅一样的房子里。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对着一把还没有成型的新式冲锋枪的图样端详着。

    听到老鲍威尔的脚步声,男人转过了身子。

    他就是法拉里的当家法拉里·杰。他转过身子来的时候,眉心还微微地蹙着。

    “有什么事吗?鲍威尔?”

    “老爷,我给您找了一个难得的人才!”

    老鲍威尔一脸的兴奋。法拉里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鲍威尔这样的表情了,他断定,这几天鲍威尔一定有了很大的收获。

    “哦?说说看,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法拉里·杰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请鲍威尔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这一主一仆已经共事几十年,相互的默契无人能比。

    自然,法拉里对鲍威尔的信任也是无人能敌的,他甚至可以把所有的秘密都交与这个比他大几岁的男人而毫无戒心。

    “刚才艾里森带了四辆车子都没有制住他,却被他打得死的死,伤的伤!”

    看鲍威尔的表情,好像是他的人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似的。

    “从哪里挖来的?”

    法拉里也渐渐有了兴趣,在法拉里的眼里,鲍威尔已经强到天上去了,竟然还有人能让鲍威尔佩服得五体投地!

    “呵呵,盖拉尔学院里的一个学生。”

    鲍威尔得意得要命。

    “学生?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

    法拉里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学生会有多大的本事。

    “他现在还是种子城堡里的一名卫士长。是为了保护那个秃头沙姆拉的女儿才去盖拉尔学院的。少爷退学就与他有关。”

    鲍威尔直言不讳地说。提前把埃里克的事在老爷面前说出来,也好让老法拉里有个心理准备。因为他少爷埃里克的脾气,如果没有老爷做主,恐怕埃里克又会闹出什么事来,气走了尼克,那就让他前功尽弃了。

    “与艾里森相比怎么样?”

    “艾里森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那天晚上我去盖拉尔试探他的时候,艾里森已经把枪顶到他的头上了,仍是在眨眼之间让他反制住了艾里森!”

    “这么厉害?”

    “不然我会花大钱把他挖过来了吗?”

    “你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一万金币的年薪!”

    鲍威尔小心翼翼地说,虽然许多事情都可以由他这个管家做得了主,但毕竟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此时鲍威尔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这位主人的脸色。

    “我还以为你要把我一半的家产分给那小子呢!”

    法拉里微微一笑,在他的眼里,一万金币不足挂齿,“如果你真喜欢那小子,就多给他点吧。”

    “谢老爷,老爷要不要看看那小子?”

    “不必了,你看中的人我还不放心吗?”

    法拉里正是以这种绝对的信任拢住了鲍威尔的心,所以,鲍威尔为法拉里家族卖命几十年,毫无二心。

    “那我带尼克去见一见夫人小姐她们,也好让他知道,谁是他的主人……”

    “去吧。”

    从别墅里出来,鲍威尔立即回到了尼克那儿。

    “走,尼克兄弟,我带你去见几个人。”

    鲍威尔满面春风地说。

    “什么人?”

    尼克关切地问道,他以为要见法拉里先生。

    “当然是非见不可的人了!呵呵……”

    尼克跟在鲍威尔后面,朝着一栋非常优雅的小别墅走去,这栋小别墅与法拉里所居住的地方风格迥然不同,打眼看去,就是女人的处所。

    刚来到别墅前,尼克就看到了一个风姿卓绝的女人正跟几个女仆赏花,那女人一身长裙,与她那洁白的脸庞交相辉映,更显得天生丽质,婀娜多姿。一头乌黑的长发卷成了一个大大的云卷,后面还插了一根长长的金簪。

    “夫人,老奴给您带过一个人来……”

    鲍威尔很会拍马屁,不论对哪个主子,都能讨得欢心。若在法拉里面前,他会让法拉里觉得这是一个很忠诚于男主人的奴才;在夫人面前,则会让夫人觉得他是一个很忠诚于女主人的奴才,总之,不论在谁的面前,他都是一个忠实的奴才。所以,在法拉里家族里,除了老爷跟夫人,就是小姐与少爷也得尊重这位老管家,而其他的奴才就更不用说了,只要鲍威尔一个眼色,那些家丁就大气不敢出一声。

    那女人听到鲍威尔的声音之后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她一双美眸只是在鲍威尔脸上扫了一下,便转到了站在鲍威尔身后的尼克身上。

    刚才只是看到这个女人背影的时候,尼克就已经有些惊讶了,她身上自然的透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魅力,而现在再看到她那一双美丽的眸子时,尼克觉得那简直就是两汪清泉,而且,她的脸庞与那窈窕的身材更是从骨子里荡漾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你叫什么名字?”

    夫人站在原地,但她的注视却已经表达了她对于这个陌生少年应有的尊重。

    “尼克。”

    尼克本来对于法拉里这样显赫的家族成员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好感的,走到这栋别墅之前,他还想保持那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可看到这个漂亮的女人时,尼克却不由自主的发生了转变,他的嘴角非常自然的再次流露出了那种让女人心动的一抹微笑,特别是他的眼神,更是秋波流转,春情荡漾。

    法拉里夫人的目光刚一跟尼克的目光相遇,就不由得一颤,她心里默默地说,这小子一定是个情种。

    “多大了?”

    女人的声音也似乎在瞬间有了不经意的变化,听起来是那么的柔和,如山间小溪般凉凉悦耳。

    “十八岁。”

    尼克回答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简洁,不肯多说一个字。

    可他那多情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那张充满了诱惑的妩媚的脸,这不仅没让夫人感到厌恶,反而更让她怦然心动了。

    连鲍威尔都发现,夫人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红润。但这一切,鲍威尔却仅是看在眼里,他的任何想法都不会在他那张富于变化的脸上一丝一毫地表现出来。

    他所表现出来的,只有奴才对主人的忠诚与殷勤。

    “跟少爷差不多大!”

    好像是要掩饰自己的羞涩,夫人把目光从尼克的脸上慢慢移开,对着鲍威尔说道。

    “是的,夫人,比小姐大两岁。”

    鲍威尔的内心里不管有多少想法,只要主人说一句话,他就会立即做出回答,不会让主人发现他神思有任何的游离。

    看到夫人如此喜欢尼克,鲍威尔的心里更是喜不自禁了,如果弄来一个让主人讨厌的家伙,那他可是吃力不讨好了。

    “安排了什么差事?”

    夫人继续问鲍威尔。

    “打算让他做总镖头,这几年道路上不太安全,军火生意需要人手,所以就把他请来了。”

    鲍威尔不忌讳在夫人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夫人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完全可以由她来做决定而不需要费什么心思,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这么年轻的孩子,干嘛一上来就让人家干那么苦的差事?再说了,不是有艾里森做着吗?如果老爷那儿没有什么特别吩咐的话,就先让他在我这里做着吧,也好熟悉一下公司里的环境再说。”

    夫人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管家的脸,因为她的决定不需要征得一个管家的同意,她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尼克,只是她发现这个小伙子的目光有些火辣,她不敢轻易去碰,只要一碰,她就会心跳加速。她倒不是怕鲍威尔会把她对一个男孩子的喜欢传到法拉里那里去,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竟然在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面前脸红,这会让鲍威尔在心里笑话。

    “夫人既然这么喜欢他,那就让他留在您的身边吧。”

    虽然很痛快地答应了,但鲍威尔却有一点担心,尼克这小子有点倔脾气,弄不好会惹夫人生气。

    所以,在交到夫人之前,鲍威尔不得不把夫人叫到了一边耳语了一句:“坎蒂丝,这可是头倔驴!”

    尼克没有听到鲍威尔对夫人说什么,他却看到了夫人听完鲍威尔的话之后,看着尼克笑了起来,她的笑里有这样的潜台词。“再倔也是一匹小马,烈马我都驯得了!”

    坎蒂丝的笑不但没有引起尼克的反感,反而让他更觉得这个女人可爱,她不像其他的贵妇那样高昂着头,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而这个女人即使在平易之中也会透露出一种天然的高贵来。

    在坎蒂丝的眼里,尼克是她见过最帅气的小伙子了,如果拿着眼前这个尼克与法拉里的两个儿子相比的话,绝对不能同日而语,特别是尼克那一双微带着好似忧伤的碧蓝色眼睛;会把她带到一个深邃的世界里去。

    “我带他去见见小姐吧。”

    鲍威尔说,在他眼里,尼克也算一个重要的人物,得让每一个主人都认识,也让他认识每一个主人。

    “不用了,鲍威尔,一会儿我让布莱丝过来就行了,有事就忙你的去吧。”

    夫人坎蒂丝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让尼克留在她的身边。

    鲍威尔刚转身刚要走,尼克便急忙把他叫住。

    “现在你就在夫人这边吧,又不是小孩子了!”

    鲍威尔也开起了玩笑来。

    “不是,我……我那车子可是从种子城堡借来的,被你的人给撞坏了,我怎么还人家呀?”

    尼克觉得自己从盖拉尔跑出来就已经有些不仗义了,如果再不赔偿人家的车子,那他也觉得丢了他尼克的名声。

    “你就是不理那个死秃子,他还敢拿你怎么样?”

    “我妈还住在他的城堡里呢!”

    尼克当然不会忘了苏茜,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她了,尼克的心里也有些思念。

    鲍威尔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笑,便独自离开了。尼克只能看着鲍威尔那微显驼背的身影看着,没再说什么。

    “尼克?”

    坎蒂丝看到尼克望着鲍威尔离开的样子,颇像一个孩子被母亲扔给了别人,她在他的背后轻轻地唤了一声。

    尼克这才回过了头来,看到的是坎蒂丝那迷人的微笑。尼克弄不明白,天下的女人都会笑,可笑出来的结果却是千差万别。

    “夫人,去叫小姐来吗?”

    一个女仆问道。

    “算了吧,小姐还在睡觉呢。”

    其实坎蒂丝知道这个时候布莱丝已经醒了,可她不想让布莱丝过来打扰她这美好的时光。在法拉里所有的男性职工里,尼克是最让她倾心的一个,这正是她打算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天天待在城堡里是最寂寞不过的,许多时候,她觉得自己还比不上一个为生活而奔波的女人活得更有意义。

    而尼克的到来显然打破了她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就像一粒石子突然投入了宁静的湖面,让她的心里溅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坎蒂丝准备让尼克住在她与布莱丝的小别墅对面的那座两层小楼里。那里面现在只住着几个女仆,空得很。

    坎蒂丝没有跟尼克说明他具体的工作是什么,但从一个下午的情况来看,好像他的全部工作就是跟在这个女人的后面,偶尔回答她的一、两句问话。

    晚饭尼克是不能跟法拉里家族的成员在一起吃的。

    坎蒂丝在一个女仆的陪伴下去了她们吃饭的餐厅,而尼克只能跟其他的女仆留在小楼里。尼克还在他那座小楼的门口回味坎蒂丝那迷人神韵的时候,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朝尼克走了过来。

    尼克太出神,竟然没有发现这个小姑娘。

    “你是谁?”

    小姑娘走到了尼克的近前都没有让尼克回过神,她不得不拉了拉他的衣角。

    尼克被她吓了一跳,身子不由一颤,他身体的那种急速反应立即启动,但发现是一个十几岁的美少女时,他那种警戒却又自然地放松了下来。

    “我是夫人的保镖尼克,你是谁?”

    尼克已经猜出来,这个看上去气质清丽的女孩一定就是法拉里的女儿布莱丝了,但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再骄傲的公主,只要她没有自报家门,他就不会主动去拍她的马屁,那样会让她自我感觉太好。

    “我叫布莱丝,你好!”

    让尼克想不到的是,布莱丝竟然主动向尼克伸出了手来,她的手指洁白如玉笋。

    “你好!”

    布莱丝这种平和的态度直接颠覆了尼克原来对大小姐形象的猜测,竟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布莱丝的手早就伸出来等在了那里。

    尼克只好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把布莱丝的小手握了一下赶紧松开。

    尼克的这种局促让布莱丝忍俊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一个大男孩跟人握手还要先在衣服上擦手,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从布莱丝的自我介绍中,尼克感觉出了这个女孩的秉性与他所见过的其他富家女孩迥然不同,她没有说“我是布莱丝”而是“我叫布莱丝”如果她说“我是布莱丝”的话,那分明是在向对方宣布她的身份,而“我叫布莱丝”却只是告诉了尼克一个称呼,却没有半点炫耀身份的意思。

    这一点,这个布莱丝比苏蒙要可爱得多。

    “那我去吃饭了,一会儿我们再玩!”

    布莱丝大大方方的一边朝尼克挥着手一边朝餐厅去了,她的脑后扎了一个长长的马尾,乌黑的秀发更衬出了她皮肤的洁白。

    尼克朝布莱丝挥了挥手,他的魂又跟到了这个十六岁少女的身后。

    他现在一点也不后悔来到法拉里公司了,天天跟这样的美女作伴,就是不领工资都划算呀!

    “看什么哪?那可是大小姐,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个叫丹莉的女仆看到尼克那副痴痴的样子,忍不住凑过来提醒道。

    “大小姐怎么了?大小姐就不能多看一眼了?你想让我看我还不看呢!”

    尼克故意气她。其实丹莉模样长得很不错,如果尼克把注意力多往她身上放一点,她也就不会这么吃醋了。

    “臭美!”

    丹莉撇了撇嘴就进了小楼。

    尼克一直站在楼外,天色渐暗,他却不想破坏自己的感觉,一直在想象着这一对母女的各种样貌,直到刚才跟尼克斗嘴的丹莉从小楼里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尼克,吃饭了!”

    尼克这才慢吞吞地进了小楼。

    这座小楼的下人是专门为夫人跟小姐服务的,而尼克又是唯一的男性,所以,吃饭的时候,尼克就格外得到女孩子们的照顾。尼克那一份早就摆在了那里,等他坐下之后,丹莉又特地给尼克盛了一碗饭,刚才是怕凉了,她才没提前盛出来。

    尼克却忽略了少女的细心,并不领情地拉过饭来就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到尼克吃得很开心,丹莉便不计较他连个谢字都没有说了,也招呼大家吃了起来。看得出来,丹莉是这几个女孩里面的老大,一切都得听她的。

    饭后不久,布莱丝就过来找尼克了。

    “尼克,看你身材这么好,一定是个健身教练吧?”

    布莱丝很天真地拉着尼克的手问道。

    “我喜欢锻炼而已。”

    尼克苦笑了一下,这年头哪还有什么健身教练?

    “那你教我好吗?”

    在尼克的感觉中,这个被外面许多人称为魔鬼的法拉里家族的大小姐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天使。

    如果有一天谁要尼克把枪口对准这个女孩的话,他宁愿砍掉自己扣动扳机的那根手指!

    “在哪儿?”

    虽然刚刚吃过晚饭不适合运动,但尼克很喜欢跟这位大小姐在一起,哪怕是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闻到她身上那种说不出来的气息,看到她那双清纯的眼睛,他就很舒服了。

    “喏。”

    布莱丝扬起手来指了指小别墅的三楼。

    “你妈会同意吗?”

    尼克还真的担心自己单独跟大小姐在一起会引起夫人的猜忌。而要想在法拉里家族里长久的待下去,这些忌讳是一定要注意的。

    “为什么不同意?”

    布莱丝偏着脑袋问道。她的天真让尼克没有办法。

    “刚吃了饭,还是先散步比较好。”

    “好,那就听你的!”

    布莱丝与尼克一见如故,竟然马上就挽起尼克的胳膊朝着一条小道走去。

    眼看着尼克被大小姐挽着胳膊带走了,丹莉只能把小嘴噘得老高却没有办法,毕竟人家是主人,而她却只是一个下人,没有半点竞争力可言。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尼克越来越觉得被这位军火巨商的女儿挽着胳膊散步的感觉太美妙。由于布莱丝天真无邪,不仅是她露出来的小臂会让尼克有一种柔软而且温暖的感觉,她那丰满的胸脯也会不时蹭到尼克的身上,让尼克不由得一阵阵躁热起来。

    可就在尼克沉浸在这种幸福的美妙境界里的时候,尼克却看到了一个极不愿看到的人朝着他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