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痴情少女苏姗
    “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我真的不记得了,你还是直说吧!”

    尼克想了好一阵子,还是没记起来到底欠了她什么。版主零零壹点坑母难道是吃饭的钱?可那都是她主动请的呀,也没说要他还的。

    苏蒙突然扑到了尼克的怀里,在他的胸口上捶了起来,那两个鼓鼓的小山包让尼克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

    “你还欠人家一个吻呢!”

    苏蒙趴在尼克的怀里幽幽地说。

    尼克终于松了一口气,闹了半天,原来是这个呀!女孩的心思真是没法猜!

    他捧起了苏蒙的小脸,调皮地说:“那我现在还了,咱们就结清了吧?”

    “那我宁愿让你永远欠着!”

    苏蒙紧紧地抱住了尼克的腰。

    “苏蒙,你今天变化好大呀!”

    尼克感觉到那两只在他的胸口上滚动。

    “哪儿变化大了?”

    还是女孩幽幽的声音,显然有些春潮的涌动。

    “你好像……胸脯大了!”

    尼克知道这样的话直接说出来会让苏蒙脸红心热,但她却绝对不会生气的。

    “人家本来就不小嘛!”

    尼克果然感觉到了苏蒙很厉害的心跳。

    “不会是胸罩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吧?”

    尼克故意逗她。

    “不信你摸摸!”

    苏蒙幸福地伏在尼克的怀里,那两只已经被压成了扁平。

    这种话说出来,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幸亏是趴在尼克的怀里,不然,苏蒙也会犹豫的。

    尼克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他真的把手伸到了苏蒙的胸前,在那鼓鼓的上捏了一下,他已经猜到了那不是纯粹的功劳,不过,那种高级海绵的作用完全可以以假乱真,那手感的确是一流的。

    “真的大了!”

    尼克并没有真正摸到苏蒙的,他只是为了满足苏蒙的而骗她的。明明知道尼克说的是假话,但苏蒙却喜欢听。即使这样隔着胸罩捏了她这么一下,也让苏蒙好兴奋。她早就幻想着让尼克捏她的胸脯了。这一捏,就好像喝了二两白酒一样,令她有些晕。

    尼克扳过了她那苗条的身子,让她的胸脯露了出来,这样,尼克捏起来就方便多了。

    “可以把你的胸罩拿下来吗?”

    尼克俯下头来,吻着她那明净的额头说。

    “随你的便。”

    苏蒙娇柔的脸热了起来,她已经不敢抬起头来去看尼克的眼睛。

    而且她知道,这样可以让尼克在她的脸上看个够。她相信,尼克一定还会用力盯着她的胸脯看。

    尼克把手伸进了她的衣衫底下,一只手就解开了她的胸罩。

    那胸罩刚刚拿下来的时候,苏蒙的小身子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尼克把手转到前面来,直接握住了她那玲珑的。与刚才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小了一点,但握在手里热呼呼的、软滑滑的,令人热血沸腾。

    尼克蹲了下来,掀起她的衣衫,将一只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哦……”

    苏蒙立即就呻吟了起来。尼克两只手握捏着苏蒙那玲珑的,同时用力吮吸着,舌尖在嘴里不停地扫动着那颗硬硬的,让苏蒙整个身子都酥软了。苏蒙站在那里,眼睛只是睁开看了看四周有没有人,然后就放心地闭起了眼睛享受起来。

    尼克有时候坏坏地咬她一下,也让她陶醉不已。

    少女的,哪怕只是被人揉捏着,也会很令人陶醉的,更何况被尼克这样揉捏的同时还被吮吸着。尼克吮吸的时候,好像要从那里面吸出乳汁来似的。

    “啊……哦……”

    “唔……”

    “尼克……啊……我爱你……”

    苏蒙不停地呻吟着、呢喃着,她已经乱了方寸,巴不得尼克立即把她按倒在地上了她。

    更让她方寸大乱的是,尼克居然开始把手伸到了她的裙子底下,隔着那小三角,尼克的手指在她的底部轻轻地滑动起来。那种感觉,既让苏蒙羞涩,又让她兴奋。

    “……”

    苏蒙的分明是在告诉尼克,你可以任意施为,我不会介意的。

    可尼克只局限于这个动作,并没有继续的意思。为了听到她那动人的呻吟,尼克有时候咬得她很疼。

    不一会儿,苏蒙的小底部就变得湿润起来。

    其他的学生已经渐渐地离去,整个场这一端,只剩下了尼克跟苏蒙两个人。

    尼克掀起了她的裙子,把头钻了进来,看到了她那雪白的大腿。

    当尼克去扯苏蒙的小时,苏蒙还是有些紧张,但她并没有拒绝尼克这个危险的动作。

    她的小仅盖住了她那一片三角丛林,只要往下轻轻地一扯,小就将那片三角丛林暴露出来。

    让尼克喜不自禁的是,苏蒙竟然很配合地抬起了一条腿,把那小从身上退下来,这样,尼克就可以直接触摸并欣赏到那茂密丛林之下的私密地带了。

    由于在裙子里面,尼克看不太清楚,但可以看到大体的轮廊。从她的往下,她不但是皮肤洁白,而且形体轮廓非常优美。他两只大手抚摸着她那优美的大腿,脸慢慢地贴了上来。他的舌尖先在她的肚脐眼上舔了一下,然后就滑了下来,直接顶住了她那已经有些充血的……

    “啊……”

    苏蒙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那是一个让男人兴奋的信号。

    尼克的舌尖在那上非常华丽地打了一个转,然后就感觉到苏蒙的肿了起来。而且,那尖尖的,很青春活力。

    越过她的之后,尼克那要命的舌头又在那一道小幽沟里滑了几个来回。

    “哦……”

    苏蒙的呻吟比起前面更加动人。

    “啊……尼克……”

    苏蒙呻吟着主动地分开了双腿,她不想让尼克太累。

    但没想到的是,尼克却只是舔了她两下之后就从裙子里面钻了出来。

    尼克用刚刚亲吻过她的嘴又吻起了她的芳唇。

    苏蒙没有拒绝,两人的舌又缠在了一起。

    其实苏蒙更希望尼克能继续下去,直至占有她的全部。可尼克还是帮她穿回了那条小。

    看到苏蒙那兴奋却微微有些失望的眼神,尼克安慰说:“留一点悬念不是更好吗?你不会半路上又给了别人吧?”

    其实尼克非常自信,凭着自己的魅力,苏蒙是不会随便喜欢上别人的,更不会随便就把自己的贞送了人。

    今晚特别让苏蒙留恋场上的夜色,要不是尼克执意要回去的话,她才不舍得走呢,可尼克还惦记着苏姗,她一定在那个黑暗角落里等不及了。

    尼克的夜视能力毕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早就注意到了躲在角落里的苏姗了。

    目送着苏蒙进了女生公寓之后,尼克就走进了那个黑暗的角落。

    苏姗几乎是扑上来的。

    两人一见面就吻在了一起,而且吻得那么热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有一种背着苏蒙偷情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妙,可以让两个人很快就进入兴奋状态。

    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前奏,尼克就把手伸进了她的衣衫里面,在她的两只上捏了起来,尽管有些疼痛,可苏姗却很幸福。

    她努力地压脚着自己的呻吟,但她身体的扭动却向尼克传达了她已经兴奋起来的讯息。

    在那两只上捏了一阵子之后,尼克就单刀直入,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在她那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其实更兴奋的是尼克,苏姗竟然没有穿就来见他,这便意味着她要把贞送给他了。

    尼克重新站了起来,他引导着苏姗把手放到他的裤链上来,苏姗很解风情,俐落地拉开了尼克的裤链,并把手伸进去,握住了他的粗大。

    作为一年级的学生,苏姗当然上过生理课,她也知道男人的棒槌大概有多大,可摸到尼克的时,她还是有些害怕,那么粗大的家伙不知道能不能插进她的洞洞里去?

    只玩了一小会儿,苏姗就有些急不可待地把那一根粗大掏了出来。她竟然还低下头来特意看了看那根热呼呼的东西。

    就在苏姗玩弄那根的时候,尼克正在捏着她的玩了起来。这个时间,女警卫差不多要休息了,所以,尼克不担心被人发现,他表现得非常从容。

    “要不要给我湿润一下?不然插起来不会顺利的……”

    尼克邪地引导起来。

    苏姗似乎很懂事,不用尼克再讲解,她居然就蹲了下来,用小嘴给尼克湿润起来。开始的时候,她不敢把那粗大的子含进嘴里,只是用她那薄薄的嘴唇去碰一碰那灼热的。

    但渐渐的,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开始舔起他的,慢慢地就把整个都含进了嘴里。

    这毕竟不是一个理想的地点,尼克也很怕万一被女警卫捉到,那可就得到安东妮那儿去解释一番了,刚刚做了一年级的学生会主席,这种事还是要忌讳的,至少他不想给安东妮惹什么麻烦。

    尼克拉着苏姗的身子站了起来,他默默地卷起她的裙子,掖在了她的腰间。

    她的整个都暴露了出来,那修长的两条玉腿即使在黑暗中也是那么的撩人。

    尼克抱起了苏姗,让她的两腿卡在了他的腰上,苏姗两手勾住了尼克的脖子,尼克则捏着那粗大对准了苏姗的……

    那粗大的慢慢地钻了进去……

    苏姗的已经湿润,他进入得非常顺利。

    尼克将苏姗的身子抵到了墙上,然后往前一压,那粗大的一下子顶了进去。

    “啊——”

    一声压抑着的呻吟听得出来那很疼。

    接着就是慢慢地抽动……

    开始的时候,苏姗一边回应着尼克的,一边在尼克的脖子与耳朵上亲吻着,但渐渐的,尼克的就让她受不了了,特别是尼克将那灼热的粗大顶在她那娇嫩的花蕾上时,她就会张开嘴轻咬住尼克的耳朵来抵御那种难以消受的快感。

    直到苏姗玉喷了三次之后,尼克才一阵激烈的,并了她的身体里。

    那种快感是苏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虽然曾经幻想过这种男女之事的滋味,但没有想到是这么让人销魂。最后的时刻,她的娇躯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自始至终,苏姗没有大声地叫唤过一次,但尼克却感觉得出来,她的反应是那么的强烈。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而双臂依然紧紧地搂着尼克的脖子不肯放开。

    “下来吧,该回去睡了。”

    尼克在她那丰满的翘臀上拍了拍说。

    苏姗这才依依不舍地滑下来。

    “明天还会来吗?”

    苏姗显然上了瘾,她瞪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尼克。

    “看看再说吧。”

    两人默默地分了手。

    之后,尼克再也没有跟苏姗约会,因为他第二天就离开了盖拉尔,连政务处长都没有告知一声。

    尼克突然从盖拉尔消失,让女政务处长与那个美丽的生理课老师贝蒂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

    全校只有一个人知道尼克去了哪,那就是苏蒙,但她故作神秘,不告诉任何人,其实她心里更是空空的,却是佯装欢笑,还对人说尼克是替她做事去了。

    尼克离开了盖拉尔之后,直接来到了法拉里公司。

    法拉里公司距盖拉尔学院约两百公里,尼克把沙姆拉让他巡逻的那辆车子当成了自家的。

    两个小时的车程后,尼克就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堡面前。不像其他的公司那样,尼克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盘查就来到了公司门前。

    如此自信,显然说明了法拉里公司超强的实力。

    尼克猜不出这会是一个拥有多少万人口的城堡,但他确信法拉里公司应该就在这座城堡里。

    刚进城堡,尼克的车子就熄了火,连续发动了几次都没有打着。检查之后才发现,车子已经没有燃料了。

    尼克一筹莫展地站在那里四处张望。

    “老弟,要帮忙吗?”

    一个满脸胡子的人走上前来问道,随后跟了几个壮实的小伙子。尼克喜出望外,他正需要人手。

    “能帮我把这车子弄到可以加油的地方吗?”

    尼克觉得这里民风不错。

    “没问题!”

    大胡子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四个壮实的小伙子一起上阵,跟在车后面,车子被他们推起来。

    大约走了半里地,就是一个合成油站。

    “先生,加多少油?”

    “五加仑。”

    尼克估算了一下口袋里的金币可能只够加这么多了,在找到公司之前,他还有可能面临着自己解决伙食问题。

    “兄弟,在加满油之前,还是先把我们的劳务费付了吧。”

    大胡子向尼克摊出了一只粗壮的黑手。

    “你们说过要钱了吗?”

    尼克刚才心里还感激得要命,觉得这里民风淳朴得不行。

    “呵呵,兄弟们说过不要钱了吗?”

    大胡子咧开嘴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四个壮小伙子抱着膀子向尼克走了过来,那阵势,好像不给钱就得换点别的。

    尼克也觉得给钱是应该,只是,现在如果付了油费的话,他的口袋里真的就空了。

    “真不好意,我这里……”

    尼克歉意地笑了笑说。能不动用武力就用好话来解决问题。他已经弄明白了,这些人不是白送力气的。

    “如果有值钱的东西,送我们兄弟一点儿也行。”

    一个人朝着车里瞄了起来。

    但车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尼克一路上留在里面的汗臭味。

    交换了眼色之后,那个朝车里瞅的小伙子摇了摇头。

    站在尼克身边的那个人走到了尼克的身边,顺手拍了拍他的腰间,一把转轮手枪掏了出来。

    “这家伙也不错,虽说土气了点。”

    那人把玩着尼克的手枪,已经露出了喜爱之色。

    一个男人,武器被别人拿走了,那是最大的耻辱。而刚才尼克完全没有准备反抗,不然的话,那个家伙早就被拧住胳膊了。因为他觉得,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当看到枪到了对方手上的时候,尼克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急躁与气恼。

    他知道,自己想什么时候把这枪拿回来,那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把枪还给这位小伙子,他欠你们多少钱?”

    一个中年人朝着尼克这边走了过来,看他的表情,并不惧怕这些粗壮的小伙子“我们可是给他推了一里多地的车子呀,少说也得一人一个金币!”

    一个人说。

    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六枚金币扔给了大胡子。

    大胡子笑了笑,并朝中年男人鞠了一躬,说道:“罗爷识相!”

    然后一人分了一枚金币,他自己留下了两枚揣进了口袋里,头一摆,那把转轮手枪立即给了叫罗爷的人便扬长而去。

    那人把枪塞到了尼克的手里:“枪是男人吃饭的家伙!”

    尼克笑了笑接过了那把手枪装进了腰里。

    “怎么称呼?”

    尼克客气地问道,他已经看出来,这个被称作罗爷的中年男人,算得上这个镇子里的人物,不然,那帮年轻人不会买他的帐。

    “库尔·罗,”

    中年男人格外的和善,“不介意的话,咱们去喝一杯?”

    罗很友好地看着尼克问道。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自信与商人的狡猾,但比起沙姆拉来,他绝对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为什么不呢?”

    尼克已经有些饿了,现在加了油之后还不知道口袋里的钱能不能填饱肚子呢!正巧有人请客,他没有理由拒绝。

    两人一起上了车子,罗带路来到了一家酒店。

    “这是我自己开的酒店,呵呵,我就不用掏钱了!”

    罗风趣地说,让尼克走在了前面。

    此时已是过午,大部分的客人已经吃饱喝足离开,只有三三两两还在那里享受着免费茶水与座位。

    “这是我的朋友尼克,弄几个好菜,上一瓶好酒。”

    罗对走过来的一个丰满女人说。

    那是他的老婆。女人虽然身材丰腴,但并不臃肿,而且很耐看。只是让尼克怀疑,罗那瘦小的身板如何能顶得住这个丰腴女人的。

    女人很友善地看了尼克一眼,接着就准备酒菜去了。

    “干嘛要请我喝酒?”

    尼克虽然年轻,但对于一些世故还是懂的,他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钱来。

    “呵呵,不瞒你说,我是走南闯北的人,见的人多了,你身上没有带钱,但你并不是一个缺钱的人,你是来找朋友的吧?”

    罗很得意自己的观察力,他向来不会看错人的,“说实话,我不希望看到那几个孩子死得很惨。”

    “我有那么阴险吗?”

    尼克虽然不想丢掉那把手枪,却也没有想杀死那几个人。

    “你也许不会,但你的朋友却未必不会。”

    罗肯定地说。

    “我真的是穷人,今天多亏你帮助了我。”

    尼克由衷地说。

    “呵,穷人是开不起这样的车子的。不过,我可没有要你还钱的意思,那几个小子八成是穷疯了,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不过,年轻人,我想提醒你的是,在这个城堡里,真有你惹不起的人。”

    罗压低了声音说道。

    尼克只是笑了笑,他想,还能有人敢跟法拉里家族的人对抗吗?

    “我是一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如果暂时有什么难处的话,尽管开口。”

    虽然尼克觉得临时不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但他还是被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感动了,毕竟他颠覆了他对于商人的认识。

    吃过饭之后,库尔·罗竟然又拿出了一个小包,一听,尼克就知道里面装了不少的金币。“这是干什么?”

    尼克问道。吃了人家的饭又收人家的钱,这不是尼克的作风,但如果他是沙姆拉那就另当别论了。

    “钱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呵呵,我不能说自己很有钱,但起码不用心生计,能够交你这么一个朋友我很高兴。”

    罗执意把那包金币塞进了尼克的怀里。

    “法拉里公司在什么方向?”

    当听到尼克的问话时,罗更觉得自己的这次投资十分值得了。

    “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往北。”

    罗竟然没有想到尼克是投奔法拉里公司的。

    即使镇子上的人都不太清楚,这个库尔·罗是做什么生意的,只知道他老婆在镇子上开了一个小酒馆,但罗却自信,在这个镇子上,如果连他都摆不平的事,那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摆平了。他穿行于各个聚居地之间,什么生意他都做,无往不利。

    而他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担心被人打劫,可以说靠的就是朋友遍天下。

    尼克开着车子刚走了不到三公里,就看到了这座城堡里的城堡。

    目测之后,尼克估计这座城堡占地差不多有十平方公里,这是他见过最大的城堡,就是温莎女王的王宫也没有这么大。

    但与这庞大的城堡极不相称的,是城墙之上竟然没有什么军事设施。凭尼克肉眼所能看到的,也不过是隔着很远的几个探头而已。

    法拉里家族的人也太狂妄了点!尼克在心里说。

    但从中尼克也感觉到了这个法拉里家族的雄厚实力,他不相信一个军火公司会把防务搞得一塌糊涂。

    更让尼克奇怪的是,直到他走到大门口时都没有受到任何的盘问与身份登记。

    这在任何一个城堡里都是不可能的。

    但尼克并不知道,在他刚刚进入城堡视野的时候,就有人通报给了大管家鲍威尔。鲍威尔也从监视器里看到了尼克的越野车,连他下巴上的那块OK绷都看得清清楚楚。

    “让他直接到我这里来。”

    鲍威尔命令道。

    尼克把车子直接开进了城堡的大门之内,却又自觉地停了下来,他总不能开着车子在城堡里乱闯吧。

    “请您把车子停在那边,跟我来。”

    大门一侧走出来一个身穿军服的小伙子指着一边的停车坪对尼克说。

    尼克猜着,他已经进入了鲍威尔或是艾里森的视线。

    停好车子,尼克跟在了那个小伙子后面走着,同时打量着这座城堡的规模。

    这时他才发现,城墙里面并不缺必要的火力配备。一旦有人来捣乱,那下场一定很惨。

    在城堡正面一座办公大楼的二楼某间办公室里,尼克见到了鲍威尔。

    “呵呵老弟,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鲍威尔还没等尼克走进来,他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迎上去握住了尼克的手。

    “我喜欢您这里的薪水。”

    尼克直言不讳地说。

    “呵呵,也许你会更喜欢这种富于刺激性的工作的。”

    鲍威尔的眼睛里始终透着一种得意的自信。尼克曾经说考虑是否接受法拉里公司聘请的期限是一个月,可现在才几天他就来了。而在鲍威尔看来,能够挖到尼克这样的人才,是他这几年来对于法拉里公司最大的贡献了。

    “我的到来不会让艾里森很难过吧?”

    尼克笑着说,虽然对那个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但一想到是自己抢了人家的饭碗,尼克心里还是有些疙瘩。

    “不要管他,家大奴多,即使这样,他也不肯离开法拉里的,只要成为法拉里的一名普通卫士,他就可以在外面横着走路,呵呵,他是个明白人。”

    说到艾里森的时候,鲍威尔眼里那种自信已经变成了自负。他这种表情让尼克顿时有了一种厌恶,他现在都后悔这么急着来报到了,说不定在鲍威尔的心里,同样瞧不起他尼克。

    “鲍威尔先生,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想告诉您,我还没有考虑好,有许多事情让我还无法脱身。”

    尼克临时改变了主意,他不想让这个老家伙太过得意,更不想让他把自己看轻了。

    “为什么?难道我给你的薪水还比不上种子城堡那点钱吗?”

    刚刚还得意洋洋的鲍威尔,怎么也没想到尼克不是来报到的。

    “我是特意来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想再延后几天。”

    尼克坐下来之后,摆出了一副很犹豫的样子。

    “这……”

    刚才鲍威尔的傲气太盛,让他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其实在您之前,我已经答应别人了,而且,出的钱并不比你们少。”

    尼克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凭着鲍威尔几十年的人生经验,这个十几岁的小伙子没有骗他。

    但他却一时想不出还有谁肯出如此的大价钱来雇佣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尼克兄弟,在我所知的公司里,不会有人比法拉里还富有的吧?”

    鲍威尔只是很纳闷,是哪家公司竟然以这样的谎言来欺骗这个少年的。

    “那家公司的确不比法拉里有钱,但她却想把所有的资产都交到我的手上。”

    “你信吗?”

    鲍威尔的眼里透出了一种狡猾。

    “我当然有理由相信。不过,也许我会辞掉那里,而接受法拉里的聘请。我喜欢玩枪。”

    听到尼克的话,鲍威尔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连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都搞不定的话,那他就没法向法拉里先生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