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神秘来访者
    尼克几乎没有注意到那人是怎么把枪掏出来的,但从他前额的感觉来判断,那是一把五管手枪,五根枪管里可以同时射出子弹来。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那冰凉的枪管足以让任何一个不要命的人吓得裤子。

    可是,尼克却没有那种恐惧,他自信在这个人扣动扳机之后,他还能够躲开手枪里的子弹。

    “你好像还没有打开保险吧?”

    尼克身形未动,定定地站在那里。而且,他说话的声音里没有透露出半点恐惧。

    只这一点,就已经让对方非常生气了。

    “你觉得很潇洒吗?”

    对方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愤怒。

    “不信你可以扣动一下扳机试试嘛。”

    尼克轻松自在,毫不在意。这种潇洒可不是能够随意装出来的。

    “想逼我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的手在发抖。”

    尼克的声音依然那么镇定。

    “你以为我不敢吗?打死你不过像踩死一只蚂蚁!”

    对方已经咬牙切齿了,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蔑视过。

    尼克已经听到了他将扳机扣到一半的声音。

    就在这时,尼克突然一个下蹲,两手同时举起。

    在那个男人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那把手枪就已经易主。而且五根枪管结结实实地顶在了他的肚皮上!

    被扣动了一半的扳机如果松开的话,照样可以击发,但尼克的手指却是将这把手枪平稳地换到了他的手上,没让这把手枪走火。

    “啪、啪、啪。”

    随着三声清脆的掌声,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

    “好身手呀!”

    这声音听上去大约是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但一点也不苍老,只是那声音让尼克猜出了对方的年龄。

    让尼克惊奇的是,刚才他没有发现四周有人,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尼克更加警戒了。

    “朋友,都是朋友!”

    老者已经健步走上前来。

    但就在那位老者走上来的时候,尼克的手慢慢地松开了扳机,同时将那冰凉的枪管结结实实地顶在了那个高大男人的肚皮上,用力一拧。

    只听对方轻轻地“哦”了一声,他那本来相当结实的肚皮立即被尼克的枪管拧了起来。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有着相当的忍受力的话,他一定会惨叫出来的。

    尼克之所以下手这么狠,就是因为刚才对方用枪顶过他的头。如果不是为了要弄清对方的身份,尼克真想一枪崩了他。

    “我的朋友可从来没有用枪指着我的!”

    尼克毫不客气,如果不是自己身手快的话,一定会被他们羞辱,怎么可能还会以朋友相称?

    “误会了,我只是想试一试你的身手,不错,果然少年英雄,我很喜欢你这小伙子!”

    说着,老者已然到了尼克的跟前主动地伸出手来。

    尼克将手枪换到了左手,以右手与老者轻轻地握了一下,只是那一下,尼克就感觉到这个人身上那种非常特别的力量。这绝对是一种内力的展示,尼克没有回应,这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如此高深莫测,他也不便于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他只是在那人的手上轻轻地一握之后就抽了回来。

    在没有弄清对手之前,保持一定的距离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曾是种子城堡的卫士?真是大材小用了!如果兄弟有意,我可以跟老爷说一声,高薪聘请你出任法拉里公司的高级保镖,怎么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尼克心说:今天是遇上财大气粗的人了,难道这个人就是法拉里公司的老板不成?

    “我叫鲍威尔,是法拉里·杰的管家,我完全可以替法拉里先生做这个主的。

    呵呵,这位是他的总镖头,叫艾里森。如果尼克兄弟肯合作的话,那艾里森可就是你的手下了!“听到这个尼克将来可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艾里森心里相当不悦,但刚才与尼克这一交手,自己明显处于下风,如果是真正意义的战斗的话,他早就死在这个人的手上了,所以,尽管一肚子的不高兴,他却无法表现出来。

    尼克是玩枪的高手,当然对于法拉里家族并不陌生,小时候玩的枪就是法拉里家族制造出来的。如果能够当上这个大家族的总镖头的话,或许是个不错的差事。

    “我感兴趣的是给我多少薪水?”

    尼克是个很痛快的人。

    “五千金币的年薪,不会比在种子城堡里还少吧?”

    作为法拉里家族的总管,鲍威尔当然知道一个种子城堡的月薪不超过三十个金币,他想,五千金币的年薪足以把这个年轻小伙子的傲气打掉。

    但他并没有从尼克那张稚气未退的脸上看到任何兴奋,这多多少少让他有些失望。

    然而,艾里森却有些不平,他在法拉里公司已经做了近十年,年薪也不过是两千金币而已,看来今天他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在来的时候,他的心里充满了希望,觉得尼克不过是校园里的一个小霸王而已,见面就能分个高下,而且断定尼克不会逃过他的第一招。

    如果那样的话,他不但可以保住眼前的这个位子,而且还会加薪。可他却没想到出现了如此的结局,此时的艾里森有一种阴沟里翻船的感觉。

    但鲍威尔却完全不顾忌身边艾里森的感受,当着他的面,就把要让尼克加入的筹码给抛了出来。

    对于尼克来说,任何带有诱惑性的东西,背后都意味着陷阱。

    “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引起了你们的注意?”

    尼克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卫士,他最值得夸耀的就是见了一回女王而已,而且,他什么都没有捞到。

    所以,突然有人找上门来高薪聘请,就让他格外小心。

    “法拉里公司广罗人才,难道还缺您这样的高手的讯息吗?”

    鲍威尔非常自信地说。

    尼克心想:要是想加害于他的话,恐怕不用费这么大的劲了。

    “容我想想好吗?”

    “给我一个时间吧。不过,像尼克兄弟这样的人才,我们法拉里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敞开的!”

    “一个月吧。”

    尼克略作沉思之后回答。目前这个盖拉尔的好几个美女他还没有搞定,而且埃里克也还在这里,如果不能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他走了也不放心。

    “走吧,艾里森,我们回去等着尼克兄弟的好消息。”

    虽然鲍威尔跟艾里森都是法拉里家的仆人,但现在看上去,艾里森不过是鲍威尔的一个跟班。他极不情愿地向尼克握了握手,跟着鲍威尔消失在黑暗之中。

    直到彻底看不到那两个人的影子之后,苏蒙才走到了尼克的身边,小声问道:

    “你真的会离开盖拉尔吗?”

    言语之中透着一种不舍。

    尼克本来想反问她一句:“你父亲肯给我五千金币的年薪吗?”

    但他觉得这样太伤苏蒙的心,他只说了一句:“回去吧!”

    两人便沿原路返回。

    一路上,苏蒙的心情好沉重,如果从此没有尼克陪伴的话,她觉得她的生活就失去了大半的意义。刚才若尼克真对她的话做出反应,她一定会回去要求父亲也给尼克加薪的。

    虽然曾经听说过法拉里家族,但对于这家以军火为主营业务的大公司,尼克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所以,现在他还很难下这个决定。

    尼克把苏蒙送回了女生宿舍,刚转身欲走,从角落里立即冲出了一个黑影。

    “尼克……”

    尼克当即吓了一跳,他不由得身子往后一撤。

    这时他才看清楚,是一个女孩。她留着齐肩的短发,但身体微动之时依然能够展现出她那秀发的柔顺。

    “我是苏姗,你的忠实粉丝!”

    女孩兴奋地小声说道,见尼克回过神之后,她立即拉着尼克走进了角落里,那里灯光暗淡。

    尼克四下里搜寻着,生怕被别人看见,更怕被苏蒙知道,所以他跟着苏姗走得很快。

    “有事吗?”

    “我真的是你的忠实粉丝,我身上还有你的签名呢!”

    苏姗急切地想证明自己的粉丝身份,还撩起了她的裙子,露出她那洁白的大腿,上面果然还保留着尼克的签名,“我洗澡的时候都是把这里贴起来的。”

    看到女孩的大腿时,尼克还是有些兽血涌动,毕竟她的身材不错,皮肤也相当细腻,很容易勾起男人的来。

    “我看见苏蒙跟你一起散步去了,一定会回来得很晚,特意在这里等着你的……”

    苏姗一直拉着尼克的手没有放开,好像一旦松开他就会跑掉。

    即使在这个灯光暗淡的角落里,尼克依然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叫苏姗的女孩的柔美,他已经记不清那天掀起裙子来让他签名的那几个女孩什么模样了,其实当时他就没注意到是谁让他在大腿上签名的。但这个女孩的漂亮还是留住了他。

    夜风中,女孩身上的少女体香让人有些沉醉。她的衣衫领口很低,可以从那儿看到她那迷人的,在淡淡的灯光底下,都能让尼克觉得她的肌肤如涂抹了鹅脂一般的温润。

    女孩的身子已经退到了墙角,她仰着那俊俏的脸望着尼克,黑色的短发柔顺地垂着。

    “我可以吻你吗?”

    女孩由于激动,声音竟有些哽咽。

    尼克轻轻地拥住了苏姗那丰润的身子,她踮起了脚尖,仰着脸。尼克俯下了头,双唇向着苏姗那温润的芳唇凑去。

    温馨的气息令尼克有些兴奋,苏姗闭起了眼睛,微启着芳唇,尼克的唇压了下来。苏姗的两手也勾住了尼克的腰,她的香舌吐出来钻进了尼克的嘴里,轻轻地打探起来。

    浅吻,湿吻,吮吸……

    两人的身子抱得越来越紧,尼克清晰地感觉到了她胸前的那两座,他的大手从她的背上抚摸到了她的腰际,又来到她的翘臀,然后贴着她的胯骨抚了上来,苏姗很自觉地动了一子,让尼克的大手游到她的前面来抓住了她的一只。

    但两人的唇却是一直吻在一起。隔着薄薄的衣衫,尼克捏到了她的,接着又是大把大把地讽程着她那只。

    “嗯……嗯……”

    尼克的揉捏让苏姗禁不住呻吟了起来。

    刚开始,苏姗还担心尼克不会答应她,今晚在这里突袭尼克,她是鼓了好大的勇气的。可现在,尼克不但答应了她的请求,而且还给予了她一个热烈无比的亲吻。

    尼克一旦被挑逗起来,他就不会罢休,吮吸了一阵苏姗的香舌之后,尼克并不过瘾,他的唇从苏姗的芳唇上移下来,贴近了她的脖子。

    苏姗努力地仰起了脖子,让尼克在她那细腻如丝的脖颈尽情地亲吻着,大手依然捏得她那圆了又扁,扁了又圆。

    更让她兴奋的是,尼克竟然将她的衣衫掀了上去,她的衣衫底下果然连胸罩都没有,看样子她今晚是准备让尼克饱尝一顿的了。

    她的两只雪白而又丰满,那两颗都早已翘立起来,硬硬的。

    尼克很霸道的直接将一颗含进了嘴里。

    “啊……”

    苏姗醉意地呻吟了一声。这种吮吸绝对比只是揉捏更来得过瘾,特别是尼克的舌尖在她的上扫动的时候,她感觉整个身体都醉软了。

    此时尼克的两只大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臀瓣上使劲地揉捏着,他恨不得将她整只都吞到嘴里去。

    “哦……”

    苏姗一手拉开她的衣服,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尼克的头,她闭着眼睛,十二万分的享受,此刻的苏姗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了。

    尼克的大手很自然地从后面的臀上转移到了前面。

    她的裙子也很柔滑,从他的触摸中,尼克判断出,她的裙子里面也没有。

    看样子今晚她是准备把一切都献给自己了。

    尼克吐出了苏姗的,抬起头来看着醉意无边的苏姗问道:“我可以摸摸你的下面吗?”

    “嗯!”

    苏姗兴奋而且羞涩地应道。她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还要征求她的同意,只是简单的一声应答就让她羞得无地自容了。

    尼克直接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顺着她那光滑的大腿摸上去,他先是摸到了那一片芳草,但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这让尼克十分兴奋。

    他的手指很准确地找到这女孩的那个小孔,掰开那两片蛤肉之后,一根手指就插进了她的……

    “啊……”

    苏姗幸福地夹住了尼克的那根手指。

    尼克轮流吮吸着苏姗的两只,手指在她的外面轻轻地滑动起来。

    “哦……啊……”

    随着尼克的抽动,苏姗的呻吟也越来越激烈,她的两手紧紧地抓住了尼克的头发。

    就在苏姗荡漾不止的时候,尼克却突然把手抽了出来。他的手指已经沾上了她的分泌物。

    整个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被捅破的疼痛。

    她愣愣地看着抬起头来的尼克,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好好地给我留着……”

    尼克又在她的唇上亲吻了一下。

    “我会的,尼克……”

    苏姗很想再与尼克深吻一次,可尼克却毫无征兆的从她的两手间滑了出来,退出了那个角落,苏姗依依不舍地目送着尼克离开了女生公寓。

    第二天,尼克再次被美丽的政务处长安东妮叫到了她的办公室里。

    “埃里克忽然退学了,我不知道这事是不是与你有什么关系?”

    安东妮开门见山。

    “如果他介意我做他的手下的话,我可以现在就退出学生会。”

    尼克根本就不稀罕什么狗屁学生会,即使不进学生会,凭着他的本事,也不难泡到学校最漂亮的校花,就连这个政务处长,他都有把握搞到。

    “那倒不必,我只是想知道,在埃里克离开学校之前,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东妮当然早就对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有所耳闻,只是因为没有弄出什么大问题,安东妮才不打算追究,可现在看来,埃里克都退学了,这事还能小吗?因为埃里克的父亲是这所学校最大的赞助商,如果埃里克的父亲一生气,那她这个政务处长就会吃不完兜着走。

    “不错,我们干过一仗,他输了,仅此而已。他不会这么小气,输了一回就觉得在盖拉尔待不下去了吧?”

    事前尼克并不知道埃里克已经离开了学校。如果安东妮不找他谈话,他现在也不会知道。

    安东妮心里很清楚,两个人打架本来是很正常的事,少年争雄,不过,事情闹到埃里克退学就大不一样了,最让安东妮头痛的是,尼克居然打羸了埃里克!

    当尼克从安东妮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苏蒙又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人还没进学生会,就当起大处长的左右手来了!”

    苏蒙的话里有着浓浓的醋意,虽然自己有着漂亮而且年轻的脸蛋,但安东妮处长那种优雅的风度却只能让她生出更多的羡慕、嫉妒和恨来。

    远远的,安东妮朝着回头告辞的尼克嫣然一笑,那种笑几乎让人看不出半点造作的成分来,而且迷死人不偿命。

    “埃里克退学了!”

    尼克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担忧,他当然知道,一个人是无法与一个庞大的家族对抗的,他也不想因此而离开盖拉尔。

    “你会受到牵连吗?”

    “这事就是由我而起的,怎么不会?”

    “明明是他先挑起的事端,如果学校要处分你,我就召集全校的同学来声援你!”

    苏蒙信誓旦旦,不过,尼克相信她说到做到。

    “那样你也会受牵连的。”

    “大不了跟你一起走!什么破学校!我才不稀罕待在这里呢!”

    不顾多少双嫉妒的眼睛,苏蒙又挽起了尼克的胳膊。

    苏蒙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她的仗义让尼克心里很温暖。

    现在他回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法拉里公司的管家与保镖的事情来,觉得不像是巧合。

    如果埃里克的退学跟那两个神秘人物的出现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么,去法拉里公司恐怕就是一个陷阱了。

    想到这里,尼克不由得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苏蒙并不知道此时尼克心里的想法。

    尼克摇了摇头,有些事情说出来,只是白白增加这个小姑娘的烦恼。

    下午,一年级部举行了一次集会,宣布尼克入主新生学生会。

    政务处长安东妮旁听了会议。

    她一走进会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男生那邪恶的目光以及女生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其中,有一双特别的眼睛引起了安东妮的注意,那就是苏蒙。

    中间安东妮去了一趟洗手间,而当她来到洗手台前洗手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小姑娘正在镜子面前解开了上衣,露出了她的胸罩。

    在洗手间里整理一下胸罩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但那个女孩看到安东妮这个政务处长站在了旁边之后,却没有立即扣上扣子,而是有些炫耀似的让她的衬衫分向了两边,故意让她的两个小山包显露出来。

    是谁这么自恋?安东妮不由得以余光扫了那个小姑娘一眼,这才发现,竟然是苏蒙。

    此时安东妮叫不出苏蒙的名字,但是,她却知道这是天天黏着尼克的那个小女生。

    而苏蒙好像自始至终没有看到这位德高望重的政务处长似的,一直旁若无人地挺着胸脯,欣赏起了自己的来。

    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来说,那一对的确不错,挺拔而且圆润,很有味道。

    现在安东妮终于明白了,她这是在向她这位政务处长显示自己的魅力,向她挑战。

    安东妮不由一笑,她也解开了自己的衬衣,将她那更加丰满的乳山露了出来。

    两人挨得很近,都在用余光扫着对方,看看是否已引起对方的注意。

    如果单从规模上来比的话,显然安东妮更胜一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但看不出半点下垂,也是那么饱满,连胸罩都不能遮住它的风采,她胸脯没有往前挺,只是将她的衬衫向两边拉开,就让小苏蒙不得不注意到她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了。

    小苏蒙没有想到安东妮会来这么一手,她气愤不过,急急地扣上衬衫就出了洗手间。

    胜出的安东妮得意地把衬衫整理好,也回到了会场。

    更让苏蒙气愤不过的是,散会之后,苏蒙正跟尼克说着话时,安东妮却走过来,微笑着对尼克说了一句:“尼克,一会儿到我办公室一趟。”

    她那种微笑着却让人不得不服从的表情让苏蒙一时气结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尼克很快就把苏蒙扔在一边去了安东妮的办公室。

    从会场里出来,苏蒙没有回女生公寓,而是去了生活用品商店的女生专区。

    “拿那个给我!”

    苏蒙指着一个大号的胸罩说。

    “同学,这个对你来说,也许大了,换个小号的吧。”

    服务员很客气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穿就不合适了,难道购买这个还得测量我的胸围吗?”

    苏蒙听了服务员的劝告之后非常生气,竟然说她的太小,戴不了那个大号的胸罩!

    见过不会说话的,也没见过这么不会说话的!而且,苏蒙早就看清楚了,那件胸罩的里面有一层厚厚的透气海绵,可以让小显得更挺拔一些。

    “呵呵,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苏蒙有些盛气凌人了,刚才在安东妮那里闷了一肚子火,正好找到了一个泄气筒。

    女服务员一看这个小姑娘像吃了炸药似的,说话不饶人,干脆收住了嘴不再争辩。

    苏蒙一下子就要了两副大号的胸罩。她早就想过了,可不能今天穿小的,明天再穿大的,那样的话,人家就会看出来她那高耸挺拔的胸脯里是一对假奶!

    回到了公寓之后,苏蒙立即换下原来的胸罩,戴上了新买来的大号胸罩,显然有些不太合适,但穿在她那两只上之后,却也能够与她的合而为一,尤其是再让衣服一遮,就更看不出破绽来了。

    可惜的是,当苏蒙试图穿起刚刚脱下来的衬衫时,她却怎么也扣不上扣子了!

    因为新买的胸罩让她的胸围突然之间增大了好几公分。

    没有办法,苏蒙只好换了一件衬衫,但找来找去,最后只找出了一件勉强能够扣上扣子的衬衫,而且她那高耸的将她的衬衫撑得裂开了一道缝,如果不是胸罩挡着,就会让人看到她那雪白的了。没有办法,她只得又找出了一件换上,可那件衣衫却被两只顶得不像话了。

    当天晚上,尼克又被苏蒙一个人约了出来,她发现,如果不及时对尼克发动攻势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别人先下手,这是她的一种预感。

    苏蒙频频约尼克出来的目的,就是要造成一种声势!尼克是她苏蒙的人了。

    当苏蒙从女生公寓里出来的时候,那个叫苏姗的女孩也看到了,她老远地向尼克抛起了媚眼,虽然她无法站出来跟苏蒙争,但已经与尼克有过一回肌肤之亲的经历却已经让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自豪感与暗暗的得意。

    从苏姗的眼神里,尼克已经猜到了她的意思,今天晚上她还会在老地方等他的!

    尼克趁着苏蒙不注意的时候朝着苏姗回应了一下,可惜那个回应太长了点儿,不小心让苏蒙看到了。苏蒙神经质地回头一看,看到了一张漂亮女生的笑脸,因为苏姗正朝着尼克甜美的笑着。

    “你们认识呀?”

    苏蒙很警觉却又装作漠不关心地问道。

    尼克摇了摇头,以打消她的疑虑,尼克已经注意到苏蒙开始多疑起来,而且爱吃醋。

    苏蒙的胸脯突然之间变大,这让尼克不禁有了兴趣,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苏蒙的胸脯好一阵子。而苏蒙却故意挺直了身子,毫不掩饰地问道:“我穿这个好看吗?”

    “好看……”

    尼克很想弄明白,苏蒙的胸脯里到底塞了些什么东西。

    两人一直散步到了场的边缘,那里人少,更加僻静,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远远的灯光已经模糊了人们的视线,少男少女们可以在这里胡作非为了。

    “尼克,知道今天晚上我为什么把你约出来吗?”

    苏蒙忽然转过身来,神秘地看着尼克问道。

    尼克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我要你还我一样东西!”

    苏蒙把两手背到后面去,故意把胸脯挺得老高,那两只好像随时要顶破她的小衣衫窜出来似的。

    “什么东西?我好像没有欠你什么东西吧?”

    尼克糊涂了。

    “装傻!欠人家的东西却不记得!真讨厌!”

    苏蒙努起了小嘴儿,装作生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