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真正的老大
    但凡做得起老大,不是手下有一帮能打能拼的弟兄,就是自己有着傲人的本事。BanZhuOO1殿com

    这个埃里克显然属于后者。

    如果用肌肉金刚来形容他的外貌,一点都不夸张。他的衬衫都无法遮住他那发达的肌肉所蕴藏的力量,一般人只要是看到他这个块头就会先输了气势。

    “呵呵,肌肉男呀!看来你的抗击打能力是相当不错的了!不过,跟我打架,可要先订好生死条约呀!”

    尼克看着埃里克的身形骨架端详着他的弱点。

    “不会是想让警卫来替你解围吧?没有用的,我已经跟警卫打过招呼了,他们是不会跑到楼上来管这点破事的,如果你现在主动从这里跳下去的话,或许学校还能赔偿你家人一些钱。我敢保证,给你家人的抚恤金里,就有我们法拉里家族的一部分。如果需要我老人家动手的话,那你可能会死得很惨。”

    埃里克的眼睛里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平时是看不到埃里克这种目光的,他甚至不会去扫视从他身边路过的任何一个美女,他身边的美女,大多是从小老大们的手里夺过来的,那是他的嗜好。

    而且,他抢到手的美女也不会用来上床,而是当作花瓶摆在他的身边。

    “你从这里跳下去过吗?要不要你先来尝试一下?”

    尼克相信这个三层楼的高度,足以把埃里克这个重量级的肌肉男摔成一滩肉泥。

    “呵呵,那要看你这小子有没有让我跳下去的本事了!”

    话音刚落,埃里克那庞大的身躯突然靠近,如一面墙让尼克无路可逃,而此时,他还没有暴露出到底是用腿还是拳头来攻击对手。他往前冲来的时候,好像将整个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压缩过来,让尼克登时感觉到一阵压迫感。

    尼克没有后退半步,依然站在原地不动,哪怕是后退一小半步,而埃里克突然停止了进攻的话,那也成了他埃里克借以炫耀的资本了,尼克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瘦猴一直站在尼克的一侧,他本来是打算埃里克进攻的时候他就出手的,但当埃里克的身子冲过来后,那股强大的压迫力却将他的身子逼到了后面并倒在了床上。

    就在两人相距不到两公尺的时候,埃里克突然抬起了他的右腿朝着尼克的胸口踹过来。

    按说埃里克出脚的速度是够快的了,但与尼克的反应速度相比,却还差了那么一大截,所以,在尼克看来,他的出脚速度相当慢。尼克很从容地闪身之后,伸手就抓住了埃里克的那只脚。

    尼克借力往前一带,埃里克一只脚站立不住,差点摔倒,但毕竟他身高力大,而且有着很强的平衡能力,第二只脚便迅速跟上。

    这时候尼克用力一掀,埃里克偌大的身体竟然猛地向后旋转了起来。

    这主要也有埃里克自己向后旋转的力量,因为如果不顺着尼克手上的劲迅速跳起旋转的话,他的身子必然会倒在原地,而这个漂亮的后空翻,却化解了一次出丑。

    在埃里克还没有站稳的时候,瘦猴已经站了起来,他的速度极快,可是,他还没有出击的时候,就被埃里克一脚踹了回来。

    多亏是埃里克此时没有站稳,发力不全,不然的话,这一脚足以要了瘦猴的命。

    踹在瘦猴身上的这一脚让刚刚失手的埃里克信心大增,他再次向前冲了过来。

    这一次他以更加凌厉的攻势踢向了尼克的要害,但尼克却是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直接把身子闪到一侧,把整个夹道让了出来。他几乎在闪开身体的一刹那再次抓住了埃里克踢出来的那只脚,两手一拧一转,埃里克的身子就转到了靠近窗子的一侧。

    像埃里克这么重的身子能被尼克拽着一条腿还转得这么自如,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尼克竟然猛地将埃里克这庞大的身躯一下子掀了起来,推向了窗口。

    尼克此时并没有太用力,只是刚好让埃里克那庞大的身躯翻到窗子外面。

    所有围观的人都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求生的本能让埃里克猛然间抓住了窗台。而尼克快步跟上来,立即把窗子拉上,这样,埃里克就再也爬不上来了。

    从三楼的窗台到地面,没有任何障碍物,也就是说,如果埃里克松开手的话,他只能直接坠落到下面的水泥地面上。虽然埃里克能打能拼,但他那庞大的身躯真的不太适合高空跳跃。

    他瞄了瞄上面的窗台,窗子已经被关上了,里面有人看守着,显然想从这里爬上来已经不可能。

    可再往下瞅瞅,对他这个庞然大物来说,三层楼的高度足以致命,他几乎一朝地面上看,就会头晕。

    但此时他整个身体都悬在半空里,两只脚不用力还好,一旦碰到墙壁,他的两手就会更加吃力了。他还不知道自己会挂在这里多久,所以,他不敢随意消耗自己的体力。

    尼克把窗子拉开了一条小缝,笑眯眯地问:“兄弟,需不需要让警卫过来给你铺一张塾子,好让你跳下去?不然,我看今天你是不敢往下跳了!”

    现在天已经黑下来,警卫差不多都吃饭去了,再说,刚才埃里克还嘲笑尼克,这个时候尼克故意提出来,埃里克当然不可能答应了。

    埃里克挂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此时他的手下已经有人跑了下去。

    “老大,你等着,我找警卫去!”

    一个手下跑到楼下后朝着挂在墙上的埃里克喊了起来。

    “去!找警卫干什么?”

    埃里克平时在那些警卫面前都是趾高气扬的,今天要是让他们看了这情景,他日后哪还有什么脸跟他们扮酷?

    “那怎么办?”

    几个手下都手忙脚乱,却没有什么办法。

    “对了,咱们赶快找垫子,被子也行呀!”

    另一个手下说。

    毕竟尼克的势力还没有扩展开,在一年级部里,埃里克的手下就从宿舍里找到了好几床被子,但还没有弄到更多棉被的时候,后面的人就被尼克的人挡在了那里,一个个都乖乖地把被子抱了回去。

    “老大,就找到这些了,你试着跳看看吧?”

    手下们无奈,谁叫尼克的人控制了一年级部的!

    埃里克朝下一看,不过三床被子的厚度,立即火了,“你妈,你想摔死我呀?”

    对于埃里克来说,三层楼房已经是高空了,这也正是一开始的时候,他要尼克从这里跳下去的原因。

    “老大再坚持会儿,我这就回去叫人弄被子来!”

    一部分人留在楼下看着埃里克挂在那里,另一部分人则回到三年级部弄被子去了。但从一年级部到三年级部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这一去一回就会耽误不少时间。

    而此时埃里克全凭着八根手指钩在窗台上,已经吃不消了。他的身体优势全在爆发力上,却不见得有什么耐力。

    尼克从窗子里面看到,埃里克的手指已经开始颤抖,他那硕大的身躯实在让他的八根手指无法承受。

    埃里克不是傻瓜,他当然知道从一年级部去三年级部再折回来得需要多少时间,而他这么重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撑到那时候。

    “老弟,什么时候累了就说一声,我会把你拉上来的。”

    尼克打开窗子笑着说道,他已经不担心他跳上来了,埃里克现在绝对没有这个力气,他的两手只能勉强地扒住窗台不至于立即掉下去而已。

    埃里克脸贴在墙上,憋了好长时间之后,他实在等不下去了,估计那些小子还没有跑回三年级部的院子里。

    “要是觉得还能撑一阵子,那我可就锁门散步去了。”

    尼克说完之后转身欲走。

    “别!”

    看到尼克真的转身走了,埃里克终于支撑不住,向尼克求饶。

    尼克又折了回来,但他却趴在窗台上不动,问道:“有事吗?”

    “拉我上去!”

    那声音有些无奈,不过尼克听得出来,是绝对的认输。

    尼克把窗子全部打开,拽住了埃里克的一只胳膊。

    求生的本能让埃里克只凭那一只胳膊的力量就爬了上来。

    但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原来的威风。

    “今天你赢了!”

    说完之后,埃里克低着头就出了尼克的房间。

    虽然他是败将,但当他走到外面走廊的时候,那些一年级部的新生还是没敢起哄,而是静静地闪开了一条通道,让埃里克离开。

    肖迪也紧随其后,离开了一年级部的男生公寓。

    对于埃里克来说,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从小时候打架开始,他就没有惨败过一回。

    埃里克往一二年级部赶回的路上正好碰到了那些抱着被子往这边跑的学生。

    “都给我滚回去!”

    埃里克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听得出来他的恼羞成怒。一大群人赶紧抱着被子往回跑,看那架势,仿佛跑得慢了都会挨一顿揍。

    尼克之所以就这样放埃里克走,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打算现在就直接把他打趴在地,而只是想让这个老大认识到,在盖拉尔学院里,比埃里克强的人还有他尼克。

    “老大,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得找个机会捞回来!”

    刚回到三年级部宿舍的时候,埃里克的一个手下就献殷勤了。

    “怎么捞?”

    埃里克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个手下。因为在他看来,目前是没有什么招了。而且这一次是他亲自上门结果被人打成了这副模样,非常狼狈。

    “这个……我也还没想好。”

    那人也只是一时心急,想让老大消消气,没想到埃里克却当真了,“要不,等他一个人的时候,我们给他来一个突袭!”

    埃里克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现在就用这个一枪崩了他!”

    “老大……这……”

    那个手下知道自己没说出个好主意反惹了一身腥。埃里克狠狠地瞪了那个手下一眼,又把枪端进了怀里。

    这把枪是他放在身上防备强盗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学校里用到它。即使现在,他也不想用这东西去对付尼克,那会让他很丢脸。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去招惹他!听懂了吗?”

    埃里克并不是怕尼克,他已经透过简单的渠道,多少掌握了尼克的讯息;他一般不会主动挑起事端的,只要双方相安无事就好。现在明摆着打是打不过尼克了,一旦交手,就会让他这个老大出丑,所以,他要尽量避开尼克。

    而且埃里克早就想到了一个人,他想那个人应该能够对付得了尼克。一旦他的人制服了尼克,那么,他埃里克这次丢掉的面子也就算是捞回来了。

    只可惜,这个人现在不在这里。

    打败了埃里克之后,尼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毕竟只是校园里的一个小霸王而已,又不是外面的什么枭雄,所以,尽管他的手下很敬佩,也很兴奋,但尼克却表现得相当淡然。他感觉得出来,埃里克并没有真正的放弃,他一定还会为了他这个老大的位子而战斗。

    尼克打败前来找碴的老大埃里克的消息不胫而走,几乎全校的人很快就知道了埃里克被尼克打得吊在窗台上,最后不得不求饶让尼克把他拉上来的事情。

    只是埃里克的手下不敢把全校皆知的这个状况透露给老大知道。

    但埃里克并不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从那些手下的小心翼翼以及同学们跟他打招呼的态度上,他已经有了再清楚不过的感受。

    埃里克不愿意看到那些躲躲闪闪的目光,干脆闷在房间里不出来,甚至连课都不愿意去上了。

    与此正好相反,那些本来就喜欢尼克的人再也不用担心跟尼克说话会有什么风险,他们甚至连跟尼克打招呼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十分贝。

    最兴奋的,还是那些女生。她们现在可以肆无忌惮地跟尼克这位白马王子打情骂俏了,因为在她们看来,这个尼克更随和,也更讨女孩子喜欢,不像那个平头埃里克,每天都板着个黑脸,像个恶煞似的。

    而现在,不论尼克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帮子小兄弟跟在后面。特别是那个自以为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瘦猴,更是如影随形。

    “以后你们不要这样跟着他好不好?知道吗?你们已经影响了我们的私生活了!”

    苏蒙很不开心地警告瘦猴等人。

    瘦猴很无奈地看了看老大尼克,他知道这个苏蒙好像已经是尼克的未婚妻之类的角色了。

    尼克不置可否地笑笑,苏蒙挽着尼克的胳膊,而瘦猴等人依然跟在后面,像甩不掉的小尾巴。

    不过学校内黑帮老大的情况,政务处是最清楚不过的了,甚至许多细节都不会瞒过政务处的眼睛。所以,尼克理所当然的再次被请到了政务处。

    与前一次相比,安东妮接见尼克的态度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在尼克坐下之后,安东妮亲自倒了一杯水递到他的面前,而且,安东妮还是特地从她的办公桌里面走出来,让尼克再次领略到了她那极具杀伤力的丰满身材。

    “谢谢。”

    尼克不失礼貌地起身道谢,但他还没有站起来,安东妮那柔美的手就按在了他的肩上。

    “不用客气。”

    然后,安东妮又坐回她的办公椅上,她还是穿着那件米黄色的衣衫,丰耸的将那薄薄的衣衫顶得老高,尼克甚至可以看到她那翘立的了。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对于任何一个新来的同学,政务处都有责任知道他的适应情况,我想了解一下,最近感觉怎么样?”

    安东妮那长长的睫毛底下的眸子有些让人猜不透的东西。“感觉很好。”

    尼克把杯子握在手里却没有喝水,除非他已经渴得要死,不然,他是不会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做出喝水这个动作来的。

    “那就好。不过,我想提醒你一点,初来乍到,还是慢慢地适应一下比较好,不要着急的去得到太多的东西,你现在能挑起多重的担子?”

    这个问题一时间让尼克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呵,这个嘛,没试过。”

    尼克心说:你要说我一次能睡几个女人也许我还能说得出来,干嘛问起这么一个问题?

    “不要紧,假如说你现在只能够挑得起两千斤,呵呵,我是说假如,那么,现在我让你挑起两千斤,那会是什么情形?还能有那么潇洒吗?”

    安东妮笑吟吟地看着尼克。

    尼克一下子明白了这位政务处长的意思了,在她看来,在原来老大埃里克的制衡之下,整个校园就是一个比较和谐的结构,而现在尼克的争夺,则会让这个校园变得动荡不安。因为现在的情形是,若论个人的力量,显然是尼克占了上风,而若论家族的势力,则没有人能够出埃里克之右。

    所以说,在安东妮看来,目前的形势对于尼克很不利,如果他能够及早地放手老大这个位子的话,整个校园会比以前更加平安。

    “处长想要我怎么做?”

    “鉴于你表现不错,我想让你进学校的学生会。”

    “什么职务?”

    尼克刚才的不悦有所改变。

    “副主席。”

    “那谁是正职?”

    “埃里克。他的能力很强的,你可以多向他学习学习。”

    安东妮从桌子上拿起一枝笔,非常自在地旋转了起来。她认为,这样的搭配方式,可以让刚刚失了面子的埃里克得到一些心理平衡。

    一听是埃里克担任学生会主席正职,尼克当场就沉下了脸。

    “学生会的职责很重要哟,你们可是我们政务处的手脚哟!”

    看到尼克不悦,安东妮便采取了说教。说教向来是政务处的专长。

    “如果我能做处长的助手不是更好吗?”

    这是一句发自尼克肺腑的话,他除了喜欢给生理课老师贝蒂做助手,就是喜欢给这个政务处长做助手了,这样可以更常接近这两个美女老师。

    安东妮笑了笑,刚才尼克跟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非常真诚,而且他那双碧蓝色的眸子很能传情达意。她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会讨女人欢心的男孩。

    “要是可以的话,还用你说吗?”

    安东妮娇嗔地笑了起来,“好了,先这样吧,好好跟着埃里克做,可别闹出让我头痛的事来。”

    安东妮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尼克的身边,她几乎是把尼克拥进了怀里,非常亲切,“让老师省心,不就是很好的助手了吗?”

    尼克从政务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被苏蒙看见了。

    “去政务处干嘛了?”

    一身漂亮裙子的苏蒙正巧看到了那个漂亮的女政务处长送尼克出来,特别是那个女政务处长站在门口目送尼克的眼神,很让苏蒙醋意大发。

    “也没什么事,安东妮处长想让我去学生会工作。”

    “这样啊……”

    苏蒙心眼小,却不想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她很怕尼克说她是卯小心眼的女孩,所以,表面上她还得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来给人看。

    “你在这里干什么?”

    尼克没有看到她跟别的女孩在一起。

    “我在等你一起吃晚饭呀!吃完晚饭后,陪我到处走走,好吗尼克?我们可是好久没有在一起散步了!”

    苏蒙又在尼克面前撒起娇来。两人刚走了两步,苏蒙就主动地挽起了尼克的胳膊来。

    在这个校园里,尼克跟哪个女生这样近地走在一起都行,可就是跟苏蒙在一起的时候有些别扭,这主要是因为苏蒙年龄太小,一看就是个小妹妹,尼克每当跟苏蒙在一起时,都有一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所以,他的眼睛会不时地四下扫着,生怕人们会用异样的目光去看他们两个。

    “好的,今晚我正好没事。”

    尼克不忍心拒绝苏蒙的要求。

    尼克忽然觉得这个苏蒙好像不是沙姆拉那个奸商生出来的女儿,竟然这么天真,但沙姆拉却是那么老奸巨猾,父女两个的性格简直判若云泥。

    一到餐厅,就有很多美女围了上来。

    而苏蒙却一副得意的笑容道:“对不起,今晚我们两个单独吃饭。”

    “苏蒙,这样不好吧,以后对人家要客气点儿。”

    “我怕她们太嚣张,难道咱们两个一起吃不好吗?”

    苏蒙努着小嘴儿说。

    尼克想,要是现在还在种子城堡里的话,这个老板的千金还不见得愿意跟他搭一句话,而在学校里,他这个小小的卫士长却成了苏蒙的保护神,甚至是她的白马王子了!

    可见,到盖拉尔学院的计划绝对是正确的。

    苏蒙给尼克要了两份烤野牛排。

    “这么多干嘛?”

    这些日子尼克的伙食基本上都由美女们包了,所以,每顿饭都吃得既好又饱,现在对于这些东西,他已经没有什么食欲了。

    “我真的吃不下了。”

    “你在美女处长那儿吃过了?”

    不经意间,苏蒙又露出了她的醋意来。

    “我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尼克瞪了苏蒙一眼,觉得她吃醋也吃得太离谱了。

    “那干嘛不吃我买的东西?”

    断定没有那回事,苏蒙又笑了,“那就少吃一点。别忘了,这可是我的心意。”最终尼克也没能吃完那两份烤野牛排。

    两人在校园里散步,她还是主动挽住尼克的胳膊,而且把身子贴紧了尼克,徐徐的晚风吹动了她的裙子,勾勒得她的身材更加美丽动人了。

    “好冷。”

    苏蒙把身子又贴紧了些。

    “那咱们回去吧。”

    尼克说。

    “不,回去多没意思。”

    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了尼克的胳膊上。她带着他,朝着灯光暗淡的地方走去。

    校园总有人少的地方。

    “就在这里坐会儿吧。”

    苏蒙拉着尼克来到了一排木椅前。

    等尼克坐下之后,苏蒙才紧挨着他坐下来,依然贴得很紧。

    尼克的胳膊已经压到了苏蒙那柔软的,在徐徐的晚风中,那一团柔软的温热格外清晰。

    “尼克,抱着我,好冷……”

    苏蒙动情地把身子又向尼克靠了靠,拉着尼克的手从她的右侧勾住了她的身子,尼克的胳膊便从她的腋下穿了过去。

    尼克何尝不知道苏蒙的心思,只是,他现在还不想占她的便宜,如果是别的女孩,或许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捏她的,但苏蒙这么清纯,尼克有些下不了手。

    每当尼克的手从她的上面滑下来,苏蒙就会再次把它扶上来。尼克不得已,只好把手按在了她的下侧。

    现在,苏蒙很希望尼克能主动把她拥在怀里亲吻她,抚摸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可尼克却是出奇的安分。不像苏蒙是两手环住了尼克的腰,脸都贴到他的胸膛上来了。

    风吹过来,吹起了苏蒙的花裙子,露出了她那洁白的小腿。

    两人正在相依偶的时候,却有一个男子朝着他俩走了过来。

    “你是尼克吗?”

    一道非常浑厚的男中音,脚步也在尼克的身边停了下来。

    “你是谁?”

    尼克立即意识到了一种挑衅,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紧绷。因为凭着感觉,他意识到这个男人有着相当的气场,而这种气场,与他在山木山庄的老管家面前那一种感觉差不多。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能不能跟我过招。”

    “我为什么要跟你过招?对不起,我不喜欢打架。”

    尼克并不明白眼前这个高大男人的真实身份,他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最关键的原因是苏蒙在这里。

    “没自信了吧?也好,自愿认输了的话,那就主动滚出盖拉尔学院。”

    高大男人说话的声音很轻,但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这样呀?跟你这样说吧,就算是你把所有的学费退给我,我尼克都不会离开的!”

    尼克慢慢地站了起来。他发现,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尼克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比他身手还好的人多得是,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有些时候,一个人被逼到了墙角,就不得不奋力一搏了。

    他暗暗地用小腿碰了碰苏蒙,要她离自己远一点,因为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非常从容地对付眼前这个找碴的家伙。

    尼克借着说话的空档向四周环视了一下,没有发现有其他人,但这并没有让他放松警戒,凡是一个人前来挑战的,必定有着不凡的身手。

    自从被哈雷博士注那种药剂之后,尼克的反应速度已经有了惊人的进步。

    但这只能相对于他自己来说,他还没有真正跟高人交过手,所以,对于这种药剂在他身上的作用,他还没有十足的信心。

    苏蒙虽然后退了几步,却没有离开,她知道,在盖拉尔学院里,除了尼克自己救得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帮他。

    “可以开始了。”

    那个男人沉声说道。

    尼克并不想在这位神秘人物面前暴露自己的身手,他只是拿出了二分之一的实力。

    但尼克没有立即进攻,站在原地突然双脚一跺,而对面那个男人却因此立即弓了一子并同时做出了应对的架势来。

    尼克笑了笑。

    这一招让对方有些气恼,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尼克已经占了上风。

    但出乎尼克意料的是,他还没有进攻的时候,对方却将一把手枪顶到了他的前额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