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美女老师春光乍泄
    尼克不相信贝蒂没有看到那模型上的血,但贝蒂却依然能够平静地讲解并进行演示,让尼克很佩服。BΑΝZんǔOO一殿còΜ

    他轻轻地捏了一把韦拉的,道:“老师讲解了,看好!”

    然后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贝蒂手里的两个器具。

    然而其实更多的时候,尼克的目光会落在贝蒂那张很好看的脸上以及她胸前那两只很具杀伤力的子上。

    全班没有一个不抬起头来的,女生们对于演示似乎更有兴趣,只是有的忍不住要笑,对于那些在课堂上忍俊不禁的女生,贝蒂习惯性的警告方式就是拿她那好看的大眼睛狠狠瞪她们一眼,她一般不会因此而停止她的讲解。

    为了让大家看得清楚,贝蒂直接将那个女性的模型按到了黑板上,这样,就可以给全班同学一个很好的角度,然后,她另一只手拿着模型对准了黑板上的女性模型上的那个,并在那个缺口上轻轻地滑动。

    不得不说这套器具模型真是逼真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就连那两片都有着相当好的柔韧性,当贝蒂拿着,用去滑动的时候,那两片硅胶制成的居然还能披向两边,并露出里面鲜润的来。

    有的女生一看到那情形就赶紧低下了头,可强烈的好奇心却令她们在不到两秒之后又把目光盯到了那两件模型上面。

    女性的模型不仅是仿真,而且还选取了很大的一块区域,包括女性的大腿与,只是上面没有而已。而男性的模型就简单得多,只有那一根。

    “这是的状态,”

    贝蒂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着全班同学,“只有在之后,才能女性的,因此,是的必备条件。”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情况下男人的官都能最终达到的要求,比如阳萎……”

    “而阳萎又分心理性阳萎与生理性阳萎等等,大多数情况下,阳萎是可以克服的,比如,透过、爱抚等等。”

    “下面,我们来演示的具体过程……第一步……”

    “!”

    一个女生大声而又兴奋地说道。

    “这绝对是个错误的步骤!”

    贝蒂及时地纠正了那个女生的抢答,“在之前,必须有足够的前戏,比如亲吻、抚摸,目的是刺激男性,同时刺激女性产生大量的分泌物,使得得以润滑。这一点非常重要,不然的话,双方都有可能受伤!”

    贝蒂讲完之后,目光在全班同学的脸上扫视了一遍,好像是检查同学是不是在认真听她的讲课。

    这种情形之下,别看一个个都仰着头好像在听贝蒂讲课,其实不少女生早已走了神。

    “莱苏儿,你说一下,的第一步要做什么?”

    贝蒂突然点了莱苏儿的名字,这让莱苏儿好紧张,刚才她就时不时地走神,她老是会想起那天晚上跟尼克的情景,此时,她的已经泥泞。

    “!”

    莱苏儿刚才根本就没有听进贝蒂在讲什么,她的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刚才哪个女生大声的一句。

    全班女生哄然大笑起来,就连尼克都忍不住要笑了。

    唯有贝蒂有些生气的样子,因为她刚才特意做了一番强调,竟然有人还犯同样的错误,这是一个老师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要不是碍于女生自尊的话,贝蒂真想拿着那根模型让莱苏儿被插看看。

    贝蒂无声地瞪了莱苏儿一会儿,其实莱苏儿站起来后就没敢再看贝蒂那张好看却变得有些严肃的脸。

    贝蒂又开始了她的演示,“假如现在已经润滑。”

    贝蒂握着粗真的慢慢地插进了那个女性模型。

    全班一片安静,即使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两个模型上来。

    粗大的慢慢地被女性的模型吞没。

    但到了一半的时候,贝蒂却又慢慢地抽了出来,再次,这样往返几次之后,贝蒂才把那整根插了进去。

    “不知同学们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没有,开始的时候,女生是要打开双腿的,这一点也很重要。”

    说完,她又演示了一遍。

    全班女生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好像压根就不知道这事。

    “会了吗?”

    贝蒂问道。

    “会了!”

    全班齐声答道。

    “来,尼克,上来演示一下。”

    几乎所有的演示课,老师都会让学生亲自来一遍,尼克是班上唯一的男生,贝蒂当然更加注意他,而且,这个演示由他这个男生来做,也是最合适的。

    尼克走上讲台的时候,贝蒂并没有离开,直到了她跟前,她的手还按在那个女生模型上,而且由于一只胳膊举高,她的就更加突出了,尼克上来之后,他必须转到贝蒂这边,不然,用左手作的话,就很别扭了。

    在他身子转到贝蒂一侧的时候,他清晰地感觉到贝蒂老师那丰满硕大的,热热地贴在了他的身后。

    更让尼克兴奋的是,虽然他的手已经按住了那个模型,可贝蒂老师并没有立即拿开她的手,这样,两人的手就压在了一起,而且两人的身子也必须贴在一起。

    贝蒂老师只是把脸转过来对着大家说:“大家一定要看清楚了,他做得不对的地方要指出来。”

    不知是贝蒂不放心尼克,还是她特别喜欢这样把身子贴在尼克的身上,反正她一直没有把手拿开,而尼克却忽然感觉到了他的后腰上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如果不是努力控制着的话,他的阳根早就了。

    与尼克一米七六的个头比起来,贝蒂一米六二的个子就显得瘦小一些,她的身子几乎被尼克挡在了后面。尼克按照要求,认真地做起演示,一步一步的,将那模型插进了女生模型的之中并慢慢地浅插起来……

    让贝蒂很感兴趣的是,尼克并不是直接深插,而是由浅到深,而且后面则是三浅一深,六浅一深,然后又到了,再后来,尼克又按着在女性模型里旋转了起来,他的手法让贝蒂感觉到尼克在这一方面很有天赋。所以在尼克演示的过程中,贝蒂竟然感觉那好像是在的身体一样不禁有些陶醉起来。

    “贝蒂老师,得要多长时间?”

    正在演示着的尼克突然转过头来很认真的问贝蒂。

    全班女生顿时大笑了起来。

    贝蒂的脸刷地红了,“这个……当然要因人而宜……”

    她的回答让女生总算安静下来,因为大家都想听听这个还算权威的贝蒂老师嘴里说出的数据,她们将以此来判断日后跟她们男生的性功能。

    “行了,你回去吧。”

    贝蒂或许是觉得再这样演示下去,就有些超出学术范畴了。

    当尼克回到座位上之后,才发现贝蒂的胸前竟然有一大片湿渍,而他的后背上也湿湿的一片,他想,那一定是她的奶水溢出来时弄湿了他的衣服。

    下课之后,贝蒂吩咐说:“尼克帮我拿东西回办公室。”

    女老师习惯吩咐男生,男生也很乐意效劳。

    贝蒂老师的办公室就在教室的对面那座楼上。贝蒂老师的资格较高,所以,在她的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房,用来临时休息的。

    “先放那吧。对了,你帮我把教具清洗一下,就用洗手盆上的清洗液。”

    贝蒂指着套房里面的洗手盆说。

    尼克拿出了那两个模型,一手一个。贝蒂也跟着进了套房。那里面有一张床,看样子有时候贝蒂老师就直接在这里睡觉了。

    “尼克,一定要把里面也清洗干净。”

    贝蒂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尼克的身后换起了衣服,刚才是溢了奶水,她的胸罩都湿透了,湿湿黏黏的贴在上让她非常难受。

    她之所以这么大胆的在尼克的身后换衣服,一是她一分钟也忍耐不下去了,二是她相信尼克此时应该在专注地清洗模型,不会转过身来的。

    但她没有想到,尼克干活的速度相当快,他几乎比贝蒂预设的时间提前了将近两分钟,按说,只要两分钟,贝蒂也能把换衣服的事搞定的。

    “贝蒂老师,就这样晾干吗?”

    尼克一手拿着一个模型突然把身子转了过来。

    而映入他视野的,却是贝蒂老师赤裸的上身。她那两只硕大的正在她那丰腴的胸脯上颤抖着,而此时的贝蒂却正想拿着一副新胸罩往身上套。

    情急之下,贝蒂猛的以手里的胸罩盖到了胸前。

    但说实话,相对于她那丰满的胸脯来说,那副罩子真的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如果说有用,那也只能是盖住她的,同时将她的两只沉重的向上托起,不至于因为重力的缘故而导致下垂。

    尼克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他两眼直直地看着有些惊恐的贝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尼克嘴上道歉,可他却不想把目光移开,这么大的便宜不捡,那可就是傻瓜了。

    “先放到外面吧。”

    贝蒂脸红着说。

    尼克好不容易收回了目光,将两个模型放回到教具盒里。但尼克却不想立即离开这里,他连下一节还有课要上都忘记了。

    现在尼克才觉得其实给贝蒂这样的美女老师做一个助手也是相当不错的。

    贝蒂下一堂课还要到别的班上去讲课,中间只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由于刚才的慌乱,贝蒂无法很利落地将这款新的胸罩戴到身上,每当她的手扯着挂钩向后伸去时,总会有一只手捏不住而让挂钩弹回来,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她累得手臂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她瞄了一眼时钟,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老师迟到一分钟不仅是违犯了校规,更重要的是,以后会让她无法保持她那良好的形象。

    “尼克……进来帮老师一下好吗?”

    一听到贝蒂的呼唤,尼克就迅速地冲了进来。

    可惜的是,此时贝蒂已经转过了身子,背对着门口。

    而且那副胸罩已经戴到了她的两座上。

    不过,即使只看到她那光滑洁白的背部,也会让尼克兴奋不已。

    尼克站到了贝蒂的身后,两手小心翼翼地从贝蒂的腋下伸过去,从她的手里接过了搭钩。

    他在将两个搭钩钩到一起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前方那两座的弹性与张力,让他不经意地用手指抚摸了一下她那光滑的脊背。

    这轻轻的抚摸虽是不经意似的,但对于贝蒂来说,却比一句赞美之词更让她激动。

    她转过脸来,脸上依然带着潮红地说:“谢谢你!”

    此时尼克才真正感觉到了她那双眼睛的美丽。而且,此时的贝蒂只穿着胸罩,那两座被那副胸罩勒得更加隆起,中间那道也更加迷人了。

    而尼克却是呆呆地看着这个美女老师没有说话。

    “对不起,时间到了,我得去上课了。”

    贝蒂竟然有些窘地说。

    尼克突然上前在贝蒂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跑了出来,大声地说着:“贝蒂老师再见!”

    就回到了教室。

    这一吻虽然是落在了贝蒂的腮上,却让贝蒂的脸更红了,她的心也怦怦地跳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个尼克居然这么大胆,竟然敢吻他的老师!

    这是贝蒂所遇到的,第一个敢向老师发动攻势的男生。

    在尼克夺取了二年级老大的位子之后的第三天,埃里克却有些坐不住了,按照常理,低年级的老大是应该向高年级老大申请保护的,也就是说,必须在埃里克的旗帜之下,小老大的地位才会得到认可。

    但尼克显然没有任何表示,这让一直雄踞在盖拉尔学院快三年了的埃里克有些咽不下这口气。他不得不派人去找尼克。

    “我们老大请你去一趟。”

    埃里克一个传话的手下在吃过晚饭之后,直接来到了尼克的宿舍下起了命令。

    尼克正在洗脚,他头都没有抬就问道:“你们老大是谁?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要在盖拉尔学院里混,竟然不认识我们老大?”

    对方一副很不理解的表情,鼻子里也跟着哼了一声。

    “把这盆水倒了。”

    尼克声音不大,像是平时吩咐手下那样理直气壮。

    来人叫肖迪,是埃里克手下一个专职的联络员,平时都是靠着埃里克的威名,在整个盖拉尔学院里无往不利,没有人敢拿他的话当耳边风,因为他就代表着埃里克这个魔鬼,谁要是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了校园老大埃里克。

    “你当你是谁呀?”

    肖迪压不住火气了,除了老大埃里克之外,没有人敢这样吩咐他。

    “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不然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尼克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个留着长毛的家伙,脸上竟然没有半点惧色,这已经让肖迪七窍冒烟了。

    “呵呵,好吧,看来日后你要成为我们的老大了,那我不妨伺候你一回。”

    说着,肖迪弯腰端起了那盆洗脚水。但他的身子还没有完全直起来的时候,两手突然一抖,那盆洗脚水朝着尼克的头就泼了过来。

    尼克似乎早就料到了他这一手,他只是将头一偏,躲过了泼向他头顶的水,然后同时出脚,踹向了肖迪的胸口。

    尼克坐在床沿上还能踹这么高,这完全出乎了肖迪的预料,猝不及防之下,他整个身子被踹到了对面的床上。

    他刚想爬起来,却被瘦猴上前一只脚踩住了下巴。他知道,要是再动一下,瘦猴就极有可能一脚把他的下巴踩脱臼。

    “尼克,你这样对我,埃里克是不会饶了你的!”

    肖迪知道凭着他的那点三脚猫功夫是不可能让尼克害怕的,他只有把老大埃里克搬了出来。

    “埃里克是谁?是国王吗?”

    尼克身下的床单已经弄湿了,他干脆把一抬,抽掉了床单用来擦脚。

    “尼克,你会后悔的!埃里克的父亲可是有名的军火商,小心他父亲的手下一枪崩了你!”

    “是吗?”

    尼克穿上拖鞋站了起来,将床单扔给了肖迪,“拿回去,让你们老大替我把这个洗干净了再送回来,或许我就可以见他。”

    尼克本来不打算去招惹那个军火商公子,现在看来,不招惹他照样不得安宁了,他干脆来了一个反攻。

    瘦猴松开了脚,而肖迪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床上爬起来。

    尼克那一脚端得不轻,现在他还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但他却顾不上胸口的疼痛,而是不停地揉起了刚刚被瘦猴踩过的下巴来。瘦猴早就瞧不起这个狐假虎威的肖迪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惩治他一下。

    其实瘦猴的勇气相当大的一部分来自于尼克那种敢跟任何人较量的眼神与功夫。

    他很看好这个新来的尼克。

    肖迪不敢再说一句话,他知道,在这个人面前顶嘴或是抬出老大埃里克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很明智地想开溜。

    “把这个带上!”

    尼克低吼了一声。

    肖迪凭着埃里克的庇护已经威风惯了,现在尼克竟然命令他把那床单带回去,就算日后尼克受到了埃里克的惩罚,他肖迪也丢尽了面子。

    “让瘦猴给你洗一洗不就结了?”

    肖迪还是不肯放下他那副臭架子,嘴里却又不敢大声,只好小声嘟囔着。

    “啪!”

    只见尼克右手轻扬,一个耳光响亮地拓在了肖迪的脸上。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立即让这个在全校出尽了风头的肖迪捣住了脸,他只觉得眼前金星四射,眼睛都不敢睁了。

    这一巴掌真的把肖迪给打怕了,他几乎是闭着眼睛摸起那条床单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尼克的宿舍。

    “老大,你真行,这回埃里克肯定得气得眼珠都爆出来了!”

    瘦猴兴奋地向着尼克翘起了大姆指。他哪曾见过有人敢这样抽肖迪的耳光?在他瘦猴的眼里,尼克就是最了不起的人物了!

    “呵,这种人就是欠打,你打他几回,他就不会在你面前这么嚣张了!”

    肖迪逃出了尼克的宿舍后,人还没有离开那栋楼,他就把手里的床单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可不想把这种见证着耻辱的玩意儿带回去,那还不得让老大骂死!

    回到老大埃里克那儿之后,肖迪只一味地说那个尼克有多么嚣张,如何不把埃里克这个老大放在眼里,却丝毫不提被尼克惨打的事。

    肖迪一边汇报一边观察着埃里克的表情,他发现,埃里克的眼睛里开始燃起了战斗的火焰。“他还在那儿吗?”

    埃里克沉寂了好久的战斗之气从他的眼睛里出来。

    “在!”

    肖迪从埃里克的眼神里看到了报仇雪恨的希望。如果埃里克去了,他一定要让那个尼克舔他的脚丫子!

    肖迪走在前面带路,埃里克身后跟了一大帮小弟,朝着尼克的一年级宿舍楼而来。

    中间穿过一道小门时,门口的警卫一看到是埃里克,竟然先向他打着招呼,连问都没有问就打开了小门,埃里克则几乎没有看那个门卫一眼就带着他的弟兄来到了一年级的院子。

    尼克的手下从窗户上猛然看到了埃里克的人马,立即跑过去向尼克汇报:“埃里克亲自带人来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尼克沉静的反应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毕竟对方是全校的老大,有着相当厉害的背景不说,那个埃里克本身就是不好惹的人。

    当埃里克带着人马来到三楼的时候,整个楼道的两边站满了尼克的小弟,人手一根木棍。那都是瘦猴发下来的。过去在秀古的手下,他就是一员虎将。

    “你们还想造反呀?”

    肖迪指着这些曾经被他吆来喝去的新生们吼道,他曾经见过这样的阵势,不过,那是埃里克还没有征服全校之前。

    这些人还是秀古的手下时,自然得听肖迪的,可现在,他们已经换了老大,而且准备与这个三年级的老大对抗,当然就横眉冷对了。

    埃里克停在了那里,没有往前走,虽然在他看来这些新生全上也挡不住他那凌厉的攻势,可是,现在他还不想对这些无名之辈出手,他在等着尼克的出现。

    “让他们进来吧。”

    尼克在里面喊了一声,他的小弟们立即撤到两边,闪开了一条通道。

    这时候肖迪紧跟在埃里克的身后来到了尼克所在的房间。

    埃里克带人进来的时候,尼克正在弯着腰系鞋带,今天脚上穿的是一款崭新的运动鞋。埃里克已经站在那里了,尼克却全然没有发现他的样子,而是站起来,左转转右转转,好像在欣赏他脚上的这双新鞋。

    “床单给我洗好了吗?”

    尼克一边欣赏着自己的运动鞋,一边问肖迪,却没有看埃里克一眼。

    “早让我扔进垃圾桶里了!”

    肖迪从埃里克身后探出了脑袋,耻高气扬地说。

    “什么床单?”

    埃里克不明白怎么回事,便问肖迪。

    肖迪吞吞吐吐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种就站到我前面来,干嘛缩头缩脑的跟个乌龟似的?”

    尼克笑道。

    肖迪的确是被尼克打怕了,那一脚差点要了他的命,又被瘦猴把下巴差点踩掉。

    现在瘦猴还站在尼克的身边,别看他瘦,可此时却俨然是一员大将。

    尼克用的激将法,其实是冲着埃里克来的,因为埃里克就站在身边,而他的手下肖迪却如此害怕尼克,这本身就长了他人的威风,灭了自己的志气,埃里克心里非常不悦,他斜了肖迪一眼,沉声问道:“他有那么可怕吗?”

    肖迪一看到主子埃里克那凶狠的眼神,吓得赶紧从埃里克的身后站了出来,并往尼克面前走了一步。

    埃里克不相信尼克敢当着他的面而动他的手下肖迪一个手指头,肖迪就是他埃里克的一张脸,如果尼克敢打他这张脸,那就算是让他找到了一个修理尼克的最好理由。所以,不论肖迪是否挨打,让肖迪站到尼克的面前,都是一招好棋。

    “你再说一遍,我的床单你扔到哪里去了?”

    “被我……扔……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肖迪看着尼克的眼神时早已被吓得屁滚流,他心里最清楚,这个尼克压根就没有把埃里克放在眼里,就算是当着埃里克的面,尼克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打他这个奴才。所以,他回答尼克的话时,早已没有了躲在埃里克身后时的气势,而是吞吞吐吐、结结巴巴。

    肖迪刚一说完,就被尼克一把抓了过来。

    肖迪真的是被尼克打怕了,上回那一脚再加一巴掌,他的胸口还在疼痛,脸上也是火辣辣的,所以,当尼克把他抓过来的时候,他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尼克,如果现在你乖乖地把他放开的话,或许你还有坐下来说话的机会。”

    埃里克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当着他这个老大的面,竟然有人敢如此惩治他的手下,显然是没有把他这个老大放在眼里。

    怒气将他的雄性血液冲到了头顶,他浑身的肌肉也一块块地饱绽起来,瘦猴已经看出了他身体的变化,暗暗为尼克捏了一把汗。不过,瘦猴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埃里克敢在这里动手,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

    “如果你不答应现在就去把那床单捡回来,我就会把你从这里扔下去,你信不信?”

    尼克恶狠狠地瞪着肖迪道。肖迪从一个小时之前挨的那一脚就可以得出结论,这个尼克不说都能做得出来,他既然说出来了,就一定能做得出来。一想到从窗子扔出去的情形,肖迪就浑身发抖。

    “我……我捡……”

    在尼克那凶狠的目光逼视下,肖迪不得不答应了下来。

    尼克一把将肖迪推了出去,正好撞在埃里克的怀里。

    这个丢尽了埃里克面子的家伙此时引起埃里克极大的厌恶,他身形未动就将撞过来的肖迪抓在了手里,然后猛力一提,肖迪的身子朝着窗子就飞了出去。

    埃里克一点都不担心肖迪被扔出去会是什么后果,因为靠近窗子的,就是他的对手尼克。如果把肖迪之死嫁祸于尼克,那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可是,当肖迪的身子飞到窗口的时候,尼克却突然大手一伸,结结实实地抓住了他的脚踝,肖迪身子突然滞住,他的两手紧紧地抓住了窗台。

    “他既然答应为我做事了,那我就得救他一命。你不要的人,我可以先收着。”

    尼克松开肖迪的脚踝之后,又拍了拍手,目光正视着埃里克的眼睛。

    “看来,你是想跟我作对到底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今天明明是你找上门儿来的。要跟我单挑还是打群架?”

    虽然刚才埃里克对付肖迪的那一手已经展示了他的身手,可尼克毫不示弱。

    “既然你这么看好自己,那就让我亲自教训教训你吧!”

    说着,他脱掉了外套,扔到了身后,一个手下立即接在了怀里。

    透过他的衬衫,尼克看到了他那十分发达的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