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遭遇二老大
    尼克做了一年级老大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二年级部。ЬánΖhū+0○一+CǒM

    周六上午,尼克正带着他的几个小弟兄还有一群美女在大场上游逛的时候,碰巧遇上了二年级的老大。

    那老大很拽,直接让小弟过去跟尼克打招呼,要尼克去见他。

    尼克朝着被簇拥着的一个头看过去,那个头也朝尼克这边看过来。

    “为什么得我过去?”

    尼克把目光从高个子头那收回来,瞥了一眼过来传话的小个子男生。

    小个子男生大姆指向后一翘,嘴角一撇:“那是我们二老大,高你一个年级的头儿!”

    小个子虽然有些嚣张,但看到尼克整整高出他一颗头,而且一副不买帐的架势,所以他表情上还是收敛了一些。

    “哦?原来是个老二呀?”

    “你……”

    小个子男生有些气结。

    “要是想跟我套交情的话,那就让他过来。”

    尼克不卑不亢地说完之后,就把脸转到了苏蒙这边,跟美女们有说有笑的了。

    “小兄弟,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呀,小心吃不完兜着走!”

    小个子扔下一句话后,就回去了。他很理智,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是对付不了尼克的,能把一年级的老大扳倒而崭露头角,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更何况尼克的身边还有一帮小兄弟——原来秀古那一帮人,大部分已经归顺到了尼克的旗下。

    二老大其实早就注意到尼克这边的神情,看他跟小个子说话的态度,就已经断定尼克不打算合作了,他将手中的烟蒂狠狠扔在草坪上,又用脚狠劲地踩了几圈。

    小个子回去跟二老大嘀咕了一阵子,二老大静静地听着,可他心里的郁闷之火却疯狂地燃烧起来,他的两眼眯成一条线,那两条细缝里露出的凶光,如两把刺刀。

    他双肩一耸,朝着尼克走过来,那一帮小兄弟也紧随其后。

    尼克早就用余光注意到了侧边来势汹汹的这一帮人,但他依然跟苏蒙等人谈笑自如,好像过来的这一伙人压根儿就与他尼克无关。

    尼克算是经历了些风浪的男孩,所以,到这所学校里的时候,他有一种驾轻就熟、居高临下的感觉。

    “你是新来的吗?”

    二老大走到尼克的旁边,看到尼克没有把身子转过来,他有些生气了,为了不让自己太丢脸,他跟尼克并排着站在一起,他的视线与尼克的视线形成了两条平行线。

    尼克依然没有说话,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更没有听到他近乎疯狂的声音。

    即使一个普通的男孩也早就被尼克这样的目中无人激怒了,更何况他是二年级的老大?

    “你不会是个聋子吧?”

    二老大突然提高了嗓门,他明显是在压抑着怒火。

    除了三年级的老大,他还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把话重复说一遍。

    “是跟我打招呼吗?”

    尼克好像突然听到似的转过了身子,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人问道。

    “难道我是在跟别人说话吗?”

    二老大的目光依然直视着前方,不然,他无法压抑自己的怒气。

    “你是?”

    尼克明知故问。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扎伊的名字吧?”

    二老大两手插进了口袋里,逼着他自己说出自己的名字,让他很丢脸,但一想到尼克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可能出现的那种敬仰的表情,让他在心理上多少平衡了一点。

    “扎伊?”

    尼克一脸糊涂地又转过脸来问苏蒙等美女:“你们谁知道扎伊是谁?”

    苏蒙真的不知道,她一摇头,其他女生也都跟着摇头。

    “你看,她们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换一个大家比较熟悉些的名字呀?”

    尼克把身子转过来,很客气地对扎伊说。

    尼克的这种反应无疑是给这位二年级的老大火上浇油,一股怒火腾地冲上了他的头顶,一个一年级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在他面前这般无礼!是可忍,孰不可忍!

    尼克身边一个原先是秀古手下的男生瘦猴凑到了尼克身边小声说了一句:“他就是二老大!”

    他很害怕尼克搞不清局势而得罪了这位小老大。毕竟是二年级老大,可不比秀古容易搞定。

    “你怎么骂人家呢?老二老二的多难听呀?”

    尼克一副认真的模样责备那个手下,但连扎伊都听得出来,他是在变着法子骂他的。

    “土豆,过来让这个新同学认识认识咱们!”

    扎伊明白了,今天若不给尼克一点颜色看,他是不会认他这个二老大的了。

    扎伊从尼克的身边走开,被叫做土豆的那个小个子,带了几个人朝着尼克走了过来。

    一看自己的老大要吃亏,尼克身边的小弟兄们立即围了上去。虽然对方是二老大,但尼克的身手他们也是见识过的,而且,二老大这些人也曾经让秀古的手下吃过苦头,所以他们才铁了心站在尼克这边,借机报复一回。

    有了二老大的命令,小个子也长了胆儿,笔直朝着尼克走了过来。

    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见不是二老大扎伊亲自上阵,尼克的手下也不示弱,立即冲到尼克的前面迎上了小个子等人。

    双方的人数不相上下,谁也不怕谁。

    小个子虽然个子小,却是出了名的打架好手,他的秘诀就是毫无征兆地出手,让对手防不胜防。

    瘦猴最了解小个子这一招了,所以,在小个子还没到达他那两条粗短的胳膊以及双腿所能攻击的范围的时候,瘦猴就先出一脚,朝着他的下巴踢了过去。

    瘦猴虽然瘦些,但身手灵活,当一个人的速度非常迅速的时候,他的攻击力也就很恐怖了。但小个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瘦猴的脚尖即将踢到他的下巴时,他的身子极其灵活地向一侧闪去,同时抬起了左手去抓住瘦猴踢过来的那只脚。

    他虽是五短身材,但同时又有一个优点——特别有力。

    瘦猴一脚踢出之后就没有打算再收回来,所以,那只脚在刚刚到达小个子土豆的下巴上时,他的两手几乎同时抱住了瘦猴的脚。

    他的两手有一种黏力,一旦让他抓住,就很难逃脱。只见他两手用力一拧,瘦猴整个身子便轻飘飘地旋转了起来。

    当然,尼克看得清楚,这是瘦猴在借土豆的拧力跳起来的,他接下来的招数就是用另一只脚踢向了对方。

    小个子好不容易抓住了对方当然不肯放松,他想将已经腾空而起的瘦猴完全控制住。

    结果是小个子的脸上挨了瘦猴狠狠的一脚。

    其实只要他肯放手,他完全可以躲得过瘦猴这一脚的。

    这一脚“啪”地踢在脸上,当场就让小个子眼冒金星了。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还是狠劲拧了一下,将瘦猴的身子扔了出去。

    这两人一交手之后,所有的女生都退到了后面,而男生则都冲到前面打了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唯一不动的,是尼克与扎伊两人。他们都站在那里,好像局外人一般,冷眼看着身边所发生的打斗。

    很有趣的是,两边的手下都不会去动对方的老大,可能他们自己都知道不是对手。

    双方各有十几个人,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全都趴下了,不是被对方打倒,就是自己累倒了。

    只有两个老大各自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未动。

    这个时候,两边的女生也不再尖叫,而是一个个张大了嘴巴,静静地等待着两个老大的一番较量。

    扎伊慢慢地朝着尼克走了过来,他的手下与尼克的手下打成平手,并不代表着他也能跟这个新来的男生打成平手,从他那气定神闲的表情里,扎伊就感觉到了压力,当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尼克那自信的眼神已经宣布了这场决斗的胜败,但二老大的位置却逼着扎伊不得不做最后的挣扎。

    “一定要比吗?”

    尼克在扎伊快要接近他的时候,终于说了一句话。

    “如果你要放弃,我当然可以成全你。”

    扎伊是个不到南墙不回头的家伙。他虽然在气势上略输一筹,但他相信,他这个二老大的称号也不是凭空捡来,而是靠着一次一次打出来的,不然,现在手下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

    凡是看过尼克跟秀古打斗的女生,对于尼克都很有信心。现在她们只想亲眼看到这个二老大惨败在尼克的面前。

    “尼克,不能放弃!”

    一群女生跟着高呼了起来,她们是最实际的,如果自己的老大主动放弃的话,那日后她们就没有了靠山,还不知要吃韦拉什么样的苦头呢!

    尼克回头看了看支持他的那些美女们,并朝着她们笑了笑,又伸出手指做了一个“V”字。

    “这么自信一定能打过我吗?”

    扎伊还没有出手的意思,他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但尼克却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这一点,扎伊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

    “现在是你得过我这一关!”

    尼克的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这种微笑如钢针般刺在这位二年级老大的身上,让他浑身躁热。

    尤其是尼克那种彻底放松的状态,更让扎伊抓狂。

    扎伊像猫一样警戒地靠近着尼克。

    但尼克却觉得自己是一只豹子!

    就在扎伊的脚步到达了他足以进攻对方的那个点上时,他突然朝着尼克虚晃一拳,然后非常凌厉地一脚踢向了尼克的要害!

    然而,尼克的身子却是一动未动。

    所有的女生,包括扎伊那边的美女都跟着一起尖叫了起来。她们知道,再强硬的男人也顶不住扎伊这凶狠的一脚的!

    可事情却完全出乎了她们的意料。当扎伊那一脚狠狠地踢到了尼克的裤裆之后,不但没有把尼克踢倒,反而是尼克突然双腿一拧,扎伊的那条腿立即被夹住并带着他的身子向一侧扭去,大家只听到像是竹竿断裂一样的“卡嚓”声。

    接着所看到的是,扎伊倒地之后,两手抓地,再也没有爬起来,而他额头上的汗珠如豆粒般地滚了下来。

    如果不是扎伊下手太狠,想要他的命的话,尼克是不会这么残忍的。他本来打算把主动进攻的扎伊弹回去,让他出一次丑就行了,没想到扎伊却想置他于死地,这就怪不得尼克了。

    没有一个人敢靠前,尼克却是弯下了身子,轻轻地拍了拍扎伊的脸:“兄弟,做人要厚道!大家都看见了,我可没有动手呀!这位仁兄他是自己用力过大,弄断了腿,是吧?”

    尼克一边说着,一边在扎伊的那条伤腿上捏了一下。

    只是这一捏,扎伊就疼得再次如杀猪般地嚎叫起来,那汗珠登时全冒了出来。

    “有这么疼吗?”

    尼克不相信地又捏了一下。

    “啊!”

    扎伊再次嚎叫了一声。

    “还不赶紧抬你们老大去医务室看看?”

    尼克朝着扎伊的手下瞪着眼睛吼了起来,好像他才是他们的老大。

    地上几个被打得不敢爬起来的家伙很担心尼克会找个借口踢他们一脚,吓得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去搀扶扎伊。

    扎伊被抬走了,一大群女生立即围了上来,有的与尼克拥抱,有的则冲到了最前面搂着尼克的脖子亲吻起来。

    一时间,这位英雄差不多要被美女们分着生吃了。

    更让尼克幸福的是,好几个女孩从场上正在写生的学生手里抢了画笔,突破重围冲进来之后,撩起了裙子,非要尼克在她们那雪白的大腿上签字不可。

    尼克不得不拿过画笔,在那娇嫩无比的大腿内侧签上了他的大名。

    这是尼克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疯狂举动,他被卷进了腿风的漩涡。

    正当尼克享受着美女们的包围时,场的另一边有一群人被这边的热闹景象吸引了。

    “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说话的男生显然是这一群人的中心,锐利的目光从他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射出,像两把锋利的尖刀。刚才扎伊与尼克的那一阵小火拼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在盖拉尔学院里,一般的小事情他是不会插手的。但这么多的女生像是哄抢宝石般地围在一起却引起了他的兴趣。

    “不清楚,好像刚才是老二在跟人打架,看样子老二没占到什么便宜。”

    一个小弟立即报告说。有些事情老大可以不去关心,但下面的小弟却不能不注意。

    “老二不会是被人挑了吧?”

    老大埃里克的嘴角挑起了一抹笑容。他并不在乎谁输谁赢,不论是谁做了二年级的老大,这一点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都得来拜他这个老大,依然要看他这个老大的脸色行事。

    “很有可能,刚才好像是老二被他的人抬走了!”

    埃里克的手下看得清清楚楚,这些校园混混们周末在场上所注意的就是哪里发生了争斗,哪里又冒出了个美女。

    所以,刚才尼克与扎伊那场不太张扬的小争斗也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睛。

    “不是说整个二年级都已经被他摆平了吗?”

    埃里克不太相信二年级部里还会发生这种政变。

    “我去看看,把那个新手叫过来?”

    “不必了,早晚要见的。”

    埃里克不急着去见这位新人,他相信,只要是想在盖拉尔出头,早晚是要来见他的。

    “在场美女好像不少呀,老大,别让那小子抢了你的风头!”

    “呵呵,会吗?他就是把全校的美女都占有了,也正好省了我再去挑选的力气,到时候直接从他手里抓过来不就成了?”

    埃里克得意地一笑。

    他的确很少主动去挑选校花,而他手里的美女大多是从那些小老大们的手里夺过来的,但他不需要武力,只是一句话,那些小老大们就得拱手相让。这种不用武力却能夺人之爱的行为,似乎成了埃里克的一种嗜好。

    快乐的周末转眼就结束了。

    周一上午有一节生理课,是一个美女老师贝蒂主讲的。

    贝蒂拿着一大堆教具走进教室里的时候,那些女生们统统睁大了眼睛惊呼起来。

    贝蒂用一个很浅的木盒子装着那些教具,全是些男女身体最关键的部位。而最吸引她们注意的,就是昂扬在盒子里的那一根。

    没有女生不对这东西感兴趣的,而且不少女生还特意回过头来朝着尼克偷笑。

    今天这一节课尼克特意搬到了前面来,与班上的小霸王韦拉同桌。

    虽然韦拉曾经被尼克教训过一回,但韦拉却并不对尼克反感,她那次之所以要在教室里修理莱苏儿,就是因为她不想让莱苏儿占了尼克的便宜,她想把尼克这个小帅哥据为己有。从上个周末起,韦拉就感觉出来,尼克对她有了好感,经常用他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很深情地看她,弄得她有些心猿意马了。

    所以,今天尼克主动把位子调到这里来跟她同桌,让她有些心花怒放。

    美女老师贝蒂讲解得很仔细,她完全是以科学的态度来讲解这些生理器官,她甚至把那根拿到了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真家伙的女生面前,让她们用手去触摸一下那青筋暴起的,虽然只是一个模型,但那模型在尼克看来,却是相当的逼真。

    那些小女生的手刚刚一碰,就吓得缩了回来,但目光却依依不舍地盯着不放。

    观摩完之后,贝蒂又拿出了一套阴具来,她用那纤细的手指比划着说:“这是大……这是小……这是……”

    更让尼克哭笑不得的是,贝蒂竟然要女生们自己摸一下自己,整个教室一片哗然。

    “我摸摸行吗?”

    不等韦拉允许,尼克的手就伸到了韦拉的裙子底下在她那肥美的大腿上抚摸了。

    对于这个极具侵犯意义的要求,韦拉竟然没有反对,她只是身子不由得一颤。

    可惜里面的小勒得太紧,让尼克无法把手指。韦拉也曾想过要把身子瘦下来变成魔鬼身材,但她却管不住自己的胃口,所以,那身子就像是吹了气似的继续发胖,她也只好穿很紧的来束缚自己的一身肥肉。

    但尼克没有气馁,偷偷地拿了一把小刀插到了她的裙子底下。

    后面贝蒂在讲些什么,韦拉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尼克的大手刚一插进她的裙子里面,她就有些魂不守舍了。

    尼克小心翼翼的用小刀挑破了韦拉的小,在她的割开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韦拉立即感觉到一阵清凉透进了她的。

    韦拉既兴奋,又害怕,兴奋是因为自己的胴体正被她认为是全学校最帅气的尼克抚摸着,害怕是担心他的刀子会伤到她的皮肉。

    当尼克的刀子从她裙子底下拿出来并朝她炫耀的时候,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是大吧?”

    尼克的手指很快就从那个缺口伸了进去,捏住了她的一片蛤肉。

    “嗯……”

    韦拉半呻吟半应地哼着,从来没有的幸福感洋溢在她的心间,她觉得全身都要稣了。

    虽然韦拉很霸道,却没有哪个男生愿意跟她亲近,毕竟那么肥胖的身体不太容易引起雄性牲口们的,而此刻,小帅哥的手指是那么温柔地捏着她的一片,让她幸福得快要流泪了。

    “这是小?”

    尼克的手指又往里探了探,在她那紧缩的唇口上轻轻地滑动着。

    “是……”

    韦拉的声音极小,小到了只有尼克才能够听到。

    虽然尼克也不觉得韦拉漂亮,但在他看来,这是最荡不过的情景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小霸王此时却是那么的温驯,任他轻薄。

    韦拉不敢抬起头来,只能眼瞅着桌面,她知道,一旦抬起头来,贝蒂那双眼睛就一定会发现到她恍神了,那样贝蒂就会无情地不让尼克坐她旁边,而那是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但尼克只在她的裙子底下摸了不到五分钟就把手抽出来了。

    这让韦拉很失落。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会被尼克戳破,如果那样的话,她倒有了在女生甚至是男生们面前炫耀的本钱。

    此时贝蒂正好背过身子在黑板上写字,而尼克则趁机溜到了前面假装拿一根粉笔的样子,将那一根偷了下来。

    尼克手段高明,竟然没有一个女生发现他拿了那一件东西。

    他摄手蹑脚地回到了座位上,贝蒂也没有发现。

    贝蒂是一个刚刚生了孩子的女人,二十多岁,留着一头干练的黑色短发,将她那雪白透亮的耳朵露了出来。

    因为给孩子哺乳,她的两只特别的夸张,身子每动一下,那两只就会很不安分地颤动起来,而贝蒂却毫不掩饰,反而以自己有着如此的豪乳而无比的骄傲。

    贝蒂回过头来之后,也没有发现那个盛教具的盒子里少了什么东西,因为她后面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用那东西了。

    韦拉不太清楚尼克上了讲台之后拿了什么东西回来。但当尼克的手再次撩起她的裙子时,她能感觉到一个很特别的东西插进了刚刚被尼克割开的那道口子里。

    凉凉的、很圆滑的、长长的一根,贴着她的大腿伸了进去。

    先是尼克用手指探了一下她的小,之后,那凉凉的东西就朝着她的洞插了进来!

    她的小被那东西顶开向里面扎去,她一下子明白了那是什么,刚刚上课的时候,贝蒂还让她们女生用手摸过,一定是那根了!

    韦拉的心里不由得一紧,但那已经插了进来,尼克的大手也正好撑住了她的两腿让她无法并拢起来。

    “啊……不要……”

    韦拉小声地抗议着。

    “这可是无毒硅胶制作出来的标准模型,连感觉都差不到哪里去的!”

    尼克小声说道,同时握着那根,只用轻轻地着她。

    “嗯……哦……不要……”

    虽然小声抗议着,但韦拉却没有行动上的抗议,她甚至主动把两腿微微分开了一点,让尼克的手能够自如地运动起来。

    “要不,你自己来……”

    尼克引导着她的手伸进裙子里面,而他的手却伸到她的上衣底下,在她那上揉捏起来。

    韦拉何曾被人这样捏过!那只刚刚被尼克握住,她的全身就一阵醉麻。

    “哦……”

    她的呻吟极轻,贝蒂却还是听到了,抬起头来看着韦拉问道:“韦拉,你怎么了?”

    一般的女孩也许不会被每周一节课的贝蒂记住名字,但像韦拉这么出名的小霸王她是不可能记不住的。

    “报告老师,韦拉她……肚子有点儿不舒服……”

    尼克的大手还插在韦拉的衣服里,却是装模作样的给她揉了起来。韦拉羞得赶紧低下了头,她的脸上已经一片绯红。

    贝蒂没再追问下去,只是朝着尼克瞥了一眼,看到尼克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她也不好说什么。当贝蒂转过身去写黑板时,尼克的大手又在韦拉的衣衫底下搓捏了起来。

    不知韦拉怎么想的,可能她担心那东西很快就要被贝蒂老师带走,她突然将那一根插到了里面。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差点让她叫出声来,尼克却已经从她全身的颤抖感觉到了那一根所的深度。

    尼克把手移到了她的腿叉里,从韦拉的手里接过了那根,替她往里轻推了进去。

    “啊……”

    很低的呻吟证明着韦拉此时的感受。

    尼克往里推一段再往外抽一段,然后再推进去,这样往复几次,里面就泥泞起来。

    而且韦拉的双腿也开始夹紧。

    尼克一边抬头看着黑板,或是盯着贝蒂那张俏丽的脸,一边在下面韦拉,他感觉到韦拉的两腿越来越分开,于是,他就推着那直接插到了她的深处,顶住了她的花蕾……

    尼克一会儿,一会儿拿着那在韦拉的里旋转,特别是那顶着她的花蕾旋转时,韦拉简直受不了,她用力地夹紧了双腿,不让尼克再折磨她。

    接下来是贝蒂讲解过程了,从贝蒂的表情,尼克就知道贝蒂在寻找那根教具。

    尼克一看情形不妙,赶紧从韦拉的里抽出了那根教具来,并在韦拉的裙子上狠劲地擦了起来。

    “贝蒂老师是不是要找这个?”

    尼克举着那根刚刚从韦拉里的教具问贝蒂,那本来很光洁的模型上还没有完全擦干净,沾着几滴韦拉的血。

    “怎么会在你那?”

    贝蒂表情严肃地瞪着尼克,她记得明明是放在教具盒子里的。

    “刚才您拿着让我们观摩的时候,忘了拿回去了。”

    尼克脸不红气不喘地拿着那上了讲台。

    在递到贝蒂手上的时候,尼克顺便捏了一下贝蒂的手指,她的手指雪白如葱,很性感。

    近距离站在她的面前,尼克还闻到了她身上那种特有的奶香味,他特意深吸了一口气。贝蒂老师只是神情一凛,娇嗔地瞪了尼克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但当尼克往座位上走的时候,贝蒂却特意朝着韦拉看了一眼。

    其实不论是其他女生还是贝蒂老师,都记得那个教具在全班同学观摩完之后,已经放回了那个教具盒子里,至于是怎么又到了尼克的手上,却不得而知。

    当贝蒂拿起那个教具来准备演示的时候,却发现了那上面还没有擦干净的血。

    她犹豫了一下,又开始了她的讲解。

    作为一个生理课教师,贝蒂非常称职,她从来不会因为讲到某个官而难为情,就像今天,她把模型拿在手里就像是拿了一只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