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八章 谁是告密者
    第二天一上课,尼克就被叫到了学校的政务处。BαиΖHú○零一店COM

    进去之后,看到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端坐在办公桌后面。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冰冷的外表下面,有一种蛊惑男人的气质,且不说她那让人怦然心动的胸脯,单是她那一双眼睛,就会让定力极佳的男士倾倒。

    “你就是新来的尼克吧?”

    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把身子往前靠了一下,那双漂亮的眼睛直视着刚刚迈进来的尼克问道。

    “是的。”

    “你是种子城堡的人?”

    她拿起手上的一张卡片,那是尼克刚来的那天填写的学籍卡。

    尼克同时朝她面前的那张日历牌上瞥了一眼,那上面赫然写着三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他,另一个是莱苏儿,最下面还有一个,罗佳。罗佳是他班上的一个女生,长得也不错。只是尼克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三个人的名字却在政务处处长的桌子上排列在了一起。

    “是的。”

    “我叫安东妮,坐吧。”

    安东妮这才把椅子又往后拉了一下,看到如此帅气的尼克,她不想让自己的坐姿过于保守。她甚至当着尼克的面解开了她的西服扣子。其实这是她一惯的坐姿,刚才是为了给尼克一个严谨的印象她才特意把那枚扣子扣上的。

    尼克规规矩矩地坐在她的对面,但那张沙发的高度却整整比对方矮了一截,这让安东妮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优势。

    “能不能自己描述一下这一周来同学们对你的印象?”

    安东妮竟然以这样的问话作了两人谈话的开场白,的确有些出乎尼克的意料,他本以为政务处的人找他,是为了给他安排一个新工作的。

    “嗯……还行吧?我觉得同学们对我都挺友善的。”

    他担心那天晚上的两次战斗是不是惊动了这个漂亮的政务处长。

    “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我是说,你自己做得怎么样?”

    安东妮的目光依然灼灼逼人地看着尼克,从她那锐利的眼神里,尼克预感到了有事,一定是有事。

    “我……还行吧,认真听讲,独立完成作业,积极打扫公共卫生,呵,当然了,我个人卫生也很注意……”

    “就没有违反学校纪律的事吗?”

    虽然这位政务处长的模样并不严厉,可那语气却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

    “我没有违反学校纪律呀!”

    现在尼克更怀疑有人把他一来就跟同学打架的事情捅到政务处这里来了,因为她的桌面上就列了他跟莱苏儿的名字,那天不正是莱苏儿一头撞倒了那个大个子女生吗?

    “那天真的是那个胖丫自己不小心摔倒了的,我动都没动到她的一根手指头!”

    尼克举着手要对天发誓的样子。

    “胖丫?”

    女政务处长疑惑地看着尼克,因为她所要的事件根本就与所谓的胖丫没有丝毫的关系。

    尼克一看政务处长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一下子把不应该说的事情给抖出来了,她问的肯定不是这件事。那么她到底知道了哪件事?尼克的大脑飞速地旋转着。

    “好好想想再说。”

    安东妮忽然显得很有耐心起来,将身子完全倚在了椅子的靠背上,但那双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尼克的脸,不知道她是在观察着尼克的表情变化,还是在欣赏他那不经意间就会露出勾动女人心魂的嘴角。

    尼克的那一缕代表性头发很自然地垂在他的前额上,几乎要盖住了他的左眼,这更让他的眼睛充满了诱惑,尤其是对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来说。

    女政务处长里面穿了一件米色的毛衣,那质地柔软的毛衣此时因为西服溜到了两侧,而被她那丰满的顶起了一道风景秀丽的山岭。

    这个年龄的女人很懂得如何展示自己的魅力,她把一只手伸到了桌面上来,那与她的年龄很有些不太相称的白晰而且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能够反光的桌面,如同在随心所欲地演奏着钢琴一般。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来,尊敬的政务长,是不是您听到了别人对我有什么不太好的言论了?”

    尼克一副很不知情的样子。

    “我是听说过对你不利的言论,不过,我不会偏听偏信的,我需要向你求证才行。”

    “您不妨说说看?”

    尼克的态度很诚恳,没有玩世不恭的感觉。

    这一点让安东妮很满意,她甚至觉得这么天真的男孩应该不会干出那种过火的事情来。

    “我听说班上的女生对你挺有好感的,没错吧?”

    政务处长的表情跟语气同时柔和了许多。

    “这个……恐怕是误传了吧?或许是男生稀少的缘故……我几乎跟所有的女生都谈得来。”

    尼克不免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你会毫不犹豫地跟她们在教室里吗?”

    安东妮突然一转,让尼克万万没有料到她这么直接。

    “处长大人,没有的事!”

    尼克立即辩白起来。开学的那天被指导学习过学生手册的,里面明确规定不能在教室里的。

    “干嘛这么急着辩解呢?我说过你做了吗?”

    安东妮把那漂亮的手收了回去,两手扣在一起,显得很优雅。

    尼克一下子红了脸,的确是刚才辩解得有些没有道理。不过,尼克那涩然一笑,却更让这个三十岁的女人喜欢了。

    “不过,可不要被我抓到把柄哟?”

    安东妮显出一副成人的娇嗔来,“好了,如果有什么事,我会随时找你的。”

    说完,政务处长站了起来,表示送客。

    现在尼克真正看到了她那颀长的身材,现在虽然看不到她那修长的两腿,却可以想象得出,那西服套裙里面该是两条多么优美的长腿了!

    尼克有些不舍地站了起来,他几乎是退着走出了政务处的。到了门口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门框上,安东妮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那质地优良的毛衣底下随之一颤,那一道优美的山岭也抖了起来。

    尼克回到教室的时候,大家正在听管理课的老师讲课,但尼克却没有立即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而是站在门口朝着教室里那十七张女生面孔上扫视起来。

    当他的目光落到了罗佳脸上时,罗佳的表情显得很不自在,而且全班同学只有她的表情不自然。

    尼克已经明白了一切,但尼克却没有让罗佳看出自己的表情变化。

    “尼克,怎么还不进来?”

    管理课老师阿尔娃是个虽然谈不上多么漂亮,却是有几分性感的年轻女性,她的一切魅力都缘自于她那一对正在给孩子喂奶的。

    她那标准的制服不但不让她显得刻板,反而更突出了她作为女性的柔美与亲和。

    “是的,阿尔娃老师。”

    尼克快步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尼克一回到位子上,莱苏儿就迫不及待地问起来:“什么事?”

    “咱们在教室里的事被人捅到政务处长那儿了!”

    “是谁?”

    “以后你会知道的。”

    尼克赶紧拿出了上课的样子来,以表示对阿尔娃的尊敬,他挺喜欢这个老师的,有时候一边听着她的课,他会一边想象着如果哪天吃到她的奶水的情景。

    一天的课都结束了,尼克却一直没有找罗佳的麻烦,可是,对于罗佳来说,这却是一个更要命的折磨,因为她的心里始终无法把那件事撇开。

    在下午最后一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尼克递给了罗佳一张纸条:“晚上请你吃饭好吗?”

    罗佳以前曾经收到过别的男生的纸条,可那些男生一点都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倒是这个尼克很合自己的口味,可惜却让那个不太爱说话的莱苏儿捷足先登了,所以她常对其他同学说:“会咬人的狗不会吠。”

    当罗佳收到这张纸条的时候,心里还是怦怦地跳了起来,毕竟那语气相当温和,让她从那字面上都体会到了尼克的温情。

    她没有回信,却是含情脉脉地看了尼克一眼。

    晚饭的时候,果然她就独自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等着了,别的同学问她为什么还不去排队,她都说不急。

    后来,人们看到尼克没有跟苏蒙一起吃饭,而是尼克亲自排了队打了两份饭菜端到了罗佳的面前来。

    这个情节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多少有些作秀的成分,但罗佳却很得意,毕竟能够得到尼克的青睐,这在一年级部里面是很新鲜也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很荣耀地吃过了晚饭之后,尼克只说了一句“我们到教室里去坐坐吧”罗佳就迫不及待地答应了,而且激动得差点流出了眼泪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备受美女钟情的美少年,有一天也会宠幸到她。

    现在她并不担心会被莱苏儿撞见,因为是尼克向她发出的邀请,即使莱苏儿不满,也奈何不了她。

    更让罗佳心花怒放的是,整个教室里竟然空无一人。

    这在尼克到来之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几乎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在晚上到教室里补习功课的。

    “她们都到哪儿去了?”

    罗佳多少有些担心地问道。

    “也许到别的地方玩去了,教室里没人,不是更好吗?”

    尼克走进教室的时候,一只手已经非常自然地勾住了罗佳那杨柳般的细腰。

    在尼克的大手按到了她那柔软的上来的时候,她感觉到整个身子都酥软了。

    让罗佳有些不放心的是,教室的门是开着的,万一有同学从旁边经过的话,就会窥视到她跟尼克的亲热了。虽然还没有开始,但她已经预感到,后面一定会发生一段故事。

    在罗佳几乎还没有什么准备的情况下,尼克突然把罗佳抵到了墙壁上,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尼克的嘴已经压到了她的芳唇上。尼克一边亲吻着她的嘴,一边揉捏着她那饱满的。

    已经十七、八岁的罗佳早就进入了青春期,她那旺盛的时刻在折磨着她的。这本就是一个男人稀少的时代,而这个学校里的男人,尤其是优秀男人就更少了。

    当尼克的唇压上来的时候,罗佳就像一个干旱了许久的小苗突然见到了雨露一般拼命地吮吸了起来。

    她积极地回应着尼克的吮吸与揉捏,两手也在尼克的身上一阵乱摸。

    尼克不但是隔着衣服捏她的,还要把手直接伸进她的衣服底下大把大把地去抓她的。

    “嗯……嚼……”

    在尼克的进攻之下,罗佳已经忍不住哼哼啊啊起来,虽然那嘴被尼克堵得严严实实的,可还是哼了出来。尼克直接把她的胸罩从衣服底下拽出,然后将她的上衣扒掉,让她光着上身贴在墙上。

    罗佳的是比较大的,很饱满,弹性十足。

    刚才被尼克这一阵揉捏之后,就更丰润了一些,特别是那,峭立得跟枣子似的。

    尼克俯来,张开嘴就含住了她的,大口大口地吸着。

    初次被男孩子这样吮吸着,罗佳感觉好晕,虽然那墙壁有些凉,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毕竟不敢把尼克带到她的宿舍里去这样做,除非与几个姐妹共享,不然那几个室友还不把她给生吃了!

    尼克一边在她的胸脯上亲吻吮吸着,一边把手插进了她的裙子里面,他不去褪掉她的,而是用力把它撕成了两片,然后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几乎没有什么前戏。

    所幸他没有立即捅破她的,只是在她的外面来回轻插,但这已经让罗佳羞涩难当了,而且随着手指的,里面越来越湿润。

    尼克最后把手指抽了出来,上面已经黏了一些。尼克把那手指在罗佳的嘴上抿了一下,又开始抚摸起了她的来。

    “帮我把东西拿出来吧。”

    尼克的早已顶起了帐篷。

    罗佳不是从裤链那里掏,而是直接解开了他的腰带,将他的裤子褪了下去。

    当她看到尼克那粗大的时候,她还是大吃一惊,因为从生理课上到,一般男人的肉枪是没有这么粗壮的。

    她几乎没怎么看,就让尼克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来,可能是罗佳的柔韧性特别好的缘故,那条腿一直劈到了尼克的肩上来。

    尼克瞅了瞅罗佳的,那里已经娇艳欲滴了,那小小的泛红如花朵一般。

    尼克一手抱住了她的玉腿,一手捏着那粗大插进了她的。

    尼克身子一挺,那硕大的肉枪一下子就扎进了罗佳的胴体。

    “啊——”

    或许是因为教室里没有其他人的缘故,罗佳叫得格外放肆,那一声简直如捅进一把刀子,让她有些撕心裂肺。

    尼克并没有因为她的叫声而停止,他似乎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直直地撞了起来。

    “啊——哦——”

    那粗大对于一个刚刚破处的女孩来说是很残忍的,而尼克正是想用这种残忍来惩罚她这个告密者。他断定了就是她跑到政务处那里告了自己一状。不然,政务处长又怎么会知道他跟莱苏儿在教室里的?而且,政务处长的办公桌上同时列着他们三个人的名字,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舒服吗?”尼克在罗佳那一片未曾开垦的土地上极具破坏力地犁着,生涩的土地翻卷着兴奋的浪花。

    “唔!爽——”

    罗佳其实已经说不出来那是爽还是疼,两者密切地夹杂在了一起。而她却完全把尼克的惩罚当成了赏赐。只是她觉得这种赏赐稍微显得重了一些,她努力地支撑着尼克的身体,不让他全力靠上来。不然,她真的有些吃不消了。

    随着尼克的,他前额的那一缕头发也用力地甩了起来。而罗佳则无暇去欣赏他的帅气,只是闭起了双眼,享受着这第一次偷吃禁果的味道。

    尼克终于放下了搭在他肩上的那一条长腿,却又把罗佳的身子扳了过去,让她面对着墙壁。

    当那粗大突然从罗佳的身体里拔出时,罗佳随即有了一种全身都被掏空了的感觉。

    罗佳实在不懂得他的意图,只能任其摆布。似他很粗暴地勾了一下她的大腿根,让她的身体弯曲,并让她的撅了起来,然后一手拨开了她的臀缝。

    尼克捏住了那带着红膜的粗大向她的挺入。

    可对于罗佳来说,那是多么难的事情。

    “啊——好疼——”

    “自己润滑一下!”

    尼克完全没有了开始时的温存,简直就是一个粗暴的犯。

    情急之下的罗佳只得自己用手指抹了从里流出来的汁涂在那里。

    即使这样,等尼克那粗大野蛮地插进她的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而尼克却又把手伸到了前面去用力地扳起了她的身子,在她的胸脯上狠劲地抓了起来。

    “尼克……轻点儿好吗?我……受不了……”

    罗佳几乎都要流泪了,她已经感觉到了尼克的情绪里加入了仇恨的成分。最明显的比较就是他跟莱苏儿在一起搞性游戏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莱苏儿满脸的幸福与满足。

    “现在知道求饶了?你可以到政务处那告我去呀!”

    说着,尼克又是狠劲地一捣。

    “我没有……”

    “再狡辩……”

    说着,尼克又是用力地一挺,尽根没入,虽然他自己也不怎么舒服,但罗佳的感觉却会更痛苦。

    “我真的没……”

    罗佳突然用力挣脱了尼克的大手,愤怒地瞪着尼克:“我真的没有当告密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还在急促地呼吸着,那雪白的胸脯剧烈地起伏不定,她的样子极像一只刚刚挣脱豹子利爪的小鹿,而尼克依然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为什么莱苏儿跟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会同时出现在政务处长那?”

    尼克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虽然她是那么漂亮,但他已经失去了在她的身体上继续做下去的兴趣。

    “我们三个人?”

    罗佳极力地思索着这两天来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事情。她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环节。

    尼克已经发现了她的眼神的变化,“能给我一个听上去合理的解释吗?”

    “今天早上韦拉对我说过,不论谁问起来,都要我承认我跟你做过爱。她说如果这样的话,其他的女生就不会再跟我抢了……难道会是她?”

    尼克简直不敢相信,听当时韦拉跟她说这话的时候,多么像是一番好意。她误以为尼克那天对她的冲撞早已在这个女生小霸王的心里烟消云散了,看来,这一次她罗佳倒成了韦拉报复尼克的一个工具了。

    现在罗佳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说被学校抓到了这样的把柄的话,一个结果!开除!

    罗佳一想到这里,立即吓得捣住了嘴巴,“不会吧?”

    “她真的这样跟你说过?”

    “是的,不过,我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人!”

    罗佳很委屈的样子,她很担心尼克会因此而责怪她,刚才还为俘获了尼克的心而感觉到兴奋,可转眼之间,就如一瓢冷水浇到了头顶。

    “不会是你们两个合起伙来算计我的吧?”

    尼克很不相信地瞪着罗佳。

    “绝对没有!我对天发誓!”

    罗佳由于激动而上前一把抓住了尼克的手按到了自己的胸口上来,表示自己的真诚。

    罗佳真的没有说谎,今天早上刚刚起床之后,韦拉就单独跟罗佳说了这番话,韦拉的目的是先把这件事放风声出去,让罗佳在同学中承认,然后再让政务处长下来调查,可韦拉真的有点急了,她以为在同学们间造这样的舆论应该很容易的,毕竟尼克是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人物,只要她一宣传,就一定会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到那时候,政务处再派人一调查,那就是铁的事实,那样的话,尼克剩下的唯一一条道路就是走人了。

    而出乎韦拉意料的是,还不等她把谣言(其实已经不算是谣言,至少尼克跟莱苏儿就是事实)传播出去,政务处长就先找到尼克谈话了。

    现在罗佳所庆幸的是,政务处长没有先找她谈话,不然的话,这事就闹大了。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尼克慢慢地从罗佳那雪白丰满的胸脯上移开了手,他开始思索起了对策,“如果政务处长现在找你的话,你会怎么跟她说?”

    “我一口否认不就行了?”

    “呵呵,真聪明,告密就不攻自破了。佳佳,我有个主意来惩治韦拉,你会做戏吗!”

    尼克的脑子一转,立即转出了一个坏主意来。

    “能现在就告诉我吗?”

    罗佳觉得这一次真的是被韦拉这个坏蛋欺骗了,她当然希望看到这个告密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不知道尼克会有什么样的法子来惩治这个坏女孩。“明、后天是周末,不上课,这事就算了。不过,周一的时候,你可一定要配合我哟?”

    尼克又坏坏地拧起了罗佳的两颗峭立的来。

    “一定,你让我怎么配合你都行,只要不是当着同学的面把衣服脱光了……”

    罗佳努着小嘴说道,现在她愿意一切听从尼克的指挥。

    “你不是跟她同桌吗?到了周一的时候,咱们两个换过来,我过去跟她同桌,一切就能搞定了!”

    “那么神秘,先告诉我,你要怎么惩罚她这个告密者?”

    罗佳显得异常兴奋。

    “现在说了就不灵了,一定要保密哟?不然的话,我第一个惩罚的可就是你了!”

    尼克松开了她的,却又捏住了她那好看的鼻子拧了起来。

    然后尼克突然说:“你们都进来吧。”

    教室的门本来就开着,莱苏儿带了六个女生突然闯了进来。

    “啊——”

    罗佳万万没有想到莱苏儿会突然来这么一手,她一下子惊恐地用双臂捂住了自己的胸脯,其实那两条细细的胳膊也只能捂得住她的两个的顶部,而更大的一部分却是暴露在了外面。

    “你们看,罗佳大小姐跟尼克偷情了!”

    莱苏儿带着起哄。

    “你们早就串通好了?”

    罗佳很惧怒地看着尼克问道。

    尼克却笑了笑,说道:“没事,只要你自己不说出去,她们谁也不敢说出去的。快把衣服穿上吧。”莱苏儿也有些不太理解了,好像尼克的态度与原来两人谋划的时候有些出入。

    “不关她的事。”

    尼克解释说,“是另外有人从中作梗,在设计陷害我们。”

    在这几个女生之中没有韦拉的嫡系,她们平时都害怕韦拉,现在尼克来了,韦拉就嚣张不起来,而她们这些弱女生也就自由了。

    “听见了吗?尼克说了,这事谁也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可不管你们了,让韦拉欺负死你们!”

    莱苏儿指着那些她刚带进来的女生说。现在莱苏儿已经成了班上的女生老大,那一天她勇敢地一头撞向那个一年级女生老大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新生部,莱苏儿实在是出名了。别说是她所在的班里,其他班的女生也都十分敬佩这个文弱的女生,而且那个曾经被莱苏儿撞倒在地的高大女生见了莱苏儿之后都有些发抖了,不管她的身材多么苗条,样子多么清秀,但她现在给她们的感觉却是骨子里十分凶悍。

    “听见了!”

    那几个女生立即回应。

    “不过,光嘴上这样答应了还不行,你们得有实际行动才行。”

    尼克慢慢地把身体转向了这六个女生。

    六个女生整整齐齐地站好,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

    “刚才你们可是都看了人家的胸脯了,不能白看了,公平起见,也是为了保证你们不会把我们两个的事情说出去,你们也要脱成她那个样。”

    尼克指了指还没有穿上衣服的罗佳对着六个女生说。

    “这……”

    六个女生面面相觑,如果说只当着尼克一个人的面,他要是这样要求她们当中任何一个女生的话,应该都不成问题,尼克几乎成了所有女生心目中的偶像,别说是脱掉上衣,就算是跟他上床,她们都求之不得的。

    可现在却是八个女生,一个男生!

    这样的场面,她们任何一个女生都觉得够为难的。

    “你们要是不跟她一样的话,我怎么知道大家是跟我一条心的?”

    尼克的目光在每一个女生的脸上扫动着,这些女生都是有些姿色的,至少她们的肌肤都是一流的娇嫩,尼克也很想借此机会鉴定一下她们的美白程度。

    “这有什么,我带头!”

    关键时候,莱苏儿冲了出来,其实大家也都在看她的表现了。

    莱苏儿说做就做,她非常迅速地扒掉了上身的衣服,然后又除掉了最后一层保护装备——她的胸罩。

    莱苏儿的标致果然不出尼克所料,她不光是脸蛋好看,她的胸脯更具杀伤力,每次只是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摸她的胸脯,尼克还是头一次看到她的裸胸。

    尽管尼克经历了不少的女孩,可看到莱苏儿那雪白的酥胸时,他还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她那娇小玲珑却是挺拔秀丽的妙乳,很高傲地挺立着,这更显出了她在某些方面的强悍来,令所有在场的女生无不惊叹。

    惊讶之余,其他六个女生全都脱掉了上衣,并除掉了胸罩,将那美丽的胸脯暴露给尼克看。

    尼克像是检阅队伍似地走上前去,将她们的一一抚摸,甚至捏了几把,一个个全都是软中带硬,挺拔有力。

    请续看《荒唐大帝》5

    第五集

    【本集内容简介】

    center>imgsrc=/txt/=cover>/center>

    fontcolor=red>本集简介:/font>

    尼克从一年级新生老大一步步坐上学校老大的位置,而威武一时的埃里克也被他逼到了要跳楼的境地……

    但法拉里家族却因此看上尼克的实力,决定要招揽他!

    而那些崇尚英雄的女生见状,一个个疯狂地朝尼克这个帅哥扑了上来……

    人物介绍

    苏蒙:沙姆拉女儿,十六岁。

    扎伊:盖拉尔学院二年级老大。

    小个子:扎伊的小弟。

    瘦猴:原属秀古的手下,被尼克收编。

    埃里克:二年级老大,平头。父亲是军火商。法拉里家族。

    贝蒂:生理课老师,二十二岁。黑色短发。

    肖迪:埃里克手下,长毛。

    艾里森:法拉里公司总镖头,三十岁。

    鲍威尔:法拉里的管家。五十岁。

    法拉里·杰:法拉里军火公司总裁。四十岁。

    苏姗:盖拉尔学院的学生,尼克的粉丝,齐肩黑发。

    库尔·罗:商人,四十多岁。

    坎蒂丝:法拉里的夫人。三十四岁。

    布莱丝:坎蒂丝的女儿。十六岁。

    丹莉:小姑娘,坎蒂丝的女仆。

    苏茜:尼克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