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跟踪
    贝琳达一直让尼克那样抱着。Banzhu001店COM

    几分钟后尼克的手终于从贝琳达的胸脯上滑下来,让贝琳达得以解放。

    她转过了身子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尼克,很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我又没生你的气。”

    贝琳达那样子完全是在哄一个淘气的孩子,她用她那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撩开了尼克垂在额前的那一缕秀发,对视着他那深邃的眼睛。

    贝琳达的这一举动,立即让尼克想起了苏茜。

    “送我回去吧。”

    尼克突然改变了主意。

    “哈雷博士的分析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会叫你……”

    “我、不、需、要!”

    尼克突然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贝琳达,一字一字地说出了这四个字。

    他这突然的变化,把贝琳达吓了一跳,一向自信而且高傲的贝琳达,在突然发怒的尼克面前竟然一下子傻了:“那……”

    她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尼克,她所能理解的,是这些年来,尼克在收养他的那女人那里一定生活得很艰苦。

    “尼克……别这样好吗?姑姑会很心疼的……”

    “送我回家!我一分钟也不想待在这儿!”

    尼克的眼睛里竟有些湿润,好像里面的眼泪立即就要滚出来。

    贝琳达再也不敢说什么,生怕多说了一句又会惹尼克发火。

    “我送你。”

    贝琳达立即答应了尼克的要求。

    尼克一个人出了厨房,贝琳达紧跟在其后。

    贝琳达亲自把车子从车库里开出来,像一个称职的司机,把车子开到了尼克的身边等着他上车。

    到达苏茜所居住的那个小镇附近的时候,尼克就让贝琳达把车子停下来,决定一个人走回去,他不想让贝琳达知道他的家,更不想让贝琳达看到苏茜。

    “她……对你好吗?我是说你的养母。”

    贝琳达忍不住问道。这是一路上她唯一的一句话,其他时间两人都一声不吭。

    “她是我的亲妈!”

    尼克留下一句话便下了车,将车门重重地关上,那一声巨响让贝琳达的心都不由得一阵震颤。

    此时天已经黑,越野车的灯光在这个小镇子外面显得特别地刺眼。

    看着尼克的身影走进镇子之后,贝琳达就熄了火,把车子停在原地,而她却徒步走进了那个小镇。

    一家夜店依然生意兴隆,几个夜店的常客还在那里喝着廉价的烈酒。

    在贝琳达到达之前,尼克已经光顾过这家夜店,他只要了几个汉堡就走了,谁也不敢跟这个脾气古怪的少年多聊一句话。

    但当贝琳达随后跟进来的时候,所有客人都把目光投到了身材曼妙的贝琳达身上,光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就足以让这些色鬼们喷鼻血了。身穿迷彩服的贝琳达无视那些饥饿的色狼们的目光,径自来到了吧台前。

    “来一杯烈酒。”

    贝琳达的声音更加迷人,整个夜店立即静了下来。

    更有几个已经喝得差不多了的醉汉凑过来主动要求替贝琳达付帐。

    而贝琳达却不拒绝,只管喝酒保倒给她的酒,那只非常普通的酒杯到了她的手上,却显得更加粗陋一些,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她喝酒姿势的优雅。

    “呀,连喝酒的姿态都这么好看!”

    一个大胆一些的酒鬼满脸笑的看着贝琳达喝酒时仰起的白晰脖颈,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把他们的钱都收着吧,就算我以后来喝酒的费用了。”

    贝琳达两大口就把那一大杯的酒灌了下去,她这么豪爽地饮酒自然更让所有的酒客另眼相看。

    听到贝琳达这么说,几个酒客立即兴奋地大叫起来,贝琳达第一次来到这个店里的时候,这些酒客就曾经注意过她,不过那时候她是来这儿跟尼克约会的,当时陪尼克走进这家夜店的,是贝琳达的手下莎茄。

    “小姐,再陪我们喝一杯吧。”

    几个醉醺醺的酒鬼凑得更近了些,满身的酒气熏得贝琳达不敢呼吸。

    “我要睡觉了。”

    贝琳达把手中的杯子放到了吧台上,“给我找一个能睡的房间。”

    夜店伙计对于这个贝琳达很有印象,她出手向来阔绰,于是赶紧往楼上走去,给贝琳达收拾房间。

    一会儿,夜店伙计跑下来:“小姐,准备好了。”

    一群酒鬼立即蜂拥而上,跟了过来。

    其中一个最壮的家伙却把其他人都撵了回去。

    夜店伙计刚刚下楼,就听到贝琳达房间门口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叫,就见那个壮实的家伙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尼克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的时候,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不过,他已经不期望保得住家里住址了,像贝琳达这样的高手,要在这么小的一个镇子上找到他的家,实在不费吹灰之力。

    听到尼克的脚步声,苏茜的心就枰怦地跳了起来。

    当他刚刚打开房门进去的时候,苏茜便扑上来,一把抱住了他。

    “尼克……”

    苏茜那颤抖的身子紧紧地贴在尼克的怀里。

    现在尼克那一声妈已经有些叫不出口了,因为他与苏茜之间的暧昧让两人的关系有些不伦不类。

    “还没吃饭吧?”

    尼克的心里却更加挂记着这个既是母亲又是情人的女人。

    “不饿,只是想你……”

    苏茜的脸在尼克那宽厚的胸膛上摩挲着,那种特有的女人香,浓浓地包裹着尼克。

    “我给你带了汉堡,进屋去吃吧,我也还没吃呢。”

    “抱我进去……”

    苏茜依然不松开她那纤弱的双臂。

    尼克弓腰将她抱了起来,黑暗中,苏茜甜美地笑了,尼克即使在黑暗里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她那细密的贝齿。

    “我以为今晚你又不回来了呢!”

    强烈的幸福感让苏茜兴奋得有些像小孩子,尼克则觉得此时他不是抱着自己的母亲,而是抱着他的妹妹艾丝。

    他本想把艾丝的消息告诉母亲,却又害怕母亲急着见她,干脆又把话咽了回去。

    尼克很喜欢看着母亲苏茜吃饭的样子,有时候苏茜也会一边吃着一边看儿子吃饭的样子。她越来越觉得儿子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独立了,她很害怕有一天尼克会突然离她而去,让她孤独地度过往后的日子。

    “尼克,是谁开车送你回来的?”

    苏茜突然问道。

    尼克的心里喀登一下,他感觉到了母亲这话里的担忧。

    “……一个公司的老板……没什么,她想利用我而已。”

    尼克一下子就想起今天贝琳达跟他说过的身世问题,但他决定不去问苏茜,那样会让她伤心的,多少年来,尼克一直把苏茜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而苏茜也是一直把尼克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即使贝琳达所说的那一些全是真的,也不能动摇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

    苏茜没有再问什么,这些日子每当天黑之后,苏茜都会跑到镇子外面的大路上去等候尼克回来,今晚也是一样,贝琳达的那辆车子老远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断定那一定是儿子回来了,而且她还看清了尼克进了镇子之后,从车子上下来了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孩。

    其实苏茜是在尼克到家之前的几分钟前赶回来的。她曾经绝望地以为儿子尼克会跟那个女孩一起去夜店开房,所以,尼克回来便让她分外惊喜。

    “今晚还会有任务吗?”

    苏茜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她想,那个女孩应该不会自己一个人去镇子上住宿的。

    “没有,妈,您是不是想儿子想出毛病来了?今天话这么多!”

    尼克笑道,他并没有真的嫌苏茜啰嗦。

    苏茜羞涩地笑了笑,然后满足地低下头来吃饭。

    饭后,像往常一样,苏茜又亲自给尼克用那种特制的药水洗过了身子,两人一起上了床。

    当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尼克更是觉得跟苏茜的这种暧昧有违天伦了,故他只是挨在苏茜的身边平躺着。

    苏茜却主动地把尼克的毛毯掀开,把身子移了过来,让她那滚烫的身子紧紧地贴在尼克的身上。

    “尼克……妈好想你……”

    她伏在他的怀里,说话的时候,她的芳唇轻轻地吻着尼克的肌肤。

    苏茜的,她的玉腿,还有她那丰挺的都贴在尼克的身上,尽管尼克努力克制着自己,但他的雄性荷尔蒙还是快速且不受约束地泛滥了起来,那一根特具伸缩功能的家伙也在瞬间膨胀起来。

    苏茜那柔滑的纤指从尼克的胸脯上慢慢地下滑,来到了他的,她嘴里的气息那么撩人,让尼克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当她的纤指握住了他的粗大时,他整个身子都为之一紧。

    他的大手控制不住地在她那爽滑的肌肤上抚摸着,慢慢的,他的大手从后面转到了前面,按在了她那丰挺的上,她的已经峭立起来,硬硬的。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用力地揉捏她的,而是从她的上滑下,直奔她的,他能感觉出来,当他的手抚到她的之下时,她的身子也微微一颤。

    她轻轻地将身子偏转过去,将一条腿抬起,让尼克的那只手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越过茂密的丛林,他的手指感觉到了一片泥泞。

    “啊……”

    她的呻吟是那么的轻柔,却又是那么醉人。尼克突然翻身起来,将苏茜整个娇躯都压在了身下,他这突然的动作让苏茜有些意外。他像一条饿狼,强行分开了她的两腿,手握着那粗大的一根,直接戳进了她的泥泞之中。

    “哦……”

    那粗大突然刺入的感觉,立即让苏茜有了一种猛然灌下一杯烈酒的感觉。那粗大一下子插到了泥泞的深处,紧缩的洞壁让双方同时感到了那种的快感,她不自觉地将两腿扬了起来,并努力地向两边劈开。

    尼克没有再去握住她的,而是将整个身子压了下去,捧住她的脸,在她的芳唇上亲吻起来……

    他一边吮吸着她的香舌,一边蠕动着那重重的身体,苏茜那纤弱的胴体便更加显得不堪蹂躏。

    他的吮吸有些疯狂,他粗喘着,一会儿捧着她的脸,一会儿又抚摸她的胴体,最后,他两手一起捧住了她的臀。

    尼克身体在蠕动的时候,不可能将整条阳根全部抽出,但他每次却都是让那灼热的顶到苏茜的花蕊。

    “哦……”

    尼克终于吐出了她的香舌,在她的香颈上亲吻起来。

    慢慢的,他弓起了身子,只是不让那粗大的一根抽出苏茜的体外,勉强地咬住了她的,吞吐着她的整个。

    “尼克……你疯了……”

    苏茜兴奋地摇摆着她那纤弱的娇躯,虽然之前有过不少次的亲热,但尼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疯狂过。他的身子弓得像一只海马,努力地吸着苏茜那对丰满的。

    “哦……啊……”

    苏茜也非常荡地回应着他的,紧缩的让尼克的粗大更加坚挺,而且,他压在苏茜身上的蠕动更加刺激了苏茜,这让苏茜的来得更快了一些。

    尽管他的动作不算剧烈,但那种全身都压上去的感觉却很来劲,而且整个阳根一直在那紧缩的里摩擦着,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幸福死的!

    吮吸了好一会儿苏茜的之后,尼克再次把身子压了下来,这次他没有去亲吻苏茜的芳唇,而是轻轻地咬住了她的耳垂,那种慢慢的蠕动刺激着苏茜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哦……唔……”

    苏茜一阵阵地呻吟着,那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尼克忽然想起了贝琳达,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好像贝琳达并没有离开这个小镇。

    他很担心苏茜的呻吟会被人听到,他只得再次用双唇堵住了苏茜的嘴。

    尼克一边着苏茜,同时亲吻着她的嘴,吮吸着她的香舌,两手不停地揉捏着她那丰满的,这种全方位的进攻,让本来就饥渴的苏茜在不到十几分钟就进入了。

    她的娇躯开始剧烈地扭动,的收缩也更加强烈了。

    “嗯……嗯……”

    她的嘴已经被尼克的唇堵得严严实实,她只能从鼻子里发出那无法控制的呻吟,那大力的与刺扎,让她开始觉得有些痉挛,但她无力反抗,不停地喷,尼克的都能感觉到那丰盈的包裹了自己。

    而就在尼克压在苏茜的身上不停地蠕动的时候,贝琳达也的确是来到了他的住处。她的行动相当诡秘,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到来。

    从那简陋的窗子透出来的呻吟,清晰地传到了贝琳达的耳朵里。

    对她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想听一听这母子之间的对话,一下尼克与养母之间的感情,但没想到却有了这样意外的收获。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尼克一定是跟他的养母搞在一起了!

    难道尼克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或者是至少知道了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这个女人到底是尼克的老婆还是他的养母?还是双重身份?

    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贝琳达的脑海里,但此时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心思去寻找这些答案,因为她已经被苏茜那种有些放肆的呻吟感染了。

    尼克的蠕动似乎有些收敛,但他只不过是停了不到一分钟,让苏茜稍稍喘息了一会儿,又开始了。

    “啊……不行了……”

    那声音与女人的胴体一起颤抖着,剧烈的痉挛让尼克更加兴奋起来,他两手抄到了苏茜的身下,紧紧地抱住她那苗条的身子,突然加快了节奏。似那激烈的立即让苏茜难以承受,她两腿极力地翘了起来,在空中不停地颤抖。

    尼克突然一挺,身子靠上去,紧紧地抵住了苏茜那绽开的蓓蕾,一阵狂射。

    苏茜满足地瘫软了下来,但是两条藕臂还是紧紧地箍着尼克那坚实的胴体不肯放开。

    一直在黑暗角落里偷听的贝琳达也感觉到自己完全被带入了想象的情景之中,她的手禁不住悄悄地伸进了自己的,那里竟然湿润了。

    贝琳达并没有直接开着车子回去,而是回到了她订了房间的那家夜店。那个被她修理过的男人早已灰头土脸地逃走了,剩下的那些客人也不想再去招惹这个厉害的女人,便赶紧开溜,所以,她回来的时候,夜店里很安静。

    贝琳达一直睡到了天亮都没有起床。

    尼克起床之后就想回种子城堡,虽然跟沙姆拉签了合约,但他知道,现在的沙姆拉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了,不知是因为女王的缘故,还是他能给沙姆拉赚钱而被他高看几眼,从被女王召见过以后,沙姆拉似乎就没有再找过他的麻烦。

    但刚出了镇子,尼克就看到了贝琳达的那辆越野车。

    尼克信步朝着那辆车子走过去,果然就是贝琳达的车子,他朝四周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贝琳达的影子。

    在这个小镇子里,昨天一直营业到深夜的就只有那一家夜店了,于是尼克直接去了那家夜店。

    打听到贝琳达的房间之后,尼克直接来到了二楼。

    出乎尼克意料的是,她竟然是开着门睡觉的。

    “你就这么有自信?”

    尼克推开了房门,看到贝琳达还躺在床上,透过那毛毯,依然能够看出那两座规模不小的。

    “这么快就醒了?”

    贝琳达的身子半坐起来,倚在了床头,将毛毯往上拉了一下,盖住了她那高耸的,但那幽深的却还是若隐若现。

    “我得上班赚钱吃饭,哪像你们这些当老板的,躺着睡觉都有人替你们赚钱。”

    尼克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

    “挺忠于职守的呀,不想回瓦斯达了?”

    她理了一下披散开来的秀发,露出她那秀美的面庞来。虽然还没有梳洗,依然光彩照人,尤其是她微微裸露在外面的胸脯部分。

    “我能当好我的卫士长就不错了。”

    尼克一副知足常乐的样子。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你的母亲一起接到公司里来上班,我可以给她公司最好的待遇,可以吗?”

    “我妈不需要你们的施舍。”

    尼克很干脆地拒绝了贝琳达的好意。

    贝琳达听到尼克嘴里的“我妈”之后,嘴角不由得撇了一下,“看得出来,你挺在乎她的!不过,我不相信你宁愿当一辈子的卫士长。”

    贝琳达的目光灼灼地盯着尼克。

    “当一个卫士长已经很不错了,许多人还眼馋我这个位置呢,我可不想白白地让给别人。”

    “你不会是看上那个秃顶老头儿的女儿了吧?我听说他女儿长得挺漂亮的,据说能够打八十分。”

    “哼。”

    尼克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要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的话,是很难成什么气候的。”

    “我不想成什么气候,在种子城堡做一个卫士长就挺好的了。”

    “看来哈雷博士的一番心血又要白费了!”

    贝琳达颇有些感慨地说。

    “那是他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那你也许还不清楚为什么会在路上遇到袭击吧?你认为山木庄园会放过你吗?老实告诉你吧,山木家族与我们艾森家族可是世仇。”“那与我何关?”

    “因为你长得跟我哥很像!”

    两人沉默良久。

    “把我的衣服拿给我。”

    贝琳达朝对面的衣架上努了努嘴。

    尼克连同她的内衣都拿了过去。

    他没有转过头,而是依旧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贝琳达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直接掀开毛毯,她的身子竟然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昨天夜里偷听了这对母子的床事之后,回来她就脱得干干净净的,轻轻地手了一回,差点把给弄破了。

    她一直看着尼克,“不许偷看!”

    贝琳达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把衣服穿好了。

    “好了,帮我把胸衣扣上。”

    下了床之后,贝琳达把身子背对着尼克。

    尼克没有犹豫,把手伸到了她的上衣里面,将她的胸罩背扣扣好。贝琳达本以为他会再次突然抱住她,按住她的,那种感觉一直让她很留恋。

    “走吧,我送你去种子城堡。”

    贝琳达知道现在尼克可能跟艾森家族闹情绪,一时也很难接受她,强摘的瓜不甜,她决定慢慢来搞定这个不听话的侄子。

    尼克没有跟这位姑姑客气,立即上了车子,谁叫她自称姑姑的,是姑姑就该照顾侄子,可不能白白便宜了她!

    车子驶到南门外将近五百公尺的时候,城门上方的卫士就打起了信号灯。

    尼克从车里伸出手来做了个手势,可能是那个家伙没看清楚,竟然朝着贝琳达的车子开了一炮,那炮弹呼啸着从车顶上飞过去,吓得贝琳达的车子在原地差点打了一个旋儿。

    “你跟他们打了什么手势?”

    贝琳达一脸盛怒,脸色吓得惨白。

    “这小子八成是脑子进水了!”

    尼克却笑了,因为他看到了贝琳达那副害怕的样子。

    也是害怕那小子再打一炮,尼克只好打开车门,整个人都站了出来,侧着身子向城墙上打手势。

    从望远镜里看到是尼克,城墙上那小子吓坏了。

    车子一直开进了城堡里面。

    尼克窜到了城墙上面的时候,那个开炮的小子吓得站在那里正等着尼克的一顿揍,尼克却只把他的头用力摁了一把:“以后你小子给我看清楚点,别乱开炮!手痒了就去!”

    那家伙一声都不敢吭。

    虽然被那个家伙吓了一大跳,但毕竟是尼克手下的兵,贝琳达也没有再追究。

    下来后,尼克对贝琳达说:“是个新兵,不明白我的手势,要不要再加大点处罚的力度?”

    贝琳达娇嗔地瞪了尼克一眼,笑道:“我才不会去跟一个新兵计较呢,真要罚的话,我就罚你!”

    “悉听尊便!”

    尼克也觉得刚才确实是够危险的,贝琳达不计较,也算是给了他一个不小的面子,于是笑了。

    这是从昨天到现在,尼克第一次向贝琳达展示他的笑脸。她从自己的车上摘下了那部无线对讲电话给尼克。

    “有事会随时联系你,可不许跟我玩捉迷藏哟!”

    尼克居然接受了那部电话,这就意味着他愿意接受她的邀请了,贝琳达回给他一个更加迷人的笑容后,开着车子离开了城堡。

    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沙姆拉已经起床,听到那一声炮响之后,他立即赶到外面查看情况,正好看到尼克回来。

    “你可回来了!”

    沙姆拉看到尼克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董事长,什么事?”

    尼克并不因为自己身价涨了而少了对董事长的那份尊重,相反的,他似乎比以前更懂礼貌了些,这让沙姆拉更加喜欢起这个小子。

    “刚才是谁送你回来的?”

    沙姆拉满脸堆笑地问道,他已经听到了刚才越野车的轰鸣声。

    “一个朋友。”

    尼克回答得很干脆,他觉得没有必要把自己生活的一些细节跟这个老家伙讲。

    沙姆拉刚出来的时候,城堡的大门虽然还没有关上,但贝琳达却已经绝尘而去,他那老花眼光是看远处就累死了,也无法从那么远的距离分辨出车上的人是男是女。

    但沙姆拉还是伸长了脖子向大门外张望着。

    “今天有任务吗?”

    尼克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呵呵,是有点私事,啊,不过也算是公司业务之内的事——我想让你陪小女苏蒙去一趟盖拉尔学院,她得去学习一下经营管理了。”

    虽然来了很长时间,尼克却从来没有看过沙姆拉的女儿。尼克算不上一个好色的男孩,尽管早就进入了青春期,却很少主动打听女孩子的事情。

    当沙姆拉自己居住的那座别墅一样的小楼里走出一个少女的时候,尼克还是忍不住从远处就打量了起来。白色的裙子,修长的身材,一双漂亮的高跟鞋让她的上身变得更加挺拔。

    沙姆拉注意到了尼克打量他女儿的眼神。虽然尼克没有立即表现出什么来,但至少他没有从尼克的反应里看到厌恶的表情,他甚至感觉到尼克此时正有意克制着自己的喜悦。

    两个仆人帮着把两个皮箱装到越野车的后车厢里。

    尼克打开了右后面的车门,那是主人的位置。

    可苏蒙却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尼克只好又把车门关上。

    这一个细节,已经让尼克感觉出了这个大小姐的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