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奇赋异禀
    “我凭什么要做DNA鉴定给你看?”

    尼克把脸转了过去用他那深邃的目光看着站在他身边的贝琳达,二十岁的贝琳达依然是少女的风采,连她身上都散发着那种特别诱人的少女体香,这让敏感的尼克不由得吸了一下鼻子。Bǎиzhυ0零一店COM

    “做不做当然是你的自由。既然你不肯承认自己是艾森家族的血脉,那么你敢跟我睡一次吗?”

    贝琳达那灼热的目光直逼尼克的眼睛,刚才还强撑着的尼克立即把目光从贝琳达那漂亮的脸上移开了。他不敢与她对视,是因为他发现从她眼睛里的,完全是一种严重的挑衅和的结合体,而且,他已经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世了。

    自从跟自己的母亲苏茜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尼克对于这种关系便讳莫如深,虽然他知道,别人不可能窥视到他跟苏茜之间的事情,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一直惴惴不安。

    刚才贝琳达问他这话的时候,立即让他那根敏感的弦又绷了起来。

    “呵,这有什么不敢?”

    尼克拿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

    但贝琳达却从那虚张声势的语气里,听出了他的心虚。

    “你敢当着你的长辈们跟我上床吗?”

    贝琳达依然逼视着他,甚至开始动手解起自己的上衣。

    她虽然只解开了领口处的两枚扣子,可是,露出来的那一小片白晰却已经让尼克眼晕了。

    “呵呵,这是摆放你们家谱的地方,做这个好像不怎么合适吧?”

    尼克只往贝琳达那白晰的胸口上瞥了一眼,就已经禁不住心跳加速,尼克感觉到这个女孩胸脯上的白晰肌肤可以点燃他的目光,甚至会让他整个都燃烧起来。

    特别是她那撩人的眼神,更让尼克不敢对视。

    “我就知道会吓着你的!走,到我的办公室里坐坐吧。”

    贝琳达好像很随意的样子,一只手勾到了尼克的脖子上,她嘴里的气息都拂在了他的脸上。

    对于尼克来说,那种少女的芳香简直就是一种兴奋剂,不,是一种迷魂剂!

    他的雄性荷尔蒙立即亢奋了起来。

    尼克不躲不闪,两人并排着走出了这个让他窒息的房间。

    一走到走廊,尼克立即感觉畅快了许多,他觉得好像是墙上那些照片在压抑着他,而现在,两人紧靠在一起,他的手臂已经触到贝琳达左侧那富有弹性的,虽然是隔了一层衣服,但传递到尼克身上的感觉却是那么的清晰。

    几个女孩与他们擦肩而过,尼克都有些紧张了,而贝琳达却是非常自然,好像他们两个早就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

    当贝琳达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不到一公尺的时候,那扇门却自动开了,这是一扇自动感应门,并不是简单的红外线感应,而是身份感应,换了别人即使用力撞也打不开的。

    对于这一点,尼克并不太了解,他甚至还没有见过这么高档的感应门。

    进入房间,尼克不请自坐,自从贝琳达说出了他的身世秘密之后,虽然他嘴上不肯承认,但在心里,却已经暗暗地有些接受这个自称是他姑姑的妙龄女孩了。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中间隔了一张不大不小的桌子,桌子不算宽,略一伸手,两个人就可以碰到彼此。

    贝琳达两肘撑在桌子上,手托着那美丽的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尼克,她要继续在尼克那张脸上寻找着与她的哥哥所不同的地方,但最后她却发现,这个孩子简直就是她哥哥的翻版!

    她的嘴角上溢出了少有的得意笑容。

    “想喝点什么?”

    她以深邃的双眸定定地看着他,让他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随便吧。”

    尼克早就有些渴了,而且那种在燃烧着他的喉咙,使他的嗓子有些发干。

    贝琳达站起来,往一个按钮上一按,清澈的水便流进了她手中的杯子里。

    “这水好清呀!现在很难找到这么干净的水了!”

    尼克不无感慨地说。

    贝琳达探过身去,将杯子递给尼克,她那纤细而白晰的手指很自然地碰到了尼克的手,竟然让尼克心中怦然一动。

    一定是血脉的心理在作怪,尼克这样给自己解释着,贝琳达的肌肤应该与其他的女孩没有什么两样,可当尼克触及之时,却有着不同的感觉。

    “这可是绝对能够防辐射的A级饮用水,价格很昂贵的!”

    此时贝琳达的领口那两枚扣子依然开着,将她那雪白的胸口切成了一个不太规则的“V”形,隐隐约约展露出来的更增加了几分神秘。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给那些女人们传宗接代的?我可是很感兴趣的哟!”

    贝琳达并没有因为说出这话而感觉到羞涩,在尼克的感觉中,这个自称姑姑的女孩是有意难为他。

    “这个……无法用言语来表述……不过你可以试试……那样的话,一切你就明白了!”

    尼克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姑姑在一步步逼近自己,如果再不反击的话,自己就被逼到墙角里了。

    他怔怔地看着贝琳达胸口那个不太规则的“V”形,但他那略带挑逗的眼神却没让贝琳达觉得他有半点猥琐,倒是流露出了少年的调皮与可爱。特别是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更是让女孩子难以抵御他的诱惑。

    “你好像并不经常注射催化剂之类的东西吧?”

    贝琳达果然立即转移了话题,不知是因为她已经看出来尼克在以攻为守,还是她担心尼克会真的变被动为主动。

    而尼克也巴不得如此,于是轻松地笑了笑,问道:“难道经常使用催化剂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这也正是尼克最为担心的问题。但是,为了增加自己身体的进化点数目,他有时候不得不注射。

    “如果完全拒绝催化剂的话,恐怕是无法真正走进男人行列里的,当然,要是天生资质不怎么优越,就是注也不会有什么用处。”

    “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尼克紧追不舍。

    他觉得贝琳达有意回避这个问题,这更让他起疑了。

    “你觉得作为一个制药公司的主人,会说自自家药剂的缺陷吗?”

    “是的,任何事情都会是双刃剑,不过,你至少应该让我知道另外一刃在哪儿吧?你不是说你是我的姑姑吗?难道一个姑姑也要害死自己的侄子?太不可思议了!”“要是你答应我做艾森家族的继承人,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贝琳达把身子靠到了椅子的靠背上,那个“V”形依然存在,而且,那两座也更加挺拔了,将她的上衣顶得鼓鼓的。

    “答不答应有什么区别?”

    “那当然不一样了!不过,既然我已经把你当作艾森家族的成员,我可以带你去见见哈雷博士,让他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免费提供所有高级的催化剂。”

    “这么慷慨?”

    “谁叫我是你姑姑呢。”

    虽然贝琳达这样有些像是开玩笑,但尼克却已经从她的口吻里感觉出了她对自己的特别情感,这一点,除了在妈妈苏茜那儿体验过之外,他还没从其他的女人身上感受过。他感觉贝琳达看他的眼神都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了。

    “哈雷博士在哪儿?”

    “就在我们的实验大楼,喏。”

    贝琳达朝着窗外那座大楼努了努嘴。

    “有这个必要吗?”

    “很有必要,如果哈雷博士对你的身体进行了分析,之后就可以对症下药了!”

    这正是贝琳达的想法,要想让尼克迅速成为艾森家族的新成员,就必须对这个少年进行加工。

    尼克跟着贝琳达来到了哈雷博士的实验大楼。

    这里除了哈雷博士与贝琳达本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私自入内,再紧急的情况也得经过贝琳达亲自批准。

    贝琳达这次使用的是指纹身份认证。大门里面笔直地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男护卫。贝琳达进入之后,他们只是以一个标准的立正示礼,但目光却依然笔直的看着前方,没有一个人敢把目光射上贝琳达那张漂亮的脸蛋。

    每一层大楼上都有四个护卫,贝琳达带着尼克乘电梯来到了八楼。

    得到哈雷博士的允许之后,贝琳达带着尼克走进了那个宽大的实验室。

    “贝琳达小姐。”

    七十多岁的哈雷博士看上去精神很好,只是微微有点儿秃头,他抬起头来,透过那两片厚厚的眼镜看了尼克一眼。

    “哈雷博士,这是我的助手,尼克。”

    “哦。贝琳达小姐,需要我做什么?”

    哈雷博士在瓦斯达公司享受着最高的员工待遇,同时拥有百分之五的股份,但他却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就是为艾森家族打工的。

    “我想请哈雷博士检查一下尼克的身体,看看他最适合使用什么样的催化剂来增加他的进化点。”

    这个对于哈雷博士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而且他也非常乐意在那些可以进入艾森家族势力的年轻人身上寻找那种特异的天赋,他已经研究出了一种非常先进的催化剂,至今却没有合适的人可以注射,对于一个几乎将一生都致力于药剂研究的博士来说,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小伙子,到这边来。”

    哈雷博士虽然年龄不小,但看上去很硬朗,行动也没有迟钝,他把尼克带到了一个很古怪的机器前面,之所以说这机器古怪,是因为这台检查身体的家伙与山木庄园里的那一台几乎没有相像的地方。

    尼克甚至都不知道应该站在哪里了。

    看到尼克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老哈雷便有些得意起来,这台机器正是他毕生研究的杰作,他不但对于生物制剂有着相当的研究,就是对于各种机械他也是高手,很喜欢自己发明一些小玩意,“呵呵,你只要别离得太远就行了。”

    老哈雷刚到机器前就开始工作了。在他的面前有一个二十多吋的三色LED液晶显示萤幕,在那上面,非常清晰地显示着尼克身体的各项指标,那些指标都是数字显示,相当直接。

    哈雷博士的表情从刚刚开始的得意,渐渐变成了喜悦,进而又是惊奇了。因为在他这台机器上面,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数据:“当前进化空间4GB,可用进化空间8GB。攻击力苗,防御力宅,。”这几个数据是哈雷博士从未见过的,他就是想破了脑袋,也不敢相信在尼克这个少年的身体里竟然还存在着如此惊人的数据。

    在他这台机器上,进化空间达到4GB的人不在少数,GB以下的进化空间,也就是说,不论使用多么先进的药物,都不可能让他再有更大的发展了。但尼克就不同了,只要他的药物够先进,就能让尼克获得两倍于已有量的进化点。

    看着这个数据,哈雷博士在惊喜之余,简直有些怀疑起自己的机器是不是出了问题?

    他的表情变化引起了贝琳达的注意。

    “怎么了,哈雷博士?”

    贝琳达走了过来,把目光投在了萤幕上。这种显示器已经远不是文明时代的三色显示器,而是哈雷博士的独创,显示更加柔和一些。

    “不会是我的机器出了问题吧?”

    哈雷博士把贝琳达让到了显示萤幕跟前,让她来确认那些数据。

    对于贝琳达来说,这更是难得一见的情况。

    “你可以先给我测试一下,来验证机器是否真的出了问题。”

    贝琳达建议。

    哈雷博士同意这个看法,但他还是在清除数据之前,先对萤幕显示出来的所有数据进行了保存。

    当贝琳达被测试的时候,数据几乎跟一个月前给她测过的完全一样,所不同的,是她的进化点又多了一个,那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催化剂与她自身的训练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个人最大的使用空间是多少?”

    贝琳达只是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判断。

    “五到六个GB吧……”

    哈雷博士再次沉思起来。

    “那尼克他……”

    贝琳达的惊奇不亚于哈雷博士。

    “是呀,我也觉得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进化空间的,但对于这个少年来说,却是事实,不容争辩的事实!”

    哈雷博士十分肯定地说,他对于自己的这台机器非常有信心,他甚至觉得再过几十年,他这台机器也不会被时代所淘汰的。

    “年轻人,我算是中头彩了!”

    哈雷博士转到了机器的一侧,走到了尼克的面前。

    而尼克却是一脸的茫然,他并没有看到那些令人惊奇的数据,就算是看到了,他也无从感觉那些数据与一般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此时贝琳达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惊喜,作为艾森家族的未来继承人,竟然能有如此特异的体质,她怎能不高兴?

    “哈雷博士,现在就可以给他注射吗?”

    “注射什么?我还没有同意呢!”

    尼克却不理会贝琳达的一片好心。

    “小伙子,一般的人我还舍不得浪费我的材料呢!恐怕也只有你才能享受到我的新产品了!呵呵,放心,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的,它只会让你的进化点突飞猛进!”

    哈雷非常肯定地说。

    “哈雷博士,你能保证万无一失吗?”

    现在就连贝琳达也开始担心起尼克的安全来了,对于催化剂促进潜力开发的理论,她是向来坚信不疑的,但她同样认为这会给人体带来一定的伤害,这正是她自己从不任意使用催化剂的原因。

    “任何进化都会对原来的肌体进行一些破坏的,不然,进化就无法实现,只能保持在原来的水准了,当然,这个伤害完全可以被它所带来的优势所取代,甚至可以直接忽略掉。”

    博士的话向来给人信服的感觉,尤其是他那睿智的眼神,更会让人深信不疑。

    其实尼克早就想增加一些进化点了,只是他舍不得花钱。可以说,这些年来制药公司发展得这么快,与人们的增长有着直接的关系,谁都想把自己装备得更强大一些。

    “真的是免费的话,我倒想试试。”

    尼克已经受不了诱惑了。

    “不过,你还要通过一项压力测试,我不能盲目地给你提升进化点。刚才的数据,只能说明你有提升的可能,并不代表你一定可以提升,不过别灰心,小伙子,我想你行的!我也希望是这样,不然,我的研究成果就只能永远放在那儿了!”

    哈雷博士带着尼克走到了一台更让他傻眼的机器面前,打开一扇门之后让尼克走进去。

    机器的门关上之后,尼克感觉就像是被闷进了一个坛子里,里面一片漆黑。

    一阵嗡嗡的声音之后,尼克顿时感觉到四周的气压把他往中间压缩起来。

    他努力地支撑着,不然的话,他觉得会立即被那强大的压力挤成肉饼的。

    当他的意念刚刚启动时,就感觉由内向外的血气爆发了出来,那股力量是相当巨大的,竟然很快就抵过了来自外部的那种压力。所以,尼克瞬间就感觉到外部的压力减少一些。然而,这不过是他的一种错觉而已,事实上是,哈雷博士在发现了他的抗压力增大之后,又增加了一个大气压。

    然而,让哈雷博士惊喜的是,每当他增加气压不到半秒之后,尼克的身体就会随之作出对抗反应来,而且那种对抗的压力与外部压力相当。

    一个普通人正常承受的外部气压不过是两个大气压,而身体条件最好的也不会超过三个。然而,现在仪表上显示的数据却已经加到了五个!

    “贝琳达小姐,这个孩子是什么来历?”

    就连见多识广的哈雷博士都有些不敢相信了,这还是人吗?简直就是一块钢板嘛!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是我在外面刚交上的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贝琳达也意识到了尼克身体的特别,先是进化空间出奇的大,而现在又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抗压能力。

    “一般家庭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特异的天资?”

    哈雷博士非常困惑地摇了摇头。

    但贝琳达此时的心里却已经有了更加确定的答案,这个尼克绝对是她艾森家族的血脉!听父亲说,当年她的哥哥也是天赋异禀,只可惜死于非命,所以,现在她更不敢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哈雷博士了。

    “哈雷博士,还能继续加压吗?”

    贝琳达想知道尼克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的压力。

    “我没有那个把握,这已经超出我的极限了!”

    哈雷博士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他从来没有给人加过三个以上的气压,现在也已经加到五个了。虽然透过优质的玻璃钢外罩可以看到此时尼克的表情还是非常轻松,但他真的不想去冒险,一旦突破了某个极限的话,那种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哈雷博士没有急着打开仓盖,而是打开了试压仓的一个小阀门,让里面的气压慢慢地释放出来。

    尼克的自身抗压信号也慢慢地退了出来。

    当仓里的气压恢复到正常气压之后,他才打开仓门,让尼克出来。

    “还行吗,小伙子?”

    “就是有点儿闷。”

    刚出来的尼克深吸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刚才在里面的时候,尽管仓里氧气充足,但他却无法呼吸,他必须屏着气息来对抗外面的强大气压,所以,刚刚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还不能算是正常,这种闭气的时间太长了,谁也受不了。

    哈雷博士向贝琳达会意地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是极力地控制着自己内心异常激动的情绪,此时在哈雷博士的眼里,尼克简直就是他刚刚发现的一颗星球。

    压力测试,只是诸多检测中的一项,接下来,哈雷博士又对尼克进行了十二项指标的测试,结果显示,他每一项指标,都远远地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有些指标数据甚至是正常人的十倍。

    哈雷博士的惊喜越来越多,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将会有更加充足的动力,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还没有完成的那项研究之中了!

    当最后的检测结束时,哈雷博士竟像一个孩子似地跳了起来,将尼克抱在怀里。

    尼克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男人抱过,他被勒得紧紧的,只得朝着对面的贝琳达苦笑了几下,而贝琳达却是抿着嘴偷笑了起来。

    这是尼克第一次看到贝琳达的脸上表现出了最自然的少女妩媚。

    “哈雷博士,我知道,你对他的资料进行分析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离开了吗?”

    “好的,不过,我会随时叫他的!”

    哈雷博士认真而且兴奋地用一根手指指着尼克,那意思是,你可不能耽误了我的事!

    “放心吧,哈雷博士,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他送到您这儿来的!”

    贝琳达上前挽住了尼克的胳膊,朝哈雷博士微笑,离开了他的实验大楼。

    “我们的哈雷博士多有意思啊!”

    贝琳达挽着尼克的胳膊,那样子完全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她那高耸丰满的胸脯毫无戒备地抵到了尼克的胳膊上,让他感觉到了那种柔软而且温热的弹性。

    “一点意思也没有。”

    尼克完全是一个大孩子,好像早就厌倦了那个微微秃头的老头子的热情与兴奋。现在尼克还不能真正理解蜜幕上所显示出来的那些数据,当然也就无法理解那些数据对于他的未来的重要意义了。

    “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

    贝琳达转到了尼克的前面,几乎是用她的身子贴住了尼克的身子,两人的如果除掉了衣服的话,那完全是一种零距离的接触。

    特别是贝琳达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无比自然地向他传达着少女那种发自心底的柔情蜜意。

    “去了再说吧。”

    尼克就这样被贝琳达挽着胳膊来到了她的个人厨房。

    “看看,喜欢吃啥?姑姑现在就做给你。”

    贝琳达一副小长辈的派头。

    “我想吃奶!”尼克突然一把从后面抱住了贝琳达的腰,两只手结结实实地握住了那饱满的一对。二十岁的姑娘的身材相当丰满,握着那一对的感觉自然很不一般。

    贝琳达出奇地镇定,身子一动都没动,任尼克的大手按在那里。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她的内心却是相当地澎湃,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之前还从来没有哪个男孩这样触摸过她的身子,二十岁的老少女第一次被男孩子握住了敏感的,那种感觉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小子,别闹了好不好?”

    贝琳达极力控制着自己,不想把自己的恐慌暴露出来,但她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连她的呼吸都不再稳定。

    “你不是想让我证明给你看吗?我不承认跟你有什么血缘关系。”

    尼克把脸抵在了贝琳达的脖颈之间,他嘴里呼出来的气息已经在她的香颈弥漫开来,撩拨着贝琳达的每一根性神经。尼克都能感觉到此时贝琳达那细腻的肌肤上所起的反应了。

    几分钟之前,贝琳达还是那么地希望尼克能够承认他就是艾森家族的血脉,而此时,当尼克紧紧地抱着她,握着她的胸脯的时候,她却忽然间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多么想立即转过身子来与尼克激情亲吻,但她却没有这个勇气,障碍就是那该死的血缘!

    “尼克……听我的话好吗?别胡闹了……”

    她的抵抗是那么地无力,甚至成了一种迎合,她的两手已经抚到了尼克的手上。

    “我到底是不是艾森家族的人?”

    尼克的声音里带着强烈的责问。

    “我……不知道……”

    贝琳达感觉到自己的脖颈间一阵阵地酥麻起来,整个身子都要软下来了,因为尼克的两只大手开始在她的上蹂躏。

    更让贝琳达心慌的是,尼克的东西已经硬硬地顶住了她的臀,隔着衣服,她都能感觉到那一根坚挺的灼热。两人的衣服都那么薄,尼克那一根在有力地着她,那绝对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信号。

    虽然尼克嘴上不承认自己就是艾森家族的血脉,但贝琳达所罗列的那些证据却早已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自己现在的身份。而梗在他心中的结,却是自己为什么会被艾森家族所抛弃?

    他对自己身世的怀疑与猜测,瞬间让他对于贝琳达所代表的艾森家族充满了怨恨,他很想立即将的那一根坚挺刺入这个女人的身体里进行报复。

    “啊——你——弄疼我了!”

    尼克下意识地用力握住了她那饱满的,像是抓住了他所怨恨的对象的命脉。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贝琳达的胸脯发出来。

    尼克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但他并没有拿开两只大手,只是不再那么用力。

    “你有虐待倾向吧?”

    贝琳达娇嗔道,她并没有真的责怪这个有些冒失的少年,她还以为是尼克太兴奋了才用力过猛。